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记

32.9万浏览    38.5万参与
MoonMoon™

"2019.12.13
新打卡的魚蛋粉 16元 一般般吧
不過喜歡沙茶醬+辣椒醬的搭配
如果有沙茶醬 我能接受平淡無奇的粿條

喜士多1元的糖心番薯 今天終於發現有1根
立馬掃碼埋單 中午太飽 所以帶回去給mama吧

天氣不好 霧氣很重 沒什麼陽光
可是晚上的月亮很圓很大
papa和我吃完飯還出門遛彎了
其實是想去見識下錢大媽打折時段的盛況
肉不香嗎 為什麼沒人買肉肉呢

"2019.12.13
新打卡的魚蛋粉 16元 一般般吧
不過喜歡沙茶醬+辣椒醬的搭配
如果有沙茶醬 我能接受平淡無奇的粿條

喜士多1元的糖心番薯 今天終於發現有1根
立馬掃碼埋單 中午太飽 所以帶回去給mama吧

天氣不好 霧氣很重 沒什麼陽光
可是晚上的月亮很圓很大
papa和我吃完飯還出門遛彎了
其實是想去見識下錢大媽打折時段的盛況
肉不香嗎 為什麼沒人買肉肉呢

Loey.R.

2015.12.10

于奥斯陆降落的时候已过下午,叔叔阿姨们没有安排集体活动,大家三三两两地在城里四处走走。第二天一大早集合,自驾车队就一头扎进了挪威的冰川森林。

车队由三辆SUV组成,临时加入的我跟着老大一辆车走——啊,老大就是这次旅行的组织者。

这群叔叔阿姨熟练飙车,又快又稳。每辆车上都雇佣了熟悉线路的当地向导,鲜为人知的险峻风景一个不落。在林间雪地里,阿姨们比我更有追逐打闹的活力,堪称纵情欢乐,一路高歌。

如此冒险精神,我真是对他们刮目相看,这不是我以为的老年旅行团。

挪威的冬天黑夜漫长,不到五点已经夜幕沉沉。将近卑尔根时,雨水噼噼啪啪地落到了车窗上。擦开一小块雾气往外张望,峡湾里的灯火如同一片暖黄的...

于奥斯陆降落的时候已过下午,叔叔阿姨们没有安排集体活动,大家三三两两地在城里四处走走。第二天一大早集合,自驾车队就一头扎进了挪威的冰川森林。

车队由三辆SUV组成,临时加入的我跟着老大一辆车走——啊,老大就是这次旅行的组织者。

这群叔叔阿姨熟练飙车,又快又稳。每辆车上都雇佣了熟悉线路的当地向导,鲜为人知的险峻风景一个不落。在林间雪地里,阿姨们比我更有追逐打闹的活力,堪称纵情欢乐,一路高歌。

如此冒险精神,我真是对他们刮目相看,这不是我以为的老年旅行团。

挪威的冬天黑夜漫长,不到五点已经夜幕沉沉。将近卑尔根时,雨水噼噼啪啪地落到了车窗上。擦开一小块雾气往外张望,峡湾里的灯火如同一片暖黄的星星,沿着海岸线投射出不大的雨夜城市。

行人裹紧宽厚的围巾,走过空旷寂静的道路,回到家时湿润的温暖给发梢凝结上细微的水花。

这一天里我十分乖巧的帮阿姨们拍照合影,其余时间尽职尽责当我的透明人。当地向导说今天应当抓紧休息,明天一整天都要在车上赶路,会很耗精力。

深夜的卑尔根,大部分光亮都暗了下来。从旅舍的窗户能看到峡湾,掩映在一片茫茫雨幕之中。再往外,就是广阔的北大西洋,那一片视野虚无而深邃,呼唤起心底的冲动,想要破窗而出,在暴风雨的海面上尖啸、翱翔。

格陵兰青山

补12.13

我的好朋友啊,以后我还能见到你们吗?
  
“威廉!!!”
“亚特兰!!!”
我们惊讶得说不出话,下意识去拥抱对方,他的高兴溢于言表,索性将我腾空举了起来。
 
#
这学期最后一天下着小雨。
不知不觉我和叮叮已经做同桌两个多月,虽然她锋芒外露时而暴躁,但我们交情不少,还与晨、阿丽塔一起去了趟波尔图,自然算得上是很好的朋友。
我们从第一天起,一同认识了威廉、萨曼莎和安德烈娅。在前天这“最后的夜晚”,我们邀请了这三位美国朋友去一家中餐馆吃晚餐。
他们一放假就将离开西班牙,此后我们便身处不同的大陆,过上有时差的日子。
走到馆子门口时,我从兜里掏出眼镜去看对面那个有点眼熟的身...

补12.13

我的好朋友啊,以后我还能见到你们吗?
  
“威廉!!!”
“亚特兰!!!”
我们惊讶得说不出话,下意识去拥抱对方,他的高兴溢于言表,索性将我腾空举了起来。
 
#
这学期最后一天下着小雨。
不知不觉我和叮叮已经做同桌两个多月,虽然她锋芒外露时而暴躁,但我们交情不少,还与晨、阿丽塔一起去了趟波尔图,自然算得上是很好的朋友。
我们从第一天起,一同认识了威廉、萨曼莎和安德烈娅。在前天这“最后的夜晚”,我们邀请了这三位美国朋友去一家中餐馆吃晚餐。
他们一放假就将离开西班牙,此后我们便身处不同的大陆,过上有时差的日子。
走到馆子门口时,我从兜里掏出眼镜去看对面那个有点眼熟的身影。是威廉。
他笑了,我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我那晚的模样——我近视有点严重却没戴眼镜,走在街上见前方走来一个和威廉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却因为看不清他的脸,不确定他是否是在给我打招呼。我反应慢半拍,人家已经走至我面前,面对我迷茫的深情不禁疑惑地僵住。我炸裂般地笑了,忙上前去拥抱寒暄,解释我只是没看清。他也笑到颤抖,直不起腰也要和我挥手道别。
既然我俩先到了,我便让他点菜。他看着那份专门为外国人准备的带图的菜单,眼花缭乱愣是不知道怎么选。
「亚特兰,真的很抱歉,我的组织临时通知我要去开个结束会,不能和你们吃饭了,但我一定要亲自去一趟,给你们道个别再走!」
「亚特兰,我和朋友车票出问题了要改签,我得先去一趟车站,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你们的晚饭!」
“呀……”
“怎么了?”他问。
“安德烈娅吃不成了,萨曼莎估计也要迟到了。”
叮叮在这时候来了,听了我的话也有些失落,贴心地让服务员给威廉把筷子换成刀叉的时候,威廉说自己会用。
“瞧我给忘了,”我恍然大悟,“你本是韩国人啊!我忘了你还喜欢吃韩餐来着!”
“在美国很多人不会用筷子,但我会。嘿嘿。”
叮叮说今天全听威廉的,他想吃什么给他点什么,我们俩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于是在我们的帮助下,他点了酸辣粉,三杯鸡,生煎包和鱼香肉丝,外加一份几人吃的海鲜炒饭。
九点,萨曼莎终于来了。我和叮叮看着她左手托盘、右手拿叉去叉菜的模样,头一回见,不禁惊叹本土美国人吃饭也太优雅。我们见萨曼莎好像吃不太习惯这里的口味,忙问她要不要再点别的,她却很客气,说桌上这些已经足够了。相比于她,威廉好像啥都喜欢吃,一边吃着,一边夸着。最后我们得出结论,今晚最受外国人欢迎的居然是冰红茶。
“看你身后,”我指着对面那一大堆黄色的冰红茶箱子,“你全都买走带回美国吧。”
“你们家里都有这么多箱冰红茶吗?”
“怎么可能啊哈哈哈!”
我们知道美国人习惯AA制,所以偷偷去付了钱。当他俩打算把钱给我们的时候,我们表示今晚是最后一晚了,所以是我们请客为他们送行。
他们觉得我们是超级好的中国人,也是他们最先结交的中国朋友。
对我们而言,他们也一样。
我们吃完饭在路灯下走着,聊着中美的一些差异,不知不觉到了路口,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我陪叮叮去中国超市。
“我想买三瓶冰红茶,明天最后一次课送给他们一人一瓶。”
“好。那我就买AD钙吧,他们应该也会喜欢。”
“我明天告别的时候估计会抱着威廉痛哭一场吧……”
我和她一样,也特别喜欢威廉,觉得他真的很可爱。
他是我唯一为了维护而在米格尔面前拼命争论的人。米格尔总是那样,觉得中韩都没几个帅哥美女,甚至说我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亚洲人,我并没觉得多开心,这让我觉得他在夸我是丑人中的王者。
威廉刚剪头发那天,我怼脸拍了一张他的照片。说实话那个发型没剪好,没有之前一半好看了。再加上拍照角度,于是成了一张表情包。
米格尔看见那张照片后,大声说着horrible,甚至用不中听的话语调侃他的长相。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威廉是我的朋友!你可不可以保持尊重?”
“实在对不起,哈哈哈,他可能是个好人,我只是在吐槽他的脸……”
“他的脸没什么不好的!是我拍得差劲罢了!”

“他明天一定要来啊,”叮叮越说越紧张,“如果告诉我刚才就是我们最后一面那我真的太难过了。”
被她说中了。最后这一天,来的人只有萨曼莎。安德烈娅始终没有出现,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那以后我们只能在ins上相互观赏对方的生活了。叮叮很喜欢安德烈娅,觉得她美丽又有气质,她或许比我还要难过吧,起码我曾单独和安德烈娅一起在Tormes河上的桥边拍照,一起去桥下划船,一起在商场全关门的Toro街上压马路。
这考完试毫无动力只需要拿成绩单的一天,果然来上课的人寥寥无几。
更可笑的是,叮叮拿出一瓶冰红茶送给萨曼莎,我却忘了。我低着头给威廉发消息问他今天还来不来上课,他没回我,我呆愣一会儿没多久,萨曼莎的影子也不见了,这才想起她和威廉第三节课和我不在一个班。
“我用冰红茶换你一瓶AD钙吧,突然想喝了。最后一节课我不上了,要回去收拾行李明天飞罗马。如果你看到了威廉,就把这给他,当然了基本上不太可能。”
剩下三瓶AD钙,我背来学校又背回家。
放学后真正的场景,比想象中凄凉。楼道里几乎没有所谓挽留到相拥而泣的学生,实践课老师搂着我们合照,也仅仅剩六个人。
「亚特兰,不好意思啊我刚刚睡醒,已经放学了……」
「没事儿威廉……」

#
米格尔一副颓废样地回家了。
“上午不知道吃了什么,一直难受到现在。你吃饭吧,我就不吃了。”
我见状搂上去,仰起头去承接他的吻。哪怕他心不在焉,我还是厚着脸皮问他:“现在好点没有?”
“那自然是好点了。”
“下午你还会出门吗?”
“有人喊我去大学生跨年夜,但我不太想去。”
午后我跑去他房里抱他,他毫无反应。他动动自己的脊骨,又揉捏揉捏我的,就像以前那样,仿佛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我本是装着一副矜持的模样,期待了一上午我和他接下来的独处时期,他却以身体不适为原因和我拉开距离。我问他妈妈什么时候回家,他说或许一个小时后吧,我叹气嫌太早,他却连我这份心思也不愿理解。
“为什么?”
“这还问为什么?”
“我今天真的很难受,没有任何做其他事情的欲望。我想睡个觉。”
他读不懂我的眼神,无视我的失望。我不知道是我自己无理取闹还是他本就没有心,见此情景只想立马离开,他却还假装安慰地立马从身后将我抱住,然后敷衍地吻了吻我的额头。
整个下午一片死寂。我们一人一个房间,家里没有别人,却仿佛全是别人。

晚上他出门有点事,在我正给自己打赌他是否会来给我道别的时候,他直接打开了我的门。我刚从被子里出来,只穿了一件吊带,光着腿缩在床上,和他的羽绒衣形成鲜明对比。但也没人会在乎这些。我看向他,他嘴角带着不好意思的微笑,犹豫一秒还是走了进来。他撑着床栏一下跃起,把嘴伸到我面前,乞求一个愉悦的吻。
蜻蜓点水的吻。
他好像一直都心情舒畅,他的内心不会有像我这般的百转千回。
他不懂我,只知道吻我。
 
#
米格尔所说的大学生跨年夜,最终去的人不是他,而是我。
“我出门咯,看一眼,我好看不?”
“非常漂亮。”
 
“你为何不和你的米格尔一起来?”阿丽塔问我。
“得了吧,他才不会让他任何朋友知道我和他的关系。”
但这也没什么不妥,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有些许不悦的只是今晚没机会和他温存了。
不过我也没亏,若这晚我没有跟着维托莉娅去PANIAGUA酒吧,我可能永远不知道这里曾藏有两个惊喜等着我。
这家酒吧门口人总是很多,我们刚好不容易挤进去,就感觉有人在拍打我手臂。
我扭头——
“威廉!!!”
“亚特兰!!!”
我们惊讶得说不出话,下意识去拥抱对方,他的高兴溢于言表,索性将我腾空举了起来。
旁边是他的几个朋友,我想他们应该喝了不少吧,不然他怎会表露出这样一副我在学校从未见过的兴奋模样?但他还是和以往一样,脸颊泛着从未褪去的高原红,大大的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白白的牙齿全部展露出来,看起来真的很傻。
“你明天就走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也是!”
我们西语一句英语一句,却不觉得乱套。当下只想着表达出自己的意思,让对方能懂。
“克劳迪亚(叮叮)呢?”
“她没和我一起。”
“那你一会儿去CAMELOT吗?”
“我不知道……但是赶紧拍张照吧!”
这张照片将成为我最珍贵的照片之一。

当时是午夜十二点多,我兴奋地把图发给叮叮,并转告她威廉的问候,还以为这就是今夜最佳了,谁知道当我三点钟再次走入PANIAGUA的时候,我看到了萨曼莎。
“萨曼莎!!!”我和她的尖叫在吵闹的厅堂里引来了少部分人的目光,“今天这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吗我刚才也在这里碰到了威廉!”
“是吗那太棒了!噢对了,赶紧拍照啊拍照!”
从此,相册里又多出了一张珍贵的照片。
“一定要发给我啊!”
“好!”

我不太相信命运和缘分一说,但有时候又不得不感叹它眷顾了我。

#
回到家时,我的房里黑着灯,房门半掩。走廊无比亮堂,应该是洛茜欧又在为爷爷操劳了。
推开门,米格尔已经熟睡在我下铺。手电筒扫上他脸的一瞬间,我还是想说他真好看。他赤裸着上身,躺在狭小的空间里像个摇篮里的婴儿,受到光源的刺激,便翻了个身。
今夜没有温存,没有期待已久的火热触及,可哪怕他待在我房间睡觉的日子或许已寥寥无几,我也不觉遗憾。
 
我只想着,我的朋友啊,以后你们一定都要好好的。

cc.Me
20191215-《加班》 星...

20191215-《加班》

星期日,继续加班。

徐州的一个项目。

(广州)

20191215-《加班》

星期日,继续加班。

徐州的一个项目。

(广州)

cc.Me

20191214-《食餐好》

星期六的早上,要加班。

当然去吃一顿好的慰劳一下自己。

姜油蛇,太美味了!

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好吃的一顿。

(广州)

20191214-《食餐好》

星期六的早上,要加班。

当然去吃一顿好的慰劳一下自己。

姜油蛇,太美味了!

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好吃的一顿。

(广州)

cc.Me
20191213- 老细请食西...

20191213-

老细请食西餐,唔系好想去,碍于面子,硬着头皮去赴宴。

(广州)

20191213-

老细请食西餐,唔系好想去,碍于面子,硬着头皮去赴宴。

(广州)

cc.Me
20191212-《补补佢》...

20191212-《补补佢》

最近加班有D狠,要去食荔林食翻个早餐。

(广州)

20191212-《补补佢》

最近加班有D狠,要去食荔林食翻个早餐。

(广州)

C

每次都是在低谷期同时失恋。


做朋友时他才会表达有多爱你,说:“做自己很好。”


当恋人时则要求你成为他眼里的完美女友。你是有问题的,需要改变的,需要以他想要的方式去改变。


每次心软,便会陷入一样的泥沼。


我决心要走了。他又开始叙述有多爱我,让我轻松做自己。我真的好贪恋这样的他,真的好贪恋这样非常幸福的短暂时刻。可我同时知道,一旦我再回去,我就会马上失去这样的他。


我好喜欢他。可我也必须喜欢自己。

每次都是在低谷期同时失恋。


做朋友时他才会表达有多爱你,说:“做自己很好。”


当恋人时则要求你成为他眼里的完美女友。你是有问题的,需要改变的,需要以他想要的方式去改变。


每次心软,便会陷入一样的泥沼。


我决心要走了。他又开始叙述有多爱我,让我轻松做自己。我真的好贪恋这样的他,真的好贪恋这样非常幸福的短暂时刻。可我同时知道,一旦我再回去,我就会马上失去这样的他。


我好喜欢他。可我也必须喜欢自己。

PLUTOPOWER

屋子

早在十七岁的那一年,我就意识到了我的精神在物质世界具象化的样子是什么了。我的相机对准作为柜门的镜子,闪光灯错误的作用却惊人准确的描绘了我本来的模样:在我原本应该是脑袋的位置有一片发散性的空白,这就是我空荡的证明。


在那一刻我找到我精神世界的在这里的形象了。我们的屋子。


青春期在我和我妈跌宕起伏的关系处于比较良好的阶段的某一天,她在游泳馆自带的淋浴间里对我坦白她是如何热爱着“像男人一样洗澡”。这句话的意思是将水流开到最大,以至于浑身都被水压击打的酥酥麻麻(这句话写的真恶心),显然,男人一定是这样洗澡的。我家的浴室里的地板是滑溜溜的,又白又滑溜溜,踩上去就像是某种很温柔的海洋生物的皮一

早在十七岁的那一年,我就意识到了我的精神在物质世界具象化的样子是什么了。我的相机对准作为柜门的镜子,闪光灯错误的作用却惊人准确的描绘了我本来的模样:在我原本应该是脑袋的位置有一片发散性的空白,这就是我空荡的证明。


在那一刻我找到我精神世界的在这里的形象了。我们的屋子。


青春期在我和我妈跌宕起伏的关系处于比较良好的阶段的某一天,她在游泳馆自带的淋浴间里对我坦白她是如何热爱着“像男人一样洗澡”。这句话的意思是将水流开到最大,以至于浑身都被水压击打的酥酥麻麻(这句话写的真恶心),显然,男人一定是这样洗澡的。我家的浴室里的地板是滑溜溜的,又白又滑溜溜,踩上去就像是某种很温柔的海洋生物的皮一样,而且很温暖。


有一种强烈的陌生感。我的书,我的台灯,我早已过期的沐浴露和身体乳。不想被回忆起来的东西藏在每个抽屉里。在某一个时刻我是认识它们的,但是现在又不了。有些时候我没有办法忍受别人装模作样的像是那些报刊卖的对于中学生语文阅读最有帮助的杂志里的那些作者笔下描写的一样感受生活,然而我又无时无刻的不在感受。我需要表达,某种方式,说出来或者写出来,我真的太喜欢表达了,这一件在我的生活里无比匮乏的东西时不时地回到我的身边,周期性的。


我可以从一个人的文字描写之中产生对这个人的感觉,但却不是一种能被实体描写出来的东西。就像是某种模糊的影像,某个声音或者颜色,或是气味。其实这个现象在我生活的许多方面都存在着,有些时候我很难组织起语言来讲这个脑子里的杏仁体超负荷工作产生的联觉是什么样子。我自己写东西的时候也会有联想,比如所有棕色的句子都是我想要删除的东西,闻起来像是那种超市里随处可见的柠檬味空气清新剂的句子大部分都是我喜欢的。对于他人来说,我讨厌的文字描写可以很主观的被总结成:就是让我对它没有感知的。


今天晚上我太疲倦了,你知道吗?太过疲倦的时候我就开始无端的暴躁,开始把矛头指向别人。我感觉很多事物,漂亮的东西,都从我的面前飘走了,就像是浮在水上那样,但是是在空气之中。就这么飘走。每当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爱,它总伴随着一种很强烈的悲伤,因为我比谁都更清楚地知道他们有一天还是会离开我的。就像每一件过去的事情。我们爱着,可是他们依然会离开。我今天想明白为什么昨天在电话里我妈的声音有一种做作的距离感,那是因为当时她在和那个半年前丧失了自己的独生儿子的阿姨在一起而怕被发现自己拥有着对方不再拥有的。她的儿子,他年轻的灵魂一定是升到了天堂,而构成了他的灵魂的这些化学键却随着火和烟断裂开来。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发生在你的身上呢?你在死前的一刻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你恐惧吗?你恐惧吗?你比我还要恐惧吗?


能够回来真是太好了。

香草马芬

【抽纸大小与单车篮筐一致】

你不能等到困了才去睡觉,不能等到意识到自己的失败后才去改进,我们需要提前掌握主动权。


今天的我踩着极慢的单车。这活动需要瞬间判断力和决断历,我二者都几乎。踩车让人回忆起漂浮的角色。


晚安⭐️困了。

你不能等到困了才去睡觉,不能等到意识到自己的失败后才去改进,我们需要提前掌握主动权。


今天的我踩着极慢的单车。这活动需要瞬间判断力和决断历,我二者都几乎。踩车让人回忆起漂浮的角色。


晚安⭐️困了。

Amily

2019-12-15


今日打卡三家网红店,


看一群靓男靓女,


你那有吗?

2019-12-15


今日打卡三家网红店,


看一群靓男靓女,


你那有吗?

MetJane

2019.12.15 晴

睡到十二点。

吃了小馄饨。

看了场电影。

麦当劳阅读。

歌剧初体验。

如果还要说些小细节,可能是——

出门的时候发现大概两年多前买的一双飞跃鞋头部分基本破到不能穿了。

在麦当劳吃饭的时候把矿泉水放在桌上,因为把kindle架在上面导致没那么重的它倒在了桌子下,又由于那家店的设计导致根本捡不到那瓶水。

第一次体验大剧院的衣帽间服务,不用在座位上拿着厚厚的外套真是少了很多臃肿。

后方的叔叔阿姨好像很了解歌剧的样子,还在剧场里发现了很多老克勒。

发现闲鱼卖家寄来的信封上抹掉了自己的个人信息,一拆开发现票务网站给的订单上有所有内容。

明天又要上班啦但我这个点还没睡觉,以及明明十二...

睡到十二点。

吃了小馄饨。

看了场电影。

麦当劳阅读。

歌剧初体验。

如果还要说些小细节,可能是——

出门的时候发现大概两年多前买的一双飞跃鞋头部分基本破到不能穿了。

在麦当劳吃饭的时候把矿泉水放在桌上,因为把kindle架在上面导致没那么重的它倒在了桌子下,又由于那家店的设计导致根本捡不到那瓶水。

第一次体验大剧院的衣帽间服务,不用在座位上拿着厚厚的外套真是少了很多臃肿。

后方的叔叔阿姨好像很了解歌剧的样子,还在剧场里发现了很多老克勒。

发现闲鱼卖家寄来的信封上抹掉了自己的个人信息,一拆开发现票务网站给的订单上有所有内容。

明天又要上班啦但我这个点还没睡觉,以及明明十二点才醒晚上七点困到就会困到觉得真的快睡着了呢!疑惑。


天海砂时

#74

于无边荒漠,则渴望笃定明晰,

于深渊孤索,则渴望晦暗难辨,

世人如此选择注视与否

畏惧潜伏之祸或咫尺之危。


而烛火行将燃尽;

他们仅愿望见希冀之物

而不曾注视自身,

深黑的湖水自上而下倾覆。

于无边荒漠,则渴望笃定明晰,

于深渊孤索,则渴望晦暗难辨,

世人如此选择注视与否

畏惧潜伏之祸或咫尺之危。


而烛火行将燃尽;

他们仅愿望见希冀之物

而不曾注视自身,

深黑的湖水自上而下倾覆。

黑栖

心之所向,所向披靡

心之所向,所向披靡

心之所向,所向披靡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⑲-十二月十五日

十二月十五日

天气:阴云密布


什么啊,这个谜之紧张的气氛……

明明最重要的事情还没真正发生,最终的结果是否是失败也还未尘埃落定,我怎么就已经变得睡不着觉了呢……?都说暴风雨前的宁静最可怕,大约也就是这样的吧。还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那边传来的消息说,大约最晚明天下午,店主先生就会到达这里。到时候,这段日子里一切的布置,一切的努力,一切的行动都将得到最终的评判,我们所担心的一切东西也都会交出完整的答卷

而在此之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静候它的到来

无论如何都安抚不了那狂躁的内心,索性就让它使劲蹦跶着吧,反正这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临阵...

十二月十五日

天气:阴云密布

 

什么啊,这个谜之紧张的气氛……

明明最重要的事情还没真正发生,最终的结果是否是失败也还未尘埃落定,我怎么就已经变得睡不着觉了呢……?都说暴风雨前的宁静最可怕,大约也就是这样的吧。还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那边传来的消息说,大约最晚明天下午,店主先生就会到达这里。到时候,这段日子里一切的布置,一切的努力,一切的行动都将得到最终的评判,我们所担心的一切东西也都会交出完整的答卷

而在此之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静候它的到来

无论如何都安抚不了那狂躁的内心,索性就让它使劲蹦跶着吧,反正这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临阵脱逃的必要。无论如何,这都比我在环境里面对着某只亮着利爪的大猫要简单,对吧?从那之后,我就应该不算是什么懦夫了……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强调自己坚强的必要啦,毕竟——

“这就是所谓的‘英雄救美’对吧?果然若埃姐写的剧本看几次都觉得那么俗气~下次还有机会的话要按我设计的来哦!”某只打磨着爪子的小猫这样说道。在她旁边的,还有和主人一样疲惫异常的阴阳师的式神以及某位大块头“坏人”先生

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正经的,但这样的家伙,就是我的后盾呀——至少,比起单打独斗的时候好多了,对吧?

——睡个好觉,然后勇敢地去吧!抛开一切想法,单纯地,为了不辜负这一切而前进——!

晚安,祝自己和努力着的人们好梦!


陈桥歌

1215 人有很多张脸,见着什么都算见识

前天分配任务的时候,没人接我就顺势接下来了这个方案的责任,当时的我只是以为做一个表格,没有考虑到更深层次,所以看到同事说的,这件事做好了,很有锻炼和进步,还不以为然,这件小事没什么困难啊,有什么好锻炼我的。


今天围绕着会议发生的事情,则是深刻的告诉我,我接下来的活和我承担的责任的边界是什么。


首先是关于工作事件本身:

辅导老师朋友圈优化方案,但是从一开始,思考的角度就很有局限性,没有进行什么拓展,自然也就面对咨询的时候,回答不上来。

在领导面前汇报的时候,没有意识到正确的表述方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先有背景表述,再是我们采取了什么行动,然后是我们得出了什么结论,围绕着结论,我们把

前天分配任务的时候,没人接我就顺势接下来了这个方案的责任,当时的我只是以为做一个表格,没有考虑到更深层次,所以看到同事说的,这件事做好了,很有锻炼和进步,还不以为然,这件小事没什么困难啊,有什么好锻炼我的。


今天围绕着会议发生的事情,则是深刻的告诉我,我接下来的活和我承担的责任的边界是什么。


首先是关于工作事件本身:

辅导老师朋友圈优化方案,但是从一开始,思考的角度就很有局限性,没有进行什么拓展,自然也就面对咨询的时候,回答不上来。

在领导面前汇报的时候,没有意识到正确的表述方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先有背景表述,再是我们采取了什么行动,然后是我们得出了什么结论,围绕着结论,我们把优化方案的具体内容分为了这四个大类,这样才是正确的,有思考有信服力的表述,而我没有意识到,也没有体验过,这样算是一种锻炼。

事情思考的层面不该是只有最浅的一层,而且对于最浅的一层,也该有自身的逻辑和思考,是按照什么逻辑进行分类的呢?可以回答吗?


关于工作相关的同事人际:

这两天同事很明显就是不配合,不高兴写在脸上,今天在会议正式开始之前进行的内部讨论,要么是觉得事情交付不了,要么是不回答,各忙各的,一时间我被晾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控场。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两个问题,一是遇到这种情况,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情绪,而是想办法把事情推进下去,进行控场,我当时没有做好控场,没人说话我也不说话了,主动询问对方回答都可以我没意见,明知是敷衍,却没有良好的应对策略。二是要思考同事情绪背后的原因,不要只想着我遭遇了难堪,同事是故意的,等等之类的,同事只会把不满表现出来,却不告诉你她不满的原因是什么,那么就只能自己去找原因。

前天在一起讨论的时候,氛围就很好,但是从昨天来了公司之后,就发现同事的跟我说话的语气很明显冷淡,但是一夜过去,我并无从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我意识到同事的冷淡之后,其实应该主动做一下事情的,主动推进我负责的,我们相关的事情的,但是我没有,而且在另一位同事询问进度的时候,还把讨论的时间拖到了今天,这是很不应该的,我应该在来了的第一时间就跟他们及时跟进一下进度的,报备一下。而不是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问,就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事情也没有做好,效率也底下。


在开完会回到工位上,另另一个同事的当面讽刺,让我稍微想到了同事A不满的原因,我是负责人,但是很多事很多想法却不是我来主控的,控场的表达不满的那位同事,她的确很有想法,平常会很接话茬,会在短期内进行思考并且反馈,就是很聪明也很主动,这次会议也是接了很多领导的询问,让场面变得很好看,但是我是负责人,这些事情应该是我来做,或者说,她积极做了一些事情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


回来后闲聊,抱团之间故意谈到会议都是谁在说,然后故意言语间讽刺说谁是负责人啊?当时听到这句讽刺的时候,我一瞬间就听懂了,但是我当时就那坐着,没有任何反应。那一瞬间的感触是很感性的,人有很多张嘴脸,今天只是被同事的此刻的嘴脸恶心到了而已。还有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是弱势的一方,因为我菜鸡,且不被需要,且没有威胁和信服。


那一瞬间真的挺想哭的,因为这是初中毕业以后,第一次被人当面高声故意的讽刺,还不是直接和我有利益相关的同事,是同事抱团的同事的讽刺。

我这段时间很不明白我有什么优势,我做的这份工作的意义是什么,我的快乐是什么,成就感是什么?在开会的那瞬间又一点,因为被领导稍微肯定了一点,在除了办公室的门降到了低点,因为被同事用言语否定了一切。


而我今天看到了两句话:

1,越是复杂的环境越是锻炼人

2,快乐和幸福感不要光从得不到的地方寻找,因为没有处理好人际关机,就觉如果相处好了就会快乐的的想法是错误的。


我觉得,自己的确是个菜鸡,工作生确实没有同事有想法,没做好很多事情,沟通上,确实很多方便没有顾及到更多人的感受,是我的问题,就去改进。

主控的这件事,既然已经开始了,既然在开头就遭遇了诸多问题,那就是一场锻炼,好好修炼吧,是个机会。



酒井沢菜ʔ•̫͡•ʔ
昨晚一点半还在翻来覆去睡不着的...

昨晚一点半还在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无奈下床去取药片。手忙脚乱撒了,又手忙脚乱的倒水吃药。
我回来的时候,妈妈给我装了一小撮,现在数了数。
够吃到考研那天,而已。
脑子发木,是紧张的不会思考了。我也在想我究竟在在意些什么?其实放轻松会更好,我却实在做不到。要是人人都能想开,怎么还会有抑郁症?我对着爸的电话讲,常停顿,留给哭的喘息。我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并不是很有才华的人,或许确实有点小聪明。我也知道人生不能完美,可我想要让它极力接近完美一点,可从小到大用差一点。做不到难道就不能过活?到也不是,只是好似消不掉的结核肉芽肿,永远的一颗刺。刺有时候是好的,可惜我不是蔷薇花。
很累很怕
我好怕我不够努力。
但仍期望...

昨晚一点半还在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无奈下床去取药片。手忙脚乱撒了,又手忙脚乱的倒水吃药。
我回来的时候,妈妈给我装了一小撮,现在数了数。
够吃到考研那天,而已。
脑子发木,是紧张的不会思考了。我也在想我究竟在在意些什么?其实放轻松会更好,我却实在做不到。要是人人都能想开,怎么还会有抑郁症?我对着爸的电话讲,常停顿,留给哭的喘息。我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并不是很有才华的人,或许确实有点小聪明。我也知道人生不能完美,可我想要让它极力接近完美一点,可从小到大用差一点。做不到难道就不能过活?到也不是,只是好似消不掉的结核肉芽肿,永远的一颗刺。刺有时候是好的,可惜我不是蔷薇花。
很累很怕
我好怕我不够努力。
但仍期望为我微小的努力,些许奖励。

勻庭之外十三里。

舞蹈上周恢复了上课。

周日解决了线上英语学习的报班 一年360天的课程

已经开始2节 因为词汇量的问题捉襟见肘很着急。

这一个因为工作驱动的事情终于开始了

而这两件事情起初也是他的鼓励 最终成为自己的坚持。

我曾戏称他的严厉 但这些何尝不是我的人生转机🧡。

舞蹈上周恢复了上课。

周日解决了线上英语学习的报班 一年360天的课程

已经开始2节 因为词汇量的问题捉襟见肘很着急。

这一个因为工作驱动的事情终于开始了

而这两件事情起初也是他的鼓励 最终成为自己的坚持。

我曾戏称他的严厉 但这些何尝不是我的人生转机🧡。

小草

你的推人气倒数怎么办(不是

正好又是首页推荐(⋯⋯)我就顺手看了个漫画,《神推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哎我居然看得眼眶湿润。

推的人气低真的是很难,真的是很难。一个人再喜欢又如何,你再怎么喜欢也可能并买不到你推的商品——可能根本就没有商品啊~!

像漫画里主角的行为我感觉真的不太行啊不太行(摆手)。就算你现在能买空你推的商品,但是你不可能养她一辈子。这只是一时的自我满足,对你推一点也不好,一点也不好。

就算只是为了你推不失业(都不谈红不红了),也要努力宣传啊。就算不能独占心很痛,也要努力宣传啊。


这不是也很像是入了一个冷圈吗?也许正是这种“我能理解”的感觉让我对偶像宅接受度很高。

我比起自己萌的cp是不是发...

正好又是首页推荐(⋯⋯)我就顺手看了个漫画,《神推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哎我居然看得眼眶湿润。

推的人气低真的是很难,真的是很难。一个人再喜欢又如何,你再怎么喜欢也可能并买不到你推的商品——可能根本就没有商品啊~!

像漫画里主角的行为我感觉真的不太行啊不太行(摆手)。就算你现在能买空你推的商品,但是你不可能养她一辈子。这只是一时的自我满足,对你推一点也不好,一点也不好。

就算只是为了你推不失业(都不谈红不红了),也要努力宣传啊。就算不能独占心很痛,也要努力宣传啊。


这不是也很像是入了一个冷圈吗?也许正是这种“我能理解”的感觉让我对偶像宅接受度很高。

我比起自己萌的cp是不是发糖,更在意原作你可一定要苟住啊,狗尾续貂我也不会骂的只要有续作就有粉丝进账(嗯?)就有未来啊!!!而混同人圈的我,比起嗑糖更在意是不是能有一点宣传作用呢+能不能让坑里的小伙伴也开心呢。就是这么的功利_(:з」∠)_(不过我甚至都没有做过逆转的谷子,但已经做了肥羊的挂件,这,我,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喜欢论坛这种零门槛路人也能看到的地方,言论和作品可以被更多人看到,这里面哪怕100个人里有1个对你推有兴趣那就是赚了啊!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论坛这种东西了(挖鼻)。我也一直都不太能get群这个东西要怎么玩,至今都不会混群可恶(感觉群是固粉用的,和卖安利关系不大?)微博痛苦的地方是如果不是事先就关注了某人根本不可能看到安利的。lofter至少tag系统还能用。估且。

卖安利真难啊。

恨就恨我的画风(和水平)并不能杀到路人。我是那种,如果你入了坑再看我的图会“哎哟不错哦~”,我有信心我传达的东西你能get到;但是对路人并行不通。只恨自己的手不够大⋯⋯我为啥要对自己认识得这么清楚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