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酒

1605浏览    15参与
公无渡河

神庙

很多知识和逻辑硬伤(没有文化

勉强看看

学《伊利亚特》发神经的产物。


“亲爱的弟弟,宙斯和塞墨勒之子狄俄尼索斯,你以不死之驱,何必来往我的领地,扶着我的膝盖,跪在我身下?”
“德尔斐的福伊波斯·阿波罗,阿尔维基人的神,我远游四方,不曾听闻不见你的神谕。”
“你坐在黑豹拖的车里,行走四方皆是狂欢和宿醉。人们在醒时相信德尔斐的预言,而醉后却跟随你的狂欢。这样的人,你又有何事求我?”
“我找到一块合适的沃土用于做葡萄园。那里的人供奉光明神来获得庇护,而上面已经种满草药。”
“如果你要我破坏自己的领地来满足你的私欲,那我是绝不会同意的。”
“如果你不愿与我妥协,那我自有别的办法。我要我的...

很多知识和逻辑硬伤(没有文化

勉强看看

学《伊利亚特》发神经的产物。


“亲爱的弟弟,宙斯和塞墨勒之子狄俄尼索斯,你以不死之驱,何必来往我的领地,扶着我的膝盖,跪在我身下?”
“德尔斐的福伊波斯·阿波罗,阿尔维基人的神,我远游四方,不曾听闻不见你的神谕。”
“你坐在黑豹拖的车里,行走四方皆是狂欢和宿醉。人们在醒时相信德尔斐的预言,而醉后却跟随你的狂欢。这样的人,你又有何事求我?”
“我找到一块合适的沃土用于做葡萄园。那里的人供奉光明神来获得庇护,而上面已经种满草药。”
“如果你要我破坏自己的领地来满足你的私欲,那我是绝不会同意的。”
“如果你不愿与我妥协,那我自有别的办法。我要我的信徒把葡萄酿的酒传到那片土地里去,所有人喝了都要沉迷,从此他们不事农耕,不奉神明,专心随我狂欢。”
“你这撒泼之人,分明没有永生者的教养,你是父神的儿子,我的兄弟。我将来教管你!”


说着,光明神的大殿上突然出现一座金笼子,把酒神关在里面。
“我早就知道,正直的光明神不会与我这浪荡的神明讲道理。”酒神笑道,“我早就派我的信徒,扮作商贩、诗人与演员混进你的城邦,对他们展示葡萄酒的美好——这可是神的食物!他们只要沾一滴就会沉醉、上瘾,从此只剩狂迷!”
光明神在他黄金的座上气的发抖,出言嘲讽酒神,“你这失心疯的怪家伙!父亲允许你在色雷斯举办宴会,你又何必来遭难我的城池?”说着,他派出神使去探查人间的情况。
酒神不答他的话。若能侵占光明神的土地,他会拥有更大的乐园。


此刻,却听到神使的话:
“听我说,卫护克鲁塞和神圣的基拉的银弓之神,此地的人民为你立过庙宇,为你献上公牛与山羊的腿骨,裹着油脂的肉。而此刻,他们在沃土上同时种植着小麦、草药和葡萄,他们把庙宇一分两半,祭祀品一分两半,同时祭祀着两位男性的神明——您,光明之神与保佑葡萄农业的酒神。他们出产品质高的葡萄酒,除了自己喝也交易给外人,他们拿换来的修建屋子与道路。”
两位神明听过之后,都非常震惊,这片希腊的土地上从未有过供奉两个神明的庙宇,这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住在同一处屋檐底下。
金笼上爬满了葡萄藤,被锁在里面的酒神突然放声大笑,一如他以往参与狂欢的样子,“哥哥,我们庇护着同一片领地,这既是你的城邦,也是我的城邦!”
光明神不相信这种荒诞的事情,他冷哼一声,带着笼子去所谓“两位神明的庙宇”里查看。
人民刚刚奉上两份贡品,被从天而降的神明都收了去。
“天啊!光明之神,伟大的庇护神,这既是给您的羊肉,也是给葡萄酒之神的,今年新酿造的酒,在旁边的陶罐里。”
“尝尝呗。”坐在笼子里的酒神坏笑道,“说不定你会喜欢上这种味道。”
人们这才注意到被锁在笼子的酒神。
“别胡闹。”光明神拿走了羊肉,看着周围虔诚的信徒,皱了皱眉,本来想说什么却没说,转身离开。
失去神力的笼子被轻易打开,酒神拿走那瓶新酿的酒,对着众人说:“好心肠的阿提卡居民,你们的土地将永远受到庇护。”
此刻,他追上已经远走的哥哥,“喂,拿这充满智慧和勤劳的酒与肉办宴会吧!”

临时约法
这俩妹子好像菠萝和狄狄的性转啊...

这俩妹子好像菠萝和狄狄的性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俩妹子好像菠萝和狄狄的性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Spade K.

【日酒】莫如世人般谦恭

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裁(自创)。对话体?

不是诗。 酒神起第一段,然后日神接,如是循环。

吃这么久希神终于动笔了~


***


“勒托之子、光明神远射手,我的兄长,阿波罗。

你不在奥林匹斯山,也不在德尔斐;你竟在凡间不停奔寻着。

我举目正刺向太阳,想问你为什么。可是太阳无法代你回答。

狂欢之后我便长醉,我不愿你看见;你不该,也不能。

既然你不想目睹我于先,自该同样不寻找我于后。

然而我在醉梦中,酒杯代替里拉;你在芳草地上酣醉起舞。

我惊醒,草地变成了身边的海。你肩胛裸露,立在浪花吻尖。

你看着我。你不说话,一步步朝我走近。我听见心跳,一声,两声。

葡萄酿引起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裁(自创)。对话体?

不是诗。 酒神起第一段,然后日神接,如是循环。

吃这么久希神终于动笔了~


***


“勒托之子、光明神远射手,我的兄长,阿波罗。

你不在奥林匹斯山,也不在德尔斐;你竟在凡间不停奔寻着。

我举目正刺向太阳,想问你为什么。可是太阳无法代你回答。

狂欢之后我便长醉,我不愿你看见;你不该,也不能。

既然你不想目睹我于先,自该同样不寻找我于后。

然而我在醉梦中,酒杯代替里拉;你在芳草地上酣醉起舞。

我惊醒,草地变成了身边的海。你肩胛裸露,立在浪花吻尖。

你看着我。你不说话,一步步朝我走近。我听见心跳,一声,两声。

葡萄酿引起的羞赧远不及被你注视。世人将这称作渎神。

你没有顿下脚步。狄俄尼索斯——你唤我的名字。

此刻轮到我默不作答。”


“狄俄尼索斯,我乐于见到你苏醒。

今夜前,我去过你涉足的每个地方——

爱琴海,克里特岛,底比斯,雅典.....

我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不忍驻足。

我的兄弟,我见过幼时的你、酒宴上的你、酣睡的你

但这一路我在思考,我所熟知的你是否是真实的你。

假若神不懂克制自身的力量,人间会是这幅惨状

神究竟爱不爱人,亦或只爱人的信仰?

他们祭拜你。可是我的兄弟,请告诉我,

你要这些血淋淋的断肢残臂有何用?

在诸神中,你很少妒忌,也不参与战争。

全凭一己好恶,你难以捉摸,你十分慷慨。

然而,如此慷慨,以至于如此残忍吗?

我寻找你,请你消除我的疑虑。”


“我光芒万丈的兄长,你的严苛,每句我都听到了。

福玻斯,你寻我是因为疑虑么?我错觉是因为愤怒。

明知我恐怖若此,你怎还来寻我、若无其事地靠近?

人们祭拜你,爱你的光明、理性、严正、音乐、医术。

可要我说啊,承认爱你仅是因为你的美丽又有何妨?

你是暗夜女神之子、伟大明眸的阿波罗,头戴桂冠手持里拉,

树荫是你眼睫下的阴影。你驾着天鹅穿梭云雾,身后是不朽殿堂。

而我,满头葡萄叶的狄俄尼索斯,日夜醉酒,同狂人猛兽为伍,

我衣不蔽体地睡在冰冷礁石上,肌肤染着雪白/精//液与殷红的血。

即使如此。福玻斯,即使如此!被父亲轻视、赫拉厌恶、月神嫌弃,

这便是真实的我。你却来到我身边,伸出你的手。

你的赐福这样慷慨。关于你与你的思考,我还有什么能够给你?”


“对此我无需解释,我的兄弟。莫如世人般谦恭。

同理,若我化身死星,身后是无穷的冷与寂静、

无人再敢靠近我时,你会迎着我,张开你的怀抱。

狂悖而慷慨的狄俄尼索斯,我确信你会。”


-


*我本人入希神真的是因为他们美丽(尤其阿波罗)






北极瑶光

我爱日酒那么久就没交过一个入党费(

我觉得草稿好看多了😶

我爱日酒那么久就没交过一个入党费(

我觉得草稿好看多了😶

Evon

那真是失恋的音乐吗?

嗑日酒以来交的第一笔党费,日酒真**好嗑,真甜,我从来没有嗑过那么甜的cp我完全的好了

于是这一篇就是俄耳甫斯嗑自己爹和叔叔cp的实录(什么),内容参考奥林匹斯星传金手指一集,解读参考俄耳甫斯教祷歌,人物私设有

米达斯虽然愚钝,但他毕竟诚实,并且这不能说他的耳朵完全失去了作用。他失去了亲爱的金发女儿,他最宝贵的财富,于是朴实而真诚的山野牧笛更能引起他的共鸣。在这个情况下,他自然无法欣赏优美的仙乐,他对音乐的的品鉴也是有水准的。驴的耳朵,这一忠诚谦逊的生物的一部分,加在他的身上,可以说是合适的。更何况,过度的机敏,在天神面前,难免变成狡黠和不忠,也幸亏他没有在宙斯伟大的儿子们面前撒谎。

音...

嗑日酒以来交的第一笔党费,日酒真**好嗑,真甜,我从来没有嗑过那么甜的cp我完全的好了

于是这一篇就是俄耳甫斯嗑自己爹和叔叔cp的实录(什么),内容参考奥林匹斯星传金手指一集,解读参考俄耳甫斯教祷歌,人物私设有

米达斯虽然愚钝,但他毕竟诚实,并且这不能说他的耳朵完全失去了作用。他失去了亲爱的金发女儿,他最宝贵的财富,于是朴实而真诚的山野牧笛更能引起他的共鸣。在这个情况下,他自然无法欣赏优美的仙乐,他对音乐的的品鉴也是有水准的。驴的耳朵,这一忠诚谦逊的生物的一部分,加在他的身上,可以说是合适的。更何况,过度的机敏,在天神面前,难免变成狡黠和不忠,也幸亏他没有在宙斯伟大的儿子们面前撒谎。

音乐是心中的艺术,在这一点上我想我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然而在这个话题上,我远远比不过阿波罗王,我的父亲,我的师长。他的音乐,无论是极乐诸神,还是我们这般有死的凡人,没有一个能与之相比。于是,他的音乐其实更能体现他的情感。而那优雅,美妙,轻柔,明亮而温暖得能引来春花的礼敬的音乐,难道会出于痛苦悲伤的心吗?皎洁的处女达芙妮,美好又苦涩的初恋,就像远处模糊的光,已经遥不可及,且不会刺激得人泪流了。即使欢快的巴克斯仍然用这来调笑,但这遥远而痛苦的记忆实际上已经不算什么了,毕竟神明永恒的时间里,沉溺于一段失败的感情,除了漫长的痛苦,不能带来更多。那么,那明亮而温暖的情绪,来自哪里呢?

来自众人的赞美和爱戴的眼神?也许可以这样说吧。凡是极乐诸神,没有一位不享受凡人的景仰,何况是光彩夺目的福波斯,他天生下来就是吸引众人的目光的。而他呢?信徒的爱戴,虽然在他心里比不上理性和节制的信条,到也总可以让德尔斐之主欢欣呐。尤其是其中还包含着少女芬芳的卷发和发间饰着的花朵,少年纤细的手腕和拨弄乐器的手指,热切的爱慕的神情,哎,说得令人欣喜,又让人脸红。得到了周围所有人的注视,欢呼和爱,一名乐手,即使我这样称呼得洛斯的缪萨格忒斯是不恰当的,会收获欢快的音乐,柔和的回响,也不足为怪了。

但这是最重要的原因吗?在我看来却并非如此。我能看到,极乐诸神中最受尊敬的布洛弥俄斯来到了他的旁侧,带着他的关怀,即使没有任何人的召唤,而他也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他是音乐的赛场最公正的裁决者。而在此之前,他甘醇的美酒早就润泽了艺术之王的嘴唇,他温柔的吻早就温暖了这世上最伟大的音乐家的手指,他发自内心的关怀,即使那一句话不一定传入了光辉的阿波罗之耳,也会被感受到并带来欢愉的。而此时此刻,就在与双角的潘神对抗的赛场上,作为不朽的天神,同父的兄弟那赞许的声音,支持的神情,难道不比凡人的赞赏更有分量吗?更何况,哎,我这样说未免轻浮而不敬神了,但事实确实如此,芬芳的卷发,装饰的花朵,纤细的手腕与灵巧的手指集合到了安提俄斯一人身上,更何况,那热切,爱慕的眼神,哎,我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晰了。即使布洛弥俄斯用往事调笑,也未见到福波斯有怒火呢。于是在众人赞颂主神的伟大名字的欢呼声中,他们的眼睛看向了彼此,在空气中交汇着,绽放出比土地上为来自奥林匹亚山巅的神乐而折服的野花更加绚烂而芬芳的花朵,这是我熟悉的,诗人往往会将它称为爱,啊,如果没有它,就不再会有站在这里的俄耳甫斯了。难道世间万物还有什么会比这个词更伟大的吗?即使是不朽的天神中最尊贵的一位,都正在享受着它,折服于它的威名呢。

于是我几乎可以这样说,阿波罗王,他应当意识到了,他正被真诚地,热切地爱着;无论他是否意识到了,他其实正在恋爱呢。

北极瑶光

没错我真的好好统计过了,虽然酒神小可爱在星传里出场并不多,但是他一旦出场,就必定和菠萝一块出场或者多少提到几句菠萝的事。

小狄他对菠萝是真心的了❤️
这tm不是爱是什么?!
日酒生情www

【手动滑稽】

没错我真的好好统计过了,虽然酒神小可爱在星传里出场并不多,但是他一旦出场,就必定和菠萝一块出场或者多少提到几句菠萝的事。

小狄他对菠萝是真心的了❤️
这tm不是爱是什么?!
日酒生情www

【手动滑稽】

卡薩布蘭卡。

[阿波罗x狄俄尼索斯]神谕降临

身着克拉米斯的诗人弹奏七弦琴唱起给阿波罗的颂歌,德尔菲神庙中央女祭司虔诚的双眼闪现智慧与纯洁的光芒,鲜美的果实、柔软的鲜花被有着纯洁面颊的少女献上神坛,那人类中最强壮的一个男人,奉上牛羊,洒满碎干酪,串叶松香草和油,阿波罗的祭典,万众虔诚祈祷神谕。


可阿波罗这时候,却跑来了狄俄尼索斯的坟墓。他看见狄俄尼索斯坐在他自己的坟头,晃了晃他那白扎扎的腿,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这样一个动作,阿波罗都觉得是有香气的,好像他腿上缠着银莲花或是鸢尾花。阿波罗也不着急,他腾在半空中找寻适当的时机显现在他年幼的弟弟面前。狄俄尼索斯一个人倒是自得其乐,他晃腿晃得累了,开始掐一旁的金银柳叶,嫩黄的汁液染上他奶色的...

身着克拉米斯的诗人弹奏七弦琴唱起给阿波罗的颂歌,德尔菲神庙中央女祭司虔诚的双眼闪现智慧与纯洁的光芒,鲜美的果实、柔软的鲜花被有着纯洁面颊的少女献上神坛,那人类中最强壮的一个男人,奉上牛羊,洒满碎干酪,串叶松香草和油,阿波罗的祭典,万众虔诚祈祷神谕。


可阿波罗这时候,却跑来了狄俄尼索斯的坟墓。他看见狄俄尼索斯坐在他自己的坟头,晃了晃他那白扎扎的腿,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这样一个动作,阿波罗都觉得是有香气的,好像他腿上缠着银莲花或是鸢尾花。阿波罗也不着急,他腾在半空中找寻适当的时机显现在他年幼的弟弟面前。狄俄尼索斯一个人倒是自得其乐,他晃腿晃得累了,开始掐一旁的金银柳叶,嫩黄的汁液染上他奶色的指尖,别具情色意味。阿波罗突然想起来上次他腿上流淌的葡萄酒液,喉咙开始发干,一种焦渴感困住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


狄俄尼索斯抬头了,他望着空空如也的轻薄大气里缓缓显现出阿波罗的身影,不禁有点好笑。“人们可都在等待你的神谕.你却跑来我这里,我可是个穷小子,没有祭品送给你。”


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发现,阿波罗干脆直接显出形体,听了狄俄尼索斯的话,他嘴角扯开一个不易察觉地轻蔑的笑,“只是凡人而已,无需太过在意。”


“嗯嗯。他们如同树叶,靠吮吸大地的养分而圆润壮实,但一旦生命终止就会枯萎凋零。”狄俄尼索斯模仿阿波罗平日说话的口吻,夸张地做出戏剧家的姿态,要多生动又多生动,他倒没发现狄俄尼索斯有一副好嗓子,不过,他看着狄俄尼索斯站立在他自己的坟头,总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摔下来 。


阿波罗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堵住他的嘴,只好低声一句,“反正我的神谕降临在哪里都没关系。”


“是没多大关系,不过,你好歹有些神的自觉吧——你可别让你的狂热信徒把我这里也划到你万神庙的标记之中了。皮提亚的阿波罗的炉子,赫斯提亚永远燃烧的火,波塞冬的祭坛,大地中心的禁忌之地,神圣冰清的月桂树,现在再加上一个狄俄尼索斯的坟墓,无往不至的神。”


“要论狂热的信徒,我可不敢和你争。在你的信徒面前,我的信徒只好快快退散了。”


“闲聊就到这里结束——你特意跑到我这小地方是不是有什么事?”


阿波罗听到这话愣了愣,说实话,他真没什么事,他想来看看他,所以就来了。可这样被狄俄尼索斯一质问他自己也觉得他来应该是有理由的,他低下头来想了想,瞥见了坟头的轻红的风信子,白色的女贞花,和快乐的桃金娘,他抬起头来,金色之眼间跳动光芒。


“我邀请你,和我同住德尔斐。”


狄俄尼索斯听了,直接噗嗤一声笑出来,他走到阿波罗身前,抬头望他,“我的好哥哥,你可知不知道,在被奴役的希腊人的词典里,‘同住’便是‘结婚’的意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伟大的明眸的阿波罗有这样直接的热情。”


“不要扯题外话,狄俄尼索斯,你是我的弟弟,这是理所应当的。”


“呲、仁义慈爱的神,你可别告诉我,你对其他的弟弟,也有这样的热情。”


“只有你。”


“只有我?”


“是。”


“那低下头来,给你的快乐的狄俄尼索斯一个吻吧,他快要冻死了。让我来试试看,你的舌头有没有他太阳的温度。”


阿波罗本来想回他句“没有”又担心像以前一样弄的场面僵化,想说虽然舌头没有但另一个部位兴奋起来比太阳还要火热,可狄俄尼索斯的有着玫瑰色光泽的唇让他的身体自己行动起来了,他的津液比任何美酒还要醇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伊卡里俄斯那次狄俄尼索斯引起的疯狂的欲望,唉,一个迷惑人的花季的小男孩。他的小男孩。


一个比任何亲吻还要纯洁的长吻结束了,狄俄尼索斯嘴唇鲜红闪亮,眼睛迷蒙又清亮,有如水洗,有如雾起。


“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去德尔斐。”


卡薩布蘭卡。

不期而至[阿波罗x狄俄尼索斯]

灵感是昨天做的一个梦zzZ.


阿波罗笑了。


他从他的的神殿里走出来,就直直地看见狄俄尼索斯躺在月桂树下,他柔软的金色发丝枕着碧色的草芽,牛奶色肌肤的小腿被几条细长的葡萄藤绕起来,欧特碧靠在树干上吹着银色的长笛,美腰的特尔西科瑞赤裸着白足跳起了舞,波莉姆妮娅如同往常一样,神情庄重站在一边,爱笑的塔利娅倚着狄俄尼索斯翘起的腿,其他五位女神聚在树荫下各司其职,克莉奥拢了拢被风扬起的卷纸。而那个年轻的少年的神,睁开了他的眼睛,阿波罗搞不懂,这个世界上会有比他的太阳车上的火焰还要明亮灿烂的眼睛,像两颗茶色的琉璃在他的眼里燃烧起来。


少年的神笑了,甜美胜过他祝福过的石块里淌出的美酒,阿波...

灵感是昨天做的一个梦zzZ.


阿波罗笑了。


他从他的的神殿里走出来,就直直地看见狄俄尼索斯躺在月桂树下,他柔软的金色发丝枕着碧色的草芽,牛奶色肌肤的小腿被几条细长的葡萄藤绕起来,欧特碧靠在树干上吹着银色的长笛,美腰的特尔西科瑞赤裸着白足跳起了舞,波莉姆妮娅如同往常一样,神情庄重站在一边,爱笑的塔利娅倚着狄俄尼索斯翘起的腿,其他五位女神聚在树荫下各司其职,克莉奥拢了拢被风扬起的卷纸。而那个年轻的少年的神,睁开了他的眼睛,阿波罗搞不懂,这个世界上会有比他的太阳车上的火焰还要明亮灿烂的眼睛,像两颗茶色的琉璃在他的眼里燃烧起来。


少年的神笑了,甜美胜过他祝福过的石块里淌出的美酒,阿波罗在这个笑容里,尝出了破碎的葡萄缓缓发酵的花果香气。


可阿波罗还是阿波罗,他定了定心,走到狄俄尼索斯身边来,缪斯们挪了位置嬉笑着去了远处的喷泉唱甜蜜的赞歌,这乖张的神才懒洋洋地起身,孩子气地扯了扯阿波罗的长袍,阿波罗耐不过他这般阵势的撒娇,又一次败下阵来。狄俄尼索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在他的膝上,阿波罗直到他心满意足准备玩弄自己的发辫时,才问他:“你怎么突然来了。”


狄俄尼索斯乐了,一副听到笑话的表情把脑袋转过去,“我可是因为某个神过于强烈的思念才来的,嗯嗯,你觉得是哪个神?”阿波罗听他这样一说才想起来缘由。


猎户座和天狼星走进中天,牧夫座黎明时出现在玫瑰色的天庭,他闻见了葡萄的甜美香气,心血来潮,他去采摘了葡萄,并把它们带回了神殿,曾经听过的凡人的书谱里写到过的话跳入他脑内,鬼使神差一般,他把葡萄放在阳光下晒了十天十夜,之后一股脑放进有着里拉琴花纹的罐子里,今天是,今天是——


第六天。


“我的快乐的狄俄尼索斯亲自来装礼品了吗?”


“倍感荣幸吗阿波罗大人——”


少年挺起了身子,揪着阿波罗的衣领凑到他面前,乳白色的小腿不安分地缠上阿波罗的腰间,他的两只眼睛漾起情欲的波纹,阿波罗能闻到他身上的甜腻气息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被狄俄尼索斯的欲望抓住了。一切,一切用于诱惑的东西,都浓缩在狄俄尼索斯的这一句话里。上扬的轻快声线跳露出无垢的性与极乐让阿波罗开不了口了。狄俄尼索斯,比阿芙洛狄忒的腰带上的各种魔法还要令人着魔,欢愉困住了他。他勾过年轻酒神裸露在外的水仙花般洁白的腰,两个神之间终于不留空隙了。


阿波罗的舌尖,尝到了明快圆润的葡萄酒的香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