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旧日四人组

5浏览    1参与
我爱小甜水

[诡秘]旧日家长组的卡牌游戏(1)

请先看脑洞

末日突然降临,死去的旧日家长灵魂被来自未来的卡牌游戏系统(蒸汽与机械之神与罗塞尔友情制造)拉入了神秘空间。无cp,打了观影体的tag,主要是游戏体,但也算是非典型观影吧。


雨灰蒙蒙地下着,周建国看着窗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偏过头看着紧闭的房门,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敲了敲门,“小瑞,有啥事别憋在心了,出来和爸说说行不?”


没有回应,空旷的客厅了只剩下男人的自言自语。


“想当年,你爸我可是……大学的毕业生,千辛万苦泡到了你妈,然后……,最后,还不当了个厨子,但是,你知道我最骄傲什么吗?”


“我和你妈有了你这么个优秀的儿子!”...

请先看脑洞

末日突然降临,死去的旧日家长灵魂被来自未来的卡牌游戏系统(蒸汽与机械之神与罗塞尔友情制造)拉入了神秘空间。无cp,打了观影体的tag,主要是游戏体,但也算是非典型观影吧。




雨灰蒙蒙地下着,周建国看着窗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偏过头看着紧闭的房门,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敲了敲门,“小瑞,有啥事别憋在心了,出来和爸说说行不?”



没有回应,空旷的客厅了只剩下男人的自言自语。



“想当年,你爸我可是……大学的毕业生,千辛万苦泡到了你妈,然后……,最后,还不当了个厨子,但是,你知道我最骄傲什么吗?”



“我和你妈有了你这么个优秀的儿子!”



“明瑞啊,人生就是起起伏伏,你爸我不懂什么大道理……”



还是没有回应,周建国停下了,他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呼——呼——像是雾气翻涌,周建国突然愣了一下,我在想什么?



哐当,可能开了,睡眼惺忪的儿子揉了揉头发,[他]说:“爸,我累了,还要睡一会儿。”



门又关上了。



周建国的脸黑了黑,这小兔崽子睡得倒挺香,亏得老子在外面安慰半天。轰隆隆,原本细蒙蒙的小雨突然变得激烈,周建国想起自己还在学校的妻子,赶紧拿了一把伞,“周明瑞,我去接你妈了,记得把冰箱里的饭菜,拿出来热一热。”



没有听道儿子的回应,周建国再一次感到不对,没有多想,正当他准备出门时,突然,雨停了。一轮绯红色的圆月高悬于天空之上,绯红色的月光从窗外照到在他的身上,时间仿佛被暂停了一般。



与此同时,正在黑板上写板书的老师,会议上讲话的高管,医院里值班的护士,进行体能训练的退休军官,环游世界的绅士夫妇,千千万万的地球上的生命在同一时刻死亡。



某年某月某日,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轮红月,远古旧日的文明结束了,疯狂与诡异共舞的时代开始了。



灰蒙蒙的雾气笼罩着四周,周建国睁开了眼睛,这是哪?



“建国!”李小桃抱住了刚刚苏醒的丈夫,哭的泪不成声。



“小桃,这是……?”周建国抱着自己的妻子,端详着四周,雾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突然,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系着领带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名护士。



“你好!”周建国挡在了李小桃的前面,“这位大兄弟,我叫周建国,旁边的是我的老婆李小桃。”



“哈哈!”西装男爽朗的一笑,“别紧张,哥们儿,我叫黄熙,旁边的是我妻子马兰怡,今年贵庚?”



“四十九了。”



“那我还得叫一声周哥,我今年四十八。”



两个中年男人都很默契,没有谈论自家爱人的年龄。



周建国见黄熙为人挺和善的,便放心地问道:“黄兄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我才在公司开会,突然幻灯片变红了,我晕了一会儿,一醒来就在这儿了。”



“熙哥,是月亮!”马兰怡突然恍惚地说道,“我刚刚在医院值班,累了,靠在窗边休息,然后……雨停了……再然后,我看见了……红色的月亮。”



“月亮怎么可能是红色的!”李小桃惊呼。



“看来,现在我们被困在这儿了。”周建国无奈地说。



“抱歉!女士们,先生们!我和我的妻子以及旁边的友人或许无法赞同你们……”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绅士挽着他的妻子缓缓走了出来。



“我们都死了,死在了那诡异的月亮之下。”有着蓝色眼睛,鼻梁高挺的壮汉说出了残忍的真相。



看着明显不是东方长相的三个外国人和听着他们嘴里说出纯正的中文,周建国的嘴角抽了抽。



“嗯,你们好!我是周建国,旁边的是黄熙兄弟,我的妻子李小桃和黄熙兄弟的爱人马兰怡,想不到各位外国友人中文呢说的那么好。”



“您好!周先生,黄先生,李女士和马女士,我叫巴迪斯特,这位是我夫人索菲亚,我们来自法国,那位是我和夫人在这里遇见的友人列昂尼德,是位能与熊搏斗的勇士,另外,我们说的并不是中文,似乎这个空间能够翻译我们的语言,在我听来,你们说的是纯正的法语。”巴迪斯特解释。



“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我们都死了。”巴迪斯特继续说,“那轮红月,是个恶魔,一切都变了,人们先是相互厮杀,后来身体发生了变异,变成了畸形的怪物,长着腥红的触手或是斑块,我和索菲亚很幸运,当变异开始的时候我们便死去了。”



嘀——嘀——检测到关键灵魂已就位!



“什么声音?”黄熙看向四周,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



欢迎各位来到卡牌游戏,我是系统智能金磅。



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李小桃紧紧的握住周建国的手,问:“系统,是网络小说里面的那种吗?”



是的,夫人,欢迎来到卡牌游戏,请各位就坐。



轰隆——

灰雾翻涌,周围的雾渐渐消散了,一张极具现代风格的圆桌出现在他们面前,上面刻着奇怪的花纹,圆桌的上方,卡牌游戏四个字静静的漂浮在空中,七把材质不明的椅子靠在桌旁。



“走吧!”列昂尼德率先走了上去,其他人也紧跟着。



“抱歉!请问,什么是卡牌游戏?为什么要我们参加?我们又怎么样能离开?”一直没有发言的索菲亚问。



卡牌游戏,又名抽卡游戏,各位将从卡池里面抽出各色卡牌,完成主线或是支线剧情,自然可以离开,诸位已死亡,完成游戏后,灵魂解放。



末日已经降临,在座的诸位都是旧日的父母,是祂们的锚点,制造者将我投放,是为了巩固危急旧日的人性。



“旧日是什么?”马兰一和李小桃同时问道。



权限不够,无法告知。



是否开始游戏?



“等等,小桃。”周建国慌了神,旧日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自己的崽不就只有明瑞吗?



“建国,别慌,明瑞,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李小桃说着,但不由自主的想到还在家里睡觉的儿子。



“别担心,朋友们,我们大家都一样的。”巴迪斯特想起自己还在公司的女儿,也劝慰道。



“可以开始了吗?我想看看我儿子是今后怎么样的?”不知道有没有变结实,最好和巨龙一样强壮,列昂尼德想,又意识到,他家崽子是个连徒手搏熊都干不了的弱鸡研究员,只能悻悻的放弃这个想法。



“对呀,周哥,想开点儿,死前我们还能看到自己孩子的未来,这是天大的福分。”黄熙笑嘻嘻地说,“我家小涛未来过的一定很好,说不定我还有机会看看未来的孙子,孙女。”



“小涛连女朋友都没有,还孙子,孙女。”马兰怡黑了脸。



“建国,说不定我们能看见明瑞的媳妇儿和孩子呢!”李小桃也笑了,“我们家明瑞和建国一样,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每晚9点之前一定回家,还会做饭,都是好男人呢!”



“你听听!”马兰怡捏的捏黄熙背后的软肉,“你看看你!”



另一边,在索菲亚的注视下,爱喝酒的巴迪斯特僵硬的笑了笑。



看着这些,列昂尼德也有些想念曾经陪伴自己的那个女人了。



是否开始游戏?



“开始。”八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正在检测,污染去除,系统运行良好,正在加载



游戏开始






第一章的废话有点儿多,接下来就应该。进入正题了。放心!该迫害的都有。七位家长都会看到自己孩子的未来。


巴迪斯特:那只八条腿的毛绒绒是我女儿,我女儿真可爱,等等,那魔狼一家捅的狠人是我女儿!

索菲亚:我女儿真可爱,我女儿真累,养猫吧,女儿!所以,我有孙子了吗?(克喵: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奶奶?)


周建国:儿子长得还不错,性格也不错,就是太怂,等等,别莽,这个是我儿子,那个也是我儿子,我到底有多少个儿子?

李小桃:这么大了,怎么还没媳妇儿?一开始,我看梅丽莎挺合适的,不对,那是儿子妹妹,戴莉挺合适的,不行,那是儿子队长的妻子,奥黛丽挺合适的,好吧,那是儿子,兄弟,砂轮挺合适的,儿子没想法,千万不要找兰怡她儿子的女儿和孙女啊,你们辈分差太多了……后来,算了算了,我觉得我的儿子不能挑什么,只要有个伴儿就行了,性别无所谓,伦纳德,这小伙儿够帅,对儿子够用心,可以可以,阿兹克,儿子的奶爸,勉勉强强(忽略的自己儿子年龄的妈妈下意识的觉得年龄不太合适),达尼兹,儿子喜欢这样的?阿蒙,呵呵……。


黄熙:孙女不错,孙子有点儿傻,还有个曾孙女,就是没见到是媳妇儿,有点儿小小的遗憾。

马兰怡:小涛怎么这么花心,不仅男女通吃,还上下皆可!”


列昂尼德:我儿子当上帝了,我儿子有儿子了,我儿子被祂儿子联合手下杀了,我儿子被分成几块吃了,我儿子又回来了,我一个孙子不是孙子,是我儿子,另一个孙子他自己是爸爸,儿子和孙子……臭小子,你和我孙子都不省心,小孙子那么可爱,怎么被你给带那么歪,你看看,我小孙子歪得来连追猫都追到切尔诺贝利去了。(神奇的滤镜,让列昂尼德天真的认为自己的孙子原本应该是可可爱爱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