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早川秋

92.7万浏览    4316参与
LOU
呜呜呜呜呜深更半夜看上头了,遂...

呜呜呜呜呜深更半夜看上头了,遂摸之

呜呜呜呜呜深更半夜看上头了,遂摸之

udjat

【秋电】收养了半魔人的早川先生

*圣教骑士秋x魅魔混血种电

*HE


1.


  早川秋第一次见到电次是在恶魔猎人的集市上。


  少年瘦瘦小小的一只,蜷缩在铁质笼的一角。卖他的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信誓旦旦的说他是魅魔和人类混血的难得一见的品种,又是金色的头发,所以很抢手。只是他最近手头紧急需用钱,如果实在合他眼缘也可以忍痛割爱卖给他。


  男人边说着边把那个赤裸的男孩拎起来给他看,好像是拎起一只猫崽,男孩薄薄的皮肉被男人粗糙的双手揉捏,作为确实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而展示着。早川秋很难控制住自己的目光不去落在男孩近乎称得上是光果的身体上——男孩很瘦,比起皮包骨头稍微好上一点,可见在这个男人手底下的生......

*圣教骑士秋x魅魔混血种电

*HE




1.


  早川秋第一次见到电次是在恶魔猎人的集市上。


  少年瘦瘦小小的一只,蜷缩在铁质笼的一角。卖他的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信誓旦旦的说他是魅魔和人类混血的难得一见的品种,又是金色的头发,所以很抢手。只是他最近手头紧急需用钱,如果实在合他眼缘也可以忍痛割爱卖给他。


  男人边说着边把那个赤裸的男孩拎起来给他看,好像是拎起一只猫崽,男孩薄薄的皮肉被男人粗糙的双手揉捏,作为确实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而展示着。早川秋很难控制住自己的目光不去落在男孩近乎称得上是光果的身体上——男孩很瘦,比起皮包骨头稍微好上一点,可见在这个男人手底下的生活并不好,只有那头稀有的金色短发被当作卖点洗得格外蓬松柔顺。


  男孩注意到他的视线,歪着头打量着自己未来的饲主,舌头伸出来舔了舔下唇,不知道是本能还是在生涩地引诱着他。


  他不知道为何突然很难忍受眼前的画面,于是掏出了两枚金币扔在了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面前。这个价格显而易见的超出了男人的想象,他几乎是狂喜的跪着捡起了那两枚沾满尘土的金币,放在嘴边吻了吻。


  “感谢您的慷慨,现在他属于您了。”


  男人从地上麻利的弹起来,把手中的锁链往男孩颈间的项圈一扣。男孩抗拒地发出了低吼,却被男人猛地拽了一下噎了回去,锁链的另一端则被毕恭毕敬地放在了早川秋的手上。


  早川秋皱着眉看着男人谄媚的表演,低声询问正专注于扯着自己脖子上的项圈的男孩:“你能自己坐着吗?”


  男孩琥珀色的、蜜糖一般的眼眸疑惑地望向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哈——”


  猝然被早川秋夹着腋下举到马背上的男孩惊呼出声,下意识攥紧了手下的鬃毛。温顺的马儿打了个响鼻,随后就是青年宽厚而温暖的身体从背后伏过来,透过他单薄的身体抓住了缰绳。


  “抓紧了。”


  早川秋简短的说明着,却感觉到前面少年的躯体在短暂的僵硬下突然软了下来。像是唤醒了被什么人所教授的媚俗的技巧一样,电次往他怀里缩了缩,毛茸茸的头颅蹭着他的胸口抬起来,目光灼灼地询问他。


  “主人、我该叫你主人吗?”


  男孩眨着眼询问他,恶劣、又或者是纯稚的双眼紧盯着他。


  早川秋突然有种被眼前这个不得已出卖自己来谋生的半魔人欺骗的感觉,其实他也清楚自己不该突然上头给自己找这么一个麻烦。但不难想象如果他没有买下这个半魔人男孩之后他会遭遇什么,买下他的或许是某个大腹便便的炼铜富商,又或是哪个有着奇怪x癖的夫人。仅仅是稍微假设一下,早川秋就觉得如鲠在喉,烦躁的要命。


  “不必,还是叫我,”早川秋短暂的沉默了一下,思考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该走向何处,“叫我兄长吧。”


  “好哦。”男孩咧开嘴笑了,混血种的牙看上去尖利得很——如果被这样的嘴咬上一口会是什么感觉呢?早川秋突然不合时宜想到。


  “那就走吧。”


  早川秋摇摇头把那个奇怪的想法赶出大脑,驱马说到。


伊刃

【早川秋。】

【你的死法……太他妈逊了!】

【早川秋。】

【你的死法……太他妈逊了!】

轻 轻 敲 醒 沉 睡 的 心 灵

陈坤 王丽坤 鸡  哈呀卡哇鲲

陈坤 王丽坤 鸡  哈呀卡哇鲲

三白

【电锯人】饲养电次12—早川秋的温柔

画面变暗之后,app重新回到了点不开的状态,和更新状态有所不同,是直接无法点击,不知道之后会不会有新的提示……

带着一种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心情,我收拾好了房间,清理干净呕吐物,重新洗澡,把自己收拾整齐后,前往上班的地方。

这种时候必须要做点事情,人才不会想太多事情而崩溃,我也很喜欢工作之后的那种充实感,也因为这份工作是我喜欢的,恶魔猎人相关的工作。

走在去电车的路上,脑子里回想着最后波奇塔的笑容,甜美的像是圣诞节砂糖一样的笑容,天真圆圆的眼睛,脑袋上的电锯在波奇塔的衬托下都看上去如此无害,有种被保护的安全感。

波奇塔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电次的愿望,普通的生活,普通的迎接死亡?......

画面变暗之后,app重新回到了点不开的状态,和更新状态有所不同,是直接无法点击,不知道之后会不会有新的提示……

带着一种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心情,我收拾好了房间,清理干净呕吐物,重新洗澡,把自己收拾整齐后,前往上班的地方。

这种时候必须要做点事情,人才不会想太多事情而崩溃,我也很喜欢工作之后的那种充实感,也因为这份工作是我喜欢的,恶魔猎人相关的工作。

走在去电车的路上,脑子里回想着最后波奇塔的笑容,甜美的像是圣诞节砂糖一样的笑容,天真圆圆的眼睛,脑袋上的电锯在波奇塔的衬托下都看上去如此无害,有种被保护的安全感。

波奇塔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电次的愿望,普通的生活,普通的迎接死亡?

想不明白……

风,吹起我的头发,刘海拂过脸颊的酥麻感带回思绪,一抬头我已经到达电车口了,每当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时间就会过去的很快。

和早晨拥挤到需要站台值班人员努力推挤的地铁不同,错过上下班高峰期的地铁没有什么人,我很轻松的上了地铁,找到一个靠近门的位置坐下。

头部靠在栏杆上,拿出耳机带上,里面并没有播放音乐,只是我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思考。盯着京王线车身的粉色条纹发呆,这辆车是京王7000系列车?时间过得好快啊,小时候和同伴相约去新宿游玩时,运行的还是5000系,现在5000系已经被淘汰了,在5000系电车之前又有多少旧电车型号被淘汰呢?

随着人们日益增长的消费需要,工具的发展也随着科技进步迅速的发展着,跟不上时代就会被淘汰,日常出行庞大的电车,随身携带工作小巧的手机,不论什么都无法长久。

那恶魔猎人这一行业又能持续多久,在更远之后的未来,能够手动消除人类内心的恐惧而消灭恶魔吗?

眼前的粉色条纹装饰长长的,一眼望过去无限延伸一般,通往下一个车厢,下一个车厢里坐着的是陌生人,我所在的车厢也是陌生人,东京真的好大啊,大到你走到哪里去都能看见陌生的人类,大家只关注自己的生活,匆忙快节奏的四处行走着,不是要指责这种行为太过冷漠,我也知道,光是在都市中活下去或许就要竭尽全力了。

“你对世间苦难的认知,只来源于游戏和文学作品吧。”

早川秋的声音,如骨附蛆的黏在我的耳旁,只要深层次的想些东西,就会想起他,反思自己是不是何不食肉糜,一想起他的话,我又开始羞耻起来,我以为我在信息茧房之外,为了消除大家的刻板印象而努力,但实际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去部门会遇到早川秋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我整个人都开始坐立不安,摸了摸锁骨已经好全的伤口,抬起头,对面的车窗倒映出一张牙齿咬着下嘴唇,眉毛皱起扭曲的脸。

这也太丑了,我赶紧调整表情,小心的环顾四周,还好刚刚没有人注意到我,车门开了,我拿起包冲下了电车。

本来想去上班用工作充实一下的,但是想到会遇到早川秋就好不想出发啊。我漫无目的的行走着,抱着公文包,看着天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昨天,真的发生了好多事啊。”我自言自语着走在大街上,昨天早上还是那么正常,如同每个平和的日常一样,起床上班,中间打开手机帮电次整理卖的木头,去各个地图觅食带回家拿给波奇塔,波奇塔就会和电次一起分享。

是因为从天而降的方式还是太过明显了吗,波奇塔才会意识到一直以来还有我的存在,哈,小看它了。

那,我的名字它从哪里知道的呢?随着波奇塔的消失,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去问谁,电次的现状也完全看不见。

脚面踩着松软的沙子,回头看来时的路,岸边留下了一串脚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沙滩上。今天的天气真好,阳光均匀的撒下,不像是回放中电次干活那天的烈阳,晒得吓人,连阳光也会欺负贫苦的孩子吗。我抬起头,伸出手掌想要触摸天空,能感受到海边风的气息,海鸟盘旋着,互相说着人类听不懂的话语。

啊,又想起来了电次,和波奇塔融合后的他能够听懂吗?

海鸟盘旋着,看着它们飞去的方向,有一个人躺在沙滩上,远远望过去像是失去了呼吸。

不详的感觉围绕着我,这个身影看上去好眼熟,与远处海面一样的发色,充满流行感的发啾,随心所欲的言行,丝毫不在意海面可能会淹没他,突然想起来就会用烟头烫美少女。

想要逃走,不想面对,我前进的步伐停住了。

海鸟越过我后,飞到了他的面前,早川秋的眼睛一下子拥有了光线,倒映着鸟儿展翅高飞的身影,这一瞬间,我突然感觉他很孤独。

他眼中的飞鸟是自由的,他自身不是,平躺在沙滩上的人被什么紧锁住。

早川秋很孤独。

我慢慢走到了早川秋的身边,蹲下身观察着他,从哪里察觉到的这种孤独感呢,应该和昨天那种无来由的不安一样吧,属于千叶早苗的一些超直感

到现在我才抓到一些头绪,我以为的平凡无奇日常,早在某一刻就被悄无声息的侵蚀,直觉的警告被毫无准备的我忽视。

昨天和前辈聊天时,不断看向时钟,观看时间,那会直觉就在高举着小旗子向我嘶吼着,快看看手机了吧。

现在看着这样的早川秋,我脑内出现了看不清脸的一个人,他也很喜欢站在海边,让海风吹过他的发梢,吹起他的羽毛,看着遥远的夕阳。

他站在海边,只是站着,就有一种自由的气息,享受着自然的轻抚。

他躺在海面上,双手自然放下,放松的姿势相对应的是充满寂寞的眼睛。

“你在想什么?”

“在想鸟的约括肌很短,如果向我们投射飞弹,早川君你能防护住吗。”

“防不住,一起脏吧。”

“哈哈哈,怎么这样啊,昨天的绅士去哪里了?”

“我对恶魔猎人绅士不起来。”

“这样啊。”

我轻抚着早川秋的脸庞:“恶魔猎人真辛苦,感受不到早川君的绅士温柔。”

早川秋拉住了我的手,半坐起身子:“你不怕我在对你动粗吗?”

我笑着看着他:“万一我是个m,从昨天开始觉醒,缠上你了也说不定。”

早川秋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移了移,把我的手放到了身侧,我顺势坐下,朝他的方向又靠了靠,两个人一起面对海面,看着海平线的弧光:“早川君怎么没去上班。”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在挪动身子,把视线投向海面:“现在是巡逻时间。” 海鸟飞走了,我看着鸟儿飞去远方:“这样啊,恶魔猎人真是辛苦。”

早川秋平稳的声音从身侧传来:“躺在沙滩上也辛苦吗。”

我的声音有些哽咽:“嗯,非常辛苦,恶魔猎人真辛苦啊。”

视线里出现了一块手帕,带着淡淡的洗衣粉香气:“你没事吧。”

我接过手帕,攥在手中:“谢谢。”

没有转过头就能感受到早川秋的视线:“早川君你不看海了吗?”

没有得到回应,又过了好一会,背上传来了触感,早川秋正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嗯,不看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昨天,”我打断了早川秋:“没事的,不是昨天的事,恩…怎么说呢,也不全是。”

我转头了,看着早川秋,拉扯着脸部肌肉做出笑脸:“锵锵锵锵,请看,我是没有难过的千叶早苗。”

早川秋充满棒读的附和着:“哇哦,是没有难过的千叶早苗。”

“哈哈哈,你这个声音也太假了。”我锤了一下早川秋,站起来用手帕擦了擦粘上沙子的手掌。

早川秋也站了起来,随手拍了拍沙子,扫了扫身上的砂砾,看到他背后也沾上了沙子,有些湿气的沙子在西装上非常显眼,整理完自己后,我开始帮早川君擦拭身后。

手刚放上去,就感觉早川秋的身体紧绷起来:“没事的,放轻松,只是擦一擦。”

早川秋的身体更僵硬了:“我自己来。”边说边准备往前走,被我一把拉住:“别动,马上就擦干净了。”

早川秋很听话,一下子停了下来,乖乖的等待我擦干净,我一边整理一边说:“恶魔猎人也有三头六臂可以够到后背?”拍感觉最后一粒砂,我拍了拍早川秋的后背,示意他转过身来。

“嗯嗯,这下是昨天那个整洁干净的帅哥了,你这是什么表情?要说话就说。”

“.…..恶魔猎人没有三头六臂,但是西装可以脱下来拍的。”

哎呀,还可以这样。平常是被前辈或者家里的女仆小姐整理,完全没意识到还可以脱下衣服,我刚刚在做什么啊!

突然很害羞,捂住嘴巴,我有点无助的望向早川秋,刚刚的行为是不是很蠢。

早川秋看着我,转移了话题:“不哭了吗?”

我秒答:“我没有哭。”

气氛尴尬了起来。

漫步在沙滩上,我也开始找话题:“巡逻之后你要回总部吗。”早川秋不知道从哪拿出了太刀,边走边整理着抽绳:“回的。”我这次不好意思帮他整理了,只是紧盯着他系结的手,暗暗想,他做不好再让我来:“那一起回去吧。”

早川秋整理好了:“嗯,一起走吧。”



————『饲养电次12』

                    『早川秋的温柔』

文:三白

图:拾伍司

——小剧场

早川秋内心想:我昨天是不是太过分了。

早苗内心想:呜呜呜电次我的乖宝,为什么会这样。

这何尝不是一种当面ntr

——

回馈评论,我真的努力肝出来了更新!早川秋真是一个魔性的男人,越写越有苏感,明明标题名称是饲养电次,结果早苗现在都还没和电次见面是怎么回事。

不过大家别怕,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电次马上也会写到的!

早苗是个分不清界限感和共情感非常强烈的人,希望大家不要讨厌她。

用上了思思画的插图,开心,这次是提前想好剧情画的插图,所以没有等很久。

想问问大家是喜欢看插图,多等一会看更新,还是纯文字,先赶紧看到,之后有图也没关系呀。

如果可以评论也希望多点讨论剧情,因为全是更新了,好耶,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呜呜呜。


Sink

网课好没干劲啊……hsj摸个秋吧——

网课好没干劲啊……hsj摸个秋吧——

开窍
玛奇玛 恶魔的音乐会

玛奇玛

恶魔的音乐会

玛奇玛

恶魔的音乐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