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时代

3255浏览    800参与
枞杞么么扎
奇怪
时代什么时候才个农村人个位置?

时代什么时候才个农村人个位置?

时代什么时候才个农村人个位置?

子居

《文明曙光 贵州新石器时代至商周考古》

[图片]

https://pan.baidu.com/s/1ecnhvjo61TZWm2ok0j4-dA

作 者 :吴小华著

出版发行 : 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 2017.01

ISBN号 :978-7-221-10694-0

页 数 : 124

原书定价 : 30.00

主题词 : 商周考古-贵州省-新石器时代考古-贵州省

中图法分类号 : K871.13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各代文物考古 ...


https://pan.baidu.com/s/1ecnhvjo61TZWm2ok0j4-dA

作 者 :吴小华著

出版发行 : 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 2017.01

ISBN号 :978-7-221-10694-0

页 数 : 124

原书定价 : 30.00

主题词 : 商周考古-贵州省-新石器时代考古-贵州省

中图法分类号 : K871.13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各代文物考古 )

内容提要: 本书是贵州考古系列丛书的第四本,这套丛书由我省考古知名专家和青年才俊合作,共同完成。本书知识性与可读性并重、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共举的丛书,资料丰富、视觉新颖、文笔优雅,既具可读性,反映我省新石器时代到商周时期的考古成就及相关人类文明。

参考文献格式 : 吴小华著. 文明曙光 贵州新石器时代至商周考古[M]. 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2017.01.

目录

写在前面

考古人都是恋旧癖

考古不是“淘宝”

印象贵州

云贵胜江南

遥远的贵州

风雨飘摇六百年

铢积寸累

东临“潇湘”

悠悠清水江

辞兵洲里的新与老

盘塘与烂草坪

坡脚,黔东南的第一次考古约会

学堂背

月山背

江东溪口,清水江边的商周印象

西看“彩云”

神秘的鸡公山

吴家大坪,鸡公山人的住地?

毕节青场,贵州西部第一个商周遗址

老坡底,乌江上游的一把金钥匙

夜郎寻踪新发现

南眺“百越”

天生桥,第一次独立考古之旅

三进洒亭

小庙山上的中秋节

小庙山上的邂逅

第一次兴义之行

道听途说的大盘江

孔明坟

北盘江畔的双肩石器

从小庙山到羊里,帐篷里的考古

北望“巴蜀”

初识乌江

二进乌江

走进洪渡

造访清源

写给记忆消逝前的龚滩

神秘的“巴蜀符号印”

小河口

醉美赤水河

二十里不同天的锦江

黔中“土著”

一个考古人眼中的爽爽贵阳

打儿窝先人

寻幽飞虎山

狗场肖家洞

偶遇普定穿洞

马场,黔中宝地

金阳文物魂归何处?

几点遐思

文化特点

要走的路

一个考古人的流年记忆

后记


扣酱的吱哟西

在还年少的时候,我曾想过,我的人生到50岁就可以了,子女以成人,父母也远去,剩下的日子已无任何责任,留在世上也就是等待死亡了,所有的抱负已经实现,在老化开始时就离开,人生会多么轰轰烈烈,一点虚弱的痕迹也不会留下。正是因为年轻,所以才不明白时间的珍贵,觉得早死也无所谓。如今渐渐看到有60,70岁的人也仍然活跃在顶点,身体康健,拥有比常人更加健硕的体格和饱满的热情,望着这样的人,是根本说不出世间所给的“老年人”这种称谓的,相反而言,一些所谓的“年轻人”,混混沌沌,整日无所事事,怨天尤人,这种人不是世人通常所指的“叛逆”的10代,20代的少年人们,而是30,40代的“老人”,10代20代的迷茫一定是...

在还年少的时候,我曾想过,我的人生到50岁就可以了,子女以成人,父母也远去,剩下的日子已无任何责任,留在世上也就是等待死亡了,所有的抱负已经实现,在老化开始时就离开,人生会多么轰轰烈烈,一点虚弱的痕迹也不会留下。正是因为年轻,所以才不明白时间的珍贵,觉得早死也无所谓。如今渐渐看到有60,70岁的人也仍然活跃在顶点,身体康健,拥有比常人更加健硕的体格和饱满的热情,望着这样的人,是根本说不出世间所给的“老年人”这种称谓的,相反而言,一些所谓的“年轻人”,混混沌沌,整日无所事事,怨天尤人,这种人不是世人通常所指的“叛逆”的10代,20代的少年人们,而是30,40代的“老人”,10代20代的迷茫一定是必要的,混沌一点也没关系,正是从少年往成人阶段的跨越,许多事情想不清楚也是必然的,这时少年们虽迷茫但有那年龄特有的热烈感,无所畏惧,不计得失,散发危险又美好的味道,正是一种魅力之所在,他们向往自由却仿佛被一根线所牵住,有的逃脱了,有的被扯了回去,这是另一种危险味道,十分迷人,成为诗人和作家们所歌颂的东西。而有些30,40的“老人”们在少年时期就不曾尝试过危险,追求过自由,把自己圈禁在自己所划得圈子里,抱怨社会没有给自己机会,殊不知是自己控制了自己。而最卑鄙的两种“老人”,一种是将自己曾想却又止步不前的目标施加在少年们的身上,得到代理满足感,另一种则是疯狂嘲讽抨击少年们的向往,“这条路走不通的”“听我的准没错”,真的是这样吗?让人不禁汗颜,你都不曾尝试过又怎知别人选择的道路走不通呢,说着仿佛是过来人的话语,其实比起来,不仅没有经验,更没有少年人的勇气,自以为是满怀爱的劝诫让其少走弯路,可大道再平坦,弯路上盛开的野花和停驻的蝴蝶也拥有无与伦比的美丽,失败的走尸荼毒着鲜活的生命,自私虚伪又无知,觉得是自己的热心罢了,而这可怕的心所散发出来的熔岩般的温度杀死了野花和蝴蝶。为什么会如此呢,如今社会阶层的流动性逐渐迟缓停滞,不值得让人思考吗?少年人被迫亦步亦趋的在原生环境的固定阶层中继续行走,上升不能,甚至还在下降。现世间太过于平静和冷淡,人们缺少了像傻瓜一样的热情和对于潮流的追逐。70,80,90年代时的潮流不断翻新,创造了许多与以前大不一样的新事物,现今的世间最让人无语的一句话就是“潮流是一个轮回”,可在70-90年代,潮流是前所未有的,全新的,或许疯狂,可就是那种狂热才能创造出那么崭新的世界,不“轮回”以前的任意时期,如今似乎最受欢迎的潮流也是“轮回”的那时代的事物,当时那种傻瓜一样的跟风正是如今所需要的,不是指从众的什么都一样的,而是那种热烈的欢欣的不让任何人的劲头,众生皆平等的,站在潮流顶点的心思,正好是如今所缺乏的,让人觉得更可笑的是抨击大众文化的那群人,他们抱着的不是创新的念头,而是觉得喜爱的事物越小众越高尚的病态,将自己独立出去,仿佛就“冷淡而成熟”了。同样这种心态在70-90时代表现出来的则是另一种形态—“老古董”,说着不去追逐潮流,要“平静踏实”的生活,觉得自己清醒极了,却不知道当时那是个越追逐潮流越能得到机会,创出成绩的年代,这部分人在如今才开始后悔,自己想要的生活没有得到,当初也未曾痛快的疯一把,自己的内心是可知软弱冷静的结局是后悔的,还要反过来作为“过来人”给少年们的后悔埋下种子,给他们套上枷锁。如今这世界不是正缺少当时的热情吗、太过于小心和总是追求稳定让少年老成,少年啊,少年啊,不应该是幼稚勇敢狂热的吗?满身汗水的疯狂跳跃奔跑,在霓虹灯下也好,阳光底下也好。一直以来关于青春的诗歌中所写的少年人带有的是特有的忧愁和热情,气息满满,而不是死气和被称赞不已的“会处事”以及“平稳”。摔碎这世界,让滚烫的岩浆流出来,燃烧起来,阶级也好,时代也好,重新流淌起来,打破界限!


SunShine
传统的中国家庭里,任何一个亲情...

传统的中国家庭里,任何一个亲情角色的缺位,都会造成这个家庭某个成员感情上的认知偏差。四世同堂是过去时光常见的家庭构成,时至今日,我们的城市越来越大,但作为基本单位的家却越来越小,这样的幸福家庭模式,几乎成为了可望而不及的一种理想。

城市生活的便利,让人们有了更多的闲余时间,闲暇多了,纷扰自然接踵而至,因此,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开始拉远,家人也不例外。感慨世态炎凉的同时,还需要从文化里寻求解释。生活方式的改变,根源在于思想的转变,东西方文明的融合与冲斥,尚有一段震荡期。时代的进与退,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未尝是绝对的。

传统的中国家庭里,任何一个亲情角色的缺位,都会造成这个家庭某个成员感情上的认知偏差。四世同堂是过去时光常见的家庭构成,时至今日,我们的城市越来越大,但作为基本单位的家却越来越小,这样的幸福家庭模式,几乎成为了可望而不及的一种理想。

城市生活的便利,让人们有了更多的闲余时间,闲暇多了,纷扰自然接踵而至,因此,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开始拉远,家人也不例外。感慨世态炎凉的同时,还需要从文化里寻求解释。生活方式的改变,根源在于思想的转变,东西方文明的融合与冲斥,尚有一段震荡期。时代的进与退,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未尝是绝对的。

6666

杨小凯

乱中觉醒

1966年他升入湖南省长沙市一中高中部后,史无前例的“WG”风暴,这时候杨小凯是一个忠诚的HWB。

1967年2月4日由于路见不平的对抗行动,被关进了市公安局的看守所,监禁了两个月。

1967年下半年至1968年初,杨小凯的“WG”活动已很大程度摆脱了当时的派性争执,开始认真严肃的思考,并写出了一批在当时属“大逆不道”、而在今天看来却又嫌幼稚不成熟的论文,即《中国向何处去?》(1968.1.6)。结果连康生、陈伯达、江青都知道了杨小凯,华国锋也知道并且也认为杨小凯是反革命,于是1968年2月杨小凯第二次被关进了黑暗的监牢,而且长达十年之久。

铁窗十年

杨曦光在狱中开始了人生...

乱中觉醒

1966年他升入湖南省长沙市一中高中部后,史无前例的“WG”风暴,这时候杨小凯是一个忠诚的HWB。

1967年2月4日由于路见不平的对抗行动,被关进了市公安局的看守所,监禁了两个月。

1967年下半年至1968年初,杨小凯的“WG”活动已很大程度摆脱了当时的派性争执,开始认真严肃的思考,并写出了一批在当时属“大逆不道”、而在今天看来却又嫌幼稚不成熟的论文,即《中国向何处去?》(1968.1.6)。结果连康生、陈伯达、江青都知道了杨小凯,华国锋也知道并且也认为杨小凯是反革命,于是1968年2月杨小凯第二次被关进了黑暗的监牢,而且长达十年之久。

铁窗十年

杨曦光在狱中开始了人生中最为漫长而黑暗的日子。只有高中学问的杨曦光暗自选择知识作为自己十年的主要生活内容。幸运的是,那个时代的监狱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知识分子,他们学富五车却皆因政治问题入狱。在艰苦繁重的劳动之余,杨曦光拜当时关在牢里的二十几位教授、工程师为师——他们成为杨曦光黑暗岁月中一团团温暖的光。在监狱里,杨曦光还拜师学习了英语、机械、经济和数学。与生俱来的质疑精神和个人经历使他并不相信流行的政治经济学,在没有西方新古典经济学的训练之下,他开始了与世隔绝中的自由思考。在狱中,杨曦光自己推导出了戈森第二定律、层级理论、纳什议价模型以及劳动分工理论。

在长达十年的监禁生活里,杨曦光做了五六十本读书笔记,还有一个电影文学剧本。这些材料中包含很多与当时主流意识形态不相容的东西。狱友曾爱斌一直帮他深藏在监狱的木工房里。

《牛鬼蛇神录》

锋芒再露

1978年4月,杨曦光刑满释放时已是而立之年。杨曦光出狱后,没有一个单位敢录用这位著名反动文章的作者。他在父亲家闲居了一年。这一年,他在湖南大学数学系旁听了不少课。这些旁听都是由湖南大学刚复职的一些教授安排的。也是在这一年,他决定埋葬“杨曦光”,同时埋葬那段苦难的历史。他恢复使用乳名“杨小凯”。

改名后不久,杨小凯找到工作,在湖南新华印刷二厂当校对工。

1979年杨小凯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实习研究员,但因其历史,被拒绝参加考试。1980年他再次报考,在当时的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于光远的帮助下,他终于获得参加数量经济学考试的机会,后被录取为实习研究员。

1980年,55万在23年前被错整的所谓“右派”们,都已全部获得平反,但杨小凯还没有被平反,主要是因为华国锋当时还在位,而杨小凯的入狱是华国锋做的批示。后来胡耀邦代替华国锋成为中央书记处总书记后亲自批示中央组织部:“杨曦光的问题要由法院依法处理。”

尽管杨小凯展示了他过人的才华,但由于没有正规文凭,社科院仍不能正式安排他的工作。1982年,杨小凯被武汉大学聘为助教,教授数理经济学课程。在武汉大学期间,杨小凯出版完成了《数理经济学基础》和《经济控制理论》两本著作。他估计的一些计量经济模型未能在国内引起反响,却获得了当时来武大访问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的注意。1983年,在邹的安排下,杨小凯被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录取为博士研究生。伴随杨小凯十几年的厄运在这一年才算最终结束。他没有选择学成回国,从此永远留在了外面。

巨星陨落

2001年,正当杨小凯意气风发之时,他被确诊为肺癌晚期。

这对杨小凯是个相当致命的打击——他在平静命运里刚刚想做些事情。

杨小凯因此开始笃信基督,每日祷告。而杨小凯的基督教信仰依然与他的学术主张相关。“哪些行为可以接受,哪些不可以接受,这就是从宗教和意识形态来的,而不是从经济基础来的。是这种意识形态决定整个制度、人与人的关系,然后就再决定一个国家的经济表现。”

2002年12月,杨小凯的身体出现奇迹。他不仅能够运动自如,打网球玩帆船,更奇怪的是,体内的肿瘤不见了。但在努力抗争了几个月后,杨小凯最终还是虚弱地走了。

杨小凯从不吸烟,却患上肺癌。有人认为这恐怕是十年牢狱种下的病根。

杨小凯走后,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悼念和惋惜,包括那些学术上的“冲突者”。一位在学术场上和杨小凯常常剑拔弩张的知名学者说,“他的学术生涯只有二十年:满是火花的二十年。小凯不枉此生。”


FIN.

新作品!


Age of Silver, Age of Fire

4min 6 sec

2019


It's a video about our time.


用了绿幕做的视频。


链接:https://vimeo.com/378709175

新作品!


Age of Silver, Age of Fire

4min 6 sec

2019


It's a video about our time.


用了绿幕做的视频。


链接:https://vimeo.com/378709175

汉原木生

不是坦然

每個人都有個人的倫常和認知侷限,正如人一直都以為是自己養貓而不是做一個貓奴鏟屎官

我聽佛祖的,佛祖話都是聽太上老君的,老君話都是聽耶穌的吧,耶穌話,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人間的事,都是你地自己話事

如果世間崩壞了,怎麽辦?

世間崩壞又如何?大不了再一次重來,又唔是無試過。

災難,如同生死,本就是世間的內容,做人點可以只接受幸福而完全避免所謂不必要的災難?難道有災難或厄運是必然必要的?坦然,不是要你訓低接受生活的強暴,而是要你體會清楚強暴後重新上路

我成日都對自己和親人朋友講,只要不死就可以了,如果真是遇上姦殺犯要好好服侍對方,並不是要卑微屈辱的活下去,而是我這一世有未完的任務,不能夠死在這樣幼稚的考驗。...

每個人都有個人的倫常和認知侷限,正如人一直都以為是自己養貓而不是做一個貓奴鏟屎官

我聽佛祖的,佛祖話都是聽太上老君的,老君話都是聽耶穌的吧,耶穌話,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人間的事,都是你地自己話事

如果世間崩壞了,怎麽辦?

世間崩壞又如何?大不了再一次重來,又唔是無試過。

災難,如同生死,本就是世間的內容,做人點可以只接受幸福而完全避免所謂不必要的災難?難道有災難或厄運是必然必要的?坦然,不是要你訓低接受生活的強暴,而是要你體會清楚強暴後重新上路

我成日都對自己和親人朋友講,只要不死就可以了,如果真是遇上姦殺犯要好好服侍對方,並不是要卑微屈辱的活下去,而是我這一世有未完的任務,不能夠死在這樣幼稚的考驗。考驗就是考驗,過了就去迎接下一個。

難得大家一齊面對,就一起感受


无用良品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电影《大佛普拉斯》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电影《大佛普拉斯》

子居

《石兴邦考古论文集》

https://pan.baidu.com/s/1zJsM5_buzU_JrgzuzrO_Jw

作 者 :石兴邦著

出版发行 : 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 , 2015.01

ISBN号 :978-7-5613-7830-4

页 数 : 584

丛书名 :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学术研究丛书

原书定价 : 350.00

开本 : 26cm

主题词 : 考古-中国-文集

中图法分类号 : K87-53 ( 历史、...


https://pan.baidu.com/s/1zJsM5_buzU_JrgzuzrO_Jw

作 者 :石兴邦著

出版发行 : 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 , 2015.01

ISBN号 :978-7-5613-7830-4

页 数 : 584

丛书名 :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学术研究丛书

原书定价 : 350.00

开本 : 26cm

主题词 : 考古-中国-文集

中图法分类号 : K87-53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论文集 )

内容提要: 本书收录石兴邦先生的主要考古论著。包括西安半坡——氏族部落文化聚落的发掘研究、半坡氏族公社、临潼白家村等专著,和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体系及有关问题、仰韶文化彩陶纹饰的辩证发展及其源流的考察、我国东方沿海和东南地区古代文化中鸟类图像与鸟祖崇拜的有关问题、中国的细石器革命等论文。

参考文献格式 : 石兴邦著. 石兴邦考古论文集[M]. 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 2015.01.

前言

目录

中国氏族社会考古研究的理论实践与方法问题

中国原始社会史的研究及其史料学与方法论——为纪念尹达同志诞辰八十周年而作

中国的“细石器革命”及其有关问题

下川文化的生态特点与粟作农业的起源

中国人种与族系的形成和发展

仰韶文化的彩陶纹饰辩证的发展过程及其源流的考察

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文化与生态环境的考察

前仰韶文化的发现及其意义

有关马家窑文化的一些问题

我国东方沿海和东南地区古代文化中鸟类图像与鸟祖崇拜的有关问题

中华龙的母体和原型是“鱼”——从考古资料探“中华龙”的起源和发展

关于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体系的问题

从考古学文化探讨我国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问题——纪念摩尔根逝世100周年

黄河上游的父系氏族社会——齐家文化社会经济形态的探索

试论尧、舜、禹对苗蛮的战争——我国国家形成过程史的考察(石兴邦  周星)

我国奴隶制国家形成前夕的社会经济形态

西周文化与文明形成的考古学探讨

论“炎黄文化研究”及有关问题

女娲氏族探源

黄帝与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

有关东南沿海与珠江流域氏族部落文化的一些问题(摘要)

河姆渡文化——我国稻作农业的先驱和“采集农业”的拓殖者

陕西扶风法门寺真身宝塔地宫珍宝的发现及其价值

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研究的逻辑概括

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的回顾与展望——21世纪中国考古学谈论之一

中国文化与文明发展和形成史的考古学探讨

保“根”重“源”——现在我们应重视民族文化遗存的保护和研究

《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体系研究》导论

编者感言


无用良品
不论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社会...

不论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社会上下愚和上智的人都很少,大多数是处于智愚之间,与世浮沉,庸庸碌碌,随声附和以终其一生的。这种人就叫做普通人。所谓舆论就是在他们之间产生的。这种人只是反映当时的情况,既不能回顾过去而有所反对,也不能对未来抱有远见,好像永远停滞不前似的。


by福泽谕吉

不论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社会上下愚和上智的人都很少,大多数是处于智愚之间,与世浮沉,庸庸碌碌,随声附和以终其一生的。这种人就叫做普通人。所谓舆论就是在他们之间产生的。这种人只是反映当时的情况,既不能回顾过去而有所反对,也不能对未来抱有远见,好像永远停滞不前似的。


by福泽谕吉

Aprilrain

我感觉的代沟

       我们这一辈和上一辈的断层一定是空前绝后,里程碑意义上的悬崖峭壁。

       他们二十多岁的时候,90年代的港澳台确实是开放多元的golden days,但是尚未深触内陆,大陆还遗留着五六十年代的红黄色,那些年轻人虽然唱着粤语台湾流行歌曲,可骨子里还是他们上一辈传给他们的红旗黄土。       

       我们出生后的十年里也算安...

       我们这一辈和上一辈的断层一定是空前绝后,里程碑意义上的悬崖峭壁。

       他们二十多岁的时候,90年代的港澳台确实是开放多元的golden days,但是尚未深触内陆,大陆还遗留着五六十年代的红黄色,那些年轻人虽然唱着粤语台湾流行歌曲,可骨子里还是他们上一辈传给他们的红旗黄土。       

       我们出生后的十年里也算安稳地接受着他们的熏陶,直到青少年的思想变革,与当时大陆骤起的文化多元,火星撞地球似的,令人困惑又兴奋。最多的一定是质疑了,十多年来的思想体系崩塌重建者更是大有人在,以前被告诉好的坏的,羞耻的,甚至人生目标,路径规划,以及怎样获得成就感,都大相径庭了。所以争吵难免,他们无疑是头痛的,我们也好受不到哪去,心疼又无奈。

       95前现在好的地方就是经济基本独立了,也算基本可以按照自己的来,只是我们95后,经济仍旧受制于父母,感觉没有充足的底气与上一辈分庭抗礼。蛰伏待机中,不得不收起沉下内心,扮起孩子小棉袄之类的角色,不知道是麻痹他们还是自己。

        真到那时也只能希望他们少难受些吧,不过要告诉自己的是:“如果可以,你一定不要有这样的痛苦。”


Layicr
提前选择时代最终会选择的东西,...

提前选择时代最终会选择的东西,正相反,最终都会让时代摒弃的东西,也要提前摒弃,这就是落跑时代。


山西 . 太原 . 太原武宿国际机场  /Taiyuan Wusu International Airport


EQP ./SAMSUNG SM-G9550


Copyright

The Layicr / lyc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International License。


提前选择时代最终会选择的东西,正相反,最终都会让时代摒弃的东西,也要提前摒弃,这就是落跑时代。


山西 . 太原 . 太原武宿国际机场  /Taiyuan Wusu International Airport


EQP ./SAMSUNG SM-G9550


Copyright

The Layicr / lyc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International License。


无用良品

《三联生活周刊》2003年第36期 :流行偶像周杰伦

罗大佑当年唱:“就像彩色电视变得更加花哨,能辨别黑白的人越来越少。”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花哨的时代,色彩斑斓逐渐消解了各种曲直是非黑白,过去人喜欢求索,希望提出问题并寻找答案。

但是今天的年轻人解构了前辈们的标准和价值体系,他们抛弃了令人沉重的思维方式,但是他们还没有力量来建立一种新的体系,只能以一种简单、平面化的方式来为自己的价值体系做一个拼接,它可以没有黑白,但是不能没有色彩。尽管这个色彩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是对于今天走向享乐主义的一代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辨别黑白的能力已不重要,他们只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接受事物。


如果我们把邓丽君、刘文正、罗大佑、周杰伦名字放在一起,...

罗大佑当年唱:“就像彩色电视变得更加花哨,能辨别黑白的人越来越少。”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花哨的时代,色彩斑斓逐渐消解了各种曲直是非黑白,过去人喜欢求索,希望提出问题并寻找答案。

但是今天的年轻人解构了前辈们的标准和价值体系,他们抛弃了令人沉重的思维方式,但是他们还没有力量来建立一种新的体系,只能以一种简单、平面化的方式来为自己的价值体系做一个拼接,它可以没有黑白,但是不能没有色彩。尽管这个色彩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是对于今天走向享乐主义的一代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辨别黑白的能力已不重要,他们只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接受事物。


如果我们把邓丽君、刘文正、罗大佑、周杰伦名字放在一起,并且告诉你,他们都是一个时代标志性的人物,你肯定会反对这个名单中有周杰伦的名字。因为邓丽君、刘文正确立了华语流行歌曲的最基本模式,后来不管谁再唱流行歌曲,都没有超过这两个人;罗大佑为流行音乐赋予了灵魂,把流行音乐的内涵拓展得更广泛。那么,周杰伦呢?他创造了什么?

也许5年、10年后,人们会说:“周杰伦创造了自刘文正以来华语流行歌曲新的演唱方式,只是在当时我们根本听不清楚他在唱什么。”的确,很多人听不清楚这个台湾年轻人在唱什么,但是这并没有妨碍他的唱片在台湾、香港、内地和其他亚洲华人地区热卖。

为什么在人们听觉上出现如此大的障碍后,周杰伦仍然这样走红呢?也许这就需要我们讨论周杰伦的音乐与这个时代的关系。以往,我们解读罗大佑、李宗盛、黄舒骏、崔健的音乐时,总是通过他们的歌词中蕴含的各种意义来解释这个时代,从中寻找一种与这个时代相符合的人文的、生命的、理想的价值,当这些价值被发现之后,立刻就变成这个时代的标志,于是就形成这样一个习惯:当想到80年代的时候就会想到罗大佑、崔健,就会想到《恋曲80》或者《一无所有》。10年后,现在的年轻人会想到周杰伦,会想到他的《爱在西元前》或者《双节棍》。可是当今天我们用解读罗大佑或者崔健的方式解读周杰伦的时候,会发现远远比听清楚他的歌词还要困难。

罗大佑也好,崔健也好,你很容易从他们的歌词中找出这样的词汇来概括:批判、关怀、忧患、躁动、反叛……这些词汇甚至构成了他们思想的骨架。那么周杰伦呢?他和方文山把这一切都模糊了,你看到的只是断面、碎片、分镜头……

罗大佑当年唱:“就像彩色电视变得更加花哨,能辨别黑白的人越来越少。”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花哨的时代,色彩斑斓逐渐消解了各种曲直是非黑白,过去人喜欢求索,希望提出问题并寻找答案。但是今天的年轻人解构了前辈们的标准和价值体系,他们抛弃了令人沉重的思维方式,但是他们还没有力量来建立一种新的体系,只能以一种简单、平面化的方式来为自己的价值体系做一个拼接,它可以没有黑白,但是不能没有色彩。尽管这个色彩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是对于今天走向享乐主义的一代人来说,已经足够了。辨别黑白的能力已不重要,他们只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接受事物,而周杰伦就是涂抹这个时代色彩的人。

现在,你说不出周杰伦的音乐是什么,但是它能保证最时髦的音乐里面都有。这是一个处处都需要信息量的时代,音乐也是如此,人们可以轻易听到各种音乐,做音乐的人也希望把他听到的音乐“复制”到他创造的音乐中在数字化时代标准、规则越来越清晰的时候,人们的审美和判断却越来越模糊,只要热闹和时髦,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华语歌坛群龙无首的状态因为周杰伦的出现而变得清晰了许多,别用“新天王”、“小天王”这类虚张声势的词汇来为周杰伦冠名,因为他是一个颠覆者,他要在这个时代版图上画出的是一个属于他自己形状的符号——而这个,正是这一代人在青春期最想完成的任务。


周杰伦,你在唱什么?

一次,记者坐出租车,身旁的司机正在听广播,广播里播放的正是周杰伦的歌曲。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记者感到有些意外,当汽车在十字路口堵塞的时候,司机开始给电台直播热线打电话:“你们能不能换一首歌,我总听你们放周杰伦的歌,可我从来就没听清他在唱什么,换一首周华健的歌怎么样?”可能你会觉得这位司机因为工作的枯燥而变得参与感太强,但他至少代表了大部分听众的观点,那就是听不清周杰伦在唱什么。

其实今天人们听不清的歌曲太多了,欧美的、日韩的流行音乐几乎已经成了现在年轻一代娱乐消遣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些音乐有多少能被听清楚呢?于是,大家也习惯了那些不知所云的歌词,大家接受周杰伦的歌曲和接受用非母语演唱的歌曲没什么区别

就连周杰伦自己也承认,有时候他也听不清楚自己唱的是什么,“人们听不懂这个问题满矛盾的,我有时候也听不懂。我不是刻意这样唱,至少这样比流行歌曲好”。如果你了解周杰伦是听什么音乐长大的,就会知道,他今天为什么唱不清楚了。

“最早的时候我喜欢罗大佑和张学友,15岁的时候开始喜欢黑人音乐,比如Boyz II Men和All 4 One这样黑人团体的音乐,再后来我就不受别人的影响了。”其实听不清楚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周杰伦改变了以往中国人唱歌的方式。“不能把平仄考虑进去,否则就成了数来宝。”周杰伦说。

中国人传统的唱歌方式在周杰伦这里给颠覆了,这显然是他发现了黑人音乐与华人音乐相结合时出现的问题,那就是汉语的四声与英语的升降调之间存在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问题曾经困惑很多音乐家,很多中国人想借用黑人蓝调或爵士乐风格演绎自己的音乐,听着总不让人舒服。当年陈淑桦录制唱片时,曾经专门有人研究怎样让歌曲更蓝调一些,结果尝试得很失败。Hip-Hop越来越流行后,这个问题越来越明显。以说为主的Hip-Hop用汉语演绎的话,和快板没什么区别,所以黑人演唱时表现出来的那种韵律感便荡然无存。比如台湾近几年出现的“糯米团”、“L.A.四贱客”、哈狗帮都面临快板与说唱之间的冲突。在此之前,杜德伟和陶  在对华语演唱R&B的改进上起到很关键的作用,这也给周杰伦提供了一个最初的范本。

“干脆把唱变成一件乐器。”这是周杰伦的颠覆性想法,不考虑平仄,尾音处理得像黑人那样,咬字模糊一些,今天看来可能是最聪明的想法,以牺牲发音为代价,去找出那种黑人的感觉。于是,Hip-Hop的感觉出来了,一般人也听不清楚了。

阿尔发唱片公司总经理杨峻荣在谈到唱不清这个问题时说:“不是所有的R&B都唱不清楚,只有周杰伦唱不清楚。”那么,如果以后华语歌坛都这么唱,是否会成为华语流行音乐的灾难?杨峻荣认为:“这是一个观念问题,当你还喜欢留声机的时候,大家都去听CD了。”那么如果在10年之后,华语歌坛真的都像周杰伦这样唱,是否可以确定现在周杰伦正在发动一场华语歌坛的革命呢?杨峻荣沉吟片刻,然后肯定地说:“是的。”

《时代》周刊在对周杰伦的采访中认为,他一个歌手,不吸-d,不惹事生非,不反叛,居然也能如此走红,这让西方人觉得很奇怪。其实一点也不用奇怪,周杰伦的出现,尤其是他对汉语演唱方式的破坏,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美国在90年代初期兴起了说唱、R&B,黑人音乐前所未有地流行,排行榜几乎成了一个“黑”社会。但是黑人音乐往往不会像白人音乐那样更容易在亚洲地区传播,照一般规律,在西方时髦起来的音乐,在亚洲地区普及一般都需要3年左右的时间。但是这股黑人音乐潮流在亚洲生根发芽的周期远远多于以前流行的任何音乐,直到2000年左右,它才开始被华人地区繁衍,黑人的音乐文化开始从方方面面影响亚洲华人地区青少年,当然这和日韩等国家更早接受这种黑人音乐的影响分不开。现在,年轻一代听Hip-Hop歌曲,跳Hip-Hop舞,穿Hip-Hop服饰,已经成了一个很时尚的象征,此时,就缺一个心中的领军人物。

反过来再看华语歌坛,90年代末期正处在新旧交替的阶段,作为华语流行音乐的制造“大户”,台湾地区在这期间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盗版袭击,唱片业经营每况愈下,很多唱片公司因此推行保守策略,即宁可出那些在市场上千篇一律的唱片,也不去创新。台湾地区唱片业一度进入了低谷。曾经一度敢与世界五大唱片公司抗衡的滚石唱片公司便在这个时期衰落下去。很多唱片公司已经拿不出更多的资金来扶植一个新人,一些新面孔在出版了一张唱片后,唱片公司发现唱片不好卖,便立刻把歌手束之高阁。

此时的歌坛,就像黄舒骏在《改变1995》中唱的那样:“全台-湾(地区)都在R&B,全美国都在Rap。”这时,也就需要一个潮流性的人物出现。


杨峻荣对吴宗宪说:“这样的歌手,你还等什么!”

台湾有个脱口秀明星吴宗宪,他主持过一个节目叫《超级新人王》,通过这个节目来发现一些演艺界新人。周杰伦有机会参加了这个节目,为了引起吴宗宪的注意,他写了一首非常奇怪的《菜谱歌》,吴宗宪由此发现他是一个可塑之才,便把他和当时的词作者方文山签了下来。这是1998年,第二年,吴宗宪与周杰伦又签了一份歌手合约,当时周杰伦签约的是吴宗宪的阿尔发唱片公司,这个公司并不大,而吴宗宪一直忙于其他事务,这家公司最初没有太具体的业务。后来,吴宗宪把这家公司交给他的朋友,也就是现在的阿尔法唱片公司总经理杨峻荣,让他帮助管理。

杨峻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我第一眼看到杰伦是2000年7月1日,当时他睡在唱片公司,瘦瘦的,我每天看他在办公室里晃来晃去,戴着鸭舌帽,不怎么说话。说话也很简单:‘好,不好,是,不是。’我当时刚刚接手公司,很多情况都不了解。一次我问他:‘宗宪跟你说过出唱片的事情了吗?’他说:‘宪哥说我写够10首歌就发片。’我问他写了几首了?他说写了一首。于是他从他杂乱无章的东西里找出已经录制好的样带,放给我听。这首歌就是他后来的第一首单曲《可爱女人》。4分钟后,我对他说,马上做,10月份发片。之后我打电话给吴宗宪:‘这样的歌手,你还等什么!’”

2000年11月,周杰伦的第一张唱片出版,阿尔发公司因此也变成了一个大公司。

今天再回过头看他弟子的成名之路,杨峻荣不无自豪地说:“周杰伦的确为华语歌坛带来不少影响力,原来写歌词都要有韵脚,大部分唱片公司都很保守,包括词作者也一样。周杰伦的音乐展示了很多可能性,他告诉人们,原来音乐也可以这样做。对我来说,这个年轻人在音乐上的自由度,在华人音乐家中我没有见过,他音乐中对很多声音的处理、运用、想象力都是前所未有的。周杰伦在华语歌坛做了很多示范作用,他把很多东西勇敢地扔进了音乐里。”

“我在做他的第一张唱片的时候就感觉他能红。我对宗宪说:如果这个人做不出来,我就不跟你玩了。”杨峻荣为什么认定周杰伦会走红呢?“‘大众’两个字很重要。”他向记者介绍,当时的台湾歌坛真正有实力的只有陶喆和王力宏,这两个歌手都曾在国外生活过,学历很高,因此音乐也很西化。周杰伦与他们不一样的是,他土生土长在台湾,父母离异,只有高中文化,如果拿这个背景和其他歌手相比,肯定是周杰伦的弱项。“现在的唱片公司在歌手宣传上尽可能把歌手的形象完美化,如果我们把不好的东西说出去,会不会起到负面作用?于是我们决定,把最真实的周杰伦告诉人们,有好的音乐,我们什么也不担心。”

接着杨峻荣向记者分析台湾市场:“唱片消费者大部分都念高中,很多人的家庭并不富裕,还有些人的父母真的离婚……大部分人的背景和周杰伦一样,这让消费者对周杰伦有一个认同感,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缺点在这时变成优点,因为最终又回到了音乐上。一个艺人,事事都很完美、很坚强,就失去了平衡感。周杰伦的音乐太坚强,而性格又很害羞,这是一种弥补和平衡,让人们感到了亲和力。年轻人认同他,他们的父母也不反对孩子喜欢周杰伦,而周杰伦做好了一件事——音乐,他成功了。”

近几年,台湾地区由于唱片业的萎靡,很多公司都不敢在歌手身上投入太大,但是周杰伦完全可以让唱片公司良性循环,前两张专辑都成了当年唱片销量之冠。杨峻荣告诉记者:“周杰伦的唱片一张比一张卖得好,新专辑《叶惠美》销量已经超过了上一张专辑的同期销量,这在台湾地区是真真确确的,是比较特殊的现象。”所以周杰伦在唱片市场上可以做到大进大出,杨峻荣很骄傲地说:“我敢肯定,周杰伦唱片的制作费用不是全台湾最高的,但是他的MV(音乐录影带)的制作费用肯定是最高的。”杨峻荣的经营理念是:让歌迷物超所值。甚至他在唱片盒的设计上都非常挑剔,“我要让歌迷在打开CD盒的时候手感一定非常舒服,所以在模具设计上非常讲究。”


周杰伦说:“我现在的音乐,可以打90分。”

谈到周杰伦,就不能不谈到“酷”。记者在阅读新浪网举办的“我爱周杰伦”征文时,发现许多歌迷都喜欢周杰伦的酷,每个人对周杰伦的酷都有自己的理解,他的音乐、他的表情,都被赋予了酷的含义。

周杰伦怎么看自己的酷呢?“我觉得酷是不多话,沉稳,不要跟别人一样。我不太刻意在穿着上有什么不同,现在的人是这样,只要你跟别人不一样,他们就会去追随。”杨峻荣对周杰伦的酷的理解是:“他不太爱讲话,很有个性。现在每个年轻人都有更广泛的空间发挥脑子里的东西,都想雕刻出自己的形状。不过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都像周杰伦这样不爱讲话,我不太喜欢,年轻人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形状。我更希望年轻人能感受到杰伦的诚实和自信。”

酷可以用来解释今天一切解释不清的事物酷消解了前辈们思想中的沉重一面,所以你很难从周杰伦的音乐或方文山的歌词中寻找到沉重、深刻的内容,如果仔细听,会发现周杰伦的音乐很杂,方文山歌词的主题涉及得也很广泛,这些看上去杂乱无章的内容,最终用酷统一到一起

周杰伦的音乐确实涉猎很广泛,这也是他能很快超越陶喆或哈狗帮这样的时髦音乐脱颖而出的原因,陶喆的音乐是很典型的R&B,哈狗帮是典型的Hip-Hop,而周杰伦的音乐中不仅有这两种音乐,还有其他风格。杨峻荣说:“大家把周杰伦定位在R&B可能是因为他的第一张唱片,这张唱片R&B的味道重了点,现在他的音乐已经脱离了R&B。他的每张专辑都不一样,风格也有所不同,他的音乐在跟着他一起成长。”

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也非常自信:“我的音乐会慢慢加入很多东西,会比较摇滚,但是这不证明我喜欢摇滚。在一首歌里能融进很多元素,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我觉得我已经走在前面了,现在的音乐可以打90分。”

方文山的歌词让周杰伦变得更酷,在很多地方,方文山的歌词很像香港歌词作家林夕写晕了时候的状态。方文山的歌词有一个特点:前言不搭后语。当记者让方文山谈谈他的创作时,他的很多想法实际上为我们解释了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审美习惯

“我跟杰伦合作和其他歌手合作的最大不一样是他的空间比较大,以前唱片公司觉得歌词很另类,怕人接受不了,在开会的时候就给否定掉了,但我和杰伦的第一张专辑就是这么玩出来的。”方文山告诉记者,他写歌词通常分为两类,一类是工作,就是别人约他写的歌词,这种创作有很多约束,像命题作文。还一类是他称作创作的歌词,就是他可以自由去写,不管什么主题。谈到这类创作歌词,他说:“我写什么主题的歌词会收集这方面的资料,我会把它当成电影脚本去写,所以我的歌词很有画面感。”

的确,方文山的歌词云里雾里让人找不到传统诗词中的赋比兴,但是很受年轻人喜欢。“现在的年轻人受影像影响很大,他们反叛传统的叙事风格,他们喜欢不是很逻辑的剪辑,我自己也是受影像的影响很大。而我和周杰伦相互影响,写出来作品相互之间都很吻合。”方文山的歌词比较强调画面,每一句话几乎都是一个独立的画面,相信现在的歌迷读他的歌词跟看日本动漫没什么区别。

方文山认为,通过跟周杰伦的合作,也让他自己的空间拓展得很开:“现在创作的空间大多了,以前有关暴力、血腥主题的歌词别人不敢用,现在也可以用了。”

像周杰伦与方文山这样珠联璧合并能做出很符合时代口味的音乐的搭档不多见,虽然他们的每一张唱片都能招来褒贬不一的评价,但是每张唱片都是在争议中获得成功的。而现在,周杰伦的价值已经升到4亿台币,而且这个升值只用了短短3年时间。


周杰伦说:“两年后成为罗大佑式的人物。”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杨峻荣向记者回忆过去几十年台湾地区歌坛的变化,他说:“80年代兴起民歌运动,在民歌运动之前,创作只集中在刘家昌等少数人身上,80年代中期,校园民歌进入了死胡同,同时民歌影响到流行音乐,二者之间原来的鲜明界限模糊了从1988年开始,市场开始发生了变化,台湾出现了很多餐厅秀,很多歌手都去餐厅赚钱,流行音乐的创作出现了停滞90年代后,餐厅秀没落了,歌手只好从唱片公司挣版税,唱片销售成了歌手收入的很大来源,想多收入就多写歌,于是台湾歌坛在很短的时间创作力量又爆发出来。与此同时,台湾地区的媒体也发生改变,1988年以前,台湾地区的强势媒体只是无线的三个台,传播资源掌握在别人手里,于是人捧人的现象很严重。现在媒体多了,变成了自由市场,新人靠捧是捧不出来的。所以,这些变化也导致像周杰伦这样有实力的创作歌手出现。”

周杰伦在少年时曾梦想自己能成为一个罗大佑式的人物,当记者问到他为什么希望做这样的人物时,他说:“他是当时流行乐坛的头头,一个时代需要一个这样的人物。”再问到他今天是否已经成为乐坛的“头头”时,周杰伦说:“我觉得还要过一两年,我的音乐还没有达到巅峰状态。”

杨峻荣认为:“我并不希望周杰伦扛起那么大的招牌,要定义一个时代,这是非常沉重的事情。在我眼里,他仍是一个新人。现在用他来定义一个时代,为时过早,我觉得再过10年,会充分一点。”

周杰伦的野心和杨峻荣的谦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年之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10年之后发生什么,更是不可知。但是我们都能看到的是,现在的年轻一代在消费观念上越来越西方化,舶来文化被新一代年轻人接受早已没有任何障碍。只要这个市场需要,周杰伦就能做出更洋更时髦的音乐。作为一个歌手,周杰伦的音乐和过去的时代代言人相比显得轻浮了些,它可能无法在将来让人从他的音乐中还原回那个时代的特征,但至少现在,他可以做到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让未来的人了解这个时代年轻人曾经追逐的时髦文化。
无用良品
我们根本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

我们根本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惊惶自扰。大灾难已经来临,我们处于废墟之中,我们开始建立一些新的小小的栖息地,怀抱一些新的微小的希望。这是一种颇为艰难的工作。现在没有一条通向未来的康庄大道,但是我们却迂回前进,或攀援障碍而过。
不管天翻地覆,我们都得生活。

—— D·H·劳伦斯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我们根本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惊惶自扰。大灾难已经来临,我们处于废墟之中,我们开始建立一些新的小小的栖息地,怀抱一些新的微小的希望。这是一种颇为艰难的工作。现在没有一条通向未来的康庄大道,但是我们却迂回前进,或攀援障碍而过。
不管天翻地覆,我们都得生活。

—— D·H·劳伦斯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司马健

郝大龙的诗《玩扫雷》
电脑游戏第一代,除了扫雷就纸牌。
眼疾手准思路对,该蒙运气也得来。
一溜2 字取中间,一溜3字旗连带。
高级一百三十秒,初级一秒就我快!

郝大龙的诗《玩扫雷》
电脑游戏第一代,除了扫雷就纸牌。
眼疾手准思路对,该蒙运气也得来。
一溜2 字取中间,一溜3字旗连带。
高级一百三十秒,初级一秒就我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