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时代少年团严浩翔

70570浏览    1560参与
慕山语
好香的手账也发出来了,在时光手...

好香的手账也发出来了,在时光手账上做的,蓝色调的。

原创排版

好香的手账也发出来了,在时光手账上做的,蓝色调的。

原创排版

霖·鹬

【翔霖】灯·私

OOC预警

写的不好,勿喷

小学生文笔

别上升,感谢

—————————————————————

“热度又起来了呢。”严浩翔撩了一下头发,头发下藏着一双腥红的眼。


‘咚咚咚’“严浩翔,起床了,你今天还有一个外务呢。”贺峻霖的呼唤声从门外传来。


“好,我知道了。”严浩翔看着镜子中烦躁的自己,由自心底的厌恶。


刚到公司,严浩翔心不在焉,工作人员不断提醒着严浩翔要打起精神,可是不断上升的热点击打着他,但外务还是要出啊。


严浩翔出去了,独自留下了贺峻霖在楼里,贺峻霖看着楼下乌泱泱的人群,心中不免有些不安。


吃着早饭,贺峻霖偶然间撇到了一条热搜,他愣住了,手机从手...

OOC预警

写的不好,勿喷

小学生文笔

别上升,感谢

—————————————————————

“热度又起来了呢。”严浩翔撩了一下头发,头发下藏着一双腥红的眼。


‘咚咚咚’“严浩翔,起床了,你今天还有一个外务呢。”贺峻霖的呼唤声从门外传来。


“好,我知道了。”严浩翔看着镜子中烦躁的自己,由自心底的厌恶。


刚到公司,严浩翔心不在焉,工作人员不断提醒着严浩翔要打起精神,可是不断上升的热点击打着他,但外务还是要出啊。


严浩翔出去了,独自留下了贺峻霖在楼里,贺峻霖看着楼下乌泱泱的人群,心中不免有些不安。


吃着早饭,贺峻霖偶然间撇到了一条热搜,他愣住了,手机从手中滑落,一滴泪溢出。


“贺峻霖父母被确认死亡。”


“怪不得,怪不得他们没再给我打电话…”


网络上炸开了锅,一件件事情不断发酵着,谁又能想到,贺峻霖的父母会这样。


“据知情人说,贺峻霖的父母经过一些人敲门后,没几天就跳楼自杀…”


“这里是电视台,今日报道的是…”


“为什么贺峻霖一家会沦落至此…”


杀害,报道,真相,一切的一切,不就是因为成名吗。


贺峻霖瘫倒在沙发上,望着天,最后的支持也断了。


时代少年团-贺峻霖:“你可以打我,骂我,但请不要伤害无辜的人”


“无辜!哈哈哈哈,能生出你这样的人,就该死啊。”


“真克人命,把自己的父母克了,哈哈”


发表又有什么用,世态腐败。


“贺峻霖,你还记得,我说过,再靠近严浩翔,我会给你一份大礼吗?你要好好品味哦。”


贺峻霖不断询问着她,热搜越来越多。终于,公司没收了他的微博账号。


‘你收的只是他的微博账号,但是在他那,你收的是他找到真相的唯一通道。’


贺峻霖崩溃了,他顾不得已经很晚了,顾不得外面下着大雪,他只想回家。


到了一楼,面对的却是咒骂,闪光灯,ss


霖霖有这么错啊,他只是想回家。


“不要脸,去死啊啊,恶心!”


“有病,快把他拍下来,说不定有用。”


贺峻霖冲进ss群,拼命想逃出混乱的地方,但是人流再一次把他推了回来。


“我求求你们了,我只想回家!”


贺峻霖在瘫大厅中央,哀嚎着。


“哈哈哈哈哈,你爸妈都死了,你哪有家啊,真可笑!”


“对啊,我的家没有了啊…”


贺峻霖笑着,大笑着,眼泪却不止。终于,其他成员也赶来了。


“起开!没听到吗!”


他们看见大厅中央的贺峻霖,内心的苦涩奔涌而出。


“霖霖,霖霖不怕,我们回家,乖”丁程鑫将贺峻霖抱起来,周围冷的可怕。


一步一步走进电梯,每走一步,内心的自责就多加一点。


他们的霖霖,受了多少苦啊。


丁程鑫到楼上,将贺峻霖放在沙发上,不断安抚着崩溃的霖霖。


“我去给你煮碗粥,等着。”马嘉祺转身就要去。


“谢谢马哥,我不想吃。”贺峻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但是多么勉强。


“好…”


都沉默了。


“霖霖,看这个视频,好搞笑啊!”宋亚轩拿着手机对贺峻霖看,上面播放着贺峻霖最爱看的搞笑视频,每一次看都会笑出声。


“阿宋,让我休息一下吧,我真的累了…”贺峻霖翻了身,将后背对着人。



怎么办,他们的霖霖兔,好像不跟他们讲话了。那还是那个逗他们开心的霖霖吗,好像找不到了…

树叶离开树会死亡。

如你所愿。

玫瑰再卑微,身份也大于路边的野花。

花落秦陵

18楼语录

主严浩翔|贺峻霖


一个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为之行动的时候,

他就不会被这个世界改变,而是去改变这个世界。...


主严浩翔|贺峻霖







一个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为之行动的时候,

他就不会被这个世界改变,而是去改变这个世界。

                                             ——时代少年团—严浩翔




青春之所以可爱,因为他们拥有热爱

少年之所以可期,是因为热爱在沸腾。

                              ——时代少年团—严浩翔、贺峻霖




热爱各有不同,青年本该如此。

每一代逐日移山的青年,都有自己奋不顾身的热爱,

每一份炽烈的热爱,都值得被用心对待。

                                               ——时代少年团—贺峻霖




希望天南海北的我们,都万事顺意。

                                               ——时代少年团—严浩翔



如果你觉得世界很蠢,那你就会退步;

如果你觉得自己很蠢,那你就会进步。

                                               ——时代少年团—宋亚轩







𝓛

“严”格一点对自己“浩”好学习好好成长吧“翔”他了就要努力去见他啊.

“严”格一点对自己“浩”好学习好好成长吧“翔”他了就要努力去见他啊.

苏小柠

“我站的舞台太高他们够不到”

“我站的舞台太高他们够不到”

严浩翔叫我少吃点
氛围感拉满!!!绝了 转自vb...

氛围感拉满!!!绝了


转自vb:-白昼迷航

氛围感拉满!!!绝了



转自vb:-白昼迷航

松鼠

【翔我】擦肩而过05

 |顶流明星严浩翔 & 外交部翻译我


 |伪破镜重圆


 |请勿上升


“我再说一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只是在等我闺蜜,仅此而已。”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我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想借此让平静下来。


“是吗?不认识我?呵。”那人冷笑一声,质疑道。


“怎么了?全世界都得认识你吗?你这人怎么这么自恋啊?你是不是有臆想症啊?”我无语地砸吧了一下嘴,把头抬起来,偏过去,盯着他。


“你现在装有意思吗?”


“我有什么可装的,我说我不认识你就是不认识!”


“不认...


 |顶流明星严浩翔 & 外交部翻译我


 |伪破镜重圆


 |请勿上升







“我再说一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只是在等我闺蜜,仅此而已。”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我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想借此让平静下来。



“是吗?不认识我?呵。”那人冷笑一声,质疑道。



“怎么了?全世界都得认识你吗?你这人怎么这么自恋啊?你是不是有臆想症啊?”我无语地砸吧了一下嘴,把头抬起来,偏过去,盯着他。



“你现在装有意思吗?”



“我有什么可装的,我说我不认识你就是不认识!”



“不认识是吧——现在呢?”他抬起一只手摘下口罩,拎起毛线帽的顶,向后推了推刘海,动作麻利,迅速,手用力向下甩着。



那张几个小时前在舞台上令无数少女尖叫的俊脸,此刻正像是个展览品,赤裸的暴露在干冷的空气中。



与舞台上不同的是,舞台上的他有一双黎明似的眼眸,像盛夏的夜空一样深邃,仿佛装下了一整个宇宙银河。



而如今,他的眼里只有无尽的愤怒,像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样灼热,却又寒气逼人。



我愣了神,“严——严浩翔?”



“不是认识我吗?”



“我……不是……”



“不是什么啊?你不是想拍吗,拿手机拍啊,偷拍有什么意思,我让你光明正大地拍!拍啊,怎么不拍了?”他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吼了出来,像一头饿了一整天,好不容易觅到一点吃的,而又被抢了食的发怒的狮子。



我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住,感觉手脚像是被被施了咒,被凝结或是捆绑住了,想要动弹却又无法屈伸。



周围的气氛压抑,仿佛跌到了冰点。



他大概,是把我当私生了吧。



“我……没想拍你……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是私生……”我嗫嚅着,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不是私生?那你在这干嘛?”听我这么一说,他似乎愣了一下,继而又语气强硬地问。



“我……等我闺蜜来开门,我要去她家住一晚上,她家……可能在你家对面。”我试探地说出心中的猜测。



严浩翔极不自然地咳嗽了几声,抿了抿双唇,头垂下去,装作无意地看着地面,脸颊渐渐泛起红晕。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想跟你说的来着,你这话跟机关枪子弹似的,我都插不进去,我不是有意想让你难堪的,真的。”我举起一只手,在胸前比划着,解释道。



“真对不起啊,误会你了,最近心情不太好,把你当私生了,我向你道歉。”他摸摸高挺的鼻梁,揉揉头,不好意思地说着,言毕,郑重地鞠了一躬。



“没事,我能理解,我今天心情也不好,咋俩就当发泄一下吧,我就勉勉强强,原谅你了。”我假意十分傲娇地说。



他紧绷的脸部肌肉突然松弛下来,抬起头,笑就像清泉的波纹,从嘴角溢了出来,漾及满脸。



我也笑着回应。



浪漫因子在空中悄悄发酵,时间似乎停止流动。



霖·鹬

【翔霖】灯·私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写的不好,勿喷

比较短

————————————————————

(3)

刚到练习室,接着就是七位少年无尽的沉默,各有各的心思。


“我去向飞总求求情,说不定就同意贺峻霖参加了呢。”张真源率先张口打破了沉默。


“没用的,在这件事情上,他是不会做出让步的,议论热度这么高。”丁程鑫瞬间打破这一建议,消磨了最后的希望。


“没事,你们先练习吧,我出去走走,呼吸空气。”贺峻霖笑了,走出练习室,在过道里,望着窗外。


“这次,又会是怎么样呢?”


“严浩翔,你真的,喜欢霖霖吗?”


第一次,兄弟们对他们的感情提出疑问。...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写的不好,勿喷

比较短

————————————————————

(3)

刚到练习室,接着就是七位少年无尽的沉默,各有各的心思。



“我去向飞总求求情,说不定就同意贺峻霖参加了呢。”张真源率先张口打破了沉默。



“没用的,在这件事情上,他是不会做出让步的,议论热度这么高。”丁程鑫瞬间打破这一建议,消磨了最后的希望。



“没事,你们先练习吧,我出去走走,呼吸空气。”贺峻霖笑了,走出练习室,在过道里,望着窗外。



“这次,又会是怎么样呢?”



“严浩翔,你真的,喜欢霖霖吗?”


第一次,兄弟们对他们的感情提出疑问。



“当然啊,我希望他永远快乐。”



“那你只有自身变强,才有能力,保护你爱的人,你这么消沉,对得起霖霖吗?”丁程鑫开导严浩翔。



贺峻霖走到公司楼下,乌泱泱的一片人,压抑,恐怖。他们一见贺峻霖下来,举起他们的武器,向着贺峻霖攻击。



‘咔嚓,咔嚓……’


拍照的声音不绝于耳,混乱,闪光灯照着贺峻霖的眼,感到强烈的不适。一道激光摇晃着,对准了贺峻霖的眼睛,照射着。



他们看着拼命躲避的贺峻霖,笑着,骂着。


“哈哈哈,真不要脸,还敢下来。”


“赌不赌,他肯定以后没有任何镜头!我让他回到从前。”


“就是喜欢看人拼命努力,最后一无所有。”

…………



“是啊,你们赌对了,恭喜啊。”



“贺峻霖!我在这里先跟你说,再靠近他们,我就会给你一份大礼!”突兀的女声从那堆丧尸群中传来。



可能,贺峻霖也没想到。


日日夜夜的训练,少年的能力越来越强,热度也在减少。终于迎来了第三期公演。



舞台上,少年们闪闪发光,聚光灯在他们身上照了好久,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在后台,有一位少年,望着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一位少年,望着站在聚光灯下的他,笑了。

他也努力了,他的回报呢。



第三期公演顺利结束,一下舞台,少年们商议着去吃晚饭来犒劳一下自己。



“买着吃多无聊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说干就干,少年们在自家院子里架起了烧烤,浓浓的炊烟向天空飘去,意味着,他们的事业蒸蒸日上。



喝着奶,吃着串,生活美zerzer


干完饭,各回各屋休息,严浩翔敲响了贺峻霖的门。



“霖霖,我有话给你说。”



他们一起来到了天台上,望着天上的星星,望着远处的繁华,都沉默不语。严浩翔看着天,眼里蕴含爱。



“霖霖,三年后,我来娶你,你嫁给我,好吗?”


“好。”


世界停止了,严浩翔冲过去,紧紧抱住贺峻霖,他答应他了,他拥有他了。



好似为他们特别准备,天空放起烟花,贺峻霖闭上眼,双手握十,许愿着。



“希望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



少年的爱没有那么繁华,却是独一份的。



门外,小小的光照向天台的方向 ,像是在‘记录’着‘美好’的一刻。



月亮不会曲折于太阳的光,我们不会曲折于道路的困难。


唯一的寄托,犹如天上忽然放起的烟花,聚即散,信即破。


希望我们,都有着自己的爱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