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时代少年团贺峻霖

12390浏览    1202参与
鸦倾

Am I a freak?!我真的很喜欢这篇

写的超用心的一篇啊,我没多大本事但在这篇文里都使出来了你们看一眼好不好嘤嘤嘤

棠棣之华 

写的超用心的一篇啊,我没多大本事但在这篇文里都使出来了你们看一眼好不好嘤嘤嘤

棠棣之华 

皆大欢喜h
大家一起加油! 30秒解决的事...

大家一起加油!

30秒解决的事情,拜托拜托!

大家一起加油!

30秒解决的事情,拜托拜托!

hyacinth

贺峻霖这个直拍简直了

有些动作好钓我啊!!!!

贺峻霖这个直拍简直了

有些动作好钓我啊!!!!

月泯笛

贺峻霖古装好好看

什么时候能看到贺儿演古装剧呢

贺峻霖古装好好看

什么时候能看到贺儿演古装剧呢

章章章鱼烧~

嘿嘿!抓住了认真学习拳法的成都贺无敌最寂寞(明明是懵懵小兔子🐰)

(自截自修)

嘿嘿!抓住了认真学习拳法的成都贺无敌最寂寞(明明是懵懵小兔子🐰)

(自截自修)

柠檬水超甜

啊啊啊,不记得哪里找到的了,一整个爱了

啊啊啊,不记得哪里找到的了,一整个爱了

十八楼的无名氏   ⃒⃘⃤

《别叫我达芬奇》【歌词】(文字版)

别叫我达芬奇 (Live) - 贺峻霖

词:Lil Ghost小鬼

曲:Lil Ghost小鬼

原唱:Lil Ghost小鬼

Let's go!Let's go!

出发!出发!

1!2!

你我都落单 我左 你靠右

承认我有点腼腆却又争强好斗

犹豫都摘除想要某种联系

装作漫不经心的我一切都照旧

如果我是达芬奇 你就是蒙娜丽莎

你5star的微笑帮我疏通想法

你完美的微笑帮我疏通想法

好吧承认想法有一点不像话

你说你要拿彩虹色来帮我洗刷

But I...

别叫我达芬奇 (Live) - 贺峻霖

词:Lil Ghost小鬼

曲:Lil Ghost小鬼

原唱:Lil Ghost小鬼

Let's go!Let's go!

出发!出发!

1!2!

你我都落单 我左 你靠右

承认我有点腼腆却又争强好斗

犹豫都摘除想要某种联系

装作漫不经心的我一切都照旧

如果我是达芬奇 你就是蒙娜丽莎

你5star的微笑帮我疏通想法

你完美的微笑帮我疏通想法

好吧承认想法有一点不像话

你说你要拿彩虹色来帮我洗刷

But I am not bad boy

但我不是坏男孩

只是有点复杂

喜欢上你的味道甚至你的虎牙

But I am not bad boy

但我不是坏男孩

已经不想再说

下一步抓住机会那就和你拍拖

到底应该要怎样才能靠近

到底应该要怎样才能靠近

One Two Three! Go!

1 2 3!出发!

So Baby Girl

所以亲爱的女孩

别叫我达芬奇

让我唱首Melody

让我唱首旋律

没有太多的问题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So Baby Girl

所以亲爱的女孩

别叫我达芬奇

故事也不用多甜蜜

吃饭睡觉打游戏

你是(我的小猫咪)

Ok早上起床就要打开你的朋友圈

好的早上起床就要打开你的朋友圈

连空气都变得新鲜

你爱答不理 我自作多情

以为这是你的考验

你感受到我小宇宙的特别

你让我辗转反侧 无可奈何

惊慌失措看着你的眼眸

确认反复是(爱的迹象)

你对我点头答应满足我

(所有的欲望)

镶嵌在记忆 让我变得细腻

这一点一滴如果你缺乏抵抗力

那我就是你的维C

(就这样把)你我都融化

(坐上了旋转木马)

破解你心锁密码

So Baby Girl

所以亲爱的女孩

别叫我达芬奇

让我唱首Melody

让我唱首旋律

没有太多的问题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So Baby Girl

所以亲爱的女孩

别叫我达芬奇

故事也不用多甜蜜

吃饭睡觉打游戏

你是我的小猫咪

La~

Please don't take it my love is dying every night

我的爱每晚都在消逝 请别带走它

You steal my heart so I can't go to paradise

你偷走了我的心因此我不能去天际

So are you alright

你还好么

Oh yes I'm fine

当然我很好

When you leave me again please don't tell me

等你再次离开我时请别告诉我

别叫我达芬奇

让我唱首Melody

让我唱首旋律

Oh yeah

欧耶

Oh yeah

欧耶

别叫我达芬奇

让我唱首Melody

让我唱首旋律

Oh yeah

欧耶

Oh yeah

欧耶


贺崇山

看看孩子的新文吧《退出·归来》

all 霖的🌚🌚🌚

看看孩子的新文吧《退出·归来》

all 霖的🌚🌚🌚

元气小张【周更】

【团我】当妹妹期末成绩出来了后

内容虚构,请勿上升


因为我妹的期末成绩而出的无脑产物


团我第一次写,文笔渣勿喷


00.

自己视角。

(私设我是住校的,两周才能回一次家,最近放寒假了。)

(时团七人都已经踏入社会工作)

丁哥:军人

马哥:走秀造型师

张哥:军人

小宋:教师

翔哥:军人

霖霖:律师

刘文:军人

(以上少年梦游记孩子们的梦想)


01.

到家的时候是晚上,我推开自家的门就听见了大哥的声音。


“幺儿回来啦。”刚进门就看见丁程鑫从沙发探出了头。


我边点头应答边换鞋。“嗯~”


换完鞋子起身的瞬间突然眼前一黑,似乎是瞬移过来的丁程鑫突然...

内容虚构,请勿上升


因为我妹的期末成绩而出的无脑产物


团我第一次写,文笔渣勿喷





00.

自己视角。

(私设我是住校的,两周才能回一次家,最近放寒假了。)

(时团七人都已经踏入社会工作)

丁哥:军人

马哥:走秀造型师

张哥:军人

小宋:教师

翔哥:军人

霖霖:律师

刘文:军人

(以上少年梦游记孩子们的梦想)





01.

到家的时候是晚上,我推开自家的门就听见了大哥的声音。


“幺儿回来啦。”刚进门就看见丁程鑫从沙发探出了头。


我边点头应答边换鞋。“嗯~”


换完鞋子起身的瞬间突然眼前一黑,似乎是瞬移过来的丁程鑫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卧——”对上他那微带着警告性的狐狸眼,脏话差点出口而脱。“哥你吓死我了!”


丁程鑫反而笑弯了眼,揉乱了我的头发。“吓着幺儿了呀?对不住对不住噢。”


说着顺手帮我拿下背包,掂了一下。“辛苦我们幺儿了,等下就能吃晚饭啦。”


我走到沙发旁,往后倒,柔软的触感让我一下子舒口气。


“好饿啊……”我摸了一下平平的肚子小声嘀咕着,正巧被一旁帮我剥橘子的丁程鑫听到,他转过头朝厨房那头喊了一声。


“马~茄~茄!饭什么时候好啊?幺儿饿了!!!”


厨房那头过了两三分钟才传来马嘉祺的声音。“马上,汤马上好了。”


丁程鑫应着,顺手递给我剥好的橘子示意我拿着垫付一下肚子,就起身去厨房拿碗筷了。我也学着丁哥的样子冲厨房一喊。“马哥——今儿有啥好吃的?”


那头立刻就回了话,声音都带着笑意。“都是你爱吃的,快去洗手。”


丁程鑫:什么意思哦?!


我笑嘻嘻地跑向卫生间洗了一下手,正甩着手上的水走出来,就听见了门铃响。


丁程鑫从厨房探出头,“幺儿去开门,这个时间点你张哥翔哥他们俩肯定回来了。”


我应着,甩干了手走向玄关处开了门。


“张哥!翔哥!”


见到刚刚结束工作的张真源和严浩翔,我开心得扑上去,张真源手上还提着三两包零食,慌忙伸手抱住我,眉眼尽是笑意。“幺儿慢点。”


一旁没有拥抱的严浩翔撇撇嘴,拎着手上买的一些菜,委委屈屈道,


“啧啧啧…就知道抱张哥,没有你这个六哥了……”


“哎呀不是,”我连忙送开张真源侧身给他让出道进门,又回身扑到严浩翔身上。“翔哥最好了翔哥最好了!”


“得得得!”受不了我撒娇的严浩翔连忙嫌弃地让我赶紧下来,可嘴角都忍不住地上扬。“行了你,赶紧下来,我得把菜装进冰箱里。”


我笑着松开他,又跟着他蹦蹦跳跳地往冰箱那边走。“小宋老师和霖霖还有耀文今晚回来不?”


严浩翔一边解开袋子拿出一些蔬菜水果还有肉类的东西,一边瞧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


“马上就回来了。”


“幺儿过来!”一转头就听见丁程鑫的声音,他从厨房探出头,向我招了一下手。


“来啦!”大哥呼唤怎么可能敢不应?


一进厨房菜香味更浓了,我一眼就瞧见在锅前忙着熬汤的马嘉祺,他穿着深紫色的卫衣系了个粉色的围裙,说不醒目那可能是瞎子。


“马哥!”


马嘉祺应声回了一下头冲我笑。“幺儿来了,来来来,尝一下这鱼汤。”


说着拿起碗盛了一碗鱼汤,我正要伸手递来,被一旁的丁程鑫上手截胡。


“烫,我帮你拿着,喂你喝。”


马嘉祺也在一旁点头,“你吹凉点,别烫着她。”


既然大哥二哥都发话了,那我……就做个残废吧。


丁程鑫舀了一勺鱼汤,仔细地吹凉,乳白的汤汁上还撒了些葱花,热气腾腾带着香味。


“来,张嘴。”


“嗷呜~”


一入口属实惊艳了,我不由自主惊呼了一声。“马哥!好厉害!好鲜好鲜!丁哥我还要!!”


忙着将汤盛到碗里的马嘉祺百忙之中回了我一个笑。“幺儿喜欢就好。”


“丁哥,叫张哥他们来端菜。”马嘉祺倒完汤,顺手拿着锅放在水池里洗。


我喝完汤,连忙上前,“我也来~”


刚要伸手,被丁程鑫打断。“出去等着吃,小心烫着你,到时候哭了可别怪我们噢。”


想起以前端着菜不小心滑了一下,手中还滚烫的菜一下子甩在身上,要不是那天正好是冬季,穿的多才避免了被烫伤,当时摔在地上,最急的就是他们七个。


“行吧行吧,我出去看看霖霖他们回来了没。”


我撇撇嘴,转身又跑起来,身后又传来丁哥的怒吼。“不许跑!!!!”


我一下子顿住,与正好进门端菜的张真源碰面,差点撞上,我没被张真源吓到,他倒是被我吓得不轻,一下子扶住我。“哎呦,幺儿,你慢点走。”


我正要说什么,听着客厅传来特别吵闹的打闹声,连忙绕过张真源往客厅跑。


忍不住大声的喊:“哥哥们!我!回来啦!”


我看见正在和刘耀文打闹的宋亚轩一下子愣住,坐在沙发上看资料的贺峻霖一下子被我吓住,正走出卫生间的严浩翔一下子静止画面。



我保持着一个“大”字形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为什么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看着这四个怕是已经石化了的人,我无奈地正要收回姿势,突然耳边响起了开水壶的声音,差点没把我吓得灵魂出窍。


“啊啊啊啊——”宋亚轩送开了掐着刘耀文脖子的手,惊叫着跑向我一把搂住,“哦买噶!!!幺儿回来了!!!想死四哥了没?”


“咳…咳咳…”我被宋亚轩抱得喘不过气,“哥…哥我要被你…死了…”


正好马嘉祺和丁程鑫张真源正端着菜出来,看见这一幕,马嘉祺眼神制裁了一下宋亚轩。


小宋老师的笑容一下子凝固,连忙松开我,还好心地帮我顺气。“哎呀你,乱跑什么?差点喘不过气。”


说着还眼角余光瞟了一眼马嘉祺的脸色。


我:?


正要起跑冲过去抱住我的刘耀文一下子顿住,瞬间挠着头假装着往天花板看。


刘耀文:幸好我没那么冲动……否则制裁我的就是丁哥…


张真源笑着把菜端上桌,招呼了一下。“行啦行啦,赶紧吃饭,别饿着幺儿。”


“走走走。”大家的兴致一下子高了起来。


我故意走的慢,溜到了贺峻霖身旁挂在了他身上。“霖霖霖霖霖霖!你有没有想我?!”


贺峻霖被我逗笑,反手点了一下我鼻子。“想啊,小贺哥哥很想你滴。不过幺儿,能不能别叫霖霖?有点恶心。”


我:“我乐意!”


贺·无奈但还是宠着·俊霖:“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不愧是我马哥,做的都是我爱吃的菜。


正吃着,就怎么感觉到一群人在盯着我看呢?


我咬着嘴里的可乐鸡翅,抬眼看了一下周围,七个人的眼睛盯着我。


“唉…嘿嘿嘿,”我尴尬地笑出了声,咬字不清。“吃啊……为撒子不吃勒?马哥做的可好吃了。”


“来来来,吃。”丁程鑫看出了我的紧张,开头一马当先地夹了菜。


看大哥都发话了,也连续伸出筷子吃了起来。


饭后饱足之后,我满意地和宋亚轩贺峻霖躺在餐椅上。


“太开心了~”我拍了一下肚子,冲正在收拾的马嘉祺和丁程鑫一笑。


张真源听着了后笑弯了眼,连语气都柔柔的。“幺儿饱啦?一会儿我给你冲杯山楂水,消消食。”


“好~谢谢张哥~”我笑着眨眨眼应声。


一旁的宋亚轩和贺峻霖连忙举手。“张哥,我们也需要!”


张真源笑得眉眼弯弯,软软地点头。“好。”


正眯着眼休息,殊不知马嘉祺和丁程鑫冲严浩翔刘耀文示意了一下眼色,然后张真源和宋亚轩贺峻霖又对上了视线。


丁程鑫:要不要问问?(唇语)


马嘉祺:你问吧。(唇语)


丁程鑫摇头:我问不出口。(唇语)看向张真源:要不,你来?(唇语)


张真源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去洗碗。(唇语)


马嘉祺连忙拉住他:别走。(唇语)


宋亚轩与贺峻霖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你来!(唇语)


严浩翔:漏!义正言辞拒绝!哒咩!(唇语)


六个人的目光放在了正在干饭的老幺身上。(因为晚上刚打完篮球回来特别饿)


刘耀文刚塞了一口饭,抬眼就感受到了哥哥们‘和善’的目光。


刘文:?


丁程鑫:问她成绩!期末成绩!!!(唇语)


刘文领悟,正要开口,马嘉祺突然伸手阻止。


刘文:?


马嘉祺:委婉点,懂不懂?委婉一点。(唇语)


刘文领悟,比了个ok的手势,咽下嘴里的饭,又喝了一口水。


“幺儿!”


被刘耀文一腔正气的声音吓了一跳的我睁开了眼。


我:?


我看见了还在餐桌上的马嘉祺和丁程鑫,他俩刚刚是不是说要去洗碗来着?


为什么你们要盯着我看?


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幺儿,马哥他们问你期末成绩考了多少。”刘耀文塞了口饭,声音十分洪亮。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马嘉祺现在恨不得掐死刘耀文,问成绩就问成绩,为撒子还带上他名字?那口饭怎么没把他糊着?


“哦——”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一回来他们就跟反常似的,原来要问成绩。


张真源怕我生气,连忙解释,“幺儿,是这样的,学校老师在家长群里发了信息让家长关注一下孩子的成绩情况。”


“是啊是啊,”贺峻霖接上了话。“幺儿要是不想说,就不说嘛。”


“没错没错,小宋老师教你一个小阴招,不开心的事儿不要提就会开心起来。”宋亚轩正要发出开水壶笑声,余光瞧到马嘉祺的眼神制裁一下子噤住声。


“幺儿没事,不想说就不说。”严浩翔也开了口,嘴角咧着傻笑。


看着一群一脸那么紧张的哥哥们,哦不,除了正在埋头干饭的刘耀文(因为晚上刚打完篮球回来特别饿)。


我一下子笑了出声。“哎呀,你们想问就问嘛,又不是考不好。”


“幺儿你这意思,你这次发挥顺利迈?”马哥惊讶。


“你胡说什么,”丁程鑫反手给马嘉祺后脑勺一个巴掌。“我们家幺儿是个学霸好吧!”


“行啦行啦,”我清了一下嗓子,“那我说一下成绩哈!”


六个人的双眼齐刷刷地看向我。


“吃什么,先听幺儿说事儿!”丁程鑫看见正在扒饭的刘耀文,给了他脑勺一巴掌。


嘴里塞满饭的刘耀文连忙抬头点头看向我,还不忘嚼。


“语文136,数学130,英语140,政治46,历史42,地理21.5,生物26,排十四名。”我淡淡地讲完,伸手伸了个懒腰后看着他们。


(七人静止画面)


“哇哦——”不知道谁先喊的声,反正差点吓着我。


张:“我天我天,真秀!”


马:“幺儿好棒!”


宋:“我们幺儿怎么这么厉害啊,好厉害啊!”


严:“微信给你转账红包三百块,刚要什么我给你买,奖励一下。”


丁:“哇——厉害厉害哦!”


贺:“既然这样那就给幺儿来个单口相声吧!”


刘:“嗨!那还得是我幺儿!”


我看着比我自己还激动的七个哥哥们,无奈地托着脸笑。“又不是年级排名,只是班级排名而已。”


“不管不管!幺儿永远在我们心里第一名!!!”











文结。

祝大家寒假快乐哟,打工人只有八天假期。



文中“我”友情出演——我亲妹(刘耀文麻麻马嘉祺女儿严浩翔堂客)

【👆她自己特别不要脸要求我加的,文中成绩是她本人期末成绩】




-慢氧化

霖我|致命十年

  •  贺峻霖 and 你

  • 安得与君相决绝 免教生死作相思

  • 下滑下滑


“先生叫什么名字。”

喇嘛要我写下他的名字和生辰,以便为他祝福。


我拿起笔,在纸上很快写下那个名字。


“是你的配偶,或者是…对象吗?”

喇嘛明显比我年轻,估计刚刚二十出头,说话尾音上扬。


我合上笔帽,看着香炉旁边升起的一缕青烟。


“不是的,都不是。”我轻轻摇摇头,尽量控制情绪。


“但是,我爱他,还有可能吗?”


“仓央嘉措的情诗中写过,”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如此便可不至相恋。”

“第二最好是不相知,如此...


  •  贺峻霖 and 你

  • 安得与君相决绝 免教生死作相思

  • 下滑下滑


“先生叫什么名字。”

喇嘛要我写下他的名字和生辰,以便为他祝福。


我拿起笔,在纸上很快写下那个名字。


“是你的配偶,或者是…对象吗?”

喇嘛明显比我年轻,估计刚刚二十出头,说话尾音上扬。



我合上笔帽,看着香炉旁边升起的一缕青烟。



“不是的,都不是。”我轻轻摇摇头,尽量控制情绪。


“但是,我爱他,还有可能吗?”



“仓央嘉措的情诗中写过,”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如此便可不至相恋。”

“第二最好是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喇嘛面带笑容,仿佛二十岁的他已经懂的比常人还要多。



“既然已相知相见,那为何不相思相恋。”





我和他相知相见在高一。


说实话,那年八月的尾声还是热的不成样子,仿佛刻意的让夏天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星期六。


成都气温三十六摄氏度,晴。



我当时只想好好学习,考个满意的大学,当一个平平无奇的高中生罢了。



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戴着眼镜,挺个啤酒肚,踩着拖鞋慢慢悠悠的写下“李飞”两个字。

真普通,和他本人一样普通。


“根据开学考的成绩,我暂时决定了班委和各科课代表。”

“政治课代表,贺峻霖。”


我晃晃脑袋,用钢笔在白纸上划拉出一个“贺峻霖”,心想着这名字考试挺吃亏。



“政治副课代表,江煦。”


我心一惊,脑子跑不过嘴,蠢话直接脱口而出:

“又不是什么官职,怎么还有正副?”



李飞在讲台上给了我一计眼刀,我突然想起来他好像就是多年稳坐副校长之位的传奇人物。


完了,闯大祸了,开学第一天把班主任给得罪了。



“噗嗤”一声,前面的人笑出了身,扭过头来看我。

我刚想去问他笑什么,就被他截了胡:

“你好,贺峻霖。”



看着他伸出的手,我下意识的观察三秒,手指细长,指甲修剪的圆润,骨节处有淡淡的粉色,完全就是姑娘家家的手。


“哦…?”

我迷迷糊糊的就拉着他的手,礼貌性的上下晃三下。


他又笑出了声,这次我看见他有两个小兔牙。

“怎么和老干部见面一样。”



我也咧开嘴傻笑,咱俩没合笑几声李飞就来了个河东狮吼:

“贺峻霖,江煦,你俩要聊就坐一起聊!”



然后在全班的注目礼下,贺峻霖提着书包把我的新同桌赶到他的位置上,又理所当然的坐在我的旁边。

“李老师,现在我们俩可以说话了吧。”


贺峻霖坐的笔直,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嘴上说的话却把李飞气的要命。


狠人,是个狠人。



我把书竖起来,遮住半张脸拉过他说悄悄话:“你不怕李飞把你赶出去啊?”


“放心好了。”他也学着我把脸遮起来,“他不会狠心对一个年级第一的学生动真格的。”



好家伙,这比狠人还狠一点,敢情是个狼人。




贺峻霖的热情和我天生的自来熟是我们感情的催化剂,我们一个月内变成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我手撑着一边的脸侧过身看他,明明都是十几岁的人了脸颊怎么看上去还是肉嘟嘟的,想着想着就伸出手恶狠狠的捏了一下。


贺峻霖扔掉手里的笔,扭过头装出凶巴巴的样子问我干什么,又不停的揉着刚刚被我捏红的脸蛋,一副受委屈的样子。


“哎呦,我错了我错了。”

我赔着笑脸,另一只手也不老实,像个流氓一样抓住他的手腕。


“脸这么肉,怎么其他地方这么瘦嘞?”我看着贺峻霖几乎瘦的皮包骨的胳膊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贺峻霖像个小孩子一样狠狠的揉了一下我的头发,骂了我一句“流氓。”




什么比连续两节李飞的数学课还让人无语。


贺峻霖终于受不了我不停的唠叨,放下笔问我吃不吃甜品。


“学校对面开了家甜品店。”他是这么说的。


咱俩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拿着校服外套和手机就跑了出去。



万万没想到这个封闭式管理的学校如此丧尽天良,哪怕我每天都和保安爷爷早安午安,他还是不肯放我们出去。


贺峻霖对我挤挤眼,然后拽起自己的衣袖,漏出瘦的不得了的胳膊。

“爷爷,你看我们都瘦成这个样子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人前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扭过头恶狠狠的踩了一下我的脚。


“啊…!”我疼的弯腰,抬起头就想给他一拳。

他顺势拉过我,也把校服外套卷了上去,把我的胳膊往门卫面前送:“爷爷,你看她,饿的胃疼,都站不直了。”


“啧啧,你看这胳膊,都皮包骨了。”

门卫爷爷被这个影帝成功骗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将校门打开一个小缝子。



“快去快回,俩个瘦娃儿多吃点!”



“好嘞!谢谢爷爷!”



我蹲下身看展览柜里的蛋糕,贺峻霖一脸认真的和店主姐姐聊天:

“这甲醛合格吗?”


店主姐姐噗嗤一下笑出声:“放心吧,绝对不会伤到你小女朋友的身子。”


我莫名其妙的抬头,和贺峻霖来了个尴尬的对视。



“不是的。”

我俩同时对店主姐姐说。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店主姐姐笑着把蛋糕递给我们。



我和贺峻霖几乎每天都去蛋糕店,那是高中生活中唯一的桃花源。


我们俩次次都点提拉米苏,贺峻霖还喜欢从学校食堂带两瓶热牛奶。


他经常在走的时候带走一块不是非常甜的蛋糕,回到学校后送给门卫室的老爷爷。




和所有故事一样,再平淡无味的生活也会有高潮情节,欢乐,或是悲伤。



高三学生暑假需要提前返校,来了便是让人窒息的摸底考。


贺峻霖成绩从年级第一跳到年级前五十,连带着他空荡荡的位置,让我摸不着头脑。



贺峻霖是在公布成绩后的第五天来学校的。


校服在他身上显得特别宽松,他大夏天带着口罩,刘海被汗水分成一缕缕。



没等我问,贺峻霖就先开了口,揉着头苦笑:


“最近头有点疼,不知道怎么搞的。”


“要不要去一下医院啊?”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有点担心。


他从高二就经常嚷嚷着头疼,但都是睡一会就没事了。


从他眼下的黑眼圈我都可以看出来他没睡好,恍惚间我好像抓住了端倪。


他好像再也没有完整的上过一天课,不是迟到就是早退,我经常一个人面对旁边无人的座位。



十月中,开学快两个月了。


他又是几天没来,发信息也不回复。



再见他是那周的周五,一个天气凉爽,温度适宜的一天,因为校运会快到的原因,学校都有了点生机和活力。

他穿着单薄的卫衣,帽子翻在校服外面,带着口罩,几乎遮住整个脸。


他笑着把口罩拉下来,歪着头问我他是不是瘦了。


是真的瘦了,甚至脸白的像纸,没有一点血色。


“你怎么了。”

我讨厌这句话,但又不得不说。


不会因为一句问候就让他好受一点,或者把痛苦分我一点。



他笑着用手指在左边的头顶画圈,语气平淡的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这儿,长了个肿瘤。”



贺峻霖可能就是小说男主,长得像,名字像,性格也像,可能是拿错了剧本,让他受了这么大罪。


“良性,还是恶性…”

眼睛蒙上一层雾气,贺峻霖一点一点变得模糊。


“不知道啊,医生说看不出来。”



我软着嗓子问他要不要紧,他摇摇头反过来安慰我: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当然是大事。

我看着贺峻霖脸上没有丝毫血色,身体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心中不由的怀疑他是不是以前的贺峻霖。


他身体越来越弱,迟到的早自习,缺席的体育课,我仿佛看到了他生命的倒计时。



贺峻霖在毕业典礼那天蹦蹦跳跳的穿梭在人群中,一瞬间我好像觉得这都是梦。


但等他静静坐在那里,眉头微微皱在一起,因为头疼出了一层虚汗,粘住刘海时,我好想抱抱他,告诉他身后还有个我。



父母在三个人的群里不停催促我早些儿回家,我默默回了个“陪贺峻霖”。

他们瞬间安静了,不再轮流信息轰炸,可能他们都知道这个人对我多重要。


我长叹一口气,把手机放进挎包里,贺峻霖现在正撑着头看车水马龙。


“贺峻霖。”


他又马上调整好表情,一脸痞痞的笑,回过头看我。

“江煦,你毕业后去哪。”


声音很轻,一阵晚风就吹散了。


“去…重庆,和你一起,你说过你要去重庆的。”

我眯着眼睛看他,学着他的样子靠在天桥栏杆上。


他笑出了声:“好啊,去重庆。”

“可惜得让你一个人去了,我要留在成都治病,我离不开我爸妈。”



良久的沉默,我调整好情绪,作出轻松的样子:“好啊,治好了再去找我,我等你。”


他垂下头,晚风缠绕发丝,亲吻脸颊:


“不会好了。”





我的大学好像就是为了贺峻霖而上的。


拼了命的读书、上课,马不停蹄的去实习,拼了命的考了个教师资格证。


抽空还要帮他去看看重庆,吃遍了火锅,买了不少小东西给他玩。



我回家那天说冷不冷,说热不热,约着贺峻霖吃了顿火锅。



“哎呦,江老师。”


四年,见过几面,但太少了。

肿瘤是恶性,没有治疗的必要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维持生命。


他点了麻辣火锅,红汤不断翻滚,冒着热气。

“喝酒不?”

贺峻霖拿着菜单,抬头对着我笑。


可能在别人眼中,我们就是两个热恋中的小情侣在聊天。


“来一瓶,但是你喝不了。”

我接过菜单,在江小白的旁边画了个勾。


没喝过酒,不知道酒量这么差。

一瓶下肚就头晕眼花,俯下身手撑着头,勉强保持清醒。


坐在对面的贺峻霖还在不停的往火锅里放菜,时不时眯着眼睛笑着看看我:

“醉了啊?”


尾音上扬,带着笑意,像只小猫挠的我心痒。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看着热气中的贺峻霖眼睛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雾气。

我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皱着眉头把脸埋进臂弯里,像高中上自习课时偷偷打瞌睡一样。



还是贺峻霖把我拖起来的,让我站直了小心翼翼的裹上外套和围巾,看我没法走路干脆把我背了起来。


脸靠在他的肩膀上,手圈住他的脖子,因为碎发的原因我时不时不舒服的晃晃脑袋,在他衣服上蹭几下。


贺峻霖往上颠了颠快要滑下去的我,笑着微微扭过头:

“怎么和小猫一样乱蹭呢,要是别的男的可说不定对你做什么。”


我眨巴眨眼睛,不清不楚喊了几声“贺峻霖”。


“在呢在呢,干什么。”


“因为你是贺峻霖啊。”

我伸过头对他没头没脑的笑。


“贺峻霖就不会对你做什么对吧,你以后可碰不到我这种好男人了。”


我又迷迷糊糊应了几声,突然鼻子一酸,不知道贺峻霖哪句话戳中我的泪点。


“你好好治病,我还等你一起去重庆呢。”我把脸埋在他的衣服上,闷闷的吐出几个字。


“你不回重庆了呀?”


“不回去了,留在成都也挺好,在这当老师,还可以…”

贺峻霖,还可以多去医院陪陪你。


“算了,没事。”



我所在的学校离医院也挺近,所以我每天理所当然在下班后去医院陪贺峻霖。


他比高中安静了不少,多半是靠在枕头上听我一个人在那说上半天,有时候累了就闭上眼睛,还是给我面子时不时嗯嗯啊啊几声。


好在初中放学还是比较早,我每天中午一下课就赶去医院,到上课为止可以呆上两个多小时。


“小江又来找小贺儿啊?”


护士长每天中午和我迎面走来,她出医院,我进病房,她也算看着贺峻霖从小孩慢慢成年,也知道我经常去找贺峻霖。


贺峻霖每天看见我去都像只小兔子一样咧开嘴皱着鼻子笑,傻乎乎的喊几句“江老师”。


床头的安眠药和止疼药加重了我的恐惧,贺峻霖和贺叔叔贺阿姨从来没有告诉我贺峻霖头疼的只能睡上几个小时,彻夜无眠是常有的事。



我嬉皮笑脸的告诉他初一的小姑娘送了我一把糖,偷偷告诉我她好喜欢我。


贺峻霖双手托着脸学着小孩子说话的腔调和我打趣:

“哇啊江老师我好喜欢你啊,你喜不喜欢我这个乖宝宝呢?”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从口袋掏出糖塞给他:“喜欢喜欢,当然喜欢你。”


贺妈妈突然进来,也跟着我们两个笑:

“小河当然喜欢小江,小江也喜欢小河啊。”


对啊,江肯定喜欢河,江煦肯定喜欢贺峻霖。




感冒了,见不了贺峻霖了,他那小身板一感冒不知道要折腾成什么样呢。

视频通话也不行,医院的信号不好,动不动就卡死了,贺峻霖和我都两头急的团团转。



“你等几天,我好了就去看你啦。”


我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给他发信息,他这个人没几分钟就回了过来。


但今天没有,二十分钟也没有动静。

我急得团团转,心不在焉,一会看一下手机。


“会不会睡着了,说不定病情好转了呢。”妈妈安慰我。


“但愿吧。”



回信息的是贺阿姨,一段长长的语音:

“小江啊,贺儿今天做手术呢,医生说治好的几率还是有的,贺儿就说赌一下吧,刻意挑的你不在的日子,怕你担心,你好好上课啊,不要累着了,贺儿等着你来找他呢。”



凌晨五点,我从床上跳了起来,语音是三个小时之前的。


迷迷糊糊看见了书桌旁边贺峻霖之前给我的字条,让我贴起来,不要备课备到半夜把身体累坏了:

“静静等待,好好睡觉,做一只冬眠的小熊。”


字条尾部是贺峻霖用彩笔画的一只小熊,他自认为帅气的睁只眼闭只眼,旁边还有个星星。


“爸!妈!送我去医院!”


我站起来裹了件睡袍,贺峻霖说过我穿这衣服和小熊一模一样。




凌晨五点半,我跌跌撞撞赶到时医生推着贺峻霖从手术室出来,旁边的贺阿姨被贺叔叔搀扶着,捂着脸哭泣。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已经…没有办法了。”


我冲上去时只看到一张白布遮住了贺峻霖的全身,所有感官被无限放大,贺阿姨的哭泣声,贺叔叔的叹气声,我爸妈的惊叹声,医院日光灯发出的电流声,消毒水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白色的床单刺激着我的眼睛。


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下,我捂着嘴控制住呜咽声,堵在喉咙好像要把我淹没。



“小江!等一下!”

我回过头,贺阿姨手里抱着个软绵绵东西向我小跑过来。


“阿姨。”

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身体已经没有力气,眼睛也哭的干涩疼痛。


“这个,是贺儿的,我猜应该是给你的。”


我接过东西,是两个玩偶,一个小兔子,一个小熊。很明显是手工制作的,不出意外是贺峻霖做的。


我低下头把脸埋在两个娃娃上,是阳光的味道,还有洗衣液的香味。

怪不得贺峻霖经常躲在卫生间门口一遍又一遍洗什么东西,大冬天冻的双手红扑扑的还不让我帮忙。



我带着娃娃没有直接回家,绕了一截路去了学校门口的蛋糕店。

风铃碰撞,奏出一首叮叮当当没有名字的歌谣。


蛋糕店的店主姐姐正安静的所在里面,看到我来吓了一跳。

“呀,你都长这么大啦。”她踮起脚向后打量,“那个…以前和你一起来的小孩呢?”


“他有事。”我挤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坐在我们以前坐的位置上。


还是提拉米苏,蛋糕上撒着一层可可粉。

我吃了一小块,下意识的聊了几句:

“和以前味道不一样了,好苦啊。”


“苦吗?”她看了一眼,“合着以前你的蛋糕都给你小男朋友吃啦,一直都是苦的啊。”


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可能因为以前一直在和贺峻霖说话,根本没有用心去尝一下什么味道。


“你们俩现在有没有孩子啊,你们结婚了吗?”店主姐姐看了我一眼,笑嘻嘻的说。


“我和贺峻霖吗…?”我瞪大眼睛,有点吃惊。


“贺峻霖?就是以前那个小孩啊。”


我摇摇头,露出苦笑,有点无奈。



“哎呀,我当时就看出来他喜欢你了。”



相识相知十年了,相爱相思十年了。





他离开的第三年。


相识相知第十三年。


我去了南京的鸡鸣寺。


周围都是来许愿的人,有人希望身体健康,有人希望长长久久,有人希望事业有成。



我跪下来,双手合十。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如此便可不至相恋。”

“第二最好是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贺峻霖一定要平平安安。”



End.



































霖玥呀

    没事调了霖霖的应援色,稍稍做了一点小改变

    没事调了霖霖的应援色,稍稍做了一点小改变

Rinascimento__ Rosa.

来来来   嗨起来!!!一起摇起来!!!Come on!Go!!!

来来来   嗨起来!!!一起摇起来!!!Come on!Go!!!

月兔携我札.

自修,可拿图私用,二传二改麻烦@或者提我一下啦谢谢


赠礼是一张新的耀文自修图(我个人觉得很绝哈哈哈)

咱就是说,感谢文哥给我修图技术增加了勇气,太帅了


(虽然看着我们家张张那张过于糊,但是,请相信我是个爱妻,图不整高清是怕你们爱上我们家张张的绝世美颜,和我抢人,那必定不能行啊!我这叫防患于未然)

自修,可拿图私用,二传二改麻烦@或者提我一下啦谢谢


赠礼是一张新的耀文自修图(我个人觉得很绝哈哈哈)

咱就是说,感谢文哥给我修图技术增加了勇气,太帅了


(虽然看着我们家张张那张过于糊,但是,请相信我是个爱妻,图不整高清是怕你们爱上我们家张张的绝世美颜,和我抢人,那必定不能行啊!我这叫防患于未然)

月鹤柒
关于某只熊硬要和兔兔一起洗香香...

关于某只熊硬要和兔兔一起洗香香!🤗🤗🤗

“啊啊啊!严浩翔!你不要过来呀!”

“霖霖~马上就好了~” ​​​

关于某只熊硬要和兔兔一起洗香香!🤗🤗🤗

“啊啊啊!严浩翔!你不要过来呀!”

“霖霖~马上就好了~” ​​​

翔贺霖一祺去看文轩

非你不嫁


被迫嫁人贺Ⅹ公子严X公子张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

上升晚上ss爬你窗户

由于本人不会古代的语言,所以内容基本上都是白话,见谅!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错别字踹死我,谢谢!

食用愉快!


被哗掉的那一段审核不让过5555555

非你不嫁


被迫嫁人贺Ⅹ公子严X公子张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

上升晚上ss爬你窗户

由于本人不会古代的语言,所以内容基本上都是白话,见谅!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错别字踹死我,谢谢!

食用愉快!



被哗掉的那一段审核不让过5555555

括号铃铛
一些对贺峻霖的梦女文 仅图片联...

一些对贺峻霖的梦女文

仅图片联想勿上升

“你又出去玩不带我!!!”贺峻霖又生气了。

最近贺峻霖好像很忙,脚不沾地的那种。你独守空房好几天了,自己一个人在家真的挺无聊的,不是看剧就是睡觉,感觉假期也不过如此。“叮!”有新消息送达了,咦?朋友约你去旅游耶,就两天,明天出发后天回来,还能剩几天陪小贺,反正他也是后天才回家,你便答应了好友的邀约,只是你忘了个事情—你忘记通知你的男友了。于是在第二天你晚上在小资餐厅喝着小酒和好友聊天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你看着上面的名字“贺宝”你心想完蛋了。“你去哪里了!!”贺峻霖从话筒那端传到这端“宝贝,我呃我忘记跟你说啦我去外面旅游了,明天回来”那边沉默了一会...

一些对贺峻霖的梦女文

仅图片联想勿上升

“你又出去玩不带我!!!”贺峻霖又生气了。

最近贺峻霖好像很忙,脚不沾地的那种。你独守空房好几天了,自己一个人在家真的挺无聊的,不是看剧就是睡觉,感觉假期也不过如此。“叮!”有新消息送达了,咦?朋友约你去旅游耶,就两天,明天出发后天回来,还能剩几天陪小贺,反正他也是后天才回家,你便答应了好友的邀约,只是你忘了个事情—你忘记通知你的男友了。于是在第二天你晚上在小资餐厅喝着小酒和好友聊天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你看着上面的名字“贺宝”你心想完蛋了。“你去哪里了!!”贺峻霖从话筒那端传到这端“宝贝,我呃我忘记跟你说啦我去外面旅游了,明天回来”那边沉默了一会“我到家了”你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错了宝贝我错了”嘟———电话挂了。你买了第二天一早的飞机,8点回到了家,打开房门,小孩正乖乖地睡着,“宝贝我回来啦”贺峻霖睁了睁眼,本来想黏黏糊糊得靠过去你那边,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他一个人翻身,把背面留给你。你哄了他几句,他一个眼神都没给你,你自知理亏,去厨房给他热了在楼下买的早点,他刷完牙出来,就看见你在餐桌面前委屈地盯着他,他拉开椅子坐下,恶狠狠地盯着你“你又出去玩不带我!!还不告诉我!”“我忘记了嘛你又那么忙,本来想着你后天回来我也后天到然后就可以陪你啦”他吃着肉包子脸鼓鼓地,“辣梨怎莫不把梨蓝朋友忘了”你忍不住掐他的脸“错了嘛宝贝,我给你带了好吃哒,别生气了嘛”听到好吃的他两眼发光,你总算觉得这大包小包没有白背。

你窝在他怀里,一起吃着你带回来的美食,看着没什么营养的肥皂剧。

嗯,就是他了吧

月鹤柒
嘿嘿嘿 Tina贺~🤤🤤?...

嘿嘿嘿 Tina贺~🤤🤤🤤

嘿嘿嘿 Tina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