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时光代理人

3580.1万浏览    38931参与
口屯

Happiness is a butterfly 

幸福如翩迁若舞的蝴蝶

 Try to catch it like every night 

亦如那易逝于掌间的月光

 It escapes from my hands into moonlight 

即便倾付全力仍是难留

Happiness is a butterfly 

幸福如翩迁若舞的蝴蝶

 Try to catch it like every night 

亦如那易逝于掌间的月光

 It escapes from my hands into moonlight 

即便倾付全力仍是难留

他们好帅,我好爱

  时光代理人          今天也是为陆光担忧的一天,光光加油!!!!!!!!!我要你活!!!!!!!😤

  时光代理人          今天也是为陆光担忧的一天,光光加油!!!!!!!!!我要你活!!!!!!!😤

TTC新经理

  鬼知道我扣图扣了多久,画师:飞来颗覃

  鬼知道我扣图扣了多久,画师:飞来颗覃

狗腿

退圈

  退圈了以后应该不会更新程小时和陆光的同人文了

  退圈了以后应该不会更新程小时和陆光的同人文了

重生之我被关在精神病院

陆光进医院,小时进警局,我和乔玲进精神病院😙

陆光进医院,小时进警局,我和乔玲进精神病院😙

柑橘酱
画好了 croissant C...

画好了 croissant CAUSO

画好了 croissant CAUSO

梨下曈

【程光】雨夜失序

*欢迎收看xql情窦初开的大型吵架表白现场

*原作背景+双向暗恋什么的

*ooc属于我(抱头逃窜)


  

  

  “今晚的宇宙具有遗憾的浩淼

  和狂热的精确。”          

  ——博尔赫斯

  

  

  

  整夜在下雨。

  

  雨幕薄纱似的将城市笼罩,浩渺的天空化作水雾弥漫的眸,绵密的雨丝无休止般斜斜坠着,像是夜晚落不完的泪。

  

  

  

  陆光裹着一身雨雾进门的时候,照相馆里还留着一盏暖色的灯。

  

  他默了片刻,...

*欢迎收看xql情窦初开的大型吵架表白现场

*原作背景+双向暗恋什么的

*ooc属于我(抱头逃窜)



  

  

  “今晚的宇宙具有遗憾的浩淼

  和狂热的精确。”          

  ——博尔赫斯

  

  

  

  整夜在下雨。

  

  雨幕薄纱似的将城市笼罩,浩渺的天空化作水雾弥漫的眸,绵密的雨丝无休止般斜斜坠着,像是夜晚落不完的泪。

  

  

  

  陆光裹着一身雨雾进门的时候,照相馆里还留着一盏暖色的灯。

  

  他默了片刻,那抹温和的光便游过来,混着另一个人的身影,在他清透的眸子里摇曳。

  

  给晚归的人留灯,是他和程小时之间不成文的约定——无论如何都奏效。

  

  不巧的是,他们两天前刚吵过一架,那之后就再也没说过话。

  

  当下程小时就曲着腿躺在沙发上,手肘随意支着,脸上盖着本书,似乎已经睡着了。

  

  墙上的挂钟转动着,时针指向十二。

  窗外早已夜深,室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暮春的夜风仍有些凉人,陆光思忖了片刻,从卧室抱了条被子出来,轻轻搭在程小时身上。

  

  他不使用能力的时候,眸色其实是深邃的黑,如同不缀亮色的晚夜。但若是笑起来,就像往里撒了一把细碎的星光,点亮了那抹幽静。

  

  然后那些亮闪闪的碎片逐渐在眸子里融聚,拼凑成了程小时的模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笑容就大多和这个人有关了。

  

  

  

  陆光略一垂眸,那抹映在瞳孔中的灯光便倏然消逝了,他凑近了些许,小心翼翼地拣起程小时脸上的书——那是自己白天还坐在这儿翻看的,博尔赫斯的诗集:《另一个,同一个》。

  

  翻开的书页恰好落在他白日里刚看到的部分,一行眼熟的诗句瞬时映入眼帘:

  

  “今晚的宇宙具有遗憾的浩淼

  和狂热的精确。”¹          

 

  

  

  外边仍然下着雨,雨水沿着照相馆的屋檐滴落,掉进水塘里,溅起的水花与之勾连不清,声响粘腻而含糊。

  

  来自雨夜的潮意丝丝缕缕缠了上来,莫名滋生出许些异样的情绪。陆光心尖没由来地轻轻一跳,不声不响地把书搁在一旁,目光很轻地落在面前人的脸上。

  

  

  

  程小时似乎睡得很熟,呼吸绵长而均匀。他眉目很是清晰,轮廓利落分明,不笑的时候有一种不明显的锋利感,但无疑是好看的。

  

  陆光还维持着刚刚探身拿书的姿势,只是现下没了书籍的遮挡,方才发觉这个距离似乎近得有些暧昧——他甚至能看清落在程小时睫毛下的浅淡阴影。倘若再靠近一些,呼吸就该交缠在一起了。

  

  他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心脏跳动的频率开始无端加快,流淌在身体各处的血液像被一捧无意掀翻的烛火点燃,有了倴张的趋势,被静谧的夜烘托得极其明显。

  

  陆光眸光闪了闪,一抹绯色攀上耳垂,感到越来越不自在,又不想惊动程小时,便撑着沙发缓缓起身,腰还没挺直,手腕便蓦然被一把攥住了。

  

  陆光睁大了眼,来不及收回的视线骤然与程小时相撞——后者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眸色清明,乌沉沉的眸子里酝酿着不知名的情绪。

  

  

  

  穿堂风从窗外刮进来,吹灭了陆光心头那盏莫名燃动的烛火,铺面而来的冷意冻得他轻轻发颤,方才淋过雨的身子一点点凉下去,唯有那截被程小时抓住的手腕是温热的。

  

  他这边还在沉默,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程小时就已经掀开被子撑坐起来了,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陆光默然看着他,似乎想开口,可方才起起落落的情绪织成了一张无边的网,兜头将他罩下,以至于他呼吸一紧,寸步难行。

  

  程小时观察了一会他的反应,兀自点点头:“好吧,那我说了——不是我说你,每次吵架你除了叫乔苓买奶茶,还能有点别的招数吗?”

  

  陆光:“……”

  

  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语气有些木然:“……你不是喝得挺开心的。”

  

  

  

  闻言,程小时连呛两口气,刚绷紧的气势顿时有了要散架的趋势,他连忙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这不是重点…咳,别打岔。你从来不主动开口,什么都不说,要不是今晚我没睡着,你就接着装作若无其事,该干嘛干嘛,也不会来找我说话,对吧?”

  

  “我……”

  

  陆光刚开口便被他打断了,程小时像是急于想表达什么,语气渐渐染上了几分急促:

  

  “陆光,你这样好吗?咱俩不说开,问题就永远摆在那儿,等谁来解决?它自己蒸发么!”

  

  

  

  沉默席卷着寒意萧萧而来,将他们裹挟在中间。程小时一口气说完这几句话,心脏顿时跳得厉害,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破膛而出,他说不清这种莫名强烈的情绪是什么,只能隐约感受到不是因为自己刚吼的这几声,也不是因为生气。

  

  那是什么?

  他有些不解地想着。

  而那剧烈的心跳试图给予他答案。

  

  

  

  窗外的街灯一字排开,影影绰绰地藏在雨雾里,宛若一串落入凡间的朦胧星光,映在照相馆牌匾刻着的“时光”两个字上,晕染出几分晦涩的意味。

  

  程小时抓着他手腕的劲道一直没松,方才说话时没克制住力气,攥得陆光眉头一皱,用了点劲将手抽出来。

  

  紧绷的气氛像是表面风平浪静的海洋,海底却藏着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活火山,以至于空气中似乎都涌动着不安。

  

  

  

  陆光敛了敛神色,纵然心中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面色却仍然不显。他尽量维持着平静,淡声道:“你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很晚了,明天再说吧。”

  

  说着他便要转身离去,程小时神色变了变,遽然跃起,仗着一点身高优势从身后揽住了他的肩:“等等——”

  

  陆光顿在原地,既不挣扎也不回头,他微垂着头,目光落在地上拉出的暗淡光影上,安静得宛若一场无声的雨。

  

  屋里的灯光并不晃眼,浅淡的光泽笼罩在两人身上,随着喉结的滚动晃了一圈,又落回原位。

  

  程小时平复着呼吸,剧烈的心跳也在寂然的氛围中逐渐缓和,他吁出一口气。

  

  ——那本书,以他的性格自然不可能仔细翻阅,只是适才陆光转头要走的时候,他白日里一目十行看到的一句却倏然在脑海里闪过。

  

  今晚的宇宙具有……

  什么遗憾?什么狂热?

  

  程小时其实没太读懂,记住的也只是残缺的片段,而这些支离破碎的语言却在那一瞬间混在分泌的多巴胺里,像一只无形的巨手将他推出去,不管不顾地把人拦住。

  

  就好像不这样做,不说些什么,今晚就会化作一道横贯在他们之间的天堑,成为永远的遗憾似的。

  

  而他不想留有遗憾。


  

  

  程小时方才还在着急,这会沉静了些许,一时之间却也不知要怎样开口。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隐秘的心意蒙在胸膛里,思绪在脑中打了个转,最终悄然降临在他揽着陆光的那只手上。

  

  程小时垂下眼眸,注意到自己的手臂略有些发颤,可他全身都绷得很紧,分明没有异样。

  

  视线顺着臂弯渐渐后移,仔细一看,发现原来是面前的人隐没在灯光下的身子正微微颤抖。

  

  程小时顿时愣住了,张了张唇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翻涌的海水卷着层层浪花朝他袭来,他却像陷在了脚下的泥沙里,被好几种情绪构成的枷锁一齐禁锢在原地。

  

  

  

  “陆光……我不是冲你,我只是……”程小时声音有些发哑,话还没说完,另一只手也本能地环了上去,以一个拥抱的姿态将人圈住了。

  

  陆光的衣衫浸着潮润,冰凉的体温顺着肢体相触的部位传递过来,像是密密麻麻的银针刺了他一下,冷得有些发疼,程小时却不管不顾,只想把人搂得紧一些,再紧一些,试图用自己热烘烘的温度将人捂暖。

  

  

  

  如果之前陆光靠近他的动作只是跟暧昧沾边的话,程小时此时的拥抱便是直白的亲密了——然而不同于往日的玩闹,他的怀抱郑重而缱绻,像是亲手扯开了他们之间一直绷着的那条界限。

  

  “我……我不是想和你吵架,我今晚待在这儿,是有话想和你说。”

  

  程小时清了清嗓子,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轻快,正色下来的时候语气带有一丝不容置喙的意味,说出的话语却不怎么生硬。

  

  温热的吐息充斥在陆光颈间,像是一种另样的抚慰,熨贴得他心口发烫,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又有了四处流窜的架势。

  

  暧昧的气息流淌在空气中,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灼热。陆光并不傻,即使在感情上偶尔有些迟钝,此时也大概能猜出程小时接下来要表述些什么。

  

  理智告诉他应该立刻离开,在那些话语被说出口之前就将其斩断,今夜过后,他们依然是同住一间照相馆的伙伴,是睡在上下铺的朋友。

  

  可那盏为他而留的灯,那只拉住他的手,以及现在……那道暖热的拥抱——它们都来自于同一个人,好似一道温暖的阳光照射过来,让他忍不住贪恋再多一秒。

  

  他终于承认,自己对于身后这个人的感情,不仅仅局限于朋友之间,某种名为喜欢的情感,就躲在每一杯吵架后送出的奶茶中,藏在每一次看似无奈的纵容里。

  

  它们隐藏得太深,以至于就连他本人都有些难以分清,于是麻木自己,把纵容当做宽容,把喜欢当做欣赏。

  

  而这些由他捏造出来的假象,却在这样一个潮湿暧昧的雨夜分崩离析,某种跨越了友情的,浩瀚而无质的东西铺天盖地,不可抵抗地将他们裹挟。

  

  

  

  两个人身体贴着身体,几乎密不可分,呼吸闷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陆光忽然僵了一瞬,因为程小时把脑袋埋在了他的肩上——就像以往每一次凑上来撒娇,提一些幼稚的要求一样 。

  

  可是这次,他说出口的却是:“陆光……我喜欢你。”

  

  吐息温软,话语炽烈。

  那是一种狂热的精确。

  

  陆光霎时感觉有些站不稳,心跳犹如擂鼓般狂烈,血液呼啸着在体内冲撞,身体像是在沸腾。

  

  “我想了很久,直到刚才才想明白……”

  “你是不一样的。”

  

  所有理性思绪好像都在这一刻付之一空,程小时的声音流入耳蜗,一缕缕渗进骨缝,陆光仿佛陷在极冷与极热交织的漩涡里,脑海里空白了两秒,一时之间竟想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情感,以至于这幅碳基的皮囊快要撑不住这般排山倒海的架势。

  

  那是来自灵魂之间的碰撞。

  

  

  

  “我只是生气你从来不主动跟我说些什么……”

  

  程小时的语速很慢,几乎是字斟句酌。他平日里大大咧咧惯了,到了这种时候,要费尽心思才能从砰砰直跳的心脏里剖出几个字来。

  

  多亏他此刻拉胯的语言组织能力,陆光终于得以在他磨磨蹭蹭的话语中缓过劲来,神魂一点点归了位,思绪也渐渐从涨潮的海化归为宁静的湖。

  

  他想,这个人似乎明朗得过了头,宛若太阳一般,好像只是朝自己笑一下,便有光亮照过来了。

  

  所以……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不能坦然接受,而是要藏着掖着,自欺欺人地装作普通朋友?

  

  

  

  “我本来不是打算说这个的,但……”程小时卡了一下壳,像上学的时候背书背到一半忽然忘词,气氛刹那间陷入了诡谲的寂静。

  

  紧张又炽灼的情绪重新漫上来,全身细胞都开始焦躁地叫嚣,偏偏面前的人一直不吭声,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故作镇定的模样快要维持不住。

  

  程小时几度开口,又都咽了回去,最终贴上去蹭了蹭陆光的侧颈,如同受伤的小兽乞求庇护一般,急促的语气带上几分讪讪的意味:“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句话的尾音淹没在沉闷的雨声里,没能完整地发出声音,因为陆光在这时候挣脱出怀抱,转过身来,手指刮了下他的脸颊,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傻瓜。”

  

  他顿了一下,像是有些难以启齿,一层薄红从脖颈漫了上来,一直延伸到脸颊:“如果你想听,我……”

  

  

  

  一声适时响起的闷雷打断了他极其不自在的发言,陆光默默偏过头去,隔了好一会才重新转回来,丝丝缕缕的尴尬终于从肆意泛滥的热烈情绪和暧昧深重的表白中冒了出来。

  

  情窦初开又毫无经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目光里读到了相似的意味,程小时挠了挠后脑勺,试探性地朝他露出一道笑容。

  

  那笑容完全是他撑出来的,全然不及平时发自内心的爽朗,透着几分诡异的僵硬。陆光扶着额移开了眼,嘴里嘀咕了一句:“弱智。”

  

  “不是吧,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骂我?陆光你太过分了。”程小时撅着嘴抱怨,眼眸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语气终于透出几分玩笑般的轻松。

  

  被他这般炙热的视线盯着,陆光险些又要不自在起来。纵使明确了心意,他仍然觉得今晚荒诞极了,正欲找个理由从这里逃离,就听见程小时扬起的语调又低了下来,含含糊糊地开口道:

  

  “那什么,陆光,我们既然……那是不是,是不是……”程小时支支吾吾半天,憋得脸都红了,终于憋出一句发自内心的、诚恳又真挚的发言:“我想亲你。”

  

  ……

  

  

  四下一时无声。


  没有回答便是最好的默许,是和以往如出一辙的纵容。逐渐拉进的距离将视线所及放大成了一副失真的画,惹得人愈发眩晕起来,干脆闭上眼,任由自己跌落梦境般的迷幻里。

  

  心跳渐次分明,呼吸缠绕呼吸。

 

  

  

  整夜在下雨。

  纵有万般情思,也都悉数淹没在这样一道浪漫的吻里。

  

  克制又放纵,绵长又轻盈。

  像一场下不完的细雨。

  

  

  END.

  

  

注:¹出自《失眠》

PS:开学前摸一篇文聊以慰藉即将面临的上学期期末考(哭)

另外个人见解,修猫修勾如果真的蹭出爱情的火花,那么告白什么的多半可能是小时先开的口~





花冠武神谢怜

  哈哈哈,被刀到了吧

  哈哈哈,被刀到了吧

风铃(xhs同名)

 大概是陆光被捅进医院后程小时做的梦(?)画的不好见谅呀 

 大概是陆光被捅进医院后程小时做的梦(?)画的不好见谅呀 

醉玉颓山.

【程光】难妄(6)

#古代设定

  

  

10

那天的庆功宴后程小时和陆光就从将军府搬了出来,住到了姜念管辖的军营里。程小时和陆光没有通过肖力谋什么福利,选择和普通士兵一样的待遇,两个人住一间房。因着只新进两人,程小时和陆光就住在一间房。

搬进新住处没几日,姜念就来找两人。

姜念不是个怕生的,程小时打开门后,姜念就边打招呼边径直走到陆光旁边坐下。姜念应当是和他们一样刚刚早训回来,一身黑色劲装穿在姜念身上招眼得紧。

姜念给自己倒了杯茶,“小时,陆光,你们在我这里要是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没事也来找我,我带你们去易水城最好玩的地方。虽说在军营里和我年龄相仿的人不少,但你们最合我眼缘——可能因为你们最好看...

#古代设定

  

  

10

那天的庆功宴后程小时和陆光就从将军府搬了出来,住到了姜念管辖的军营里。程小时和陆光没有通过肖力谋什么福利,选择和普通士兵一样的待遇,两个人住一间房。因着只新进两人,程小时和陆光就住在一间房。

搬进新住处没几日,姜念就来找两人。

姜念不是个怕生的,程小时打开门后,姜念就边打招呼边径直走到陆光旁边坐下。姜念应当是和他们一样刚刚早训回来,一身黑色劲装穿在姜念身上招眼得紧。

姜念给自己倒了杯茶,“小时,陆光,你们在我这里要是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没事也来找我,我带你们去易水城最好玩的地方。虽说在军营里和我年龄相仿的人不少,但你们最合我眼缘——可能因为你们最好看。”

程小时没忍住乐了,姜念虽说还大他两岁,但这看着着实是小孩心性,还是挺讨喜的那种,“好啊,我来这易水城之后成天都在酒楼里听说书,还没怎么逛过呢。”

“你不是还常去书店里找些卦象的书看吗。易水城里的书局都快被你跑遍了吧。”陆光淡淡地看了程小时一样,终于没忍住说。

程小时没想到陆光知道他平日里悄悄看这些书,有些不好意思一笑,姜念看着两人的样子感叹,“你们两个明明不是亲兄弟,关系却显得比亲兄弟还好,真羡慕啊——算了,不说这个,最近离族不安分,易水城周围几个村子受了扰,估计咱们过两天就要去城外驻扎一段时间,严防离族了。你们好好准备一下,城外条件艰苦些,住帐篷。像之前一样应该是除了将军和几个重要将领有单独营帐外,我们都是三人一间。你们到时候和我一块住吧。”

 

11

易水城外。

三个人把营帐扎在了肖力的主营帐附近。扎好后没多久姜念就被叫到肖力那里去商量御敌了,账内只剩了程小时和陆光。

“你舅舅在对待辽北的事情上只是把你当一个普通人。”陆光边铺自己的床铺边说。

“嗯。但是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虽然于我没半点好处,但说明他很适合将军这个位置。用人唯才,我替易水城的百姓,整个辽北的百姓感到安心。”

陆光低头看自己整齐的床铺,又看看旁边程小时一塌糊涂的床铺,突然有点无力。他突然怀疑自己的推演会不会出错,程小时太不像他要找的那个人了。程小时整个人透露出的是不谙世事,娇生惯养,理想化。但是所有天生的帝王命格里不都是杀伐果断、利益至上。陆光其实不喜欢帝王命格的人,但是为了师父的遗愿,他不得不找到这样的人,甚至亲近这样的人。他师父说了他是天才,他的推演不会错,他师父的推演也不会错。程小时就是他要找的人。陆光心里像分裂成了两半,一半希望程小时永远保持现在的样子,一半希望程小时发生变化,成为他和他师父希望的明君模样。

程小时见陆光盯着自己的被子发呆,以为陆光是嫌弃他做这些事做不好。嘴角一扬,拉着陆光的肩膀晃来晃去,“好弟弟,你去给我铺个床,行不行?”

陆光收回思绪,拍开程小时的手,开始铺程小时的床铺。程小时看着两人整整齐齐的床铺,与旁边走前匆匆一铺的姜念的床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笑得见牙不见眼,“我就说,谁以后嫁给我们陆光真是有福气,是不是?”

陆光到舌尖的滚字忍了又忍才咽下去,“那这么说,程小时,你多半是娶不到媳妇了。”

 

12

在城外驻扎的日子肖力没来看过程小时他们。但今日是轮到姜念带人去附近的山中巡视,肖力起了个大早到程小时他们的营帐中。一进帐中,便看见程小时穿着统一发下的军服,手上比划着一柄长缨枪。

“小时,在帐中别玩这些,小心着点。”肖力显然是几日未休息好了,话中带着调笑,眼下却是一片乌青。

陆光听见肖力的声音,迅速穿好衣服提了柄剑从屏风后走出来,“肖将军早。”

“你们和姜念住在一起,倒是住的要好一些。”肖力看着眼前的屏风,摸了摸几日未收拾的胡子,“姜念是个不错的孩子,你们多和他接触,多和他学学。”

“姜将军清早就出去准备今日巡逻的事宜了——舅舅很器重姜念。”程小时放下手上的红缨枪。

“嗯,姜念那小子和我当年倒是有几分相似,是个能成器的。”肖力拐着弯夸自己,“罢了罢了,我就是来看看你们。你们今日第一次出任务,巡逻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要自己小心,我会让姜念多照顾着你们的。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陆光看着肖力走出了营帐,才对程小时说:“肖力很器重姜念,大概是把姜念当做他的继承人,让他接手镇北军。”

“姜念人有才,性格也不错,舅舅器重他是应该的,何况这是镇北军又不是肖家军。战场上刀剑无眼,舅舅就算被本朝百姓叫做战神,也应该为镇北军的后路想想。免得生前镇北军是我朝守护神,身后却被皇帝一手将镇北军交到哪个庸碌无为的人手上,成了一盘散沙。”

陆光看程小时看得通透,知道他是在宽慰自己拿不到镇北军的兵权,没忍住扬了扬嘴角,“程小时,你别想太多。我没让你去和姜念争这些,我是让你多和姜念学学,能与他交好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紫烟仙仙
本来想生成一点时苓糖结果似乎有...

本来想生成一点时苓糖结果似乎有惊喜啊,小陆?不会真是陆光吧😲

本来想生成一点时苓糖结果似乎有惊喜啊,小陆?不会真是陆光吧😲

热忱

【光时】劝酒大会

        到第二杯酒 第三第四杯酒,

            有些上头 脑袋开始胀痛,

           灼热流动 吹的风都太重,...


        到第二杯酒 第三第四杯酒,

            有些上头 脑袋开始胀痛,

           灼热流动 吹的风都太重,

           是否出糗 才能感到掌控。 

  bgm《劝酒大会》Bo Peep

  

  刚入坑 来交个党费

  醉酒梗

  时间线大学毕业后聚会

  两人已交往

  

  

      “待会儿吃饭,不准喝酒,不然你今天回去就睡沙发。”

  “知道啦知道啦。”

  

      “怎么不喝酒啊程小时?”

  “啊,我喝果汁就行。”

  “那怎么行,今天都高兴,喝!喝酒!”

  程小时几番推辞都没用,最终还是被灌了五六杯酒下去,意识迷离的前一刻,他好像看见了满脸黑线走进包厢的陆光。

  要完,真的要完。

  

  “这杯,我替他喝。”陆光皱着眉喝了一杯酒,在递酒给程小时那人不满的目光中和其他人道别:“那么抱歉各位,我们就先告辞了。”

  

  “白痴,叫你不喝你偏要喝。”边在冷风中扶着喝大了的程小时边等出租车的陆光眉间是藏不住的烦躁。

  “那,盛情难却嘛,你说对不对啊陆光。”

  程小时喝了酒后走路根本不稳,陆光见他实在难受得紧,干脆把人打横抱起,两人一并坐进了出租车。

  “陆光,其实吧,我还能喝,嗝。”躺在陆光腿上的程小时仍旧不安分,他认为自己还能和酒战个十来八回的。

  “那你待会儿下车走个直线给我看看。”

  

  “陆光,等等,我喝多了,我今天睡沙发,这是你说的。”到家的时候程小时怎么也不肯跟着陆光进房间,非要睡沙发上。

  “真的?”陆光挑了下眉。

  “真的。”程小时也就是赌气,睡沙发哪有睡床舒服。

  

  “那我请你今晚和我一起睡床好不好?”

  “陆光你!” 

  

  

  

只做气质女人
光喵拿着刀干什么呢 甚至是女仆...

光喵拿着刀干什么呢


甚至是女仆装


嘿嘿

光喵拿着刀干什么呢


甚至是女仆装



嘿嘿

approach.

这次专门找用画质高的,果然好了一些😉

后面几张乔姐,我忍不住用可爱的贴纸。就是可惜没有蓝色系和橙色系的,不然我把陆光和程小时的一起拼了😢

这次专门找用画质高的,果然好了一些😉

后面几张乔姐,我忍不住用可爱的贴纸。就是可惜没有蓝色系和橙色系的,不然我把陆光和程小时的一起拼了😢

冬盈snow
突发奇想哈哈哈哈下次整正比哈哈...

突发奇想哈哈哈哈下次整正比哈哈哈

突发奇想哈哈哈哈下次整正比哈哈哈

冬盈snow
某市 夕阳初显。 “程小时,我...

某市

夕阳初显。

“程小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红眼低头不甘地看着地面“可我真不想失去一个新朋友啊……”

“怎么办呢?”红眼低头浅笑,“那好像,只能抢过来了……”

他抬头看向窗外,看着树下嬉笑的两人,无奈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每次跟踪都有一个碍眼的家伙……实在闹心……有时候甚至会多出来一个。”

“只是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我都丝毫容不下呢……”

红眼叹气。

黄昏的夕阳照射着他的眼眸,发丝轻动,面庞干净,有些稚气未脱的感觉。

只是这张看见就会想靠近的脸下,却藏着一个杀人如麻的灵魂。

“没办法,他好像格外吸引我,为什么呢?”红眼捻着线头,若有所思地絮语着。

“是因为他愿意陪我...

某市

夕阳初显。

“程小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红眼低头不甘地看着地面“可我真不想失去一个新朋友啊……”

“怎么办呢?”红眼低头浅笑,“那好像,只能抢过来了……”

他抬头看向窗外,看着树下嬉笑的两人,无奈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每次跟踪都有一个碍眼的家伙……实在闹心……有时候甚至会多出来一个。”

“只是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我都丝毫容不下呢……”

红眼叹气。

黄昏的夕阳照射着他的眼眸,发丝轻动,面庞干净,有些稚气未脱的感觉。

只是这张看见就会想靠近的脸下,却藏着一个杀人如麻的灵魂。

“没办法,他好像格外吸引我,为什么呢?”红眼捻着线头,若有所思地絮语着。

“是因为他愿意陪我玩吗……还是因为相似能力的惺惺相惜?”

“我不太懂喜欢。”

“家里没人爱我,也没人告诉我什么是爱。”

红眼又叹了口气,看着程小时的背影,眉头紧皱。

“也许我真的罪该万死,也许几条命都不够还的……”

“可是我还是想着,哪怕触碰一下也好。”

红眼低头思索着。

“也许我真的就只能停在暗处看他了”

夜幕降临,黑暗像是要将一切都吞噬掉,  只是偶尔有星点闪烁。

“所以就把他拉进黑暗,这样……这样我就可以触碰他了……”红眼喃喃自语道,随即就笑了起来。

疯狂的占有欲如杂草疯长,让他无法自拔。

我对你这个人,又何止是执迷不悟啊……

如果可以,我希望太阳不再升起。

(完)

四个人独白都来一遍好了

也是明天更,翻翻孩子的主页吧,真的





se77en
最后一次啦~好不好嘛~

最后一次啦~好不好嘛~

最后一次啦~好不好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