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时宜

74383浏览    9461参与
半绾笙歌

【辰时】清风念 第84章 时宜有孕

OOC预警,不喜勿入,禁止🚫搬运,禁止🚫转载,抄袭,融梗,借鉴,全都🈲!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时宜越来越不想出门,成天躲在凉悠悠的房里贪懒,安排莲衣和周天行的婚事也不费神。


  而周生辰为了时宜的口味,想尽办法给她弄酸的果子,时宜倒是吃得欢乐。


  莲衣风风光光嫁进了王府以后,时宜便更开心了,周生辰不在的时候,她也不再无趣度日了。


  因为上次闹了误以为有孕的乌龙,这次时宜又一次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不对劲,不过她没有再莽撞到直接让夫君给自己诊脉,而是特意请了大夫过府。


  大夫未来之前,时宜紧张地绞着手帕“这次要是再弄错,我可真是无颜再面对我家殿下了”


  ...

OOC预警,不喜勿入,禁止🚫搬运,禁止🚫转载,抄袭,融梗,借鉴,全都🈲!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时宜越来越不想出门,成天躲在凉悠悠的房里贪懒,安排莲衣和周天行的婚事也不费神。


  而周生辰为了时宜的口味,想尽办法给她弄酸的果子,时宜倒是吃得欢乐。


  莲衣风风光光嫁进了王府以后,时宜便更开心了,周生辰不在的时候,她也不再无趣度日了。


  因为上次闹了误以为有孕的乌龙,这次时宜又一次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不对劲,不过她没有再莽撞到直接让夫君给自己诊脉,而是特意请了大夫过府。


  大夫未来之前,时宜紧张地绞着手帕“这次要是再弄错,我可真是无颜再面对我家殿下了”


  莲衣和成喜都笑了“放宽心,这次肯定错不了了”


  时宜这次很小心地留意自己月事之期,确实有两月未有月事了,她心里早有怀疑,但因为上次的事,她不敢在周生辰面前提起。


  连成喜都肯定地说“夫人,这次一定是真的,你看,上次虽然是误会了,可是那次你只是嗜睡,这回不一样,你爱食酸,这几日又总呕吐,身子犯懒,又晚了月事,八九不离十了,夫人,酸儿辣女,喜食酸的话,你将来定能生下一位小世子呢”


  “就是啊,时宜,上次也怪我莽撞,但是这次一定没错,等大夫来了,让他好好给你看看”莲衣也这样说,时宜还是耷拉着脑袋“但愿如此”


  终于盼到大夫来了,还未诊脉,就听成喜激动地说了一大通,大夫连连含笑点头“王妃,这些都是有孕的症状,不会有错,待老夫给王妃看过,也好叫你们安心”


  “有劳大夫了”时宜乖乖伸出手腕,紧张之感霎时登上顶峰。


  终于,得到了大夫确定的诊断“恭喜王妃,王妃大喜啊,您确实已有两月的身孕了”


  时宜心情陡然一松,高兴得眼泪都在眼眶里直打转“太好了”


  “你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时宜,这回你可安心了吧”莲衣拍拍时宜的肩膀,又跟成喜说道“快,派人去军营跟殿下他们报喜”


  “哎,我这就去”成喜跟兔子似的一溜烟儿地就跑了出去,时宜正在喜悦之中,等反应过来想叫住成喜,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想亲自去找夫君,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时宜的话一出口立刻就招来了大夫和莲衣的反对。


  “那可不行啊,你现在可金贵着呢,外面日头正毒,我怎敢让你出门,派人去告诉殿下,殿下一定会立刻回来的”


  大夫赞同地点了点头“正是,王妃,你如今才有了两个月的身子,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忌劳心劳神,等三个月后胎象稳固,也就不用太担心了,以后安胎药也要按时服用啊”


  时宜连连点头“是,多谢大夫,我记住了”


  这边王府报信的小厮策马奔至军营,小厮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太过激动,以致到了军营下马时还不小心摔了下来。


  王妃有喜,真真是天大的喜事,王府上下可是自从殿下与仙子般的王妃初相识时便一直盼着这一天。


  于是,军营一众士兵都一脸茫然地看着欣喜若狂的小厮奔喊着“殿下,殿下大喜啊”


  喜从何来,小厮一时没说明白,正巧周生辰领着众将刚从校场回来,这大呼小叫的,周生辰倒是不怪,王府来了人,多半是和妻子有关的事要禀报。


  “殿……殿下……”小厮高兴得都结巴了,千言万语仿佛被堵在了喉咙里,见着了正主,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但他的神情动作都不难让人看出来,是出了大喜事,但没人猜得到是何事。


  周生辰好笑道“行了,你歇歇再说吧”


  萧晏调侃了一句“你这样子,莫不是王妃生了?激动成这样”


  周生辰无奈一笑“军师莫要胡说,定是我家娘子差他来有事”


  可偏偏这次萧晏无意间玩笑的话中了个七八分,而这时,小厮也反应过来了,但他被军师带跑偏了,张口便是“王妃生了”


  其他人哄笑。


  周生辰瞬时无语,轻斥道“胡说八道什么”


  小厮这才反应过来,忙改口“啊不是不是,殿下,属下失言,但的确是大喜事啊”


  他终于捋直了舌头,跪下行礼道“恭贺殿下,王妃有喜了”


  这下可真是实打实的惊喜了,周生辰愣了好半晌,直到萧晏拍了拍他的肩膀“殿下,如何,贫僧也没说错吧,就算不是现在生,也不过十月光景,咱们王府便会有小世子或是小郡主了”


  “就是啊,师父,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周生辰终于回神,难掩激动,耳边都是恭喜的声音,他此刻心里却只有时宜,恨不得立刻回到她身边“快,牵马来”


  看着周生辰策马匆匆离开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军营里严肃的气氛瞬时消失得一干二净,将士们欢呼,吾王有后,他们比自己有了孩子还高兴呢。


  酷暑之下,像火烤一般,时宜在房里待着,倒是凉悠悠的,再加上心愿得偿,异常高兴。


  周生辰回来之时,莲衣和成喜她们正陪着时宜说笑。


  “十一……”


  时宜半倚在美人榻的靠垫上,慵懒自在,忽听见自家夫君的声音,立刻来了精神,身边围着的女孩子们识趣地让出位置来。


  “夫君”时宜甚至都没来得及下榻迎他,便被他大力拥进怀中,她知道他是为什么回来的,看来也是十分高兴,力气都大了不少呢。


  时宜毫不在意,抬手温柔轻抚他的后颈”你都知道了”


  周生辰急促的呼吸久久不能平复,只有时宜听得见,他埋首在她幽香的颈间,开心得像个孩子“娘子,谢谢你”


  他们夫妻恩爱,又早做好了要孩子的打算,可当这一刻知道她的腹中当真有了与他血脉相连的骨肉,周生辰的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和愉悦。


  房中早已只剩了他们二人,缱绻情深,又有了这样的好消息,自是谁都不该来打扰的。


  时宜轻轻推开他,却无奈使不上力气,他抱得太紧,只好先哄着他放开自己“夫君,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半绾笙歌

【辰时】尽余欢 第74章 幕后推手是太后

OOC预警,不喜勿入,禁止🚫搬运,禁止🚫转载,抄袭,融梗,借鉴,全都🈲!

  用过早膳,时宜送周生辰出门,无视眠眠那殷切的目光,抬手又为周生辰整理了一下衣襟“夫君今晚早些回来”


  周生辰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眠眠,温柔答道“好”


  时宜这才低头看向依偎在自己腿边的眠眠,还是那不容商量的语气“别想撒娇,你要么给我乖乖待在家里,要么跟着夫君去军营”


  她要出门,自是要去热闹的集市,眠眠好似知道她要去哪儿,便总想跟着去,这小家伙儿就爱往人堆里扎。


  可它这么大的体型,虽说长得漂亮,但带出去实在太招摇了,先不说会不会被撸秃,就眠眠这热情活泼的性子,出去玩儿野了怎么办...

OOC预警,不喜勿入,禁止🚫搬运,禁止🚫转载,抄袭,融梗,借鉴,全都🈲!

  用过早膳,时宜送周生辰出门,无视眠眠那殷切的目光,抬手又为周生辰整理了一下衣襟“夫君今晚早些回来”


  周生辰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眠眠,温柔答道“好”


  时宜这才低头看向依偎在自己腿边的眠眠,还是那不容商量的语气“别想撒娇,你要么给我乖乖待在家里,要么跟着夫君去军营”


  她要出门,自是要去热闹的集市,眠眠好似知道她要去哪儿,便总想跟着去,这小家伙儿就爱往人堆里扎。


  可它这么大的体型,虽说长得漂亮,但带出去实在太招摇了,先不说会不会被撸秃,就眠眠这热情活泼的性子,出去玩儿野了怎么办,再者普通百姓跟王军不一样,眠眠太亲人也是一种烦恼,不是谁都能承受住它这大体格子沉重的爱的,还是得管束着点儿才好。


  眠眠失落地呜咽叫唤两声,乖乖走到周生辰身边,又抬头期待地望着周生辰。


  周生辰同样无视,只顾着讨好自家娘子“别看我,我娘子说一不二,我听娘子的”


  得,惧内的王,指望不上什么。


  时宜得意一笑“听到没,眠眠”


  眠眠气得用脑袋拱着周生辰,似是在催促他赶快走。


  周生辰好笑不已,同娘子道别后,带着眠眠去了军营。


  时宜回去点了两个侍女再加上成喜,几人一道慢悠悠地出了门,至于周生辰派给她的侍卫只是暗中随行,她也乐得自在。


  这边周生辰到了军营,叫了军师进帅帐。


  “殿下怀疑,广凌王闹事是有人挑唆?”萧晏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听周生辰再提起,也不免觉得此事蹊跷。


  周生辰手指轻敲着桌案“不错,按理来说,时宜十岁那年自漼氏族谱除名,从此跟着父亲隐居栖云村,于世人而言,漼氏女与皇室解除婚约后不久病逝,如今却还尚在,这件事到底是谁透露给刘子行的?”


  他始终不放心,刘子行一事给他提了个醒,区区一个刘子行虽不足为惧,可无风不起浪,这件事背后必定有推手,一定要揪出来,否则将来若再有人拿时宜的身世做文章,伤害到他心爱的人,这是他绝不允许发生的。


  萧晏顺着他的话一点一点分析“王妃出身漼氏,即便族谱除名,但终归是漼家唯一的女儿,打断骨头连着筋,漼氏乃北陈第一望族,与皇室亲厚,而广凌王一来便借王妃的身世闹了这么一出,既是针对殿下你,也是针对王妃,你夫妇二人若出事,对皇室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听说那广凌王在宫中的日子并不好过,受太后打压,所以殿下你怀疑这背后挑唆之人是太后?”


  不愧是他的心腹军师,周生辰赞赏地看了萧晏一眼“正是,除了她再无别人,陛下年幼,太后掌权,再加上那些把持朝政的朝臣,一丘之貉,成天惦记着本王手里这点兵权,怕本王觊觎那个位置,他们忌惮本王由来已久,但他们不该动我的王妃”


  说着他又苦笑一声“若天下太平,我何尝不想带着时宜远离纷扰,再找一个栖云村,闲云野鹤般过一辈子”


  萧晏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殿下,以后会有这一天的,只是如今,太后在中州一手遮天,殿下不会坐视不理吧”


  “戚太后在一日,陛下便会一直被压制,北陈需要的是一位明君,而非后宫干政,本王从前不想管中州那些事,只想着守好边关,也算报答皇兄了,可如今看来,是不得不管了,军师,派人秘密潜入宫中,要想扳倒太后,我们得有证据,且不能暴露,否则他们又该扣一顶“插手中州之事”的大帽子在本王头上了”周生辰无奈,他这么多年从未回过中州,却还是被那些人视为最大的威胁,到底是功高震主,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要这份功劳。


  萧晏领命“是,殿下”


  刚要出帅帐,萧晏忽又想起一事,于是折返回来“殿下,还有一事,农耕要开始了,还请殿下主持”


  这么一说,周生辰也懊悔扶额“是本王的不是,差点忘了,正巧,就定在今日吧,未时进行春耕仪式”


  如今气温回暖,正是农忙时节,王军的粮食向来自给自足,从不向百姓索取,每年这个时候,若无战事,正是王军要开始农忙的时间了。


  即便周生辰身为统领三军的主帅,也是一样要干农活儿的。


  不过这般热闹,也没来得及与时宜说,思来想去,她身体弱,也就只能看着,况且又脏又累的活儿,周生辰可舍不得让时宜碰。


  萧晏调侃道“这般热闹,殿下应该也让王妃来看看才是”


  周生辰想着今日自家娘子心情,温柔一笑“今日夫人难得出门闲逛去了,况且不过是个进香的仪式,后面又是农活儿,时宜体弱,还是不让她凑这个热闹为好”


  要说时宜从小在山野长大,农活儿她并不陌生,这种热闹想必她十分乐意凑,但周生辰打定主意要娇养这朵花儿,可不想累着她半分。


  男人们都有用不完的体力,不打仗的日子里,出了成日练兵,这也算他们少有的乐趣了。


  进香仪式完毕后,王军将士纷纷开始劳作,而今日眠眠跟着周生辰算是跟对了,宽旷的农地里,眠眠撒丫子疯跑,已经从香香软软的大雪团变成了一个大煤球,追鸟抓鱼刨蚯蚓,样样不落。


  周生辰无奈,试图阻止自己的爱宠“眠眠,别跑了,你这样回去,让我怎么跟娘子交代”


  眠眠大人都玩儿疯了,哪里会听。


  徒弟们哄笑“师父,您最好把眠眠洗干净了再回去,不然小师娘要惩罚您了”


  “惩罚”二字可是莫名戳中了他的心思,周生辰隐约有些期待今夜了,拍拍手上的泥土,揪了一下已经跑回到自己身边的眠眠的耳朵“走吧,小祖宗,到那边河里洗洗去,然后咱们就该回家了”


  太阳就快落山了,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脏兮兮的,周生辰也不例外,却很开心。

婷婷[人暂时隐退]

危险情侣【3】

                          第三章              周生闻与儿子书房谈话


         ...

                          第三章              周生闻与儿子书房谈话


                   {禁止转载和搬运原文,禁止借梗融梗,谢谢合作}


  ······转眼间······周生辰和时宜高考完后,跟好朋友们放松的去旅游了半个月左右后,他们回到了云城!回到云城后的他们也离开学的时间也不远了!


  ······早上7:30·······云城市辰时小区,9号楼3009门······周生闻和秦文今夫妻二人刚刚加完班回来,俩人拎着早餐刚进家门,这时秦文今说:今天家里怎么这么安静呢?


  秦文今话说完后,然后周生闻说:他们两个应该还没起呢吧!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秦文今说:可能,他俩一向贪睡的!秦文今话说完后,然后周生闻说:老婆,你把早餐给我吧,你去叫他们起来吃早饭吧!


  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秦文今说:好!俩人话说完后,周生闻将早饭拿去了餐厅,然后就当秦文今要往周生辰和时宜房间走的时候,大门响了!


  此时的秦文今听到大门响了后,秦文今就转身看到,刚刚开门进来的周生辰和时宜,俩人手牵着手进来的!此时的秦文今看到周生辰和时宜手牵着手进来的时候,秦文今已经不感觉奇怪了!


  这时秦文今说:哎,你俩这么早怎么从外边回来了啊!秦文今话说完后,然后时宜和周生辰二人放开了彼此的手,然后周生辰说:再过两天就开学了,而且我和时宜有晨跑的习惯,所以我和时宜去晨跑了!


  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秦文今说:哦!秦文今话说完后,此时站在餐桌处的周生闻说:小辰,你跟我来趟书房,老婆,你和时宜先来吃早饭!


  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秦文今说:好,我先去房里换个衣服!时宜你也去洗个澡换个衣服吧!秦文今话说完后,然后时宜说:好!话说完后,秦文今便先进屋了!


  周生闻进了书房!这时站在门口的时宜看着周生辰!然后周生辰温柔的看着时宜!然后摸了摸时宜的头!然后周生辰说:没事的,你先去洗澡换衣服,准备吃饭吧!我去跟我爸聊聊!


  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时宜说:千万别和周生叔叔吵架啊!时宜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说:知道了!赶紧去洗澡换衣服吧!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时宜说:嗯!


  时宜话说完后,然后时宜便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周生辰看到时宜进了房间后,周生辰才去了书房!


  ······不一会儿······书房内······周生辰进了书房后!周生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父亲,然后周生辰说:爸!此时的周生闻看到儿子进来后,然后周生闻说:小辰,过来座!


  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关上了书房的门,然后做到了周生闻的对面,然后周生辰说:爸,您找我什么事啊!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周生闻说:你和时宜俩谈恋爱了!


  此时的周生辰听到自己父亲说的话后!周生辰说:爸,您怎么知道的啊!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周生闻笑了笑!然后周生闻说:小辰啊!你以为你和时宜隐藏的很好是吗?我和你妈早就发现了好吗?


  周生闻话说完后,此时的周生辰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后,然后周生辰说:爸,你和妈妈是要反对我和时宜恋爱吗?周生辰话音刚落,此时的周生闻听到自己儿子说的话后!周生闻笑了笑!


  然后周生闻说:儿子,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啊!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说:我看平时我陪时宜看的电视剧中都是这么演的啊!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坐在椅子上的周生闻笑了笑!


  然后周生闻说:哎呀,我的儿子啊!你和时宜还是少看那些电视剧吧!


  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抬起头来!然后周生辰说:爸,您和妈妈不反对我和时宜恋爱喽!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周生闻笑了笑!然后周生闻说:我和你妈妈为什么要反对你们呢!但是有一点我要嘱咐小辰你的!


  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笑着说,周生辰说:爸,您说!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周生闻说:小辰,你应该知道时宜的爸爸妈妈是因为和缘故死的!所以!


  此时的周生闻话还没说完,然后周生辰说:爸,你放心吧!虽然时叔叔和简阿姨离世的早!以后我会代替好时叔叔和简阿姨照顾好时宜,也会好好爱时宜的!


  周生辰话说完后,-然后周生闻笑了笑!然后周生闻说:对了还有一件事!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说:什么事,爸爸!周生辰话音刚落,然后周生闻说:晚上咱们要回去你奶奶家!


  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兴奋的脸突然变了!周生闻看到自家儿子的脸变了后!


  然后就当周生辰要说话的时候,周生闻打断了周生辰,这时周生闻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今晚一定要去!我和你妈妈也会去的!你奶奶和你爷爷虽然偏心你二叔他们!但是你千万不要给他们摆脸色知道吗?


  周生闻话说完后,然后周生辰说:知道了!我亲爱的爸爸!


稀粥momo

【周生如故同人】魂梦为引 山海可平 3

*时宜重生

今日双更啦啦啦!

南辰王妃们请不吝点赞留言关注!禁止搬文,谢谢!

  

承平元年的清河郡格外寒冷,一场又一场的大雪使平日里商贾南来北往的街道安静了下来。腊月十七这天的雪格外猛烈,外面行人寥寥无几。清河望族漼府东面跨院里却人来人往,丫鬟婆子来去匆匆有条不紊,一声嘈杂也无。

将将过午,突然一声婴儿啼哭响彻整个院落。

“生啦生啦!”是接生仆妇欢喜的声音,“恭喜七郎君,是位千金!”

“哈哈哈哈!好,好!”李氏七郎欢喜地搓手,“三娘子呢,她可好?”

“好!母女平安!”

“赏,众人都有赏!”

“谢三娘子!谢七郎君!”一时之间,欢喜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漼府。

“着人送信给太傅,...

*时宜重生

今日双更啦啦啦!

南辰王妃们请不吝点赞留言关注!禁止搬文,谢谢!

  

承平元年的清河郡格外寒冷,一场又一场的大雪使平日里商贾南来北往的街道安静了下来。腊月十七这天的雪格外猛烈,外面行人寥寥无几。清河望族漼府东面跨院里却人来人往,丫鬟婆子来去匆匆有条不紊,一声嘈杂也无。

将将过午,突然一声婴儿啼哭响彻整个院落。

“生啦生啦!”是接生仆妇欢喜的声音,“恭喜七郎君,是位千金!”

“哈哈哈哈!好,好!”李氏七郎欢喜地搓手,“三娘子呢,她可好?”

“好!母女平安!”

“赏,众人都有赏!”

“谢三娘子!谢七郎君!”一时之间,欢喜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漼府。

“着人送信给太傅,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另外请太傅为小女赐名!”

李氏七郎,本是中州才子中佼佼者。更难得的是,为人清正板直,在众世家中素有贤名。只因少时与漼家三娘子于上巳有一面之缘,便从此入了眉间心上,立誓今生非卿不娶。只可惜涿州李氏毕竟不如清河漼氏盛名,最终只得折节入赘漼府,有情人这才得以相守。

不过李七郎胸中自有丘壑,与一般凡俗男子不同。只要能与三娘子相守,他并不在乎名分。真真是世间情深义重的奇男子。

鹣鲽情深,岁月静好的日子美好却匆匆。一晃眼,当日啼哭的婴孩已长成粉妆玉琢的女娃娃。清河漼氏这一辈子息并不单薄,只可惜女孩子竟然就这么一根独苗。再加上尚未出生便被指婚给了当朝太子,更是金尊玉贵,得了全府的宠爱。

唯一美中不足,这位清河贵女,生来口不能言。

倒不是患有哑疾,毕竟贵女尚在襁褓之中时是有咿咿呀呀的时日的。等到别的婴孩差不多可以唤出“阿爹”,“阿娘”的时候,贵女却只能发出一个单音,“辰”。

等再长大一些,贵女就再没有开口说过任何话了。竟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失语之症。

漼氏上下也不知为这位贵女费了多少心思,遍请名医,却一无所获。贵女的亲舅父,太傅漼广,也曾暗示当今陛下外甥女的这个疾病,毕竟口不能言的女子是无法坐稳太子妃甚至未来国母之位的。倘若无法百分之百确信族中女子可以坐稳那个位置,倒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送贵女入宫,否则一个不慎反倒会给家族招来祸事。

只可惜当今陛下对这件事只是一笑置之,暂时没有正面回应。

“时宜。”三娘子温温柔柔的声音从院中传来。

在窗边书桌旁看书的小女孩听到阿娘的声音,一下抬起头望过来。眉目如画,容色姣好,小小年纪已俨然是一个美人胚子。但这么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即使笑起来神情间也仿佛总有一缕淡淡的悲伤。

虽然口不能言,但是漼氏坞水房嫡女的教养却是一等一的。即使在内院对着自家阿娘,时宜也毫不懈怠,礼数严谨地拜了下去。

“快起来吧。午后日头下去越发冷了,怎么不让成喜给你添一件衣服。只知埋头看书。”三娘子语气微嗔。

“阿娘别怪成喜,是女儿自己觉得大氅厚重不想穿的。”时宜微笑着打着手语,一边轻轻地挽住了阿娘的手臂。

“你呀!”三娘子人虽然温柔,但并不是普通人家的深闺妇人。清河漼氏为天下文人之首,在子女教育上向来不着意区分儿女。漼家三娘子四娘子,从小与兄长漼广养在一处,师从家学里面的同一位师父,在学识见解上可谓一脉相承。虽然成婚后三娘子多半时间在清河漼府中相夫教子,不比兄长能在朝堂上尽情施展抱负,但论胸中沟壑杀伐决断,绝不亚于其兄漼广。特别是漼广的原配夫人早逝,漼广本人又常年居住在中州,因此几乎所有族中琐事,以及清河漼家本宅的一应事物,就都压在了这位漼三娘子的肩上。

可是就这么一位在族中威望甚高,在内宅说一不二的贵妇人,唯独对面前这个粉团子女娃娃半点办法也没有。

“又在看医书了。”三娘子轻轻点了点时宜微微冻红的小鼻头,“上次你阿舅来信不是说了吗,岐黄之术于你并无大的用途。无论是漼府还是将来皇宫大内,难道还缺名医吗?”

“阿娘,时宜喜欢读书。”小女孩撒娇地靠进母亲怀里,一边小手上下翻飞,轻快地做着手语:“时宜其实什么书都有读,只是对医药典籍格外感兴趣而已。”

“你个小滑头。”三娘子被女儿的娇态逗笑了,那些小小的责备再也说不出口。况且时宜从小就聪慧异常,两岁识字,三四岁起便整日泡在漼氏书院读各种典籍。虽然口不能言,但偶尔小小的时宜望着某处出神,那苍凉的眼神三娘子看着都心惊。那绝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眼神,倒更像是属于一个已经走过半生荆棘的女子。

虽然世家大族女子沉迷岐黄之术略微出格,但这么一个无伤大雅的爱好放到时宜这个内秀到让人心疼的小女儿身上,也是一种幸运吧。

“对了,阿娘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三娘子帮女儿把额间碎发往一边别了别,“你阿舅来信了,说他再次向陛下提到了你和太子殿下的婚约,”三娘子顿了顿:“不过陛下最近似乎龙体不安,所以暂未回复。依你阿舅的意思,无论你与太子殿下的婚约是否会解除,他都有意在朝中再为你,为我们漼氏找一个靠山。”

小女孩平静地看着母亲与她谈论这些似乎与她年纪不相符的话题。但其实知女莫若母,三娘子自是知晓女儿小小年纪却多智近妖,因此只要牵扯到时宜自身的朝堂话题,三娘子从来不避讳女儿。

“阿舅心里有人选了吗?”小女孩打着手语。

“没有,”三娘子微微摇头,“你阿舅信里并未提及,应该暂时还没找到。”

“西州南辰王府,或可考虑。”

“。。。。。。”饶是三娘子一直都有来自兄长的第一手朝中消息,听到小女儿突然提及南辰王府也还是蹙了蹙眉头。但是心念电转,将近来朝中各方势力迅速盘点了一番,豁然觉得南辰王府对漼氏来说真的是一个上佳选择。

三娘子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明显婴儿肥的小女儿,突然感觉害怕。不是害怕她超常的洞察力,而是作为一个母亲想到了一个词: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