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时淘

4905浏览    16参与
睡25小时都不饱
是改图,因为觉得很好笑 tag...

是改图,因为觉得很好笑

tag私心

是改图,因为觉得很好笑

tag私心

我要饿死了

我流时淘

我流淘淘就是比较毒舌.暴躁一类,除了弟弟不会心疼任何人(弟控)

时空宝石就是比较欠扁.喜欢调戏工作的淘淘(不调戏逗逗主要是一靠近逗逗就会被死死盯着加上淘淘的性格更让他觉得有趣)

————

我家淘的外观头发是受黑色水滴印记的印象所以是黑色挑染(刘海中间一撮黑色,刘海的部分一些头发是发尾黑色),不喜欢带帽子因为又热又压视野,中长发懒得绑初非夏天真的很热才会绑起来(冬天是披着的 // 刚当上时空管理员时是干净利落的短发).黑色长裤裤子大腿上有漏斗的标志和白色衬衫和蓝色外衣(外衣是有胸针连着两侧的,后背有黑色漏斗的图案).

——“这家伙也配当?”


时空宝石无名一般被...

我流淘淘就是比较毒舌.暴躁一类,除了弟弟不会心疼任何人(弟控)

时空宝石就是比较欠扁.喜欢调戏工作的淘淘(不调戏逗逗主要是一靠近逗逗就会被死死盯着加上淘淘的性格更让他觉得有趣)

————

我家淘的外观头发是受黑色水滴印记的印象所以是黑色挑染(刘海中间一撮黑色,刘海的部分一些头发是发尾黑色),不喜欢带帽子因为又热又压视野,中长发懒得绑初非夏天真的很热才会绑起来(冬天是披着的 // 刚当上时空管理员时是干净利落的短发).黑色长裤裤子大腿上有漏斗的标志和白色衬衫和蓝色外衣(外衣是有胸针连着两侧的,后背有黑色漏斗的图案).

——“这家伙也配当?”


时空宝石无名一般被叫为“时”.

淡雅的清绿色的及腰长发和暗沉金色(无高光所以笑的时候经常被淘嘲笑皮笑肉不笑)的眼眸。额头上有宝石的标志,黑色长裤和黑色披风(披风上有胸针连着两侧)

——“哎——我可是真的会杀了你的哦。”


——————

我认为淘淘一开始被时空宝石选中成为时空管理员时是非常自豪.骄傲的(一开始十分敬重时空宝石)他刚开始因为成为了的代理人而沾沾自喜,在获得永生的同时也逐渐开始感觉无聊并开始对这份工作感到厌烦。

在小伙伴因自己的疏忽而死后则更加自卑,对时空宝石的尊敬爱戴变成谩骂以及每天都想着怎么打碎时空宝石。

没想到世界重置的方法前一直处于一种精神崩溃的边缘,后来想到杂碎时空宝石的方法后便一直想着怎么搞死时空宝石。时空宝石也肯定发现了。

“拜托,你是杀不了我的。”


————待补充

总而言之我特别喜欢时淘之间这种上下属关系,时空宝石可以杀死淘淘无数次然后再复活他无数次,但淘淘却无法伤害时空宝石分毫。

时空宝石的行为也导致间接影响了后来淘淘的行为。

时空宝石有时会以逗逗为条件威胁淘淘跟他做。

“你不乖一点的话,你那可爱的弟弟可就没你那么走运了哦。”



锦书藏

【时淘】以下犯上

★时空宝石拟人x淘淘

具体设定见前文

★我家屑宝石有私设名字:时年

★本篇短打

★有微h,慎入

——

时掐住身下人的脖子,看着那人因难以喘息而青筋暴起的额,绯红自脖颈蔓延至脸颊,而后悄然松开。

淘淘止不住的狠咳,眼角泛起生理的泪花。那双令人沉沦的眸在泪的润色下显得朦胧。

时似是不理解般歪头,露出他颊上的裂纹,约莫三四道,纵横交错在那张雌雄莫辨的脸上。还有几道在修长的脖上。

“我说过了,你这么做只是徒劳。”

淘淘狠瞪他一眼,捂住自己的喉间。于是时摸了摸自己的脸,幽幽叹息一声:“好丑的纹路。”

时眯眼:“我对你也算是不错了,教你变化,赐你永生。可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呢?我亲爱的...

★时空宝石拟人x淘淘

具体设定见前文

★我家屑宝石有私设名字:时年

★本篇短打

★有微h,慎入

——

时掐住身下人的脖子,看着那人因难以喘息而青筋暴起的额,绯红自脖颈蔓延至脸颊,而后悄然松开。

淘淘止不住的狠咳,眼角泛起生理的泪花。那双令人沉沦的眸在泪的润色下显得朦胧。

时似是不理解般歪头,露出他颊上的裂纹,约莫三四道,纵横交错在那张雌雄莫辨的脸上。还有几道在修长的脖上。

“我说过了,你这么做只是徒劳。”

淘淘狠瞪他一眼,捂住自己的喉间。于是时摸了摸自己的脸,幽幽叹息一声:“好丑的纹路。”

时眯眼:“我对你也算是不错了,教你变化,赐你永生。可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呢?我亲爱的下属?”

淘淘似是缓和了下来,嗓音沙哑:“我不稀罕。”

他冷冷盯着时泛着笑意的眸。

时将他的双手举过头顶,把他整个人抵在墙上。

“你做什么?!”淘淘瞪大了眸。

“叫我阿年。”时微笑道。

淘淘挣扎起来,想要一脚把这个几乎与自己贴合的登徒子踹开。却被对方抓住了脚踝。

“我没有兴趣和你调情,我亲爱的下属。”时脸上仍是那般温柔的笑容:“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不然我就杀了你那蠢的可爱的弟弟。”

“你他妈敢动他一下试试!”

淘淘罕见的爆了粗,

“啊呀,不敢动不敢动,但是我敢动你啊,我最为得意的孩子。”

时的话语伴着热气,喷在淘淘的耳畔。叫他耳尖也泛起绯红。

“你这...屑..哈...不要了..哈啊...”

“叫我什么?”

“阿年,阿年...慢点...呜”

时将浑身痕迹的人拥在怀里,心想果然这人最乖的时候也就是毫无气力的现在了。

“...我早晚杀了你。”

怀里人闷声道。

“我期待你的下一次以下犯上哦。”

他吻了吻怀里人的唇。

踏尘归同
整了 时空宝石深情献唱《爱情买...

整了

时空宝石深情献唱《爱情买卖》

整了

时空宝石深情献唱《爱情买卖》

隐没于尘
我怎么才放假就在画屌图

我怎么才放假就在画屌图

我怎么才放假就在画屌图

无以为言~

对所有坏坏来讲

淘总似乎对输赢从来都无所谓

直到有一天

淘总老板来了,看见其他坏坏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带我一个?”

“哦,那我也来”

淘总第一次主动开口加入游戏

其他人无所谓的,于是游戏继续

结果,淘总拿到发言权之后

“屑宝石,真心话大冒险?”

“大冒险?”

“上吊,跳楼,服毒,割腕四选一”

“真心话…”

“你对压榨我可爱的弟弟有什么愧疚?”

屑宝石:我特么

对所有坏坏来讲

淘总似乎对输赢从来都无所谓

直到有一天

淘总老板来了,看见其他坏坏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带我一个?”

“哦,那我也来”

淘总第一次主动开口加入游戏

其他人无所谓的,于是游戏继续

结果,淘总拿到发言权之后

“屑宝石,真心话大冒险?”

“大冒险?”

“上吊,跳楼,服毒,割腕四选一”

“真心话…”

“你对压榨我可爱的弟弟有什么愧疚?”

屑宝石:我特么

隐没于尘

邪教头子和风水轮流转


草,今天926,生贺来不及了,灰叔生日快乐

邪教头子和风水轮流转


草,今天926,生贺来不及了,灰叔生日快乐

Y
逗逗:就 挺突然的

逗逗:就 挺突然的

逗逗:就 挺突然的

紫·粗制劣造 ·菜

我流时淘

父子关系

【爪巴】

我流时淘

父子关系

【爪巴】

淡水乌江鱼

【灰淘】和上司互换灵魂到底应该高兴还是担忧?

垃圾+ooc警告

现代设上下级

小甜饼

互换灵魂pa

还是年轻的灰叔

一见钟情淘哥

屑宝石注意

微量时淘注意

奇幻奇幻奇幻


“新来的员工诶~是叫什么来着?”

灰太狼背着公文包,身着深蓝色西装,端正的坐在自己的位子前,摆放着东西。


“啊,看起来凶巴巴的~不会好相处吧。”

这句话灰太狼格外听得清楚,他看向说这话的女孩子。

女孩惊讶了下,手捂上嘴,转过头专心工作。


看起来很凶吗?灰太狼有些在意地想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男孩子紧张巴巴地走来,朝灰太狼说:“先生,老板叫你...”

灰太狼并没有因为这个称呼和男孩打趣,他只是好奇这...

垃圾+ooc警告

现代设上下级

小甜饼

互换灵魂pa

还是年轻的灰叔

一见钟情淘哥

屑宝石注意

微量时淘注意

奇幻奇幻奇幻




“新来的员工诶~是叫什么来着?”

灰太狼背着公文包,身着深蓝色西装,端正的坐在自己的位子前,摆放着东西。


“啊,看起来凶巴巴的~不会好相处吧。”

这句话灰太狼格外听得清楚,他看向说这话的女孩子。

女孩惊讶了下,手捂上嘴,转过头专心工作。


看起来很凶吗?灰太狼有些在意地想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男孩子紧张巴巴地走来,朝灰太狼说:“先生,老板叫你...”

灰太狼并没有因为这个称呼和男孩打趣,他只是好奇这位老板是什么样的人。毕竟,他是网上面试的,还没见过老板呢。


“好的。”



灰太狼礼貌地敲敲门,轻声问道:“老板,您找我?”

“进吧~”

灰太狼有些愣,这是个小孩子的声音,而且很耳熟。


灰太狼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进办公室。

只见眼前一个矮矮的看上去颇像小孩子的人坐在转椅上,脚搭在桌子上。


“嗨~灰太狼先生~”少年带着飘飘悠悠的语气说道。


“是你!!”



这要从灰太狼一个员工开着豪车去新应聘的公司上班说起了。



灰太狼本来在实验工厂上班,由于除了实验事故,被辞职了。

所以为了每天的“养老金”,只好到处找工作。

幸运的是,有一家程序公司决定让灰太狼来这里上班。


“时空中转有限公司?不是程序公司吗?我不是要当程序员吗?怎么是这样的名字?......算了,应该只是名字这样,能拿工资就挺好。”灰太狼这样说着,把手机放在车抽里,专心开车。

也就是这时,骑着自行车上班的老板淘淘出现了。

他哼着调子,看向旁边的黑色轿车,打趣地将车轮一拐,离近后就可以更清楚地看出开车的人长什么样。

淘淘看了看,笑了,原来车里是一位身着深蓝色西装的青年美男子。

深灰色的带着清爽的头发自然地贴在主人的头上,荧绿色的眸子注视着前方,纤细又白的双手扶在方向盘上,再看向脸,高挺的鼻梁与血红的嘴唇正搭配得很好,下巴上还有些很短的小胡渣,可能是因为太着急的原因,西装的两颗扣子开了。

淘淘看得太入迷,以至于车子慢悠悠的,左扭右扭,后面的车不耐烦了,打了个响笛。

淘淘沉浸于青年男子的美貌中,这一下让他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

灰太狼也这才注意到一直在看自己的淘淘,明显有些惊异。

淘淘实在稳定不住,车轮拧向了灰太狼的车。

“哎啊啊啊!”

灰太狼也正巧在道边,正巧赶上比较拥挤的上班期,没法躲闪。

“咔”的一声,撞上了灰太狼的车门。还好的是,只是划了一个浅浅的口子,抹些润滑油就能盖掉的那种。

正是因为有了灰太狼车门的支撑,淘淘稳了下来,他抱歉的吐了吐舌头,继续正常地行驶在自行车不能乱上的拥挤道路。

灰太狼愣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转头接着专心开车。



所以...现在坐在他面前的老板就是在上班路上因为看自己入迷而差点发生事故的家伙?

灰太狼一瞬间有点...恍惚。

“认出我是谁了吧。”淘淘一说话,灰太狼便缓过神来了,“就是在你车门上划了个口的那个。那件事真对不起喽~”

灰太狼一时不知说什么,只能直直地站在自己的老板面前,任他打量。

“这也不能完全怪我,要怪就怪你长得太帅了~”淘淘站起身,慢慢地走到愣在原地不知怎么回答的灰太狼面前,咧开嘴开心地朝被自己撩了的青年笑笑。

淘淘甜甜地笑着,而灰太狼的内心已经快不可描述了。



“灰——太——狼——来——我——办——公——室——一——下——”淘淘笑着,故意拉长语调让公司的员工注意。

“哎,不觉得老板他对这个新员工太上心了吗?”

“对啊对啊,总叫他去办公室。”

“谁知道要干嘛,哈哈哈....”

“哈哈哈哈.....”

灰太狼大小也是要面子的人,被这么说当然不开心,但想起昨天老板对自己那个样子,就暗暗地笑了下。


他能有什么办法,就看事态慢慢发展到那一步再说呗。


“来了。”

灰太狼无奈地走进办公室,结果看见了上班时间吃巧克力棒的老板淘淘。

那人还后知后觉地问:“要来一根吗?”

灰太狼摇了摇头,试图想将淘淘步入正题,“所以,老板你找我什么事?”

淘淘眨巴眨巴眼睛,笑起来,“最近工作还适应吗?”

灰太狼淡淡回答:“还好。”

淘淘眯起眼,问:“真的不来一根吗?很好吃的,你不喜欢巧克力味道的吗?来一根吧,要勇于尝试嘛~”

灰太狼叹了口气,想起刚才那些员工说的话,刚想拒绝却又看见淘淘拿着巧克力棒走过来,“好吧。”

灰太狼俯下身,淘淘将巧克力棒放进灰太狼的嘴里。

那人开心地笑起来,“这样才对嘛,乖员工。”

灰太狼叼着巧克力棒,竟然觉得老板有些...可爱。

灰太狼觉得自己的脑子被烧糊涂了,他竟然觉得自己的老板很可爱。

或许,他真的会喜欢上淘淘。

这么想着,淘淘突然踮起脚,咬掉了灰太狼嘴上叼着的巧克力棒的一半,心满意足地重新坐回转椅。

灰太狼并没有怎样大反应地喊什么你在干嘛为什么要咬啊啊的话,只是默默地吃掉了剩下的巧克力棒。


“呐,灰太狼。我有一个项目,不知你想不想接手。”淘淘用手拄着脸,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灰太狼。

“啊?...!”




一个新来只有两天的员工,接手一个老板自经过的项目,确实很不可思议。

但,淘淘并不是偏心,他只是觉得灰太狼有这个能力。只是需要一些指导罢了,于是,这个时候...帮忙经营分公司的弟弟就要来指导啦。

“我叫逗逗,是分公司的主要经理人。以后,指导你完成项目就是我的工作了。”逗逗简单地对灰太狼自我介绍。

灰太狼还是很懵,为什么淘淘要让他来负责这个项目,还有...

“你们...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长得这么像。”


“我是...他的弟弟。”


“啊?!”


灰太狼再次被叫进办公室,淘淘并没有说别的,上来就直白地说:“灰太狼,在这之前,我想和你互换灵魂,别担心,也就一两天。”

灰太狼懵得不行,问道:“互换灵魂?什么鬼?老板你在开玩笑?”

淘淘笑笑,“忘了告诉你了,时空中转公司...”


“可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灰太狼没办法,与这位老板互换了灵魂。互换的过程倒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被打晕了。当然,他还是不适应这个矮矮的身体,倒是开了灰太狼的眼睛,“原来这就是矮子看到的世界啊。”

淘淘那边也一样吧,“个子高就是不一样啊~”

两人来到公司,员工们属实吓到了。

本来每天笑眯眯的老板淘淘绷着脸,而本来每天阴着脸的新员工灰太狼倒是带着笑容。



好吧,这也算是新的一天。



员工们就眼巴巴地看着“灰太狼”走进董事长办公室,眼巴巴地看着“淘淘”坐在员工的位子上,开始新的一天。


“灰太狼~来我办公室~”淘淘依然是平时的语调,但因为是灰太狼的声线所以别别扭扭的。

灰太狼则也平常地回答:“来了。”淘淘小孩子的清爽的声线硬生生地压低了。


“呐,你的公寓好小哦~”淘淘吐槽道。

灰太狼意识到互换灵魂的意义,就是私生活全都暴露在对方眼中了。

好吧,唉...

“不过啊,床头那只小狼玩偶倒是很可爱。”淘淘开心地笑着,在灰太狼脸上呈现的笑容很好,证明灰太狼笑起来会很好看。

灰太狼尴尬极了,他要反击,他要反击。

“老板你那衣帽间按照弟弟模子做的抱枕不也不错。”

“哎,你怎么看见的?我可是藏得好好的啊。”

灰太狼接着说:“还有那个被撕碎的印着一个绿色宝石的纸杯。”

“好啦好啦,不继续这个话题了~”淘淘扇扇手。

灰太狼问道:“所以,你是怎么做到互换灵魂的。”灰太狼此时最大的疑惑就是这个了。

“简单,跟你的项目也搭点关系吧。你的新项目的开发点逗逗和你说了吧,灵魂移植。”淘淘看向灰太狼。

“说是说了,灵魂移植,这个对公司很重要吧。”灰太狼也看向淘淘。

淘淘笑起来,“灵魂移植是想把将死之人的灵魂移到一个可以乱蹦乱跳的身体里。而灵魂互换就是把两个人的灵魂换一下。灵魂移植可是比灵魂互换要难的,毕竟,要一个可以乱蹦乱跳的身体是很难的。现在想的就是做出一个活蹦乱跳的身体出来,因为不做出一个,现做现移,存放身体是有很大的麻烦的,然而,员工也不是创世神。怎么就能随便做出一个身体来呢。而且,现在灵魂互换的技术也不算太稳定,没法从这个技术上加固出灵魂移植的技术。所以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一:直接研发灵魂移植的技术。二:先稳定灵魂互换的技术,再在灵魂互换的技术上加固,研发出灵魂移植的技术。所以,我和你互换灵魂的原因就是想进一步加固灵魂互换的技术,还有,了解一下灰某某的私生活~”

淘淘说罢,拿起桌子上的可乐喝起来。毕竟,一口气说那么多话肯定会口渴。

“还有,你看见的那个纸杯上的绿色宝石就是这些项目的核心。”淘淘又补了一句。

“所以,这些项目是有设备的对吧。那么,为什么不先给我看看设备?还有,老板你是不是想拿我当小白鼠用,稳定技术才和我互换灵魂?稳定技术的方法有很多呢。我看,原因是不是只有后者啊。”灰太狼阴着脸说道。

淘淘笑了笑,走到灰太狼面前,“对啊。”

灰太狼心有些乱了节奏,面前这个人使着自己的身体说那种话,做那种事,灰太狼确实不开心。


或许,希望他在自己的身体里,做想做的事吧。



“好了,这里便是设备所在的地方了。”淘淘慢悠悠地走着,走时还打量着自己的脚,不,那是灰太狼的脚。

灰太狼在布满蓝色的实验室里有些不舒服,下意识地眯上了眼睛。逗逗也跟着,看着灰太狼的样子稍稍有些担忧。

大大小小的用圆圆的透明墙铸成的数据操纵室显得有些晃眼,灰太狼果然适应不了这种地方,他是不是来错公司了。

在走的路上,灰太狼看见几个像睡袋一样的东西,大概也是设备。

走到尽头,灰太狼有些傻眼。

一个绿色头发,穿着白衬衫,黑裤子,外套兜帽的男孩子在一个大型试管里?

男孩子周围有一些像是电线的东西缠着他的四肢,还有一个按着他的脑门上的绿色印记,是灰太狼再纸杯上看到的那个绿色宝石上的印记,况且,逗逗和淘淘的脑门上也有。男孩子看起来很安稳,试管里有着绿色的液体。

男孩见有人来了,冲着他们打招呼,看来行动没有受阻。

“哎,小淘淘,你和他互换灵魂了吗?那东西怎么能乱换呢,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别这么看着我啦。”男孩说起话来,稍长的绿发顺着液体的流动飘着,看起来年纪不大。

逗逗看向哥哥脸上的表情不太好,或者说差极了,而且在灰太狼的脸上呈现出来,更可怕了。


逗逗也不同意哥哥和灰太狼互换灵魂的,但是他的哥哥和他说...

“逗逗,你知道吗?灰太狼是我除了你以外第一个喜欢的人了,从看到他起,我就知道我喜欢他。”

逗逗没办法,毕竟,哥哥的话太让他难受了。

那时那个样子,是哥哥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他的哥哥是坚强的。

从被选中成为这种天赋但被抛弃的人开始,一直都是这样。

哥哥明明只有自己一个家人了,自己确实被哥哥保护的弟弟。

所以,他希望哥哥可以有一个依靠的人,这个人出现了,他就是灰太狼。

他明白哥哥为什么每当看见这个家伙就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他也恨那个家伙,那个让他们失去家人的家伙。


“哥哥,你没事吧。”逗逗关切地看向淘淘。

男孩子好像刚注意到逗逗也在一样,说着:“小逗逗?你在啊,小淘淘对我好凶啊~”

淘淘“啧”了一声,不满地盯着男孩。

“呐,我是时空宝石,是小淘淘和小逗逗的恩人哦~”时空宝石缓缓往前,扶着试管的四壁,向灰太狼介绍着自己。

“啧,你才不是,混蛋。”淘淘看着眼前的家伙,不满极了。

时空宝石微微一笑,“那小淘淘你为什么活下来了呢?不是我的功劳吗?”

灰太狼看向淘淘,那人脸上写满了不屑。

灰太狼保证,那些员工们要是看到自己这个表情,绝对会吓死。

“那个,咱们...”

“你才不是!我活下来跟你没有一点关系!”淘淘生气地喊道。

灰太狼话没说完,听见淘淘发火,属实一惊。



这个人到底是谁?



逗逗倒没太惊讶,毕竟他们已经长达十多年没来实验室了,平时都是其他员工来这里工作,再说了,也不常来这里工作,时空中转公司在外就是一个程序公司,要维持程序公司的样子才行,所以这里基本都不来。

哥哥朝这家伙发火,也是又想起了当年的事。


“哎,小淘淘又朝我发火啊。”时空宝石皱皱眉,说道。

灰太狼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有些慌。

他走近,抬起头问淘淘,“这个人是谁?到底出了什么事?”

淘淘看向灰太狼,话在嘴边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资格问小淘淘这个事啊,”时空宝石绷着脸,不爽地看着灰太狼,“又有什么资格和小淘淘互换灵魂啊。你算什么。”

淘淘咬着牙,“和你有什么关系。”

时空宝石挣开胳膊上的束缚,眼睛看着淘淘。

“因为啊,小淘淘是我的人啊~”



这件事是要从淘淘和逗逗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说起了。

因为荒灾原因,淘淘一家没有食物吃,也没有家,只好到处流浪。

就在那个时候,淘淘在河边喝水,时空宝石出现了,他俯身看向小小的淘淘,咧开嘴笑了笑。

淘淘很害怕,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是没有战斗能力的。

“你,你是谁?”淘淘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

时空宝石笑着说,“我吗?我叫时空宝石哦,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

淘淘有些开心,问:“那你可以让我们吃饱吗?能给我们一个家吗?”

“可以哦~不过有一个条件。”时空宝石浮在淘淘的上面。

“什么条件?”淘淘凑上前,问道。

时空宝石飘向淘淘的父母,淘淘也跟着跑过去。

“爸爸,妈妈,他可以...”话没说完。

呲——!

父母死了。血迹一片。

“条件就是,变成无依无靠的孩子。”时空宝石笑起来。

接着想要飘到逗逗那里去,淘淘来不及伤心,急忙跑过去护住弟弟。

“不可以,唔...坏蛋,你不能这么做。”淘淘抱住只有三岁半的弟弟,带着哭腔说。

“呐,好吧。那你就按我的去做,可以有饭吃,可以有家,也能保住弟弟。”时空宝石从空中下来,抱住两个小孩子。

“我...我答应你。”


从那之后,淘淘创了业,招了员工,做了项目,有了客户。

有饭吃了,但没有家。


时空宝石。

一个维持时空秩序的重要核心,也是维持人类灵魂的重要核心。

他把淘淘和逗逗强制变成了核心守护者,但时空宝石允许淘淘用他赚钱。

所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淘淘在除了逗逗和时空宝石的其他人面前都是像时空宝石那种感觉的人。



但他没有时空宝石那么疯。



“够了,我不是。”淘淘看向时空宝石。

“好吧,小淘淘。我不会为难你。”时空宝石往后退了退。

“你们该去研究项目了,对吧。”时空宝石笑笑。

淘淘为时空宝石没有纠缠下去,为没有必要再看见他,而感到幸运。

灰太狼再次看向淘淘,张了张嘴。

“走吧。”



灰太狼,我会告诉你的。



他们来到了一个数据房,淘淘看向眯着眼的灰太狼,才终于笑了笑。

“这里是数据控制的地方,灵魂互换的项目不稳定,可能是数据的问题。”淘淘说道。

灰太狼走上前,看了看数据台。

他毕竟是个大发明家,曾经也是实验工厂的优秀员工,数据肯定是看得懂的。

灰太狼将手伸进兜子,什么也没拿到。

“啊,我的眼镜呢?”灰太狼疑惑。

“哈哈哈,灰太狼,咱们可是互换灵魂了啊。”淘淘擦擦眼睛。

“哦,忘了。”灰太狼挠了挠头。

淘淘把眼镜拿出来给灰太狼,灰太狼戴上眼镜,嗯,淘淘戴眼镜挺好看的。




“哈哈,时空中转公司的员工还真是马虎啊,还会犯这种低级的小错误呢。老板,数据盘B的数据明显不对,促存量也在降低,很明显,这就是这个项目不稳定的原因。”灰太狼说着,“只要将数据B的数据取消,融进数据A盘里,再将数据C和数据D融合进数据B盘就可以了。”灰太狼边说边动手操作。

“挺厉害啊,我果然没看错你。”淘淘赞扬着。

灰太狼摘下眼镜,“你那个员工在哪?他犯的错误我觉得有必要问清楚。”

“没关系,我会开除他的。”淘淘微笑。

灰太狼顿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别管了,你先加固这个项目吧,我去去就回。”



“解释一下?”淘淘看向眼前的人。

那人“切”了一声,“你个刚来的员工有什么资格问我,呵。”

淘淘走上前,拽住那人的领子,“给我看清楚了,我是你老板,怎么?互换个灵魂就真看不出来了。”

“老...老板?我,我...”那人知道淘淘是多么讨厌错误的人,想解释,却说不出话来。

淘淘又笑起来,“不用了,你犯的错误直接影响了公司,你被开除了。”

“老老板,我我不是...原谅我...”

“不可以,我说了你被开除了。”淘淘阴着脸,像灰太狼说的一样,那个家伙被吓哭了。

淘淘放下那人,把三个月的工资往他脸上一扔。

“滚远点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了。”



淘淘往实验室的方向走,灰太狼见他回来了,就说道:“老板,搞定了,技术研发和安全方面的问题都解决完了,就差你确认了。”

淘淘点了点头,走到灰太狼旁边,仔细审查了一遍,在确定没有任何错误的时候,他呼了口气。

灰太狼注意到了,但他只是觉得淘淘平常而已,并没有多想。



其实,淘淘讨厌错误的原因是,他犯了一个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错误,那就是答应了时空宝石那混蛋。

他跟逗逗说过,但逗逗觉得不是他的错,他当时还不知道时空宝石的要求。

逗逗总是宽容淘淘,这一点淘淘心里想了许多次,并不是我没有错,只是逗逗在宽容我罢了。


其实,按理说,确实也不怪淘淘,但淘淘总是会愧疚。



淘淘看向灰太狼,“灰太狼,咱们换回来吧,我觉得我了解够了,再深入就不用啦。”

灰太狼点了点头。



淘淘伸了个懒腰,换回自己的身体后会比较适应。

他觉得他要在今天这个日子做点什么。

比如,表白。

淘淘很喜欢灰太狼。他承认他是个颜狗,但也不是完全在这方面,也因为淘淘第一眼看见灰太狼,就觉得他是个细心的人,而且会给他带来欢乐。

所以,这个老板要崛起了。

他虽然和灰太狼开点小情意的玩笑,但还没表白呢。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老板,在吗?”灰太狼的声音。

“请进!”淘淘应道。

灰太狼手上什么也没拿,他进来后,紧紧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灰太狼喜欢上淘淘了,他觉得是时候坦白了。

他倒也不是从见到淘淘开始,可能是日久生情吧。

他喜欢淘淘爽朗的笑容,喜欢他说着的俏皮话,喜欢他可可爱爱的小动作,喜欢他对自己的心意。

简单说,就是他非常喜欢淘淘。

但他还不了解他,所以他决定他要了解自己的老板。



灰太狼还没开口,淘淘就走上前先说了,“灰太狼,我喜欢你。”

灰太狼并不愣愣的,他知道。

淘淘虽然不太容易害羞,但这份上了也会有些脸红。

灰太狼笑起来,“我也喜欢你。”

“所以,我想了解你。”

淘淘愣了愣,接着无奈地将事情的经过全都说了。

灰太狼听完,想都没想,就抱住了淘淘。

淘淘也下意识地抱紧了。

“没那么严重啦,我现在觉得那是命...”

灰太狼抬起头看着淘淘,淘淘决定转移话题,“那以后我们就是恋人了,不用再叫我老板啦,还有...”

淘淘话没说完,灰太狼就吻了一下淘淘,随后答应道,“知道了,淘淘。”

淘淘嘲讽地说道,“你这家伙,真是的啊,那么想吻我,你怎么不...”

“不什么?”灰太狼问道。

淘淘叹了口气,决定圆场,“不把我当上司啦。”

“哦,淘淘老板。”灰太狼想了想,回道。



“灰太狼,来我办公室一下~”


“来了。”








(OVO)

贺祝看到这里的盆友,你的cp肯定是真的。那么,要不要发挥你的想象,猜一猜那个紧张巴巴的男孩是谁呢?

疯狂废话,疯狂废话。



雪某人是个憨批

[时淘]一天一个碎石小技巧

●时淘!避雷


        第一天


        今天淘淘怒气冲冲地跑进他老板住的地方,他老板平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淘淘走进来,一副“哦又来了”的表情。淘淘从身后举起狼牙棒,“哐!哐!”两声,房间本来就小,巨大的回音在房子里飘荡。要是这一棒子砸在正常人身上,怕是都成肉沫了。淘淘试了几下不行,就提着狼牙棒出门了,留下虽然没伤但是已经疼的要命的时空在暗房默默叹息。...


●时淘!避雷


        第一天


        今天淘淘怒气冲冲地跑进他老板住的地方,他老板平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淘淘走进来,一副“哦又来了”的表情。淘淘从身后举起狼牙棒,“哐!哐!”两声,房间本来就小,巨大的回音在房子里飘荡。要是这一棒子砸在正常人身上,怕是都成肉沫了。淘淘试了几下不行,就提着狼牙棒出门了,留下虽然没伤但是已经疼的要命的时空在暗房默默叹息。


        第二天


        第二天淘淘又来了,这次他提着瑟瑟发抖的能量种子,把狼牙棒扔到时空面前,对老板说:

        “屑宝石,你看看,这是你家小妹,这样你把自己砸碎了,我就放她走,如何?”

        屑种子:“淘淘,好淘淘,我错了!我不该给你吃树叶,不该采毒蘑菇差点把你弄死,不该把你扔到树林不管,不该……不该……总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我保证不……”

        时空不耐烦地看了淘淘一眼,淘淘没事,能量种子倒是吓得一哆嗦,然后伸手拿起珍藏多年的麻醉枪,对淘淘射了一枪,然后冷冷地说:

        “淘淘,时代变了……”


        第三天


        淘淘无意间从天晶口中得知,其实宝石化人形以后跟正常人一样。于是淘淘打算给老板下个毒,毕竟为了族人,为了自己的家,他什么事做不出来?

        “老板喝牛奶,你喜欢的巧克力味”

        “爪巴!”

        时空早就看穿了淘淘的小把戏,为了报复,她今天和逗逗特别亲近,淘淘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要不是为了正事,他可能会把中转站炸了。


        第四天


        今天淘淘没来找时空宝石。

        时空认为是淘淘因为昨天的事赌气,或者又在中转站给逗逗洗脑,但是越想越不对劲……

         …

         ..

         .


        第五天


        时空还在睡觉,突然被奇怪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睛,霎时,瞳孔收缩如针。

        “哐当!”

         时空宝石碎了。

        碎裂的疼痛时空再熟悉不过了,无论重置多少次,最后永远是一个下场:粉身碎骨,所以她早就收起了反抗命运的幻想,老老实实接受这一切。

        当四周恢复平静,完全变样的淘淘走到时空面前,把她从一大块石头下面拉出来,她的四肢和身体已经分离了,处于悬浮在身上的状态,脖子上,脸上全是裂痕。

        时空一抬头,正对上淘淘的眼神,淘淘的眼睛里,有嘲讽,有得意,还有一种愧疚……

        “这位时空小姐,”淘淘的嘴角勾起一抹讥笑:“对于被自己最疼爱的员工害成这样,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时空宝石还是一脸平静地微笑着,突然,她伸手把淘淘揽在怀里,轻轻揉了揉他身上的狼毛,然后靠近他的耳朵,小声说:


       “恭喜你,你成功了。”

Y

是空间看到的沙雕模板

dei

是空间看到的沙雕模板

dei

箜

《Utopia》——番外2

番外2


主时淘(不是CP,是缩写。虽然我也想写CP向)番外,配乐BV184411n78N歌词食用套入。


————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能看到彩色琉璃窗,圣堂。坐在木椅上沉默的人,屡次被带到他面前听从说教。我着实厌烦着洗脑般所谓正义的话,因此也从不听取。


教堂之中我是唯一从始至终毫无收敛之心的人,至于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被赶出去,是因为我那听话的弟弟还是因为我身上还有什么未榨干的价值?总之,教会的话不能够轻易相信。


被灌输义务与价值的观念。成为意识的...

番外2

 

 

 

 

 

主时淘(不是CP,是缩写。虽然我也想写CP向)番外,配乐BV184411n78N歌词食用套入。

 

————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能看到彩色琉璃窗,圣堂。坐在木椅上沉默的人,屡次被带到他面前听从说教。我着实厌烦着洗脑般所谓正义的话,因此也从不听取。

 

教堂之中我是唯一从始至终毫无收敛之心的人,至于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被赶出去,是因为我那听话的弟弟还是因为我身上还有什么未榨干的价值?总之,教会的话不能够轻易相信。

 

被灌输义务与价值的观念。成为意识的奴仆,成为维护社会可以献身的工具。日复一日被这样洗脑着。而我天生好像就表现出对于“神谕”的反骨,绝不会听信这样的谗言,对此嗤之以鼻。但我会和逗逗说好好听时空宝石的话,没有哥哥的阻止就按照它说的去做。他显然很疑惑,但他是个听话的孩子。

 

在确认我这样做是否有足够的安全性作为保障之前,我不能拿逗逗的生命开玩笑。

 

直到成人,直到进入实验室为“它”服务,逐步接近它的真身,逐步了解,逐步…

 

我被它发现了。

 

在那个正午,烈阳如火焰般烤着大地,连微风吹来时也像是带着噬人的热浪。这也是由它决定的天气,为我下达最终的审判。本在实验室中进行试验的自己忽然停下对同实验室的人谎称出去拿东西,实际上在研究所内兜兜转转寻找着物件。“它”的真身藏在哪里?排除军方,如今实验所里也没有藏身之地,地下更不可能。所以只剩下医院了是吗。

 

心情好烦啊。去买些喝的犒劳一下自己吧。因此我这么想着向大门口走去。身后迎来的却是真正的热浪。那一天,爆炸声充斥了我的耳畔,路人的尖叫声,呼救声,我失去意识地坠落。

 

它….

 

 

再次醒来时,漆黑的牢笼中全身包裹绷带的自己狼狈的倒在地上,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推算,却故意一声不吭的等待那边的“人”先发话。

 

:  “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是吗,那我的罪状…究竟是什么呢?”

【我有什么值得忏悔的?】这是我言下的意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它在想什么,设计莫须有的罪名加罪于我,好有正当理由将我关押,阻止我继续行动。不过它越是做出这样的举动,越是证明了我的方向是正确的。所以我现在掌控的已有信息大部分为正确,那也就是说…

 

:“开门见山,淘淘,你很聪明,但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吗,原来鼎鼎大名的【时空宝石】竟然还知道我的名字,那我可真是荣幸啊。”

 

狡猾的言辞故意激怒对方,然而对不算生物还没得感情的它是否会奏效?答案试试才知道。果然那方沉默一会儿继续说道:“你的想法我都知道。”

 

“那不如打开牢房的门请我出去喝杯热茶?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弄清楚你现在的地位,淘淘…”

 

“监下囚吗?”

 

被自己定义为“囚犯”的我说道:

 

“利用谎言,你从一开始欺骗那些愚蠢的人为你效劳,不断获取他们的信任,然后利用。只不过我没和你意,所以制造实验所爆炸来给我盖上莫须有的罪名。这是冤罪。然后打算判我以死刑,好让我忏悔,也震慑一下你那些“教徒”,不再让他们有叛逃的想法?....哦对,叛逃的似乎只有我一个而已。”

:“...”

 

“你竟然无法反驳呢。”我笑着说:“堂堂时空宝石竟然被我这种监下囚说的哑口无言?”

 

“如果要杀鸡儆猴,我早就在之前很多次中这么做了,”它回应道:“你对我还有价值。”

 

“说得这么直白吗…”

 

“好好在这里待着吧。”时空宝石说道:“直到你愿意为我所用,或者说…和我合作。”

 

“没想到时空宝石竟然会提出合作邀请啊,”我说:“抱歉,但我拒绝。”

 

:“未来,你会答应我的。”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肯定句,难不成时空宝石真的有预视未来的能力?怎么可能。一定只是胡说而已啊。

 

开什么玩笑,改过自新这种胡话。

 

————————————————————

 

 

“你会答应我….”

 

在未来的某一天,他说对了。

 

 

 ————————————————————————————

 

这一篇番外是我后来现写现卖的。因为找到的歌很适合淘淘,在他被关押的过程中虽然谎称自己有悔改之心,但实际上还是觉得自己不听从时空宝石的话是正确的。歌曲后半部分的两个人是逗逗,但是我还没写。暂时就这些,一个叛逆的淘淘。

 

至于为什么最后还是妥协,一个是因为这样的耗时游戏肯定是时空宝石获胜无误,淘淘从一开始就知道,但他再等更多的利益,实际上就是当时空宝石提出关于对逗逗有利条件时,他会答应。在这里就一起口头叙述了吧。最后淘淘答应时空宝石里面的条件之一就是“放逗逗自由并且满足他的要求给他自由”。但到最后不是时空宝石违背了诺言让逗逗在【乌托邦】工作,而是逗逗自己选择在【乌托邦】中寻找哥哥。

 

。这篇私心就是写看时空宝石和淘淘对峙,阴谋论者话都不说全了啊。虽然时空宝石是在履行自己的维护职责,以最小伤亡进行换算。实验所爆炸是真实事件发生,在这里淘淘的确是误会时空宝石了,但时空宝石利用这次事件把罪名借此冠给淘淘的确是它所做的。所以两个人(“人”)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进行明里暗里的斗争。多年“冤家”啊。

 

“(向它)祈祷只是一派胡言。”

另:在第一章中逗逗说“淘淘是因为烧伤而送往医院”,实际上是时空宝石的伪装,趁机将他带到医院再送至地下。 


没了。我没了。其实我想写完整首歌但是我太菜了。

 

歌词搬运:

夜明け開いた牢屋の隅で
在黎明之时开启的监牢一角
今日もイカれた「改心せよ」
今天也是疯狂嘀咕着「已经改过自新了」
アーメン アーメン
阿门 阿门
ハイハイ 祈れば赦される だよな 
好好—— 都说祈祷就会得到宽恕 对吧
そんなら俺はいつまで祈ればいい?
既然如此我又要祈祷到什么时候呢?

知ってんだ 知らねんだ
我知道 又不知道
俺の罪状なんだって?
“我的罪状究竟是什么~?”
煙に巻かれて 祈る毎日
被莫名其妙的漂亮话包围 祈祷着的每一天
俺は何に懺悔してんだ?
【我有什么值得忏悔的?】

知ってるか 知ってるか?
知道了吗 知道了吗?
俺の罪状なんだって?
“我的罪状究竟是什么~?”
祈れ祈れや 赦してや
祈祷着祈祷着 就会被宽恕吧
ここから出してくれ
“请将我从这里释放吧~~”

「谎言」
「愚蠢」
「欺骗」
「信任」

「冤罪」
「死刑」
「忏悔」
「人心」


芾

无。

◎ooc注意

◎时空宝石拟人有

◎时空宝石x淘淘注意避雷

◎没 有 意 思 ,短打且逻辑不清


       [不要用那种眼神瞪着我嘛…]

       时空宝石一把把淘淘拉到面前,挂在项圈上的铁链哗哗作响。他饶有兴致地摸摸淘淘颈上的物品,又凑到他耳边轻轻地对他说了什么。


     “你不能...

◎ooc注意

◎时空宝石拟人有

◎时空宝石x淘淘注意避雷

◎没 有 意 思 ,短打且逻辑不清


       [不要用那种眼神瞪着我嘛…]

       时空宝石一把把淘淘拉到面前,挂在项圈上的铁链哗哗作响。他饶有兴致地摸摸淘淘颈上的物品,又凑到他耳边轻轻地对他说了什么。

     

     “你不能那么做!”

       淘淘猛站起身,甩开时空宝石放在他身上的手。

       时空宝石轻笑一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明白吗。”

      是个肯定句,仿佛知道淘淘不会反抗一样。

      “……”自己和他……根本不可能有胜算…扑通一声,淘淘跪坐在地上。

       时空宝石抚摸着淘淘的脸颊,丝毫不在意对方凶狠的目光。

       淘淘黑色的眸子对上时空宝石没有亮光的青色眼睛时,突然移开了目光,低下了在别人眼里高傲的头。身体忍不住地颤栗,用发抖的声音小声地说着:“你让我怎么做都行…不要碰逗逗…”

       时空宝石捏住淘淘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又拨了拨淘淘遮住眼睛的头发,露出额上金色的印记。

       “还是不对啊…”

        这里不应该是发光的金色。

        时空宝石叹了口气,又像没用的垃圾一样把淘淘甩在地上,没有了之前的耐心。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摔在地上的淘淘,嘴里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虽然很像…但是…”

       时空宝石快步离开那间屋子,关上了门。

       

       他拍了拍手,那间屋子连同淘淘一起消失了。

       [哎呀…这次的真的是太像了……]

       [像到…]

       [让我忘了他早就死了。]


(有了时空宝石拟人后我就一直想磕这对,直到今天糖果老师发了一篇自己才开始写[卑微落泪]

还有我吹爆糖果老师!


锦书藏

【时淘/知乎体】爱上自家下属是什么体验

★是时空宝石x淘淘

★普设,现代文

★含一点逗淘

★正文↓


——————————————————————

提问:一见钟情爱上自己的下属是什么体验?

520个回答

———————————————————————

答主:

@ 你才是个屑        [+关注]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去工作


谢邀,分享一下我和我家宝贝的故事。

我算是一名公司老总,严格说起来也不能算是公司,只能算是个工作室,一共也就三个人,我,我家宝贝和我家宝贝的宝贝弟弟。不不不这并没有什么绕口的。

我们的相遇是...

★是时空宝石x淘淘

★普设,现代文

★含一点逗淘

★正文↓


——————————————————————

提问:一见钟情爱上自己的下属是什么体验?

520个回答

———————————————————————

答主:

@ 你才是个屑        [+关注]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去工作


谢邀,分享一下我和我家宝贝的故事。

我算是一名公司老总,严格说起来也不能算是公司,只能算是个工作室,一共也就三个人,我,我家宝贝和我家宝贝的宝贝弟弟。不不不这并没有什么绕口的。

我们的相遇是一个雨天,我因为买必需品不得不外出一趟去楼下的便利商店。恰好遇见了她,她站在屋檐下,手里抱着吉他,一个人不紧不慢的靠在墙边,哼着我不知名的调子,偶尔拨两下弦。在那琴弦振动而产生的乐音中。她抬起头,和我对视了。

天,我发誓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

原谅我无法用自己粗鄙的语言将它描述出来。

那是片无边无际的海洋,翻滚着波涛和云彩。

阳光眷恋着海平面,在它的身上留下所有的梦幻与波光。

她只是面无表情的朝我歪了歪头,忽的微微勾起唇角,对着我做了几个口型。

“看,什,么,看?”

我轻而易举的读懂了这位美人的口语,

她披着一头深蓝色长发,柔顺的贴在她的身上,那双好看的眸子里却是蕴含着满满的傲气。

像只诱人的小猫咪。

后来,她的眼睛忽然亮了亮,朝我挥了挥手。

正当我暗喜着打算朝美人也挥挥手的时候,

一个淡蓝色发丝的男孩子撑着把伞从我身旁走过。

“哥,我来带你回家了。”

啊,原来是美人的弟弟啊...

等等!?什么?!为什么叫哥哥!!?

“逗逗,你不用这样的,等雨停了我自然可以回去。”美人揉了揉男孩的发丝,二人撑着同一把伞准备离去。

我仍处于人生观崩塌之中,

那分明是个男子!

那美人走了几步,忽的回头看了我一眼。

挑衅般昂首,朝我笑了笑。

....

操,男的就男的吧,我恋爱了!

后来我便常常来这家便利商店逛逛,倒也恰好遇见过那位美人,经过一番斗智斗勇也算是搞到了美人的电话和住址。

啊,又是崇拜自己的一天。

不过那美人和他弟弟...是不是有点走的太近了。

我不安的挑眉,牙根有些发酸。

“他们是兄弟,他们是兄弟。”

我日常安慰自己道。

后来,我们彼此之间开始熟络,我也时不时开始约着他去咖啡厅或者电影院。

我更进一步了解到了他。

他叫淘淘,有个弟弟叫逗逗,他和弟弟都是从小生活在福利院的孩子。后来长大了,他撑起了那个只有兄弟二人的家,供弟弟读书。他的弟弟也没有让他失望,以省状元的高分一举考入B大,现在的他也就打打零工,按淘淘自己的话来说,就叫早一步步入晚间夕阳红,快乐每一天。

后来我想了想,

打算创办一个工作室,邀请了美人和他弟弟。美人到不怎么在乎,却对弟弟加入有些颇有微词。也是嘛,一个B大高材生来我一个破工作室。

但他弟弟却笑了笑,

直言他有主要的工作,来我这里打工就当是锻炼身体吧。

嘁,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是为了你哥。

但是,你哥夫这个位置,小爷我势在必得。

再后来,

一次意外降临在我们的头上,

美人的弟弟出了车祸。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无措,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溢着泪水与茫然。

在手术室外,他只是将脸埋入掌心,压抑着几丝哽咽。

我心揪了揪,犹豫了一番,将他拥入怀中。

他并没有怎么抗拒,乖乖的待在我的怀里,如果不是肩膀上的布料湿了些,我甚至担心他晕过去。

当然,我家的美人并没有这么脆弱。

过了短短数分钟左右,他深呼吸了一番。

揉了揉还有些发红的眼圈,

仿佛又回到了什么也没发生的状态。

只是死死的盯着手术室封闭的门。

好在,上帝保佑我们。

他的弟弟平安无事。

我想了许久,

最终,在他弟弟出院的那天将他约到了医院的后花园。

单膝跪地,吸了口气,

将戒指轻轻放在他的手心。

告白吐出了口。

结结巴巴的一长串情书,说的最为深挚的却是最后一句——

“如果你愿意嫁给我,就带上戒指...好吗?”

他愣了愣,随即将戒指扔到我的手中。

我当时沮丧极了,

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意席卷开来。

却被一句话悄然击穿。

“喂,愣着干什么啊,要带,也是你给我带啊。”

他伸出了那白皙的手,

就在我的面前,

我不可置信的抬头,

却看见他不好意思撇过的脑袋与已经通红的耳尖。

可爱极了。

我压抑住激动,为爱人带上钻戒。

虔诚的吻了吻他的手背。

——“我爱你。”

——“.....我也爱你。”


现在我们已经去美国领证啦!

是合法夫妻哦!

喂喂喂别嫌狗粮多,

我还不想告诉你们我家这个神仙宝贝的故事呢。

看什么看,

999给小爷刷起来!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