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时王

2806浏览    367参与
弹九九

猫与五主人(?

👉是大家都住在一起的设定

👉有轻微盖庄

👉ooc致歉<(_ _)>

👉以上ok就go!


        盖茨和庄吾偷偷养了一只猫,在距离朝九晚五堂不远的小巷子里给它搭了一个窝。其实本来只是庄吾在放学路上常常带着些食物给它,后来熟悉之后便粘在庄吾身边不肯离开,常磐顺一郎对庄吾很宽容,但不许庄吾在家里养猫,说什么猫有可能会吞下钟表零件,庄吾只好把它养在那条小巷子里。盖茨的加入是从连续几天都蹭了一身猫毛开始的。一开始盖茨不承认自己会撸猫,直到庄吾一口气说出了自家小猫的毛色,所在地...

👉是大家都住在一起的设定

👉有轻微盖庄

👉ooc致歉<(_ _)>

👉以上ok就go!


        盖茨和庄吾偷偷养了一只猫,在距离朝九晚五堂不远的小巷子里给它搭了一个窝。其实本来只是庄吾在放学路上常常带着些食物给它,后来熟悉之后便粘在庄吾身边不肯离开,常磐顺一郎对庄吾很宽容,但不许庄吾在家里养猫,说什么猫有可能会吞下钟表零件,庄吾只好把它养在那条小巷子里。盖茨的加入是从连续几天都蹭了一身猫毛开始的。一开始盖茨不承认自己会撸猫,直到庄吾一口气说出了自家小猫的毛色,所在地和猫窝形状后盖茨才被迫招认,和庄吾一起饲养。


        月读也养了一只猫,在庄吾的学校附近。它很亲人,总是在学生多起来的时候跟在人脚边撒娇讨要食物,可一直没有主人,于是月读放了个铺了些棉布的小箱子在学校里,那只猫也就这样在学校里住下了,月读也时不时去看看它,喂喂它。看着它越来越胖,月读终于狠下心来断了它的粮,不过效果甚微。


        沃兹因为总是来找常磐顺一郎修表迅速博得了叔公的好感,在他的魔王陛下被盖茨和月读不知道拐到哪里的日子里,沃兹也常常因为常磐顺一郎甜品的诱惑下陪他去买菜,说白了就是免费劳动力。最近买完菜回家的路上,总有只小猫一直跟在两人后面,护送两人回到朝九晚五堂。即使是流浪猫,时间长了也渐渐熟络起来,两人也会顺手丢一些鸡肉啦,小鱼干啦什么的给它,也算是它的饲主。


        和猫在一起的日子平淡且快乐,直到有一天,一只猫蹲在朝九晚五堂门口。

“喵~”它悠闲的蹲在树荫下。

“小咪/喵王/鱼丸?”大家异口同声的唤自己养的猫咪,听到其他人的声音后愣住了,五人看了看猫,又看了看其他人,随后面面相觑。

“喵~”那只猫抬头看了大家一眼,自顾自的走进了朝九晚五堂,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里的新住户,只不过不用交租金罢了。

秋蓝

【盖茨X白沃兹】《夜莺与玫瑰》

  1.

  “那玫瑰树说道:‘你若要一朵红玫瑰,你须在月色里用音乐制成,还要用你自己的心血染它。你须将胸口顶着一根尖刺,为我歌唱,你必须整夜地为我歌唱。那刺必须刺入你的心头,你生命的血液将流进我的心房。’ ”

  

  “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白沃兹说道。

  这故事中的世界和他们的不同,如果有什么词能形容他们身处的世界,那只能是……

  “无望。”

  救世主这样定义道。

  白沃兹用执笔的姿势握着一根早已枯死的枝桠,他勾起嘴角,仿佛没看到他腿边的救世主如同周围的废墟残垣般倾颓。

  “是因为我。”救世主说道。

  回答他的是枯枝折断的碎裂声。

  白沃...

  1.

  “那玫瑰树说道:‘你若要一朵红玫瑰,你须在月色里用音乐制成,还要用你自己的心血染它。你须将胸口顶着一根尖刺,为我歌唱,你必须整夜地为我歌唱。那刺必须刺入你的心头,你生命的血液将流进我的心房。’ ”

  

  “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白沃兹说道。

  这故事中的世界和他们的不同,如果有什么词能形容他们身处的世界,那只能是……

  “无望。”

  救世主这样定义道。

  白沃兹用执笔的姿势握着一根早已枯死的枝桠,他勾起嘴角,仿佛没看到他腿边的救世主如同周围的废墟残垣般倾颓。

  “是因为我。”救世主说道。

  回答他的是枯枝折断的碎裂声。

  白沃兹松开手,两根枝桠轻轻松松地滑落下去,在废墟中摔的粉身碎骨。

  “这世界本来会永远绝望。”他俯下身贴近救世主。

  “是因为您。”白沃兹斩钉截铁道。

  “也不会再有希望了。”救世主仍旧埋头在手中,白沃兹的手停顿在他的肩膀上。

  他的温度没有传达给救世主,白沃兹抬起手,轻轻拂去了掉落在救世主头发上的碎屑。

  没有希望,却也并非绝望,这便是明光院盖茨从逢魔时王手中拯救的世界。

  他们在胜利的废墟上,如同站立在一潭死水中,这水永远不会将他们淹没,却也永远不会流动起来。

  旧日已逝,新者不至。

  白沃兹蹲跪下来,膝盖抵在断裂的石板上。

  “这就是我们追求的世界。”

  白沃兹仰起头,注视着救世主埋起的头颅。

  这一次救世主放下了手。

  他微微抬起头,眼中倒映着这个世界的写照。救世主看着白沃兹,看着那张脸上只对着他流露出来的称得上柔软的神情。

  他的一只手臂架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握住了白沃兹的肩膀,手指却像是不安一样无法停下动作。

  白沃兹伸手覆盖在了上面。

  救世主的不安凝固了,他扯出一个笑容来,可即使这轻而易举的动作,也让他疲惫不堪,演的支离破碎。

  但已足以让白沃兹做出回报。

  白沃兹伸出手指,擦去了他脸颊上的血迹。

  救世主看着他的眼睛。

  那里面没有断壁残垣,没有枯枝败叶,没有赤地千里,没有一成不变。白沃兹的眼中唯一有关这无望世界的——是他自己。

  他抓牢白沃兹的肩膀,为此发出了一种无声的艰难喘息。救世主把头抬的更高,凝视起空无一物的前方。

  那里太阳融化在地平线上,融化的部分又从地平线上流尽。

  救世主看着黑暗来临的地方,开口道:

  “也许不是。”

  

  2.

  “夜莺叹道:‘拿死来买一朵红玫瑰,代价真不小,谁的生命不是宝贵的?坐在青郁的森林里,看那驾着金马车的太阳、月亮在白珠辇内驰骋,真是一桩乐事!山楂花的味儿真香,山谷里的吊钟花和山坡上的野草真美。然而,爱比生命更宝贵。一只鸟的心又怎能和人的心比?’ ”

  

  明光院盖茨讨厌这样。

  他讨厌白沃兹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附近。

  但他更讨厌那个神情。

  在只有他们的时候,白沃兹会对他露出的一种转瞬即逝的神情。

  月读短暂的离开时,他倾身在河堤的栏杆上,看着因为断流不再流动的河水。

  白沃兹本来在他身边日常论述他的救世主理论,但是某一个时刻,一切突然安静了。

  盖茨的余光如同探测器一般,敏感地发现,“那个神情”出现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比以往几次都要更近,盖茨感到那目光如此强烈,简直如芒在背。

  这个人快比逢魔时王更让人讨厌了。

  明光院盖茨咬牙切齿地想道,然后猛地转过了头。

  果不其然,白沃兹在一瞬间又露出了他招牌的笑容。

  “怎么了?我的救世主?”

  换作以前,盖茨早就避开这他认为的“假笑”不再看他了。而这次他盯着白沃兹,虽然不情不愿但是专心致志。

  可那个神情早就躲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缄口不言。

  明光院盖茨皱起眉头,烦躁地开口:“你刚刚在看什么?”

  白沃兹风淡云轻地耸了耸肩,甚至嘴角跟着耷了一下。

  “和以前一样,我在看您。”

  那有点可爱的小动作让盖茨更加心烦意乱,他直接转过身,语气比刚才更差了起来:“我是问你为什么那样看我?”

  白沃兹没有回答,只是挑起了眉,像是在反问他。

  盖茨张开了嘴,却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他从没见过那种目光。

  悲伤又带着全部希冀。

  无比真实却不能见光。

  他看着白沃兹,鬼使神差地问道:“那个世界的我怎么了?”

  白沃兹还挂着那副笑脸,眼中的笑意开始消散。

  “您杀死了逢魔时王,拯救了那个世界。”

  明光院盖茨向他凑近了一步。

  白沃兹不为所动:“我的救世主,我知道您对我心存疑惑,但我不会对真相说谎。”

  “如果你坚信我能打败逢魔时王,你为什么来这里?”

  白沃兹看着他年轻的面容,绿意盎然的枝叶在他身后沙沙作响,有关他的一切都带着生命的力量。

  那句他本应脱口而出的“黑沃兹不是也来了吗”被他咽了下去。

  街对面的花店里,系着围裙的小姑娘风淡云轻地剪掉玫瑰的一截根茎,将它插在花束里,摆到玻璃窗前。

  白沃兹垂下眼睛。

  “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这是个旧世界的故事。”

  “叫做《夜莺与玫瑰》”

  

  3.

  “青年学生从草里抬头侧耳静听,但是他不懂夜莺对他所说的话——他只晓得书上所讲的一切。

  那橡树却是懂的,他觉得悲伤——因为他极爱怜那枝上结巢的小夜莺。

  他轻声说道:‘唱一首最后的歌给我听吧,你别去后,我要感到无限地寂寥了。’ ”

  

  “这一切都值得吗?”故事讲到这里,救世主突然开口了。

  “值得更好的结局。”

  白沃兹回答。

  救世主坐在万籁寂静的废墟之上,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头。

  “沃兹,去吧。”

  救世主这样回应道。

  白沃兹低下头笑了。

  为了寻找新的希望,为了避免他的死亡。为了成就爱与理想,夜莺需要飞往橡树。

  白沃兹临走之前,救世主叫住了他。

  “沃兹。”他喊他的名字。

  “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白沃兹垂下眼睛,回过头的时候却笑了起来。

  “纯白的世界中开出了红色的玫瑰。夜莺耗尽生命换来的红玫瑰,却没能为学生换来爱情。”

  “这算什么结局?”救世主问道。

  那一瞬间白沃兹的目光忽然遥不可及。

  “我的救世主,这只是个故事罢了。”

  “沃兹。”救世主又喊他的名字:“那个世界,一定会成为你想要的那个世界。你会成功,那里的‘我们’,会成功的。”

  “是我们希望的世界。”白沃兹答道。

  在死水一般的世界中, 在指针停摆的时间里,他们的目光交汇了。

  最终白沃兹把目光投向一旁树木早已枯焦的枝桠,轻声道:“我会再次把这个故事讲给您听。”

  

  4.

  “我记错了,故事的结局应当是这样。”

  “那只夜莺的血是白色的。它用生命换来一支白玫瑰,学生将它丢弃在旁,春天没有来临,黑暗笼罩大地,夜莺孤身死在了玫瑰树上。”

  

  “愿你的未来不会被黑暗笼罩。”

  白沃兹对黑沃兹说道。

  在消失前,他看到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露出复杂的不解神情。

  接着他看到他原本的世界。

  那里仍然是一片寂静,就连他的呼吸声也泯灭在空气里。

  在他曾经和救世主讲述那个联系着两个世界故事的地方,一切的瓦砾废墟消失不见,只有一个墓碑静静的立在前方。

  白沃兹踩着干涸的土地走了过去。

  他蹲下身,把一支玫瑰放在了墓碑下方。


  END

弹九九

【盖庄】真心话大冒险

※似乎是个很老的梗

※错字,ooc,语句不通顺都归我,盖庄归你们!

※有轻微沃庄情节,可忽略不计

※有亲吻

以上都ok就go吧!


        常磐庄吾今天意外地起的很早,顶着还没来得及整理的乱蓬蓬的棕色短发,边打哈欠边下楼。


        盖茨躺在沙发上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一向早睡早起的他此时脸上的黑眼圈浓得吓人。...


※似乎是个很老的梗

※错字,ooc,语句不通顺都归我,盖庄归你们!

※有轻微沃庄情节,可忽略不计

※有亲吻

以上都ok就go吧!


        常磐庄吾今天意外地起的很早,顶着还没来得及整理的乱蓬蓬的棕色短发,边打哈欠边下楼。


        盖茨躺在沙发上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一向早睡早起的他此时脸上的黑眼圈浓得吓人。


         “早上好,叔公。”庄吾看向已经在准备早饭的常磐顺一郎,扭过头突然看到沙发上的盖茨,“今天真早啊,盖...”话还没说完,盖茨便翻了个身,背对着庄吾。庄吾挠了挠头,识趣的闭上了嘴,又仔仔细细思考自己到底哪里又惹到了他。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庄吾被几个同学以庆祝毕业为理由拉出去吃饭,结果谁也没有想到在五十年后把世界搞成那个鬼样子的逢魔时王居然一杯就倒!于是醉醺醺的小魔王被同学们送回了朝九晚五堂,交给了盖茨。小魔王拽住盖茨就不撒手,盖茨掐住他的脸,强行把他从身上剥下来,冲他大吼:“时王,你发什么酒疯!”庄吾艰难地用含混不清的声音吐出几个词:“最...喜欢...盖茨了...”。盖茨一愣,手上松了劲,小魔王就趁机重新挂在了盖茨肩膀上,睡了过去。盖茨只好把他拎上楼,丢回他自己的房间。“真是...喝不了还非要逞强。”下楼时,盖茨的耳根后知后觉的红了。然后就有了早上这一幕。


        而罪魁祸首此时正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餐,对昨天聚餐之后的事毫无记忆。


        沃兹和月读也下来了,两人都对沙发上的盖茨投去奇怪的目光。三人围在桌前,月读用眼神示意,问庄吾盖茨怎么了,庄吾哭丧着脸,抓着月读和沃兹的胳膊:“盖茨早上就这样了,可能是昨晚喝了酒...但我真的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月读,沃兹,你们快去问问!”说着就把两人往盖茨身边推。


        常磐顺一郎拿着一盒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卡牌走过来:“噢,大家都吃完饭吗?这是你们年轻人常玩的,以前我们两个人也一直没有机会玩,现在庄吾有了你们这些朋友,我也就放心了,趁着周末你们也能好好放松一下。”


        被用来充当转盘的废旧钟表摆在中央,指针一圈一圈地转动,最后稳稳的停在了月读面前。“诶?是我吗?”月读从牌堆里摸出一张大冒险,“我选大冒险!”常磐顺一郎跑到月读身后读出卡牌内容:“从左边玩家身上抢来任意一件物品。好像不那么容易噢。沃兹,要小心了。”“这个简单!”月读说着张开右手,时间被停住了,轻轻松松从沃兹的口袋里拿出了变身手表放在桌子上。一个响指,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常磐顺一郎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月读,你是魔术师吗?”庄吾和沃兹也是一脸“这样也可以?!”的表情。


         “盖茨还没有起床吗?”叔父看了看沙发上的的盖茨,盖茨回应:“我才不玩这种无聊的游戏。”“那我可以独占魔王陛下的游戏时间了!庆祝吧!”沃兹不放过任何一个值得庆祝的机会。盖茨站起来,瞪了沃兹一眼,从餐桌上抓起一片土司,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庄吾对面:“真不知道玩个游戏有什么可庆祝的。”


        指针再次转动起来,指向了盖茨。“盖茨你就选真心话吧!”小魔王不等盖茨选择,就翻开一张牌放在盖茨面前,“哦?最亲密的朋友?是谁啊!”庄吾的眼睛亮晶晶的,期待着他的回应。来自未来的战士刻意回避着他的目光:“没有。”“诶...盖茨超不坦诚的啊!”庄吾失望地叫道,“难道月读不是吗?”“拜五十年后的你所赐,我和月读大概算是战友。”“没关系的魔王陛下,我永远是您最亲密的伙伴!”沃兹插嘴道。“这是我的回合,有你什么事?”沃兹又一次得到了盖茨的白眼。


         第二回合在拌嘴声中结束,常磐顺一郎欣慰的看着这群游戏中的“孩子”。这次是庄吾的回合,少年的大冒险手牌上明晃晃的写着“和右边玩家玩pocky游戏”。沃兹一边积极的满屋子寻找pocky,一边说:“魔王陛下请不要有顾虑,尽兴享受游戏吧!”小魔王倒也不介意,大大咧咧的拿起一根含在嘴里:“来吧!”


         盖茨太阳穴猛然一跳,随后心头涌起一股无名之火,扰得他心烦意乱。看到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像是战斗时体力不支将要输给敌人的感受,但又比那更令人难以忍受,更让人不甘心。


         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逼着他做出些行动,盖茨夺过两人之间饼干棒扔在地上,“盖茨你干什么啊!”庄吾抱怨道,却被盖茨一把拽住后衣领,拖进厕所,反锁上门,狠狠地甩在墙上。


         外面月读和沃兹面面相觑,里面盖茨用烤的干硬的土司抵住庄吾的脖子。“时王!你昨晚说的话都不记得了?”小魔王对盖茨早上不理人,现在打断游戏还这么粗暴的对他非常不满,本来嘛,谁会对一个醉汉的话那么在意,可盖茨深深记住了,“连自己说过的话都记不住,还当什么王!”


         庄吾奋力想要拨开盖茨的手,不过似乎低估了未来战士的力量,只好任他以这样充满攻击性的姿势站在自己身前。“我真的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如果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我道歉!”庄吾无奈的举起双手说。“谁稀罕你的道歉,给我再说一遍喜欢我。”“???”庄吾大脑一片空白,心想:我昨天趁着酒劲和他表白了?!小魔王凭借着18年来积累的根本不存在的恋爱经验,还是想到了这一点,但仍然嘴硬:“谁说过喜欢你了!”盖茨的眉头皱了起来,放下了手里的土司,又向庄吾靠近了一步,强大的气场压制使得庄吾的背不得不结结实实的贴在墙上,面对强大无比的敌人从不面露惧色的他此时的心跳声却可以听得真真切切,毕竟昨天说过的话是真的,喜欢他也是真的。


         盖茨直直盯着庄吾的眼睛,似乎在等他辩解。平时生龙活虎的小魔王此时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狗,垂着头,不敢出声。


        毫无征兆的,盖茨凑了上来,身上极具男性魅力的淡淡香味直往庄吾鼻子里钻,让他晕晕乎乎,虽然不讨厌,甚至很喜欢在战斗后故意蹭到盖茨身边去闻这样的味道,但如此近的距离还是很没有安全感,想快点和他保持正常距离,获得主权。可盖茨并不愿意如他的意愿,轻轻舐咬庄吾的嘴唇,轻轻松松就撬开了他的牙关,贪婪的汲取他口中残留着的pocky的甜味和小魔王独有的气息。


         连喜欢的人的手都没有碰过的庄吾哪里受得了这个,盖茨皱着的眉头解开了,但仍然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三下就被吻到瘫坐在地上站不起来的庄吾:“这就是未来的逢魔时王?这么轻易就被打败了啊。”庄吾擦去脸上挂着的生理泪水:“至仁至善的魔王可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太糟糕了,”盖茨摇了摇头,“你的吻技。看来你确实没有谈过恋爱。”说到这个话题,庄吾顿时像个瘪了的气球,瘫在地上装死。“喂!”盖茨向他坐在地上的小魔王伸出来一只手,“还是让我打败你吧,然后一起去有我们的未来。”



趴在门口偷听的月读和沃兹:

月读:“他们俩不会打起来吧...”

沃兹:“不可能!我的魔王陛下不可能输!嗯......要不你进去看看?”

月读:“我是女生,进去可能不太方便,为了避免误会还是你去吧...”

在厨房收拾东西的常磐顺一郎:“庄吾有这群朋友可真好啊!”

                                   ——end!

另外:盖庄为什么这么好啊!!!!我为什么2020才嗑到这对!!!!产粮果然没有嗑粮快乐!

菜鸟有腹肌

看完时王, 为什么我脑子里只有这些翻白眼表情包......


看完时王, 为什么我脑子里只有这些翻白眼表情包......


*苏璃

不是原创,不是原创,不是原创,(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都是从浏览器上下载的。

。本人超喜欢时王

不是原创,不是原创,不是原创,(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都是从浏览器上下载的。

。本人超喜欢时王

艾索德伊芙今天结婚了吗?

【庄吾向】 名为王者的假面、遮盖哭泣的泪眼


生而为王,终将成王。

以吾之心,帝王之王。

庄吾记得那个逢魔时王曾经这么说过。

对于常磐庄吾而言、王者就是独属于他的假面。戴上这幅假面的时候就能遮掩起深藏于自己心中那个孤独又悲伤的小孩的身影,只将时间王者应有的自信与强大展现给珍视的伙伴。

但这幅假面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

过去的意志本不该被谎言欺瞒掩盖。

这个世上却也再没有需要让他去欺瞒掩盖的伙伴了。

雨点自昏暗的天空中飘落,与异类Decade战斗的余波已然结束,曾经笼罩着苍穹的黑暗被究极的王者宣告了黎明来临,但灰蒙蒙的云层即便驱散了黑暗却也未能迎来光辉。倒塌的高楼大厦依然还是那般废墟的模样,乌黑浓烟与滚烫烈焰也未曾因为...


生而为王,终将成王。

以吾之心,帝王之王。

庄吾记得那个逢魔时王曾经这么说过。

对于常磐庄吾而言、王者就是独属于他的假面。戴上这幅假面的时候就能遮掩起深藏于自己心中那个孤独又悲伤的小孩的身影,只将时间王者应有的自信与强大展现给珍视的伙伴。

但这幅假面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

过去的意志本不该被谎言欺瞒掩盖。

这个世上却也再没有需要让他去欺瞒掩盖的伙伴了。

雨点自昏暗的天空中飘落,与异类Decade战斗的余波已然结束,曾经笼罩着苍穹的黑暗被究极的王者宣告了黎明来临,但灰蒙蒙的云层即便驱散了黑暗却也未能迎来光辉。倒塌的高楼大厦依然还是那般废墟的模样,乌黑浓烟与滚烫烈焰也未曾因为敌人倒下而停息半分。冰凉的水珠一滴一滴搭载逢魔时王的金色铠甲之上,从赤红色的眼部流转、滴落、于地面上悄然消逝。

他明明不会冷,但他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冷。

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如今快要结成寒冰。

“我不会在这个世界...成为永恒的王的。”

“魔王陛下...”

Woz明白了他的王者再没有于此世称王的打算了。

他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看到,在那张面具下,他的王者此时此刻流下眼泪的面庞。

以吾之心,帝王之王。

可即便成了帝王之王,以这颗空空荡荡,千疮百孔的心又有什么意义。

即便成了王,在这个失去了盖茨和月读世界坐上黄金的御座,接受苍生的朝拜,又有什么意义。

“成为时间的王者吧。”

“我相信...是你,一定会成为至仁至善的王...”

那是挚友最后留下的话语,在最后的最后他相信自己能够成为完美的王,能够拯救这个世界。

“没有你在...我...根本就是最低最恶的魔王...”

少年略显沙哑的哭腔从假面下传出。

“我不想你死...盖茨...”

王,究竟是什么。

梦想成为王的少年在心中再一次询问了自己这个问题。

那不是单纯的统治。

也不是单纯的掌控。

更不会是像斯沃鲁兹那般窥觊世界。

王者,应该是背负起整个世界的伤与痛,罪与罚,将一切的生命的承担于己身,守护自己臣民的人。

而时间之王所要守护的,是被不断传承和连锁下去的时空,在这个时空中所有的人们。

如果成为王意味着要背负起这个世界,要接受所有的痛苦与悲伤,承受最大的孤独和不理解,去守护所有。

那么现在的庄吾就成为了王。

因为他为背负这个世界的重量失去了自己珍重的一切。

以前,那个梦想成王的小孩因为奇特的愿望一直不被理解和接受,就这样被当成怪胎的过了十八年。

然后有一天他遇到一个和他岁数相仿的男孩和女孩,他们邂逅,相遇,一路上或有辛酸,或有喜悦,在不解与希望中彼此交心,终于成为了朋友。

还能有什么比从这样孤独的男孩手中夺走唯二的友人更残酷的事情呢?

男孩痛苦着。然后拭去眼泪,戴上了那条本就属于他的腰带。

他成为了最强的王。

为了背负这个世界的重量,成为王必将经受究极的孤独与悲伤。

连此试炼都能承受,势必会成为无可置疑的王者吧。

常磐庄吾成为时间的王者这一路上失去了太多太多东西,即便成为了王,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王,却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因为他还是会哭,纵然成了王,也还是会哭的那个名叫常磐庄吾的男孩。

悲伤铸就了王的冠冕,泪水堆砌成了王的御座。

痛苦为他加冕歌颂万世,孤独为他登基传唱千秋。

时间之王会引导这个世界的命运。

可常磐庄吾,只不过是,

以名为王者的假面、遮盖哭泣的泪眼

玢丧MDer_TWO

月读皮套拟人
(姿势还是老角度,手真的笨)

月读皮套拟人
(姿势还是老角度,手真的笨)

老wud  °
三点了我终于画完这个沙雕脑洞条...

三点了我终于画完这个沙雕脑洞条漫了!!

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跟我一起分享这份沙雕快乐

假面骑士zio同人,可能有点剧透,跟剧情有点点关系,衍生了一个水手服的梗

最近看zio真滴上头

三点了我终于画完这个沙雕脑洞条漫了!!

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跟我一起分享这份沙雕快乐

假面骑士zio同人,可能有点剧透,跟剧情有点点关系,衍生了一个水手服的梗

最近看zio真滴上头

镜飞彩:没有我miss不了的音游

看45集的时候特别想问的问题

p3是时王表情包

看45集的时候特别想问的问题

p3是时王表情包

镜飞彩:没有我miss不了的音游

是zio44集!

wool的洗白引来盖茨的不喜(不)

p2误

是zio44集!

wool的洗白引来盖茨的不喜(不)

p2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