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时王

3363浏览    38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2 10:42
镜飞彩:没有我miss不了的音游

是zio44集!

wool的洗白引来盖茨的不喜(不)

p2误

是zio44集!

wool的洗白引来盖茨的不喜(不)

p2误

正版离恨

意难平〕大概是治愈系的小段子集

刚刚被剑始甜到,就被龙骑外传插了一把刀

刀刀见血。

想想终究还是意难平,写几个自己胡乱想的小段子,温暖一下自己。

或许能温暖到你吧。

如果有太太想要借梗画画或者写文就直接拿走好了……我也需要糖吃/哭泣。


一。

后来红芭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哥哥是史努比/

被欺骗的生气与面对心中神的冲突之下,她问:

“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自信来一个人担起所有的事情。”

哥哥一愣,想起了三年前那个说“相信你的未来”的时王。

莲太郎转过身凝视天际许久,一边像是要看见另一条时间线上的那个人,一边又像是掩盖眼角的泪光。

那个给了他希望的人…那个告诉他什么是真正守护的少年…那个在逢魔之日倒在挚友怀里的王。

“一定要相信未来的自己。”

“我得到的力...

刚刚被剑始甜到,就被龙骑外传插了一把刀

刀刀见血。

想想终究还是意难平,写几个自己胡乱想的小段子,温暖一下自己。

或许能温暖到你吧。

如果有太太想要借梗画画或者写文就直接拿走好了……我也需要糖吃/哭泣。


一。

后来红芭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哥哥是史努比/

被欺骗的生气与面对心中神的冲突之下,她问:

“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自信来一个人担起所有的事情。”

哥哥一愣,想起了三年前那个说“相信你的未来”的时王。

莲太郎转过身凝视天际许久,一边像是要看见另一条时间线上的那个人,一边又像是掩盖眼角的泪光。

那个给了他希望的人…那个告诉他什么是真正守护的少年…那个在逢魔之日倒在挚友怀里的王。

“一定要相信未来的自己。”

“我得到的力量,是为了守护与正义而战的……”

不顾红芭的疑惑,转过身笑着对她说

“王是这么告诉我的。”

“所以啊,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创造的未来,好吗?”




二。

白沃兹是主动把书送给海东的。

自己没有亲自偷到宝物,海东心里其实是很不甘心的。

但是宝物已经到了自己手里,也确实不好说什么了。

“你还有什么心愿。”海东装作无意的摆弄手中的电子书,“或许可以看在宝物的份上帮你一把。”

白沃兹的眼神逐渐迷离,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海东叹了口气,有些受不了他磨磨蹭蹭的样子,转身要走。

他听见身后的人所说:

“希望我的救世主,能拥有真正属于他的未来。”

海东转身想继续询问些什么,只见白沃兹留给他背影后并安静的离开。

即使他从来没把你放在心上,即使你总是装作不在乎,但其实于你而言,他才是全部吧。

这种感觉…海东笑了笑,大概也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像他自己一样。





三。

剑崎一真由一个“乡野村夫”变成了知名摄影师真崎剑一的助手。

这个名字被真崎先生写在了自己刚刚发行的摄影专刊封面上,红百合安静躺着长椅上,下面是落满的银杏树叶,而封面右下侧,是真崎先生亲笔书写规整的四个汉字:剑崎一真。粉丝们一边思考这是不是真崎先生写错了,一边疯狂议论着剑崎一真这个名字与真崎剑一的兼容性。

而当事人剑崎一真一边躺在木床上翻着还不怎么会用的手机,一边向相川始抱怨为什么还要上自己的名字。

“其实还是少了几个字,下次一起写上。”

此时,“罪魁祸首”对自己引发的小骚乱并不在意,依然安静洗着自己手中的胶卷。

“少写了什么?”剑崎一真马上放下手机跳下床凑近相川始好奇的问。

相川始停下手中的工作,带着笑意的看向他:

“致吾爱。”


〔等了你十五年,往后每一天,都不想错过。〕





四。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不要死啊……莲”

“我在那个没有争夺的世界等你…到时候再一起争吵吧。”

“……”

城户真司又一次被那个梦惊醒,几乎是来不及擦掉眼角的泪,一个人放声在屋子里痛哭起来。

哭着哭着,突然感觉门震了一下,在排除掉自己的哭的声音震到的门,有些小心的开了门。

来人依然是黑色的披风,没什么表情的脸。

却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莲……”

来人愣了一下,随即狠狠敲了一下真司的头,“没想到你还能记得我是谁?快还钱!都拖欠好几个月了!”

真司听到这话轻靠在门口旁边的架子上,边哭边笑着说:“其实我欠了十七年,莲。”

不顾他的诧异直接抱上了他,然后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是活着的他。

“我用我的未来还你。这条命,是我欠你的。”

因为骑士战争而枉死的人们,是伴着龙骑历史的消减复苏了吗,虽然没有记忆。

其实如果这样…倒也不错。

以后就由我来记住我们的故事。





五。

身为后辈的时王还是多问了一下海东先生是不是要利用未来笔记来追捕门矢前辈。

而海东一脸庄重的向庄吾摇了摇头,并说:“小魔王啊,宝物不可以随随便便的被糟蹋哦。”

庄吾似懂非懂偏头看海东,听剑崎前辈说海东先生不是和门矢前辈关系很好吗,怎么连用未来笔记写门矢前辈都是糟蹋了?

当然,他很快就明白了。

门矢前辈和海东先生在逢魔军前流利的配合让庄吾佩服,但是……

他偶然看见海东先生在白沃兹的书上写着:

“面前的敌人甲绊倒了敌人乙。”

“沃兹今天出门忘记带围巾。”

“奥拉打了斯沃鲁兹一巴掌。”

“……”

庄吾看着如此糟蹋这本未来笔记的海东,不由得想起了那天的对话…

“原来海东先生说的不能被糟蹋的宝物是门矢前辈啊……”


〔其实不过海东还是觉得他们之间,应该是纯粹的。〕





六。

“我回来了~”一脸喜悦的海东走进了光写真馆。

与之鲜明对应的是坐在那里一脸黑线的大首领先生。

夏蜜柑用眼神示意这个人今天心情很不好。

小野寺也安安静静的躲在一边研究自己的腰带。

“次卡桑~你看这是我带回来的宝物。”

海东将刚从电王世界里拎出来的小手枪给士看。

小明君不耐烦的推开了他的手,同时也注意到了他身上衣服的洞。

“受伤了?”小明挑眉,语气带着几分不屑问他,“自己非要一个人去的时候不是很倔强吗。”

“我的身体可是被大修卡改造过的,这点小伤不用放……”

“谁打的你。”还没有说完便被门矢士强行打断,声线也突然低沉了下来,右手有意无意的拍了拍手中的品红照相机。

“已经送去回炉重造了哦,我还顺便拿了个升级道具…算是不错的收获吧。”

“所以到底谁动的手。”

海东有理由相信,他再这么转移话题可能真的是要被门矢士狠狠教育一顿了……

“时间警察。”

所以他选择招供。

“是吗?”门矢士从座位站起来,理理衣服,带上自己的品红色小相机,“大概明白了。”

本来想很去的雄介和海东被夏蜜柑拦下了,据说是电王前辈与门矢士今早就聊过了,所以他应该是有分寸的。

海东也突然明白为什么小电王会莫名其妙的相信自己了,阿士……你可真是一点都不坦率啊。

至于……那天发生了什么?

大概除了世界的破坏者把时间警察属所有的机械异魔神都拆了,就没有别的特别重要的事情了……吧?


〔这段场景算是出自电王三部曲有海东的那里,海东退场的地方是光写真馆啊!!!〕



七。

逢魔时王看着动乱的时间线,以及被禁锢的自己,发出无奈的叹息。

那个黑底白外套的男子拿着蓝色手枪走近,用极其轻佻的语气对他说:“就算是时间的王者,也逃脱不了命运的枷锁啊。”

“你看你辛辛苦苦布的局,到头来只是这越来越混乱的时间线,却没有丝毫改变的未来。”

“真可惜……”

逢魔时王轻轻笑了,也不知回想了什么,说:“你和他真的很像,从来都不会善语待人。”

海东转了转手中的枪,语气中依然有些不屑,却已然收敛好多。

“次卡桑啊,直到现在你还记挂着那个随随便便把整个未来赌在你身上的自大的男人?”

“不是…”逢魔时王露出少有的严肃,“阿士,他是我的希望……”

无论五十年前的庄吾,还是现在的逢魔时王,都坚信着这一点。

“没办法阿士就是这样,无论做什么…都让人觉得他是对的。”

在与那股不知名力量对抗中,他是我的希望与底牌,也是我能依然撑着这条时间线直到如今的原因。

逢魔时王……不,常磐庄吾如是想。











|・ω・`)

就,很神奇写了这么多,也很开心吧,把心里的故事都写出来了。

终究还是意难平啊意难平。

故事里的他们或许只能如此,故事外的你……

可一定要抓住眼前的希望啊

最后的最后,还有世界上最好的来打

做你的希望。

感觉占了好多tag……见谅/


benq
我不知道压画质会多严重。 这张...

我不知道压画质会多严重。

这张像素是16000*23000,

刚刚完成线稿,颜色之后上。

我不知道压画质会多严重。

这张像素是16000*23000,

刚刚完成线稿,颜色之后上。

魔神巫•皮皮夫斯基

复健沙雕段子

我肥来辽,我这个爬墙的洪世贤没有忘记你们
这次带来沙雕段子祝贺神牙和时王开播
cp注意一下ok?
1.【假面骑士zi-o】
此时,一位身着“全员恶人”T恤的Woz路过。
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庄吾,庄吾的衬衫上隐隐映出一个“人”字。
Woz拿着书高兴地跑过去搭住庄吾的肩。
“魔王陛下,您果然是个恶人!”
庄吾拿着decade ridewatch转过身来,缓缓露出衬衫上“你真烦人”四个大字。
“您有事吗?”
2.【假面骑士decade&神牙】
此时,一个身着“全员恶人”装甲的路过的假面骑士路过。
他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帅气的骑士,胸口隐隐写着“全”字。
假面骑士高兴地走过去拍了拍骑士的肩。
“小...

我肥来辽,我这个爬墙的洪世贤没有忘记你们
这次带来沙雕段子祝贺神牙和时王开播
cp注意一下ok?
1.【假面骑士zi-o】
此时,一位身着“全员恶人”T恤的Woz路过。
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庄吾,庄吾的衬衫上隐隐映出一个“人”字。
Woz拿着书高兴地跑过去搭住庄吾的肩。
“魔王陛下,您果然是个恶人!”
庄吾拿着decade ridewatch转过身来,缓缓露出衬衫上“你真烦人”四个大字。
“您有事吗?”
2.【假面骑士decade&神牙】
此时,一个身着“全员恶人”装甲的路过的假面骑士路过。
他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帅气的骑士,胸口隐隐写着“全”字。
假面骑士高兴地走过去拍了拍骑士的肩。
“小伙计,想不到你也是个恶人!”
骑士缓缓抹剑,转过身来,露出凶恶反派面孔的同时,露出胸口“全员霍拉”几个大字。
“来决斗吧,魔戒骑士!”

正版离恨

庄吾与小明的二三事〕还会再见面吧[上]

原时间线 最近被双魔王cp吸引

友情向 /

常磐庄吾第一次见到门矢士,是在自家的朝九晚五堂。

那时他刚刚收集到了Kiva的力量,临走时,那个失去了记忆的男子,依然如初见般拉着小提琴,仿若天籁的声音,如细水入泉,婉转悠长。

不过再好的曲子也不是给他听的。

走进自家的小店,那个穿着西装带着品红衬衣的男子淡定的品着咖啡,叔父有些尴尬的向庄吾解释道“他说是庄吾你的朋友,我就将准备给你的饭顺便给他了。”

庄吾微微一愣“啊?”

他哪有什么朋友,庄吾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看着他的男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并没有说谎。

“你是…哪位…”

男子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慵懒的靠在椅背上。

“我叫门矢...

原时间线 最近被双魔王cp吸引

友情向 /

常磐庄吾第一次见到门矢士,是在自家的朝九晚五堂。

那时他刚刚收集到了Kiva的力量,临走时,那个失去了记忆的男子,依然如初见般拉着小提琴,仿若天籁的声音,如细水入泉,婉转悠长。

不过再好的曲子也不是给他听的。

走进自家的小店,那个穿着西装带着品红衬衣的男子淡定的品着咖啡,叔父有些尴尬的向庄吾解释道“他说是庄吾你的朋友,我就将准备给你的饭顺便给他了。”

庄吾微微一愣“啊?”

他哪有什么朋友,庄吾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看着他的男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并没有说谎。

“你是…哪位…”

男子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慵懒的靠在椅背上。

“我叫门矢士,只是个路过的假面骑士…”

假面骑士?那就是他的敌人了。

庄吾微微的眯了眯眼,思考着如何找出他生存的年代,并抢夺到他的力量。

只是就在庄吾思考的时候,那个路过的假面骑士就站在了他的面前,双手抱拳并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呆愣的小魔王。

庄吾有些被吓到,慌忙往后退,有些警戒的看向他。

门矢士嗤笑了一声,调了调手上的粉红〔品红〕相机。庄吾只听咔嚓一声,随后门矢士向叔公挥了挥手,说了句多谢款待。

叔公有些莫名其妙的嗯了一声,客气的说了句那下次再来。

门矢士便如同出自家门一般淡定的走出门,在门口好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回头面向庄吾,露出自以为善良的笑意,并说

“听说你想成为王,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世界的破坏者,我会破坏你所在的世界。”

“你这是什么意思。”

门矢士转身撩起门帘,只留下了“再会了”这三字,就不见身影。

庄吾慌忙的追了上去,但走出门之后,周围却没有再看见那个人。

门矢士本来只是想来这个世界去看看桐生战兔在这新世界过的怎么样,结果桐生战兔一脸自己无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自己是葛城巧,最令他崩溃的是,不知为何,战兔的衣品竟然与在旧世界冰室幻德的极端相似。

怎么桐生战兔你也跟他们一起用了挤压驱动器?

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的门矢士由于看见店长端上来的咖啡,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抵抗,也没想到这样做是否礼貌,就直接将咖啡推开,并如同逃难一般离开了这里。

本来以为又是这build骑士的日常犯傻,但看到永梦映司甚至是他认为这新十年最正常的wizard都在啃着甜甜圈拿着拯救过世界的魔法能力在变魔术…

门矢士承认他心里世界已经崩了。

百般思考无果的情况下,他默默的拿出了自己某次从海东那里顺走的布丁。

果然如他所料,电王底下的几个异魔神在打斗中如何不靠谱是一回事,某种意义上又格外的靠谱是另一回事。

从异魔神那里,门矢士得知了假面骑士时王的出现,时王会剥夺其他前辈的力量,与之相对的,这个假面骑士的历史会随之消失。

破坏历史啊,还真是个恶魔啊,啧。

门矢士如是小声说道。

紫色的龙塔罗斯蹦到他的面前吐槽说,你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吧,decade。

门矢士直接将这小鬼推向背后看戏的几个异魔神,然后便留下句“大概明白了”便准备下了时间电车。

“decade,你打算怎么办。”

“我可是世界的破坏者,当然是要毁灭这个世界啊。”

良太郎在多个世界多个时间与这个世界的破坏者交集,对他所谓的破坏世界也有了清楚的认识。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会尽力的…”

电车停在了朝九晚五堂,无视后边那几个异魔神一直在说不可以帮助什么之类的吵闹的声音,直接跳下了车。

他这个破坏者,可要好好见见这个魔王。

见是见到了,可不知为何看着那个少年带着敌意的面容,心里是浮起一丝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心疼,好像是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

本是想着就在朝九晚五堂这里好好的教育一下这个不知轻重的后辈,结果就是没有下去手。

大恶魔啊,注定与所有骑士为敌,如果他存在就会破坏世界。

不过,想要成为魔王,常磐庄吾,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还是更偏向于友情向,大概会再接着更吧

突然想起当年的庄吾连沃兹都没有

看着他这几集越来越像一个王

与当年decade般大概明白了便坦然的以反派的身份保护世界

又想到以前有人吐槽过前辈都那么好打吗

或许就像decade里的前辈一般

选择了相信。

镜飞彩:没有我miss不了的音游

看45集的时候特别想问的问题

p3是时王表情包

看45集的时候特别想问的问题

p3是时王表情包

正版离恨

明吾〕身为魔王陛下的一只猫

如题,身为魔王陛下的一只猫。

常磐庄吾×门矢士

朋友,吃双十年吗?

入教送小猫(/ω\)

……………………………………

如题,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因为偷喝一家超市的牛奶,狼狈不堪被赶走

虽然是夏天,但是没有喝到牛奶的我依然觉得寒风瑟瑟,就这样,一只孤独无助又可爱的小野猫,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瞧见了路过拿表的小魔王。

感觉他是个像牛奶的人,于是我蹬着小短腿向他跑去。

“喵呜~”

小魔王低下身子,把我抱了起来,然后顺了顺我的毛,下意识的就在他的怀里拱了拱。

笑着的魔王陛下对我说:“一只猫的话,会很寂寞吧,那就跟我走吧。”

诶?他愿意收留我嘛。

他可真是一个好...

如题,身为魔王陛下的一只猫。

常磐庄吾×门矢士

朋友,吃双十年吗?

入教送小猫(/ω\)

……………………………………

如题,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因为偷喝一家超市的牛奶,狼狈不堪被赶走

虽然是夏天,但是没有喝到牛奶的我依然觉得寒风瑟瑟,就这样,一只孤独无助又可爱的小野猫,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瞧见了路过拿表的小魔王。

感觉他是个像牛奶的人,于是我蹬着小短腿向他跑去。

“喵呜~”

小魔王低下身子,把我抱了起来,然后顺了顺我的毛,下意识的就在他的怀里拱了拱。

笑着的魔王陛下对我说:“一只猫的话,会很寂寞吧,那就跟我走吧。”

诶?他愿意收留我嘛。

他可真是一个好人。

他和我遇见的人都不同,其他的人类有喜怒哀惧等好多情绪,但是他仿佛天生就只会带着笑脸,魔王陛下为什么不会难过呢…

身在小窝中的我,实在没办法用我并不强大的大脑想明白这些事,反正魔王陛下与那些平凡的人类不一样嘛

跟魔王陛下住在一起的是一位老者和一个爱穿品红色衣服的男人

虽然在我的认知里只有人类雌性才会喜欢这种颜色

魔王陛下身边的人真奇怪啊,那个品红色男人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把我扔到水盆里,我挣脱了好多遍还是没能脱离他的毒手,只能又一次用我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带我回来的魔王陛下,可是魔王陛下只看着那个品红色然后可怜兮兮的拽了那人的袖子。

我:“……”

魔王陛下说他会成为王,我才跟他回来的!可是他居然怕这个品红色!

我绝对不是为了魔王陛下像牛奶才跟来的/

结果当然没有半分改变,我在品红色的压迫之下在水里几乎是泡了半个小时!

“干净了,养着吧。”

在经过水的洗礼中,我迷迷糊糊中听见品红色混蛋这么说了一句。

嘿嘿嘿,以后有就有牛奶喝了。

于是我就这样在魔王陛下匆忙赶制出来的粉红色小窝里,慵懒的趴着。

品红色终于不是摆着冲着我的那一张冷脸,他对着魔王陛下微笑的样子,喵呜~真好看,没有一只喵星人会不喜欢帅气的男孩子。

在品红色去自己的小窝睡觉后,魔王陛下将我抱起来,然后超小声的跟我说,不可以惹那位品红色的先生,他的脾气一点都不好。

其实,我是记着的

然而,身为高贵的喵星人,怎么可能对人类言听计从呢,他把我放在水里的事情,就算他长得很好看,我也一定要报复回来!

我理所当然的在品红色男人专注干事情的时候捣乱,推倒他的品红色小相机,在他身上窜来窜去,甚至在他吃饭的时候直接跳到他的碗里(后来不敢了,这么做他又会把我放在水里)

当然最后的结果总是被品红色修理一番

但高贵的我是愈战愈勇的!愚蠢的品红色是不能阻止我复仇的脚步!

我还记得那一次做的过分了一不小心把叔公收藏的时钟弄坏了,被魔王陛下教训,甚至说晚上不给我牛奶喝,可怜兮兮的我一只喵趴在我的小窝感觉猫生失去了信念。

那天,品红色和魔王陛下一同出的门,魔王陛下好像是受伤了在中午就回来了,品红色傍晚才回来,并且生气的教训了他,然后魔王陛下像是学我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般看着品红色,不一会儿就又低下头,手紧紧拽着品红色的衣袖

然后品红色居然就没有生气了!!!

原来人类求得原谅的方式是这样的吗

我在粉红色小窝里暗暗记下了,我愉快的蹿出小窝,跑到魔王陛下身边,用我的小爪子勾勾他的裤脚,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然后我听见品红色嗤笑了一声,然后说了句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

粮?是给我小零食的意思吗?

虽然我自认为认错态度良好,那天品红色拽着魔王陛下出去了,我还是没有喝到牛奶。

喵呜,品红色对魔王陛下真好,也不知道他一天天的都去哪里,总会顺手给魔王陛下带来各种各样的玩具,天冷了也会给魔王陛下偷偷盖上被子,有人欺负魔王陛下他也能一个人把他们都赶走。

魔王陛下经常看着品红色发呆,缠着他讲各种各样的小故事,那撒娇样子与在别人面前真的一点都不一样。

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看见品红色在魔王陛下门口站了好久,最终也没有推门进去。

好奇的本喵一直盯着他,他也好像感觉到了我在看他,走下楼梯将我抱起来,说

“以后你可要好好陪着庄吾。”

“喵呜?”那你呢?

“大概是不能再见到了”

“喵呜…”可是魔王陛下就只有你一个人类朋友啊。

“不会的,他以后会遇见更多的朋友,我不属于他的世界…只是一个路过的人。”

“喵呜?喵呜!”品红色你能听懂我说的话?

“听不懂。记得勤快些洗澡,死猫。”

“喵呜!!!”居然还叫我死猫!欧诺累品红色!

他把我放在我亲爱的粉红色小窝,然后一个人出去了,透过窗户我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拿着蓝色枪的男人把一块儿表盘交给了品红色,还在想这个人是谁的时候

楼上的门开了,是魔王陛下。

他安静的站在楼梯口,什么话也没说,这时候品红色已经离开好远了。

魔王陛下…你不孤独吗。我什么声音都不敢出,只是看着那个没有任何表情的魔王陛下。

可惜我只是一只猫,什么也做不到。

从品红色离开以后,没过多久,世界就乱了套,魔王陛下终于是成了魔王陛下,我也从自己的粉红色小窝换到了品红色大窝。

在这简简单单的小店里,有人想要杀了魔王陛下,有人对他畏惧臣服。

不过和我也没多大关系,毕竟我只是一只过得自由自在的猫。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带我洗过澡澡的魔王陛下突然天天给我洗澡澡,在以前品红色的压榨下,我逐渐适应了水,但是偶尔我也会反抗一下下。

那时,魔王陛下会笑着对我说

“阿士不是让你好好洗澡吗。”

“喵呜!”

为什么你要这么听那个品红色混蛋的话!

死猫就没有猫权了吗!

等等…我才不是死猫!

魔王陛下习惯握着一块儿品红色表盘,安静的发呆,一待就是一天。

不过对于我来说吃喝玩乐捣乱的日子还是没有半分改变的,魔王陛下有一次好奇的问我

你不怕他吗?

他?品红色?好像我在品红色面前才最不乖的吧

我歪歪头,仔细想了一会儿,不怕

即使他表现得很生气我做的再过分,他也会将我稳稳的抛在有软垫的小窝,一点也不疼,拎着我出去散心的时候,也会把我照顾的好好的,给我的小零食甚至比叔公给的还要丰盛,尤其是出去玩回来以后绝对是会给我带美味的牛奶!

猫咪是不会怕对自己好的人的。

虽然他总是叫我死猫。

不止对我吧,品红色表面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其实内心真的很温柔很温柔。

混吃混喝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绿衣服的男孩子出现在了魔王陛下身边,那般天真虔诚,和当年的魔王陛下真的好像。

不过,品红色男人,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想你了,魔王陛下也想你了

魔王陛下好久没有笑过了

你回来,只要你不再叫我死猫,我就再也不和你捣乱了

大概是好久之后的一天吧,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只是醒了之后发现天地都换了一番模样。

当我环视周围的样子,没有熟悉的军队,却见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品红色走了过来

喵呜?品红色你回来了?

我被他拎了起来,听他轻轻说了句

“死猫,又见面了。”

正版离恨

门矢士×庄吾〕还会再见面吧/中

怎么说,最近沉迷于双魔王组,尤其是知道小明君还要回归就更开心了( ̄▽ ̄)

小魔王白切黑,破坏者黑切白

论龙骑镜世界的正确用法

以及我相信,就算时间线变动,该见面的

一定会见面的

微微有剑始,来源于以前在剑始那里看见过的一副画。


小明(误)同学对庄吾同学印象的改观大概就始于庄吾同学在朝九晚五堂所做的一切幼稚兮兮的事情/

“kikai,今天我又遇见那个粉红色骑士了。”

使用龙骑的力量偷窥的小明:“…”

是品红色!

“逢魔之日快到了,我还差五个平成骑士手表…”

“那个人说了,只要我成为王,就能拯救这个世界…”

“在这之前。我绝对不会让那个粉红色的骑士破坏这个世界的。”...

怎么说,最近沉迷于双魔王组,尤其是知道小明君还要回归就更开心了( ̄▽ ̄)

小魔王白切黑,破坏者黑切白

论龙骑镜世界的正确用法

以及我相信,就算时间线变动,该见面的

一定会见面的

微微有剑始,来源于以前在剑始那里看见过的一副画。


小明(误)同学对庄吾同学印象的改观大概就始于庄吾同学在朝九晚五堂所做的一切幼稚兮兮的事情/

“kikai,今天我又遇见那个粉红色骑士了。”

使用龙骑的力量偷窥的小明:“…”

是品红色!

“逢魔之日快到了,我还差五个平成骑士手表…”

“那个人说了,只要我成为王,就能拯救这个世界…”

“在这之前。我绝对不会让那个粉红色的骑士破坏这个世界的。”

“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约好了 WILL BE THE KING。”

十八九岁的少年称一个旧的有些发锈的机器人为自己最好的朋友,怎么看都像是个无人理解的可怜孩子,莫名让门矢士这个自认为没心没肺的破坏者心疼起来。

刚刚找过桐生战兔,当然店长的咖啡依然是一口没喝,令他诧异的是,战兔说,常磐庄吾是一个很爱笑的孩子。

与眼前这个目光空洞的少年全然无法联系在一起。

待到常磐庄吾离开后,门矢士拿到那个kikai,“WILL BE THE KING.”

门矢士微微笑了一下,想称王的孩子啊,可惜不知道能不能过了自己这一关。

于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雨天/小明背着一个只装着自己小相机的包住进了朝九晚五堂,并锲而不舍的每天嘲讽一遍庄吾。

“相信我,你是当不了魔王的。”

“毕竟在你称王之前,我会先破坏这个世界。”

但是小明同学好像有些失算,因为他慢慢发现了这个想当魔王的人,其实也…挺可爱的。

在某天/庄吾怅然若失的走进了朝九晚五堂。

“blade的历史被抹除了,decade。”

庄吾走向并面对着门矢士,见对方依然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坐在餐桌前依然安静品着自己的咖啡,好似与自己并没有多大关系。

庄吾见他依然没有理自己,心里有些堵堵的,用很大力气拉开他桌子对面的椅子坐下,也不知是想打断谁的思绪。

“UNDEAD这个种族消失了,我满足了剑崎一真的心愿,用龙骑打开镜世界,让他们见了一面。”

“然后我抢夺了他的力量,相川始在他的面前消失了。”

“不过反正也不会再想起来了,消不消失有什么关系。”

庄吾一个人自说自话了许久,双手瘫在桌子上,眼神紧盯着门矢士放在桌子上的品红相机。

门矢士依然是一脸的淡定,放下自己的手中的咖啡杯,慵懒的依靠在椅子上,看着庄吾。

“Zi-o,你这是自己心里觉得愧疚,所以来我这里讨打吗?”

庄吾眼神恍惚了一下,便马上直视门矢士,说:“你胡说什么!”

门矢士向庄吾摆摆手,示意他先安静。

“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要抢夺到所有骑士的力量来担起逢魔之力,这样你或许还能控制住这份力量。”

“可既然下定决心去走自己的道路,依然这般犹犹豫豫,像什么样子。”

门矢士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见到常磐庄吾少见的失意与委屈,眼里竟是有微微的泪光,一向觉得自己没良心的他居然体会到一丝丝的心疼。突然觉得对这个年轻的后辈还是有些苛刻了。

/不过后来门矢先生四次暴打盖茨的时候恐怕就没有这么想过了。/(๑ ̄ ̫  ̄๑)

便突然软下了声音,仿佛讲故事般将他

“我接触的blade,他这个人太过冷漠与固执,一个人走了太远的路,歇歇也好。”

“还有,你相信吧,该见面的人,就算世界线变动,他们也会见面的。”

“就像现在的国会议员,假面骑士OOO,时间线更改了,他依旧和比奈见面了。”

“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或许在未来,他们…”

门矢士想起当初与战队合作,那个怪力的少女与那个救了海东的骑士,到底还是再见面了…那么他们一直在等的那个人,是不是…

本来还想再发什么感想,没想到庄吾好像是对这个故事异常的感兴趣。

从椅子上跳起来,并双手撑在桌子上,盯着并靠近门矢士,说

“decade你见过映司前辈吗,诶~那可是国会议员啊!”

门矢士看着这个一脸好奇的魔王,心里有几分不爽,怎么他这个世界的破坏者还没有一个国会议员身份大吗?

好像他们相识到现在,庄吾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身份吧。

当然并没有把自己的这些话说出来,反而是带着半分笑意对他说:“时王,你还是王呢。”

庄吾微微偏头想了下,便说:“我不一样,因为我生而为王啊。”

门矢士觉得自己走过大千世界,见过诸多骑士,像这般厚颜无耻的这怕是第二个。

拿起自己放在桌边的小相机,将自己刚刚喝完的咖啡移到了一边,右手揽住凑过来小魔王的肩膀,微微一笑。

庄吾与门矢士靠的很近,庄吾眼神微闪了一下,想起方才见到的剑崎一真与相川始的久别重逢,心里突然微微有些什么期待。

也就在此时,门矢士用右手将庄吾直接的拍在了桌子上。

声音清脆的很,庄吾甚至有理由相信如果他没有将咖啡杯拉走,他大抵就直接面目全非了。

庄吾迷茫的看向抻着自己小相机走的门矢士,觉得期望他做什么真的是挺愚蠢的…

但是还是马上的爬起来,拉扯门矢士问他关于映司的事情。

“阿士同我讲讲映司前辈的故事嘛。”

“不讲。”

“阿士~”

“不讲。”

………

反正叔公回来就是看见庄吾时隔半年终于又一次开怀大笑。

“所以阿士还是你自作自受啊,为什么连自己的伙伴海东先生都要隐瞒啊。”

“…那是计划!”

“那你的卡到底是怎么拿回来的。”

“…”

/后续 小明君怀着对剑崎一真深刻的记忆,在blade历史消失的次日便去找剑崎。

当初不过是给他家的相川始拍了张照片,谁知上面居然映出了剑崎一真的影子,不知道等了剑崎一真多久的相川始直接就在那里崩溃了。

结果就是自己正是重伤之际吃了一发皇家真姬斩。

这种事虽然也算是大修卡当初给自己的套,自己也不是全然没有责任的,但是…说什么忘记又不是自己能做出来的。

只是与庄吾不同,门矢士发现了除了失去记忆外,他的样貌与当年几乎是没有半分不同,甚至并不允许任何人碰到自己。

也就是说…

门矢士恍然间有什么想法。

joker。

或许已经成为与特异点一般的存在了吧,那么相川始当时的消失,只是因为时间线变动而转移,并没有消失?

谁知道呢。

正版离恨

门矢士×庄吾〕还会再见吧/下

同人/双魔王一时爽,一直吃一直爽

还想着搞几个小明与庄吾原世界线的日常/

大概会鸽

大概是说,小明的离开,成了压倒庄吾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小明是觉得庄吾可以拯救世界

结果万念俱灰毫无信仰的庄吾

并没有压制住逢魔之力

……………………………………

小明同学对于自己交出自己表盘后直接被踢出时王的世界这件事并不惊讶,毕竟这世界的规则他不得不遵守。

这是一个许多骑士共生的世界,是许多悲剧与幸福并生的世界。

某种意义上,小明同学甚至觉得其实抹除他们的历史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哪一个骑士走过来的路,少的了生离和死别呢。

可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骑士,只要能够拯救某个人的话,便一定会再一...

同人/双魔王一时爽,一直吃一直爽

还想着搞几个小明与庄吾原世界线的日常/

大概会鸽

大概是说,小明的离开,成了压倒庄吾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小明是觉得庄吾可以拯救世界

结果万念俱灰毫无信仰的庄吾

并没有压制住逢魔之力

……………………………………

小明同学对于自己交出自己表盘后直接被踢出时王的世界这件事并不惊讶,毕竟这世界的规则他不得不遵守。

这是一个许多骑士共生的世界,是许多悲剧与幸福并生的世界。

某种意义上,小明同学甚至觉得其实抹除他们的历史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哪一个骑士走过来的路,少的了生离和死别呢。

可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骑士,只要能够拯救某个人的话,便一定会再一次拿起腰带变身。

无论每次义无反顾的背后,有多少的念念不忘。

离开时王世界后,小明继续游历世界,结交朋友,也偶尔会看望那些故人。

如果可以,小明很想告诉剑崎,在某个平行世界的角落,剑崎一真恢复了人类的身份,也想告诉那个守护地球的神明,在一个被打断了历史线的铠武历史里,他没有杀了自己重要的那个人,又或者是那个还在旅途之中寻找故人的映司,告诉他走不同的路结局依然是美的…

可是…没有相川始的剑崎一真,从未相见的戒斗傻橙与映司安库…

于他们而言,这究竟是大幸,还是大不幸呢。

小明同学并不知道,也或者说是,不想知道。

只是当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身处一处时,就越来越想见到那个天真的笑脸。

常磐…庄吾…

他没怎么叫过庄吾的名字,更多的还是称呼他为时王,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孩子一直唤他阿士。

离开了时王的世界,有些习惯性掩盖于内心深处的感情便开始了生根发芽。

与最开始的总是一脸冷漠疏离不同,庄吾其实真的很爱笑,他笑的时候总是让门矢士心中一暖,他哭的时候…想到这门矢士突然被记忆中的什么打动。

他好像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哭过或者是软弱过,庄吾从许多意义上讲,都理所应当的是一位王,而…除了在他离开的那天…

那天…

门矢士将品红色表盘递给他,告诉他,这大概是他想要的。

而,看着那么多前辈相见不相识的模样,心中有隐隐预感他的阿士也会忘记这一切然后离开…

曾经下定决心继承所有骑士力量的庄吾现在心中竟有一丝退缩。

在狮子座的轩辕十四的照耀下,庄吾的眼中出现从未曾拥有过的怯意。

就算是…就算是那么多人的不解也罢,就算是背负上无辜人的生命…也罢,就算是让自己遗臭万年与世界为敌也罢。

他都不想失去眼前这个说着选择相信的男人。

“如果…如果我使用了你的表盘,你是不是会消失…阿士…”

门矢士依然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好似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在意的模样,逐渐走近常磐庄吾,就像初见那般微微着俯视庄吾,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说:

“小魔王,我可是没有故事的,这个世界的规则无法约束我,充其量不过是离开你的世界并去下一个世界继续游历。”

只是到了现在门矢士才明白,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并不是除掉魔王,而是将未来交给他…

完成了任务,失去了和这个世界连接的decade表盘,大概是不能再回来了。

庄吾心里隐隐预感了什么,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想法,直接的抱住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似是想要掩饰此刻已经湿润的眼眶。

他这个一心想称王的人有再如何远大的理想,也不过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

一个身侧与心里只有过门矢士的少年。

从小到大,没有人愿意做他的朋友,也没有人理解他一心想要称王的原因,当他看着前辈一个个失去记忆失去他们作为英雄的回忆,当他看着一些前辈相见不相识时,当有人因为自己的选择亡故时,当所有的一切摆在他这一个少年面前时…他也心痛啊。

而在这样残忍的自己面前,是门矢士对自己说他们都是一样的人或许彼此能够相互理解。

也是他告诉自己如何去履行自己心里坚信的正义,并且告诉他,有些人即使时间线更改,该见面的还是会遇见的,这些话…最起码给了他一份不顾世人说的支撑,虽然世人的看法,他并不在意。

如今也留不住了…

门矢士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依旧没心没肺的笑着说,“你可是魔王啊,时王,拿出些你夺取其他骑士历史的勇气来。”

庄吾听他用这种略带挖苦嘲弄的语气,硬生生将自己心里的那一份感情憋了回去。

怀着不满的将他推开,后退几步并拿出刚刚他给自己的品红色的表盘。

右手握住表盘,并不直视门矢士,而是将盯着他给自己的表盘。

“decade,我们还会再见面吧。”

一定能再见吧…就算你骗骗我,好吗。

庄吾并不知道此刻的他心中拥有了除却称王野心外的另一丝的温柔,也不知他此刻已然有什么信念如沙漠中的玫瑰在悄然绽放。

至少…至少还要再见一面啊。

“或许吧,不过…无论如何,时王,无论你选择的道路结果如何,我和这个世界一样,都选择希望。”

“再会了,庄吾。”

银白色的墙壁穿透门矢士的身体,庄吾从未见过如此能力,慌乱之下向他奔去,门矢士却与墙壁一同消失,扑空,手中只有门矢士给他的品红色表盘。

“阿士!”

时间的魔王恍如与周围的世界隔绝,一个人安静的跪坐在了地上。

又是一个人了…

我们还会再见吗…还会再见吧…

decade…阿士。

还会再见面吗?

门矢士反复想的还是这句话,他也尝试过能否再次进入时王的世界,可是,失败了。

大概是不能再见了吧。

谁知道呢,只是如果可以,庄吾,我真的想见识一下你创造的未来…

就是庄吾忍住眼泪的样子,啧,其实真的挺可爱的。

门矢士如是想。

可惜,门矢士忘记了。

当年的自己,即使当上世界的破坏者依然选择了连接与传承假面的历史…

身边至少还有如海东小野寺夏蜜柑这样的朋友…还有无数平行世界的前辈给自己支持…

而,庄吾,除了他门矢士…

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wud  °
三点了我终于画完这个沙雕脑洞条...

三点了我终于画完这个沙雕脑洞条漫了!!

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跟我一起分享这份沙雕快乐

假面骑士zio同人,可能有点剧透,跟剧情有点点关系,衍生了一个水手服的梗

最近看zio真滴上头

三点了我终于画完这个沙雕脑洞条漫了!!

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跟我一起分享这份沙雕快乐

假面骑士zio同人,可能有点剧透,跟剧情有点点关系,衍生了一个水手服的梗

最近看zio真滴上头

血色奇塔(纯血)

哈哈哈哈哈我又更沙雕了,原图是老福特翻到的太绝了!
祝福时刻,马上想到了逢魔变身,当然沃兹庆贺也是少不了的。

ps:预告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空闲时间会p的

哈哈哈哈哈我又更沙雕了,原图是老福特翻到的太绝了!
祝福时刻,马上想到了逢魔变身,当然沃兹庆贺也是少不了的。

ps:预告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空闲时间会p的

瞬间之瞬砸
看完第48集,悲愤交加,想去炸...

看完第48集,悲愤交加,想去炸东映

我只想说,你们骂死编剧可以,但人身攻击小魔王本身的,小心马帅真的来踢你

看完第48集,悲愤交加,想去炸东映

我只想说,你们骂死编剧可以,但人身攻击小魔王本身的,小心马帅真的来踢你

正版离恨

后记/双十〕天下之大,无你何欢

大概讲的是常磐庄吾成为逢魔之后的事情。

原时间线,门矢士×常磐庄吾

真的是,吃明吾一时爽,一直吃一直爽。

…………………………………………

你曾是给了我余生的太阳,照亮了我黑暗孤寂的世界

然后你走了,我的世界永堕黑暗

坚持下去,只是依靠着你给过我的温暖

…………………………………………

decade离开以后,没过几天,逢魔之日降临。

常磐庄吾的一身铠甲,瞬间由黑白化为金色。

庄吾抬抬手,感觉时间就在自己的手上,过去与未来……

原来掌握别人的命运,是这种感觉吗?

一瞬间,常磐庄吾觉得这个世间的一切都如同尘埃般渺小,生命光怪陆离破败不堪醉生梦死,这样的世界,到底...

大概讲的是常磐庄吾成为逢魔之后的事情。

原时间线,门矢士×常磐庄吾

真的是,吃明吾一时爽,一直吃一直爽。

…………………………………………

你曾是给了我余生的太阳,照亮了我黑暗孤寂的世界

然后你走了,我的世界永堕黑暗

坚持下去,只是依靠着你给过我的温暖

…………………………………………

decade离开以后,没过几天,逢魔之日降临。

常磐庄吾的一身铠甲,瞬间由黑白化为金色。

庄吾抬抬手,感觉时间就在自己的手上,过去与未来……

原来掌握别人的命运,是这种感觉吗?

一瞬间,常磐庄吾觉得这个世间的一切都如同尘埃般渺小,生命光怪陆离破败不堪醉生梦死,这样的世界,到底有什么值得珍视的。

他眼看着大魔神机毁灭了许许多多的土地,身上明明有制止的力量,却找不到制止的理由。

反正倒流时间就可以了吧…

反正生生死死也没什么可以在意的…

习惯了忍受自己的孤独,习惯了将所有的伤痛缄口不言,果然是没办法与他人相互理解啊。

“常磐庄吾,做我的傀儡成王吧!”

庄吾听见这话转身看向身后那个怒吼的男子,紫衣黑帽,与记忆里的某个人不谋而合。

庄吾看着他拿着一块儿空白表盘,听见了表盘清清楚楚的一声〔Zio〕

假面下的庄吾微微一怔,有些流失的记忆在接受逢魔之力的那一刻顷刻归来。

原来是你…斯沃鲁兹…将他诱导上魔王的路,杀了自己父母,让自己这么多年不得不一个人走下去…

可是事到如今,恨意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掌握了时间的他,想毁灭一个人本来就是轻而易举。

少顷,斯沃鲁兹看着没有半分变化的常磐庄吾显然是慌了,在大魔神机的炮火声中,那块儿空白表盘不断的发出〔zio〕的声音,然而,却没有半分的变化。

“你停过那么多人的时间,如今,你的时间,就永远的停留在逢魔之刻吧。”

“就当做是,王诞生的祭品。”

庄吾微微抬手覆手间,斯沃鲁兹便如同被什么人擦出一般消失于世。

而他手上的空白表盘,径直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庄吾直觉觉得那个空白表盘有什么异常,抬手将表盘引过来。

与平常的表盘并无一样,但是跨越时间的他,却隐隐看见了表盘背后的一个人,将表盘交给战兔,拜托他改造这个表盘。

而那个人…

门矢士…

你还真的是,算无遗策啊。

他临走的时候说什么?选择相信?

你哪来的自信相信我啊,你凭什么…相信我这个魔王…

将这个表盘紧紧握在手中,想着这一辈子也别放开了。

看着远方肆虐的大魔神机,假面之下的他,眼眶发涩。

“别动我的臣民。”

别动他给我的信任。这我最后的希望了。

人民不太记得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了大魔神机被那个自称为魔王的少年收服。

而那少年一个人站在被毁灭的废墟之中,人们没有看到少年的孤独,只看见了他的强大。

其实怎么样都好,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了常磐庄吾,只有逢魔时王。

他理所当然的被视为民众的敌人,每次更改时间修复让他越来越无法控制大魔神机,甚至无法控制自己。

在某次动乱后,他捡到一个穿着墨绿衣服的少年。

他说,您很强,但您并不像世人口中那般十恶不赦。

他问,您到底是为了什么这般坚持。

逢魔想了想,大概是,不想活,又不甘心死。

不想活,不想再给这个世界带来伤痛了,不想让阿士失望

不甘心死,我总觉得,我还能救这个世界…

还能活着,再见阿士一面。


/至于怎么偷到表的?

某个阿士的跟踪狂兴致勃勃的听世界破坏者说那块儿空白表盘是世界的宝物

阿士也没费多少力气就从海东那里拿到了表盘

至于这个世界的宝物,门矢士当时想的是

难道不是这个天天要成为王的少年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