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时透无一郎

350.4万浏览    14848参与
SIIRE思锐服装设计

【思锐X鬼灭军服】

三团火热征集征集中,群号323237090,

三十人成团,定金50RMB,支持各种付款方式。


价位表:

甘露寺蜜璃418,伊黑小芭内438,

蝴蝶忍425,时透无一郎398,

锖兔408,富冈义勇408,我妻善逸450,

宇髓天元415,栗花落香奈乎410,炼狱杏寿郎435;

【思锐X鬼灭军服】

三团火热征集征集中,群号323237090,

三十人成团,定金50RMB,支持各种付款方式。


价位表:

甘露寺蜜璃418,伊黑小芭内438,

蝴蝶忍425,时透无一郎398,

锖兔408,富冈义勇408,我妻善逸450,

宇髓天元415,栗花落香奈乎410,炼狱杏寿郎435;

千穗

[鬼灭乙女]水流花谢 ①⑦

今天少少更一些,毕竟我发现我好像闲置时透太久了ヽ(´Д`)ノ


ooc致歉


1300+


大家看得开心就好,轻点喷


(文笔不好)

本次内含炭、炼、无、逸、伊


拆蛇恋拆蛇恋拆蛇恋

是修罗场、也是团宠向(汗


是很欢乐的文,娱乐就好不要太认真。



妳推开伊黑小芭内家的大门,便看到四个人齐刷刷的盯着妳。


 “早上好”妳被盯的有些不知所措『是因为我晚到了吗?』妳有些疑惑的想着。


“唔姆!少女早上好”最先反应过来的炼狱杏寿郎微笑着向妳招了招手。


妳缓缓走到杏寿郎的对面坐了下来。


“前辈早上好…”灶门炭治郎细...

今天少少更一些,毕竟我发现我好像闲置时透太久了ヽ(´Д`)ノ


ooc致歉


1300+


大家看得开心就好,轻点喷


(文笔不好)

本次内含炭、炼、无、逸、伊


拆蛇恋拆蛇恋拆蛇恋

是修罗场、也是团宠向(汗


是很欢乐的文,娱乐就好不要太认真。



妳推开伊黑小芭内家的大门,便看到四个人齐刷刷的盯着妳。


 “早上好”妳被盯的有些不知所措『是因为我晚到了吗?』妳有些疑惑的想着。


“唔姆!少女早上好”最先反应过来的炼狱杏寿郎微笑着向妳招了招手。


妳缓缓走到杏寿郎的对面坐了下来。


“前辈早上好…”灶门炭治郎细心的给妳递了一杯茶在妳的面前。


“谢谢你”妳歪了歪头看着灶门炭治郎问道“伊之助今天没来吗?”妳想着平常三个不都黏在一块吗,今天怎么少了位猪头少年。


“伊之助他今天早上急急忙忙地就跑了出门”灶门炭治郎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妳说道。


“嗯!看來嘴平少年很有活力啊”炼狱杏寿郎吃着红薯开心的说道。


“早…早上好xx酱”我妻善逸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妳打了招呼。


妳点了点头后便看着眼前这朵满身上的黄色蒲公英妳有些疑惑的问“善逸不应该在蝶屋休养吗?”妳抿了一口茶看着他。


“我…”我妻善逸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坐在一旁的时透无一郎给打断了“不是吧,连话都说不好的话就别说了”时透无一郎面无表情的盯着我妻善逸说道。


“呀!嘶…”我妻善逸似乎因为肋骨的关系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好有些委屈夹杂着愤怒看着时透无一郎。


妳有些无奈的看着斗嘴的两人“这次的任务怎么样?”妳微微笑着看着他。


“…”时透无一郎呆楞着双眼看着妳没有说话。


妳依旧微笑着看着他『差点忘了无一郎这孩子记忆力不太好…』


就这样互相看了许久他才像是恍然大悟般瞪大了双眼“姐姐…”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东西悄悄塞在了妳的手心“给妳的..出任务的时候顺便买的”说完后便将头转了过去。


妳有些感动眼前这孩子居然还可以想起妳是谁『嗯?这是』妳看着手心里的御守更感动了“没想到无一郎还记得我,还给姐姐带了一块御守”妳感动的将摆放在桌上的饼干塞了一块到表情呆滞的无一郎嘴里。


“唔…”时透无一郎的脸上瞬间扫过了一层红晕有些结巴的说道“我吃饱..了…姐姐”还是将嘴里的饼干慢慢的咀嚼了下去。


“看来xx少女真的很喜欢小孩子啊”炼狱杏寿郎勾着嘴角看着你们,似乎在刻意强调最后三个字。


灶门炭治郎抿了抿唇看着妳并没有说话。


“真的很可爱呢”妳看着还在吃着饼干的时透无一郎,顿时又起了母爱。


“xx酱可不能被他骗了!”我妻善逸靠在妳耳边偷偷的说道。


“真奇怪呢,明明刚刚一副要死了的样子现在却可以开口说话了,可以训练了吧?”时透无一郎蹙了一下眉头看着躲在妳身旁的我妻善逸。


“啊啊啊啊啊!太过分了”我妻善逸跑回灶门炭治郎的一旁乖乖坐着『我才不想要训练..』


妳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话说伊黑先生呢?”妳吃了一口红薯说道。


“怎么了?”闻声的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妳。


妳听到声音后,吓得抖了一下“咳..咳”妳涨红着脸看着伊黑小芭内『柱走路都不出声的吗..』妳有些尴尬的喝了一口茶。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妳,似乎有些担心“还好吗?”伊黑小芭内走到妳身旁拍了拍你的背。


“没事没事!”妳有些害羞的想往其他地方跑去,但无奈右边炭治郎左边无一郎,要不从桌子底下爬过去?对面是杏寿郎啊。


炼狱杏寿郎似乎知道了妳的想法拖着下巴微笑着看着妳,妳有些尴尬的站了起来。


“训练吧今天我带你”妳低头看着灶门炭治郎。


“诶?前辈吗!好的”被点名的少年红着脸颊仰头看着妳。


 —



Illis.Rayen
整了点怪东西…… 深夜发图(考...

整了点怪东西……

深夜发图(考前综合症……画幅图压压惊)@Yutrow @秋冬晴 

整了点怪东西……

深夜发图(考前综合症……画幅图压压惊)@Yutrow @秋冬晴 

0十六时0

(如果画好多个是不是就能被夸夸(不))

(如果画好多个是不是就能被夸夸(不))

傻蛋叔

算是临摹?摸鱼来着,因为太可爱了,本来想画同人,动作也好喜欢,就摸了。

算是临摹?摸鱼来着,因为太可爱了,本来想画同人,动作也好喜欢,就摸了。

德云社颜值担当

【All义】执迷不悟 4 (重发)

*设定:锖兔在最终选拔的时候牺牲了,义勇除了十分怀念挚友锖兔外,也处于一种极度自责的情绪中,认为如果不是自己,姐姐和锖兔也不会死(基本跟原著差不太多)


*关于鬼杀队对义勇的态度,可以说表面厌恶,内心喜欢义勇,但就是不会表达。以至于全程义勇都以为大伙儿讨厌他,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不配跟他们在一起。鬼杀队也着急,就想着用各种方法,可结果......


*所以,这些人的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呢?


*不拆蛇恋!!!⚠️


*全程ooc!!!注意避雷!!!⚠️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屋内时,义勇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低头,发现自己穿着...

*设定:锖兔在最终选拔的时候牺牲了,义勇除了十分怀念挚友锖兔外,也处于一种极度自责的情绪中,认为如果不是自己,姐姐和锖兔也不会死(基本跟原著差不太多)


*关于鬼杀队对义勇的态度,可以说表面厌恶,内心喜欢义勇,但就是不会表达。以至于全程义勇都以为大伙儿讨厌他,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不配跟他们在一起。鬼杀队也着急,就想着用各种方法,可结果......


*所以,这些人的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呢?


*不拆蛇恋!!!⚠️


*全程ooc!!!注意避雷!!!⚠️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屋内时,义勇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低头,发现自己穿着的睡衣,顿时义勇睡意全无,努力回想着昨天的事。




就在这时,无一郎出现在了房门口,穿戴整齐,打着哈欠:“早啊,义勇。”


“昨晚太累了,就在隔壁睡下了。”无一郎面不改色的说着谎。


义勇发懵的看着他,随后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


只可惜啊,没发生点什么,这也是无一郎感到颇为遗憾的地方。


不过呢......


无一郎看着义勇的頸,便想起了昨晚的杰作,得逞的笑了笑,挥手:


“义勇,我先走了。”


“哦。”义勇礼貌的点了点头,没去多想。


没准是时透昨天太累了,才在自己家里借宿一晚,毕竟霞柱宅邸确实离水柱宅邸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不过离得这么远,时透还能送自己回来,说明自己并没有被时透讨厌吧?


想到这儿,义勇内心不由得泛起一丝暖意,脸上也浮现出笑意。




然而这个憨憨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




......




照例吃完早饭鲑鱼萝卜后,义勇拿上木剑前往训练场了。


因为任务的原因,其他人都还没回来,这个时候的训练场就只有宇髓一人。


要不要绕道走?义勇皱了皱眉,担心自己的一些举动会惹得宇髓不高兴。


义勇边走边低着头,丝毫没注意到此时宇髓看自己的眼神。


同时也没注意到自己的頸。


但不代表宇髓没注意到。




义勇紧张地握紧木剑,因为他用余光看见了正朝自己走来的宇髓。


“喂,富冈,”宇髓一把将手搭在义勇肩上,弯下腰,凑近那张小脸。


“昨天晚上有谁在你家住下了吗?”宇髓直勾勾的盯着那抹紅,问道。


“嗯?昨天晚上吗?是时透。”义勇松了口气,原来宇髓只是有事问我啊。


不过宇髓为什么会知道这个?


憨憨义勇百思不得其解。


“时透啊,我明白了。”宇髓笑容阴沉,完全没注意到手掌上逐渐加重的力道。


“宇髓,你抓疼我了。”义勇皱了皱眉,指着宇髓按住自己肩膀的大手。


“啊,抱歉抱歉,没注意呢。”宇髓松开手,看了眼义勇有些褶皱的衣服,眼神暗了暗。


义勇的皮肤很白,也很脆弱,稍微一用力就会紅。


义勇揉了揉发疼的肩膀,不用看都知道那里已经紅了。


果然,宇髓是讨厌我的吧?不然也不会使这么大劲。


义勇垂了垂眼眸,绕开宇髓,独自训练去了。 




宇髓不可能不知道义勇对他态度的转变,毕竟恋爱中的男人也很敏感。


​宇髓也不想啊,只是看到那刺眼的紅色,这手,怎么也忍不了呢。


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




临近中午,义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收起木剑,准备打道回府,洗澡去了。


路上,遇到了同样训练回来的炭治郎。


“啊,义勇先生!好巧啊,你也刚训练完吗?”炭治郎不顾训练完的酸痛,欢快的跑到义勇面前,笑着打招呼。


义勇点点头,便和炭治郎同路回去。




走到水柱宅邸门前时,炭治郎抬起头,笑的阳光。


“我能借用一下义勇先生家的澡堂吗?这里离我住的地方有点远,身上这么多汗不太舒服呢。”


义勇想了想,觉得炭治郎说的有道理,点点头,同意了。


毕竟是师弟呢,作为师兄应该好好照顾他,这是男子汉应该做的。


锖兔之前,是这么教他的。


一想到锖兔,义勇脸上便会不由得笑起来。


但是炭治郎天真的认为,义勇是为了他笑的,内心更加开心了。


“那我去烧水!”不等义勇回答,炭治郎跑进屋内,大声说。




......




义勇和炭治郎的泡澡桶挨在一起。


水汽袅袅,不一会儿,义勇便完全放松了自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训练果然太累了,义勇眼皮沉得要命,怎么也不想睁开。


这也间接性的给了炭治郎机会。




炭治郎眼神晦暗的看了看水中睡着的义勇,视线,慢慢从睡颜处下移。


真是刺眼的肮脏颜色啊,时透前辈可真不厚道啊。


明明这里应该是我的才对。


不,不对,应该是义勇先生的全部,都是我的才对啊。




炭治郎慢慢从水中起身,轻轻一跨,便进到了义勇的桶内。


水花溅起的声音并没有惊醒义勇,本人只是不爽的皱了皱眉,偏了偏头继续睡着。


“义勇先生......”炭治郎慢慢靠近,近在咫尺的脸,双手也不老实的往前靠近。


也许是脸上突如其来的热气,惊到了熟睡之人,义勇猛地睁开了眼睛。


炭治郎的手也停在了半空,呆呆地看着义勇。


义勇看着炭治郎靠近的脸,又低着头,看着袭向自己胷部的手,瞳孔地震,大脑一片空白。


脑海里瞬间回想起昨晚炼狱的诡异举动。


义勇似乎被炭治郎的举动吓到了,猛地从水中站起身,欲跳出桶外,却不慎脚下一滑,硬生生摔倒在地。


“义勇先生!没事吧?!”炭治郎慌了,想扶起义勇时——



“别过来!!!”



义勇扶着额头,抓起浴袍裹在身上,抬手拦住准备朝他走来的炭治郎,慢慢退后。


炭治郎是他师弟,他是炭治郎的师兄。


他们的关系不该亲密到这种程度。


义勇很理智的告诉着自己。


抿了抿嘴,低着头,手指着门口:


“炭治郎你......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义勇先生,其实我......”


“拜托了!请你回去!”义勇垂着头,黑着脸,对着大地无措的大喊着。


“......我明白了,你好好休息。”炭治郎也明白,刚刚的自己做的太过了。


故而才会让义勇先生这么害怕自己。




等到一切都恢复宁静后,义勇无力的瘫倒在地,紧紧抱住自己。


身上的水还未擦干,任由它附着在主人白皙却带着颤抖的身体。




看着不远处的双色羽织,义勇无助极了。


姐姐,锖兔,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奈琴

【鬼灭乙女】亲亲

*开头不是虐文请放心

*OOC堆成山

*只有三位哦!

*一大堆乱七八糟私设

*请注意避雷

*俺是菜鸡呜呜呜

*如果有做不好的地方请谅解

*如果OK请——


1.不死川实弥


  在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山上里,你在山的另外一边独自完成了击杀鬼的任务。刚刚好赶在黎明,但坏消息的是由于那只鬼的战斗方式对你有些不利,你在这黑暗中不小心被那只鬼割破了肚皮。当然最后你还是成功的把那只鬼的头顺利的砍了下来。在你成功的把那只鬼砍下头之后,你也耗尽了你所有的精力。你紧紧的握着你的刀柄,努力的回想在你们两人分开路线之前他教你如果受伤的话该怎么呼吸。

“呼...

*开头不是虐文请放心

*OOC堆成山

*只有三位哦!

*一大堆乱七八糟私设

*请注意避雷

*俺是菜鸡呜呜呜

*如果有做不好的地方请谅解

*如果OK请——







1.不死川实弥


  在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山上里,你在山的另外一边独自完成了击杀鬼的任务。刚刚好赶在黎明,但坏消息的是由于那只鬼的战斗方式对你有些不利,你在这黑暗中不小心被那只鬼割破了肚皮。当然最后你还是成功的把那只鬼的头顺利的砍了下来。在你成功的把那只鬼砍下头之后,你也耗尽了你所有的精力。你紧紧的握着你的刀柄,努力的回想在你们两人分开路线之前他教你如果受伤的话该怎么呼吸。

“呼…呼……是…这样吗?”

由于你流的血实在是太多,无法集中,你已经支撑不住了,立马倒了下来。

“我的生命…就在这边就要结束了吗…?啊啊…对不起呐实弥,你教过我所有的东西都要还回给你了…”

你用着非常小声又疲劳的语气在这儿自言自语。你心想,你总是只要一不经意受伤回去一定会被他骂是大笨蛋的,然后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帮你包扎伤口。正当你的视线开始暗下来的时候,你突然从远处听到很多人在叫喊你的名字。

“X——!!!!”

“啊!!!找到了!!!在那边!!!”

你完全只有耳鸣的部分,但是你知道那喊的最大声的绝对是实弥。


  在这不久之后,你从床上醒了过来。你感觉你睡了一段时间。突然蝶屋的三小只突然开门进来想帮你换衣服的时候,你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们三人,默默的小声说

“你们好…?我——”

在你还没说完话她们三人立马大喊

“X酱醒啦!!!X酱醒啦!!!”

你从外头听到一个非常快的跑步声跑向这边来。一定是实弥来了。

他到了门口喘呼呼的说

“呼…呼…你终于…醒了啊…”

“啊…实…实弥…”

他转头看向那三小只示意她们离开这儿,她们也速速离开了这边。

“我说你啊!!!”

呃呃呃不是!!实弥!!你听我说!!我真的——”

在你还没说完他立马紧紧的抱住了你。你这下有些懵逼。正当你还想解释的时候他突然来了一句

“对不起,不能保护好你”

原来是实弥在责怪自己没能保护好你啊。你这个时候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说

“不是实弥的错哦?好嘛不要这么自责啦,我有好好的击杀那只鬼哦!”

“嗯”

“啊啊,那实弥等等有训练对吧?你先——”

正当你想先让他去训练的时候他突然给你了一个吻。

“唔…实…实弥?”

“…这个是奖励吻”

你想起在这之前你总是和他开玩笑说任务完成回来要给亲亲,当然答案都是NO。

虽然看样子总是都不放在心上,但实际上他比谁都还更想给你个奖励亲。他明白你的实力并不会差到哪里。


“好好休息吧,等你康复后在教你些东西”

你开心的大大力点了头说“

嗯!!!”

 他亲了亲你的额头,亲了亲你的脸颊,最后亲了亲你的嘴。并摸摸你的头说

“晚安,好好休息吧”

“嗯~晚安~”


  虽然在这之后也完全的康复了,但是后来你进行任务的时候实弥都一定要跟着,有一次你又不经意受伤的时候你本是觉得没什么。但是你看着你面前的实弥,全部的风之呼吸都实出来了。


鬼,卒。


2.炼狱否寿郎(这边你是学生x历史老师)


  其实你根本一点都不喜欢读历史,但是,你却跟那位教历史的老师交往了。你为了每天都能和他在一起所以自己加入了这一行课 。

你看着班上的人都很勤劳的拿出他们的小笔记本来记录炼狱老师说的话,就只有你一直疯狂的打瞌睡,你偷偷的拿起一个小簿子遮住炼狱老师可以看到你的视线,他在黑板上写完东西之后说

“好了同学们!自习吧!”

同学纷纷开始做自己的事,就只有你还在趴着打瞌睡。

他走到你旁边的时候你完全没擦觉到他在看着你打瞌睡。正当你差点睡着的时候你转眼看,感觉一只猫头鹰在盯着你打瞌睡。

“嗯!?老…老师…?”

“唔姆!X同学是不是差点睡着了!”

引来班上一阵笑声之后又纷纷的开始做自己的东西。

“炼狱老师…你听我解——”

正当你想为自己解释的时候他突然底下头拿着他手上的历史课本遮住你和他的面前并吻了你。

“X同学不会想在打瞌睡了吧?”

“额…不…不会了…嘿嘿…”

“唔姆!那就好!”

他摸了摸你的头,正好下课的铃声也响了。他轻轻的在你耳边说

“如果X酱还想睡觉的话,可以来办公室找我哦♡”还不忘给你个吹气。

你被他那吹气给鸡皮疙瘩起来了。真是的。


  当然事后已经是傍晚了,是他背着你回家呢。然后你都会轻捶他的背后说

“啊啊啊真是的炼狱老师下次能不能轻点丫!”

“唔姆!可是X同学实在是太可爱了!!”

“也不行啦!!”

虽然他看不到你的表情但是他已经知道你涨红了脸,还说了一句

“唔姆炼狱老师非常爱X同学哦!”

“我知道啦别说的那么大声…”

你轻轻的捶了他一下。


在这之后更加更加的爱你呢。


3.时透无一郎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晴朗的天气呢,很适合在户外运动。你刚开始的时候是非常懒惰的,但是你因为长期没做运动的原因你身上长了些赘肉…(。)你面无表情的捏了捏自己的赘肉,决定了,你想要带着无一郎一起去户外运动。当然非常听你话的无一郎不可能拒绝你。

“哟西无一郎,我们现在开始慢跑吧!”

“嗯嗯 好的姐姐”

你和他开始一起慢跑,差不多快一圈的时候你就已经觉得不行了,反倒是无一郎还可以继续跑…。该死,小盆友的精力就是好。

注意到你开始喘气的无一郎非常担心的跑回来便问说

“姐姐没事吧?我们要不先回家吧?”

“呼啊…没…没事的…难得来一趟不可以这样半途而废啊…哈哈哈哈”

在你起身的时候汗刚好滴到了中间的线条,再加上你现在身穿的是白色运动背心,更加显眼了。他那一瞬间立马涨红了脸。你转头看他的时候好奇的问

“嗯嗯怎么了无一郎?脸怎么那么红?”

“姐…姐姐…你身上…”

“唔?我身上…”

你注意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透白透白的,还好这附近没什么人。

“啊…啊啊啊 这这这”

你慌得说不出话。

“姐姐…要不现在我们回家吧?我们……”

“呃呃呃可是!!”

他往你身上扑紧紧的抱住你,并把头朝上的看着你露出非常泪汪汪的眼神向你撒娇说

“呐姐姐,我们已经好久没那个了嘛,拜托姐姐嘛~拜托拜托~”

抵抗不了。

“嗯…好…好啦!!”


  回到家基本上应该就是莫得“好休息”这东西了,你隔天早晨腰酸背疼的下不了床。精力旺盛的无一郎还去家的附近打包了些粥给你吃。之后他摸摸了你的头说

“姐姐今天就好好休息吧,家务我来做”

“嗯~谢谢无一郎~”

他亲了亲你后就去做家务了。你躺回被窝后想着

“要不之后我看我都穿长袖长裤好了”。


啧啧啧。



年逾从心
爽死啦啦啦!੭ ᐕ)੭*⁾⁾...

爽死啦啦啦!੭ ᐕ)੭*⁾⁾

勿转❌(◦˙▽˙◦)

爽死啦啦啦!੭ ᐕ)੭*⁾⁾

勿转❌(◦˙▽˙◦)

哈哈哈

【鬼灭乙女】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内含九柱全员

#咱就是说,好久没单写九柱了

#有不擅长写的人,所以ooc非常抱歉

#永远是九柱团粉


01


炼狱杏寿郎


#


“夫人!早上好!”


炼狱杏寿郎一大清早翻个身就啵了一口,支着胳膊侧身撑起身子,金红的眸子扫了一眼正背对着他的你。呼吸很平稳,皮肤还是那么白净。


不是没睡醒,而是单纯的不理他。


“夫人!早上好!”


炼狱杏寿郎清清嗓子,加大了音量,暗自思量会不会是自己声音太小你没听见。谁料,你默默翻身转向他,淡淡的盯着他,鼓起小脸蛋然后噗的一下冲他吹了口气。


炼狱杏寿郎: 夫人生气好可爱!


猫头鹰转着头用圆溜溜的...

#内含九柱全员

#咱就是说,好久没单写九柱了

#有不擅长写的人,所以ooc非常抱歉

#永远是九柱团粉



01


炼狱杏寿郎


#


“夫人!早上好!”


炼狱杏寿郎一大清早翻个身就啵了一口,支着胳膊侧身撑起身子,金红的眸子扫了一眼正背对着他的你。呼吸很平稳,皮肤还是那么白净。


不是没睡醒,而是单纯的不理他。


“夫人!早上好!”


炼狱杏寿郎清清嗓子,加大了音量,暗自思量会不会是自己声音太小你没听见。谁料,你默默翻身转向他,淡淡的盯着他,鼓起小脸蛋然后噗的一下冲他吹了口气。


炼狱杏寿郎: 夫人生气好可爱!


猫头鹰转着头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你,支着胳膊一把把你捞进怀里来了个洗面奶,按着你的小脑袋蹭蹭自己的胸口。


“夫人为什么生气啊?”


你: 呜呜呜,炼乳太好吃了,没空生气了


【生气原因: 昨晚太猛腰太痛】




02


悲鸣屿行冥


#


悲鸣屿行冥在院子里撸着小猫咪,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按照往常来说,在他撸猫的时候旁边应该有个很可爱的声音一直在逗猫,然后还会凑过来跟他说话,积极主动,开朗可爱,这是他一直以来对你的印象。


“夫人?”


“夫人!”


悲鸣屿行冥喊了两声,没有回答。他不知道的是你就站在不远处,气鼓鼓的看着他。他怀里的小猫咪被忽然起身的动作吓跑了,悲鸣屿行冥朝着日常你最喜欢待的几个地方走过去。


到处都没有……


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藏不住满心的失望,心里想着可能你只是出去转转,可以他对你的熟悉度和直觉,总觉得你就在这附近,却找不到。


“行冥?”你不忍心了,刚一开口就被他敏锐的察觉到,没几秒就被他抱起来。


“夫人……你怎么不理我?”


你接住他滑落的泪水,抚摸着他的背安慰,哪里还有半分脾气,只剩把他惹哭的自责。


【生气原因: 早起先撸猫不撸你,气呼呼】



03


蝴蝶忍


#


好气好气好气啊啊啊!


你咬着手绢躲在墙后面看着蝴蝶忍,幽怨程度堪比被人抛弃的怨妇。你气鼓鼓的磨牙声惹得整个房间的人都注意到这边,蝴蝶忍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阿拉阿拉,是饿了吗?”


“晚饭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哦~”


你眼睛一亮,开始了冗长的报菜名,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这件事情。


蝴蝶忍: 计划通✔


【生气原因: 只是检查身体,对面那小子为什么要脱衣服啊啊啊啊】




04


甘露寺蜜璃


#


诶诶诶诶诶!怎么办?是生气了吗?


蜜璃跟在你的身后,看着你比起往常更加凶狠的一刀砍断鬼的脖子,属实吓了一跳。明明还是个甲级队员,结果一起出任务比她这个柱还要凶猛。


是在生气吧!甘露寺蜜璃小心翼翼的跟在你身后。


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


你一回头就看见正在冒爱心泡泡的蜜璃。


“唔~”她捂住脸,冒着红气,两条樱饼色辫子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摆了摆。


“怎么了?”你还没消气,却也被她可爱到,伸手揪住她的两个小辫子玩了两下。


“生气的你也好喜欢~果然我最喜欢你!好害羞〃∀〃”甘露寺蜜璃红着脸,破罐子破摔一般的表白,你揪着她的小辫子笑着戳了戳她的脸蛋。


“早就知道啦。”


【生气原因: 那只鬼盯着蜜璃看,你吃醋】




05


时透无一郎


#


“姐姐?”


“嗯。”


你冷淡的态度无疑是踩他的底线,无一郎抓紧你的手腕,阻止你擦拭日轮刀的动作,碧翠眼眸生出丝委屈的怒意,握着你的手往自己脑袋上摸,希望你能向平时一样揉揉他的小脑袋。


你僵着手,不如他的意。


“姐姐,为什么生气?无一郎错了……给你揉脑袋,给你亲好不好?”饶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他也先软着语气跟你撒娇,他把你咬的死死的,你最喜欢他什么样他就摆出什么样子。


唉,你叹口气,快要撑不住想要投降了。


无一郎闭着眼睛凑到你面前等着你亲,密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雾的影,柔软的唇看起来很好亲的样子,让你忍不住想起昨晚他是怎么用这唇弄你的。


你盯了一会儿,也没动。


他慢慢睁开眼,呆呆的看你,把姿态放得极低,像是引诱一般拉着你的衣角晃了晃,像是求你吻他。


你被蛊惑一般投了降,低头吻住。


却没注意到,无一郎揽住你腰肢时那抹得逞的神色和愈发阴郁的眼神。


最高级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生气原因: 早就忘了……亲亲重要嘿嘿嘿】




06


宇髄天元


#


“小丫头又生气啦?”宇髄天元看着你,眼角妖治的红纹随着笑意微微上挑,比起一般女人都更要魅惑,却偏偏没有丝毫阴柔之气,也是一副完全感觉不到自己很有魅力的样子。


你啪叽一下摔进姐姐们的怀抱。


“我最喜欢姐姐们了,你走开!我今天要和姐姐们睡!哼💢”


宇髄天元大笑两声,走过来轻易的将你从妻子们的怀抱里扯出,一把扛在肩头,貌似花花公子放浪形骸,实则轻巧的避过了你的腰臀,将手扼住你的腿窝,既能让你稳住又能防止你挣扎。


可恶!你没出息的心里犯嘀咕,这男人在这时候的绅士风度更加戳人!


“我带小丫头到外面,你们休息吧!”宇髄天元大笑着把你扛了出去。


一直走到卧室才将你轻轻摔在柔软的被子上,高大的身影往下一压,将你禁锢在床帏。


“怎么闹脾气了?还真不华丽啊!”随着他弯腰的动作,衣领敞开露出大片紧实白皙的肌肉,你被蛊惑了似的看过去,半晌也挪不开眼。


“还气吗?”


“不气了。”


“那就来做些华丽又快乐的事情吧!”


【生气原因: 昨晚不肯卸妆给你看】




07


伊黑小芭内


#


你冲他翻了个白眼。


又翻了一个白眼。


接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怎么?还在生气呢?”伊黑小芭内心虚的看了一眼,随后起身坐到你身边,弯腰看你的脸色,你冲他吐吐舌头以示不满。


“啧,气成这样?还是我的妻子呢,真小气啊——”没说几句话,他那股子毒舌又挖苦的语气就回来了。


你哼了一声,抬起屁股坐到一边去。


绷带缠住你的手腕,你被迫抬手从他手里接过一个盒子。


“给你买的,还有后面的东西都是给你买的。”伊黑小芭内从后面掏出好几个漂亮精致的小盒子,一看就是西洋传来的好玩的首饰。


你总算是笑了,凑过去吧唧一口。


伊黑小芭内: 精准把控老婆喜好👌🏻


【生气原因: 杀鬼回来只给滴丸买了礼物,没有你的份】



08


不死川实弥


#


“哈?生气?”


不死川实弥一脸奇怪的看着你,那副模样看起来甚至比你还要生气,脸上的疤随着他的表情动了动,恶狠狠的模样像是要把你一口吞掉。


“对,我生气了!我不管,你今天不许回屋睡!”


你大咧咧的往床上一躺,一丁点位置都不给他留,舒舒服服的滚了两圈,小表情把对面的不死川实弥给气笑了。


“你好好回忆,你错哪了!”你见他笑,更生气了,从床上蹦起来,叉着腰走过去掐了一把他的翘臀,芜湖,舒服!


“老子才没错呢!”不死川实弥说是这么说,却也在心里偷偷的回忆了一下,他杀鬼才回来没两天,礼物给你买了,亲也亲了,该做的一件没差。


不死川实弥想不通。


“诶呀,笨死了~”你继续揉着他的小翘臀,脾气已经没了一半,甚至还想流口水。


“我看你不怎么生气啊。”不死川实弥的火气倒是越来越大,抓住你不安分的小手一把把你抱起来,“我有点生气了。”


诶诶诶诶!不带反客为主的!


你: 别问,问就是后悔,问就是正在揉腰。


【生气原因: 昨晚没摸到翘臀,好气哦】



09


富冈义勇


#


“生气了?”


你吃惊于富冈义勇竟然在整整一天一夜后才发现这个事情,于是变得更生气了。


“没——有——呢——”


富冈义勇: ……


“走开!”


“不走。”


你一拍桌子。


“富冈义勇!你不走我走!”


“要亲?要抱?怎么都好,都听你的。”


呵!你冷笑一声,这招已经不管用了!每次把你惹生气,富冈义勇都用这招,以前你半点荤腥都没尝过,自然把亲亲抱抱看得重,今时不同往日,你们都结婚这么久了,还想用亲亲糊弄过去,门都没有!


见你不为所动,起身就要走,富冈义勇纠结的扭着眉头。


“今晚让你在上面。”


你默默的走回来坐下:“还有呢?”


富冈义勇微微吃惊的放大瞳孔,像是下了大决心一样。


“我可以女装。”


富冈义勇: 我老婆在狂笑,好恐怖。


【生气原因: 无数】



——————————————


咱就是说,唉,喜欢不死川的屁屁。

米娜桑,我找了新工作明天要去上班啦!更新还是会继续更新的!可能鬼灭连载会往后挪,一月份再更,先吃点小段子解馋😂


and一张粮票票解锁鬼舞辻无惨的场合


另外来点TMI,我最近特别喜欢猪猪和无惨





莉迪亚
最喜欢的三位、全是恶人颜(救)...

最喜欢的三位、全是恶人颜(救)

嗯嗯ooc斯密马赛……但是真的很想看

最喜欢的三位、全是恶人颜(救)

嗯嗯ooc斯密马赛……但是真的很想看

無

订正一下

无一郎在第二张说的是:脚,好疼!


无一郎即使和自己哥哥吵架

最后受伤了,不还是被有一郎

背(抱)了回去吗。


你俩就快点原地结婚吧😄


订正一下

无一郎在第二张说的是:脚,好疼!



无一郎即使和自己哥哥吵架

最后受伤了,不还是被有一郎

背(抱)了回去吗。


你俩就快点原地结婚吧😄



neflibata
无一郎,小男孩使我快乐

无一郎,小男孩使我快乐

无一郎,小男孩使我快乐

ˡᵒᵛᵉ阿辞.

【鬼灭乙女】《考砸》

校园文  当你考砸了.

炼/实/透/炭.

———————————————————— 炼狱杏寿郎『历史』

     “才二十七分呢,少女怎么回事阿。”平日如太阳待人和蔼的他拿着教鞭抵在你穿短裙暴露在外的大腿根部上。


     “少女是上课听不懂了么。”他翘起教鞭的一端,把你本就不长的短裙向上翻了翻,你紧紧的攥着那一角。


     “那一会少女慢慢跟我提意见吧。”他把你放在办公桌上,随着阵阵喘息...

校园文  当你考砸了.

炼/实/透/炭.

———————————————————— 炼狱杏寿郎『历史』

     “才二十七分呢,少女怎么回事阿。”平日如太阳待人和蔼的他拿着教鞭抵在你穿短裙暴露在外的大腿根部上。



     “少女是上课听不懂了么。”他翘起教鞭的一端,把你本就不长的短裙向上翻了翻,你紧紧的攥着那一角。



     “那一会少女慢慢跟我提意见吧。”他把你放在办公桌上,随着阵阵喘息你们混入了这场爱的故事。

————————————————————

不死川实弥『数学』

     “啧,你怎么搞的,一下掉这么多。”他的脾气本就没什么耐心,你看着被他扯的皱巴巴的试卷只敢低着头受教训。



     “单独给你补的课还不够是么。”他压着性子,但还是掩盖不住他的怒气。你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口水了下去。



     “这是最后一次,不许下次。”他犟不过你,只好忍气吞声。但他没等你回复,带着惩罚性的吻贴上了你干涩的唇,私人办公室传来混杂的声音。

————————————————————

时透无一郎.『安慰』

     窗外的雨滴滴的砸在玻璃上,无疑让本就烦躁的你雪上加霜。你郁闷的趴在桌上,看着卷上那刺眼的分数,你哽咽了起来。



    你擦干眼泪,等着无一郎一起回家。但微红的鼻头和有泪痕的脸没瞒过他。“姐姐是考砸了么,不哭不哭。”他把你拉在一个小巷,摸了摸你的头。



     “姐姐没关系,无一郎教你。”他心疼的吻上了那有泪痕的脸颊。夕阳照进小巷,昏黄的光打在两人身上,暧昧的气息浓厚了起来。

————————————————————

灶门炭治郎.『抱抱』

     “考砸了没关系,竭尽全力就好啦。”他的鼻子很灵,总是能察觉到你不一样的气息。



     “一会我们一起复习吧。”他很温柔,笑容总是那么有吸引力,他张开了双臂,你毫不犹豫的抱了上去,小声的抽泣着。



     “不哭啦,哭鼻子可不好看了。”他把下巴放在了你的头顶,放在你背上的手给你缓缓的顺着气。



     你抬起头,看着强忍的思想憋到脸红的他,主动的贴近了他的唇。放学的教室很安静,只剩你两羞涩的喘息声。

————————————————————

文笔略有欠缺  谢谢观看。

伊格_EAGER
就是说 我的好宝贝

就是说 我的好宝贝

就是说 我的好宝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