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时透有一郎

96600浏览    626参与
索昔
哥哥的男朋友的哥哥叫什么?

哥哥的男朋友的哥哥叫什么?

哥哥的男朋友的哥哥叫什么?

沈秋怨
“你又在看什么呢。” orz今...

“你又在看什么呢。”

orz今天心情不好没有更新,只是一直在摸单张,真抱歉……我会尽快调整的。

“你又在看什么呢。”

orz今天心情不好没有更新,只是一直在摸单张,真抱歉……我会尽快调整的。

1003.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污染tag了

更新一下不沙雕的沙雕图和表情包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污染tag了

更新一下不沙雕的沙雕图和表情包

斟卿

[鬼灭乙女]关于合居引发的修罗场惨案

☆现代校园pa大学时代

★私设多,嫖小正太和无惨

☆女主有名字

★第一人称,“我”是累和时透兄弟非亲生的姐姐,看待弟弟自带八百米厚的弟弟滤镜

☆沙雕小白爽文,不用带脑子


给闹闹@鲸落大海深处。 的生贺,夹杂自己的私货(叹气)


不看也没有关系的高中时代:     


我努力的提起了自己刚刚整理好的沉重的大行李箱,尝试着膝盖用力把它靠在墙边,环顾了一下四周,认真地思索了一番自己还有没有忘记什么东西。


“弥津酱是以后都不住校了吗?”


上床的甘露寺蜜璃眨了眨自己粉绿色的眸子,从遮光布里探出一个脑袋,...

☆现代校园pa大学时代

★私设多,嫖小正太和无惨

☆女主有名字

★第一人称,“我”是累和时透兄弟非亲生的姐姐,看待弟弟自带八百米厚的弟弟滤镜

☆沙雕小白爽文,不用带脑子


给闹闹@鲸落大海深处。 的生贺,夹杂自己的私货(叹气)


不看也没有关系的高中时代:     



我努力的提起了自己刚刚整理好的沉重的大行李箱,尝试着膝盖用力把它靠在墙边,环顾了一下四周,认真地思索了一番自己还有没有忘记什么东西。


“弥津酱是以后都不住校了吗?”


上床的甘露寺蜜璃眨了眨自己粉绿色的眸子,从遮光布里探出一个脑袋,令人不禁想起初春时的浅色山樱层层拖曳般的双眸目不转睛地注视过来。


“是的,”我抬起头回眸,朝她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因为弟弟他们也上高三了,所以我得回去照顾一下他们的日常起居。”


粉绿色长发的少女有些兴奋地坐直了身子往前探,晃了晃自己挂在白色护栏上的长腿,少女如同蜂蜜般甜蜜的声音里囿着激动:“是当时开学的时候来送你的双胞胎兄弟吗?他们真的是太可爱了!”


是挺可爱的。


我又把提在手里的行李箱放下来,想起当时自己刚开学时被各种各样的学姐围成一圈差点没能进到寝室时的惨烈景象,还有新生报到时学校论坛几乎发表瞬间被置顶加精了的论坛帖子,忍不住蹲下身子捂住了脸。


要是不可爱我就不会一开学就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了。


什么叫【818那个人生赢家新学妹】啊,还好当时累因为上次生病的后遗症还有点对太阳过敏,没能来帮我拿行李,要不然我能预计到更惨烈的情况,可能现在我身边全都是想吃嫩草的学姐们的试探了。


我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要是平时他们也能这么可爱就好了。”


“啊,对了!”蜜璃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拍了拍手,摆出一个一锤定音的手势:“如果今天弟弟没空来帮你搬寝室的话,那就我来帮忙吧!”


“啊、啊,好的,”我的思绪还沉浸在回忆里,下意识地回答她道,反应过来蜜璃的好意后又忍不住弯了弯暗红色的眼眸,笑着朝她道谢:“谢谢蜜璃。”


高三学业确实也很繁忙,再加上有一郎无一郎和累都是跳级生,我也挺担心他们在学校会不会受到欺负之类的,还专门拜托了同级的灶门炭治郎君和风纪委员我妻善逸君平日里多多照顾他们。


虽然累已经参加了竞赛获得了我所在的大学的保送资格,有一郎和无一郎也可以作为职业将棋手在电视上亮相,但是本质上还是周末只放一天的高三生。


我继续想道,伸出手轻轻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也不知道他们平时怎么抽出唯一那一天来缠着我逛街约会的。


*


我的弟弟——绫木累,所属的社团十二鬼月,前一任社长是真真正正出于豪门世家的大少爷鬼舞迁无惨。


真的是壕,壕无人性到了盘下了鬼灭学园不远处的整栋公寓作为社团活动场所,而作为里面骨干成员的每人可以享受单独的房间。


顺带一提,这栋隶属于十二鬼月社团的公寓的对面紧邻着学生委员会的活动场地。


因为家离学校还有一段较远的距离,目前还在读高三的有一郎、无一郎和累就从家里搬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寓。


当然是分居。


我在家里作为调和剂和纽带时的情况还算好,自从我上大学住校之后,三个弟弟间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线下降,等作为远水的我反应过来时,他们甚至可以算的上惊雷逢烈火,只有我在场时维持着表面镜花水月般的和平与平静。


累作为无惨大少爷亲自选择的、现在十二鬼月的社长,自然是打包了自己和我残余在家中的全部行李,搬进了鬼舞辻无惨名下的公寓。


而时透有一郎还是一如既往地轻蔑地抬起下颚,甩给绫木累一个凌厉的眼刀,左手拎起还眨巴眨巴如同薄荷般的碧绿色双眸的时透无一郎,右手环住我因为大学住校不得不养在布偶猫,一脚踢开了风纪委员我妻善逸名义下的公寓,把哭唧唧的金发少年赶去和嘴平伊之助一起住。


被赶到自己公寓门口的我妻善逸死死地扯住时透有一郎的大腿,声音简直能够让整栋公寓的声控灯亮起来:“啊啊啊啊啊——时透君简直就是恶魔,不仅要占我的房间!还不让我见姐姐大人!我…”


一句“我一定要找姐姐大人告状!”还话音未落,我妻善逸敏锐的听力就听见了一阵隐忍着磨牙的声音。


时透有一郎整个人就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黑猫,浑身上下的猫都炸了起来,薄荷般的碧色双眸里黑色的情绪像狂浪在澎湃,仿佛只要给他一把柴刀,他就会毫不犹豫地砍下扒在自己腿上的那人的头颅,掀起利落的风声。


完蛋踩到雷了,忘记不能在时透有一郎这个大魔王面前提起姐姐大人!


“对不起!!!打扰了!!!”软金发的少年吓得眼眶里豆大的泪珠像一串珍珠一颗颗地滴落在地上,溅起一地浅白色的珠光。


我妻善逸拿出在剑道场上逃命的速度松开了自己扒住时透有一郎大腿的双手,一个箭步就跑进了隔壁灶门炭治郎的家里紧急避难。


留下嘴平伊之助一个人瞪大了带着青草般野性的生机勃勃的绿色双眸和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人的行李面面相觑。


*


“你要到公寓去住?”


坐在轿车车厢里的黑色卷发青年单手利落地折下墨镜,微微眯起了自己暗红色的眼眸,我高中时代的同桌鬼舞辻无惨屈尊降纡般地抬起如同光滑的白瓷般的手,食指轻点自己的薄唇,微微颔首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驾驶室上坐着的童磨也把脸凑过来,宛如万花筒般、像是用琉璃拼凑起来的七彩瞳孔折射出熠熠的阳光,盈着笑意。


拥有白樟色头发的青年笑着的时候会习惯性地露出尖利的犬齿:“啊!小弥津,好久不见!搬行李需要搭顺风车吗?”


我们明明昨天才见过面好吗。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悄悄腹诽道。


虽然我高中时期的大少爷同桌上了大学之后带着自己大部分的骨干社员进军了娱乐圈,不过不红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大少爷此举当然属于玩票性质,我甚至怀疑这只是无惨为了天天旷课请假、只负责提交教授布置的硬性作业,定时参加考试所找的另类理由。


只是他们好像还挺有名的?上次好像还在学校论坛里翻到了他们专门的帖子来着,有些时候还会有粉丝悄悄地堵在大学门口。


顺带一提,我自己是化学系的,一般都窝在实验室里与化学实验仪器与小白鼠作伴,基本上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除了家里三个弟弟每周定时的逛街约会请求,还有和十二鬼月的成员定时举行会餐之类的团体活动外,一般我都不会自己走出校园门。


身旁轻轻松松地提着我沉重的行李箱的甘露寺蜜璃悄悄地凑近来,小声地询问道:“是弥津酱的朋友吗?”


“是、是吧。”我有些犹豫地回答道,我总觉得对面无惨那双盛满了可以命名为不虞这种情绪的暗红色的眸子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甩了过来。


“闭嘴,上车。”


我硬是从鬼舞辻无惨那大提琴般醇厚的嗓音里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如玉般的手从车厢里伸出来,白皙的皮肤握住黑色墨镜时有一种黑白分明的美感。


他直接一把用墨镜一头抵住了我的额心。


我下意识地“嘶”了一声,抬起手揉了揉自己被戳中的额头,倒也不是特别疼,不过我还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知道鬼舞辻无惨这个说一不二的少爷脾气,只好接过蜜璃手上的行李,朝着她道谢道:“谢谢蜜璃愿意帮忙啦,这位是我高中时候的社长兼同桌。”


无惨少爷是绝对不会下车的,守候在一旁的童磨倒是一脸开心地帮我把行李箱装上了后备箱里。


不过童磨好像也没有什么时候不开心来着。


我坐上了无惨的黑色轿车,冲有着粉樱带着嫩绿的发色的少女挥挥手告别道:“谢谢蜜璃,下次请你喝奶茶!”


站在路旁的甘露寺蜜璃把手举成喇叭的形状,粉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掀起漂亮的弧度,露出发梢的点点深绿色。她朝着轿车前行的方向拖长了声音道:“好——的——!”


坐在副驾驶上的鬼舞辻无惨侧着头转过来,像红宝石般的暗红色眼睛屈尊纡贵般的给了我一个眼神:“你怎么不说请我喝奶茶呢。”


“当然是因为无惨大人自有大量,从不屈尊奶茶店这种小地方。”


无惨大人是我参加十二鬼月社团时留下来还没改掉的习惯,自从大少爷不让我继续叫他花花之后,我对他的称呼就一直在无惨君和无惨大人之间来回切换。


我觉得他那双暗红色的眼瞳里的视线更加渗人了,像是饕餮吞吃风浪的海面暴风雨前的波平浪静。


我连忙摆摆手,试图挽回一下两人岌岌可危的友谊:“不不不!无惨君根本不需要屈尊奶茶店这种地方……”


鬼舞辻无惨微不可察地“哦”了一声,微微抬起下巴,状似漫不经心地卷了卷自己鸦羽般的黑发,轻轻地将屈尊两个字细细地口中咀嚼了一遍。


我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轻声开口道:“无惨君不会是从来没有喝过奶茶吧。”


“——你、闭、嘴!”



算了,看在寂寞如雪的大少爷可怜到没有吃过快餐奶茶的份上,我还是准备做一下四人份的奶茶好了。


*


至少目前,我还不知道,距离下一个地狱级别的修罗场还有半个小时的倒计时。



//


不一定有后续!!!我欠了好多外债!!!


非典型乙女文,就是搞来自己爽爽(叹气)



谢谢看到这里,喜欢请点小红心和小蓝手✔

给个评论吧呜呜呜✔

沈秋怨
他俩又何须多言呢。 突然无关剧...

他俩又何须多言呢。

突然无关剧情的小三格xxx

他俩又何须多言呢。

突然无关剧情的小三格xxx

祭行路

总之就是非常上头(群聊体

继国养老群

日柱☀️:姊妹姊妹姊妹快起来鬼灭邀请继国家的去参加节目了!!——

日柱☀️:wwwwwwww继国专场(x)有一郎的颜艺大秀(√)

小月亮我心头肉:[妈的,绝了.jpg]

月柱🌙:害,有一郎你的颜艺真是棒棒哒(比大拇指

太阳当空照:一哥还带着墨镜啊……为什么啊明明暗红色眼睛也很好看啊

太阳当空照:[我尽量哭得很小声.jpg]我想看一哥的美丽眼睛,没有遮挡的那种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说起来我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一哥摘过墨镜来着……就连偷拍小能手木笛君也没有拍到一张一哥摘墨镜的照片

有内味了:说起木笛太太,我是真的佩服。语言组织能力真的🐮🍺,干不过干不过。

太...

继国养老群

日柱☀️:姊妹姊妹姊妹快起来鬼灭邀请继国家的去参加节目了!!——

日柱☀️:wwwwwwww继国专场(x)有一郎的颜艺大秀(√)

小月亮我心头肉:[妈的,绝了.jpg]

月柱🌙:害,有一郎你的颜艺真是棒棒哒(比大拇指

太阳当空照:一哥还带着墨镜啊……为什么啊明明暗红色眼睛也很好看啊

太阳当空照:[我尽量哭得很小声.jpg]我想看一哥的美丽眼睛,没有遮挡的那种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说起来我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一哥摘过墨镜来着……就连偷拍小能手木笛君也没有拍到一张一哥摘墨镜的照片

有内味了:说起木笛太太,我是真的佩服。语言组织能力真的🐮🍺,干不过干不过。

太阳当空照:木笛太太绝对是一哥后援团团长,我们这群家伙只能靠着他抓拍的照片活

太阳当空照:[卑微.jpg]

日柱☀️:[喝卑酒.jpg]

月柱🌙:害,我们只能口嗨。(口嗨选手就位

小月亮我心头肉:哎这次主持人是义勇???

可爱柠檬精谁不爱呢:???

日柱☀️:[加载失败.jpg]

月柱🌙:[万脸蒙逼.jpg]

太阳当空照:[我操.jpg]

有内味了:不是???认真的???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我操发生了什么我卡了

小月亮我心头肉:啊对不起,义勇给忍总推下去了。

小月亮我心头肉:[怪尴尬的.jpg]

我是你们的QQ小冰吖~:害,义勇上去了这期差不多就行了。不过缘一可能和他可以聊聊。

日柱☀️:[真叫人摸不着脑袋.jpg]

日柱☀️:聊什么??憨的秘诀??

月柱🌙:草(一种植物

小鸟说早早早:靠(一个动作

憨憨保护协会:???

憨憨保护协会:干什么!爱谴责人士表示强烈义勇。

我是你们的QQ小冰吖~:爱谴责人士表示强烈缘一。

日柱☀️:为什么?……聊着聊着就开始做饭了??

月柱🌙:看不懂这操作。

月柱🌙: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缘一和无一郎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底谁和谁才是兄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月柱🌙:[无一郎和缘一呆滞.jpg]

月柱🌙:我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表情包get

日柱☀️:原来成为美女的弟弟要诀是不会做饭吗?好的学到了。

小鸟说早早早:你冷静一点??就算你是生活垃圾(?)你也不会有这种美女姐姐(?)的!

憨憨保护协会:一哥!!!!——

憨憨保护协会:是围裙!!!!

憨憨保护协会:忍总还特意准备了围裙!!!忍总你是我爸爸!!我可以!!!!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醒醒,大清亡了!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忍总还是你忍总。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什么!朕的大清亡了!

太阳当空照:阿清你怎么回事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

月柱🌙:一哥好熟练的亚子!

月柱🌙:[震惊.jpg]

日柱☀️:居然真的是人夫设定吗!

日柱☀️:[我可以.jpg]

日柱☀️:得想个办法绿了jgyy

憨憨保护协会:日柱快跑yy来了!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什么义勇来了?

太阳当空照:[发出草的声音.jpg]

憨憨保护协会:阿清你快睡吧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又要迫害我了是吧.jpg]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是咖喱!没想到有一郎的拿手菜是咖喱!我可以了!

小鸟说早早早:不你不可以

小鸟说早早早:要可以也是我可以

小鸟说早早早:[冷茎.jpg]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你别!我昨晚梦见我在我妈的注视下用输入法输“lj”的时候直接第一个就是“冷茎”,我现在还在怕!

憨憨保护协会: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阳当空照: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意后续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什么后续!没有后续,然后我就直接吓醒了!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害怕.jpg]

日柱☀️:为什么一哥做饭还要戴墨镜啊?他不会在家里也这样吧??

月柱🌙:缘一:兄长大人您是不是讨厌我……

日柱☀️:草

小鸟说早早早:害,肯定不会啊,估计只是不想我们看见眼睛吧。

小鸟说早早早:害,墨镜又不是黑布条,蒙上不仅我们看不见眼睛一哥也一片漆黑了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蒙眼play!我可以!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车轮压我脸上了,好疼!

小鸟说早早早:真不知道眼睛有什么好遮的,暗红色眼睛不是很好看吗不同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黑色眼睛棕色眼睛蓝色眼睛的。

日柱☀️:????一哥你在干什么???那是油!!

月柱🌙:黑死牟你在干什么啊黑死牟!!

月柱🌙:为什么他要把油倒进去??

太阳当空照:完了完了人夫设定轰然倒塌

太阳当空照:[惊恐.jpg]

小鸟说早早早:蝴蝶忍!你为什么只是看着!!救火啊!!

花儿对我笑:有一郎迷茫了

憨憨保护协会:缘一怎么很惊讶的样子??他不是应该习惯了吗??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难道你们四个人的伙食全靠有一郎吗??不要迫害孩子啊!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当红演员继国严胜节目秀公然纵火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收看今天的瞎几把乱讲我是主持人瞎几把……

小月亮我心头肉:过分了

花儿对我笑:破案了,一哥带着墨镜把东西看错了

日柱☀️:害,那就不要带墨镜啊

日柱☀️:差点成纵火现场

月柱🌙:这是不是说明一哥只会在大众面前戴墨镜?

花儿对我笑:搞不明白。难道是缘一让一哥戴的?你不可以对上别人的眼神,就让我用墨镜来阻断它?

小鸟说早早早:[发出草的声音.jpg]

小鸟说早早早:够沙雕。所以为什么我想到黑缘?

太阳当空照:黑缘好啊,鸟哥搞快点

憨憨保护协会:搞快点搞快点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快快快gkd

日柱☀️:??????

月柱🌙:???????????

憨憨保护协会:???????????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

太阳当空照:?????????

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我操!

小鸟说早早早:我操!

小鸟说早早早:我真是操了!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我可以我飞了我鸡叫连天我硬到神舟七号不敢跟我硬碰硬我🐍穿地壳我可以!!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鸡之呼吸,五之型,天降鸡露.jpg]

太阳当空照:我操这是什么情况只有我一个人震惊吗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我可以我没了

小鸟说早早早:你不是一个人我何止震惊我简直呼吸停止

憨憨保护协会:好了都不要抢我今天公开宣布我绿了继国缘一

什么?朕的大清亡了?:你好生大胆,不知道他是朕的女人吗

憨憨保护协会:醒醒,大清亡了。(冷漠

日柱☀️:美女姐姐看看我!!!!美女姐姐!!!美女姐姐我错了我不知道我以为你的眼睛是暗红色对不起我这就道歉!!

日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jpg]

日柱☀️:我在棺材里面仰卧起坐!!我今天就是日柱!我可以我能行我可以绿了继国缘一!!

月柱🌙:我好得不行!!

月柱🌙:[上辈子积了什么德遇上这么一个宝贝.jpg]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妈的,绝了.jpg]

因为画画太差而被移出群聊:我现在就去画画!我可以!!!我就是🐍柱让我来!!!

🐔柱:说什么!让我来!!!

🐔柱:我操我好的不行我今天就去空间疯狂鸡叫污染空间!

憨憨保护协会:草我合理怀疑一哥和祢豆子才是亲兄妹!

日柱☀️:很合理,我支持

日柱☀️:所以缘严就不是骨科了

日柱☀️:谁搞祢豆子一哥亲情组!粉色眼睛的美女必须搞!

日柱☀️:我馋他身子,我诚实,我自豪,我值得表扬!!

月柱🌙:什么!他的身子是我的!你想屁!

憨憨保护协会:你们涉黄,举报!(?

月柱🌙:你不馋他身子?

日柱☀️:你太监!!

日柱☀️:粉色眼睛一哥谁不可以反正我好得不行!

🐔柱:哦我的妈我一开始是“我就想看一哥战损身体上面有大大小小的伤痕触目惊心的血迹映着他暗红色的瞳孔,刚刚伸进他的口里挑逗的手指被他尖利的牙齿咬出血,他敛起眼睑睫毛打下阴影却遮不住他眼底快要溢出来的杀意”结果今天我就没了,今晚我是“我就想抱着他对他说奇奇怪怪的情话他绝对会被奇奇怪怪的土味情话撩到,然后看他脸色涨红,连耳尖都红的发烫别过脸不看你粉色的眼睛满是羞涩”……

🐔柱:我可以!!!!!我馋他身子我下贱我诚实我自豪我值得表扬我要把车往秋名山上开!!!

月柱🌙:鸡哥快!我要上车!!

日柱☀️:今夜无眠

日柱☀️:我现在就去写文。粉色眼睛的一哥,我好得不行




……没有营养的莫名其妙的东西。主要是我对“粉色眼睛严胜君”的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可恶他们的tag怎么这么多


此去经年
时透双子网课 网课是真的魔性只...

时透双子网课

网课是真的魔性只要设备歇菜就各种自嗨

时透双子网课

网课是真的魔性只要设备歇菜就各种自嗨

pw
【授权转载】 时炭的情人节 作...

【授权转载】

时炭的情人节

作者twi:M.K.🥑(@MK_mk10000)

https://mobile.twitter.com/MK_mk10000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授权转载】

时炭的情人节

作者twi:M.K.🥑(@MK_mk10000)

https://mobile.twitter.com/MK_mk10000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沈秋怨

又更了!又更了!!!一节课一更!!!!!画不出想要的效果orz我会继续加油的【…】

又更了!又更了!!!一节课一更!!!!!画不出想要的效果orz我会继续加油的【…】

沈秋怨

终于【…】我今天尽力还更,我iahwjhgjaha

终于【…】我今天尽力还更,我iahwjhgjaha

♞阿陆陆♞

原作向if

#是一个唠嗑魔改脑洞

#非自愿鬼化if

“兄长如此努力,如此奋进,是为了变强吗?”

严胜沉默地低下了头,瀑布般顺下的黑发披在肩头,衬出了他动人的赤砂色鬼眼。

“我没有资格这么说...”

“对你来说,我是阴影,是黑暗,是不可触及的忌讳。”

缘一抬头环顾了一下开的正灿烂的樱花树,抬起手折下一枝别在严胜的耳边。

“兄长就算是黑暗,也是美丽的。”

“他人不可触及的,是您的月辉。”

和清心寡欲的缘一不一样,严胜想活下去,他想变强,想拥有力量。

即使在那个樱花瓣朵飘进宅邸的夜晚,缘一大声地向他告白,队员们温暖的笑声,他也产生了依赖的念头。依赖温情,依赖人情的安全感,和其他鬼不同的是,严...

#是一个唠嗑魔改脑洞

#非自愿鬼化if


“兄长如此努力,如此奋进,是为了变强吗?”

严胜沉默地低下了头,瀑布般顺下的黑发披在肩头,衬出了他动人的赤砂色鬼眼。

“我没有资格这么说...”

“对你来说,我是阴影,是黑暗,是不可触及的忌讳。”

缘一抬头环顾了一下开的正灿烂的樱花树,抬起手折下一枝别在严胜的耳边。

“兄长就算是黑暗,也是美丽的。”

“他人不可触及的,是您的月辉。”

和清心寡欲的缘一不一样,严胜想活下去,他想变强,想拥有力量。

即使在那个樱花瓣朵飘进宅邸的夜晚,缘一大声地向他告白,队员们温暖的笑声,他也产生了依赖的念头。依赖温情,依赖人情的安全感,和其他鬼不同的是,严胜并不习惯孤独。

队员们因对抗无惨而被一个接一个的杀死,斑纹消耗着他们的生命,缘一也从当初的年少模样成长到了成年的样子,但严胜的年龄在十八岁那一年就停止流逝了。

“得到了无限的生命,是否也失去了什么吗,兄长?”

那孩子这样问我。想想还真是有些怀念呢,这么多年来,偏偏这句话记得最深刻。

失去的,是缘一的身影吧?


啊,无一,水壶放那里就好,我会去拿的。

说到哪里了?

对了,我还有很多故事呢,你们要不要听?

“严胜严胜,你为什么没有和缘一一起走?你说缘一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嗯。缘一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分别的时候,他还哭鼻子了呢,他抓着我的手撒娇,说想让我和他一起走,我答应了,可是缘一又反悔了...

“为什么呀?”

缘一说他不想后悔这样做,他想让我遵循内心的自由活下去,不想成为我一辈子的负担。

“严胜和缘一不是兄弟吗?怎么会是负担呢!无一永远不是我的负担!”

小孩子抱着手臂嘟着嘴。

“哥哥...” 无一红着小脸拉着他的手,“先听严胜讲完吧...”

告诉你们吧...其实...缘一离开的时候,我也哭鼻子了呢,缘一改变了我,他让我变得不再嗜血,不再渴望力量。

“严胜又开始讲大道理了!不想听不想听!”

“小鬼...闹腾的话就啃你的脑袋哦。”

“啊!严胜吃人啦!你这食人鬼!”

严胜把两个小团团拽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鼻尖微微煽动着,吮吸着小孩子身上淡淡的奶香味。

有一安静了下来,牵着无一的小手瘫在严胜怀里。

是缘一的味道。

是缘一的温度。

他的泪水已经在缘一走的那时流干了,于是现在就只剩悲伤,就算是活下去的动力,也不过就是这失去父母的孩子和缘一带在身边的半截笛子。

缘一是神之子,在缘一表白自己心意之前,严胜一直以为缘一除了剑术什么都不在乎。

他是神,即使是神,也欲望着与自己交合吗?

那第一个吻,如同沁心的紫藤花般,对于严胜来说,明明是剧毒的存在,明明是不能触碰的累赘和忌讳,但这花香竟如同醉人的酒酿一样,勾引着他骨子里的情欲。

严胜做梦一般亲吻着缘一,在他的身上烙印下属于自己的痕迹,甚至腿根被灼液打湿他也毫不在乎,此时他的心里只装得下缘一,他的眼睛里只容许缘一的存在。严胜搂抱缘一的脖颈,是在宣告他的地位,他进食着缘一的骨血,是在认同缘一的爱意。

谢谢你将那一支笛子,视作你的一切。

罗帘珠帐无法掩盖通透的爱意,因为不能忍受痛苦而扭转着腰身,汗水打湿了发尾,乖乖地滴下,然后被舔舐。

他们在生命的分岔路口含泪吻别。

我问他,你说好了要和我一起走,为什么你又反悔了,你是要折磨我一辈子吗?

缘一笑着对我说,因为我不想在手上,溅上兄长高贵的鲜血。

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缘一,我们不能没有彼此啊...

你做的一切在你看来,或许微不足道,或许毫无用处,但你施舍了我很多,你让我懂得了你啊,缘一。

为什么你要忍心抛下我?是我还不够完美吗?是我还不够爱你?

眼看缘一就要死去了,我哭着把他腰间的日轮刀拔出来塞进他的手里,见他一脸拒绝的愁容,我便拿起刀,抵在脖子上想要自刎。

兄长,他说,求求你,活下去,好不好?

这是缘一第一次求你,不会有下一次了。

“缘一,听话,听话...”

我知道我的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但我还是抓着他的手,

“你说过要带我一起走,你不许后悔!你不许...你不许丢下我...我只有你一个人了...”

兄长,别伤心...缘一只是不想看到兄长死去的模样。

答应缘一,要好好活下去,要照顾好自己。


说起来,还真是巧呢,你们两个小家伙,今天又在寺庙玩了那么久,是不是不想回来了?

我都告诉你们了,寺庙到这里的路不安全,小心碰到鬼把你们吃了。

“哼唧!就算是鬼也被你吓跑了!哪有鬼长六只眼睛啊!”

“哥哥...如果严胜是正常人类模样的话,是很漂亮的哦。”

“无一!我知道了啦。”

好了好了,快点给我说说你们今天在寺庙干什么呢,不会是去偷东西了吧?要是你们做了坏事,我就要麻烦你们帮我磨刀了哦。

“才不要!磨刀好累人!严胜是坏蛋!”

“今天我和哥哥在寺庙遇到了一个比我们大上几岁的少年,我们和他玩了好久,最后还约定明天也要一起玩,对了,他吹的笛子可好听了!严胜,和你有的比呢。”

哦?长什么样子的小孩子?

“我想想...头发是红色的,还带着太阳一样的耳饰,笑起来可好看了!”

“咦?严胜...你怎么哭了?”

suki
时透双子与护卫队的奇妙黑帮摇

时透双子与护卫队的奇妙黑帮摇 

时透双子与护卫队的奇妙黑帮摇 

せい

血を飲んで


还是双霞月🤣🤣舔一哥手的那个是有一郎 我感觉无一郎会很抗拒变鬼但有一应该还是能接受变鬼的?

人和鬼都渴求血啊

血を飲んで


还是双霞月🤣🤣舔一哥手的那个是有一郎 我感觉无一郎会很抗拒变鬼但有一应该还是能接受变鬼的?

人和鬼都渴求血啊

沈秋怨

终于【…】诸位我在拿命更新,昨天去考试了所以【…】兔兔终于出场了,不知道为什么越画越憨,画风还有点被他带跑偏【???】不愧是你,水柱。

终于【…】诸位我在拿命更新,昨天去考试了所以【…】兔兔终于出场了,不知道为什么越画越憨,画风还有点被他带跑偏【???】不愧是你,水柱。

炭治郎的合法丈夫

祖   安   克   星


马上做这个手书,原视频我快笑死了

祖   安   克   星


马上做这个手书,原视频我快笑死了

面条汤汤

【授权搬运】祖孙拍照

推:몬드 (@monde_1289)主页链接,点开去给太太支持吧 

⚠️禁止二传以及商用⚠️

【授权搬运】祖孙拍照

推:몬드 (@monde_1289)主页链接,点开去给太太支持吧 

⚠️禁止二传以及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