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时雨

18924浏览    1486参与
君问归期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仙君可还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仙君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

本人寒假太无聊了,无偿接一张,一张白菜20,先到先得,私信我,品质如上。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仙君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

本人寒假太无聊了,无偿接一张,一张白菜20,先到先得,私信我,品质如上。

圣教主2828

碧蓝航线•全球行动 前往反抗军的路02 实习前期

  早上,在被闹钟吵醒后,起身看了看时间,八点。起床整理床铺,洗漱,出门买点早饭。啊,如果平常在联盟军那里,我肯定不能这么晚再起,如果这样,那得被老师给训一顿。而今天,是我实习的第一天,但并没有什么任务,昨天指挥官给我的安排是让我熟悉一下港区还有港口的岸防设备。至于为什么不是今天给我发消息,额,毕竟昨天偷偷揉了哈曼的头后被哈曼一个电话送进了宪兵队。不过,我确实得谢谢他们,因为在他们来之前,我被哈曼控制的死死的,他们把我带走的时候,我浑身都快散架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刁难我什么,毕竟,因为联盟军飞机维护,老邹昨天没有离开港区,所以,他成功的帮我解了围,在了解事情原因后,我毫不意外...

  早上,在被闹钟吵醒后,起身看了看时间,八点。起床整理床铺,洗漱,出门买点早饭。啊,如果平常在联盟军那里,我肯定不能这么晚再起,如果这样,那得被老师给训一顿。而今天,是我实习的第一天,但并没有什么任务,昨天指挥官给我的安排是让我熟悉一下港区还有港口的岸防设备。至于为什么不是今天给我发消息,额,毕竟昨天偷偷揉了哈曼的头后被哈曼一个电话送进了宪兵队。不过,我确实得谢谢他们,因为在他们来之前,我被哈曼控制的死死的,他们把我带走的时候,我浑身都快散架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刁难我什么,毕竟,因为联盟军飞机维护,老邹昨天没有离开港区,所以,他成功的帮我解了围,在了解事情原因后,我毫不意外的被老邹嘲笑了一顿……至于我今天的活动,就是在昨天指挥官在宪兵队跟我说的。但,为什么指挥官也在宪兵队里面待着,难不成哈曼也给指挥官打电话了?我摇了摇头,制止了胡思乱想,算了,今天就好好在港区里转一转吧。

  穿好制服,拿起军用水壶,走出宿舍,看向天空,嗯,晴空万里,深吸一口气,向着港区内部走去。额,哈曼呢,算了,也不知道她几点来找我,先去看一下港区里面哪里卖生活物品吧。

………

“喂,笨蛋,起床了,哎,人呢,呜……哈曼迟到了吗。哼,哈曼才不和他道歉呢,嗯!才不会呢!”

………

  我在港区里面瞎转着,试图熟悉里面的结构,但是嘛,不出我所料,我成功的迷路了。虽然指挥官已经给了我地图,但是这个是纸质的,我走神玩了会手机就不知道我跑哪去了。啊啊啊,这下惨了,我之前在联盟军的时候就没有记清楚除基地以外附近的路线啊,而且这还没有手机导航………唉,没办法了,只能沿着一个方向走了。拧开军用水壶,灌了口水,开始朝着东边走,毕竟我所在的港区还在亚洲,这样起码能到港口那边,唉,我就该好好认路啊……

………

“哼,那个笨蛋,没有哈曼在,这么复杂的一个港区,他肯定迷路了。但是……哈曼也不知道他会往哪走……”

“哼哼~不用担心,雪风大人自有办法,夕立,时雨,咱们一起去找迷路的笨蛋”

“嘿嘿,我的鼻子可是很灵的,看我的吧(嗅嗅),啊,就在那边,走吧!”

“夕立,雪风,不用这么着急的,嘛,哈曼也不用担心的,他如果真的出不来,他会给指挥官打电话的。走吧,一起去找他”

………

  额,为什么在长椅上有个女孩子在睡觉…

  我确实一直在往东走,但是,只顾着熟悉地形,忘记买早饭了,有些头晕的我想在附近的椅子上休息会,结果就看到了她……我明白打扰别人睡觉不算礼貌,但,这种太阳,这样晒着不会出事吧。我走到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见没有任何反应,我喊了几声:“喂,喂,醒醒,醒醒,醒醒,不要在这睡,这种太阳晒着对身体不好的。”穿着粉色衣服,头顶上有两只小兔子耳朵的少女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说到“唔……指挥官,早上好……哈欠。拉菲……只是小小的睡了一会,哈欠~”啊,看来她把我当成指挥官了,虽然我确实是干这个的。

“啊……不是指挥官啊……你是谁。”清醒过来的她,看到是我后,眼神顿时警觉了起来。

“等等等等,别紧张,我是这个港区新来的联盟军实习成员,我叫圣教主。”

“唔……联盟军……嗯……你想对拉菲做什么”听到我这么说后,拉菲的眼神却更加伶俐了起来。(来碧蓝航线实习的指挥官应该风评没这么差吧……这是啥情况……)

“额,不是,我就只是怕你被太阳晒伤,所以叫你起来的啊(完了……)。”

“拉菲才不信你说的话,指挥官告诉拉菲,只要是自称联盟军的人来骚扰拉菲,拉菲就可以随意处置他!”(看来其他联盟军风评不咋好啊)

  兔耳少女突然站到了椅子上,抬起右腿,朝我横扫过来,我赶紧低头躲避,没等我起身,左腿竖直朝我劈来,驱动着身体,我堪堪的侧身躲开。但一只手扣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按到了椅子上。我尝试双手用双手掰开那只纤细的手,但我无法移动分毫。

“跟拉菲解释清楚,不然拉菲会捏碎你的脖子。”兔耳少女一反之前的慵懒,换而的是她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杀气。

“别别别,拉菲,这样吧,我的上衣口袋里面有你们港区配发的通讯装置,你可以拿出来看看。”

“拉菲才不是笨蛋,指挥官说的话拉菲没有忘记,指挥官说,每个来港区的人都会发配通讯器的。”

“啊这,拉菲,我的通讯器存着你们指挥官的私人电话,这个其他人应该没有吧。”此时的我只有无语,他们干了什么,让联盟军风评这么差。

“唔……你自己掏出来给拉菲看”我感觉脖子上的力道少了一些。

“好的,没问题!”我赶紧把通讯器从上衣口袋拿出来,调到通讯界面,把指挥官的号码展示给她看。

“唔……确实是指挥官的号码……拉菲错怪你了”我脖子的力道消失了,但我的右肩膀又传来一阵压力“哈欠……好困……拉菲还想接着睡……呼……呼……”

“喂喂,你别又睡了”我有些意外,她为啥睡得这么快啊。“啊,找到了,他的气味就在这边!”“真的吗,哼,哈曼会好好教训这个笨蛋的!”“记得下手轻一点哦,哈曼。”wtf,哈曼咋来了,还有,其它声音是谁的啊,不行,我得赶紧撤了,让她们看到拉菲靠在我身上,我得再出一次事,抱歉了,拉菲。我立刻起身,开始向北奔跑,在后面,我听到了长椅被撞击的声音和一声“唔……”

  我在房区之间拼命的穿梭着,尽力远离刚才的位置。“呼……呼……该死的,为啥没有可以翻上去的房子。”一直找不到地方躲的我忍不住吐槽起来。“啊,哈曼听到他的声音了,就在那边!”我!我为啥要自言自语!听到哈曼的声音,我立刻开始加速,终于,在眼前出现了一栋比较矮的房子,我一个加速,踩了墙几下,双手一扒,翻了上去,立刻爬了下来。呼,这样应该安全了。“额,老王,你在干啥?”

“!?,老邹,你咋还没走?”

“啊,直升机的飞机驾驶员去吃饭去了,顺便带点特产,我就到这瞎逛逛。”

“那你咋还,我,等等,老邹,你别说我在这!”

“啊,啊,这是咋了?你被人追了?”说着,他向着下方看去

  脚步声随着距慢慢增大,到了附近之后,脚步声立刻消失了。“咦?我闻到他就在这了,怎么没有看见他呢?”“唔,雪风大人认为他会不会把衣服留下来然后去别的地方了。”“唔……在附近找找吧,他不可能跑远了的,嗯?是帝国骑士,你有没有看见圣教主?”

“圣教主?你是说老王吗,他就在这。”说着,他指向了我的位置。

“我靠,老邹,卖队友啊。”

“哈哈哈哈,老王,直升机驾驶员来了,我先走了,祝你好运,老王!”伴随着声音,是他翻下去的身影。

  嘶,我得赶紧换个地方,我撑起了身子,准备接着跑,突然,一阵压迫感传来,一只手搭到了我的右肩膀上。“那啥,哈曼,你咋来这了……哈哈……”

我没有回头,但我很确定,她的脸色一定好不到哪去“因为有个笨蛋迷路了,还一直躲着哈曼走,所以,你是不是又骚扰其他驱逐舰了?”我回头看去,身后的小猫用一脸核善的笑容看着我“跟哈曼走吧,记得去餐馆请夕立她们吃饭,她们帮了哈曼大忙哦。”哦,我的天,我是真的完了。

在这之前:

………

“是的,就是这样,他不会闲着的,他一定会去熟悉一下港区,你一定要去带着他,他一定会迷路的。嗯,你先去吧”

………

“他不在宿舍吗?啊这,他休假的时候咋还起这么早,你沿着宿舍东边的路看看吧,他应该在那边。”

………

“啊这,还是不在吗,啥,你说你能闻到他的气味,这……你也不是重樱的舰娘啊……对了,要不你找夕立雪风她们,她们应该能帮上忙。找到他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放心,我和老王是熟人了。没事……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帝国骑士。”

………

时雨:“所以,你是因为昨天宪兵队的事而躲着哈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必要这么激动啊。”

我:“不是,主要是,我被抓过去之前,是被哈曼一只手控制住的,他们来了之后,看我的眼神很奇怪,然后是到了宪兵队,他们看我的眼神就跟看垃圾一样。我这肯定怕啊,他们不会觉得我去骚扰驱逐舰了吧……”

时雨:“emmm,那他们估计是觉得你是因为炼铜失败被弄的,毕竟联盟军在这的口碑不大好。”

我:“等等,驱逐舰在你们这里是属于未成年的孩子?”(哼哼,雪风大人可是很成熟的~)

时雨:“嘻嘻,对啊,再加上你们联盟军这边,经常骚扰我们的舰船,虽然后来颁布了法令,但恶劣的印象还是被深刻的留下了。”(喂,你们有没有听到雪风大人讲话!)

我:“啊这,那我明白为啥拉菲反应这么大了……嘶,夕立这么能吃的吗。”(喂,不要无视我啊!)

时雨:“咦,你还遇到拉菲了吗。”

我:“是啊,怕她在这么晒得地方睡觉会晒伤,就去把她叫醒了……”(嘿,你们有没有听见!)

时雨:“然后就被她掐住脖子了,对吧。”

我:“呃,你是咋知道的……”

雪风:“哼哼,那就让雪风大人给你讲讲之前发生了什么吧。”(时雨点了点头)

雪风:“呼,大半年之前联盟军派实习人员的时候,还有一些他们的军队,刚开始,他们对我很不错,会摸摸我的头什么的。但后来,他们却开始骚扰我,他们让我觉得很讨厌,明明是军人,却想干在重樱时那些上层对我……做的事……”说着说着,雪风白色猫耳趴了下来,除了夕立还在吃包子,其她舰船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雪风:“他们凭着自己是联盟军的身份,到处骚扰这个港区的舰船,指挥官也拿他们没办法,但他们却开始变本加厉,然后……然后……”雪风停止了说话,开始轻轻的抽泣。

时雨:“……还是让时雨大人给你继续讲吧,拉菲,就是长椅上的那个女孩子,之前有个联盟军的人趁着她睡觉,去摸她的身子,刚开始,她没有在意,以为是指挥官在抚摸的肚子……你的眼神………指挥官不是变态啊……呼,接着讲吧,然后拉菲醒来了,发觉不是指挥官,就准备起身跑开,但是那个人抓住了拉菲的胳膊。但具体发生了什么,拉菲也不愿意说,我们从指挥官那得到的是那个人两只胳膊全断了。最后,指挥官被迫出来赔礼道歉。当然,这种事不止一件。”

哈曼:“哈曼也和他们起过冲突,是因为他们骚扰约克城姐姐……”一直沉默的哈曼小声地说到。

我:“然后东煌那边就出了法令对吧,我刚刚从手机上搜了一下,大概内容是,如果舰娘被联盟军人员骚扰,可以随意处置他,不用担责。”

夕立:“唔…咕咚,没错,所以在以后,夕立就算弄伤了他们,也是有肉包子吃的。”夕立终于吃完了啊………我的钱………

我:“嗯,我大概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了。嗯,对了,我为我之前的冒失行为向你们道歉,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去主动了解这里的情况。”

时雨:“那,哈曼呢?”

哈曼:“唔……哈曼原谅你了。但你也要保证以后一定要注意。”

时雨:“嗯嗯,下次去熟悉港区,记得通知哈曼哦,她这次可是很担心你的安全的~”

哈曼:“没有,哈曼才没有,哈曼只是……不想让他麻烦指挥官……”

时雨:“嘻嘻,不要听哈曼瞎说,她给你的熟人打电话的样子,可是很焦急的~如果你只是想找到他,其实可以麻烦他的熟人的,他找圣教主的效率可是很高的啊。难不成,哈曼~”

哈曼:“不……哈曼才没有,哈曼才不是这样想的!”(啊,这是咋回事啊?我不是第一天刚刚来吗?)

我:“啊这,实在是对不起!我一定会注意的,我以东煌指导员的家属发誓!”

哈曼:“哼,知道就好……”

我:“唉,行吧,至少事情都理清楚了,额,雪风怎么还在哭……唉,不要瞎想了,事情都过去了。”说着,我伸出手来揉了揉雪风的头。随着我的抚摸,两只白色猫耳晃动起来,嘴里发出了像是小猫一样的呜呜声,看来这样能让她好些……等等,我在干啥。我回头看向时雨她们,她们三个都在死死地盯着我。

时雨:“………”  哈曼:“hentai……”  夕立:“嗷呜?”

我:“……………我还是给自己留个清白吧”我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手枪,顶到了头上……

  我死了吗,当然没有,但是被吓得不轻,原因吗,是哈曼大喊了一声住手然后一只手捏碎了我的手枪枪管………声音倒是没吓到我,但是我看到变成铁饼的枪管,我是吓得不轻……至于哈曼吗,她也红着脸给吓得不轻的我道了歉………

…………

散场之后:

“滴滴滴,滴滴滴,嘟,喂,老邹,你现在在干啥。”

“嗯?老王,我现在在宿舍里干饭,有什么事吗?”

“你是给我放了个专门看任务的平板吗?我看上面有我明天的安排”

“对的,我让企业帮你拿过去的。”

“OK,对了,老邹,我们联盟军指挥官以及所属部队风评很差吗。”

“是啊,咋了,老王,又被哈曼一只手按住送宪兵队了?”

“不是,我,唉,主要是,我看其他的实习指挥官也没我这么不受欢迎啊………”

“老王啊,他们也是废了不少劲才这样的,他们去之前……也确实没你这么不收欢迎……”

“!? 我tm……那我现在该咋整,虽然和哈曼缓和了,也认识了时雨,雪风,夕立,但其他舰娘,我是不知道该咋办了。”

“老王啊,我建议你……放弃,凭你钢筋直男的情商,我估计你也得骨折一次。”

“老邹………!”

“啊哈哈哈,老王啊,这样吧,你就正常相处,把她们当做普通的女生,然后注意你的言行举止,让她们知道你确实不和那些联盟军的那些人一样,就能慢慢好起来了。”

“你就是这样干的?”

“不然呢,老王?我可不会游戏里的嘴炮。”

“行吧……老邹,对了,那些联盟军具体都干了些啥事,都逼得东煌出法令了。”

“具体……这样吧,老王你想想二战美国诺曼底登录后,进入法国的城市干的事,只不过这次他们被反杀了。”

“得……我真是高估非东煌军队的军纪了。那啥,老邹,玩吗?”

“走着,上线!”

  于是我和老邹一直玩到一点多,直到门被突然打开后,看到了哈曼核善的笑脸,等等,她为啥还没睡啊,还从她的宿舍跑到了这?为啥还有我的钥匙?

“你这个笨蛋,哈曼起来喝水,通讯器上显示你居然还在和帝国骑士在玩游戏,你明天还有任务的啊!!”

“等等,你咋从约克城那跑到这了啊。”

“哈曼为了避免迟到,把宿舍调到你的附近了!快点睡觉!”然后吗,我看到了椅子上的抱枕朝我飞来……

  啊,以后不能熬夜玩游戏了啊………

………

“如果怕迟到,你可以把宿舍申请调到老王那啊,放心,他打不过你……哦哦,不是这个原因,emmm,放心,他也是注意个人卫生的,相信我,他是东煌的教官训练的,这个有保障………啊,明白了,不会的,这个我负责给你调,不会有人对你有看法的,我在你们这还是有威望的,放心好了……”

………

带喵去流浪

上万恶的科学课,然而,画出来的东西,时雨真的超好看\(//∇//)\虽然是蹭同学的@许慕颜541 

上万恶的科学课,然而,画出来的东西,时雨真的超好看\(//∇//)\虽然是蹭同学的@许慕颜541 

森成利殿の長広ちゃん

来点来点

霞和曙都好可爱😃

来点来点

霞和曙都好可爱😃

Kondo

雕花金簪

红叶依然不能忘记那个傍晚,时雨站在一地的枫叶上,火红的叶片就像是在燃烧着。红叶看不清时雨的表情,许是天变暗了,亦或者是她的眼泪把时雨的身影折射数百次,最后在她眼中无法完整地出现。

时雨像是听到了眼泪落在枫叶上的滴答声,清脆,脆的像他们之间的线,不久之前明明还紧密相连,把他们缠绕在一起,现在却要断开了。

时雨踩着落叶向红叶走来,红叶反而哭得更厉害,索性呜咽出声。时雨以往连靠近都觉得逾矩,现下反倒是伸出手,将红叶轻轻抱住。


这样的景象已经无数次出现在红叶的梦境里。茶道、书画甚至歌舞都样样精通的她,却无法解读分别那一天的复杂心绪。

时雨完成了他的使命。属于她的故土已经生机盎然,红叶在...

红叶依然不能忘记那个傍晚,时雨站在一地的枫叶上,火红的叶片就像是在燃烧着。红叶看不清时雨的表情,许是天变暗了,亦或者是她的眼泪把时雨的身影折射数百次,最后在她眼中无法完整地出现。

时雨像是听到了眼泪落在枫叶上的滴答声,清脆,脆的像他们之间的线,不久之前明明还紧密相连,把他们缠绕在一起,现在却要断开了。

时雨踩着落叶向红叶走来,红叶反而哭得更厉害,索性呜咽出声。时雨以往连靠近都觉得逾矩,现下反倒是伸出手,将红叶轻轻抱住。



这样的景象已经无数次出现在红叶的梦境里。茶道、书画甚至歌舞都样样精通的她,却无法解读分别那一天的复杂心绪。

时雨完成了他的使命。属于她的故土已经生机盎然,红叶在时雨的保护与支持下最终回到了这里。他们喜极而泣,红叶却没有发现两人看向对方的眼神早已因长久的互相托付而改变,她只觉得时雨眼里像烧着一团火,纵使大雨滂沱也不会熄灭。


年轻人们,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同时也有走不完的梦想。红叶必须留在这里,担当起她的责任,而时雨则不得不前往仍在战乱的边域,将那片土地带回给红叶。


这必然是生离死别。前途未卜,红叶自然知道会有多么艰辛,但她并没有权利与理由留下时雨。比起她,比起被锁链束缚的她,时雨反而更像一片红叶,自由地四处飘去,灿烂而耀眼。


当红叶对时雨支支吾吾地说出自己这些充满诗意的想法时,不苟言笑的时雨竟也大笑起来,把红叶吓了一跳。


“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就是红叶。”时雨笑得很好看,灿烂而耀眼。



红叶嘟起嘴,像是再普通不过的少女,对金黄色头发的挚友抱怨着时雨的不解风情,例如不知道自己是在夸他呀、真是榆木脑袋呀…诸如此类。


挚友显然听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掩着嘴笑起来,声音却毫无遮掩,像晶亮的玻璃珠散落在地上,滚落在红叶的脚边。


红叶的头发很短,只能夹上发夹,但出于姑娘家的习惯,她一直都随身带着簪子。这簪子好像自她十几岁以来就带在身边,其意义早已不记得。


挚友笑眯眯地指了指她藏在腰带内侧的簪子,金雕花在和煦的秋日光线里一闪一闪。“等时雨回来,你把这簪子送给他吧!”“为什么?”红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却从心底生出一阵害羞来。


红叶最后还是答应了。之后,金簪子不止是随意藏在腰带里,而是请木匠打了一个小匣子,将簪子好好收藏在里面,走到哪里都随身带着,又时常看看它,看看远方,好像在等谁一样。


几年过去,挚友已嫁为人妇,每每拜访红叶,还总是掩袖而笑,红叶被她笑的脸红,却又不知道自己在脸红什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雨终于在一个初秋回来了。长高了,瘦了,更好看了。红叶悄声对自己说着,殊不知全被时雨听了去。


时雨把最后的失地交还红叶,正转身要去阔别多年的家整顿行李,红叶以为他又要离开,情急之中拉住他的手。时雨惊讶地回头,看见的又是快要哭泣的红叶。


“拿你没法,红叶大人。”时雨转身端正站好,却被红叶硬塞了一支金簪子,再抬头一看,簪子的主人早就视线移开,故作轻松。



金黄色头发的挚友正要推开篱笆门,像往常一样拜访红叶,却远远看见一堆年轻男女在枫树下,他们紧紧相拥,好像有要说不完的话,却只是安静地靠在一起。这回反倒是挚友羞答答地笑了,踏着小碎步离开。

倚天龙翔official

03.所谓“幸运”和“竞争”——豚骨拉面

  今日的厨师:时雨、雪风、夕立。


  和皇家方舟道别以后,天翔又开始了闲逛。不,是巡视港区。

  毕竟看着这些舰船的日常,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呢。

  天翔这会正慢悠悠地走着呢,突然就听到有人正在大喊大叫。

  “怎么了?这么吵……去看看吧。”天翔顺着喧闹的源头走去,他看到了时雨和雪风正在港区的小卖部门口吵架。不过是因为啥呢……

  天翔想着,不由得再走近一些。

  看着雪风手上的雪糕棒,上面写着“特等奖”的字样,顿时懂了。...


  今日的厨师:时雨、雪风、夕立。


  和皇家方舟道别以后,天翔又开始了闲逛。不,是巡视港区。

  毕竟看着这些舰船的日常,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呢。

  天翔这会正慢悠悠地走着呢,突然就听到有人正在大喊大叫。

  “怎么了?这么吵……去看看吧。”天翔顺着喧闹的源头走去,他看到了时雨和雪风正在港区的小卖部门口吵架。不过是因为啥呢……

  天翔想着,不由得再走近一些。

  看着雪风手上的雪糕棒,上面写着“特等奖”的字样,顿时懂了。

  原来是因为谁更好运才……话说回来,雪风和时雨的运气真的好到离谱,也不知道她们俩为啥非要争个高下……

  “哈~哈哈!这就是雪风大人的实力哒!”雪风得意洋洋地高举着雪糕棒,开心地说。

  时雨则是很不服气,她说道,“哼,笨蛋雪风!不就是中了个大奖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要论幸运,你还差我时雨半条街呢!”

  雪风因为中了大奖,反倒不气不恼,她继续得意地说,“笨蛋时雨呀,有本事你也中个大奖给雪风大人看看呀~”

  “来就来,谁怕谁!”

  “哼,到时候你可不要哭着求饶就好!”

  时雨和雪风吵架,可苦了夹在中间的夕立。此时的她晕头转向地看着她们俩,看来是真的挺困扰呢……

  话说回来,因为比谁更幸运而吵架什么的……这两个还真是小孩子。

  天翔苦笑着走到三人面前。夕立顿时像找到了救星一般对天翔抱怨着。

  “指!挥!官!!你可算来啦!我听了时雨和雪风吵了半天,肚子好饿!~”

  “好啦好啦,等会给你做好吃的。不过现在在这呆着也不是个事。还有,雪风,时雨!你们两个也别吵啦!都给别人带来困扰了不是?”

  “是哦,对不起啦……”时雨向其他路过小卖部的人道歉。雪风此时也开始肚子咕咕叫了。

  时雨听到雪风肚子叫的声音,也意识到自己和这家伙吵了半天架,肚子也快饿扁了。

  此时正是中午。天翔问三人想吃什么。

  “肉!夕立想吃很多的肉!!~”夕立挥着双臂大声说道。

  “夕立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呢……不过我也想吃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就拜托指挥官啦!”时雨微笑着对指挥官说。

  “哼,雪风大人才不需要你给我做饭呢!”雪风还是一样的傲娇啊。天翔坏心眼地说,“啊~那这样就少一个人的份……也挺不错的。夕立,时雨,我们去厨房吧?至于雪风的那份……”

  雪风听天翔这么说,顿时慌慌张张地说,“我,我开玩笑的啦……不要哇指挥官!等等雪风大人啦!~”

  四人有说有笑地走向厨房。


  此时,港区的厨房……

  天翔看着冰柜和冰箱,食材因为早上做了炸鱼薯条,所以不像那时候那么多。看来到时候要再采购一番了……

  不过,需要的东西还是有不少的。

  “猪骨,鸡骨架……这次就决定做这个了!”

  天翔说完就开始把猪骨和鸡骨架焯水,在焯完水以后放入高压锅里,开始加水炖煮。

  毕竟不能让她们饿着,天翔又做了一些饭团,看来只能暂时用这些填肚子了。

  “饭团啊……指挥官这次是要做什么啊?”夕立有些不解,她对天翔问道。

  “这次要做豚骨拉面。不过现在还吃不上,毕竟准备工作要做两天呢。你们就先暂时忍耐一下吧,抱歉啦。”

  听完天翔的解释后,夕立虽然有些不满,但毕竟是天翔在做饭,她也理解天翔作为指挥官的辛苦,所以也没多说什么。时雨和雪风见到如此贪吃的夕立都忍住了,也耐着性子等下去。

  在4个小时以后,天翔再次回到厨房。看着已经被煮得软烂的猪骨和鸡骨架,很是满意。

  他在这锅骨汤里面加入一半洋葱,几个香菇,一些卷心菜叶,以及一些柴鱼片。随后又是大火煮沸一个小时。天翔把这锅骨汤过滤以后,放到了一旁。

  浓浓的骨汤味道,顿时就把夕立她们给吸引过来了。

  “呜哇!~夕立已经想喝了,看起来好好喝……”

  时雨无奈地看着夕立流着口水的样子,苦笑着说,“现在还没好,暂时等等吧。”

  “指挥官会做出什么样的拉面呢?真令我期待呀~”雪风则是一脸期待地看着天翔的背影。

  之后,天翔开始做叉烧。他拿出一块五花肉,去皮,然后打着卷并且绑好,用高度白酒涂抹表面去腥。(这里要感谢一下鞍山从东煌那边带来的白酒。虽说自己不怎么喝,不过做饭还是用得上的。)

  然后是制作叉烧的料汁。

  三大勺酱油,两大勺味淋、两大勺清酒。随后是一大勺柴鱼高汤(之前自己在港区试着做的。),一大勺清水,随后是一大勺糖和一小勺盐。把这些都混合好以后开始加热。

  天翔在料汁没有煮开的情况下关火,然后把卷好了的五花肉煎好各面。之后天翔从平底锅里拿出来,然后……

  他看了一眼煎过肉的平底锅,稍微倒了一些汤汁进去,之后就是倒入做好的料汁里面。

  此时的厨房传来了叉烧肉的香味,夕立已经忍不住了,她迫不及待地要冲出去,结果被时雨和雪风死命拉住。

  “别出去呀笨蛋!指挥官会发现哒!”雪风拉着夕立的右胳膊说道。

  “冷静呀夕立!指挥官现在还没做好……”时雨则是抱紧夕立的腰小声说。

  天翔此时拿出了一个密封袋,包好葱姜、然后放入叉烧,倒入酱汁,随后就是放入电饭煲里,保温模式定时12小时。

  接下来就要等到第二天了。天翔走出厨房以后,夕立三人才露出头来。她们想去厨房看看,结果发现厨房门被锁了。

  “啊啊!真是的,指挥官还要让我们等多久呀!?”夕立不耐烦地跺着脚。

  雪风和时雨只好一边安慰一边把夕立带回寝室。

  

  第二天下午,天翔叫来了夕立、雪风还有时雨。

  “呜哇!!终于要开始做拉面啦,等了好久~”夕立高举双臂,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着。

  “冷静一下啦,夕立……”时雨苦笑着拦住了夕立。雪风则是冲夕立吐了吐舌头,“真是小孩子呐夕立,你要像雪风大人一样冷静才是啦!”

  随后,天翔拿出一些鸡蛋,在大头处扎了个孔,在开水中煮了六分半。

  之后,天翔拜托雪风和时雨去剥鸡蛋。两人欣然答应。时雨把这些鸡蛋放到了一个装满了冷水的大碗,然后叫上雪风开始剥。

  两人正在剥鸡蛋,但是看她们俩这是要搞比赛的样子,天翔苦笑着。

  不对劲,是不是拜托错人了……

  随后,天翔拿出之前在蛮啾超市买的拉面(如果自己做的话来不及了,毕竟指挥官工作很忙的。)

  随后,开始制作!

  天翔拜托夕立拿出四个大碗,然后……

  鸡油、昆布酱油、柴鱼高汤、昨天做的猪骨汤。然后天翔把煮好的拉面摆上造型。之后就是菜码啦。

  摆上溏心蛋,切好的叉烧、鱼板放上去,然后放上煮好的玉米粒,撒上葱花和白芝麻,插上海苔。

  完美!天翔点了点头,随后他让夕立她们也尝尝。

  “哇!看起来好好吃!~我要开动啦!”

  夕立说着就开始大快朵颐。雪风和时雨见夕立吃得这么开心,相视一笑,然后……

  “笨蛋雪风,要不要来比赛看谁能更快吃完呀?”

  “哼,你以为我雪风大人会怕你么?”

  唉,这俩又开始比赛了……

  天翔无奈地摇了摇头。

  “又不是大胃王比赛,何必要争个胜负呢……”

  “就是嘛!指挥官,再来一碗!”夕立这时候已经吃完一碗了,问天翔再要一碗。

  好快!天翔暗自想着。

  天翔给夕立又做了一碗后对两位“选手”说,“你们两个,我还可以做的,不用急哦。”

  “好耶!!~”两人一阵欢呼。

  不过说来,所谓的竞争,也是两人关系好的一种体现?天翔就姑且这样认为了……


  【科普】拉面原本是来自于中国的美食,历史相当悠久。在传入日本以后通过各个地区的改良逐渐形成了类似“博多豚骨拉面”等等如同地区名片一样的美食。而日式拉面也正是日本文化的一张名片。日式拉面的做法繁多,口味也会大不相同。喜欢吃面的各位读者有条件一定要试试看!

言崽超A

《葬神》〈楔子〉时雨×风见

世人都说,天上的时雨天司,掌管着天地的露泽,当春回大地,万象更新,那些晶莹的雨水泽被大地,带来每一年充满希望的始端。那掌管着雨水的神明,一身湖青的衣衫,裳摆绣着大片的波浪纹,半边卷龙纹的面具遮住了一双眼睛,只留下瘦削的下颔线,和微抿的薄唇。风生水起,水有万般变化,柔韧而又刚硬,可是风无影无踪,一点动静,却扰得水波不止。如今,这时雨潭,无风无雨,死寂得似乎从来没有热闹过。

“时雨天司?”黑发男子懒懒的倚在躺椅上,半眯着眼,“听说新来的风神小孩和他很不对付,发生什么事了?”“大人!天司说,那小孩把他的时雨潭搅得一刻也不得安宁,人间的风浪都快把皇城给淹了!”男子睁开眼,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眸,深底处却...

世人都说,天上的时雨天司,掌管着天地的露泽,当春回大地,万象更新,那些晶莹的雨水泽被大地,带来每一年充满希望的始端。那掌管着雨水的神明,一身湖青的衣衫,裳摆绣着大片的波浪纹,半边卷龙纹的面具遮住了一双眼睛,只留下瘦削的下颔线,和微抿的薄唇。风生水起,水有万般变化,柔韧而又刚硬,可是风无影无踪,一点动静,却扰得水波不止。如今,这时雨潭,无风无雨,死寂得似乎从来没有热闹过。

“时雨天司?”黑发男子懒懒的倚在躺椅上,半眯着眼,“听说新来的风神小孩和他很不对付,发生什么事了?”“大人!天司说,那小孩把他的时雨潭搅得一刻也不得安宁,人间的风浪都快把皇城给淹了!”男子睁开眼,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眸,深底处却有着星辰璀璨的亮光。“风生水起,本就不可违逆。这也是天司的考验,是缘是劫,全凭他自己。”

“小孩!你到底想干什么!”时雨天司气急败坏的拎着蓝发男孩的衣领,怒气冲冲的冲他斥责到,男孩的头发耷拉在额前,遮住了眉心的神印,眼睫垂落下一片交错的影子,像湖底的水藻。“哥哥,你不记得我了…”低不可闻的声音,男孩收了术法,时雨潭又恢复了一片宁静,男孩隐了身形,站在天司身后几米,银白的长袄被风掀起一角,露出内里的灰蓝挂衫,蓝色的短发发尖滴着水,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时雨心里一悸。“哥哥,你说过的,不会忘记我,一定会回来救我的。”“哥哥,我等了你那么久,可是你从来没有回来过。”“哥哥,我累了。”

男孩落寞离开的身影让时雨心里卡着一块大石头,他想不起来,他只有作为天司的记忆,前世的那些回忆,在被赐予神印的那一刻,被他彻底的放弃了。为了交换神印,他放弃了自己的记忆,那个风神,又交换了什么?他和自己又有什么羁绊?

半世湖畔

摸摸摸鱼三人组(余山岐、过子怡、时雨)

我感觉余山岐的头有点大

摸摸摸鱼三人组(余山岐、过子怡、时雨)

我感觉余山岐的头有点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