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旺仔牛奶糖

320浏览    6参与
远州

【也青】听风吟

#ooc致歉
#校园AU
#老王上课应该不会养长发,但我比较喜欢长发老王,算个私设。

  “知道吗知道吗?今天来个转校生特别狂,男的一长头发就这么大摇大摆进来了。听说还是我们班的。”诸葛青刚进教室就听见藏龙在嚷嚷 ,揉了揉被藏龙震着的耳朵才重新摆出笑眯眯的样子进了门。
  藏龙——一中情报收集处,诸葛青敢保证他以后要是去当狗仔一定能成为狗仔之王。  
   “我靠牛逼啊。这是来了个什么大佬?”“买进来的吧……不然老师能这么放纵?”“也不一定,诸葛青可不就是一头长发。”“我们阿青和他能一样吗?阿青长得帅成绩又好,老师愿意宠着哪能叫放纵。”

  诸葛青敛了敛笑意,装作没听见般把课...

#ooc致歉
#校园AU
#老王上课应该不会养长发,但我比较喜欢长发老王,算个私设。

  “知道吗知道吗?今天来个转校生特别狂,男的一长头发就这么大摇大摆进来了。听说还是我们班的。”诸葛青刚进教室就听见藏龙在嚷嚷 ,揉了揉被藏龙震着的耳朵才重新摆出笑眯眯的样子进了门。
  藏龙——一中情报收集处,诸葛青敢保证他以后要是去当狗仔一定能成为狗仔之王。  
   “我靠牛逼啊。这是来了个什么大佬?”“买进来的吧……不然老师能这么放纵?”“也不一定,诸葛青可不就是一头长发。”“我们阿青和他能一样吗?阿青长得帅成绩又好,老师愿意宠着哪能叫放纵。”

  诸葛青敛了敛笑意,装作没听见般把课本拿了出来。   
          诸葛青其人,帅气干净成绩好,温柔绅士有礼貌,当之无愧的一中校草。除了爱听点八卦这种无伤大雅也没人知道的小爱好,基本上没什么槽点。在一中连校长带着门卫大爷都是喜欢的,自然有些嚷嚷着“阿青就是道阿青就是理”的粉丝在。这红着脸辩驳的便是其中一位了。

2
  “上课了,都吵什么。”班主任拿着尺子敲了敲门,班里这才安静下来。班主任拿着教案进门,身后是传说中的转校生。
  “新同学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王也,新来的,您多关照。”王也笑了笑。
  诸葛青听见这一口京腔才抬了头,传说中“很狂的转校生”眼底一层青,看样子还想打个哈欠,一件T恤懒懒散散地挂在身上,再搭上这京腔,看起来一点儿攻击性也没有。

  “你坐诸葛青旁……就是最后一排那个位置。”王也应了声就走了过去。
  王也一进教室就瞧见了诸葛青,毕竟帅哥总是引人注目的。那时候他也没瞧见全貌,只是看见那个男孩子干干净净的,看着很舒服。他刚做完介绍,往下一瞧就撞入了那双桃花眼。那一眼……说是惊鸿一瞥也不为过。
  得了令往下走,那双眼睛非但没避开,还偏偏弯了弯,露出个笑来。“挺好看,也挺客气。”王也想着。

    打了个招呼之后两人也没说话,王也补觉,诸葛青还是照旧看自己的书。谁也不听课,谁也不打扰谁。

  只是一下课王也就被吵醒了,旁边一群女孩子叽叽喳喳地围着诸葛青说些“我没听懂老师说的”之类的话,然后一个劲往他身边靠。
  位置本来就不太大,这下是彻底被围的水泄不通了,王也几次三番想挤出去呼吸口新鲜空气都没办法。于是他只好又坐回位置,耷拉着脑袋等上课。
  诸葛青看见王也起来又坐下,没来由地觉好笑,“挺狂的转校生”连个人群都挤不出去。他边笑着边和旁边人说道,“让我同桌出去会。”王也闻言抬了起了头,拍拍诸葛青肩膀就溜了出去。
  上课铃重新打响,王也才回位置,看着宽敞的座位松了口气。

  物理课王也还是打起精神听了听,没再睡觉。课上到一半,诸葛青借着老师写板书歪头轻轻说,“你下次要出不去就说大声点,或者直接告诉我,她们有时候选择性耳聋。”
  诸葛青靠得很近,声音也压低了,说话间热气喷在耳廓上,有点儿痒。
  “嗐,我还是下课铃一响就出去的好。我怕憋死在这。”王也又打了个哈欠。
  诸葛青看他这幅强打精神的样子,又道:“这节课讲的应该是竞赛题,你要是不想听就别听了,没什么意思。”
  王也笑了笑,说:“没事,听听呗。我毕竟还是交了学费的,不听白不听。竞赛题还……”  
    “那个转来的……王也是吧?这么能讲看来是都会了?来上来,把这题写了。”讲台上老师翘着胡子把王也叫了上去。
   这是去年竞赛的压轴题,方法很巧妙,不容易做出来。诸葛青看着王也慢吞吞地走上讲台,觉得他这新同桌十分倒霉。这下挨一顿骂是少不了的了。
  王也上去抬笔就写,物理老师背着手走下讲台,“你们这些人总是以为自己很厉害,来了一中重点班就挺了不起了?要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讲台上王也写了半黑板又全给擦了。老师站在黑板报前面看着他擦黑板又道“不会写就下来,别浪费大家时间。”
  王也又开始写。物理老师有点近视眼,往前走去才看清王也写了什么。待王也写完下来,物理老师看完答案,顿了顿才道,“……会写也别讲话,你不用学人家还要学。”
  王也应了声好就回了位置。  
      诸葛青这次没再说话,递过来一张纸条:我还以为你没看懂。王也回他:没,就是之前瞎翻书翻到过。

  一中晚自习下课晚,大家图方便基本上就都是住校,诸葛青收拾着东西随口一问:“你宿舍号?”
        “210。”王也背上书包,“您呢?”  
          诸葛青沉默了会儿,又笑起来。
     “你猜呢?舍友。”
  王也第一节课才来,去放东西时压根看不见人。一中寝室不挤,四人一房间,都是上床下桌式的。不过最里头那间小了点,就直接改成了两人寝室。诸葛青不喜欢和别人用一间房,只是家里远不方便,这才住宿。他特意要了这一间,高一一年没舍友,他还挺高兴。这下好了,王也这幅不修边幅的样子,估计不会是个好舍友。诸葛青这样想着,脸上却是高高兴兴的样子,和王也一同回寝室。   王也能感受到 诸葛青的情绪。今天一天下来,他发现诸葛青虽然总是笑着,可几乎每个笑都恰到好处,礼貌得让人觉得疏离。
  王也虽然感受到了诸葛青的不快,但也没法去换寝室,看着诸葛青还是扬着礼貌的笑,一伸手就揉了把人头发。
  王也一时也愣住了,这个举动,实在太过亲昵。他回过神来立马把手收了,欲盖弥彰道“有东西。”
  诸葛青像是没怀疑般,拍了拍自己的头发,“是吗?……我先去洗个澡。”  
   一天的课确实很累,两人洗完澡看了会书,十二点多就爬上了床。
  诸葛青躺在床上,揉了揉自己脑袋。他实在觉得刚才那个举动有点儿奇怪。毕竟谁也不会把整个手掌覆上去揪发间的东西。除了家里长辈,没人会这么揉他脑袋。可是刚刚那人……长辈?虽然举动什么的像个老大爷,可也确实是个小伙子。要说那是长辈般的慈祥……未免也太过牵强。若是仔细想想,到有点……宠溺?诸葛青脑子里刚冒出这个词就吓了一跳。这也太违和了。可再配上王也揉他脑袋时的那张笑脸,又不太违和了。
  诸葛青连翻身都小心翼翼,生怕吵着王也,翻了个身后就不敢动了,胡思乱想地入了睡。

  诸葛青醒来时王也还在睡,诸葛青洗漱时王也还在睡,诸葛青准备出去跑操,王也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诸葛青只好返了回来拍拍王也胳膊,“醒醒。不去跑操待会老师来查寝会扣分的。”
  王也被拍醒迷迷糊糊间就看见一双白皙的手和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鬼使神差地伸手又揉了一把。
  诸葛青抬头:“……”
  王也:“……”
  两人相视了半晌忽然一并笑了起来,诸葛青往后退了一步,揣着手问他,“又有东西?”
  王也把被子掀开,一边往下爬一边说:“没……就是顺手。”
  诸葛青笑笑,先出了门。

  跑完操大家去食堂吃饭,诸葛青叫了声王也,“我请你吃早饭。”
  王也也没推辞,跟着他就走了,只是这路……“你回教室吗?要不我去占位?”
  “教室里才有好吃的。”诸葛青朝他挑挑眉。
  进了教室王也才算知道为什么诸葛青要请他吃饭了。诸葛青课桌上一排食物,不请客就只能等着坏。
    “您这借花献佛还用得真熟练。”王也笑着拿走了个饭团。

  王也话音刚落,教室后门就被人推开,连带着一个可爱的女孩飞了进来。
  女孩手里还拿着一个纸质礼品盒,往前扑时手也紧紧攥着,眼看着就要摔下去,被诸葛青一伸手揽住了。   “小心。”诸葛青把女孩扶稳了才松手,笑着问她,“有什么事吗?”
  那女孩脸早已通红,一个劲地摇头。
  她有东西给你!”门后传来个清脆的女声,想来是刚刚推门的罪魁祸首。
  诸葛青闻言微微弯了腰,朝女孩笑着:“是这个吗?”
  女孩把纸袋递过去,鼓起勇气道:“我……我一直很喜欢你!!”
  诸葛青接过纸袋,笑道:“谢谢你。我会好好收着的。”
  “那你……能不能……”女孩被眼前人的笑晃得失了神,喃喃问到。
  诸葛青依旧笑着,温柔地打断女孩的话:“我们还不认识呢。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

  诸葛青最后加了女孩微信,那女孩才离开。
  王也饭团已经啃完了,看着他手里的礼物说:“不喜欢?”
  “喜欢。她们每个礼物我都喜欢。”
  “我是说她。”王也撑着脑袋,没精打采地问。   诸葛青笑笑,“还不错。”
  “那不答应?”
  “不想。”诸葛青笑了,“我要是这么快就和她在一起,那些个天天给我送早饭的怎么办?”
  王也看着他这幅样子,叹了口气:“撩妹国手啊。”  
     诸葛青挑挑眉:“老王你呢?没谈恋爱?”   “没。”王也歪头,顿了顿才说:“我同性恋。”   诸葛青没想到他这么坦诚,好半天没说话。
  “你……反感这个吗?”王也转过身来,看着呆呆的人。
  诸葛青忙摆手,“没。我只是诧异你愿意和我说这个。”
  “没什么不能说的。”王也又趴回去,“我懒得瞒。”

  王也起初没打算说。和同学说自己性取向……是件蛮奇怪的事。只是那时候,突然想看看诸葛青的反应。诸葛青的反应在预料之内,虽然他没表现出反感和歧视之类,但也只是不讨厌不在意,绝不是……同类。
  王也脑子里突然冒出同类这个词时候吓了一跳,看出来诸葛青不是同性恋后,又莫名有点失落。他不敢去细究自己这股失落出自哪,只好归因于见色起意。
  这一头诸葛青手上还拿着刚刚女孩送的信,展开却一个字也没看下去。他脑子里还是王也刚刚的话,当然不仅仅是震惊,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王也能这么坦然承认。同性恋这种与绝大多数不同的差异,作为大时代洪流的小小一束,无视别人的看法不容易。哪怕……哪怕是他,也不敢坦白。   

  思绪纷纷扰扰,回过神来已经是上课时间了。诸葛青把东西收进抽屉,余光瞥见王也又睡下了。
  王也半张脸埋在胳膊里,压的泛了红,王也不胖,脸却没什么棱角,睡下后更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许是睡得不怎么安稳,眼睫毛一颤一颤的。诸葛青晃了神,轻轻掐上了那张脸。
  然后王也就醒了。
  不过不是被诸葛青掐醒的,而是被语文老师点名诸葛青的声音惊醒的。“诸葛青。你上课叫醒同桌非得……”   诸葛青见王也悠悠转醒,忙打断老师的话:“老师对不起,我这就去罚站。”
  语文老师骂人被打断非常不爽,于是把王也骂了一顿然后丢他去外面罚站。
  王也盯着诸葛青看了半晌,瞧见了微红的耳朵尖,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您第一次罚站?耳朵红成这样。”
  诸葛青想起刚刚自己的动作脸上还有些发烫,只好又扬起笑来,“我可是忘了叫醒你才出来的,不报答一下吗?同桌?”
  两人于是偷偷翻墙出了校,在学校旁边的奶茶店里点了点东西,很没骨气的喝完就又翻了回来。

  于是就这么,日子一天天也就过去了。
  王也在班上没几个关系好的——主要是这位大爷下课总爱在走廊上待着,倒是结识了些别班的朋友。诸如张楚岚张灵玉冯宝宝几位。
  学校里这个月有篮球赛,高二学习压力不小,班主任让体育委员找些会打的应付一下,体育委员也看出老班敷衍的态度,就只好找些成绩不错体育不算太差的人去,也没想要拿什么名次。
  王也诸葛青在之前月考成绩都在前十,自然逃不过。   他们班的队员对篮球赛倒是热忱,老班也不管他们几个,晚自习便让他们自己训练。

  要论篮球,高二年级组倒不比高一的有看点。不过好在有诸葛青张灵玉在,那些小姑娘也不在乎球赛好不好看了。
  决赛时候是三班对五班,对于一中的女孩来说,就是诸葛青vs张灵玉。看这情况,学校估计要不让高一的小朋友来看,他们八成要翘课。于是很开明地让高一高二的观摩决赛——至于高三么?高三不配拥有娱乐。
  不知道学校哪学来的,非要队长赛前说句话活跃气氛。
  张灵玉拿起话筒,牵牵嘴角露出个淡淡的笑,“我们会全力以赴。”说罢把话筒递给诸葛青。
  诸葛青接过话筒,笑着望向王也,“要赢吗?”
  三班的队员喊的起劲,“要!”
  王也没说话,笑着朝着诸葛青点了点头。
  诸葛青这才转过身,笑道:“那我们当仁不让。”

  开局两队打得难舍难分,张灵玉和张楚岚配合一般,大概是刚刚练的,不过张楚岚……打得有点疯,没套路没规矩,也就不怎么好防守。比分越来越胶着,时间也越来越少。最后三分钟时,64:62,三班暂时领先。
  张灵玉抢到了球一个漂亮的三分拉回了比分,时间还有一分钟。
  诸葛青在篮板下抢到了球,运着球转身往对面跑,看见王也身边还算空便传了过去。篮球优雅的抛物线……被一只张楚岚截了下来。
  时间还有半分钟。
  三班一个队员见状就往前冲,张楚岚忙把球往张灵玉这边一扔。他们两人难得的默契在这一刻展现了。张灵玉伸手捞球和前来抢球的三班队员一撞,生生让球转了个向,一把呼在诸葛青脸上。
  这一下可不轻,诸葛青鼻血顿时出来了。大家都吓到了,看台上的小姑娘们甚至还洒了眼泪。老师刚要暂停,就看见诸葛青抹了一把脸,顺手把球捞起来运着往王也那儿跑。鼻血还在滴,诸葛青的篮球服上,短裤上,球鞋上,篮球场上……跑过的地方都留了几滴血。   王也反应也很快,马上就接过球过了个人三步上篮。
  篮球落地,哨声响起。
  三班同学个个脸通着,大声喊着:“三班牛逼!”   比赛刚结束诸葛青就被围的水泄不通。
  诸葛青此时形象全无,一脸血痕,又捂起鼻子和身边的人道:“我去趟医务室。”
  旁边人刚准备一拥而上把医务室淹了,诸葛青又瓮声瓮气地说:“老王,陪我一下。”

  医务室里。
  医务室老师给他止了血,就到外头去看别人了。   王也给诸葛青递了张湿纸巾,两人都没说话。   医务室没镜子,诸葛青也就只能胡乱擦。王也看不下去,取了张湿纸巾给他擦脸。
  诸葛青一动也不敢动,活像根棒槌。
  王也突然出声:“诸葛青。”
  诸葛青抬眼看他,应了声。  
    “你输过吗?”
  诸葛青看见王也收起了平时的懒散样子,不明所以地说:“输过不少。”
  王也停了手,问道:“那您非得血溅篮球场?您玩儿呢?”说着转身扔了纸巾。
  诸葛青这才反应过来王也从下篮球场到现在不和他说一句话是原因,笑出了声:“流个鼻血没那么严重。而且也不是我非要赢……”
  “怎么?有人非得你赢?”王也轻声叹了口气,“那些小姑娘看你上场就能给你吹上天了。撩妹国手还非得在这上面挣面子?”
  诸葛青笑得一双桃花眼快找不到了:“不是她们。是个……蛮重要的……友人A。”

  冬天悄悄冒了个脑袋,天气逐渐冷下来了。
  在很多已经裹上棉服的同学中,诸葛青依旧一件毛衣走天下——他总嫌棉服臃肿。于是不出意外的感冒了。

  诸葛青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王也在闹钟攻势下不情不愿地起了床才发现诸葛青还没起。
  “老青。醒醒。”王也打着哈欠道,“再不起来老师要查寝了。”
  诸葛青挣扎着爬起床瓮声瓮气地说自己头晕时,王也已经在卫生间洗漱了,看起来像是压根没听见。

  王也出来时诸葛青还裹着个被子翘着两撮毛,眼睛差一点儿就又睡过去了。
  王也走过去摇了摇眼前的人,“快起来了。”
    诸葛青无精打采地应了声,透着浓浓的鼻音。
  王也摸了摸他的额头,“感冒了?我去给你买点药还是带你去医务室啊?”
  “没发烧。就是头有点疼,过两天就好了。”诸葛青爬起来伸手去拿毛衣和校服。
  “你棉衣羽绒服在哪放着?我给你拿。”
  “家里呢。我没带来。”诸葛青又缩回被子里,“你先去吧我过会就来。”
  王也从柜子把自己另一件羽绒服裹在诸葛青身上,说道“穿着吧您嘞。您也尊重一下冬天成吗?”套完拍了把被裹成诸葛熊的脑袋,转身拿着热水瓶去打热水。
  诸葛青慢悠悠地爬下床,把羽绒服裹紧,去卫生间刷牙。
  王也拿着热水进来,冲卫生间里喊:“你喝点儿热水,我去医务室要点儿感冒灵冲剂,然后顺便给你带点儿早饭。”
  诸葛青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桌子上倒好的水上头还贴着个便签:有点烫待会再喝。诸葛青把水杯握在手里,热气呼了他一脸,驱散了寒气。

  王也回来的时候看见诸葛青在看题,手里还拿着热水。“先别看了。吃点东西。”王也从袋子里拿出粥和两个烧麦,“把你水杯给我,我给你泡冲剂。”
  诸葛青伸手就去拿烧麦,被王也拍开爪子“病人就要有病人的觉悟,那粥才是给您的。”
  诸葛青真好把粥接过去,又说道“我不用喝药的,没多久就好了。……而且冲剂很难喝。我不喝”
  王也把水杯拿了过去,“冲剂甜的不苦。”说完又补了句,“你喝完我给你吃烧麦。”
  诸葛青抬头刚想说你不给我吃我课桌里头也有时候就看见了王也无奈的像在哄小孩的表情,最后只道了声好吧。

  两人吃完就去上课了。诸葛青感冒不是特别严重,只是声音瓮声瓮气地,没多长时间就让班上人知道了。这不知道还好,这一知道她们非但没给病人留下新鲜的空气甚至一个比一个殷勤非得来关心关心这生了病的诸葛黛玉不可。
  王也按着老样子早窜出了教室,诸葛青暗示了了三四遍想休息都没用,只好说“你们先回去我一个人会。”才把众人赶走。
  身边一下子安静了不少,诸葛青按着太阳穴往窗外望了望,一下望见了王也和张楚岚靠在栏杆上不知在说什么。王也背对着他他看不清王也的表情,只是那张楚岚似乎在询问什么,表情比平常认真许多。王也还点了点头。两人聊了一个课间,直到上课铃响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王也把诸葛青水杯放他桌上,转头问了句:“还难受吗?”
  诸葛青摇了摇头,接过水杯喝了口水,没再说话。

  这节课一下课王也又要往门口窜,被诸葛青拉住了。王也看着眼前人通红的鼻子,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问道“难受吗?”
  诸葛青其实也只是下意识的举动,听见这么一问,只好顺水推舟地嗯了声。
  王也有点急,忙问他怎么了要不送他去医务室。   “没事。我就是……”诸葛青把手抽回来,“手有点冰。”
  “刚刚傅蓉给你送了点儿暖宝宝你拿出来捂一捂。我……”王也话还没说完有人喊了声,“王也!外头张楚岚找你!”
  王也到自己包里掏出来了副手套给诸葛青,“你先戴着,我出去会。”
  诸葛青在王也一出门后就把手套塞桌里了。

  王也回来时候第三节课已经上课了,他一回来就看见诸葛青手上什么也没戴。  
   “不冷吗?”王也问道诸葛青,“嫌丑你也戴上,到时候生冻疮更丑。”
  诸葛青摇摇头说“你手套也不暖和。”
  王也只好问他暖宝宝找到了没,诸葛青也摇摇头。   王也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不说话了。

  安静了会,诸葛青突然问王也:“你喝张楚岚很熟吗?”  
    “挺熟的吧。”王也理着桌上的书,“他还挺厉害的。怎么了?”
  诸葛青说了句没什么,顿了顿又问“你觉得他怎么样?”王也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诸葛青咳了下,掩饰道“我就是好奇。”
  王也于是说道:“这孙贼挺皮干什么事都挺出人意料的。也挺好玩。”
  诸葛青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王也忽然问他:“刚刚他找我问要不要去物理竞赛。你去吗?” 
      诸葛青好半天没说话,过一会才笑起来说:“一起呗?”王也应了声好。
  诸葛青又搓搓手。
  王也看了他一会,把手掌摊开,“我手还挺暖和。你捂一会?”
  诸葛青没犹豫就把手放在他手上,还转过脑袋给了他个笑。那双桃花眼一勾,王也的手掌便高了几度,
  两个人手相握着,一节课下来全都升了温。

 

  诸葛青感冒去的很快,晚上回寝室就好得差不多了。
  王也和他一起回寝室,路上诸葛青忽然说:“你知道吗?我们是一样的。”
  王也看着诸葛青。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诸葛青已经不总是带着看不出情绪的笑了。
    “其实……我也是同性恋。”  
      王也顿住了脚步。诸葛青回头望他。
  诸葛青没有笑,认真看他。
  不远处有学生笑闹着,王也却觉得那声音远的听不见,他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此唱彼和,辗转又落成一地月华。
  他们安静地站了很久,直到风吹过诸葛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王也才笑起来。
  诸葛青听见他在风里说:“你不早告诉我。

旺仔牛奶糖

事如烟,不知道明天过后,你还有没有这样的时光。我的车 我在:吸血鬼日旺仔牛奶糖记

        想看《绞刑游戏》,人类的智慧和文明不符合的时候就是灾难!,看过《队列之末 第一季》 ★★★★,这样的夜晚,有风的陪伴,树的摇摆,秋的初凉!这样的夜晚,有一个人的孤独,一个人的任性,一个人的悲伤,这样的夜晚,有儿时朦胧的回忆,有抬头数天上的星星,有蛐蛐的歌唱,似欢喜似忧伤!这样的夜晚,丢了自己的想念,谁又会陪伴在你的身边? 我在:旺仔牛奶糖最近穷疯了,没钱买大饼吃,只好啃馒头;想吃大饼了,就把馒头拍扁…… 我在:,看过《生活大爆炸 第一季》:谢尔顿2....

        想看《绞刑游戏》,人类的智慧和文明不符合的时候就是灾难!,看过《队列之末 第一季》 ★★★★,这样的夜晚,有风的陪伴,树的摇摆,秋的初凉!这样的夜晚,有一个人的孤独,一个人的任性,一个人的悲伤,这样的夜晚,有儿时朦胧的回忆,有抬头数天上的星星,有蛐蛐的歌唱,似欢喜似忧伤!这样的夜晚,丢了自己的想念,谁又会陪伴在你的身边? 我在:旺仔牛奶糖最近穷疯了,没钱买大饼吃,只好啃馒头;想吃大饼了,就把馒头拍扁…… 我在:,看过《生活大爆炸 第一季》:谢尔顿2.0 ★★★★★,关于绝望,关于《漂流欲室》 关于寂莫到死 (豆瓣影评 - 关于电影《漂流欲室 ?》) @mark。

1、昨天越来越多,明天越来越少。2、是狼就炼好牙,是羊就炼好腿。3、生活就像超级女声,能走到最后的都是爷们。4、上帝造就你是他的创意,能活在世上是你的勇气。5、人比动物善于思考,所以人比动物多了烦恼。6、每个人都有优点和弱点,发挥优点抑制弱点是永恒的选择。

        额··我是无感的木头人!~~未知。。。,没有安全感! 我在:,假如你的父母还能清楚地看见你,还能听见你说话; 假如你能抽出一点时间,假如你还没忘记他们曾经给你的爱! 回去看看他们吧!年华正离去,他们多希望你陪他们走一段路,说几句话,或者随便地坐在一起看看窗外的天空。 光阴似箭,世事如烟,不知道明天过后,你还有没有这样的时光。旺仔牛奶糖我的车 我在:,吸血鬼日记进行中... 我在:,这一刻你在做着什么样的梦?梦里面会有我的存在吗?我和她不一样,噢,原来你喜欢她这样的。。。,想看《服从》。

        想看《The House I Live In》,想看《LUV》,想看《Francine》,想看《无人行走》,《我们的歌》水木年华 小师妹 不错,看过《龙纹身的女孩》:不错,黑色悲伤... ★★★★,想看《黑猩猩》旺仔牛奶糖想看《黑暗阴影》,看过《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看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青涩的爱情故事。感动的是彼此明白相爱,没能在一起。。。 ★★★★★,在看《唐顿庄园 第一季》 ★★★★,看过《权力的游戏 第一季》 ★★★★,看过《勇士》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