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旺卡

2193浏览    26参与
宋生theodore
弹幕好可怕哈哈哈哈 姐妹们矜持...

弹幕好可怕哈哈哈哈

姐妹们矜持一点

弹幕好可怕哈哈哈哈

姐妹们矜持一点

茶是宝物吗

有时候,步子也可以迈得不要那么大!

再次声明,《旺卡》真的人类福音!

有时候,步子也可以迈得不要那么大!

再次声明,《旺卡》真的人类福音!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迟祝疯帽子10.6生日快乐】

【Instgarm网友合集】ellys.in.wonderland

『10/6』——10先令和6便士 =帽子的价牌

因为帽子上的价格数而定为“生日”也蛮骚的,想起疯帽不还天天过『非生日』嘛,此等疯操作也不足为奇了....

图一最后那张“甜茶”疯帽其实是2023年要上映《旺卡》电影定妆照,是《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前传来着? 

图二最后一张不必多问,懂的都懂,不懂的也懂😄

【迟祝疯帽子10.6生日快乐】

【Instgarm网友合集】ellys.in.wonderland

『10/6』——10先令和6便士 =帽子的价牌

因为帽子上的价格数而定为“生日”也蛮骚的,想起疯帽不还天天过『非生日』嘛,此等疯操作也不足为奇了....

图一最后那张“甜茶”疯帽其实是2023年要上映《旺卡》电影定妆照,是《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前传来着? 

图二最后一张不必多问,懂的都懂,不懂的也懂😄

DC影视圈

『华纳影讯』【电影《旺卡》威利旺卡形象首曝】


今日,在影片《查理与巧克力工厂》的前传电影《旺卡》中,饰演威利·旺卡的演员提莫西·查拉梅首次公开了自己在片中的形象。


《旺卡》是2005年华纳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前传性质作品,影片将聚焦于年轻时的威利·旺卡和他在开设世界上最著名的巧克力工厂之前的冒险经历。该片由保罗·金执导,将于2023年3月17日在北美上映。

[图片]
[图片]

『华纳影讯』【电影《旺卡》威利旺卡形象首曝】


今日,在影片《查理与巧克力工厂》的前传电影《旺卡》中,饰演威利·旺卡的演员提莫西·查拉梅首次公开了自己在片中的形象。



《旺卡》是2005年华纳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前传性质作品,影片将聚焦于年轻时的威利·旺卡和他在开设世界上最著名的巧克力工厂之前的冒险经历。该片由保罗·金执导,将于2023年3月17日在北美上映。




♀VAMPIRE↣♤

甜茶或荷兰弟将主演《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前传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前传电影《旺卡》北美定档2023年3月17日!该片将讲述年轻版旺卡。据Collider报道,华纳有意让荷兰弟Tom Holland或甜茶Timothée Chalamet主演,最终谁能拿下呢

甜茶或荷兰弟将主演《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前传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前传电影《旺卡》北美定档2023年3月17日!该片将讲述年轻版旺卡。据Collider报道,华纳有意让荷兰弟Tom Holland或甜茶Timothée Chalamet主演,最终谁能拿下呢

司马氏

传点屑图,近期画的

p5是p1的原梗,戏群里的点子【捂脸(?)】可恶俺画的很ooc所避雷

p2也是戏群里的两位陶师傅互动,插花花~

p3是传画 p4看完魔法黑森林的摸鱼

——————————

最近想搞的点子很多,俺慢慢搞

传点屑图,近期画的

p5是p1的原梗,戏群里的点子【捂脸(?)】可恶俺画的很ooc所避雷

p2也是戏群里的两位陶师傅互动,插花花~

p3是传画 p4看完魔法黑森林的摸鱼

——————————

最近想搞的点子很多,俺慢慢搞

风月诗酒花

霍格沃兹的厨房,一个谈恋爱的好地方

*ooc预警,旺卡先生着实难以把握,我我我我我尽力(╥ω╥`)

*背景是哈利波特AU,1937年,女主獾院小可爱,叫佐伊•齐妮娅,大家现在五年级(主要是年纪再小一点的话,就不是普子的旺卡先生是小演员的旺卡先生了hhh)

*不是因为我懒,真的

*背景篇戳这里(一些设定) 


Chapter 1


        佐伊没想到自己会在霍格沃兹的厨房碰见威利•旺卡。


        拉文克劳的...

*ooc预警,旺卡先生着实难以把握,我我我我我尽力(╥ω╥`)

*背景是哈利波特AU,1937年,女主獾院小可爱,叫佐伊•齐妮娅,大家现在五年级(主要是年纪再小一点的话,就不是普子的旺卡先生是小演员的旺卡先生了hhh)

*不是因为我懒,真的

*背景篇戳这里(一些设定) 





Chapter 1


        佐伊没想到自己会在霍格沃兹的厨房碰见威利•旺卡。


        拉文克劳的天才们都或多或少有些怪癖,威利•旺卡更是怪人中的怪人。


        旺卡对巧克力有一种谜一样的执着,虽然她自己也很喜欢巧克力,但她可不敢在魔药课上将药水做成巧克力香味的。


        那一刻,佐伊感觉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微笑似乎都有些勉强了。


        不过对别人来说,旺卡的古怪似乎更在于他疯疯癫癫的行为举止和颠三倒四的说话方式。


        噢,还有古怪的穿着。


        随时随地都戴着一顶酒红色高礼帽和一副泳镜一样的墨镜,还喜欢穿上一双紫色的皮手套。


        佐伊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他打个招呼,毕竟她们两个院在一起上课的时候还是挺多的,同一个年级早就混了个眼熟了。


        “晚好,旺卡先生。”


        旺卡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猛地向后仰去,然后维持着这个姿势瞪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佐伊。


        佐伊突然发现旺卡此时并没有戴着他一直戴的形状古怪的墨镜,所以佐伊第一次看清了他的眼睛。


        睫毛很长,眼睛很漂亮。


        就是此时愣住的样子好像……动画片里的兔子先生。


        佐伊忍不住笑出了声,“我看起来很可怕吗旺卡先生?”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气氛都有些尴尬了,旺卡这才磕磕巴巴地开口道:“……不。”


        佐伊扶了扶眼镜,发现好像也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说了,于是她找到霍格沃兹的小精灵直奔主题,“请问……”


        “齐妮娅小姐的巧克力!是蓝莓口味的对吗!齐妮娅小姐吩咐过的是不会忘的。”


        “还有花生酱夹心的……”


        佐伊委实有些受不了家养小精灵的过分热情,本来是自己想试试蓝莓馅的巧克力,结果来到厨房后就被这些热情的小家伙给包圆了,本来只想拜托一个小精灵帮忙做巧克力,但是为了不让其他小精灵眼泪汪汪,佐伊发散思维,想出了自己所能想到的全部口味。


        难怪学姐学长们都说不要轻易去厨房要吃的,可能本来你只想吃个蛋挞做宵夜,结果回来后你就会发现自己还吃了布丁沙拉浓汤水果派小蛋糕。


        “谢谢你们,辛苦了。”佐伊抱起自己的巧克力打算离开厨房,毕竟快到宵禁了。


        “旺卡先生?”佐伊走之前又对威利•旺卡招呼道,果不其然这个蹲在墙角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旺卡先生又像兔子一下蹦了起来。


        “快宵禁了,旺卡先生,从地窖回塔尖还要好一会儿,记得注意时间呀。”


        旺卡睁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佐伊眨巴眨巴眼,“那我走了,晚安,旺卡先生。”


        旺卡宛若被施了统统石化一样毫无反应。


        emmm估计她一时半会儿是等不到什么回复了,佐伊转身离去,消失在地窖幽暗的灯光中。


        也不是很怪呀,只是反应有点慢。


        还以为只有她们赫奇帕奇的小獾们反应慢,没想到拉文克劳的学霸反应也这么慢。


        佐伊想着,又忍不住勾起嘴角。


        而且,也是会半夜偷偷去吃宵夜的嘛。


——


        佐伊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又跟旺卡先生再次接触了。


        虽然他们两个院一起上的课还挺多的,但是像今天这样学院交叉搭档还是第一次。


        噢,这个主意还是斯拉格霍恩教授出的,真不知道另一个课堂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会不会打起来。


        这两个学院一向不对付,格兰芬多觉得斯莱特林的学生都虚伪得很,斯莱特林觉得格兰芬多的学生拉低了全校的情商水准。


        不过斯莱特林的学生几乎是瞧不上任何院的,拉文克劳的学霸在他们眼里是书呆子,至于赫奇帕奇……一个纯血至上的学院对一个麻种巫师最多的学院能有啥好脸色。


        咳咳,扯远了。


        “佐伊,拉文克劳的麦金农身边有个空位诶,梅林的袜子,他拒绝了好多人,也是,拉文克劳头号大帅哥怎能随意跟人搭档。”佐伊的室友,珍妮弗•约翰逊拼命晃着她的胳膊,“你说我要不要去试试?”


        “去吧去吧。”佐伊拍拍她,“我去跟旺卡搭档吧。”


        “嗯,好……啊?”珍妮弗这一嗓子差点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


        “嘿,嘿,小声点儿。”佐伊赶紧把她摁下。


        “噢,你不会是同情那个孤零零的怪胎了吧?也是,自从拉文克劳转走一位同学变成单数后,他就一直没有搭档了。”


        “珍妮,他也没做什么坏事吧。”佐伊以前从未跟珍妮弗聊过类似的八卦,如今听到珍妮弗这么形容,那大概是很多人都这么形容了。


        “谁知道呢?不合群总是会被莫名其妙地讨厌的。”珍妮弗耸耸肩,“那你去吧,但愿你能跟他沟通成功。”


        佐伊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交际,心道的确是挺难沟通的。


        不过也许他只是害羞,反应慢了点嘛。


        于是佐伊抱着书,“噔噔噔”跑到旺卡旁边,“嘿,旺卡先生,我可以跟你搭档吗?”


        旺卡机械地转过头,因为隔着墨镜,佐伊也不好估摸他此时的想法。


        待佐伊在心里数了三十个数时,旺卡开口了,“好,当然好,我的意思是……呃,嗯,好。”


        就……有点可爱。

风月诗酒花

威利•旺卡乙女向【霍格沃兹AU】

*挖一个长篇旺卡先生的坑

*私设旺卡先生和他父亲决裂那年刚好十一岁,然后就收到录取通知书去霍格沃兹读书了,然后跟女主相识

*写之前还在纠结一个问题:威利•旺卡是去拉文克劳还是赫奇帕奇呢?

目前是有两个人设想法吧

①拉文克劳,性格古怪的天才,有些疯疯癫癫的,所以大家不太爱和他交往,擅长魔咒,但是只会把它们用在改良巧克力上

②赫奇帕奇,经常宵禁之后偷偷溜去厨房做巧克力,一谈到巧克力就滔滔不绝,所以每一年赫奇帕奇给新生们的忠告是:不要跟那位学长聊巧克力

emmm你们觉得哪个比较不ooc或者比较喜人的,共同点肯定都是有社交障碍的

*挖一个长篇旺卡先生的坑

*私设旺卡先生和他父亲决裂那年刚好十一岁,然后就收到录取通知书去霍格沃兹读书了,然后跟女主相识

*写之前还在纠结一个问题:威利•旺卡是去拉文克劳还是赫奇帕奇呢?

目前是有两个人设想法吧

①拉文克劳,性格古怪的天才,有些疯疯癫癫的,所以大家不太爱和他交往,擅长魔咒,但是只会把它们用在改良巧克力上

②赫奇帕奇,经常宵禁之后偷偷溜去厨房做巧克力,一谈到巧克力就滔滔不绝,所以每一年赫奇帕奇给新生们的忠告是:不要跟那位学长聊巧克力

emmm你们觉得哪个比较不ooc或者比较喜人的,共同点肯定都是有社交障碍的

为你钟情

是旺卡阿姨!!!!

话说华为的p图还挺好用的说

是旺卡阿姨!!!!

话说华为的p图还挺好用的说

是星陨哒哒哒
对不起,旺卡先生不讲道理! 手...

对不起,旺卡先生不讲道理!


手绘摸一个旺卡!

对不起,旺卡先生不讲道理!


手绘摸一个旺卡!

风月诗酒花

【威利•旺卡*你】树莓巧克力与平安夜

*诈个尸

*迟到的圣诞快乐(你还好意思说)

*emmm还有迟到的2020年快乐

*我又对可口的旺卡先生下手了╭( ・ㅂ・)و 

*依旧是努力用文字艰难表达旺卡先生的可爱的一天

*这两天突然还想开旺卡先生的意识流车(负罪感很重我居然对旺卡先生有非分之想)

*主要是旺卡先生真的很娇软软易推倒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篇没有这篇没有orz


        圣诞节快到了。...


*诈个尸

*迟到的圣诞快乐(你还好意思说)

*emmm还有迟到的2020年快乐

*我又对可口的旺卡先生下手了╭( ・ㅂ・)و 

*依旧是努力用文字艰难表达旺卡先生的可爱的一天

*这两天突然还想开旺卡先生的意识流车(负罪感很重我居然对旺卡先生有非分之想)

*主要是旺卡先生真的很娇软软易推倒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篇没有这篇没有orz








        圣诞节快到了。

        旺卡先生又开始发愁了。

        是因为他的灵感开始枯竭了吗?哦不!对于巧克力的创新我们旺卡先生怎么可能没有灵感。

         是因为他的巧克力小姐,你,不爱他了吗?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好吧,是因为他收到了老旺卡先生的来电,老旺卡先生想让他带着你回来,一起过圣诞节。

        旺卡先生当然很爱你,你是他的小骄傲,他很乐于在巧克力的制作中炫耀有你的存在。不论是包装纸上的字符旺卡先生&旺卡夫人,还是属于你的专属口味的巧克力,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他很爱很爱你。

         他爱你的所有,你是他的缪斯女神,你是他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之一,他觉得最好的你也值得全世界的喜爱,就像世界喜爱巧克力一样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

        你笑起来很好看,眼睛是弯弯的,两颗小虎牙给这个笑容又加上了三分糖。

        是的,小虎牙。

        旺卡先生愁得眉毛都耷拉下来了。

        老旺卡先生,一个略有强迫症的追求完美的牙医,会接受你吗?

        最最重要的是,老旺卡先生会不会给他的巧克力小姐戴上那可怕的牙套?

        最最最重要的是,戴上那个牙套他可就不能亲亲你了。

        他不能亲亲他的巧克力小姐,她的巧克力小姐会不会爱上别人呢?

         完了,旺卡先生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一张惨白惨白的脸都隐隐发青了。

        他需要他的奥帕伦帕心理医生!!!

        “天呐我该怎么办,我的女孩很有可能会不爱我了……”

        看在巧克力之神的面子上,旺卡先生,您一开始烦恼的好像不是这个?

        旺卡先生继续碎碎念碎碎念,念出了一个绝美的主意。

        趁着能亲亲的时候多亲亲!

       你很疑惑最近旺卡先生怎么像是突然回到了新婚时期一样,对你很是……粘糊。

        “亲爱的,我想吻你。”

        “亲爱的,我想吻你。”

        “亲爱的,我想吻你。”

        倒不是说别的,只是旺卡先生本就唇色艷红,深吻完后更是水光潋滟,那总是抿着的有些微薄的唇会变得微微有些肿了,像是渍水后的莓果,让人有种错觉,仿佛轻轻一咬,就会破开来,绽出里面鲜红的果肉。

        这是惹人犯罪啊旺卡先生。

        尤其你还是合法行使权益。

        你叹了口气,望向正在倒腾新款巧克力的旺卡先生:“我想试试这次新的口味。”

        旺卡先生高贵冷艳地摘掉他红色的真皮手套,用两根苍白纤细的手指拈了一块递到你嘴边,微微侧过头,抿出两颊深深的梨涡,带着一点点炫耀的意味在里面。

        你咬下那块巧克力,树莓的味道在你味蕾上四散开来,是夏天雨后的绿草地,斑驳光影后,被太阳烤化了的巧克力香味又涌了上来,撞在一起,升腾出了一丝旖旎。

        你轻轻舔了一下旺卡先生的指尖,缓慢而无意识的。

       “亲爱的,”你回过神来,“我想你该亲自尝尝。”

        然后你如愿咬上了旺卡的唇瓣,巧克力的味道互相交换,纠缠,相融。

        旺卡先生愉悦地忘记了本来目的。

        这么一搅和,就到了平安夜前夕。

        然后你见到了英国最强钉子户——老旺卡先生。

        会面十分顺利,过程十分愉快。

        事实证明,旺卡先生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夜幕降临,壁炉烧得很旺,橘黄色的火光映得满室温暖,整个屋子好似一个烤热了的南瓜馅饼。

        老旺卡先生在摇椅上睡着了,旺卡先生枕在你的膝头也半眯起了眼,漂亮的眉眼在火光的描摹下愈发精致。时间好像格外偏爱这个男人,没舍得留下一点不愉快的痕迹。

        梦里的旺卡先生嘟囔了一声巧克力和你的名字,你揉了揉他缎子般顺滑的头发。

        下雪了。







*今天武汉下雪了!(粤犬吠雪.jpg)

小七小黑屋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Taboo禁忌关系

SY地址:

htt【防】p://ww【和】w.mtslash.m【谐】e/thread-267113-1-1.html


2021年8月12日,论坛更新,前域名弃用,链/接更新

SY地址:

htt【防】p://ww【和】w.mtslash.m【谐】e/thread-267113-1-1.html


2021年8月12日,论坛更新,前域名弃用,链/接更新

咸鱼躺s

《眼珠糖果》(无授权翻译)

超级短小,16岁的查理对旺卡的意识流描述,可能OOC。作者不明。翻译为了通顺有删减。

 

《眼珠糖果/Eye Candy》

 

他的眼珠是丁香花般的淡紫,他的眼睛……如此的奇异。它们总是蒙着一层云雾,在工厂里的灯光照射下变幻成不同的颜色,但最多的时候还是毫无疑问的淡紫。要说起来,巧克力商人的整张脸都是由各种不太现实的颜色所构成的,就像他倾心制作的那些糖果一样。他的皮肤像奶油,或者白巧克力,覆盖上令人惊叹的颧骨和鲜明的五官。他的嘴唇永远像巧克力的内层那样微微泛红。他的头发像丝绸一般柔软、光滑,直直地垂落着,仿佛滴下来的黑巧克力,融化与硬化于同一瞬间发生,便永远凝固在了...

超级短小,16岁的查理对旺卡的意识流描述,可能OOC。作者不明。翻译为了通顺有删减。

 

《眼珠糖果/Eye Candy》

 

他的眼珠是丁香花般的淡紫,他的眼睛……如此的奇异。它们总是蒙着一层云雾,在工厂里的灯光照射下变幻成不同的颜色,但最多的时候还是毫无疑问的淡紫。要说起来,巧克力商人的整张脸都是由各种不太现实的颜色所构成的,就像他倾心制作的那些糖果一样。他的皮肤像奶油,或者白巧克力,覆盖上令人惊叹的颧骨和鲜明的五官。他的嘴唇永远像巧克力的内层那样微微泛红。他的头发像丝绸一般柔软、光滑,直直地垂落着,仿佛滴下来的黑巧克力,融化与硬化于同一瞬间发生,便永远凝固在了半空中。

 

糖果商的外表看上去没有一处是十分真实的。从那顶就算最诡异的服装店也找不出来的高顶礼帽,到那件让他看起来像个厂长的硬皮天鹅绒大衣。他是威利·旺卡,糖果大师。他掌控糖果的味道,糖果的外表,知道如何让它们的质量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品牌。他从不遵循常理,却无比美味。他沉溺于幻想中;他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丝毫不惧地成为了想要的模样的人。

 

也许威利·旺卡是个一人马戏团。就大多数而言,野兽(事实上是人类)从没有吓到他。他驯服了野兽,让它们像上帝桌上的糕点一样仰望着他。他看着它们的眼睛,而它们清楚正是那里面包含的某种东西让他的地位高于平等。他是个表演者,一个杂技演员,心知让命运之轮转动的秘密,从而做到了这样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巧克力工厂。他是拥有魔力的人;他就是魔力。

 

不幸的是,大部分人永远都不能知晓他的魅力。查理只是简单地注视着巧克力制造商,就无法抑制地感谢自己的幸运。他的心沐浴在异想天开的白日梦中。自从他的家庭多年前搬来和旺卡一起,他每天都有这样的感觉。威利·旺卡自己就是一道甜点,只要看着他,就如同品尝最甜美的糖果一般让人满足。看着他就能让人沉溺,让男孩脑子里充满各式各样俗气的话语。美味诱人。赏心悦目。巧克力商人让查理不由自主地分泌唾液,胸口发紧。男孩从很久以前就认为这感觉很棒,且不希望它消失。被隐藏起来,也许吧,但糖果商所引起的这种情绪是让人上瘾的根源。仅是对旺卡短暂的一瞥也足够美味,使查理渴望更多他不应得到的东西。和这个男人待在一起,就像是一遍又一遍地赢取金奖券,永不停歇……

 

被巧克力、欧亚甘草和糖果包围着,查理·巴金特仍然感觉到威利·旺卡才是他见过最甜美的事物。

 

【完】

 

 

小七小黑屋

【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剪刀手爱德华】What is a kiss?吻是什么?

标题:What is a kiss?吻是什么?
原作:剪刀手爱德华/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作者:Terrabm (Siriusfanatic)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爱德华/威利
等级:PG
原文地址:https://terrabm.deviantart.com/art/What-is-a-Kiss-107807119


“吻是什么?”

糖果商因这个被抛给自己的问题而眨了眨眼睛。他抬起头,望着那个站在他面前,睁大了一双黑色眼睛的年轻人。

“什么?”威利问,稍微抬起一点帽檐,好看清楚爱德华。

爱德华惨白又布满伤疤的脸上满是好奇,被收到胸前的剪刀手有些微微发抖。“吻是什么?”他再次颤抖着嗓音问。

“多有趣...

标题:What is a kiss?吻是什么?
原作:剪刀手爱德华/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作者:Terrabm (Siriusfanatic)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爱德华/威利
等级:PG
原文地址:https://terrabm.deviantart.com/art/What-is-a-Kiss-107807119


“吻是什么?”

糖果商因这个被抛给自己的问题而眨了眨眼睛。他抬起头,望着那个站在他面前,睁大了一双黑色眼睛的年轻人。

“什么?”威利问,稍微抬起一点帽檐,好看清楚爱德华。

爱德华惨白又布满伤疤的脸上满是好奇,被收到胸前的剪刀手有些微微发抖。“吻是什么?”他再次颤抖着嗓音问。

“多有趣的问题!”旺卡先生的惊呼混合着等量的困惑与愉悦,“所有人都知道吻是什么意思,爱德华!”

男人苍白的脸因局促而涨得通红,他垂下眼睛:“我不……”

旺卡立刻后悔了自己的失言,他站起身,双手搭上爱德华的胳膊。后者太过敏感,太过温和,威利经常忘乎所以。

“噢,我亲爱的爱德华,拜托,别这副表情!”他恳求。机器人再次抬起那双充满灵魂的眼睛望着他,表情不再难过。威利对他微笑:“就这样,好多了。我们的脸不垮下来!”他温和地教训道。红发的男人暂停下来想了想,朝一边歪过头。爱德华模仿着他的动作,这好像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无论何时,只要旺卡在思考时做了什么下意识的举动,他也会跟着学。“吻是个非常简单的东西,爱德华。只要把你们的嘴放在一起,然后……我猜剩下的就是自由发挥了。”

旺卡看到他的朋友脸上满是困惑。

“为什么要吻?”那个有着一双剪刀手的人问。

听到这个问题,旺卡先生微微一笑。爱德华总能使他微笑。“人们这么做是为了表示他们彼此相爱。”糖果商简洁快速地回答。他喜欢快速简洁又简单的答案。爱德华略偏过头,几缕乱翘的黑发垂在了他脸上:“你曾经吻过谁吗,旺卡先生?”

现在轮到糖果商脸红了。他耸耸肩,抻直天鹅绒的外套,表情称得上是慌乱。“啊……没有。”他随即又迅速补充,“但我见过别人这么做不下一百万次了!”

爱德华小心地靠近了一点距离:“教教我?”

威利被噎住了。爱德华现在站在了离他非常近的地方,他们的鼻尖几乎碰到了彼此。这令威利旺卡不甚自在,和别人站得这么近令他非常不自在。他从来都不喜欢,也并没有跟其他人有过肢体上的接触,不过他在逐渐适应。现在看来,是时候再稍微进一步适应了。

他略微歪过头——就像他见过别人那么做的一样——然后快速将自己的嘴唇压在爱德华的唇上。

两人的嘴唇分开时发出了一声啵的轻响,令爱德华小声地笑了一下。

“好了。”威利点点头。他舔舔嘴唇,发现自己很喜欢嘴唇上的味道。而旺卡先生是个钟情于美妙味道的人。所以他还想要再来一次吗?

“爱德华,”他轻声开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再吻一次吗?”

爱德华当然是微笑着点头了。他喜欢旺卡先生的亲吻,有点痒痒的,还会发出有趣的声音。

“我觉得这样应该会慢一点。”威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俯过身去。这次他没有那么僵硬,而是略微放松了些,贴上对方暗紫色的嘴唇。

他发现当自己不刻意去想着该怎么做时,他的嘴唇似乎就能自动引导并调整好两人的角度,仿佛它自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一般。年轻的男人柔声叹息着,这次旺卡先生的唇仍在他的唇上缠绵着。他意识到自己的心脏在胸口急速振动,一种温暖与舒适从头到脚,贯穿了他全身。

糖果商将他拉近,伸出胳膊,将爱德华拥入一个紧密且温暖的怀抱内。机器人轻喘一声,令威利暂时松开了拥抱:“怎么了,爱德华?”

年轻人的额头抵着旺卡的额头:“我……我觉得心里很高兴。”

糖果商温柔地笑了,快速地在爱德华布满伤疤的脸颊上啄吻了两口,将他搂得更近:“我也是,亲爱的爱德华。我也是。”

 

咸鱼躺s

《国际象棋和一个旺卡》 (无授权翻译)

《查&巧》的轻松小短文。查旺下棋。

 

《国际象棋和一个旺卡/Chess and a Wonka》

作者:ANonsense

摘要:规则?谁需要啊!标准是设给其他人的。查理和威利玩国际象棋……或者至少查理玩国际象棋,而威利玩他想玩的。

 

正文

 

威利·旺卡下棋的方式就跟他做任何其他事情的方式一样。

“士兵!”

“别这样,威利。你会搞得自己被将军的。”

又不按惯例来。

“对哦……但是……看,看到这个主教了没?只要我把士兵拿开,我就能吃掉你的王后。”

“没错,但你还是会被将军。在你逃出困境之前你什么都不能做。”

“...

《查&巧》的轻松小短文。查旺下棋。

 

《国际象棋和一个旺卡/Chess and a Wonka》

作者:ANonsense

摘要:规则?谁需要啊!标准是设给其他人的。查理和威利玩国际象棋……或者至少查理玩国际象棋,而威利玩他想玩的。

 

正文

 

威利·旺卡下棋的方式就跟他做任何其他事情的方式一样。

“士兵!”

“别这样,威利。你会搞得自己被将军的。”

又不按惯例来。

“对哦……但是……看,看到这个主教了没?只要我把士兵拿开,我就能吃掉你的王后。”

“没错,但你还是会被将军。在你逃出困境之前你什么都不能做。”

“你不能吃掉我的国王。这会让游戏结束的。”

“这才是重点。我会打败你。我会赢,威利;这才是重点。”

“是你请我玩一盘的。你知道。如果你吃掉我的国王,游戏就会结束,那就会让我能够走开去做些书面工作,这是我得做的,就像你得做你的作业一样,没错你得做作业,而那很耗时间的,可不像我的工作,也就是说只要我想,我能随时停下工作去做些巧克力,也就是说我会在你做作业的时候搞发明,也就是说我赢了。耶。”

“威利。”

“所以我要吃掉你的王后……好啦!该你了。”

“我要吃掉你的国王。你输了。”

“不不不。无论怎么说,国王都无聊死了。我的王后要吃掉你的城堡。”

“国王死了,游戏就结束了。”

“好吧,我把它复活了。城堡很擅长急救的。当心点!城堡要过来啦!挪过去,士兵先生;你在违章停车呢。”

“如果你把它挪到那儿,我会吃掉它。然后吃掉城堡。然后吃掉国王。再一次地。威利,你一直在输。”

“手术刀!手术刀!热水!热水!麻醉剂!麻醉剂!”

“主教吃掉士兵。”

“噢,看啊!王后生小孩了。(啪)是个女孩!”

“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往棋盘上加棋子。”

“你之前用过她,是不是?”

“那才是重点!”

威利爆发出咯咯的笑声。查理咧开了嘴。

“好吧,我的士兵吃掉你的城堡。你的国王死了,因为没人把手术做完。”

威利压低了声音。“这不过是皮肉伤罢了!我还能坚持!死吧,贱民!国王吃掉士兵。”

查理嗤之以鼻。“将军,又一次。”

“我要过去。我有外交豁免权。”

“马吃掉国王。”

“嘿!外交——”

“马可不懂那是啥意思。”

“哈……一针见血。好吧。王后坐上王座。”

“好的。马吃掉王后。”

“王后用胡萝卜引走了马,然后从她的更衣室驱逐了他。”

“为什么她在她的更衣室里?”

“当然是因为她马上就要加冕了!”

“她才几分钟大呢。”

“不,她可不是那样。这不是现实生活,查理。这是个游戏。游戏都有不合逻辑的规则,而你必须遵守它们。”

查理僵着脸避免大笑出声,但还是忍不住笑了。

“士兵吃掉士兵。”威利说。

“第二个士兵把士兵带到法院接受谋杀指控。”查理咯咯笑着。威利绷起的脸垮掉了。

“第一个证人说那不是他看到的事实。”

“第二个士兵说第一个证人是第一个士兵的堂兄,不能信任。”查理说。“法官说第一个士兵将会得到95年的有期徒刑,别浪费他的时间了。”

“士兵因为法官竟敢这样判决而谋杀了他。士兵还谋杀了第二个士兵。”

“士兵不能往前走。”

“这个士兵是狙击手。无论士兵喜欢做什么事,士兵都能做。”

“马吃掉——”

“士兵射杀了马。”

“还没到你呢!”

“士兵有把枪。跟士兵争论啊。”

“士兵,还没到你呢。”

“砰。查理死了。旺卡赢。”

“核导弹,”查理说,“在查理死后被激活,抹去了整个白方。黑方棋子躲过了一劫,因为他们在棋盘下面造了一个核掩体。黑方赢。”

“……这有规则的,查理,好吗?”

“我死了,威利。”

“噢。对。”

“好吧,再见啦!我得去告诉妈妈谁赢了。工作愉快!”

威利眨了眨眼。

“查理?”

“怎么了,威利?”

“你的作业呢?”

查理脸上缓缓展开一个得意的假笑。

“我做完作业了,”他说。“那就是玩国际象棋。”

接着他消失在门后,留下威利独自面对办公桌上堆了一英寸高的文件。

 

 

译者说:

在网上查的国际象棋名称,有些对不上号自己发挥了……有bug请忽略。

我发现我之所以不停地翻没什么剧情的小短文是因为我不敢翻发展的剧情,不敢翻黏黏糊糊或者相爱相杀的谈恋爱或者心中感情变化,尤其不敢翻肉。

我什么时候能进化啊。

欢迎交流。

小七小黑屋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Eye Candy

06年的文了,申请过授权但至今未回复……

如果作者回复不妥的话我会删掉的

//内原文为斜体字


标题:Eye Candy
原作: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作者:Orange Seltze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查理x旺卡
等级:T
警告:纯良无害的腐向;轻松向
摘要:查理对旺卡的一些小随想。威利·旺卡有一双糖果般的眼睛,从某些非常规的角度而言……
作者注:我不拥有《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这本书,也不拥有同名电影。我不拥有约翰尼·德普,但如果我真有的话,啊,如果我真有,哇。
此文中查理16岁,一份好年纪,对不对?
原文网址:https://www...

06年的文了,申请过授权但至今未回复……

如果作者回复不妥的话我会删掉的

//内原文为斜体字

 

 

 

标题:Eye Candy
原作: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作者:Orange Seltze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查理x旺卡
等级:T
警告:纯良无害的腐向;轻松向
摘要:查理对旺卡的一些小随想。威利·旺卡有一双糖果般的眼睛,从某些非常规的角度而言……
作者注:我不拥有《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这本书,也不拥有同名电影。我不拥有约翰尼·德普,但如果我真有的话,啊,如果我真有,哇。
此文中查理16岁,一份好年纪,对不对?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3245173/1/Eye-Candy

X.x.x.x.X

他的眼睛是浅紫色,他的眼睛……令人惊讶。它们在工厂的灯光照耀下,折射出不同的颜色,但最主要的色调还是浅紫色。实际上,巧克力厂长的脸是由各种不可思议的颜色组成的,就像他最爱的糖果一样。他的皮肤像是奶油,或者白巧克力,包裹着精致得出奇的颧骨。他的嘴唇总是泛着红褐色,像是巧克力夹心。他的头发像丝绸般顺滑,直直垂着,就像正在滴落的黑巧克力,处在融化与凝固之间,永远保持着这副模样。

糖果商的外貌似乎一点儿都不真实。就连最古怪的服装店都买不到他头上的那顶帽子,僵直的天鹅绒外套令他更像个马戏团团长。他就是威利旺卡,糖果们的驯兽员。他指挥着它们的口味该如何,它们的外观该如何,它们要比其他牌子的糖果更优秀该如何。他颠覆传统,他美味可口。即使糖果商的服装与外表并非特别出众,但实际上,他当真引人注目。他沉溺于奇思妙想之中,他是为数不多的不畏惧自己会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之一。

但或许他不知道自己不必。或许他很久以前便不再抑制自己。或许威利·旺卡自己便是一人份的马戏团。在极大程度上,野兽们(实际上是人们)并没有吓到他。是他驯服了野兽,令他们像对待糖果之神一样尊敬他。他用那双眼睛看他们,而他们知道那双眼中无疑有着什么令他升值的东西。他是一名演出家,一名杂技员,在那座他所拥有的,神奇得令人望尘莫及的,世界上最大的巧克力工厂里,他的确明白令齿轮转动的秘密。他是掌控着魔法的男人。他就是魔法//本身//。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人从来都不知道他有多令人惊叹。望着那位巧克力制造者,查理不禁感到自己真是无比幸运。自从多年前他的家搬进了巧克力工厂,他每日都沉浸在这些古灵精怪的幻想之中。威利·旺卡自己便是一份精致的甜点,只是看着他,就仿佛已经吃下了最甜的糖果。看着他便已是一种放纵,令男孩的脑海里一时想不到其他比喻。//秀色可餐。赏心悦目。//巧克力厂长令查理垂涎,令他胸口揪紧。男孩很久以前就明白,这是种美好的感觉,是种他不愿失去的感觉。这种感觉或许可以隐藏,但永远会被那个糖果一般的男人所激发出来。只是投向旺卡的一瞥,不知怎地便会尝到那种美味,令查理渴望着他所无法拥有的那个人。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感觉,就像获得金券的那一刻……

尽管身边环绕着众多巧克力,甘草,与糖果,但查理·巴克特仍坚持认为威利·旺卡是他所见过的最甜美的东西。

X.x.x.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