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昂邦

85浏览    1参与
方块木头

【昂邦】2+0.5篇旧文存档

两年前在贴吧写过一点昂邦文,现今一登录发现自己的帖子被系统删了哈哈哈很难过。

意外发现lof似乎有魔幻车神圈的活人,所以存一下。

——————————————————————

第一篇:重新相遇后的第一个拥抱


     黑魔镜事件后,一切归于平静。

  每个人也去做他们该做的事情了。

  生活也不总是心惊动魄的,相比起那些特殊又难忘的时刻,还是平淡无奇到转眼就被人遗忘的日子更多。

  作为一个被卷入事件的平凡人,金志勋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停了一年的学业补回来。

  说得倒是轻巧……

  金志勋揉了揉眉心,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他放下...

两年前在贴吧写过一点昂邦文,现今一登录发现自己的帖子被系统删了哈哈哈很难过。

意外发现lof似乎有魔幻车神圈的活人,所以存一下。

——————————————————————

第一篇:重新相遇后的第一个拥抱


     黑魔镜事件后,一切归于平静。

  每个人也去做他们该做的事情了。

  生活也不总是心惊动魄的,相比起那些特殊又难忘的时刻,还是平淡无奇到转眼就被人遗忘的日子更多。

  作为一个被卷入事件的平凡人,金志勋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停了一年的学业补回来。

  说得倒是轻巧……

  金志勋揉了揉眉心,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他放下笔,挺直的脊背也放松地曲下来,靠在椅背上稍作休息。

  他往一贯优异的成绩已经下降至中游,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出于好强心理,他没有选择留级。

  即使知道那样做的话他的压力会减少许多。

  现在是早自习,太阳尚未完全露出头来,本就不强的阳光被种在教学楼旁的槐树给挡了大半。

  下课铃响起,同学们或预习功课,或离开教室到走廊放松紧绷的精神。更有甚者,从桌下拿出偷偷带进校内的早点,在这时候抓紧时间食入腹中。

  在金志勋埋头学习上一年的知识点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女生们的交谈声。

  “看见刚才那个从我们教室经过的男生了吗?”

  “看见了,说是要转来我们班的。”

  “是个帅哥还好,长得丑的就算了吧。”

  “+1。”

  金志勋听着那些闲言碎语,笑着摇头,继续将精力投入学习中。

  ……

  居然是他?

  当班主任在第一节课刚打响上课铃不久,同学们便见到了那位转学生。

  尽管班主任已经向大家郑重宣布过,对方也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金志勋还是很怀疑自己的眼睛。

  可在他眨了数次眼睛,将目光多次聚焦在对方身上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那是李昂。

  耀眼的金发被染成了暗金色,想必是不想那么引人注目。

  身上穿的不是他们之前第一次见面时那裁剪得体的高档便服,而是和此时的他一样的普通中学生校服。

  只是对方脸上优雅的笑容让金志勋有些陌生。

  为什么呢?

  在另一个世界贵为王子的李昂从来不缺学习资源,又何必来这里感受平常人的生活?

  “李昂同学,班上空出的座位很多,你找个位置随意坐下吧。”

  “谢谢老师。”

  金志勋明显感到李昂的心情变得更加愉悦起来,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身边有一个空座位。

  “同学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你的身边吗。”

  虽然不明白李昂到底在想什么,但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介绍完新同学,班主任开始讲课。

  金志勋明显感到李昂的目光一直在他的身上,当他好奇地转头望向对方时,李昂却又将目光投向讲台。

 重复了几遍,金志勋也懒得理会了。

  ……

  初夏的风还带着凉意,伴着老师讲课的声音,若是有诗人在此驻足,一定无法压下吟诗一首的冲动。

  李昂坐在邦达里面,是最靠近窗边的位置。

  清风从槐树上不时扯下几片叶子,以便闲来无事玩乐之需。

  在这个过程中,又有那么一两片叶子脱离了风的掌控,跃过窗,来到学生们的桌前。

  李昂就是这样得到那片叶子的。

  他将叶子的背面翻上,执笔在上面写下些什么,然后将叶子推到金志勋的桌面上。

  金志勋疑惑着,带着对对方干扰自己上课的不满,查看起那叶子来。

  上面写着——

  邦达,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虽说人脸只是一副皮囊,心灵的美好大于一切,可是不得不承认,拥有一张赏心悦目的好皮相,历来是人们所追求的事物之一。

  李昂凭着一张长得阳光帅气的脸与其很好相处的性格,迅速融入了班集体之中。

  当天放学。

  “李昂同学,你会打篮球吗?一起去吧!”

  “会打,但是抱歉了。”李昂迅速收拾着书包,面对同学的邀请,他连头都没有抬,“我得陪金志勋一起回家,下次吧。”

  等等,谁需要人陪了?

  半只脚已经踏出教室门的金志勋顿住了脚步,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因为来人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腕。

  “走吧,志勋。”

  金志勋开始思考,李昂和自己是否真的熟络到能够手拉手的地步。

  “看来新同学和金志勋关系很好呢。”

  “对啊,手拉着手,一定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班内同学们议论起来。

  当两个颜值很高的人站在一起,关注度总是居高不下。

  等走出校门一段距离后,金志勋总算是挣脱了李昂的牵制。

  “你怎么突然来这个世界里上学了?”

  “想大家了,皇宫又那么无聊,所以就来了。”李昂回答说。

  不对。

  金志勋想。

  他和李昂的交集并不多,若真是想念大家的话,大可转去列小帅与伊莎等人附近的中学。

  他与列小帅等人的居所相隔甚远,学校更是不用说。

  李昂似乎读懂了金志勋心中所想的事情,他微笑着重新握起对方的手,说道:“我可不想去那些全是陌生人的学校,有认识的人才不会那么尴尬。所以专门来找你了。”

  可我总觉得,我们所谓的“认识”,比起陌生人来说更为尴尬。

  金志勋再一次将手从对方手掌中抽出,微撇过头没有说话。

   在黑魔镜对双方的洗脑解开之前,他们之间一直以敌对的身份相见,每次见面除了战斗便再无其它,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谈,还是在自己应下对方的挑战的时候。

  不过那个挑战到最后也没有进行过。

  李昂看着金志勋疏离的动作,神情认真地说:“邦达,你是列小帅的朋友吧。”

  “算是…吧。”

  “那就对了,我也是列小帅的朋友,那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吧。”

  金志勋本能地感觉到有哪里的逻辑不太对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不进行反驳。

  “嗯。”

  “那就好了啊!所以,当我握住你的手时,你可以不要挣脱开吗。”

  一句“不能”马上就要从声带中发出,到了嘴边却成了“可以”。

  “那么,我们走吧。”

  随着话音落下,温热的手掌重新覆上来,金志勋脸上的神情明显有些无可奈何。

  对方一开始就没有给他留下拒绝的余地。

  唔,其实感觉还挺不错的。

  落日余晖撒在他们的身上。

  光沿直线传播,他们身后的影子紧紧相拥在一起,无法分割。




第二篇:不坦率是说谎的表现吗

 (时间线在第三季前期某集末尾,魔蛙车神未洗白之前。)

  

  “今天就到这里吧。”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金志勋已经双手插兜迈大步离开。

  今天一天都没有什么进展,倒不如早些回家温习功课。

  你之前欺骗过我们,让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

  金志勋半垂下眼帘。

  虽然这是朋友们刚才对魔蛙车神说的话,但总觉得……是在映射什么。

  即使清楚地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多心,但还是忍不住去想。

  “诶?既然邦达走了,那我们也结束吧。”

  列小帅最先反应过来,走在金志勋的后面一起离开。

  剩余几个人看到这样的情景,也随大流而去。

  “邦达。”李昂大踏步越过了列小帅,拉过对方的手,“一起走吧,正好顺路。”

  金志勋没有回答,不过默认就是能够给对方的最好回应了。

  “诶诶诶?!”

  走在后头的达利与达娜对视了一眼,惊讶地大喊出声。

  “哥哥,这个不会是假的邦达吧?”

  “不是的,你们刚从异世界来地球没多久,所以才不知道。”

  列小帅看了一眼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达利,自知对方是无法回答妹妹的疑问了,于是他接过了话头。

  “李昂是前些日子来到地球的,已经与邦达成为同学好一段时间了。”

  “原来是这样,但我并不觉得邦达是那种能够随意让人牵手的家伙。”

  伊莎靠在列小帅耳边小声说,并没有让走在前面的人听到。

  谁知道呢?

  列小帅神情茫然地做出一个摊手的动作。

  而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已经与众人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

  “嗯?邦达,怎么了?”

  李昂察觉到金志勋主动放开了他的手,心中疑虑。

  难道是附近有魔幻车神出没?

  李昂拿出探测器,查看了一番却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犹豫了一会儿,金志勋还是开口了:“李昂,我能说吗?”

  有些事情还是及时说清楚为好。

  李昂听了金志勋的话,很是不解:“没关系,是有什么事情吧?”

  “请不要做出这种过于亲密的举动。”为了正视李昂的双眼,金志勋不得不抬起头,“这不是‘朋友’该有的行为。”

  仅仅把双方定义在“朋友”的关系上的话,那么这些多余的动作都是不需要的。

  而且,这些是真的吗?

  他们之间有相互信任的基础吗?

  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理论上是这样阐述,但这种关系只是作为利益共同体而存在的吧。

   金志勋所说的话明显在李昂的预料范围之外,他愣了一下,没有去辩驳。

  “你怎么会突然这么想。”

  李昂寻了一处树墩,他想把金志勋拉着一并坐下,但对方拒绝了。

  李昂意识到,如果不尽快解决掉这个误会,那他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他半强迫地按着对方的肩膀,将金志勋按在树墩上坐着。

  对方没有反抗,只有不解。

  李昂保持着站立,手掌按压在金志勋肩膀上的姿势,语气平淡地说道:“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个很有自主想法的人,可每次参与列小帅他们的行动,你却总是把自己的锋芒掩盖起来,很少参与讨论。”

  金志勋一时间睁大了眼睛,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回答才好。

  “我想了解你的内心想法,想知道全面的你。”李昂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可你总是这样不坦率,什么事都憋在自己心里。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内心的真实想法吗?”

  李昂真的不一样了。

  这个认知让金志勋感到陌生与茫然,不过眼前让他最在意的还是——

  “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吗?”

  “什么?”

  金志勋喃喃自语的声音太过细微,李昂并没有听清楚。

  “不坦率就是说谎吧,虽然在词语的定义上侧重不同,可到底是一个意思。”金志勋放松下身体,偏过头说道。

  既然是李昂想要明白他的内心想法的话,那不妨说得再简单一点。

  “一个说谎的人,会得到友谊吗?”

  就像魔蛙车神那样,被大家排挤。

  “啊?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眼看着严肃的话题被对方搅混,金志勋脸色上不禁多了一分羞恼。

  明明已经把真实想法告诉他了,却被他笑话。

  “哈哈哈哈…咳。”李昂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声,他明白了,其实金志勋心中仍对之前被黑魔镜洗脑一事而懊悔,或者说,他的心中对“朋友”有一种不确定感。

  只是之前列小帅的诚邀将这一问题掩盖了过去,但时间久了,问题终将会发酵。

  明白了之后,李昂心中的大石也落下了。

  我还以为是你讨厌我。

  “邦达,你听我说。事实完全不是你所想的这样。不坦率与说谎根本就不相等,而恰恰相反,不坦率是你的特别之处。”

  也是令我着迷的地方之一。

  “按你的意思来看,我是一个得不到友谊的人吗?”

  金志勋认真地思考着,说出的结论却让李昂哭笑不得。

  “不,你是最应该得到友谊的人。”

  李昂收起了那副高兴的表情,盯着金志勋的眼睛认真地说。

  而我不仅想得到你的友情,还想……

两个人的眼中只映得入对方的模样。

  “我是你的朋友,不因为其它因素。”

  李昂捧起金志勋的脸,耳中听见的全是鸟儿的清脆小曲。

  他看见对方的深蓝色长发披散在身后,被和煦的风带起,有几缕发丝因此扫过他的指节。

  在恍惚中,他用手撩开金志勋额前的发,想吻上对方光洁的额头。

  在最后关头,李昂清醒过来,想到目前还不是时候。于是他仅用额头碰了一下对方的额头,化解了这尴尬的场面。

  “呃。”

  金志勋在李昂的压制力道减缓后,急忙站起身,理了理沾上灰尘的外套。

  “李昂,邦达。”走在身后的众人已经跟了上来,“你们怎么走得这么慢啊?”

  “刚才有事耽误了,现在我们一起走吧。”

  让某人当了一回心理医生呢。

  如果可以,我想当你一辈子的心理医生。



第二丶五篇:未完的烟火

(其实因为这是当年没有写完的坑)


    傍晚回到家,金志勋洗完一个热水澡,便开始写作业。

  这道题的思路应该从这里入手……

  当金志勋被一道难题所困扰住的时候,他皱起眉头笔杆一动不动,明显是陷入了沉思。

  从题目内的各种条件中筛选出可能运用到的数学公式,然后一一排除,再将最快捷的路径从迷雾之中拨出。

  想好了。

  而在金志勋准备下笔书写之时,门铃很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

  都这个时间点了,还会有谁来访?

  金志勋压下被打断做题进程的不满,起身去开门。

  “是你啊。”

  金志勋望着来人平静地说。

  来人正是李昂。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因为除了你,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人会这么无聊。”

  李昂尴尬地赔笑道:“来你这里蹭一顿饭,不介意吧。”

  “…进来吧,饭我去做。”

  你这王子殿下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个没做过家务活的货色。

  金志勋在心底难得抱怨了一句,也没做给李昂倒茶等客气却生分的事,就进了厨房。

  李昂虽然也不是第一次来金志勋家了,但到底没来过多少回。此时他自来熟一般,坐在金志勋家的沙发上,从茶几果篮中拿出一个苹果,想起水果刀置在厨房里,便跟着对方一起进去了。

  “怎么今天这么有闲情来我这里。”

  “吃不惯地球餐厅的菜,想尝尝你的手艺。”

  金志勋没有再回话,不知是对李昂的话不太相信,还是对自己的厨艺有这种自信。

  他感到背后有人贴了上来,炽热的胸膛使得他微寒的后背都暖和了起来,强有力的心跳声顿时犹如原野马蹄般闯入他的耳膜。

  ?!

  金志勋反射性地回头,脸颊撞上对方的下巴。

  是因为置物架被金志勋所挡,所以不得不站在他身后伸手去拿水果刀的李昂。

  原来李昂已经比自己高这么多了吗?居然一直没发觉,真是迟钝啊。

  “怎么了?”

  “没…”

  面对李昂的疑问,金志勋只是将头扭了回去,他无法解释这种感觉,也不想解释。

  像是春雨化作细丝,痒痒地挠进了你的心里,又像是夏风拟作午时的太阳,在最是炽热灿烂的时候,在你心中掀起一股温热的汪洋。

  约莫过了几分钟,李昂又进厨房来了,这时金志勋正等着锅内的菜闷熟后将其盛出,无聊地傍在因铺了白瓷而触感冰凉的墙边。

  “辛苦了。”

  李昂把一块洗净去皮的苹果果肉递到了他的嘴边。

  “…”

  他迟疑了一会儿,目光又对上那个因背向黄昏而显得分外耀眼的人,然后就着李昂拿着果肉的姿势,将其吃下。

  “甜吗?”

 金志勋细细咀嚼着口中的果肉,果肉被锋利的臼齿咬破,果汁在口腔内四溅。

  他点了点头,然后便看见李昂扬起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其实比阳光还耀眼的,是李昂本身吧。

  在金志勋心中这个想法一晃而过,却是已经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有李昂打下手,晚饭很快就做好了。看着李昂吃得开怀的神情,似乎比起皇宫佳肴更胜上一筹。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虽然觉得李昂的问题有点多余,但他还是回答了:“除夕夜。”

  “说是今晚八点三十分在江边有花火秀,你的作业写完了吗?一起去吧。”

  这可真不巧,金志勋虽然偶而在同学那听说过今晚烟花活动,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他的规划中,今晚是必须写完所有作业的。

  见到金志勋沉默的样子,李昂就明白了。

  他拉过金志勋的手:“我觉得烟花配上你会更好看。”

  “可是我…”

  “就这一次。”

  于是金志勋妥协了:“好吧,就一次。”

  于是李昂又笑了,那神情里透露着金志勋一定会答应的自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