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昆昂

2114浏览    59参与
笑菌

虽然新模昆汀并没有老模那么像丧尸x

虽然新模昆汀并没有老模那么像丧尸x

你觉得面包好吃吗?
 大家好,我是对家姐的狗🙂 

 大家好,我是对家姐的狗🙂 

 大家好,我是对家姐的狗🙂 

GogoWalkingDog
最近在玩forest 遂做昆昂...

最近在玩forest 遂做昆昂森林pa!!!

感谢菌给我的笔刷😇😇😇

最近在玩forest 遂做昆昂森林pa!!!

感谢菌给我的笔刷😇😇😇

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既然画了就还是发发,这边建议全都要(嚼)

既然画了就还是发发,这边建议全都要(嚼)

Anothll

Till the Afterglow 直到晚霞映射(昆昂)

【2022昆昂七夕24h】第25棒 00:00

上一棒:@GogoWalkingDog 


·最后一棒了!希望昆昂和喜欢昆昂的你们天天开心,我们下一个七夕再见吧!

·本来想写虐的,但是想不出来好的虐梗,就这样吧!

·海量对角色的个人解读与杜撰以及老套剧情。

·if昆昂普通地活着



Bgm建议:Afterglow——Leroy Sanchez(超链接放不上来,小伙伴想听的自己找一下吧)

01

昆汀·史密斯考上了隔壁市的大学。他的老爸絮絮叨叨,载着满车行李驶往出租的公寓。夏天的热...

【2022昆昂七夕24h】第25棒 00:00

上一棒:@GogoWalkingDog 


·最后一棒了!希望昆昂和喜欢昆昂的你们天天开心,我们下一个七夕再见吧!

·本来想写虐的,但是想不出来好的虐梗,就这样吧!

·海量对角色的个人解读与杜撰以及老套剧情。

·if昆昂普通地活着



Bgm建议:Afterglow——Leroy Sanchez(超链接放不上来,小伙伴想听的自己找一下吧)

01

昆汀·史密斯考上了隔壁市的大学。他的老爸絮絮叨叨,载着满车行李驶往出租的公寓。夏天的热浪伴着蝉鸣在耳边奏起一曲交响乐,整个世界好似都被夕阳染成了橙黄色。

新生活就要开始了,沿街飞速掠过的陌生城镇景色不断提醒着他。不过他对这一切并没有多大兴趣。时至今日,他仍然会受到弗莱迪事件的影响,然而毛衣梦魇在那之后也确实从未再出现过,独留他入梦后在蒸汽迷宫中无尽徘徊。昆汀无法确认那究竟是事故后遗症,还是来自恶魔的故意捉弄,总之他不能掉以轻心,而这样的后果便是神经过于紧绷,他整个人常常疲惫不堪,无法集中注意。

昆汀搬着行李,跟在老爸身后,慢慢爬上窄窄的公寓楼梯。长期差劲的睡眠质量让他的身体对过量的运动叫嚣着抗议起来,突突的心跳和发抖酸软的腿与手臂都在控诉他究竟在给它们施加多么非人道的待遇。

“昆汀,你该多运动了。”听着儿子粗重的喘息,老爸开口提醒。

“不是那个问题。”昆汀试图避让从上面下来的住户,抱着硕大纸箱脚底却踩了个空,连人带箱就要往混凝土楼梯上砸去,“我的老天——”他低低叫了一声,闭上眼准备接受这糟糕的结局。

“哇啊!你没事吧?”错身下来的人稳住了他倾倒的身体,美中不足的是箱子里的杂物洒了一楼梯。

昆汀站稳后道谢,迎面撞上那人湛蓝色的双眸。他从没见过这么清澈的眼睛,衬得对方白皙的面庞和一身休闲装更加干净。

“昆汀,你又搞什么幺蛾子?”看来老爸已经抵达目的地,倚着栏杆往下喊他。

“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摔了!”他抬头向上喊,然后给对面人一个尴尬的微笑,撅着屁股把所有洒出的物品捡回来,紧张得冒了一身汗。

“嗯,你们在搬家?我好像住隔壁,需要帮忙吗?”里昂乖巧地给捡东西的昆汀腾出地方,然后仰头问他。

昆汀颠了颠纸箱,再次和那双蓝眼睛对视,鬼使神差地点了一下头。

那就是他和里昂的初次相遇。

02

时间一久,邻里便熟识起来。昆汀不仅知道了里昂的年龄,还了解了对方的工作。这倒不是说他是个跟踪狂什么的,要怪只能怪世界太小了。

早秋的清晨,他走在街上,远远便看见里昂白得发亮的脸,一身利落的警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对方姣好的身材。里昂倚在警用摩托车旁,手里掐着咬了一大口的汉堡,鼓溜溜的脸颊随着咀嚼微微移动,看着像正在觅食的仓鼠。秋季高远蔚蓝的天空和淡然的几抹白云倒映在里昂澄澈的眼中,而他则入神地盯着泛黄的树叶从高高的树枝上翩然落下。昆汀几乎看呆了。

直到有枯叶落在脸上,男孩才猛然想起自己应该去打个招呼。于是他摸了摸后脖颈,凑上前去,摆出一个自认为非常自然的微笑:“嗨,警官,早上好。”

里昂回过神来,在看到昆汀的同时惊讶地瞪大了眼。急忙咽下食物却不小心被噎住:“咳咳,早上好!在这里遇到你可真巧。”

“我都不知道你是警察。”昆汀见状立刻拉开书包掏出一瓶水递上去,试着找点话题。不过早在搬家那天,里昂脸不红心不跳大搬好几箱东西的时候,他就应该预料到了才对。

里昂接过水道谢,眼神停驻在昆汀的书包上:“我也不知道你是学生。”

“我是说,你看起来真的很年轻,也很...有型?”昆汀有些犹豫自己是否当真要把这些讲出来,他不是很擅长赞赏他人。

听到昆汀蹩脚的称赞,里昂唇角微微勾起,给了他一个爽快的笑:“我才21岁,和警局的前辈们比起来确实年轻多了。至于有型,多锻炼你也可以做到。”

锻炼,还是算了。昆汀想着。有那个时间,不如让他在图书馆里多研究一会儿自己的梦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免恋童癖弗莱迪先生再找上他。老实说,他真的很想睡个好觉。

里昂吃下最后一口汉堡,被他团成一团的包装纸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入附近的垃圾桶里。顺手接起沙沙作响的对讲机听了一会儿,小警察便急忙跨上摩托,临走前晃了晃昆汀给的水,笑着说:“谢谢你的水,等哪天我们一起去健身吧?”

昆汀点点头,望着里昂扬长而去的背影,觉得心情还不错。

03

冬天的第一场雪在人们熟睡的时候静悄悄地下了起来。白茫茫雾蒙蒙的雪花簌簌飘落,留下晶莹剔透的一片洁白。天蒙蒙亮,公寓楼下便传来小孩子玩雪的欢快声音。昆汀把脸埋在被子里,伸手去找手机,眯着眼睛一看才五点半,心中顿生绝望。拜弗莱迪所赐,他睡觉一直很浅,担心一旦陷入深度睡眠,就会再也醒不来。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来,昆汀顶着鸡窝头开了门。

“...你这是?”他眨巴着惺忪的睡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全副武装的里昂。

“去铲雪吗?”里昂露出埋在围脖里的脸,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锹,兴奋地说。

等到真铲上雪,昆汀便后悔了。光是举着铁锹就要费尽全身的力气,更何况带着满锹的雪。“这太沉了。”他气喘吁吁地感叹,侧头看着里昂轻轻松松地清出一条小路。

“那我们休息一下好了。”里昂直起腰,目光投向远处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孩子们。

昆汀也跟着望过去,不知怎么想起在巴德姆幼儿园的种种,那时候他们都以为弗莱迪·克鲁格是个好叔叔,一起玩的时候也确实感到很快乐。只是好景不长,当梦魇的恶魔本性暴露后,快乐变成了恐惧。有没有能让幸福永久持续的魔法呢,昆汀的胡思乱想被一块迎面拍来的雪打断。

“昆汀,来玩雪。”把糊在脸上的雪扒拉下去,他看见里昂手上举着刚做好的雪球,犹如小孩子一般开心地笑着。

重新戴上手套,昆汀发誓自己要报被糊了一脸雪的仇,从柔软的雪堆里抓起一把就对着里昂扔去:“谁怕谁啊!”

里昂敏捷地躲开了,在一边嘲笑他:“想打中我,再练几百年吧!”

“你犯规了!”昆汀信口胡诌,打雪仗能有什么规则,不过是想让里昂让让自己。

“好吧,我让你一局。”里昂耸耸肩,站在原地闭着眼等昆汀来打他。

多年以后,里昂都会后悔在打雪仗上礼让昆汀这件事。因为他将永远不会忘记从脖子后滑下的冰雪的凉意。他以前可一直以为昆汀是个乖孩子。

“昆汀——!!”里昂睁开眼,大惊失色,按住身后的男孩,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但随后他就心软了。昆汀的脸上终于有了罕见的笑容,里昂还是第一次看他笑得这么开心。

04

阳光渐渐温暖起来,冻结的冰河也缓慢开裂。桃红柳绿几乎只在刹那之间。警局有关宠物丢失的报案也多起来。里昂跟着同事找了一天的猫猫狗狗,切实地体验到了疲惫的滋味。当他迎着夜色把怀中饿了一天有气无力的小黑猫送回主人家,又接到了另一通报案电话。

——有不明人士在大街上游荡。里昂心中诧异,他负责的社区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事了。驱车前往指定地点,远远便看见一头卷毛的人在昏黄的路灯下摇摇晃晃地走着。里昂一眼就认出那是昆汀,但男孩行走姿势怪异,让人不禁担心起来。

他把车开到昆汀身边缓慢滑行,摇下窗户,刚想开口问他在干什么,便注意到男孩的眼睛紧闭,神色痛苦。

“昆汀,你还好吗?”里昂下车走到昆汀面前,试图唤醒他。

“不,不,离我远点!”昆汀双眼紧闭,呼吸急促,一把推开身前的人,挣扎着向后倒去。

里昂拽住昆汀的手,男孩不稳的身体顺势便倒进了怀里。小警察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不由得脸红心跳。这算不算趁人之危?老天,里昂!你究竟在对着一个梦游而且看起来很难受的人想些什么?

里昂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把已经平静下来的昆汀抱进车后座,开始思考如何安置对方。


昆汀睁开眼,感觉自己整晚都在噩梦中挣扎徘徊。最近的梦让他意识到弗莱迪已经不会再出现了,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创伤后的应激反应。梦境从永远爬不完的楼梯再到一望无际的雪原,永远都是只有他一个人。这种无限持续的孤独和寂静与弗莱迪带来的绝望别无二致。但昨天他却意外地察觉到有令人安心的气息在——现在也是。

他从床上坐起身,意外地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且旁边躺着......里昂。

“我的老天...”昆汀揉揉眼睛,花三秒钟重启了自己的大脑,发现还是找不出自己在里昂家过夜的原因。

里昂还在睡,睫毛不时颤动两下。他穿着警服,似乎是没来得及换。身体只占了床的一角,另一大半全分给了自己。里昂很漂亮。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昆汀还是只能对警官做出这样的评价。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里昂睡着的样子,这种毫无防备的感觉让昆汀朝气蓬勃的心痒起来。鬼使神差地,男孩俯身吻了警官一下,他还想再吻一下——

感觉到身旁人的动静,里昂迷迷糊糊地睁了眼,带着软糯的鼻音对近在咫尺的人打招呼:“早上好。”

昆汀的脸迅速飚红:“早上好。”

“你昨天在街上梦游,我把你接回来的。”里昂坐起来,不知怎么脸也有些红,“但是我什么也没做,真的。”

“我很好,我没事。谢谢你昨晚把我接回来。”昆汀心虚地擦了擦鼻子,“我想我要先回去了。”

接着他跌跌撞撞地冲回了自己的屋子。

05

晚霞,橙黄的云在天边绽放,遥远、绚丽。昆汀从自己的床上起来,从里昂家中跑回来后,他似乎一觉睡到了下午。打开手机,主页几乎全是里昂发来的信息。警官似乎很担心他这个邻居的健康问题,并尽力向他表示一直都在,有需要就联系。

我很好。昆汀回复过去,下一秒就收到了里昂的回信:那我们来谈谈?我在你家门外。

昆汀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卷发,起身去给里昂开门。

小警察站在门外,投进公寓楼的夕阳映亮了他金色的偏分。“我...我很在意你,你知道...”里昂支支吾吾地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每天都会很在乎你,但你经历过什么我一概不知...呃好吧,我知道作为一个邻居说这些事有些奇怪,但是,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你了。”里昂一边说着,一边不好意思地摸着脖子。

昆汀顶着一头因为奇怪睡姿而几近爆炸的卷发,感觉自己内心的小鹿也爆炸了。看着里昂战战兢兢的样子,昆汀却觉得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那你知道...我今早吻了你吗?”

“什么?”里昂撞上了昆汀狡猾的视线。

昆汀伸出双手把里昂抱紧,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意思是,我也喜欢你。”



后记:菌老师你点的吃饭昂,夹在里面了。但我确实写了。(眼泪汪汪)

GogoWalkingDog

【2022昆昂七夕24h】第24棒 23:00

上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下一棒:@Anothll 


🥺萌萌……

我滴任务完成啦!!!🎉希望昆昂能继续在嘚啵嘚里面腻腻歪歪卿卿我我夫妻双双把家还(?

【2022昆昂七夕24h】第24棒 23:00

上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下一棒:@Anothll 


🥺萌萌……

我滴任务完成啦!!!🎉希望昆昂能继续在嘚啵嘚里面腻腻歪歪卿卿我我夫妻双双把家还(?

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十三棒 22:00

上一棒:@笑菌 

下一棒:@GogoWalkingDog 


  收尾工作就由可可爱爱的表情包和团子来做吧——感谢各位太太的产出!!表白菌菌表白大家!!!!ԅ(¯ㅂ¯ԅ)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十三棒 22:00

上一棒:@笑菌 

下一棒:@GogoWalkingDog 


  收尾工作就由可可爱爱的表情包和团子来做吧——感谢各位太太的产出!!表白菌菌表白大家!!!!ԅ(¯ㅂ¯ԅ)

笑菌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十二棒 21:00

上一棒:@Anothll 

下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Q-Q)/\(QmQ)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十二棒 21:00

上一棒:@Anothll 

下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Q-Q)/\(QmQ)

Anothll

Lunatic 月下狂人(昆昂)

【2022昆昂七夕24h】第21棒 20:00

上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下一棒:@笑菌 


·我愿称这篇为:狂人日寄

·不要问我寄是谁,而且也没有日(这人喝假酒了,确信)

·大量对角色和杀鸡世界观的自我解读与杜撰,谨慎观看,阿里嘎多

·存在一些原著要素,可能引起不适


毕竟,没人知道你还会不会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00

“当你感到麻木,糟糕的事就会发生。”昆汀背靠枯木,双手环膝,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

无休止的审判恰是最致命的麻醉剂,它会慢慢侵蚀人的心智,生生吞下存活...

【2022昆昂七夕24h】第21棒 20:00

上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下一棒:@笑菌 



·我愿称这篇为:狂人日寄

·不要问我寄是谁,而且也没有日(这人喝假酒了,确信)

·大量对角色和杀鸡世界观的自我解读与杜撰,谨慎观看,阿里嘎多

·存在一些原著要素,可能引起不适



毕竟,没人知道你还会不会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00

“当你感到麻木,糟糕的事就会发生。”昆汀背靠枯木,双手环膝,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

无休止的审判恰是最致命的麻醉剂,它会慢慢侵蚀人的心智,生生吞下存活者的希望。你无时无刻不需要保持警惕,警惕轮回不会带走恶灵觊觎而人类最珍视的那一丝人性。

01

里昂觉得昆汀最近有些奇怪,他像是压力过大了。新晋警探有着得天独厚的洞察力,他总能敏锐地察觉到事物的微小变化。

这当然不是说,他会精细到去计算昆汀最近多睡少睡了几秒或者几次。他没这癖好,也没这精力。最近他们被拉入审判的频率显著提高,每个人都多少显得有些吃不消。被钩子刺穿肩膀,再被恶灵活活捅死,或是遭受屠夫们千姿百态的残暴处决——跑出去的次数寥寥无几。而恶灵总在无关紧要的地方赠予仁慈,比如让痛苦如初次承受一般难以忍受。

见鬼。里昂深深叹口气,敲了敲混沌的大脑尽量保持清醒。

“感觉还好吗?”一只温凉的手探进他的后脖领。

里昂仰头看,昆汀正站在他身后。

“这话该我问你。”他把头靠在昆汀身上,在看到对方眼下愈发浓重的黑眼圈时生出新的担忧。

“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昆汀走到他身边坐下,里昂知道他言下之意。恶灵随机匹配求生者,相熟的两人在局内外的见面次数少得可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拉走,所以不如免去寒暄。

但是紧接着里昂就意识到自己想不出什么可以唠一阵子的话题,昆汀最近似乎对什么都兴致缺缺。篝火静静燃烧,焦黑的木架劈啪作响,暖烘烘惹人困倦。里昂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不想让好不容易的独处时间被毫无营养的对话和绞尽脑汁的回应胁迫。也许他们两人正适合现在这种相处模式。

耳边有微弱鼾声传来,身边的人不知何时托着腮睡着了。

里昂侧眸看他,男孩稚气未脱的白皙面庞在熟睡中显得无比安详,微垂眼角下暗含的疲惫向他毫无防备地展现。里昂很少在昆汀口中听说过他来这个世界之前的事,男孩大多数时间都是一脸困倦地打着哈欠,或是用手托着脑袋沉思。他会十分热情地回应任何前来搭话的人,但总是很聪明地绕开有关自己来处的问题。里昂猜昆汀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直到某天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而对方不知怎么给他讲了一个发生在名为春木的小镇的故事。

昆汀语调平缓,纯黑的眼中倒映出篝火橘黄色的暖光。

里昂静静地听完了,他知道昆汀是在用另一种方式给他讲述自己的过去。故事如何,他至今无法给出评价,所幸昆汀讲完后也不再追问,两人心照不宣。除了讲述者和唯一的倾听者,春木镇发生的故事就像个秘密。里昂时常为此感到荣幸,但也总感到担忧。

昆汀看起来就像是平静地绝望了一样。

早晚有一天他会在自己眼前活生生消失。随着最近见面次数的减少,里昂这种预感逐渐强烈起来。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我该怎么拉住你呢?

他凝视着昆汀睡着的脸,无意识间伸出手想要摸摸男孩的卷发。

“抱歉...我睡着了。”昆汀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

手在即将接触到那头软发后停滞,里昂急忙缩回,对自己毫无礼貌的行为感到羞愧。“没关系,你是该休息一下了。”他不安地摩挲着自己的手,暗自希望昆汀没有发现自己刚刚的举动。

“不过看起来工作又要开始了?”昆汀耸耸肩,朝里昂笑了笑。

自脚下升腾起的黑雾逐渐蔓延到整个身体。里昂看着被雾气吞噬的男孩,刚想说些什么,眼前便黑了。

02

明月高悬,诡异的淡紫色晕染了整片夜空。月色并不通透,平添小镇诡谲气息。静默残旧的幼儿园无声地诠释着苦闷与绝望。

里昂环顾四周,这次昆汀和他被拉进了同一幻境。“不妙的感觉。”他讪笑着,试图缓和沉郁氛围,然而并不奏效。身边人神色凝重,只是浅浅答应一下便再无言语,专心于摆弄机器复杂的线路。

从前这种寂静能让里昂更加专心完成手上的工作,现在却只能勾起更深重的焦躁。于是他忍不住开口问:“发生了什么吗?”

机器轰鸣声大起来,昆汀平静的声音混在噪音中:“...没有,怎么了。”

“好吧。”这下里昂更加确信男孩有事瞒着自己,被主人尽力掩饰的短暂沉默在他听来是如此明显,让人不安。昆汀很少选择主动倾诉,且总是倾向于一人担揽所有困难。里昂希望替对方分担,却不知如何婉转地表达。更重要的是,他不清楚男孩是否需要这些。

拉下发电机的拉杆,里昂不由自主打了个哈欠。看来现在不止昆汀需要休息了,他也需要。

——砰。电机轰鸣,噼里啪啦火花四溅,心脏开始狂跳。里昂吓得浑身一震,抬手掩面,危险红光闪过视野边角,接着昆汀狠狠推了他一把:“快跑!别回头!快跑!”

在危险面前,身体凭借本能开始奔跑。里昂手脚冰凉,几乎是连滚带爬逃离原地。后知后觉自己不该留下昆汀一个人,但他们已然失散。

这里太寂静了,小镇高压电线的断裂处不时坠下几串白色电花,远处废弃的救护车灯默剧般交替闪烁。幼儿园的走廊中,白炽灯映照着惨然损毁的砖瓦。

是哪个屠夫?里昂绞尽脑汁,无法从任何已有的信息中推断出对方的身份。

03

昆汀在一瞬间看清了来者的样子,被火焰溶解后扭曲的可怖面庞对着他扯出阴险的笑。必须要保护里昂——他下意识地在梦魇靠近的那一刻搭错电线炸了机子,然后催促里昂快跑。甚至来不及庆幸,弗莱迪便一把掐住昆汀的脖子按到墙上,用狭长的眼恶狠狠地瞪着坏了他好事的人:“在哪里你都是个碍事的家伙。”

“哈...那是,我的荣幸!”昆汀大口喘着气,毫不示弱地回瞪过去。

弗莱迪歪头打量他,然后扯出一个得意的笑:“看起来那个男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就像...小南希一样。”提到女孩的名字,屠夫的眼神渐渐盈满肮脏的欲望。

“别那么叫她!”

“我们好久没见了,你猜那女孩后来怎么了?”弗莱迪按着不断挣扎的昆汀,伸出钢爪慢条斯理地端详起来。

“我杀了她,开膛破肚。”梦魇咧嘴大笑,浑浊的嗓音中满是对男孩无能为力的嘲笑,“现在我还要杀了那家伙,让你重视的人在你眼前通通消失。”

昆汀怒不可遏地瞪大眼睛,用力抠挖弗莱迪攥着他脖子的手,发疯一般蹬踹:“你这个恶魔!你怎么敢——”

“昆汀·史密斯,你救不了任何人。”弗莱迪收回丑陋的笑容,凶恶的脸猛地逼近昆汀,迫使他与自己对视,手上越来越用力,“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天旋地转。弗莱迪将男孩随手丢在电机旁,连他狼狈咳呛的样子都不欣赏,径直冲着里昂逃离的方向走去。昆汀无力地跌坐在原地,震怒与震惊在脑中碰撞冲突——南希死了,怎么会?可是,怎么不会?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弗莱迪完全有可能趁他不在的时候杀了南希。他曾经那么重视的人,弗莱迪四个字就能轻易判处死刑...他所作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都白费了!

过度疲劳的大脑使昆汀无法合理分析梦魇话中的真假。毫无间断的死亡轮回几乎磨灭男孩仅存的理智。覆写记忆存储的血腥、疼痛、尖叫与生理性泪水共同叫嚣着要冲破人性的最后一道防线。昆汀抱住脑袋,内心与躯体的钝痛逐渐被蔓延的麻木所取代。

直到里昂的惨叫划破寂静的夜空。

里昂...对,他还要去救里昂。

04

弗莱迪哼着童谣,用钢爪擦过幼儿园破败的砖墙,慢悠悠地接近一脸迷茫的小警探。他的心情好极了,因为昆汀在他面前露出了许久未见的崩溃神情。恶灵的强行召唤确实让他心烦过好一阵子,不过这些全都在刚才的对峙中烟消云散。

里昂对即将来临的危险浑不知觉,他还在寻找昆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拉入梦境。

弗莱迪缓步跟进,嗜虐欲愈发膨胀,挥动尖锐利爪划破警探的外衣,在皮肉上瞬间割出美妙血红的深度创口。

里昂痛叫出声,猛地回头。月光下,身着条纹毛衣,面容可憎的梦魇杀手对他露出一个邪恶的笑。他认得弗莱迪,昆汀所讲的故事中,这家伙便是造成一系列惨剧的恶魔。

“初次见面。”弗莱迪呵呵笑着,“让昆汀愿意舍命相助的人。”

“你把昆汀怎么了?!”里昂皱着眉大声质问对方,他的后背火辣辣地疼。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弗莱迪心情很好,一步一步将警探向后逼退,“只不过你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所以——”

里昂的后背碰到了墙壁。

“去死吧。”屠夫的话语中迸出杀意。

太重要,里昂无暇思考梦魇言外之意,冰凉的手指勾住腰间佩戴的闪光弹对着地面一甩。近在咫尺的尖爪堪堪停在猎物鼻尖,弗莱迪捂住眼睛,懊恼低嘶。里昂借机逃离屠夫禁锢,光是想象被钢爪划破后的痛楚与惨状就出了一身冷汗。

当里昂以为自己逃离魔爪,在相反方向再次遇到弗莱迪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错愕。

“你会为你的鲁莽付出代价。”弗莱迪迎面走来,坑洼的脸上满是怒意。

“操你的,他不会!”少年人同样带着怒气的声音从幼儿园的大门传出,昆汀攥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玻璃残片扑向弗莱迪,双目圆睁,用碎玻璃尖端对着屠夫的身体胡乱戳刺。召唤之初,梦魇被恶灵给予实体,这意味着他不再免疫任何梦境中的攻击。昆汀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弗莱迪猝不及防,玻璃锋利的边角刮破他粗糙的皮肤,令他感到久违的疼痛。

“你不准伤害他,你这个混蛋、恶魔、该死的梦魇!”弗莱迪被扑倒在地,昆汀怒气难消,咆哮着扔掉无法造成实质性伤害的玻璃茬,抡起攥得太紧被玻璃剌出鲜血的手锤向对方的脸。

弗莱迪被狠揍一拳,咧开嘴笑着说:“你会...受到恶灵的...制裁。”

“昆汀!”里昂被男孩疯狂的举动吓了一跳。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昆汀拽起弗莱迪的毛衣,喉咙因为激动发哽。癫狂的神色下似有泪光闪过,“你已经害了够多的人了,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怪物!”

“昆汀!”里昂眼睁睁地看着弗莱迪空出的利爪对准了男孩的胸膛,“昆汀停下!”

来不及了——警探一脚用力蹬地,另一脚迅速迈出,径直扑开骑在弗莱迪身上的男孩。当火辣辣的感觉自心脏向外扩散,钢刀穿过他的胸口,里昂疼得眉毛紧拧,咳出鲜血的同时松了一口气。

赶上了。里昂把头歪向昆汀,身体逐渐失温,用最后的力气摆出“我没事”的口型。

昆汀倒在不远处,愣愣地看着弗莱迪将里昂的尸体甩开,然后站起来走近他,蹲下。

“看哪昆汀,他死了。你的挣扎都是没有用的。”弗莱迪嘲弄的低语砸进他的耳朵,“你是不是觉得,仅凭这样就能打败梦魇了呢?”

不,不,不!绝望、不甘、悔恨都抵不过里昂死亡所带来的震惊,昆汀混沌的大脑终于濒临崩溃。晦暗月色下,警探失神的蓝眼睛和缓缓流出口的鲜血刺激着男孩的神经,反复强调他究其所有也无法拯救任何人的事实。

夜色浓郁的春木镇中逐渐回荡起一个男孩无措的哽咽声。

“你输了。”梦魇提住男孩的卷发悬在打开的地窖上方,欣赏着他满是泪水的脸,戏谑地说,“昆汀·史密斯,你输了。”

接着昆汀就被扔了下去。

00

坠入无边黑暗,雾气隐去他的身形,再送回静默燃烧的篝火处待命。恶灵有意的触碰也许是对他的奖励,但更多的是对袭击屠夫的警醒。

昆汀背靠枯木,双手环膝,身心有如毒蜂蛰刺般麻痹。“发生了糟糕的事。”他喃喃自语。

里昂披上毛毯,悄悄坐在男孩身后,犹豫再三将他拢进自己的怀抱:“至少你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了。”

“他杀了南希。”昆汀浑身颤抖。

“但他杀不了我。”里昂环着男孩的手紧了紧,“可以再给我讲一次春木镇的故事吗?”

——下一次我们一起打败他。


Lunatic


后记:弗莱迪你真踏马欠揍。

七夕快乐!

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十棒 19:00

上一棒:@笑菌 

下一棒:@Anothll 


  “找准你自己的定位,别出什么差错”

【2022昆昂七夕24h】第二十棒 19:00

上一棒:@笑菌 

下一棒:@Anothll 


  “找准你自己的定位,别出什么差错”

笑菌
【2022昆昂七夕24h】第十...

【2022昆昂七夕24h】第十九棒 18:00

上一棒:@NormSki_ 

下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坏东西x

【2022昆昂七夕24h】第十九棒 18:00

上一棒:@NormSki_ 

下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坏东西x

NormSki_

【2022昆昂七夕24h】第十八棒17:00

上一棒:@GogoWalkingDog 

下一棒:@笑菌 

如何恢复能量*

【2022昆昂七夕24h】第十八棒17:00

上一棒:@GogoWalkingDog 

下一棒:@笑菌 

如何恢复能量*

GogoWalkingDog
【2022昆昂七夕24h】第1...

【2022昆昂七夕24h】第17棒 16:00

上一棒:@笑菌 

下一棒:@NormSki_ 


动动脑,完成上面的图片吧(?

【2022昆昂七夕24h】第17棒 16:00

上一棒:@笑菌 

下一棒:@NormSki_ 


动动脑,完成上面的图片吧(?

笑菌

【2022昆昂七夕24h】第十六棒 15:00

上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下一棒:@GogoWalkingDog 


你的小可爱出现两只!

【2022昆昂七夕24h】第十六棒 15:00

上一棒:@垃圾灰今天在干嘛呢 

下一棒:@GogoWalkingDog 


你的小可爱出现两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