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昆曲

37689浏览    1762参与
Dengmovo

太美了太美了!!

没忍住,画了~OvO

太美了太美了!!

没忍住,画了~OvO

彦

跟朋友聊天,我说望乡这戏去年画过.看着有点ptsd.想吧图发他看.才发现没发过.......

去年打工的图.解禁很久忘发了.p1是局部

跟朋友聊天,我说望乡这戏去年画过.看着有点ptsd.想吧图发他看.才发现没发过.......

去年打工的图.解禁很久忘发了.p1是局部

彦

眼压高不舒服,没画太多

眼压高不舒服,没画太多

轻愁淡云飞

时隔一年,我还是为龚隐雷老师的美貌所倾倒。

去年的上巳节的直播截屏还在(但这版好像不是现场),当时龚隐雷和石小梅两位老师的谢幕直接给我嗑疯了。香君含情脉脉的眼神,我恨不得冲进屏幕把两人手死死摁在一起。

*《桃花扇》直播截屏

时隔一年,我还是为龚隐雷老师的美貌所倾倒。

去年的上巳节的直播截屏还在(但这版好像不是现场),当时龚隐雷和石小梅两位老师的谢幕直接给我嗑疯了。香君含情脉脉的眼神,我恨不得冲进屏幕把两人手死死摁在一起。

*《桃花扇》直播截屏

余晖
一江春水东流去,小舟能载几多愁

一江春水东流去,小舟能载几多愁

一江春水东流去,小舟能载几多愁

温炳灵
“云水云心。”

“云水云心。”

“云水云心。”

彦

现场只勾了线,颜色是回家上的

【我的母语是无语,怎么就参数()上传失败了jsdvjwbfdsjdbjbsfbds

现场只勾了线,颜色是回家上的

【我的母语是无语,怎么就参数()上传失败了jsdvjwbfdsjdbjbsfbds

幸福天天
不知不觉102个粉丝了

不知不觉102个粉丝了

不知不觉102个粉丝了

- TieDog -

单雯的美,在于她与生俱来的温暖而干净的气息。

桃之夭夭,二八年华,让她青春灼人,不需任何粉饰与雕琢,恰如戏文所唱的那样,“小姐小姐多丰采”。而这种美又是恰如其分的,浑然天成,收敛有度。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与妩媚、妖冶毫无关联。她摇漾生姿,多情善感,但骨子里是天真无邪的;她大气沉着,含春不露,但心性里满是天真烂漫;浅吟低唱中,以一个人的光彩照亮了整个舞台。或许,这就是杜丽娘吧。

也正因为如此,在《离魂》一折中,当人们看到一个沉疴不愈的杜丽娘时才会那么心疼。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却只待一片香魂傍梅根。

尤其当杜丽娘生命的灯火黯然熄灭,扑倒在地,周围一片悲声的时候,单雯......

单雯的美,在于她与生俱来的温暖而干净的气息。

桃之夭夭,二八年华,让她青春灼人,不需任何粉饰与雕琢,恰如戏文所唱的那样,“小姐小姐多丰采”。而这种美又是恰如其分的,浑然天成,收敛有度。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与妩媚、妖冶毫无关联。她摇漾生姿,多情善感,但骨子里是天真无邪的;她大气沉着,含春不露,但心性里满是天真烂漫;浅吟低唱中,以一个人的光彩照亮了整个舞台。或许,这就是杜丽娘吧。

也正因为如此,在《离魂》一折中,当人们看到一个沉疴不愈的杜丽娘时才会那么心疼。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却只待一片香魂傍梅根。

尤其当杜丽娘生命的灯火黯然熄灭,扑倒在地,周围一片悲声的时候,单雯却蓦然回场,身披大红对帔,惊艳、抖擞,甚至竟是面带微笑的。 

伫听寒声
“君问归期未有期,泉台客望断楚...

“君问归期未有期,泉台客望断楚台栖。”

You asked me when I would return, I kept silent, but revealed my yearning. The deceased has been longing for the union.

底图感谢@深云散客_ 

原图在这 

练字写的一小段,取自昆曲《浮生六记》,发一发。

“君问归期未有期,泉台客望断楚台栖。”

You asked me when I would return, I kept silent, but revealed my yearning. The deceased has been longing for the union.

底图感谢@深云散客_ 

原图在这 

练字写的一小段,取自昆曲《浮生六记》,发一发。

男旦

群友分享,一颦一笑很撩

群友分享,一颦一笑很撩

幸福天天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彦
媚宅画手又来了私密马赛。由亲友...

媚宅画手又来了私密马赛。由亲友点菜👨🏻‍🍳 本土化蝴蝶仙子🈶【画的时候参考了芭比梦幻仙境 

媚宅画手又来了私密马赛。由亲友点菜👨🏻‍🍳 本土化蝴蝶仙子🈶【画的时候参考了芭比梦幻仙境 

q键

春去有来日 22

莺莺没有真的睡着,秋宛抱着她很久,直到莺莺抬头看她说,“我要上去了。”

秋宛的眼里有一种复杂的情绪,落在莺莺的眼中如云影沉入潭水,到底是莺莺最明白她,她直起身来把头发捋到耳后,“不要你上来。”秋宛拉了她一下,莺莺笑着说,“我好了,但你要是来,我肯定抱紧你,你别想走啦!”说完她就下了车,留下秋宛独自一人呆在当场。

她曾在不知名的河岸,依然是春柳春花满楼,碧绿湖水照眼,坐了整整一个下午,想念黄莺飞。想她在做什么,她有没有笑,她身边都是谁。这些思念在刚刚的剖白中倾泻而出,那一道她设下的门被她自己冲开了。


婚礼在酒店举行,是个好日子结婚的人挺多的,李秋宛出来一看办了好几家呢。但怕...

莺莺没有真的睡着,秋宛抱着她很久,直到莺莺抬头看她说,“我要上去了。”

秋宛的眼里有一种复杂的情绪,落在莺莺的眼中如云影沉入潭水,到底是莺莺最明白她,她直起身来把头发捋到耳后,“不要你上来。”秋宛拉了她一下,莺莺笑着说,“我好了,但你要是来,我肯定抱紧你,你别想走啦!”说完她就下了车,留下秋宛独自一人呆在当场。

她曾在不知名的河岸,依然是春柳春花满楼,碧绿湖水照眼,坐了整整一个下午,想念黄莺飞。想她在做什么,她有没有笑,她身边都是谁。这些思念在刚刚的剖白中倾泻而出,那一道她设下的门被她自己冲开了。

 

婚礼在酒店举行,是个好日子结婚的人挺多的,李秋宛出来一看办了好几家呢。但怕是都没料到今天天气不好。接亲路上有人说老家习俗下雨天出嫁的新娘厉害,小冯说,能娶到就不错了,怎么这么多话。

津门剧团最不缺漂亮的小姑娘,秋宛自然是做不了伴娘,但她抽出时间去送嫁,从京城赶去津门,又从津门跟着接亲的车队一起回来。大早上四点就出门了,这一通折腾的,小冯医生说以后秋宛找他他随叫随到,被王珏笑骂,“你又信口胡说,谁爱找医生啊!”

“你不就找了一个吗?”过会儿还得做仪式彩排,没她什么事儿了,秋宛出了新娘的化妆间,到走廊里透口气,里面在放上午新娘出门的混剪,虽然没有鞭炮声但有众人的欢笑是一样的热闹。

临近中午,人越来越多,秋宛被打了太多招呼拉着拍了太多的合影,她有点受不了了又没有看见她在等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躲去哪里好。

正在犹豫的时候,冤家对头来了,杜莹和她打了招呼没把她当新娘家外人的抱怨,“我听说新郎也不是京城人啊,到这里来办多不方便啊。”

“杜老师,替王珏给您道声辛苦。”秋宛面上不动声色,“您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这话进了耳朵杜莹也还是不舒服,总觉得她阴阳怪气,欲要再辩又觉得不值当的,又不是她结婚,扫得也不是她的兴。

“秋宛!”莺莺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风衣,落落大方的走了过来。“原来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在新娘身边,刚刚直接找去化妆间了。”

杜莹猛一见到莺莺,心里一跳,像是看见了什么怪事一样整个人都结巴紧张起来。

“杜……”话在莺莺嘴巴里打了个圈儿,论理她是杜莹师姐,可杜莹比她大太多了,她一向都叫杜姐姐的。“老师,很久没见过了,你还好吗?”

“前年见过的……”前年孟老师走,她还赶到金陵去参加追悼会。

“嗯。”莺莺抢着说,“谢谢你!”她看秋宛和杜莹之间有点僵,和起稀泥来,“珏姐那边好多人在合影,你要不要去看看她,她今天很漂亮。”

“好,好。”杜莹连忙顺着这台阶下了。

看她走了,秋宛奇怪,“你师妹不是从来没服过你吗?”

“我要她服气做什么。”莺莺挽着秋宛的胳膊撒娇,“我妈妈的纪念画册出版她很帮忙,你不要和她计较了。”

“我和她能有什么仇!”

“我知道,都是因为我~”莺莺晃晃她的胳膊,“但我这不是算退出了吗,没什么好争的了。我师父以前有点偏心,我们也相安无事,杜姐姐脾气大点心眼儿不坏。”

“你宽宏大量你的,我该气气我的。”

莺莺抿唇一笑,正巧傅懿蕙过来看见了,问秋宛,“这谁家姑娘,这么好看?”

“还姑娘呢,你都多大了,你自己说。”秋宛看着莺莺。

“我是孟茹琴的女儿,我叫黄莺飞。”

“孟……啊,是南昆的……”傅懿蕙忽然想起孟老师已经不在了,交情又不够再说些什么,一时间尬在那里。

“我妈妈是太有名气了哦。”黄莺飞岔开话去,“我是不小了,我和秋宛是同学。”

“啊?”傅懿蕙傻了。

“还是同班同学,你说对吧?”

李秋宛配合的点头。

秋宛外套脱了,穿着件白色的薄毛衣,莺莺也穿的白色,两人站在一起淡淡的,像是从哪幅画里并肩走出来的一般。

“京昆班的。”莺莺看她猜不出,哈哈笑了。

“演牡丹亭那个,你没听说过吗?”

傅懿蕙脑子转的飞快,“啊,想起来了,这个戏好火啊,整整一年到处都在聊。我当时在的那个团也说要学这个戏的舞台布置。”

莺莺只是笑,不再说什么。

“你转行了?”傅懿蕙问,没道理那么红的角儿一点消息都没有了,尤其还是个年纪小的角儿,她将来如何众星捧月又或者怎么陷入泥淖,都会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对她的关注几乎是终生的。她与她一样是世家,她最明白这其中的压力了。

莺莺点点头。

“各位,咱们差不多了,该进去了哎!都进去找座儿吧,一会儿好看新郎新娘出洋相!”

哈哈哈哈,大家都笑着往里走,这个话题自然便结束在了这里。

 

“你不笨啊。”秋宛再次感慨,莺莺要是情商高起来,也是个滑不溜手的人了。

“我愿意在李秋宛姐姐这里当小笨蛋。”

秋宛绷不住笑了,她本来想忍一下,最后干脆脸埋在胳膊里笑。

“我们这里不是主桌也离主桌挺近的,人家还架了摄像机,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莺莺越说秋宛越是笑,幸好音乐起来了,秋宛的笑声被盖了过去。

王珏婚纱的拖尾有三米长由两个伴娘牵着,彩排的时候就发现了,得小心点不然要把花架子蜡烛什么的都给带倒了。

鲜花和幽蓝的光,衬托的眼前一切犹如梦境。青色的灯光在洁白玫瑰花瓣上波动如爱的潮涌,誓词里那句酸得人牙齿要掉的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都变得具象了。

“她今天怎么坐下来的?”这是秋宛正在纳闷的问题,裙摆有这么大吗,刚刚看到的时候不觉得呀。

“好美啊~”莺莺趴在椅背上看得专心,“她的手花也好好看,我问她,她说是千金子藤做的,我第一次见,花瓣是星形的,一根茎上可以结出很多个小花……”

交换完戒指,莺莺起劲的鼓掌,她回头看秋宛发现秋宛正在看她,莺莺莞尔,“你结婚的时候……”她一下住嘴,今天见到秋宛以后所有美好的气氛都被这一句话破坏了。

“以前没有这么多花样。”秋宛淡笑着把话圆过去,“你想办这样的婚礼吗?穿上白纱裙子,王珏也像个淑女了,如果是你,应该像个爱天使。”

莺莺眼里的激动渐渐褪去,“我想过啊。这样的梦总是会做一做的。”

两人都不再说话,菜也没什么好吃的,手机也没什么可看的,等到新郎新娘来敬酒,莺莺想拿红酒杯被李秋宛眼疾手快的按住了,赌气想把果汁喝完也被她拦下。

“你胃不好。”秋宛淡淡的说。

“你胃也不好。”莺莺毫不示弱。

“我和你不一样。”

就这一句,莺莺败下阵来,坐下来夹了一块什么酥在自己碗里倒腾,她分明不是想吃,就是要戳一戳撒气。

傅懿蕙看着这一幕更加疑惑了,她们的关系也太好了吧,怎么她从没听说过。

 

婚宴过后,门外凄凄秋雨,从那样热闹如云的场合里走出来,一时间还真难适应。秋宛还在和人打招呼,莺莺先走半路又被苏毅磊绊住。

“我猜你就会来,看见你和李团在一桌,我没方便凑过去。”

“你好呀。”莺莺急着想走,偏偏苏毅磊话也很多。

“演奏会你来吗?”

莺莺闻见他的酒气,不欲深谈,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就打算离开。

“珏姐说你有主了,你是结婚了,还是有男朋友?”

他太鲁莽了,莺莺变了脸色,“这和你没关系。”

“可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你,我想知道。”

“那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

正纠缠着,林子升挤到莺莺身边,说今天人太多了,我听杜莹说才知道你也来了。莺莺心里嫌她多事,但还是笑着应付了两句。

“外面下雨了,你带伞了吗?”

“没有。我这衣服不怕的。”

“淋了雨总归不好,我有伞我送你出去吧。”

“你能不能把伞先借我,我送个人。”

苏毅磊一听来了精神,林子升也望着她,莺莺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说,“我有喜欢的人。”她拿着伞就往回跑,留下这两个人面面相觑。

 

秋宛被莺莺拖着七拐八绕的出了酒店,“我车停哪儿去了?”她挠头,“你把我这绕得都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有人在门口堵着我呢,我不想从那边走。”

“谁呀?”

“烦得很,不想说。”

“你还不好意思了?”秋宛会错意,“刚刚还说想办这样的婚礼,不谈恋爱怎么办婚礼?”

莺莺把伞往她手里一塞,竖起衣领就打算冲出去,走了两步地上滑一个踉跄扶着墙才没摔一跤。她自觉丢脸极了,更没法儿留下来和秋宛相处,便还是硬着头皮要走。

“你站住。”秋宛在后面叫她,她就真的停下来了。

“这天气变得真快……”秋宛向外看了一眼,风吹雨斜,“也没你变脸快。你气什么呢?”

莺莺低着头不理她。

秋宛把伞拿在手里,“你不是还说‘如此风大雨大,不如你我同行吗’?”

“都是假的。”莺莺哽咽着说。

秋宛不明白,这不是她最喜欢的戏文吗?

莺莺把伞抢过去撑开,“你别以为我嫁不出去!”她孤身走进雨里,“也有人这么给我撑过伞,要我嫁给他呢!”

“你别走啊,我怎么办?”秋宛在后面哭笑不得。

“你自己不会走过来吗!”

秋宛看了看自己羊皮底的高跟鞋,得了,得瑟什么呢,今天又不是她结婚。她迈步走进了雨里,没走两步,伞便退回来落在了她头顶。

她收起视线,抬头与莺莺对视。

这是酒店少人出入的后门,四周空荡荡的,秋雨正凉,地上落叶湿润,接满了雨水映出天空的倒影,认真去看,像是铅云落泪了。

一个吻就偷袭而来,那么正落在秋宛的唇上。凉凉的,和雨中的空气一样清新。

“你想好了……”莺莺退开,又发现自己举着的伞是秋宛唯一的遮蔽,只好再伸长胳膊把伞向她那里倾斜,这样子滑稽极了,远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严肃。“你要是又想管我,这就是代价。”

秋宛看着她,站在伞外面傻傻地被雨淋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从不知所措变为一片轻松,她只当是以前那个小姑娘,把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终于对她讲完了。

八小山人

哪位好心人分享一下《访戴》

好想看好想看,半夜睡不着地想看

一次又一次错过现场

只能说这疫情耽误了太多太多T_T


好想看好想看,半夜睡不着地想看

一次又一次错过现场

只能说这疫情耽误了太多太多T_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