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昌吉回族自治州

3769浏览    3398参与
陌_染

Who can tell me LOFTER 怎么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wq 

Who can tell me LOFTER 怎么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wq 

第九乐章Ops
《核心问题》 他本来认为爱同相...

《核心问题》


他本来认为爱同相互了解是有关系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知道没有谁能够了解另个一个人。


爱本是一种想了解别人的愿望,只是因为不断失败,这种愿望很快就死亡了,爱或者也随着死去,或者变成了痛苦的情谊,变成忠贞,怜悯。


绝对的忠诚带来绝对的背叛。


问题的本质,不是“是谁?”“怎样去做?”“因为什么?”“这样做对不对?”诸如此类的问题的解答,而是,我们期望在一个本来加上原则就显得荒谬的世界上竭力去考量“那些是谁?”“怎样去做?”“因为什么?”“对不对?”诸如此类的问题,并由此慢慢接近看似接近答案的核心时,我们往往发现,我们是走在一条否定它的道路之上。


道...

《核心问题》



他本来认为爱同相互了解是有关系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知道没有谁能够了解另个一个人。


爱本是一种想了解别人的愿望,只是因为不断失败,这种愿望很快就死亡了,爱或者也随着死去,或者变成了痛苦的情谊,变成忠贞,怜悯。


绝对的忠诚带来绝对的背叛。


问题的本质,不是“是谁?”“怎样去做?”“因为什么?”“这样做对不对?”诸如此类的问题的解答,而是,我们期望在一个本来加上原则就显得荒谬的世界上竭力去考量“那些是谁?”“怎样去做?”“因为什么?”“对不对?”诸如此类的问题,并由此慢慢接近看似接近答案的核心时,我们往往发现,我们是走在一条否定它的道路之上。


道路上充满了荒诞之上复加悲哀,连哭都变成了笑的嘲讽味道。


责任与怜悯,规则与人性,宗教与道德,死亡与生存,我们该如何解脱?

第九乐章Ops

非理性逻辑思维

    我不想装得很文艺。也不想把每件事情想得很矫情。当我看着白色页面上闪烁的光标发呆时,我明白需要写点什么让自己的脑子平静下来,尽管没有什么好值得记录的事,好事或坏事都没有。也没有可以用形容词准备说明的心情,空虚或感伤都说不上。就是想写,想碎碎念,用手指。手边有电话,但我并不想对人的耳朵碎碎念。思想像被完全洗乱的牌,说出的话会毫无逻辑性,人耳不会乐意接受没有次序的信号,和苍蝇嗡嗡作响没有区别。写字软件不会要求逻辑性这件事,你说北边的对面是西边它也不会作任何反驳,更不会长叹一口气对你说,你到底想说些什么,牛头不对马嘴,如果没有诚意说我就挂掉电话。...


    我不想装得很文艺。也不想把每件事情想得很矫情。当我看着白色页面上闪烁的光标发呆时,我明白需要写点什么让自己的脑子平静下来,尽管没有什么好值得记录的事,好事或坏事都没有。也没有可以用形容词准备说明的心情,空虚或感伤都说不上。就是想写,想碎碎念,用手指。手边有电话,但我并不想对人的耳朵碎碎念。思想像被完全洗乱的牌,说出的话会毫无逻辑性,人耳不会乐意接受没有次序的信号,和苍蝇嗡嗡作响没有区别。写字软件不会要求逻辑性这件事,你说北边的对面是西边它也不会作任何反驳,更不会长叹一口气对你说,你到底想说些什么,牛头不对马嘴,如果没有诚意说我就挂掉电话。

 

     说到思想秩序混乱,这比大脑一片空白还要可怕,你不得不去处理它,尽管你连它是什么都不清楚。但我并不着急紧张,我知道这样的状态会持续一段时间,这是必要的时间逃也逃不掉,像漂浮在水里的泥沙全部沉淀需要的那段时间。就算这样也不能放之任之,只用像现在打打字,胡言乱语一番,让泥沙不要愈加混浊就好。像学生在无聊的课堂上记记笔记,也算是对自己负责了。

 

      我曾想过找点什么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比如爱上什么人。却发现不是想爱就爱的,这比说走就走的旅行还难以付诸于实践。人的心脏没有按钮,我不能看到一个不错的人就命令自己爱上他。我们的心不受控制自由横行。我想这是最让我们苦恼的地方,也是它最有魅力的地方。我接受这种极端的好与坏,所以我不会愤怒和急躁,我只是混乱。

 

      我也不是没爱过。谁会在二十多岁的年纪还没爱过。只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真的过去了,不是唯美短句里感伤的治愈系大道理。像有人用白色油漆涂掉墙上歪歪扭扭的广告词一样,我曾有过的爱的心情也这样被生生抹去,始作俑者可能是我自己,也可能是万能的时间。抹去的干干净净已经没有重拾的可能,所以现在可以很确切的说,我谁也不爱。我没有故意把自己的心放在这样的境遇,仿佛自然而然地就走到这个状态,毫无知觉地就接受了这个状态。我无法看到某个人就眼前一亮,可能是我的心变坚强了,当然你也可以说,它变得更懦弱了。

 

      我也有牵挂的人,没有丝毫欲望地牵挂着。并不会去幻想未来的也许可能,甚至任何一点点的交集我都不需要。只是最简单地思念,像用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并不想看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习惯毫无表情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心也会以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盯着那个人。说来毫无意义可是这种状况总是会以一定的频率出现。眼睛盯着天花板,心里盯着那个人,无意义地循环。

 

      我看得很多,朋友和自己被白漆抹干净的爱情。你曾用生命里的一段时间,或短或长,来想念一个人。她在身边也好在远方也好,你的脑子几乎为她打转,她仿佛在你的脑中放入了吸铁石,你在做任何事情时思绪都会被她吸引,你不能控制,你乐在其中。时间在走,你该用生命里的一段时间,或短或长,来忘掉一个人。像一个波形图,从低到高再回到零点,这些都是你努力去做的。于是爱情像是也有了公式,二分之一的正弦函数。思念,驱赶,空洞。我怕麻烦,所以宁愿空洞着在X轴独自走着。

 

     这不是悲观。我想应该是一种不急于求成的心理状态。或许有可能,突然出现一个人,让我乱了阵脚,让我不甘于盯着天花板发呆,让我有欲望参与她的人生,从高谷跌个粉身碎骨也无所谓。我接受这种可能,我说过,心脏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不可控制不可预知。我只是不去幻想这种未知,再这种可能到达之前,我甘于一个人沿着直线行走,走多远都好。

 

     我想她们只会疯狂爱上两种人。一种是她们的理想型,事业有成,阳光帅气,有钱或者有才,什么都好,总之他满足你们设定的条条款款,当他们出现时你毫无悬念地被击中。一种是打乱你们规则的人,你们本要健谈幽默的,却爱上一个沉默寡言的。你本要阳光运动的,却爱上神秘文艺的。他完全颠覆了你们设定的标准,一个眼神或者微笑,你也无法说得清楚爱上他们的理由。或许第二种要比超过第一种爱得深厚,但第一种却来的持久,他的完美让你们没有抱怨的理由。

 

     其实人生没什么道理可言。可能爱上谁,遇见怎样未知的惊喜都不一定。我们吃饭睡觉,过着就算把两天交换也不会有影响的每一天。这样的日子不免让脑中混浊,里面纷乱缠绕无法变成一句成型的话。在等待泥沙沉淀的时间里,我会一直记着笔记,心平气和的敲打,没有主题的开始,毫无预兆的结束。当一切变得清澈,我会不会发现那句未成型的话不过是,你在胡思乱想罢了。



分心的沉默,孤独地人称.

熬黑的黄昏,稚嫩的谎言.


还有, 穷尽的荒野.

你我, 分割从前.

将誓言, 写在天边.

风蚀的, 伤心上面.



                               2012.1.6 Relaxtons






大疆爱诺摄影~阿江

生活最美好的样子, 未必是琴棋书画诗酒花, 也可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生活最美好的样子, 未必是琴棋书画诗酒花, 也可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我见青山曲如眉
好雨知时节,闲坐梦江南

好雨知时节,闲坐梦江南

好雨知时节,闲坐梦江南

慕云枍

采葛 预

GL 葛熙×萧晨×艾秋  原创   不喜勿扰  小白   小学生文笔

------------------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

①三月

    花店门被撞开 ,门口的风铃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店主从那一束满天星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闯进来的女子,女子穿着随性,宽松的阔腿裤,灰白的卫衣,极其暗...

GL 葛熙×萧晨×艾秋  原创   不喜勿扰  小白   小学生文笔

------------------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

①三月

    花店门被撞开 ,门口的风铃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店主从那一束满天星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闯进来的女子,女子穿着随性,宽松的阔腿裤,灰白的卫衣,极其暗沉的颜色却也因为她蓦然显得亮眼。

    店主微微一笑“欢迎光临。”

    萧晨头也不抬,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击,最后烦躁的挠了挠头,“唔,随便来一束花,就那个吧”店主的目光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得笑了出来。

    “你要送谁啊?”萧晨被她的笑慌了神,有些羞赧,“送……送我妈……过生日用的!”

    “哦~你母亲喜欢粉色吗?”一边说着一边将头发束了起来。

    萧晨努力回想了一下“还可以吧。”

    “唔……那这样好了!”店主拿起身后的戴安娜粉玫瑰又拿了三只向日葵,裹在白色雾面纸+粉色韩素纸里,绿色和粉色缎带束扎。看了看又将尤加利间插。

    “诺,‘芳华正茂’21朵戴安娜粉玫瑰三支向日葵,花语是:芳华正茂,花样年华,可要记住了哦!”               “多少钱?”           “229”       “小姐姐加个微信?”  

    店主偏头一笑,“哈哈哈,好,我叫葛熙。”

    “谢谢小姐姐,再见啦!”

    萧晨走出店门,给肖辰发微信

“准备好了吗?”

“就等你了,买个花也半天,磨磨蹭蹭”

“我是你姐!”

“就比我早出生一个月!”

“呵!那我也是你姐!”

“你就去我说的那家花店了吧”

“这次干了个好事,话说她真的是?”

“相信我”

“我可是连微信都要上了,要是没成功,你等着吧”

“呵,你赶紧回来吧爸催了”

萧晨跨上自行车便往家驶去。

葛熙看了一眼刚刚加进来的微信,“有意思……”门再一次的被撞开“葛熙?”“来了,艾秋!”葛熙放下手机和艾秋抱了一下,“今天课程怎么样?”“也还那样,现在想想你好幸福~早知道我也不读博了,自己开个书店安安静静的。”葛熙摸了摸艾秋的头“行了行了,你可别任性,好好的学吧,祝你早日在学海里淹死!”“葛熙,你是不是忘了曾经被我以实力碾压的时候了?”艾秋将手慢慢伸向葛熙的痒痒肉上,“啊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艾秋停下来,哈哈哈我错了,秋,哈哈哈最爱你了,停下来。”

    ……

    葛熙换了一套衣服走了出来,“想去吃什么?”“火锅!”“你……上一次是谁上吐下泻说再也不吃了?”“嘿嘿嘿,走嘛~走嘛~”艾秋坐在椅子上轻轻拽着站着的葛熙的袖子,“哎,那好吧,我今天开车吧。”

    到了目的地,“服务员,这次要鸳鸯锅!”“葛熙~清白色的汤底不好看~”葛熙撇了一眼艾秋“一个微辣,一个番茄!”艾秋自知理亏,低头不说话在屏幕上点来点去。

    ……

    “葛熙,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艾秋抬起头来问道,冒着热气的火锅让葛熙看不清楚艾秋的脸“怎么了?”“没什么,就是想起来了”“哦,还以为有心仪的了,迟迟嫁不出去,都读博了,连个校园恋情都没有”“你不也一样?”“别!我今天看到我心仪的了”

    艾秋猛的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葛熙“今天?”“是呀,今天店里来了个客人,极其和我胃口。”艾秋默默咽下嘴里的肉,“是吗?那……长得不错吧。”“你看我像是那种只看脸的嘛。”“哈哈哈……”

    一时间没有了话语,“艾秋?”“哦,怎么了?”“你?”“我和你说,我今天上课看见……”葛熙看着依旧侃侃而谈的艾秋,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

  第二天,葛熙从床上茫然的被闹铃吵起来。关掉闹钟,习惯性向后倒去,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小姐姐,起床了吗?”

葛熙随手拿过手机,看清后,瞬间清醒,脸上是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笑“起了哦,你呢?”

“起来了呀!今天有时间吗?”

“今天下午吧,早上有一个订单”

“那我今天去找你哦,葛熙姐姐”

“你可能比我还大哎!”

“那?葛熙?”

“嘶,萧晨?”

“嘿嘿嘿”“那今天下午见了?葛熙?”

“你不忙吗?”

“哈哈哈,我是富二代呀!”

“那……也要工作吧……”

“我自己有自己的画室哦”

“你喜欢画画?”

“没错哦我可是科班出身呢!”

“好棒啊”

“又跑题了”“今天下午见!”

嗯,今天,下午,见。

    下午当花店门口的风铃响起来的时候,葛熙立刻放下手中的花转身向门口望去,可是来的人是艾秋。

“怎么了?今天这么早?”

“没什么,就是今天下午没课来看看你。”

“别,你要没事就赶紧走吧。”

“哟,这么着急赶我走?”

“可不是嘛,今天下午有人来找我呢!”

“是……昨天那个……顾客?”

“嗯。对了,你看这个外套和这个,那个好?”葛熙拿过来一个浅柳色的还有一个酒红色的

“你这简直就是去参加选美大赛。”艾秋撇了撇嘴

“你嫌弃我了?!”葛熙作势要去打艾秋

“铃铃铃”“谁嫌弃你?”

——————————————————

尚华华

自我介绍!(反正也没什么人看吧)

德云谦友一枚,喜欢写……哪对最甜写哪一个

发的都是小片段,后续你们可以去评论区写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所有片段不得上蒸煮!

DY:尚华华  VB:掉进德云社的小锅巴  KS:尚华华呀~

很少,反正没人看!

德云谦友一枚,喜欢写……哪对最甜写哪一个

发的都是小片段,后续你们可以去评论区写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所有片段不得上蒸煮!

DY:尚华华  VB:掉进德云社的小锅巴  KS:尚华华呀~

很少,反正没人看!

德嘚

第三章(灵感来源自楚门的世界)

叮咚我有一个秘密悄悄告诉你欢迎来到迷幻世界

这是一个奇幻的世界因为我发现我跟大家都不一样,他们好像没有感情.

每天都重复着做一件事每天都来的送奶工总是按时按点的到达并且总是会微笑的对他说,‘早上好’,每天收垃圾的环卫工也是天天唱着小曲还是一成不变的秦淮景身边的朋友也是如往常一样对着我诉苦,自己的领导总是会告诉他努力工作会给他加薪还会让他做组长但是这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的甚至有一点虚假,我逐渐陷入了沉思.

记得在上高中时自己暗恋了三年的女神突然向我表白了,自己的老师几乎天天都在表扬我,可是我根本不是一个好学生啊,我不但不是个好学生我甚至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人,因为我总跟别人打架,但是从来没...


叮咚我有一个秘密悄悄告诉你欢迎来到迷幻世界

这是一个奇幻的世界因为我发现我跟大家都不一样,他们好像没有感情.

每天都重复着做一件事每天都来的送奶工总是按时按点的到达并且总是会微笑的对他说,‘早上好’,每天收垃圾的环卫工也是天天唱着小曲还是一成不变的秦淮景身边的朋友也是如往常一样对着我诉苦,自己的领导总是会告诉他努力工作会给他加薪还会让他做组长但是这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的甚至有一点虚假,我逐渐陷入了沉思.

记得在上高中时自己暗恋了三年的女神突然向我表白了,自己的老师几乎天天都在表扬我,可是我根本不是一个好学生啊,我不但不是个好学生我甚至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人,因为我总跟别人打架,但是从来没有被批评过,而且有的时候还会感觉到有人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但是从来没有抓到那个人,我去问了妈妈可是她告诉我不要担心这只是我的错觉,但是我真的不觉得,我感觉我一直在被监控,过了几年后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因为我发现了大家好像就没有自己的意识,就像一个机器人,每天重复的日子我过够了我必须找出来为什么。

有一天,再去工厂时有一位工友的手指被机器压断,但是工友的手并没有流血却露出了几条电线,‘难道,难道,这些人都是机器人?难道我也是个机器人吗?难道是我也是个机器人?’

一旁监视器一名看着显示器的机器人叹了一口气说‘0862号人类培养失败,准备放弃。’坐在另一边的一个机器人突然开了口‘前862次都是立即放弃要不然咱们试一试看看这人类到底和我们有什么区别’‘这样也好,说不定让我们机器人进行跟新。’

‘我难道真的是个机器人吗?还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类,人类只是个虚拟出来的东西?那如果是这样我是不是不会死?说罢拿去桌面的刀刺向了自己。’机器人面前的显示器上突然冒出来一条文字【第862号实验体死亡是否使用863号实验体】突然界面黑了一个小男孩关闭了电脑说着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好玩换一个吧。突然小男孩的身体不受控制冲破了窗户桌面上提示NPC已死亡是否重新开始,男人点击了是后抽了根烟说这游戏里的人太傻太天真不像我。

监视器前的人。。。。。。。。。。

犬来十荒
这双眼睛自我感觉太🉑了!!!

这双眼睛自我感觉太🉑了!!!

这双眼睛自我感觉太🉑了!!!

L晶晶

刚好遇见你 121

121

吃完了晚饭,大家都坐在客厅里聊天,留下nic同学在厨房里洗碗。

      “哥,你今天跟我说的股份的事情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那是你和爸妈的心血,怎么能说给我就给我呢。”

      “你个傻瓜,我那是跟你商量吗?我那是通知你一声,让你知道你也是公司的一份子,有空多来公司看看我,别总想着去mark那里,明明是我的弟弟,怎么跟mark比跟我还亲呢?”

      “哥,你不能就为了让我多去公司看你,就把...

121

吃完了晚饭,大家都坐在客厅里聊天,留下nic同学在厨房里洗碗。

      “哥,你今天跟我说的股份的事情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那是你和爸妈的心血,怎么能说给我就给我呢。”

      “你个傻瓜,我那是跟你商量吗?我那是通知你一声,让你知道你也是公司的一份子,有空多来公司看看我,别总想着去mark那里,明明是我的弟弟,怎么跟mark比跟我还亲呢?”

      “哥,你不能就为了让我多去公司看你,就把那么多的股份给我啊,那又不是一件衣服或者一双鞋子,要慎重啊。”

      “我怎么就不慎重了,我给我弟弟一点股份,又怎么了,再说了,公司是我家的,我想怎样就怎样,要不是怕你有负担,我真的想给你百分之五十呢,这样我也能偷偷懒啊。”

      “哥,别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好了,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你就不要再拒绝了,我会在公司里我办公室的旁边也给你准备一个办公室,有空了来玩啊。”

      “哥,正经点啊。”

      “你呀。明明你才是弟弟,怎么这么古板呢,没意思了啊。”

      “哥,我想来想去,我,可能不会去参加那个真人秀了,虽然觉得会有趣,可是,我觉得,我还是需要私人空间的,每天都生活在摄像头之下,我不喜欢。”

      “随你,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咱也不差那点钱,不至于为了挣钱让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行吧,那我明天跟Lisa姐说一下吧,多几个站台,或者多参加些活动也行,真人秀,我就不去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时间不早了,我就走了,明天开始run会跟着你,你去哪,就让他送你。”

      “run哥,以后就拜托了你了。”

      “我说过了,你就是我的亲弟弟,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天也不早了,我跟你哥就先走了,明天工作室见。”

      “哥哥们慢走,我就不下楼送你们了啊。”

      “送什么送,又不是外人,不用这么麻烦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

      “哥,你现在是越来越不一样了,这身价,蹭蹭的往上涨啊,我以后可要紧紧的抱着你这棵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你手指缝里漏一点,我就吃喝不愁了。”

      “nic,你也是有工作的,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也别想着指望我太多哦!”

      “明白,我不会好吃懒做的,再说了,这不是有你监督我吗?”

      “嗯,知道就好。不早了,我也要去睡觉了,你收拾完了就回屋睡觉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哥哥晚安!”

      “嗯,行了,跪安吧!”

      看着gun上了二楼,nic这才赶紧拉着mark坐下来。

      “哥们,虽说我哥看着没什么。可是,他心里可能还是会在意那个疯女人的话的,你准备怎么办啊。”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明明我什么也没做,怎么一个不认识的人还能来给我添堵啊。”

      “话是没错,你还是要注意点我哥的情绪啊,他有什么可能不会说出来,憋在心里也不太好啊。”

      “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你有心了。”

      “说什么呢,一个是我哥,一个是我哥们,我不上心还是人吗?”

      “知道了,你的话我会放在心上的,我先上楼了,你也早点睡吧。”

      “嗯,去吧,我看会电视就睡了。”

      

      mark在办公室里,还在苦恼到底要怎么样能让gun开心起来,这边gun去了办公室,跟Lisa说了真人秀的事情,就在椅子上发呆了。

      “喂,type,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你呢?还好吧?”

      “那个,你今天有空吗?想跟你一起喝酒了。”

      喝酒?这大中午的,gun这小子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不然不会这么突然的找他喝酒的。

      “行啊,你来我家吧,今天我休息,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吧,我在家等你,怎么样?”

      “行吧,我一会过去,要带什么东西吗?”

      “这样吧,我准备吃的,你准备酒,你要喝什么就带过来吧,我现在出去买点菜,然后回来等你。”

      “好,一会见。”

      “嗯,一会见。”

      run知道昨天的事情应该是对gun有一些影响,现在他找朋友去喝酒,应该是想发泄一下,不是在外面,是在朋友家里,而且,run从mark那里了解到type是gun非常好的朋友,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送gun去了以后,就离开了,不会,还是叮嘱type不要让不认识的人把gun接走,有什么事,一定要给mark或者他打电话。

      “朋友,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又瘦了?看你瘦的皮包骨头的,难看死了,赶紧吃,多吃点,这么瘦,大风一吹,你就找不到了。”

      “喂,好好说话,你看哪个模特胖的跟个气球似的,再说了,我这是之前生了病,这才这么瘦的。”

      “不是,我记得你的身体没有那么弱的,怎么生病了?现在都好了吗?能不能喝酒啊?医生怎么说的?”

      “淡定,没事的。我的身体没那么弱,可是架不住有人想害我啊,为了害我费尽心思呢。”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你这说的也太粗枝大叶了,说清楚,别让我着急。”

      没办法,gun又把事情跟type说了一遍,这才开始喝酒。

      “不是吧,怎么会有心肠这么坏的人啊,有本事就应该公平竞争,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是不是也有点看不起他自己的能力啊。”

      “好啦,没事了,我都好了,来喝酒,今天,我们一醉方休,不醉不归啊。”

      “我们在我家喝酒,你还让我归到哪里去啊?”

      “哎呀,我这不是好久没见你了,太激动了,口误,口误!”

      “来吧,喝吧,喝了这一杯,我还有事问你呢。”

      “先喝酒,有什么一会再说,能说的我一定告诉你。”

      “这可是你说的,一会可不准顾左右而言他哦!”

      “好,我说的,来吧,喝个酒废话那么多,再废话多,我走了啊。”

      “我看你是好久没有见识过我强壮的肌肉还有我有力的右脚了吧。”

      “你呀,还是这么暴力,不愧是我认识的小暴龙。”

      菜吃的差不多了,gun也喝的微醺了,type准备进入正题了。

     “嘿,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想着想我喝酒的,这么突然?”

     “怎么,不能找你喝酒啊,还是不是朋友了?”

      “就是因为是朋友,我才这么问你,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说出来吧,说不定我能帮你,就算不能帮你,你说出来,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你怎么知道我最近就一定遇到事了,不能是我想你了?”

      “你啊,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好猜,你要是想我了,会给我打电话,但是不会没几句话就喊我喝酒的。”

      “好吧,你还是挺了解我的,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天听人说了几句,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后来越想越难受,又不知道该怎么跟mark说,就想起你来了。”

      “什么事啊,你就说吧。”

      “type,你说,我跟mark在一起,是不是错了,我是不是害了mark啊?因为我,他都不能体会做父亲的快乐了,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朋友,你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才考虑这些事,是不是太晚了?”

      “所以,我是错了,是吗?”

      “你怎么这么想,是谁说什么了?是Mark?还是他父母?他们明着说的?还是暗示你了?是当着你的面?还是背后说的结果你不相信听到的?”

      “都不是,是我昨天去找mark的时候,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她说我跟mark在一起,是害了他,害得他断子绝孙。”

      “mark知道这件事吗?”

      “不仅mark知道,我哥也正好来找我,他也知道这件事。”

      “你哥是你哥,他肯定护着你,那mark呢,他说什么?”

      “他你还不知道,他肯定会说他最爱的是我,还一再保证对我绝无二心。”

      “这不就结了吗?mark都没说什么,你怎么还自己苦恼起来了。”

      “没什么,就是想起那个女人的话,觉得我还真的是有点对不起mark的。我上有哥哥,下有弟弟,所以我有没有小孩都无所谓,可是,mark他家就他一个,如果他没有个孩子,以后……”

      “你呀,总是爱胡思乱想。”

      两个人都沉默了,gun沉默着,type也沉默着。

      “gun,你还记得我那时候闹着要让thran搬出我住的那间宿舍的事情吗?”

      “记得,你那时候也是奇怪,一开始明明相处的挺好的,结果后来一听说他是个gay,你就跟个疯子一样,想了各种办法一定要让他搬出去。”

      “对啊,可是,后来,我们居然在一起了,是不是很神奇。”

      “是啊,后来还闹过一次分手,你还在我家住了好几天的。”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gay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有人讨厌也很正常吧。”

      “还因为讨厌gay的事情,闹得大学里每个人都知道我,最后还是thran去跟学姐求情,菜解决了。”

      “我记得,你怎么想起这些了。”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gay吗?”

      “讨厌就是讨厌呗,哪有那么多的理由啊。”

      “其实,我小的时候被gay性/侵过,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所以,我会对gay那么排斥。”

      “怎么会?我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你从来都没跟我说过。”

      “傻子,你以为这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吗?还逢人就说?”

      “thran,他知道吗?”

      “知道,我跟他说了,不过,他父母不知道。”

      “可是,你今天为什么告诉我?”

      “傻瓜,看着我,我也是个男生,而且现在我也是家里的独生子,我跟thran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孩子的想法。照你的想法,那是不是我家也断子绝孙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

      “傻子,我们会遇到谁,爱上谁,没有人会知道,爱了就是爱了,不要想那么多,人活着,开心就好,只要你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不用什么都考虑那些不相干的人的想法,人活着,做自己就好。”

      “我知道,我也明白,我就是觉得对mark有亏欠而已。”

      “那你,有没有问过mark的想法?他怎么说?他想要个孩子吗?”

      “他,他以前说不想要,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不敢问。”

      “这样吧,电话拿来,我帮你问。”

      说完,直接按着gun的手解锁了手机,就给mark打电话了。

      “喂,mark,是我,type,不是你家gun。”

      “type哥,你怎么用gun哥的手机给我打电话的。”

      “先别说这个,我问你,你要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能做到吗?”

      “好的,type哥,你说吧。”

      “你想要一个孩子吗?你想要做爸爸吗?”

      “孩子?不想,有了孩子,gun哥肯定会把注意力都放在宝宝身上,就不会注意我了。”

      “你真的这么想?”

      “真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要是想要一个孩子,其实不是困难的事情,可是,我是真的不想要孩子,我只想好好的陪着gun哥,他开心的时候有我,他难过了有我,每天睡前看到他,睡醒了还能看到他,就够了,别的,真的不重要。要不是我爸偷懒,我连公司都不想去,他去哪,我就陪着他去哪。”

      “傻瓜,听到了吧,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你家小狼狗已经表明立场了。”

      “哎呀,你就不要打趣我了,你家那个,也是个肉麻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又不是没见识过。”

      “好了,mark,就先这样吧,我和gun在我家喝酒呢,你下班了来接他吧,我家可以来客人,可是,不能留宿,不好意思啊。”

      “好的,type哥,我知道了,我下班了会过去接gun哥的,放心,不在你家留宿。”

      “行了,就这样吧,挂了啊。”

      “笨蛋gun,都听到了吧,你呀,还真的是庸人自扰啊。话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每次见到你感觉都乐乐呵呵的,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我也很奇怪,随着结婚日期的临近,我总是会莫名的紧张,有时候还会胡思乱想。”

      “噗,你该不会是有点婚前恐惧症吧?”

      “呃,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呢。”

      “行了,别想了,来,喝酒,难得来一次,一定要把你喝醉了才行。”

      “你不怕thran回来生气吗?”

      “没事,我家我说了算,你就放心吧!”

      “好,听你的,喝!”

      mark来接gun的时候,他已经醉了,睡在沙发上,很乖,很可爱。

      “type哥,辛苦你了,gun哥他心情不好,我……”

      “没事,他是我的铁哥们,说这些就见外了。他有点婚前恐惧症,你注意些点,有空多陪陪他,多给他点信心。”

      “我知道了,我先带他回家了,以后有空了再聚。”

      “嗯,走吧,有空再聊吧!”

      “下次见。”

      傻瓜,你这么好,我怎么会离开你,你怎么这么傻呢?我不怕苦,也不怕别人的流言蜚语,我就怕我的生活里没有你,你知道吗?

我见青山曲如眉

黄金碾畔绿尘飞,

紫玉瓯心雪涛起。

一杯饮得春色尽,

好茶需得配好杯,

香茗亦贪“杯”。

翻出来坊里很多好看的品茗杯,趁着春色正好,拿出来试试春茶。

黄金碾畔绿尘飞,

紫玉瓯心雪涛起。

一杯饮得春色尽,

好茶需得配好杯,

香茗亦贪“杯”。

翻出来坊里很多好看的品茗杯,趁着春色正好,拿出来试试春茶。

一只叫049J的鸽子
今天画一个166(咕咕咕然后摸...

今天画一个166(咕咕咕然后摸鱼)

今天画一个166(咕咕咕然后摸鱼)

龄龙少年 未来可期

《你喜欢的白山茶》2

今夜温度不高,指尖也是冰冷至极。


两个人就这样不尴不尬的相处了半年,周九良不再下班后一直等待到深夜,他变得更加安静,这半年他们的聊天内容只有“演出内容”“改什么包袱”也都是周久良主动问他,他只会干净利落的回答,回答完便没有任何消息。


烧饼说:“九良这个孩子,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沉稳,从不和任何人诉说自己的难受,即使是在酒后,也只会低头默默哭泣。”

后台的师兄弟们都知道原因,可谁又能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周九良已经从刚刚被拒绝时鲜于言表的抑郁,变成了不冷不热的笑脸,他并没有释然,他爱的还是他的师哥,他的搭档,孟鹤堂。


而孟鹤堂从原先对待每个人都温柔似水,变成了现在...


今夜温度不高,指尖也是冰冷至极。




两个人就这样不尴不尬的相处了半年,周九良不再下班后一直等待到深夜,他变得更加安静,这半年他们的聊天内容只有“演出内容”“改什么包袱”也都是周久良主动问他,他只会干净利落的回答,回答完便没有任何消息。


烧饼说:“九良这个孩子,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沉稳,从不和任何人诉说自己的难受,即使是在酒后,也只会低头默默哭泣。”

后台的师兄弟们都知道原因,可谁又能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周九良已经从刚刚被拒绝时鲜于言表的抑郁,变成了不冷不热的笑脸,他并没有释然,他爱的还是他的师哥,他的搭档,孟鹤堂。


而孟鹤堂从原先对待每个人都温柔似水,变成了现在每天只有靠酒精才能麻痹自己入睡的人。他的身体也慢慢受不了这种折磨,变得不堪,胃病腰病一个接一个的表现在他的身上,这半年也不怎么和师兄弟聚会什么的,还在坚持不懈陪他聊天的只有总队长栾云平了。


周一晚上栾云平和往常一样来看看孟鹤堂这几天怎么样了,一进门就看见孟鹤堂瘫坐在地上,手里拿着啤酒,脚边也是摆满了零零散散的啤酒罐,很明显,孟鹤堂已经喝了不少了,

抬头见栾云平进来了

“栾哥,你来啦”

“怎么又喝这么多,前段时间胃疼进医院的事都忘了是吧,就不能听医生的话少喝点吗?”

孟鹤堂没有回答,他笑了,笑得僵硬的让人心疼

“栾哥,你说,人这一辈子结婚生子就那么重要吗?”

栾云平坐下来看着他“结婚生子固然重要,但和自己喜欢的人相伴终老才是最重要的。”

“可......我是男的啊”


他低下了头眼泪滴落在酒瓶上发出清脆的吧嗒声,这句话也是栾云平心里的刺啊,他抢过孟鹤堂手里的酒瓶一口喝完,捏扁了瓶身握在手里

“堂堂,我没资格教育你什么,我也是在爱情这条路上失败了的人啊,我有什么资格告诉你什么。”


孟鹤堂感觉到了栾哥的难过,他抬起头望着栾云平,“栾哥,我...”

他用袖子擦掉了眼角的泪,拍着孟鹤堂的肩膀说

“但我还是不自量力的想让你加油,我们没做到的事,希望你们可以做到,并且幸福。”


顿了一下之后接着说到,“你和九良不言不语半年了,你忘掉他了吗?”

“我不可能忘了他,我爱他,永远,爱着。”

“那就别放弃,相声界暗淡几百年了都熬出头了,你们为什么不能,难道爱得不够深?”

“不,我爱周九良,很爱很爱,打十年前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无法自拔了,所以我发誓要守护他,陪伴他。”

“那就去追回来”

“好。”(其实栾哥说的他已经想了无数遍了,他发现自己真的不能离开他)


栾云平悄悄录了刚才的对话发给了周九良,明白孟哥心意的周九良兴奋了一晚上都没有睡着,第二天也是顶着黑眼圈去的小圆子,他在等待一个机会,重新向他的孟哥表白,这次,他会答应他的。

(台上)“明儿个你结婚啊”

“嗯对啊”

“这事儿你男朋友知道吗”

“我这不通知你了嘛”

堂堂害羞悄悄点了一下头的动作没有观众察觉,可这一个动作就足以让九良开心极了,他没辜负错人,他爱他,他也爱他。


下了台,这次孟鹤堂没有先走,而是和周九良一起回了更衣间,

孟鹤堂半年来头一次先说了话,“刚台上那句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

周九良在这时候调皮的卖起了关子,

“你倒是说啊,不说我可就不听了啊”

周久良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他一步迈向孟鹤堂面前,左手搂住他的腰,右手按在柜门上,霸道但又极其温柔的吻上他的唇,他没有拒绝反而享受极了,舌头湿润的在对方的唇齿间游走,吮吸抢夺着对方的空气,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才慢慢放开彼此,周

九良笑着望向他的双眸,说到“我的意思是,愿你嫁我”

孟鹤堂害羞地将头低下埋在周久良的锁骨处,“我愿意”。




“以后再也不许把我推开了”

“我一定会牢牢地牵紧你的双手的,再也不放开了”

两人在夕阳的照影下深情款款的望着对方。

德嘚

第二章

你记得儿时是否与人做过承诺吗 ?你想过没有她要是不在了该怎么办?

我是阿陈今年刚刚上大一我有一个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俩从小就有一个约定 ,就是长大之后一定要在一起, 。

可是还没有等待

到伙娶到阿美就出事了 ,她在一个月之前出了车祸但是我和她还有约定 ,算了算了人死了不会复活 ,我也有了个女盆友叫做小碟她长得特别像小美导致我第一次见到她我还以为小美她回来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俩快速的确定了情侣关系有人说我找小碟一定是为了替代小美也许吧 ,可是最近我的身边出现了很多的怪事 ,就比如在楼梯口...


你记得儿时是否与人做过承诺吗 ?你想过没有她要是不在了该怎么办?

我是阿陈今年刚刚上大一我有一个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俩从小就有一个约定 ,就是长大之后一定要在一起, 。

可是还没有等待

到伙娶到阿美就出事了 ,她在一个月之前出了车祸但是我和她还有约定 ,算了算了人死了不会复活 ,我也有了个女盆友叫做小碟她长得特别像小美导致我第一次见到她我还以为小美她回来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俩快速的确定了情侣关系有人说我找小碟一定是为了替代小美也许吧 ,可是最近我的身边出现了很多的怪事 ,就比如在楼梯口经常可以听到小美在叫我 ,还有就是我的买家女盆友小蝶最近消失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 。

叮铃铃-----------

叮铃铃-----------

电话响了起来‘是小美打的’我突然有点慌了她不是死了吗 ?这是谁打的电话呢 ?我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接了起来 。‘你想我了吗 ?’对面传出小美的声音 ,‘我 ?当然想你了,小美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活着 ?’你想我 ?那你怎么有了女盆友 ?’‘我。。。。’

‘好了你不用说了去德善楼五楼要不然你在也见不到你的小蝶了’

我听了之后飞快的跑到了德善楼到五楼之后我只看到了小蝶便问小蝶小美去哪了她说“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德嘚

微恐怖故事

Hi,你说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答案我也不知道,毕竟世事难料说不定他就在藏你的身边,

                                  引子...


Hi,你说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答案我也不知道,毕竟世事难料说不定他就在藏你的身边,

                                  引子

                   第一章

‘臻文你说呢?’‘我吗 ?不知道,,可能吧但是说不呢 ’‘我也是这么觉得反着不管怎样我心里没有鬼 ,毕竟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啊~’‘哈哈哈哈 ,我也是话说凯贤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因为我前两天遇见了一个挺奇妙的事’‘说来听听’‘那你千万不要被我吓到不敢一个人睡觉哦’‘大家都是男孩子说什么怕不怕的我反正不可能’‘那,,我讲了奥我家小区灯不是坏了吗  ,我前两天被老师留下来了结果天全都黑了我边玩手机边回家突然我的前面出现了一个女生她穿了一身黑衣服上还有六个大字’‘什么字 ?’‘不是,,是北京电影学院,,’‘那有什么啊 ,很正常啊这个小区除了你还不能住人吗 ?’‘不 ,不是她也看到了我,,她特别的白比内天下的雪都白 ,我刚想走他突然对我说 ,可以抱抱我吗 我想了一会就抱了抱她 ,但是我要说清楚我是非常绅士的那种抱啊 ,但是她的身上没有一点的味道 ,不但没有香水味 ,甚至连洗发水沐浴露的味都没有 ,她的身上还特别凉抱着她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凉气 ,过了一会我对她说可以放手了吗我要回家了 ,第二天我还是走的那条路 。’‘你还遇见了内个女生吗 ?’‘没有,但是我第二天在路边上看见了一件和她穿的一样的羽绒服掉落在了地上’‘行了你不要慌啊说必定是你一抱她就不想要了’‘合着你说我脏啊’‘没有没有我这不是在安慰你吗 ?’‘您瞧瞧 ,您说的内话’突然有一个女人又站在了路边看到了一个落单的小男孩对他说‘你可以抱抱我吗?。。。。。完

一只叫049J的鸽子

相遇……

049的曾经和现在(私设)

假如049变成了喵(吼吼吼,私设Σ(|||▽||| ))

本人画风只能这样了……没救了(╥ω╥`)  

相遇……

049的曾经和现在(私设)

假如049变成了喵(吼吼吼,私设Σ(|||▽||| ))

本人画风只能这样了……没救了(╥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