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了

91707浏览    569参与
🗝有毒乐色🔪
【了明了无差】描改 好像画成O...

【了明了无差】描改 

好像画成OVA1的阿明更合适…… 


我不迫害了哥我对得起我的头像和名字吗(。

【了明了无差】描改 

好像画成OVA1的阿明更合适…… 


我不迫害了哥我对得起我的头像和名字吗(。

🗝有毒乐色🔪

【了明了无差】 

玩梗,勿当真 


原梗在P2

【了明了无差】 

玩梗,勿当真 


原梗在P2

🗝有毒乐色🔪

※ 【明了】截了两个局部,p2私心上色 


* 背景设定是OVA1的平行世界,普通好学生不动明和混混飞鸟了的初遇 

* 了哥参考了Yeti太太画的:   


------------------------------

原梗很神仙,到我手上变味了(日常变味 

纯门外汉画着玩,是各种低级错误叠加形成的试错作……学到经验就没必要继续搞浪费时间了我去画别的了(

※ 【明了】截了两个局部,p2私心上色 


* 背景设定是OVA1的平行世界,普通好学生不动明和混混飞鸟了的初遇 

* 了哥参考了Yeti太太画的:   


------------------------------

原梗很神仙,到我手上变味了(日常变味 

纯门外汉画着玩,是各种低级错误叠加形成的试错作……学到经验就没必要继续搞浪费时间了我去画别的了(

嗷—
给春子太太画的拉小提琴的了!!...

给春子太太画的拉小提琴的了!!服装略有参考@春子不想复习 

不过画的很一般就是了( ・᷄ὢ・᷅ ),也不会上色

(太太的文可好看了大家都去看呀(●°u°●)​ 」)

给春子太太画的拉小提琴的了!!服装略有参考@春子不想复习 

不过画的很一般就是了( ・᷄ὢ・᷅ ),也不会上色

(太太的文可好看了大家都去看呀(●°u°●)​ 」)

春子不想复习

(明了)simple and clear终章

#全文私设,可能ooc

#前文传送:S&C后篇 

#这是第三篇噢!前面有两篇!!码字不易  希望大家按顺序看  不要光吃肉(*´﹃`*)会上火的

#看起来可能会有些不方便    但好在字数不太多!

#自动带入OVA2形象,强制带入cry baby可能引起不适(´∀`)♡

[图片]

至此全文结束啦(*´﹃`*)耶!


#全文私设,可能ooc

#前文传送:S&C后篇 

#这是第三篇噢!前面有两篇!!码字不易  希望大家按顺序看  不要光吃肉(*´﹃`*)会上火的

#看起来可能会有些不方便    但好在字数不太多!

#自动带入OVA2形象,强制带入cry baby可能引起不适(´∀`)♡

至此全文结束啦(*´﹃`*)耶!


春子不想复习

(明了)simple and clear后篇

#全篇私设,可能ooc

#前篇传送门:simple and clear 

#新人写手欢迎捉虫。

#自动带入OVA2形象,强制带入cry baby可能引起不适(´∀`)♡


了被他逗得笑了出来,他更加靠近明,几乎嘴唇贴着耳朵,他故意吹气,然后轻声问着“伯爵,你…喜欢我吗?”

脚步一瞬间有些停顿,明硬生生的忍住了立刻亲吻怀里的人的欲望,继续往前走。

但那一瞬间停顿的脚步和忽然急促的心跳,都足以证明着什么,了垂眸勾着唇,又收紧了些抱着明的双手。

不打算放手了——

第一次体验这种心脏撞击胸腔的激烈的窒息感,了就已经依赖上了这...

#全篇私设,可能ooc

#前篇传送门:simple and clear 

#新人写手欢迎捉虫。

#自动带入OVA2形象,强制带入cry baby可能引起不适(´∀`)♡




了被他逗得笑了出来,他更加靠近明,几乎嘴唇贴着耳朵,他故意吹气,然后轻声问着“伯爵,你…喜欢我吗?”

脚步一瞬间有些停顿,明硬生生的忍住了立刻亲吻怀里的人的欲望,继续往前走。

但那一瞬间停顿的脚步和忽然急促的心跳,都足以证明着什么,了垂眸勾着唇,又收紧了些抱着明的双手。

不打算放手了——

第一次体验这种心脏撞击胸腔的激烈的窒息感,了就已经依赖上了这种感情,而且,再也不想失去……


……


轻轻的把了放在柔软的床上,明想要起身给了倒杯水,却被了抱住脖子拽了过去,了拉着明的手,放到了自己脸上,空气中弥漫着令人难以忍受的荷尔蒙,明咬着唇,犹豫着什么。

“伯爵…?”感觉到脸上那只手渐渐离开,了感到意外,他没拉住起身离开的明,自己躺在那张双人床上,有些失落——这大概是他第一次为了某人的离开感到失落。

风吹动薄薄的窗帘,月光从窗外洒进来,隐约落在了微微蜷起的身上。他抱着自己,也许是酒精的错,让他越发的难过。

难道,是我在自作多情吗。

风哄着精致的人,渐渐入睡。


……


明端着水杯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了已经沉沉的睡去,他的眼角还挂着几滴泪水。这让明有些心疼,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单膝跪地,注视着了长长的睫毛,他知道那睫毛下匿藏的是怎样一双眼睛——美得像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珠宝。

明慢慢靠近他,粉色的唇近在咫尺,只要稍微再靠近一些,就能印上只属于自己的印记。

明的心脏躁动着,有点口干舌燥,但他最后还是叹气,坐在了地上,他的视线依然没有离开床上的人。

“我不能…在你喝醉的时候……”明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他只是喃喃的说着,“我很想现在就让你属于我……只属于我,但我需要你是清醒的,了。”他顿了顿,起身帮了盖上一层被子,“我要你看着我,叫着我的名字…我要你清楚的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总有一天…我会夺走你。”

门被轻轻的关上,床上的了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脸颊红得有些不自然,漂亮的手捂住嘴巴,似乎这样,就能抑制自己羞赧的心情。

看着他,叫着他的名字……紧紧的拥抱他,然后被刻上专属的标记。

画面感让了羞得睡不着,他心中躁动着一些音符,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写下它们。

那大概会是他最满意的一首曲子吧,如此激烈感情的孕育……还是第一次。

太多的第一次,都是明给他的。


……


转天清晨,明敲门走进了的房间的时候,了已经离开了。桌子上放着一张字条,是了留下的。

昨晚放在桌子上盛满水的杯子,现在已经空了。

感觉心里有些暖意,明收起那张写着“我先回去了,想我了就来找我”的字条,打电话给管家。

电话一直响,但是没人接。明皱了皱眉,想起了了对管家的态度,忽然意识到什么。他跑到管家的房间,果然,管家服被叠得整整齐齐地留在了房间里,不知道什么原因,那衣服上还放着一把匕首。

难道是了想杀了管家?明无奈的想。了的任性,似乎是有点过头了。

明想着,拿上车钥匙,离开了房间。

管家的离开给明的工作填了不少麻烦,他每天都忙得只有不多的休息时间,一周的时间不长,又到了该去教堂的时间,明已经一周的时间没有见到了,这让他有些心慌,他暗暗的决定祈祷过后要去见见了。

今天的教堂似乎太过安静了,来祈祷的人似乎只有明一个,这诡异的感觉让明站在教堂门口犹豫。

忽然,门内音乐传来小提琴声,那旋律有些缠绵的暖,这风格让明觉得熟悉,但是他从没想过了的音乐会那么的温柔。

出于好奇和疑惑,明轻轻把门推开了一个缝隙,向教堂里看去。

巨大洁白的羽翼优雅的伸展,闪烁着金色的尘,伴随着旋律,令人着迷,明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看着那羽翼的主人,大脑一片空白。

了随意的坐在教堂的椅子背上,他光脚踩着木椅,手里的小提琴发出美妙的声音,巨大的羽翼和他十分相称,美得很圣洁。

面具依然遮住半张脸,了闭着眼睛,丝毫没有察觉到观众的存在,他似乎专注并且沦陷在了这旋律中。

一如沦陷在了某人的温柔里。

了,居然是……

手臂一时没了力气,教堂巨大的门没了支撑,重重的关上,发出了声响。

小提琴的声音戛然而止,明呆呆的站在门前,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

门很快又被推开,了少见的有些慌张,他已经变回了平时的样子,只不过,他没有穿上鞋子。

“明!你听我解释……”了拽住明的袖子,那双眼睛里的慌张,让明心里难受。

明张张嘴,最后泄气一样,他笑得有些痛苦,“冷吗?你的鞋子呢?”

语气那么疏远,就像是对待刚刚认识的人一样。两人心里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让了的胸腔变得冰凉。

对于明来说,了变成了高高在上的身份,那是能侍奉在上帝身边的人,听取人们的祷告,并且原谅他们、保护他们。

了是近乎神明一样的存在。

自己怎么能对他,有那样的感情。

击溃明的,是了在他面前那痛苦的表情,了在解释,可是没有任何一个字进了明的耳朵。

让天使感到痛苦,是不是莫大的罪名呢。

明一把将了揽进怀里,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了瞬间安静了下来,这个拥抱代表着什么,他们都不太懂。

头太过眩晕,明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终于还是倒了下去。


……


教堂的长椅上,了看着昏迷不醒的明,揪紧的痛苦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从他知道了明有来教堂的习惯,他每次都会藏在一边听着明默念祷告,那些祷告很少有关于明自己,多数的,都是希望其他人能更好一些,了甚至在明的祷告里听到过自己的名字。

一开始只是偶尔会提到,后来几乎每次祷告,明都会提到他。

被关心原来是这种感觉啊。

了抿着唇,伸手取下了脸上的面具。悲伤清晰的传达出来,了捧着明的脸,亲上了明的嘴唇。

从没有与谁接吻,了有些无从下手,他反复贴着明的唇,企图能自己领悟这项本领。

但是他最终也只是浅浅的、浅浅的。

“我想要看着你……想要叫着你的名字,我想听你说那些令人害羞的话……我想……被印上你的印记。”了说着,表情有些落寞,他不知道自己说的这段话已经足够令人害羞了,他只知道,大概,他再也没有机会得到这些他幻想过的美好。

“我会成为你最后的盾,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再见——我的明。”


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他自己的房间里,他依旧记得那双巨大的羽翼。

他爱上了一个天使——那是不是一种莫大的罪过。

不能再想那些令人头疼的事,明想要用工作去忘了了,于是他约了几个利益相关的人,谈生意。

令人不愉快的是,来谈生意的人们,都谈及到了那个了不起的小提琴家。

“伯爵,您的管家呢?”不知道是谁忽然问了一句。一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好像有什么隐情,除了明大家都知道。

“嗯?前段时间他辞退了,发生了什么事吗?”明显然有些摸不到头脑,他发问了,客人也不好不回答。

但屋子里更加安静,没有人愿意开口,大家悄悄的互相对视,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接近您是有目的的…”胖胖的商人犹豫着开口了,“之前碍于雇主的威压,没办法向您透露……其实,您的管家是被雇佣来杀害您的……”看到明的脸色变得糟糕,他赶忙继续说道,“但是昨天那位雇主被人杀死,您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

想起管家房间里的匕首,又想起了了对他说的那句“身边的人不可靠”,明一时间出了一身冷汗。

了针对管家的原因,居然是……

明的脸色越来越恐怖,吓得屋子里的人纷纷借口离开了,走之前,还都不忘瞪了那个商人一眼。

最后,屋子里只剩下了明。

想起之前的种种细节,明低着头,他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有任何一个真正关心他、能替他分担的人。

除了有了在他身边的那段时间——

那个不知名的雇主的死亡,大概也是了的手笔。

想着,明已经握紧拳头,他的脑海里全是那个令他惦念的人,越想忘掉,就越忘不掉。

他妄想把自己埋没在工作中,但是他发现自己对了的思念,让他无法专心工作。

刚开始,明只是把工作堆积得越来越多,后来,他坐在桌前,脑海里满是了问过他的那个问题。

了问他——伯爵,你喜欢我吗?

明手肘撑着桌子,他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头疼欲裂。

那种压抑的情绪让他几乎崩溃,他不敢去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找了,他怕自己一有了那种想法,就会立刻付诸行动。

了不是他应该喜欢的人。

明告诉自己,不能喜欢了。


思念是一种慢性毒药,痛苦没有怀念来得干脆,却一点一滴的折磨着人心。

想见就能见,却偏偏要压抑着心情。明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者应该干什么。

那种痛苦持续着,直到明无法忍耐的时候,已经过了两周的时间。

又是该去教堂祷告的日子,太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明看上去十分脆弱。

明知道,比起休息不好,更令他难受的,是身边少了他。

了,还会在那里吗……那个音乐厅——

明紧握着车钥匙,这两周的时间让他想通了很多事。

不去祷告……即使是最虔诚的信徒。

谁在乎什么罪名?那种东西怎么能阻止我靠近他!

被惩罚又如何?只要能看着他,能紧抓住他的手——


已经没什么可畏惧了。


这次——即使被套上渎神的罪名,也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音乐厅里,演奏会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就坐在后台,安静的等待他出场的时间,自从和明分开,这个冷漠的小提琴家更加的沉默了,他再也没有和谁讲过话,也再没有演奏出过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他仍然戴着面具,但遮不住他无神的眼睛。

快了,又快要轮到他了。

了的小提琴很久没有调过音,但是他已经不在乎自己的音乐。

观众厌烦失望的眼神,他也渐渐的习惯了……

忽然,一个人猛的将他揽进了怀里,了没有反抗,他仿若一只空洞的木偶,似乎现在不管是谁对他做些什么,他都不会在乎了。


“了。”


意料之外熟悉的声音,让了的身体一时间紧绷起来,那双原本空洞的眼睛现在充满了错愕和痛苦,他不敢抬头,他怕这一切都只是幻觉。

后台除了他们空无一人,台上正在演奏的曲子很欢快,欢快得不和气氛。

“了,和我回去。”明轻抚了的金发,仅仅是两周的离别,让他濒临崩溃,感受着怀里人的温度,明已经不想再放手,他现在就想将那人推倒在自己身下,毫不温柔的让他只属于自己。

“明…”太久没有开口说话,了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他闭了闭嘴,犹豫不定,“我……还能,回到你身边吗……?”

眼神有些闪避,他不敢看着明,声音颤抖,身体也在抖。

他从不知道,原来离别是那么痛苦的事情。痛到他愿意用自己的羽翼去交换见明一面,但是没人能帮他实现。

所以当明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不由的发抖——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怕再次失去的恐惧。

明没有说话,他干脆的扯下了了脸上的面具,俯身吻住了他。

和了的浅吻不同,明似乎想将两人融合一样,他没有给了呼吸的空隙,也没有给自己时间换气。这个吻是那么焦急,灼热的气息纠缠在一起,分不清是第几次掠夺着了,明有些强硬的托住了的后颈,让他无处可逃。

了细小的呻吟声在亲吻间隙中若隐若现,那是还来不及喘气就再次被吻住的哽咽,也有一些他无法抑制住的喘息掺杂,激烈的心跳让了无所适从,他紧紧的抓着明的衣摆,体验着这种强烈的感情,他知道自己的声音变得很奇怪,可是他无法阻止自己,他听着明有些急促的呼吸,感觉到托在自己后颈上的手指正轻轻摩挲,隐约明白了明接下去想要做什么。

了的力气几乎已经被抽干,可他依旧努力推开了越发贴近他的明。

“明……哈…我、我还有…演奏会……”了一只手推着明因急促呼吸而起伏的胸膛,那鼓动的心跳那么明显,让了有些羞意。那么明显的表达着自己的欲望,这样的明还是第一次见,而且……

那是因他而起的欲望。

了想着,另一只手遮着微微泛红的唇,他一想到明的急促是因为他,就不自觉的勾起了嘴唇。

“你要去演奏吗?”明握住了推着他胸膛的手,放到唇边轻吻着,他已经不想继续忍耐了……一秒都不想。

了还没有从刚才的亲吻中缓过气,他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拿起了自己的小提琴。

台上的曲子刚好收尾,明无奈的叹气,他发泄一样轻咬了一下了的唇角,揉了揉了的头发,“好,但是演奏结束之后……你就逃不掉了。”

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上台之前,了低头为小提琴调音,心里泛着甜。他时不时向明所在的特别席位看过去,虽然看不到人,但这让他十分安心。

了依旧戴着面具,他站到台上,拉动了琴弓。

清淡平缓的旋律里掺杂着一些婉转热情的音调,不知是掺杂着谁的呼吸,越发汹涌。指尖按压琴弦,力度正好,没有拖拉的音符。潮水一般的感情悄悄地混在了音乐里,没人发觉,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心脏变得激烈的鼓动。那音乐掌控着听众的呼吸,牵扯着人们的情绪。音乐愈发的激昂,所有人的心情都随着这旋律提升到了至高点……

忽然,旋律戛然而止,就像是刚起飞的鹰忽然失去羽翼。

心里空的让人害怕。

听众有些期待和焦急的看着台上微笑的了,希望他快些继续下去。可是了笑着,微微鞠躬,就这样退场了。

又一次全场寂静,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他们忍不住都捂了捂空落落的胸口,憋屈得难受。

明也不例外。他捂着胸口,看着了退场之后显得空旷的舞台,那是了内心的声音,了的感情……

明刚想站起身,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那人的唇贴着他的耳朵,声音里掺杂着笑意与一种莫名的焦急,“伯爵,这次的曲子,还满意吗?”明低着头微笑,他侧过头,亲吻了一下了的唇,他小声对了耳语,声音只有了能听到。

“和我回家,我想……听你唱歌。”

唱歌?了一时不太能理解,他从来没有尝试过唱歌,不知道能不能让明觉得好听。

了正在胡思乱想,明的一只手顺势钻进了了的衣服下摆,继续往上,手指蹭过了敏感的地方,了一时没有忍住,轻哼了一声。

赶忙远离了明,了用手背遮住了自己的嘴,脸颊微红,漂亮的眼睛里透出浓浓的羞意。

明嗤嗤的笑出了声,他起身走向了,把他圈进了怀里,亲吻着他白皙的脖子,明故意说着让了感到害羞的话。

“这不是…唱得很好吗?回家之后唱更多给我听吧……了。”


(后面怕被河蟹应该会截图发出来)

所以  未完待续


春子不想复习

(明了)simple and clear

#全文私设 ,可能ooc

#自动带入OVA2形象,强制带入cry baby可能引起不适(´∀`)♡

#老福特会自动首行缩进吗?新人写手灵魂发问

#求帮捉虫


经常去的音乐厅,什么时候来了一个新人呢。

不动明坐在二楼特殊席上,眯起眼睛看着台上那个精致的人,微微挑起了唇。

台上站得笔挺优雅的人,是个不太出名的小提琴家。一楼坐席的听众也有些小的议论,似乎没人知道他是谁。

台上的灯光逐渐柔和,遮住半张面孔的面具反射着光线,闪闪烁烁。

琴弓慢慢舞动起来。

令人意外的,他的音乐充满着神秘……那是一种能够震撼心灵的声音,只不过是太过悲伤了。穿透心脏的孤...

#全文私设 ,可能ooc

#自动带入OVA2形象,强制带入cry baby可能引起不适(´∀`)♡

#老福特会自动首行缩进吗?新人写手灵魂发问

#求帮捉虫



经常去的音乐厅,什么时候来了一个新人呢。

不动明坐在二楼特殊席上,眯起眼睛看着台上那个精致的人,微微挑起了唇。

台上站得笔挺优雅的人,是个不太出名的小提琴家。一楼坐席的听众也有些小的议论,似乎没人知道他是谁。

台上的灯光逐渐柔和,遮住半张面孔的面具反射着光线,闪闪烁烁。

琴弓慢慢舞动起来。

令人意外的,他的音乐充满着神秘……那是一种能够震撼心灵的声音,只不过是太过悲伤了。穿透心脏的孤独感让每个人感到无助,却在痛苦的间隙中,感受着那最后一丝倔强的骄傲。

音符,演绎着什么悲伤的故事。

“管家?”明的手指敲了敲木质的椅子,他侧头对凑上前的管家小声吩咐,“一会去后台留下他,带上一束花。”

仿佛察觉到什么,台上那个人忽然抬眸看向二楼明的方向,笑得有些暧昧。

视线似乎对上了一般,明呆呆的望着他,一瞬间世界都好像安静了下来。安心和躁动同时涌上心头,让人隐忍得难受。

几秒钟的时间而已,明已经有了冲下去揭开他面具的冲动。他太过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想了解。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伯爵…伯爵?”管家无奈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的看向他,“什么?”

“今天的花您已经送给美树小姐了。”管家有些不安,似乎是怕明生气,他恭敬地低着头,站得有些远。

“嗯,知道了。那一会结束了我亲自去见他。”角度和距离的问题,明没有看到台上的人勾起了唇,眸子里带着一丝嘲讽,金色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让他能很好的掩饰住一些情绪,也保持了神秘感。

演奏已经结束了,但是没有人鼓掌,连那人下台的脚步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余韵,让人流连忘返。

明利落的站起身,拿起管家手臂上搭着的外套就向后台走去。

灯光暖黄的走廊里,明看到了前面那个金发的人,那人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拨弄着头发,比起台上优雅的站姿,显得更加诱人。

明几步追了上去,走到了那人身边。

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人忽然侧过了头,问他,“先生,我的音乐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明意想不到的情况,他没想到那人会主动开口。

“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非常好。”明顺着他问下去。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请您不要到后台来找我吗?很困扰啊。”脸上挂着有些无辜的微笑,但是眼眸里尽是厌烦,明一时间觉得尴尬,但是就这么空手而归又有些不甘心。

“你的名字?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明停住了脚步,看着眼前的人逐渐走远,心情也逐渐低落了,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那个身影忽然也停住了。

“了。”碧色的眸看着明,金发的人笑着说,“我是飞鸟了,今后的演奏会也请多多关照。”

那张精致的脸就这样印在了明的脑海里,他开始抑制不住的想他,抑制不住的思念那他那美妙的演奏。

每次音乐厅发出的邀请函上,只要出现了了的名字,即使翘掉教堂的祈祷,明也一定会到场,并且为了带去一束鲜花。

送花只是借口而已,明只是想借机会近距离的看着了,即使他接过花的时候显得很不耐烦。

“伯爵先生,我记得我应该说过很多次不要到后台来……”

“这次也很好听。花不喜欢的话扔掉就好,嗯……希望下次能有机会约你出去喝杯茶。”明开始学会厚脸皮的打断了的抱怨,然后想办法继续接近他。

了看着眼前的明,一时间无语。和他搭话的人并不少,但是像明这样死缠烂打的还真是只有他一个。

多数人都会被他冷漠的态度吓跑,剩下的那一小搓,会被他冷言冷语的骂回去。

但是……明没有被吓跑。

明身后的管家的小动作持续了很久了,那动作有明显得有点可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时兴起,了忽然想帮这个伯爵一次。

笑得有些狡黠,了走近明几步,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却不知道这一举动简直让明受宠若惊。

“伯爵。”了忽然凑近明的耳朵,轻声耳语。

“您身边的人,好像……不那么可靠嘛。”瞪视着明身后又悄悄把匕首藏起来的管家,了嘲讽一样的笑了一声。

这个伯爵,迟早会死在身边的人手里……帮他一次,也算花的回礼了。

说完,了把怀里的花束扔回给明,转身挥了挥手,离开了。

“诶?”明摸不到头脑的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被扔回来的花。

忽然意识到什么,明忽然追了几步,大声问他,“了,明天我会举办名流的聚会,你愿意来帮我演奏吗?当然,会有相应的报酬——”

了停住脚步,转身看他,脸上尽是厌烦的神色,但眼眸深处,却闪烁着一些笑意,他耸耸肩,“如果你亲自来接我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

一大早,明就站在了音乐厅门口,他穿得很正式,就像是娶妻前的丈夫,就连内心的局促不安都一模一样。

当看到了打着呵欠从侧门走出来的时候,明的心脏简直要跳出胸腔了。

树叶遮盖着过于强烈的阳光,让树下的一切显得非常美好。

了戴着精致的面具却配了一身随意的衣服,显得有些滑稽,但是在明的眼里,那简直是一种不一样的诱惑。

他从没见过了穿演出服之外的衣服。宽松的衣服把平时西装衬托出的线条全部遮盖,但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出那些美好的曲线。

明捂了捂鼻子,他意识到自己对了的感情变得有点不对劲了,至少以前,他从没在意过哪个演奏家的身材怎样。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这几分钟,了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了挑眉看着明有些好笑的表情,似乎已经猜到了明在想些什么。他坏笑着伸手放在明的胸膛上,修长的手指慢慢滑动,勾起明的领带。

“伯爵……你在,想什么呢?”看到明的眼神有些发怔,了忍着笑收回手,后退了几步。

这个男人,真有趣。

从来没有人让他感到如此愉悦,了心情舒畅的走到明的车旁,却看到了驾驶座位上的管家。

皱了皱眉,了看向身后跟过来的明,“怎么?还没换掉他?”

明疑惑的嗯了一声,没想到了厌烦的啧舌,又利落的把管家从车上拽了出来看都不看一眼,“不好意思,这辆车装不下你。”

明无奈的对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先走,然后自己坐上了驾驶座位。

了坐在副驾驶,表示可以走了。

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对话,明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身边的人,那张面具让他心痒痒。

“了,今天……就不要带着那张面具了吧?”小心翼翼的询问,明有点期待了的回答。

但是遗憾的是,了根本没有回答他,继续看着车窗外,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聚会上,了穿着明为他订做的西服站在舞池中央,他闭着眸指挥着音符,旋律不再是初次演奏上的那般悲伤,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住进了他的心里,让他的音乐,都变得柔和起来。

    一曲结束,随着旋律舞动的人们都有些不舍,但是了已经收起了提琴,回到了明的身边,“伯爵,这次的曲子,还满意吗?”了侧头看着明,不太有诚意的询问明的意见。

“嗯。”明低头看着了的眸子,近距离的看着太过漂亮的东西容易让人产生贪欲,明移开视线,脸颊有些不自然的红。

了看他这样,自然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觉得有趣,这让了想进一步捉弄他。了刚想开口,却发现明的手里端着一只酒杯,而且杯里液体的颜色有些奇怪,了四处环顾,很快,他看到了藏在屋子角落里的管家。

很好,伯爵。你又欠了我一次。

叹气,不着痕迹的挽过明的手臂,了用另一只手将那只酒杯接了过来。如此亲密的举动让来参加聚会的人们都有些讶异。传说这位小提琴家性格十分冷淡,可是这种情况,分明就是已经和伯爵的关系非常好了。

“伯爵不适合这种酒,”了眯着眼睛笑,他轻轻晃动杯里的液体,又看了一眼悄悄走出门去的管家,转头对明说,“伯爵,我出去一下,这酒…我带走了。”

虽然是名流的聚会,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已经成了焦点。巨大的厅堂,不少人看着他,想要找机会上前搭话。

明看着一路走过去被拦住了好几次而露出不耐烦神色的了,有点想笑。

聚会还在继续,了走进了管家溜进的那个房间,锁门。

管家此时正收拾什么东西,听到关门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慌慌张张的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转身看着了,“您、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伯爵应该在等您吧?”

管家勉强露出微笑,催促了快回到大厅中去,他不安的用身体尽量遮住桌子上的东西,眼神有些惊慌。

“不急不急。”了走过去,嘴唇贴着杯沿,冰凉的酒杯被他的气息模糊,了一只手摸着管家的脸颊,笑得有些诱人,“怎么了管家大人?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啊?”

管家没有回答,了慢慢举杯,冰凉的玻璃贴在管家嘴唇上,“真无趣啊……这种反应。”眼神冰冷,了坏笑着注视管家因恐惧而扭曲的脸,“杀人的手法不能高明一些吗……被我发现了,我也觉得很困扰啊。”

酒杯慢慢倾斜,杯子里的液体几乎要滑进管家的嘴里,听着管家因为紧张恐惧而加速的呼吸,了满意的挑起了眉毛,他威胁的语气丝毫不加掩饰,“喝下去,或者离开明——你的选择?如果你不想把你身后的那一瓶东西都……”

“我会离开的!”管家抢着说,他几乎被了的眼神冰冻起来,他从没有在谁的眼睛里见过如此坚定的杀意——冰冷、无畏……那眼神让他有种感觉,他觉得即使自己现在推开了了的手,即使反抗,最后还是会死在他的手里。

而且会极其痛苦。

管家感觉到贴在嘴唇上的杯沿慢慢被撤走,喉结滚动,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几乎瘫软在地上,但他不敢,他匆匆忙忙收拾了东西,逃出了房间。

了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脑海里满是明,那个会送他花,会厚脸皮缠着他,会害羞……

尤其是早上接他的时候,明几乎把想法都写在了脸上,让了想起来就想笑。

如果有一天,这个厚脸皮的伯爵,也离开自己了呢?

了忽然想到明离开的场景,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他似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孤独的小提琴家了。

……

聚会的时间过得很快,明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转身看着柔和灯光下的了。似乎有些喝醉了,了的双颊微微泛红,他远远看着明,笑得有些暧昧,光线明暗了他的脸,在那面具的庇护下,即使是暧昧的表情都显得如此神秘。

“明?你还站在门口做什么……”了微醺的眼神撩拨着明,这让明抿着唇,忍耐着自己心里呼之欲出的想法。

几步走到了的身边,搀扶着了的手臂,明感觉到了了灼热急促的呼吸。

“了,我送你去客房休息。”明伏身半蹲,一只手抱住了的腰,一只手勾起他的双腿,将他腾空抱在怀里,那么小心翼翼,就像是稍微用力,就会失去什么脆弱的东西。

了抱着明的脖子,脸埋在明的颈窝里,笑眯眯的。

“了,你的面具硌到我了。”明向着客房的方向走,可是耳边清晰的传来了的呼吸声,让他无法平静,佯装冷静,明不冷不热的说了这么一句。

了被他逗得笑了出来,他更加靠近明,几乎嘴唇贴着耳朵,他故意吹气,然后轻声问着“伯爵,你…喜欢我吗?”


未完待续

CA_

火车

OOC见谅!

是小清水,就想写写初恋小故事:-D


火车开的很稳,只是偶有晃动。飞鸟了盯着上铺的床板,看的无聊了,就把书拿出来读。对这书他也不大感兴趣,无非是梅菲斯特对浮士德说些胡话。读到梅菲斯特变葡萄酒那段他就不读了,把书合上,想着小睡一会儿。

飞鸟了本来只订到软卧上铺,幸运的是这个隔间没满,只有两个人,他便理所当然地睡到了下铺。另外一个是个男孩,看着与他年龄相仿。估计是参加学校活动之类,刚发车时还有一个女孩来给他送东西。两人聊天的时候了正在电脑上改论文,不免因此对同隔间的男孩有些反感。

“你在看什么书?”男孩竟向他搭话了,了不想理会,就把封面竖起来给他看。“浮……士…...

OOC见谅!

是小清水,就想写写初恋小故事:-D





火车开的很稳,只是偶有晃动。飞鸟了盯着上铺的床板,看的无聊了,就把书拿出来读。对这书他也不大感兴趣,无非是梅菲斯特对浮士德说些胡话。读到梅菲斯特变葡萄酒那段他就不读了,把书合上,想着小睡一会儿。

飞鸟了本来只订到软卧上铺,幸运的是这个隔间没满,只有两个人,他便理所当然地睡到了下铺。另外一个是个男孩,看着与他年龄相仿。估计是参加学校活动之类,刚发车时还有一个女孩来给他送东西。两人聊天的时候了正在电脑上改论文,不免因此对同隔间的男孩有些反感。

“你在看什么书?”男孩竟向他搭话了,了不想理会,就把封面竖起来给他看。“浮……士……德……”男孩一字一顿地念出书名,“我们老师跟我们讲过这个,但是我还没有读。”了哼了一声。

“我叫不动明,你呢?”

“飞鸟了。”

“飞鸟了?你不会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博士吧!”

“是的,”了坐起身,“其实也还好。”

“你看的书真多啊。”不动明去翻那本《浮士德》。

“可以先借给你看。”

“谢谢你。”不动明宝贝似的捧过书,坐下来翻阅。飞鸟了觉得自己没有刚才那么困了,他从床上下来,坐到床边:

“不动明。”

“嗯?”男孩从书里抬起头,冲他粲然一笑,“叫明就可以啦。”

“明,你……应该还在上高中吧?”

“嗯,这次出来也是参加学校的夏令营。本来不想去的,美树姐非缠着要我去。”

“美树?是刚才找你的女孩子吗?”

“是的,我暂时住在她家。对了,美树姐做了饼干给我当晚饭,你要不要尝尝?”

说着不动明便低下头在背包里翻找起来。飞鸟了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向前倾,他往回收了收。不动明从包里掏出一个金属盒,打开来,是满满一盒饼干。他坐到了身边,把饼干盒递给他。这样的过度热情倒是没有让了感到不适,他拿了一块吃。

“好吃吗?”不动明看着他。飞鸟了细细地咀嚼,咽下去之后再说:“还可以。”“就还可以吗?”“挺好吃的。”不动明笑了。

“你长得不像日本人。”

“唔,是混血,但是国籍还是日本的。”

“混血儿啊,好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

“混血儿都长得很漂亮,而且都很聪明。你看你不就是天才博士吗。”

飞鸟了的脸红了。明把饼干盒递过去示意他再吃点,他伸手进去抓饼干吃,不小心碰到明的手指。他立马把手缩回去,过了半天抬头看明,明的眼睛看着前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了又去抓饼干吃,他余光里看着明拿好了,自己再去拿。明的肤色偏黑,手指和他人一样,细长,关节的地方凹凸分明。飞鸟了猜他不大干家务,校运会的时候估计也是观众席上的一员。酥松的饼干含在嘴里慢慢化掉,了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脏突突跳个不停。

“吃完了。”明对着空空的盒子说,“你喜欢吃吗?美树姐那边还有一点,要不要我拿过来?”

“不用了。”飞鸟了说。

明把盒子盖上,回到自己的床位。了张了张嘴想叫他再坐会儿,却没有说出口。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两人先后洗漱完,明就躺在床上看了给的书。了打开电脑想接着改论文,删了几个字之后又把电脑关上了。了闭上眼睛,听火车轰隆轰隆响。

“飞鸟博士,你要睡觉了吗?”了立马睁开眼睛,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

“我……没有……还好……无所谓。”

“因为其实我有点困了,”不动明打了个哈欠,“而且快关灯了吧。”

“嗯,那……”

“这本书好难懂,”不动明的眼睛又黑又亮,飞鸟了想到鹿的眼睛,“博士,你读到哪儿了?”

“读了……一点。”

“你是不是有点累了,”不动明似乎察觉到了了的异状,“要不我们明天再聊吧。”

了点了点头。或许是累了,他的头脑昏沉沉的,血往上涌,好像呼吸不过来。

关灯的提示音响了,几秒钟后车厢内一片漆黑。关灯后飞鸟了听见不动明整理被子,躺下。黑暗混淆视听,了好像听见有脚步声,有床板咯吱咯吱声。他感觉身旁好像站了个人,怎么回事,明起床了吗?飞鸟了闭上眼睛不敢动,屏气分辨明的呼吸声,好像就在他耳边似的。他这样躺着,渐渐地有点热。他小心地掀开被子,睁了眼往四周看,没有人站在他旁边。他其实知道的,但还是叹了口气。又想到忘记叫不动明不要叫他“飞鸟博士”了,鹿的眼睛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思绪乱麻一样缠得他睡不着。他轻轻坐起来打开电脑,幽幽的白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在电脑前看着窗外的天慢慢亮起来,把论文改完了。

飞鸟了把电脑关机收好,发了会儿呆。不动明伸伸懒腰起来,和了道了声早就去洗漱了。快要到站的通知在整个火车上回响。两人都收拾好,等着下车。过道上挤满了人,不动明把书还给了,笑着:“再见,飞鸟博士。”了想告诉他不用叫博士,想把书送给他。但是明倏忽间没了影,真像一只奇异的鹿。

飞鸟了抓着手上的书,封面是一个恶魔一面与博士交谈,一面要把他拉往地狱。他一晃神,把书收起来,走出隔间,走下火车。他到了车站也一直站着,看着另一拨人上车,看着火车门关上,慢吞吞地发动。火车走了,开往虚空,一遍又一遍碾过了的记忆。

吱吱怪

时间跨度很大的图… 倒数第二张动作有参考

时间跨度很大的图… 倒数第二张动作有参考

eier
有没有人想和我一起搞恶魔人或者...

有没有人想和我一起搞恶魔人或者明了的魔法少女企划(我觉得我画小圆脸画上瘾了

有没有人想和我一起搞恶魔人或者明了的魔法少女企划(我觉得我画小圆脸画上瘾了

eier

这个结局太治愈了!!

这个结局太治愈了!!

eier

宝石了和虎鲸了
话说了应该是什么宝石呢
(请允许我打个明了tag)

宝石了和虎鲸了
话说了应该是什么宝石呢
(请允许我打个明了tag)

冲冲人阿生

画了

绝赞美女配帅哥(?)

画了

绝赞美女配帅哥(?)

嗷—
我又在画沙雕东西了 (๑⃙⃘&...

我又在画沙雕东西了 (๑⃙⃘´༥`๑⃙⃘)

字丑比例差请见谅_(:_」∠)_

主要是明挺可爱的哈哈哈

我又在画沙雕东西了 (๑⃙⃘´༥`๑⃙⃘)

字丑比例差请见谅_(:_」∠)_

主要是明挺可爱的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