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恋

1432浏览    103参与
阿顾

夜晚的星星布灵布灵的

我看他时眼睛也是布灵布灵的

夜晚的星星布灵布灵的

我看他时眼睛也是布灵布灵的

阿顾

他是我的不真实

我是他的眷恋

他是我的不真实

我是他的眷恋

阿顾

有点好笑的是,我似乎深陷在我自己的八卦里面,无法自拔

有点好笑的是,我似乎深陷在我自己的八卦里面,无法自拔

阿顾

他肆无忌惮的在我心上嚣张

他肆无忌惮的在我心上嚣张

阿顾

我总喜欢盯着他的眼睛,他也总是会回头看我,我喜欢逗他,他总会反过来逗我。

我总喜欢盯着他的眼睛,他也总是会回头看我,我喜欢逗他,他总会反过来逗我。

阿顾

其实只是喜欢你,无关紧要,我光明正大的向你诉说我隐晦的爱意,我知道不真实,所以并不想跟你在一起,我也不配跟你在一起

——阿顾

其实只是喜欢你,无关紧要,我光明正大的向你诉说我隐晦的爱意,我知道不真实,所以并不想跟你在一起,我也不配跟你在一起

——阿顾

48号是无归

小故事/不懂热爱,不懂你

文笔不好,请见谅。

——————

我彻底动心,是在18年冬天的那个晚上。

那是我们相识的第一个学期。

那时的我,已经对你表白了。你没有回应,我也就没有多问。我们的关系暧昧,但又清楚地明白着我们没有除了同学和朋友这层关系,再没有什么。


那个晚上,刚下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时间,讲台上的老师身边围着好几个同学。老师也没空管我们下面的。

下课我起身活动一下,你当时是我的后桌,你也站到你的座位旁,靠着墙看着你的椅子发呆。

你看见我站起来,往你那边移动了一下,你躲开了。

至于躲开的原因,说出来我都觉得羞耻。当时的我追求过于热烈,所以你也是有些抗拒。

看着你躲开的动作,我愣了一下,因为我...

文笔不好,请见谅。

——————

我彻底动心,是在18年冬天的那个晚上。

那是我们相识的第一个学期。

那时的我,已经对你表白了。你没有回应,我也就没有多问。我们的关系暧昧,但又清楚地明白着我们没有除了同学和朋友这层关系,再没有什么。


那个晚上,刚下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时间,讲台上的老师身边围着好几个同学。老师也没空管我们下面的。

下课我起身活动一下,你当时是我的后桌,你也站到你的座位旁,靠着墙看着你的椅子发呆。

你看见我站起来,往你那边移动了一下,你躲开了。

至于躲开的原因,说出来我都觉得羞耻。当时的我追求过于热烈,所以你也是有些抗拒。

看着你躲开的动作,我愣了一下,因为我没想做什么,就笑着对你说:“我手冷,不碰你。”

说完,我走上讲台,看着老师那里。没注意到你也跟着上来了,来到了我旁边。

然后,你做出的动作真的让我至今记忆深刻,甚至还能再次感觉到当时的心动和热烈。

你牵起我的右手(不是十指相扣),拉上来一点,你说:“不冷啊,比我的手暖。”

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我记到了现在。

你的这句话,你的动作,我真的彻底心动。

那个冬天,即使戴着围巾,也能感觉到冷。但你的一句话,你的一个动作,足够温暖我,足够我记好多年。

可能是我的喜欢太过于热烈,所以燃烧得太快。

或是再也等不了你的回应,你从没做出回应。

哪怕是拒绝都好。

我知道,我长得不好看。

喜欢你的那段时间里,我是真的感觉到了开心,但也受到了来自你室友类似“欺凌”的行为。

是你胆怯还是我的原因?

仅仅意难平。

你曾是我的热爱,

但我,

不懂热爱,不懂你。

——————

以上是我真实的经历。

分享而已,说出来,或许我会好受一些。


王老师可可赖赖

大家好,我最近要写部小说,其实是我学生时代明恋的故事,然后在我心里那段故事还蛮印象深刻忘不掉的,文名叫《烟火粥粥》,跟老福特上的文风格形式不大一样,我是个新手,可能文笔不怎么好,但肯定是真情实感的啦,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谢谢支持!

大家好,我最近要写部小说,其实是我学生时代明恋的故事,然后在我心里那段故事还蛮印象深刻忘不掉的,文名叫《烟火粥粥》,跟老福特上的文风格形式不大一样,我是个新手,可能文笔不怎么好,但肯定是真情实感的啦,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谢谢支持!

ONER girl
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不要说你自...

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不要说你自己不好,你这不是说我眼光不好吗,你不喜欢我我知道,但是你很好真的很好不要自卑了,他拒绝了你那就跟随自己的心,想做的事便去做永远不要后悔,我也不会后悔我跟你表白的目的不是要和你在一起。。。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真的很好

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不要说你自己不好,你这不是说我眼光不好吗,你不喜欢我我知道,但是你很好真的很好不要自卑了,他拒绝了你那就跟随自己的心,想做的事便去做永远不要后悔,我也不会后悔我跟你表白的目的不是要和你在一起。。。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真的很好

致爱Mr.鹿先森

爱情你这件事,我不吐不快

大脑持续性放空,思绪持续性炸裂。我好想她,好想她好想她。想着她的一切,她的模样,她的手,她的脚,她的肩膀,她的体温,她的气息,她的痛苦。


这操蛋的人生。


我满心欢喜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带着一身的病和一条被压迫的运动神经,长大之后瘸着腿活着,而且将要瘸着腿活一辈子。


当然我已经不怎么介意自己是残疾人这个事情了,二十多年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嘛,毕竟走姿难看点儿而已,总比没有腿来得强……但是这条瘸腿也真的让我看见了许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事情了,譬如我小时候为什么被禁止上体育课,为什么被禁止在儿童节登台跳舞,为什么被小朋友孤立,再譬如我现在为什么做不了我喜欢的工作。


这个世界真冷,这...

大脑持续性放空,思绪持续性炸裂。我好想她,好想她好想她。想着她的一切,她的模样,她的手,她的脚,她的肩膀,她的体温,她的气息,她的痛苦。


这操蛋的人生。


我满心欢喜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带着一身的病和一条被压迫的运动神经,长大之后瘸着腿活着,而且将要瘸着腿活一辈子。


当然我已经不怎么介意自己是残疾人这个事情了,二十多年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嘛,毕竟走姿难看点儿而已,总比没有腿来得强……但是这条瘸腿也真的让我看见了许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事情了,譬如我小时候为什么被禁止上体育课,为什么被禁止在儿童节登台跳舞,为什么被小朋友孤立,再譬如我现在为什么做不了我喜欢的工作。


这个世界真冷,这个世界真美……周围人都是冷的,她却独美。子欣,最平凡的那个子,最常见的那个欣。真的,她的真名就是这个,我没有在写小说。她是那么不起眼,那么质朴和弱小,连名字都是最简单的,比陈欣怡还平凡的人。十九岁那年遇见她,那个时候她也才十八岁,在大学的军训场上,她那时伤了手腕,我——我还用说吗?两个病号在操场观景台顶上并列坐着,一见如故,从白天聊到黑夜。我的腿天生不能抬高,她就用她的右手搀扶着我走上一阶一阶的梯子。她跟我差不多高,比我瘦一点,甚至手臂上还打着石膏——这么一个人,扶着一个瘸腿的我。她也不怕把我摔了,我也不怕。就,很有安全感。


认识没三天,两个女的就形影不离了。她给予了我充分的信任,跟我讲她童年被校园暴力到抑郁的事情。并且还吃了我因为挑食而没吃完的午饭。那个夏天的绵阳,气温极高,市区热得人基本不能自理,而我们学校所在的郊区也好不到哪去,我俩在观景台坐了半个月,眼看着我们班那个从东北来的美女从白雪公主变成了黑里俏,真他娘热啊。那些夜里,运动场变成了训练场,别人围成一个大圈,在教官的带领下唱各种红歌,军歌,流行歌,我俩就坐在观景台顶层听着各种带着川普口音,各种调子,各种五音不全的歌声,边听边看着那站最亮的灯下面一团一团的身不由己去扑火的飞蛾。不是她把头靠在我肩上就是我把头靠在她肩上。


大一那年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刚从高三的牢笼中走出来,大学的一切都那么新,烫头,化妆,穿高跟鞋,联谊,此间乐,而且此间就是蜀国。温和可亲的白人外教打破了我对澳洲人的偏见——他儒雅随和谦虚谨慎,而且身上没有牛羊肉的膻味。攻气十足的心理学老师,又美又帅,长得像年轻时候的中山美穗。教我跨文化交际的教授虽然年长却不迂腐,博学而包容新事物。我加入文学社她加入汉服社,每个周六我们都会一起去释放天性——美甲,吃饭,购物,唱歌,做蛋糕,喝咖啡,看电影,买花……那感觉简直是在约会。那个时候我室友每每问起我:“你干啥去?”我都会说:“dating.”


在某一天“约会”结束后,我捧着一把在市中心买的红玫瑰,她提着我买的点心,我们得回学校去。公交车上有几位彝族男生,他们的皮肤带着大凉山苍莽的颜色,打着耳垂上挂着刀币形状的银耳饰,嘴里不停地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很吵。当时我是坐着的,她是站着的,她张开双臂,隔开了我和那群彝族男生。


我拉拉她的衣襟,想让她跟我一起坐,让出来一块位置。她坐下来,我又把头靠在她肩上,轻轻地说:“呀,我好爱你啊。”她有点意外,挑眉问我:“是哪种爱啊。”我怕她不能接受,就只能含糊地说:“亲故的爱。”


正式的表白是在九月份,我二十岁生日之前,我半夜睡不着,特别想她,于是写了一封自以为很动人的情书,贴在空间里,仅她可见。她看了即给我回复:“有人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是我们是朋友。我最好的朋友。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推开我,我就做你一辈子的好朋友。”OK,fine.一辈子的好朋友。不要忘记我真的很爱你。


期间我谈过两次恋爱,一次是在soul上认识的女生,手都没拉一下就被人甩了。喝了瓶白的,酒不好,辣喉咙,喝了头晕得要死,吐也吐不出来哭也哭不出来。她跟我说:“摸摸头,再找一个。”


另外一次是十五岁那年的初恋男友,失联多年,不知怎么又取得了联系,彼此有点感觉,在一起快一年。但是相处的过程中我发现初恋男友,他跟我不合适,他歧同,知道我是双之后两个人之间,就有些嫌隙,他也没有上大学,想要二十六岁的时候结婚,他说女人过了二十六就老了,最重要的是,他穷啊。最后,两个人找了个莫明其妙的契机大吵一架——他让我做一个人物顺位排序,我实话实说——家人,子欣,爱豆,你。结局就是,冷战两天,最后和平分手。初恋说:“你一个追星族,我比不上你偶像我都能理解,但是,在你心里我就连个女的都比不上,算了不合适,分开吧。”于是我就又失恋了。她又说:“早晚的事,就是不合适。”我半开玩笑地说:“咱俩合适啊,怎么不见你做我女朋友?”她不说话了。第二次告白,我独自失败。


她也不是没对谁动过心,学生会有一个她喜欢的学长,不过表白被拒了。从此之后就对外宣称要保持单身。谁都不嫁,除非是刘亦菲要娶她。


我二十一岁生日那天,我约她和我弟在小龙坎吃火锅,我天天跟我弟提她,起承转我喜欢她这个话题。我弟天天听,终于能见到了,在火锅店,我跟她坐一方,我弟弟一个人坐一方,在氤氲的水汽间,我给他俩做了互相介绍——“子欣,我的女人。尚文,我在路上拣的便宜弟弟。”他俩谁都没反驳,我喜欢她,这个事儿在座的三个人都知道。至于我弟弟,他真的是我拣的,他十八岁那年,跟一个直男告白,把人吓跑了,从此怀疑人生,一蹶不振,成绩下滑,精神恍惚,得了抑郁症,差点自我了结,被我看见把他从桥上拽了下来。就这么的,他从此之后都叫我一声姐姐。我喝了杯酒,酒壮怂人胆,胡话冲到嗓子眼儿了——“呀,那你怎么不嫁给我?”她:“嫁锤子。”第三次告白,我再次独自失败。


她也真的明白我对她的爱已经超越了友情的范围。好吧,至少她明白了。


但是我们谁也不说了。她也不谈恋爱,我也不谈恋爱,她甚至说她未来五年都不想谈恋爱。她知道我不是没有那个想法,只是这种感情像一片薄薄的云,凝结在半空中,飘过来,飘过去,下不成雨。


可是我真的好想爱她,哪怕是给她一个拥抱。我们读的学校是一个大专院校,在大专里是好学校了,但是学制三年,还有半年是在实习的,实习报告不盖章是毕不了业的。于是她选择老老实实去实习,在简阳的某个机关单位找了一份文员工作,我,我则是学生还没当够,反正实习报告也好,三方协议也好,不就是个章吗?随便找谁盖一个就行,于是我在遭受了一些小小的社会毒打之后,留在学校,一边学习,一边享受自由。那种在办公室被人歧视,被人排挤,被猥琐男性 骚 扰的狗工作老娘不干了。反正还早嘛。


有一天晚上,大约八点多的光景,我在学校超市买第二天要吃的面包,她打个电话给我:“喂,你可不可以,借我两百块钱?”什么情况,两百块都没有了?事实证明我高估她了,她是真的一块钱都没有了,才来找我借钱的。我本身是花钱如流水的人,只不过期末了,学校刚好跟我发了一堆就业补助学业补助还有特殊学生生活补助什么的,七七八八加起来四千多。所以我就动了那笔钱,发给她四百。


那个傻子居然在电话那头,当即哭成了狗。“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我又不是不让她还……这个傻子,明明只是一丢丢好,她就感动成那样,那个傻子,在外面生活得很苦吧?她一哭我也跟着哭了。


那段时间我的眼泪明显增多,尤其是之前在找工作的过程中被猥琐男欺负的事情,简直是永远的心理阴影。因为自己这双腿,又找不到工作。当然公司的领导人也没错啦,人家又不是做慈善,干嘛招一个腿天生有病又不太聪明更不太漂亮的实习生?理解万岁,但是我真的陷入了自我怀疑中去。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从始至终接纳我的除了我的亲人和我自己,就只有子欣一个人而已。


老实说绵阳那个地方,面积小却多山,还是地震带,2019年,我常常睡着睡着被地震摇醒,而且那里除了米粉又没啥别的好吃的,而我偏偏最不爱吃米粉,大学里的人际关系又那么虚伪,我对整个城市的留恋都不如对子欣一个人深。可她偏偏又不在。我那时问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她说:“明年六月?”真是难受啊,知己不在身边,孤独侵蚀生活的日子。


那段时间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读书,甚至一个人去寺院拜佛——有一个倒霉室友老是遇到不顺的事情,还不小心把一整杯奶茶倒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我的电脑,卒。所以我们决定去寺院拜佛静静心,在她们都在挂符的时候,我一个人拜了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我的祖母笃信佛教,所以我分得清。在寺庙门口聚集着不少神棍,给人算命骗钱。一个室友说:“算一卦?可以求姻缘的。”我说:“我喜欢女的。”她们说:“喜欢女的好办啊,你那个闺密挺合适的。”我:“被拒绝不是一次两次了,都不想那事儿了。就这样挺好。”


看吧,连外人都看出来我爱她了。真的好想她,想见她,给她打个电话,哇的一声哭出来。她急得跳起来:“你怎么了!”我哭了半天,说了一句:“我好想你,好想你。我是不是生病了?”她叹了一口气:“你不会生病的,要生病也是我生,如果你病了,我就往自己头上浇一盆冷水,跟你一起生病。”


“我是不是要抑郁了?好想哭,好想死啊……你在哪里啊我好想你。”

“在简阳啊,又不是见不到了,过年我来看你嘛。别说胡话,抑郁症这个东西,我一个人得就算了,你别得。”

“我好想你……”

“我知道啊,你呀。”


你不会生病的,要生病也是我,一语成谶。


因为新冠肺炎,她没办法来见我,我也已经很久没见她。因为新冠肺炎,我看多了负面新闻,每天看着新闻里报道又死了多少人多少人,我本来就是个感性的人,一来二去,人都快崩溃了。卸载了微博之后才稍微好点。新冠肺炎疫情稍微有点好转之后,除了不能开学一切都很平淡。


我天天在家码字外加混吃等死,她也复工了。直到有一天,我写作进入了一个瓶颈,跟她聊聊,我满心苦闷,她笑成了狗。


“有那么好笑吗?”

“不好笑。我,好像病了。抑郁症。”

三个句号吓得我一激灵,坐起来的时候被床磕了头,晕头转向。

“因为什么复发了,工作压力吗?”

“不知道。”

“不知道可还行?”

“我以前之所以没从天台上跳下去是因为我还有父母要养,但现在我想着我父母,都也打不起精神了。活着好辛苦啊。”

我又哇地哭出声来:“不要死啊,不要,我好爱你。我理解你理解你,我真的理解你。世界上这么多人我最爱你了你在想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呢?不要死啊,你没了我就没了!没了你我怎么办啊!”


“没了我你还是能活,我不好的。”


“没了你我就不活了!你别这样,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不能抱抱你……你不要……”


“我好想说我没事,但是我真的病了……”


“我知道,你别说你没事,我知道你难受,你别这样,我好害怕好害怕……”


“我不会的。”


“你保证!”

“我保证。”


第二天我跟她说:“见不到你,我就给你寄明信片吧。”她说:“好啊,做笔友吧。”我买了五十张明信片,才写一张,夹在我枕边书——汪曾祺先生的《人间草木》的书页里。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跟她寄过去。



距离她保证还没有一个星期,我收到了她的信息:“一直以来,谢谢。”

“莫拉古?你居然谢谢我。”

……

……

……

“你怎么了!”

打电话过去,听筒内传来汽车行驶时短促的声音,还有,风声。是江风的声音。从小在嘉陵江边长大的我不可能听不出来这种声音。又是跳江这种事……我最在乎的两个人轮流……这是什么情况……大脑一片空白,眼泪夺眶而出。


“你在干嘛!”

“我坚持不住了!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你他娘的在哪里干嘛啦!快点离开那里啊!你疯了吗?!”

“我活得好累啊,我好累啊……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不不不,不是你的错,病了看医生啊,看医生,不要跳!江面下全是漩涡,跳了没人能救你的,求你了快离开那儿,现在倒春寒跳下去好冷啊,别跳……”


理智已经被泪水淹没,我吓得浑身颤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让街坊邻居以为要自杀的是我。我妹妹从房间里跑出来,把她的手机举在我眼前:“姐,快点报警!”


我听见她也在哭,对我大喊:“你别哭啊!你别哭啊!”


我哭得歇斯底里,泪眼模糊,各种川骂都涌了出来:“那你烂婆娘莫求跳啊!你个王八蛋!你个死女人王八蛋!留下一句狗话就nmmp想投江!我告诉你你欠我的多了,谢个锤子谢,你个瓜婆娘三辈子都还不完,留下一句话就投江算什么啊!王八蛋……我的天哪,我的天哪……你今天敢跳江,我立马跳楼!你莫以为我不敢!”


“我不跳了……好,我不跳了,你别闹了,别闹,为了你我也不跳了……”


我挂了电话立马就报警了,活了二十来年第一次报警,心急如焚没了常识,甚至连成都市的区号都忘了,第一个电话打到北方某市的警方那里去了。第二个电话打对了,却也说不清她在哪儿,就跟警察说她要跳江快救救她!警察都吓了一跳,不是被她吓着了,是被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什么响马绑架了即将被撕票。警察开始到处找她,并且在她真的投江之前找到了她。


我一直发短信给她,一个小时之后她回复了一条:“在吃饭。”我看到这条信息,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放下了,却什么都没再说。


第二天,她给我发了一张报告单——汉密尔顿焦虑量表。讲真的我现在看见只是汉密尔顿这四个字就害怕。两年前我弟弟确诊抑郁症的时候,也是这张表。只不过现在,这张表上患者那一栏的名字变成了我最爱的姑娘。明显重度抑郁……好吧。哭不出来。我弟弟还没好全,她又病重了。这是哪个天杀的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刻意回避这个话题,跟她说“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听哪个?”

“我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问你听哪个。”

“都听吧。 ”

“好消息是我爸爸对我的期望是自由撰稿人。坏消息是,我爸跟我妈产生了分歧。”

“那我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说。 ”

“好消息是我不会再寻死了。坏消息是……所有人都知道我寻过死了。”

“因为我报警吗?”

“嗯。”

“我真的,爱你,怕失去你,我不在你身边,只能让警察去救你……”

“你为什么爱我啊?”


爱你需要理由吗?爱你就是爱你啊。做不来伪装,做不来旁敲侧击,我爱你,恨不得连我喝了几口水,吃了几口饭都告诉你,路边长的野燕麦都拍给你看!哪怕你不喜欢我!你独身主义!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好的。为什么我感觉在你心里我这么好。”

“你不是好,但是你真的很重要。傻子啊你。谢谢你。”

“谢我干嘛?”

谢谢你,今天也活着。明天也请不要死。我爱你,爱你的一切,也爱你的痛苦,我爱你,不过尽我所能罢了,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而你爱不爱我,则全随你便。


随便你牵谁的手,只要你活得更长久。拜托你。




九万英尺的酸奶

初吻、奶油和一场悲剧

关于Q,记忆里的长相已经模糊了,留下的符号是first crush。可是总觉得要为第一个说喜欢我和我第一个喜欢的人记录些什么。

我没有办法花过多的笔墨,因为十年一晃而过,我不愿意记得了。

Q从不拒绝,也从不接受,他只是冷。冷气凝成薄薄的刀片,日复一日地在心上划口子。

闪烁的短信指示灯、坐错的公交车、故意散开的鞋带、凋谢的玫瑰。从前的感情好像在幼儿园里冒尖的春芽和汹涌又平复的浪潮。很多时候我都长久地凝望着他,看着自己像开瓶的汽水,一点一点消耗殆尽。所有奋不顾身的天真,都化成了一路走来的伤痕。

重伤出局以后,心里那一块空荡荡的,布满了灰尘。

那个吻的确是我的初吻,可是不甜,苦涩到让我立即...

关于Q,记忆里的长相已经模糊了,留下的符号是first crush。可是总觉得要为第一个说喜欢我和我第一个喜欢的人记录些什么。

我没有办法花过多的笔墨,因为十年一晃而过,我不愿意记得了。

Q从不拒绝,也从不接受,他只是冷。冷气凝成薄薄的刀片,日复一日地在心上划口子。

闪烁的短信指示灯、坐错的公交车、故意散开的鞋带、凋谢的玫瑰。从前的感情好像在幼儿园里冒尖的春芽和汹涌又平复的浪潮。很多时候我都长久地凝望着他,看着自己像开瓶的汽水,一点一点消耗殆尽。所有奋不顾身的天真,都化成了一路走来的伤痕。

重伤出局以后,心里那一块空荡荡的,布满了灰尘。

那个吻的确是我的初吻,可是不甜,苦涩到让我立即认清了我迷恋上的不是他。

我错误地把他的脸套入了crush的公式,我迷恋上的是求而不得、痛彻心扉,收复失地和为爱情折腰。我太想要它们了,他就像一个在恰好时间点上出现的NPC,一定要帮我完成这段成长。我多想像长姐、像母亲那样回去抱一抱年少的自己。她倔强得很,撞了无数回南墙,含着无尽的泪光,心里还软得像棉花糖。

隔着好多年的时间,我心里已经暗淡下来了,她还闪着光。



亦舟舟

日记17

又和他聊了一下

一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闲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说到叫我不要闲着

我说我无事可做

我不知道学习的意义,也不知道活着的意义

他和我说了好多好多

他说我一定要努力

他说我不能这样看低自己

他说我一定要学会爱自己

他说他看不起不会爱自己的人

他说阿泠已经是过去式了

他说他也要很努力很努力

他说如果是之前,他很愿意和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他说等他考上理想的学校,如果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那么就谈了,如果不是,那还是好好学习吧

他说姑且相信我一次,我老是骗他

他说欢迎我来骚扰他

他说他很少愿意和别人说心事,也不喜欢改正别人的错误

他说因为我是他最好的朋...

又和他聊了一下

一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闲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说到叫我不要闲着

我说我无事可做

我不知道学习的意义,也不知道活着的意义

他和我说了好多好多

他说我一定要努力

他说我不能这样看低自己

他说我一定要学会爱自己

他说他看不起不会爱自己的人

他说阿泠已经是过去式了

他说他也要很努力很努力

他说如果是之前,他很愿意和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他说等他考上理想的学校,如果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那么就谈了,如果不是,那还是好好学习吧

他说姑且相信我一次,我老是骗他

他说欢迎我来骚扰他

他说他很少愿意和别人说心事,也不喜欢改正别人的错误

他说因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说,晚安


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我没必要抱怨的

我应该好好努力了

我现在马上要去一个技工学校了

学室内设计

虽然还企图很久很久以后和他有一起的未来

但是我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也该好好生活了


我现在有四个很好的朋友,我希望能一直这么下去,毕业,工作,生活,保持联系,虽然我知道不是很可能,但是我很想有一个和他们一起的未来。



晚安。


孤傲

一封给不出去的情书

不知道你是否会看到这篇文,无论是否,我都想写下来


“如果说 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 你的光照亮了我”...


不知道你是否会看到这篇文,无论是否,我都想写下来





“如果说 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 你的光照亮了我”

                                           岑宁儿《追光者》




喜欢你半年了呢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下喜欢上的,也许是刚认识就开始跟你讨价还价的时候,也许是那一个微笑,我也记不清了。总而言之,谢谢你出现在我的高二生活里


第一次为了一个人而认真读书;第一次为了一个人而哭的撕心裂肺,但是在你面前我选择当一个没心没肺的样子,这样你可能会认为我坚强吧


在你眼中,我可能只是一个幼稚、什么事情都需要你来盯着的小孩子,但是我也知道你只是把我当朋友或是当妹妹看待。在这种事情上,我看得比你透,但是我依然选择傻傻的喜欢你


你总是把自己包装的很不认真,但是我清楚那些成绩是你用无数个熬夜苦读换来的。我不想让你以为我只是一个傻子,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在你面前,我依然是那个傻子,对吗?


我的17岁生日因为你而有了意义,悄悄放在我桌上的卡片,虽然只是一张纸,但是内容却包含着你对我的关心和鼓励。我说过,那张卡片我会保留一辈子。


今天是情人节,我没有勇气直接跟你说我的所有想法,只能把这份心意写在这里,无论你会不会看到。




情人节快乐,wcr。





亦舟舟

日记15

跟他刚聊完

开始还是他来问阿泠的消息

他说他除了我好像没有别的朋友

他说他家里人都不是很待见他

他说大家好像都有自己的事情做

我和他说


以后要是有单纯善良可爱的小姑娘

也被他迷的不行不行的

拜托一定要放过她

我心疼


他说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你敢发誓吗


我说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他说

真话


你不是应该说假话的吗?!

我问


他说

快说

真话

认真的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我说

你才知道阿


他说

那我这样是不是撩你一下会不会让你很难受


我说

你这不是废话嘛


他说

那我是不是很贱阿这样


我说

更贱...

跟他刚聊完

开始还是他来问阿泠的消息

他说他除了我好像没有别的朋友

他说他家里人都不是很待见他

他说大家好像都有自己的事情做

我和他说


以后要是有单纯善良可爱的小姑娘

也被他迷的不行不行的

拜托一定要放过她

我心疼


他说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你敢发誓吗


我说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他说

真话


你不是应该说假话的吗?!

我问


他说

快说

真话

认真的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我说

你才知道阿


他说

那我这样是不是撩你一下会不会让你很难受


我说

你这不是废话嘛


他说

那我是不是很贱阿这样


我说

更贱的是

我还喜欢你


我们聊了很多很多

他说和我聊天总是会想撩我,感觉和阿泠聊天的时候一样

我说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我不能再落下去了

他说我要自信起来,其实我也蛮好看的,只不过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说算了以后少撩我,这样显得他很渣

我说自信一点,把显得去掉



他啊

坏的很

自己伤心还不行

一定要有一个人

比他还伤心,比他还难受

所以当他发现我快放下的时候

怎么都得让我再次陷进去

他不知道的是

他无意之中已经让我陷进去好几次了



坏的很






坏的很

亦舟舟

日记13(这一年里发生的事(1))

hello everybody

我又回来了

都快忘了之前还有一个号诶

再次打开这个软件的时候心里真的是百味交集

我都不知道自己之前原来这么幼稚(;一_一)

虽然之前有些写的东西现在觉得真的是看不下去

但是还是留着当做成长的纪念吧

这一年里我成长了不少,也想通了很多事情

还是喜欢他啊

他这一年也没怎么变

不过近半年挺戏剧化的


大概十月多吧,我和他走的又有点近了

毕竟在别人眼中,我喜欢他那是一年多前的事嘛

当初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真的以为没有人能看出来了

(事实证明我还是把我闺蜜想的太简单了,她们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qwq)


终于有一天,我觉得肥肥和...

hello everybody

我又回来了

都快忘了之前还有一个号诶

再次打开这个软件的时候心里真的是百味交集

我都不知道自己之前原来这么幼稚(;一_一)

虽然之前有些写的东西现在觉得真的是看不下去

但是还是留着当做成长的纪念吧

这一年里我成长了不少,也想通了很多事情

还是喜欢他啊

他这一年也没怎么变

不过近半年挺戏剧化的


大概十月多吧,我和他走的又有点近了

毕竟在别人眼中,我喜欢他那是一年多前的事嘛

当初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真的以为没有人能看出来了

(事实证明我还是把我闺蜜想的太简单了,她们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qwq)


终于有一天,我觉得肥肥和婉蓝不太对劲

然后……我能怎么样嘛,我也不擅长撒谎qwq

然后就一不留神,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了……

我太难了qwq

他可心机啦,假装不知道,逼着我说喜欢他又可怜巴巴的说他也忘不了之前的那个人

然后我给惹哭了,半夜跟阿泠和肥肥哭诉,她们俩都特别彪悍的说要让他道歉

(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太幼稚啦(=_=))

我收到道歉信的时候人都是懵的,他居然配合了?!


又过了几天,阿泠跟我说,她喜欢上一个人,是她前桌,也喜欢她,但是不到一年毕业了她觉得要好好学习

并且她父母又不让,她之前小时候还给一个男的差一点强吻了一点恐男

但是她又说很喜欢那个男的,怕错过了以后就遇不到了

其实她是那种会听我的建议,但是怎么选择自己都早就想好了的人

所以我当时也没当一回事,把我的经验告诉她了之后就几乎忘了这事了


星期六,她们约我去KTV唱歌,我一代麦霸怕过谁?当时就答应了

路上,阿泠说她哥也会来,我随口问了一句她哥帅吗?她说我来了就知道了

到那之后,我发现他来了!阿泠打趣的问道“我哥帅吗?怎么不说话了?”

我当时觉得自己跟油焖大虾一样全身都是红的,全程都只敢跟肥肥各种聊天

其实如果冷静点想想,他不喜欢我,凭什么跟我们一帮女的出来玩,就算是实在无聊他也拉不下这个脸

在KTV里,她们几个又瞎起哄让我和他一起坐,合唱

当时的我啊,听着《绅士》《演员》,又看着他的侧脸,感觉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多好


一个星期之后的同一时间,我在奶茶店里一边听着闺蜜聊八卦,一边抄作业

肥肥问我,她有一个闺蜜A,A的闺蜜和A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她该怎么安慰A

当时我的脑子里面只有法国大革命和《独立宣言》,所以都没听进去就让她问别人去

几天之后,午休时间,肥肥她们严肃的看着我说有一件事要和我坦白

我觉得不太对劲,三秒之后,我们同时说出了


他喜欢阿泠


怪不得这几个星期不太对劲

我当时人都是又暴躁又绝望的

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所以我按照我一贯作风———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自己想清楚

怪不得他会来KTV

怪不得阿泠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们倒是两情相悦

我就是那个最大的麻烦

我想找阿泠问清楚,但是她比我还难受,她哭的我都不好意思再说点什么了

她问我怎么办,我说,

那既然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就在一起嘛

“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人啊!”我的心在不停的吼着


好羡慕啊


她说他因为她哭了好几次

她说她也想和他在一起


“那就在一起啊”我云淡风轻的说,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的波涛汹涌,快要被海水淹没了

她说,那你怎么办

“我没事的”





然后两天之后他们就在一起啦

之前我一直是和阿泠一起回家的

他和我抱怨

于是就变成我们三个一起走了

我天天吃着狗粮


还挺香


他们偶尔闹别扭他会来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了之后会习惯性的说一句,不许让她伤心了

他偶尔会说一句,在吗?小间谍

我还是会心动,但是我知道该克制住自己的


一起回家的第二个月后

他们开始吵架

她觉得他幼稚

生气的时候会赖在地上不走

会不停的要蜻蜓点水一般的亲亲

他觉得自己没错

我也觉得他没错

但是我没有说,只是不停附和阿泠的话

毕竟我总不能同时失去两个重要的人


又过了半个月,我开始天天请假,阿泠也不和他一起走了,据说有一天他跟了阿泠一路,想道歉可阿泠一直没理他


终于有一天,阿泠、肥肥和我一起回家,肥肥问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阿泠说,他恶心死了

然后就是一直重复

好恶心

我有点懵,阿泠还翻出了之前他给她写的信,一行一行的说,恶心

我认真看了看,都是些很正常的甜蜜的话

不知道阿泠怎么想的


他来找我了,问怎么回事,她怎么说他,为什么会讨厌他

我全告诉他了

早点死心早点看开

长痛不如短痛嘛,我比谁都明白

他开始经常找我,偶尔伤心的不行,偶尔明里暗里撩拨我一下


这人可坏了


按他的话来说阿,“撩完就跑真好玩”


前几天啊,他可算看开了

可惜了,以后他撩我我就不能祝他百年好合了

心情复杂的一批

我既希望他早点看开,又希望他找我





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以后要是遇到单纯善良的小姑娘可就别欺负人家了,祝你早日栽在别人手上






-沈书映-

烟花落

尔如星辰夜凝月,

万里春风不得你。

风月之事兜兜转转总归经不起平淡笔触描述,​最细腻的感情触不到句句推敲出的文字。局内人总是无从下笔,只能复杂又慌乱地用杂乱无章的语言去倾诉我的心悸和颤动。

不重要​的是为何喜欢你这件事,人心本就容不得除了当时的自己之外的人推测。若非要提,也不过是偶然见到一朵白云,在被学校高墙支离分成两半的蓝空上游荡,再偶然看到了你。

便​恍然懂得何为山河失色,天地无疆。

喜欢你这件事,大概很多人都知道,包括你。我不知道当时你在走穿过三班,来到我们班门口之间的这段走廊的时候是什么感受,是不是也会带点小雀跃,会忐忑,但我很清楚,在我发呆看着门口,你却意外撞进我眼眸时,我...

尔如星辰夜凝月,

万里春风不得你。

风月之事兜兜转转总归经不起平淡笔触描述,​最细腻的感情触不到句句推敲出的文字。局内人总是无从下笔,只能复杂又慌乱地用杂乱无章的语言去倾诉我的心悸和颤动。

不重要​的是为何喜欢你这件事,人心本就容不得除了当时的自己之外的人推测。若非要提,也不过是偶然见到一朵白云,在被学校高墙支离分成两半的蓝空上游荡,再偶然看到了你。

便​恍然懂得何为山河失色,天地无疆。

喜欢你这件事,大概很多人都知道,包括你。我不知道当时你在走穿过三班,来到我们班门口之间的这段走廊的时候是什么感受,是不是也会带点小雀跃,会忐忑,但我很清楚,在我发呆看着门口,你却意外撞进我眼眸时,我想要流泪的心情。

是会明白,看到一个人就想去拥抱的炽热的心。

我一怔,感受到全班同学的目光,托腮的手不知何处安放,无措之间只能转头看向窗外。已然入春,一排排​枯树也在努力绽放生机。我看到嫩叶发芽,我看到窗户上映得模糊不清的他的轮廓。

我看到他笑了笑。

在那时候,我的心跳只属于他。​

2018-2020。

你看到,烟花升空了么?​

-沈书映-

无题/

我奔向你去拥抱的或许不是爱情。

贪恋少年时候的青涩情感,是一往无前的爱意,是无惧未来的勇气,是心动的那一刻,只关乎一人,一瞬间,一次命定的相逢而已。

​写下2020愿望的那一天之前,还没有下过雪。晨阳透过双层玻璃后显得清澈了些,空气中飘摇的灰尘颗粒沾了水汽,在光下跃动浮沉,我无聊到数它们的个数,却又在一次次眨眼后而分辨不清数到哪里后放弃了这个小游戏。

兴许是发呆过了头,站在台前的数学老师不满地敲了敲黑板,皱起了眉。同学们随着老师的目光看向我,我心一跳,回神却正好碰上他的视线。

淡漠又沉静。

下午的时候,2020愿望单传到我们这排。作为假期作业的插页,我们很不欢迎作业,但却很希冀看到每...

我奔向你去拥抱的或许不是爱情。

贪恋少年时候的青涩情感,是一往无前的爱意,是无惧未来的勇气,是心动的那一刻,只关乎一人,一瞬间,一次命定的相逢而已。

​写下2020愿望的那一天之前,还没有下过雪。晨阳透过双层玻璃后显得清澈了些,空气中飘摇的灰尘颗粒沾了水汽,在光下跃动浮沉,我无聊到数它们的个数,却又在一次次眨眼后而分辨不清数到哪里后放弃了这个小游戏。

兴许是发呆过了头,站在台前的数学老师不满地敲了敲黑板,皱起了眉。同学们随着老师的目光看向我,我心一跳,回神却正好碰上他的视线。

淡漠又沉静。

下午的时候,2020愿望单传到我们这排。作为假期作业的插页,我们很不欢迎作业,但却很希冀看到每个人对于2020的美好愿望。

我画画还算可以,所以有几个朋友来找我给他们填下边框。这是个技术活,我慢慢磨。午后阳光有点刺眼,我用手挡了一下,窗边同学似乎也感受到了光线的炽烈,站起来拉上了窗帘。我看那道光线被阴影隔断到消失,适应光线后,我放下了手。

然后,一阵热气扑面而来。我抬起头,看到少年鬓角的头发微微卷起,看到他额上细密的汗珠,像结在玫瑰上的晨露。

『愿我在优秀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很中二又很狂妄,我似乎能猜到他落笔时的肆意模样,是充斥着饮马少年郎的骄气,是凌于万人上的傲然。

总是有时候憋不住感情,我眼睛眯成一条缝,映得字迹模糊不清。

我认认真真地在边角上点缀了两朵玫瑰,画的仔细,将感情细细描绘,像采了日不落帝国后花园精心培养的国花去作基调,再拿一点绿叶为里子,尽管玫瑰从不需要陪衬。

围观的人很多,他们起哄这是给谁画的玫瑰。他转头看向我,眸子里带了深深的笑意,他向我走来。

我低下头,轻轻念叨他的名字。

我想,似乎就是那时候开始心动,然后,越陷越深,像溺在深海的生物,无法摆脱和逃离。

嚣张,轻狂,纵马少年郎。这一切都将从狂风里归于平息。

​——

高一上学期结束,很好的闺蜜的一场无疾而终的明恋。

真的不是我,我的爱情开始了,在2020.1.1结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