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明日方舟

2.2亿浏览    40.5万参与
风_铃

极寒

“博士,我要去一趟叙拉古。”拉普兰德推开了博士办公室的门。站在桌旁的凯尔希皱了皱眉:“现在不行,拉普兰——” “不,必须是现在,对不起,”她冷冷地说,手里紧紧握着灰狼的铭牌,目视着凯尔希转身走出门外。

她以询问的回光看向了博士,无声地重复着刚刚的问题他沉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口了:“我很抱歉……” “不是你的错。“她回答道,但她也没有意识到她在说什么,似乎唯一真实的只有那冷硬的钢制铭牌,虽然拉普兰德也明白,灰狼再也回不来了。

她刚离开,凯尔希就进了办公室。“你批准了?”她忧心忡忡地问。“我认为,她能处理好这件事。”博士轻声说。


没有尸体,有的只是空的坟墓。

在...

“博士,我要去一趟叙拉古。”拉普兰德推开了博士办公室的门。站在桌旁的凯尔希皱了皱眉:“现在不行,拉普兰——” “不,必须是现在,对不起,”她冷冷地说,手里紧紧握着灰狼的铭牌,目视着凯尔希转身走出门外。

她以询问的回光看向了博士,无声地重复着刚刚的问题他沉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口了:“我很抱歉……” “不是你的错。“她回答道,但她也没有意识到她在说什么,似乎唯一真实的只有那冷硬的钢制铭牌,虽然拉普兰德也明白,灰狼再也回不来了。

她刚离开,凯尔希就进了办公室。“你批准了?”她忧心忡忡地问。“我认为,她能处理好这件事。”博士轻声说。



没有尸体,有的只是空的坟墓。

在雨中,她如一个白色的幽灵,站在那块石板前,雨水拍打在她脸上,她也没有动。她也许哭了,但人们只能看到她冷漠的眼睛,泪水和雨水混杂着,从她的脸上滚落下来。



又是一年,她仍然在雪山下做着她认为毫无意义的观察工作,但想到再过十几天,她就能休息一个月,她的心情就又稍微好了一点。她在森林中穿行着,时不时拨开挡路的灌木丛,拉普兰德踩着雪,向森林的另一边走去——要自己捡木头生火……这么做真是毫无道理,简直另人恼火,难道罗德岛真的无法运输物资?

但丛林中似乎不只有她,还有别的生物,白狼停了下来,仔细地听着微弱的踩雪声。“狼。”她轻声说道,从腰间抽出了匕首,以防这些家伙对她展开攻击,这群雪地中的狼,会对除了同类的生物进行无差别的攻击,甚至是她。

仅仅是狼吗?她嗅了嗅空气,不,不仅是狼。

有陌生的气味,她没闻到过的,她把匕首握得更紧了。拉普兰德屏住呼吸,轻轻地拉开面前的灌木丛,面前似乎是个旅者,正在生着火。他最引人注目的,是脖子上那条飘舞着的围巾。

黑色的围巾。


那段记忆刻骨铭心,她当然忘不掉。

“你个废物,这都能受伤,干脆让你死在这里好了。”

“他在逃,我去追。”

血溅在树干上,沉重的物体倒地声,逐渐消失的身影,飘舞的黑色围巾。她没有等到她回来,她呼喊,却没有回应。


愤怒与仇恨如蛇的毒液一般涌遍了她的全身,她忘记了呼叫支援,她甚至忘记了自己都没有带一把像样的武器,便冲了上去。太鲁莽了,她忘记了灌木丛发出的响声,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将刀刺入仇人的脖子。但是她忘了,忘了面前的人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也许还比她技高一筹。

她猛的转身,匕首刺空了。

那家伙猛的抓住她的手臂,力气大得惊人。她躲闪不及,一阵剧痛过后,匕首已经掉落在了地上。一道银光闪过,她一惊,但仍然没有躲过。她用手臂去挡,刀划破了她的衣服,白狼的胳膊洒出一串血珠。

紧接着迎面便是一拳,拉普兰德重重的被击倒在地上。嘴里咸津津的液体告诉她她正在流血,那一拳把她打得意识模糊,她听到那人粗野的咒骂声,同时伴随着沉重的喘息。那人尝试去拖动她,她猛地掐住那人的脖颈,白狼眼前一黑,她突然触摸到一个被冻硬的,不同于雪和冰的物体,她抓住了那东西,最快做出了反应——向那人的脖子刺去。

热乎乎的血溅到她的脸上,她感到那人正在向下倒去,但她也感觉到什么东西击中了她的腹部。但她没有停下,仍然用手中的物体继续向那人狠狠地刺。终于,她感觉不到那人的体温,森林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与寒冷。

她松开了手中的铭牌,瘫坐在了雪地上,而她的腹部仍然在不住的流着血。她没法把匕首拔出身体,也无力那样做。


拉普兰德有些困了,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温暖了起来。她闭上了眼。

极寒,痛苦与困顿就要消失了。


她们很快就能相见了。

第二棟至高天
没有人会不喜欢老鲤。 博士的单...

没有人会不喜欢老鲤。

博士的单箭头。

没有人会不喜欢老鲤。

博士的单箭头。

Phantom -owl

关于新的卫星小左是什么动物的原形我觉得可能是穿山甲,尾巴太像了!但也不排除是鳄鱼之类的动物,也可能是犰狳环尾蜥这类有刺磷片的动物,纯属个人感觉有误可以指出哦!也欢迎大家来讨论,总之新帅哥真是太香了!有点像那种年下类型的!希望角角可以实装!

关于新的卫星小左是什么动物的原形我觉得可能是穿山甲,尾巴太像了!但也不排除是鳄鱼之类的动物,也可能是犰狳环尾蜥这类有刺磷片的动物,纯属个人感觉有误可以指出哦!也欢迎大家来讨论,总之新帅哥真是太香了!有点像那种年下类型的!希望角角可以实装!

奶油炖菜

【棋鲤】山间小路

       大炎历史向来悠久。就像这山间小路,说不清是谁修起来的;就像这山上的亭子,就连最年长的挑夫也说不清楚来历。在这样的大地上,发生什么都不会奇怪。


       冷空气中传来一丝不安定的气息,老鲤此刻还说不清是好是坏,能做到的只有裹紧衣服加快脚步。


       虽然时常把任务塞给侦探所的小孩们,但是真遇上了要出远门的任务,老鲤还是习惯一人揽下。...


       大炎历史向来悠久。就像这山间小路,说不清是谁修起来的;就像这山上的亭子,就连最年长的挑夫也说不清楚来历。在这样的大地上,发生什么都不会奇怪。


       冷空气中传来一丝不安定的气息,老鲤此刻还说不清是好是坏,能做到的只有裹紧衣服加快脚步。


       虽然时常把任务塞给侦探所的小孩们,但是真遇上了要出远门的任务,老鲤还是习惯一人揽下。


       清晨的山路带有不可避免的露水,青石板修成的小路微微打滑,云雾缭绕的山间看不清道路延伸到何处。即便是这样的路,老鲤依旧走的很快,或许是离家太久,或许是如他所说挂念家里的盆栽。


        一眨眼,路还是那个路,只是氛围明显变了。

    

       老鲤心下明了没有理会周身的变化继续赶路。只是在他踏出某一步时忽然被人叫停,“那边可是万丈悬崖,你确定要走?”


        眼前的路依旧延伸,没有半点悬崖之意。


       老鲤停下步伐,“终于肯开口了?”


       “不然看你摔下去?”


       “大少爷何必天天来折腾一介平民?琴棋书画哪样不行?”


      “是不错,不过没有你有趣。”


      “……”老鲤收了话,和岁争辩总是自己吃瘪,不如及时打住。


      老鲤四下张望,可惜完全看不出如何走才能回原来的路。


     “喂,该往哪走?”


     “不是不理我。”


     “我可不像您有闲情逸致关心名不见经传的平民百姓,我的事还多的很。”


     “脾气倒不小,闭上眼睛。”


     “啊?”


     “先闭上。”


      老鲤闭上了眼睛,倒不是担心那人把自己怎么样,只是好奇那人在耍什么花样。


      “!”一只手牵起老鲤的手,老鲤完全没有感觉到对方的靠近,差点叫喊出声。


      “别紧张,闭上眼。”岁用另一只手遮住老鲤的眼睛。


      “跟我走。”


      老鲤逐渐放松下来,手与手交叠的温暖如实传递给老鲤,中和了清晨的凉气让人格外安心。


      “在想什么?”


      “在想二公子这是闹哪一出。”可能是附身的缘故,这人经常跟着自己,只是对方从不主动找上门,自己也就不去点破——直到今天,这种平衡才被打破。


       “用你们侦探的话来说,应该算是观察。”


       “能被人发现,看来你做侦探的火候还不够。”在小事上找回没打破困境的尊严后,完全不顾那人本就不是什么侦探,老鲤摇头晃脑地反击。


       “自然比不上专业的。”


       “……”看吧,老鲤基本没在岁这里讨到口头上的便宜。


       “好了,可以睁眼了,就送你到这。”


       还没等老鲤睁开眼,对方又用手遮住他的眼睛,伏身靠近老鲤的耳朵,“期待下次见面。”


       等老鲤睁开眼睛,岁早已不见了身影,老鲤回头看看高耸的山峰意识到自己已经处于山脚。


      真搞不懂,这人来干什么的。


      老鲤手插着口袋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往前走,不过……倒是省了自己不少时间。


单桨
第一次的铜仁就贡献给这两位啦

第一次的铜仁就贡献给这两位啦

第一次的铜仁就贡献给这两位啦

碎碎念

【左乐中心向】听说罗德岛食堂没有折耳根

随便起个题目,脑了上岛的缘由

私设共扯淡一色,bug与ooc齐飞

折耳根,达咩

正文

------------

尚蜀黑盏争纷一事过后,梁洵随太傅进京述职,宁侍郎身为礼部要员暂驻龙门准备玉门补给,太合回肃政院复命,左乐则直接前往玉门,与常驻玉门的平崇侯左宣辽将军汇合。

难得回趟家,左乐坐在自家书房里对着要上书给朝廷和司岁台的行动密报发呆。先暂且按下司岁台与礼部的摩擦不表,单是那一百八十一块分身碎片的事情就属实难顶。

左乐甚至异想天开地觉得这位“臭棋篓子”的灵感没准儿是来自于维多利亚著名青少年冒险文学反派的所作所为。

伏地魔也只把自己碎成了七片啊,他想。

更头疼的还有罗德岛这一方...

随便起个题目,脑了上岛的缘由

私设共扯淡一色,bug与ooc齐飞

折耳根,达咩

正文

------------

尚蜀黑盏争纷一事过后,梁洵随太傅进京述职,宁侍郎身为礼部要员暂驻龙门准备玉门补给,太合回肃政院复命,左乐则直接前往玉门,与常驻玉门的平崇侯左宣辽将军汇合。

难得回趟家,左乐坐在自家书房里对着要上书给朝廷和司岁台的行动密报发呆。先暂且按下司岁台与礼部的摩擦不表,单是那一百八十一块分身碎片的事情就属实难顶。

左乐甚至异想天开地觉得这位“臭棋篓子”的灵感没准儿是来自于维多利亚著名青少年冒险文学反派的所作所为。

伏地魔也只把自己碎成了七片啊,他想。

更头疼的还有罗德岛这一方境外势力,“不问种族,不问出身,不问贫富,对待感染者一视同仁,致力于救助感染者的医疗企业————外派干员人均武艺高超身经百战,三位神明碎片齐聚态度暧昧的,医疗企业。这世道已经坏到行医治病救人还需要武装干员的地步了吗?他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干脆直接趴在了书案上。

“乐儿,用膳了,你回来厨房特意做了炸羽兽肉,来晚了可就没有啦“门外是左将军亲自敲门。

“就来。”

民以食为天,先填饱肚子最重要。

虽然大炎有“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但在左家用膳时并没有对这一条硬性要求。受二人身份影响,书信内容会经严格检查,边境城际网络不甚发达,最后乃至于家中用膳反倒成为了父子二人谈公事最常见的场合。

“父亲,您听说过……罗德岛吗?”

罗德岛。左将军伸箸的手一顿。

“听闻龙门魏总督提起过,怎么?”“年,夕,令三位神明碎片如今都在罗德岛,司岁台……”

左将军放下箸陷入了沉思。

龙门与切尔诺伯格事件中身为公开领导人的娇小卡特斯少女,成立者与卡兹戴尔的千丝万缕,罗德岛在各方事件中的中立立场、还有那位一手倾倒了战争天平的博士。如今在岛上称干员的除了那三位,也有龙门近卫局的陈警司,大理寺少卿麟青砚,以及左乐提过的疑似廉家阴晴扇传人和聪慧敏锐的狙击干员。

藏龙卧虎。

大炎北接内乱的乌萨斯,南有海嗣长年侵扰,西有卡兹戴尔兵家必争之地,东有东国虎视眈眈,如今内又有巨兽邪魔隐患,虽比谢拉格游刃有余,但没人敢保证大炎百年内不经战乱。

于公,罗德岛和三位神明碎片的立场和人脉关系值得争取,与罗德岛接触也更方便司岁台行监视工作,同时能表示对礼部退让示好,宁侍郎和朝廷那里都交代得过去。

“乐儿,你怎么看待感染者?“

“矿石病是每个感染者个人的不幸,与能力品行无关。”

正论。

于私……

大炎司岁台最年轻的秉烛人,谦和有礼知进退,连不苟言笑雷厉风行的太傅也重用赞赏有加。即使是与自己政见最相左的所谓政治敌人,都要由衷赞一句“左将军教子有方。”

左将军看了看空了的炸羽兽肉盘子和在奋力扒拉出另一道菜里折耳根的儿子,他暗叹一口气。

可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秉烛,秉烛。

“潜于文明下的巨大阴影,如若复来,自当有人为这天地持灯秉烛。”

这样的压力不该过早地压在一个孩子身上。

他想起左乐幼年,同龄人的暗讽妒慕当家长的都看在眼里,试图为儿子讨回公道时,却被少年清凌凌的明眸和掷地有声的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为大炎百世安详,不为他们的纨绔寻乐而努力。”噎得无言。也试图为了让左乐多与同龄人交朋友而送他回京城入学,可边境的风沙与战乱终究是长不出养尊处优的少爷的。

“乐儿,去罗德岛看看罢,就当是……额外的休沐了。”

“可是那一百八十块……”

“为父还没有到需要被问尚能饭否的年纪,大炎目前的事态也允许他的孩子们慢慢长大。而且………听说罗德岛食堂没有折耳根。”

END

lulu

⚠️乳夕警告,幺妹夕这次ss太可爱了

[图片]

漆穆

【罗德岛男团旅游路线】

  1.暮落看不见博士兜帽下的神情。


   来自罗德岛的指挥驻足于古堡森暗繁重的大门前

  他身前是迷雾,深渊,未知,他歇斯底里逃离的过去。


  他身后是一群各式各样的男人。


  准确来说,是罗德岛所有和博士“来往密切”的男性精英干员们。


  这个男团阵容真的能把卢西恩带走吗?暮落表示绝望。


2.厚重而繁复的古堡大门被瘦削的人形一脚踹开。


 应当背锅的是某位博士左手...

  1.暮落看不见博士兜帽下的神情。


   来自罗德岛的指挥驻足于古堡森暗繁重的大门前

  他身前是迷雾,深渊,未知,他歇斯底里逃离的过去。


  他身后是一群各式各样的男人。

  

  准确来说,是罗德岛所有和博士“来往密切”的男性精英干员们。


  这个男团阵容真的能把卢西恩带走吗?暮落表示绝望。

  

2.厚重而繁复的古堡大门被瘦削的人形一脚踹开。


 应当背锅的是某位博士左手握着改装超大功率电磁扩音器和右手提着的罗德岛专用热水壶。


3.  古堡足够黑暗。

 “博士,请跟在我后面。我会负责保护您的安全。”

 “小心台阶,盟友。”

  但有些人凭一己之力造成了光污染。


4. 一切恐惧来源于火力不足。

  博士和商人都深谙此道。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

  铁皮下的商人对上兜帽下的博士。

  博士毫不犹豫地把身上所有源石锭退给面前的商人,指向不起眼角落里一只不起眼的手模。说实话以银灰的视力,不仔细看都没发现那里还有个积灰不知道多少年的模型。

  “All in.只要那个。”

  和我交易时,你表现出现在的大度。我的盟友。银灰勾了勾唇。

  商人根据客户要求取回模型,将一部分源石锭划给自己,剩余的连同货物一起推给博士。

 “和您的交易真是愉快。但我们从来都是明码标价。”

  博士挑了挑眉,把源石锭丢给银灰,把手模塞给异客。

 “商人的基本美德。盟友。”

 “我从来都是明码标价。”

 “我是指找钱。”


异客:?

周期
翻到一张去年夏天的线稿 就顺便...

翻到一张去年夏天的线稿

就顺便上了色

🙆夏天的图拖到冬天才画完

翻到一张去年夏天的线稿

就顺便上了色

🙆夏天的图拖到冬天才画完

白盐
摸了紫兔子 (逃避画手ing…

摸了紫兔子

(逃避画手ing…

摸了紫兔子

(逃避画手ing…

湮·伏特加

【国家】待补充的资料(未完善)

国家

炎国——中国(龙门)

维多利亚——英国

东国——日本

哥伦比亚——美国

卡西米尔——波兰

萨米——芬兰

乌萨斯——沙俄

谢拉格——西藏喜马拉雅山区

拉特兰——梵蒂冈

玻利瓦尔——澳大利亚

莱塔尼亚——中欧

卡兹戴尔——

萨尔贡——土耳其

叙拉古——西西里岛

米诺斯——希腊

伊比利亚——伊比利半岛

阿戈尔——

国家

炎国——中国(龙门)

维多利亚——英国

东国——日本

哥伦比亚——美国

卡西米尔——波兰

萨米——芬兰

乌萨斯——沙俄

谢拉格——西藏喜马拉雅山区

拉特兰——梵蒂冈

玻利瓦尔——澳大利亚

莱塔尼亚——中欧

卡兹戴尔——

萨尔贡——土耳其

叙拉古——西西里岛

米诺斯——希腊

伊比利亚——伊比利半岛

阿戈尔——

过激洁癖的造雷bot(注意置顶)
前接:上课摸鱼莫猫猫 错的是...

 前接:上课摸鱼莫猫猫 

错的是角又不是我(つд`゚)

 前接:上课摸鱼莫猫猫 

错的是角又不是我(つ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