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日方舟

2616万浏览    16.8万参与
呱.🌸
是梅(:3_ヽ)_画背景的时候...

是梅(:3_ヽ)_
画背景的时候一个激动没挺住手,几个企鹅就上去了

是梅(:3_ヽ)_
画背景的时候一个激动没挺住手,几个企鹅就上去了

业又的睡觉空间

布洛卡x男博,基本没露脸的,最后一张无衣服的博士,搞疯球了,dbq炎客我再画一会就爬回来了

布洛卡x男博,基本没露脸的,最后一张无衣服的博士,搞疯球了,dbq炎客我再画一会就爬回来了

盈盈素语

[炎葬]姜饼人和玫瑰

☆极度ooc预警

☆今日份的ooc沙雕恋爱脑记事

☆可以叫儿女双全(?)


  炎客不知道从哪薅来一个姜饼人玩偶,指着它告诉送葬人这就是他们儿子了。


  姜饼人挂着傻里傻气的笑容,五短身材没有脖子,偏偏还在脖子和身子的交界处绣了个粉红领结,两颗蓝色纽扣也绣在领结下方。总而言之就是看起来格外憨批。


  送葬人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说:“领养的孩子吗,叫什么?”


  炎客双手举起那个姜饼人,想都没想脱直接说:“买的儿子,就叫姜饼人。”


  送葬人他的关注点显然偏移得厉害,他只是在疑惑这个姜饼人的性别,问:“为什么是儿子?”...



☆极度ooc预警

☆今日份的ooc沙雕恋爱脑记事

☆可以叫儿女双全(?)





  炎客不知道从哪薅来一个姜饼人玩偶,指着它告诉送葬人这就是他们儿子了。


  姜饼人挂着傻里傻气的笑容,五短身材没有脖子,偏偏还在脖子和身子的交界处绣了个粉红领结,两颗蓝色纽扣也绣在领结下方。总而言之就是看起来格外憨批。


  送葬人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说:“领养的孩子吗,叫什么?”


  炎客双手举起那个姜饼人,想都没想脱直接说:“买的儿子,就叫姜饼人。”


  送葬人他的关注点显然偏移得厉害,他只是在疑惑这个姜饼人的性别,问:“为什么是儿子?”


  “儿子不精贵......我们可以扔硬币决定性别。”炎客说着倒是把姜饼人往床上一扔:“上次我给的幸运硬币呢?”


  送葬人从口袋摸出不知道放了多久没管过的硬币,炎客接过来说:“正面男反面女。”


  天意难违,硬币抛出去落在地上转了几圈,最后颤颤巍巍停在了正面。


  送葬人看了全程,他说:“儿子。”


  


  送葬人之前的话反倒给了炎客启发,他想一个儿子怎么行,至少也是儿女双全。


  送葬人捡起硬币放回口袋,去阳台准备给玫瑰浇水。


  那盆玫瑰终于长出来了,还长得不错,冒出的叶子翠翠绿绿。送葬人蹲下身用手指摁了下泥土,炎客从他身后也冒出来,说今早浇过了。


  “玫瑰,不干不浇,浇就浇透。”


  送葬人只是点点头,他盯着新叶看,终于能摸到一点新生事物的活力和大自然的瑰丽。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送葬人还没来得及去捕捉,就匆匆溜走了。


  炎客也蹲在花盆旁,说:“看,我们的女儿终于长叶子了。”


  转眼间又多了个女儿,送葬人想着玫瑰,没有把硬币拿出来。


  炎客触了触泥土,说:“女儿要精细点。有句属于,儿子穷养女儿富养。”


  送葬人不知道从哪出现的这句俗语,隐约想到他应该听过这句。


  


  姜饼人在炎客手上完全体现了儿子该有的作用。


  说实话,炎客只是看见玩偶打折,顺便拿来靠着。他嫌晚上看书被床头硌得慌,送葬人告诉他,只要坐直的话后背就不会硌到床。


  但是现在没关系,有儿子了。


  姜饼人扁扁平平还有些厚度,薅起来手感一级棒,舒服得跟摸什么似的。炎客说他长得工整,偶尔当坐垫也可以。


  幸好姜饼人没有灵魂,依然顶着傻乎乎的微笑面对生活,甚至看起来多了几分强颜欢笑。


  


  两个人的重心显然都放在了女儿身上,送葬人翻了翻植物种植手册,认认真真记下来完美贯彻女儿要精细养的战略。


  但是用量筒浇水精确到毫升,就是显得太精细了的事。送葬人第一次翻薄的植物种植手册时,思考适量浇水,是浇多少。


  炎客乐得看热闹,看了几天又不行了,和送葬人说你就适量浇浇。


  “万物都不是按照死板规律来的。你只要记住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不需要记住什么时间才该生长。”


  送葬人已经能熟练的把握用量了,在多次的量筒测试之后。


  说起量筒,上次去实验室借的。


  


  博士选了送葬人任命助理,她昨儿抽签抽的。


  不管怎么说送葬人至少保证了她的休息,虽然方式总让她怀疑是否要再加一件防爆衣。


  休息时间,博士拍拍手翻了翻日历,她才发现这个月的例行检查还没有进行。说是例行检查,其实就是去男宿舍逛一圈全程直播给亲爱的罗德岛上的太太们提供灵感,时间也不固定,看博士什么时候一时兴起。


  听起来挺像变态的其实。


  博士选择摸鱼,招呼送葬人拿好手机就去了男生宿舍。她第一次带着男性助理进行这项活动,是相信送葬人绝对会实行委托,如果博士有要求的话。顺便看看能不能问到什么糖。


  博士从来没有按照顺序这个习惯,她举着手机照了一下门牌号,说先查这个。


  送葬人和炎客的寝室。


  群里面消息刷屏,可见上班摸鱼的人不少。直播也就是开了个语音通话,然后博士一个人开了摄像头。


  


  和上次来没什么区别,半边性冷淡半边的简约风,看起来有和谐之处又大不相同。博士拿着手机转了一圈,确认了次次来送葬人那半边都一个样。


  她去了阳台,着重拍了一下新发芽的植物,博士想起了之前在调香师那摸鱼看的厚厚一本植物百科,思考半晌觉得这应该是玫瑰。


  摄像头上移,突然出现一抹姜橙色在边缘。博士举好手机,发现这是一只姜饼人玩偶。长得傻里傻气还被挂在晾衣绳上,特别惨。


  这看起来和寝室的整体氛围不符,博士忍不住问了一下:“这是谁的玩偶?”


  送葬人回答她:“我和炎客的儿子。”


  博士听得倒吸一口凉气,手抖得跟筛子似的,镜头一转变为了拍摄送葬人,而送葬人表情坦坦荡荡仿佛只是回答了一个很正常的问题。


  博士觉得她快失智了,他们进展这么快都有儿子了吗,她刚刚来之前是不是应该恢复一下理智?


  博士颤着手拿出一颗源石吃下去,才问:“他叫什么?”


  “姜饼人。”


  博士吃完了一颗源石感觉平复不少,于是她说:“那挺好的,姓‘人’挺好的,跟你姓。”


  送葬人感到了困惑。


  


  炎客晚上回来把儿子收下来,他昨晚不小心把酸奶弄到姜饼人身上了,擦不干净干脆扔洗衣机里甩。


  送葬人也在阳台,只不过是在看女儿,他看了看儿子,什么都没说。


  炎客收完衣服和玩偶要去洗澡,送葬人回来得早,洗得也早,现在坐会床上看书去了。


  睡前半小时。


  时间到时送葬人照常伸手关灯,刚黑下

来,炎客就掀开被子大跨步走到送葬人旁边,自然而然躺下来抢了一半被子。


  他说:“儿子独立了,要自己一个睡。”


  单人床睡两个成年男性,真的是非常挤。送葬人朝里面退了点,对这个说辞说不出什么看法。


  “儿子独立了,我们也该干自己的事了。”


  炎客稍微撑起了身子,笑着说。











今天信息课薅了把电脑建了合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命名合集干脆就这样了。

时间线大概是一见钟情那篇的往后好几个月的亚子,中间还有事但是我现在只想写这个。

六场考试六个梗。快乐。顺便咖啡真的可以续命。

这篇指不定有肉等我月假再补。

wink

碗🍽🍽🍽🍽🍽
(瞎涂)姐姐的大尾巴太可爱了

(瞎涂)姐姐的大尾巴太可爱了

(瞎涂)姐姐的大尾巴太可爱了

棉花糖糖狗头

战地秘闻/R18(cp.银博)3

“罗德岛可不是收留所,想要留在这里治疗必须要走正当流程,无论是权贵还是乞丐,无一例外。”博士的眼神看起来云淡风轻,瞳孔里凝聚着为首者看不透的苍凉,他嘴角带着讽刺的笑意,霎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他们在谈判桌上时的场景。


病床上的女孩本能地向银灰投去求助的眼神,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可是那位罗德岛的指挥官依然面如春风,看起来完全无害的样子,他甚至走到床尾拾起挂牌看了一眼,默读了一遍上面医疗的记录,视线在“血液源石结晶密度”那一栏多停顿了几秒。


“我看看,嗯……还真的是感染者。”博士抬起脸,挑了挑眉,眉宇之间闪过一瞬黯然,他走到女孩的面前,黑曜石般的眼眸犹如深邃的夜空,清润...

“罗德岛可不是收留所,想要留在这里治疗必须要走正当流程,无论是权贵还是乞丐,无一例外。”博士的眼神看起来云淡风轻,瞳孔里凝聚着为首者看不透的苍凉,他嘴角带着讽刺的笑意,霎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他们在谈判桌上时的场景。


病床上的女孩本能地向银灰投去求助的眼神,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可是那位罗德岛的指挥官依然面如春风,看起来完全无害的样子,他甚至走到床尾拾起挂牌看了一眼,默读了一遍上面医疗的记录,视线在“血液源石结晶密度”那一栏多停顿了几秒。


“我看看,嗯……还真的是感染者。”博士抬起脸,挑了挑眉,眉宇之间闪过一瞬黯然,他走到女孩的面前,黑曜石般的眼眸犹如深邃的夜空,清润低沉的嗓音掷地有声,“你如果要留下来,接下来几天我会安排人员对你进行全方面的技能测评,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女孩紧张地点点头,注视银灰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份执着,她的手指揪紧了被褥,先前她还在恐惧之中深陷,可是如今抓住了一束希望之光,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手了。


“如果达不到应聘的要求,就要支付高昂的费用作为医药费。我不是慈善家,罗德岛也需要钱维持运营,这一点,救你的这位‘哥哥’可是比我狠得多。”不知道为什么,在念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博士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银灰挑了挑剑眉,自觉他的盟友是在讽刺他,今天能天使的事情他还没处发火,此时又被博士这一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行为给突然暖化了,这个人,总是无时无刻做一些没有逻辑,但却时刻牵动着他的情绪的事情。


他甚至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博士下了什么药,为什么这个人总是随心所欲地牵起他的怒火,又可以在下一秒让他的心尖酥酥得发痒。


这可真是见了鬼,银灰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耳根微微发烫,他站在墙角的阴影处,博士的背影看起来那样单薄,可是偏偏就是他,敢冲进弹片横飞的战场救起跌落高台的伊芙利特。


也难怪几乎所有干员都肯为他赴汤蹈火。


博士跟女孩简单描述了一下源石病的治疗方案,女孩只是小声地回应,她的双亲全部死于战火,如今已经无家可归,成了彻彻底底的孤儿。博士静静地站着看了一会点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才转过身。


他望了一眼银灰,却发现银灰整个人都隐藏在阴影中,脸色前所未有的苍白,即便军阀习惯性地将自己伪装得坚不可摧,可是这一切都逃不过博士的眼睛。


他狐疑地瞅了瞅银发的女孩,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可是银灰的过往,他又没有资格去过问,别人的隐私,也许是长得像银灰的初恋女友?博士这么想着,只觉得脚底生刺,万分不想再留在这里。


银灰过去怎样跟他有什么关系,单凭他的外表,没点桃色的过往根本说不过去。他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交往也是利益为先,非要越界的那一个就证明丢失主动权,他要是敢捅破,也等于将自己代表的罗德岛拱手相让。对于这场博弈,他无论如何都不肯认输。


“呐,你还不走?”博士插着兜,转身瞥了一眼银灰,后者仿佛一尊完全与墙壁融为一体的雕塑,这时才回过神来,银灰跟着前面一言不发的指挥官,一直走过走廊,刺目的冷光灯洒在他的背上的罗德岛标志上,反射出淡淡的金属光泽。


他突然停下来,那双纯黑的眼睛灼灼地盯着他,即便是身高差需要仰视,可是气场却依然张扬不羁,慢吞吞的语气带着笃定,“我不会让她留在这里的。”


果然,银灰哑然失笑,却又有几分无可奈何,也对,这才是博士,他的喜怒无常才是常态,他所做的一切不需要逻辑,因为他从来可以自定义逻辑与法则。


“这就是你的真面目?”他居高临下地观望,那双属于豹类的瞳孔缓缓舒张,瞳仁周围一圈银蓝色的花纹逐渐变动,昭示着主人此时内心的不平静。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这样的狡黠使坏,越是刺激着他内心深处掩埋的野性。上保险

二氧化苯
玩火的女人! 寒假想开始约一波...

玩火的女人!

寒假想开始约一波大头稿,不知道有没有人约呢

玩火的女人!

寒假想开始约一波大头稿,不知道有没有人约呢

小夕嘻嘻

【凯博】对凯尔希进行职场性骚扰的屑博士(2)

博士想让凯尔希帮忙揉.奶,所以是女博士设定~没看过第一章也不要紧


尺度原因,后面车想开快点的,但是怕放不出来就没开。


跟上一章没有必然关联。放心阅读,都是日常小甜饼

,即使感觉中间有点虐那也都是错觉!


博士性格非常沙雕注意!


私设博士种族为人类


[正文]


自从上次洗澡得手以后,博士对凯尔希的性骚扰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之前顶多也就是语言上调戏调戏,现在的博士偶尔还会直接上手。……当然,是在mon3tr不在的情况下。


“啊~凯尔希医生,这个奶罩不行的啦……”说着博士从脖子里掏出自己的粉色小胸罩扔到凯尔希手上“我的欧派随着生理期会忽大忽小的,最近涨的要死...

博士想让凯尔希帮忙揉.奶,所以是女博士设定~没看过第一章也不要紧


尺度原因,后面车想开快点的,但是怕放不出来就没开。


跟上一章没有必然关联。放心阅读,都是日常小甜饼

,即使感觉中间有点虐那也都是错觉!


博士性格非常沙雕注意!


私设博士种族为人类


[正文]


自从上次洗澡得手以后,博士对凯尔希的性骚扰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之前顶多也就是语言上调戏调戏,现在的博士偶尔还会直接上手。……当然,是在mon3tr不在的情况下。


“啊~凯尔希医生,这个奶罩不行的啦……”说着博士从脖子里掏出自己的粉色小胸罩扔到凯尔希手上“我的欧派随着生理期会忽大忽小的,最近涨的要死,​人类的生理期可是很频繁的,跟斯卡蒂那种来姨妈也不会流血的生物可不一样~~凯尔希医生~~~”凯尔希好像完全没反应过来博士会突然变得像个智障,竟然会当着别人的面从那种地方把自己胸罩拿出来。


因为我吃住都在罗德岛,像个小白脸,所以衣服理所当然也是医疗部给提供的。胸罩也只是普通的款式和颜色。凯尔希医生除了给博士定期检查身体,同样兼职半个生活老师,毕竟博士的种族是只有罗德岛内部的几位高层才知道的秘密。


我趁凯尔希发呆,把嘴凑到她耳朵旁边轻轻地说:“医生啊,给病人揉揉吧,人家好涨——”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凯尔希一巴掌拍到了地板上。真是疼死我了,一瞬间以为自己的生命都要就此终结了……


凯尔希捂着头上的两只小耳朵,耳朵被吓成了飞机耳耷拉下来,她浑身颤抖的骂到“不要贴着我的耳朵说话,啊……”


这种虽然痛但为自己发现了凯尔希医生的敏感点而感到愉悦的心情,都快让我怀疑自己真的是个变态了……


话说回来,她本身的攻击力有这么强吗?打的我脑袋现在还疼的嗡嗡响……​


“哈哈,对不起啊,凯尔希医生……我不知道你的反应会那么大……”​


凯尔希看着刚刚体验过濒死体验的博士,似乎也为刚才自己的炸毛行为感到愧疚,但是她的语气仍旧粗暴:“乳.房胀痛就是你指挥作战连连失败的借口?​真不知道罗德岛养你一个废物有什么用。”


​凯尔希医生,虽然嘴上在骂我,但是现在还在因为耳朵的事情而颤抖的可爱样子是逃不过博士的法眼的!


“​有句话我一直想说了,凯尔希医生……你真的有好好为你的病人着想过吗?每次生理期我肚子都痛的要死,脾气差的很但是还要对大家保持笑脸……明明腰疼的连站都站不起来,还要上战场去指挥作战……凯尔希医生,见惯了外伤,大概觉得生理期这点血量不算什么吧。但是如果你的子宫内膜破裂持续不停的流血……”讲到这里,我都快被我自己感动了,眼角的泪水仿佛要滴下来……


其实生理期疼的并没有那么地严重啦……​对我来说手撕一两个整合还是小意思。但是腰疼也是真的,脾气也会变的很差,恨不得亲自手撕所有整合运动早点回家。如果看过上一章就会知道,博士为了性骚扰凯尔希可是什么演技都做得出来。


凯尔希好像确实被博士这番演技唬到了,喃喃自语“确实……古代人类女性在生理期会变得非常的,脆弱呢……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气的浑身颤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说道:


“算了。你不是人类,让你体会到还是太难了。是我太强人所难了……我可能只是把最近作战连败的负面情绪发泄到你身上。不好意思……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吧。”


说完,我捂着刚才被凯尔希打肿的幸福的半边脸转身准备离开。转身的动作要慢,要给凯尔希足够挽留我的时间。走路的动作要决绝,不能有犹豫和停顿。


哼哼,就是这样,凯尔希这样负责的医生,自然会全心全意的帮助患者的,她没有理由拒绝我!


还要多久才要挽留我呢?内心还在煎熬吧,你也有今天啊,凯尔希医生~


我可要走出去了哟~只剩最后一点机会了哦~~


……啊?


结果直到我完全走出凯尔希视线,她也没有说出一句挽留我的话。我站在拐角处立了很久,才确认了,自己没有漏听,凯尔希医生确确实实什么都没有做……


鼻子有点红了呢。这次是真的有点想哭了。


“哟,老板!在这看什么呢?”能天使抱着货物正好路过,却正好撞上我在吸鼻子。

“博士怎么会哭呢?你是感冒了吧。”能天使担心的看着我。

“……呜呜阿能……凯尔希是最笨的猫。”

能天使:????猫难道不应该是动物……诶?


说完这些我把头套戴起来离开了。


我现在没心情跟别人开玩笑。


整个人把自己蒙在被窝里,想着自己刚才的煞笔举动,这不就跟和凯尔希吵架了一样吗?我还真以为自己对凯尔希很重要?凯尔希手里负责的医疗档案那么多,怎么可能记得住自己一个小小的生理期……当然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花精力去安慰我……


唉,我明明都知道啊……


在浓重的自我否定的情绪里,蒙着脑袋睡着了……


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一只小小的猞猁少女独自站在沙漠之中,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里。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从自己脖子上取下听诊器挂在她的脖子上。她看着手中的听诊器沉思着什么,过了一会,似乎找到了未来的方向,用力地扑到我怀里抱住我。


啊……抱我是很好。但是是不是抱的有点太紧了啊,小妹妹……


“唔……好难受……”嘟嘟囔囔的我才意识到刚才只是一场梦。……但是确实有什么东西压在我的胸膛上让我喘不过气。


我伸手一模,竟然有人从背后抱着我!


“啊啊啊——!什么人!有刺客啊红!清道夫!有刺——”背后那人伸出一只手赌住我的嘴,另一只手继续在我乳.房上揉搓。卧室里一片漆黑,我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吓到不受控制的哭了出来(甚至差点吓尿了)。


那人似乎察觉到那只捂住我嘴的手,好像滴上了我的眼泪,慢慢的把手松开了。我背后传来一阵压低的声音:“……我不擅长按摩。只是……知道一些古人类的生理常识。第一次可能会有点疼。”——“?!!”这个声音,竟然是凯尔希!


她为什么要给我……


我的确感觉到她是在给我按摩nai子。每一个动作都顺着乳.房的形状在揉搓,两边揉一揉再往中间推一推……即使隔着睡衣轻薄的布料也能感觉到凯尔希手掌的温度和形状。


“哈……啊,凯尔希医生?嗯……好舒服~”

凯尔希羞红的脸抵着我的背,“那个……比起罗德岛的公事,我确实也该在你的健康上面下点功夫。之前虽然对你身体的每项指标都严格把控,却忽视了你跟别人种族的不同。让别人来做这种事我会更轻松些…可是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身体的秘密……。”


凯尔希不愧是无所不知,仿佛连我身体的每个穴位都知道一样,揉的我舒服的不得了,根本没认真听她刚才说了什么,只会嗯~啊~的叫个不停。因为刚才哭过所以带着哭腔,感觉声音跟平时变得不太一样了。


我嫌弃睡衣碍事,直接把睡衣脱了。凯尔希没有拒绝,反而一本正经的补充道“啧。如果有润滑油之类的介质就好了。”


“但是那样会把衣服弄脏吧?下次全脱掉吧!”


凯尔希没好气的加重手上的力道:“全脱掉?那下次在手术台上进行好了。”


“手术台??不要啊,那里太恐怖了……上次从那里醒来看到华法林对我……啊~♡凯尔希医生,哈啊,不要,太重了……嗯…”


其实凯尔希还在想,怎么为自己半夜突然来按摩找借口。但是由于博士没有仔细听她刚才说了什么,自然也就没有问。实际上,凯尔希的工作是非常繁多的,想分出时间给博士,只有从凯尔希自己的睡觉时间里面挤出来。凯尔希的身体已经非常疲惫了。但是当实际触碰到博士的身体后,却又感到一种久违的安心……


“好涨~唔,好涨~凯尔希摸的不对,越摸越涨了……咦,凯尔希?”乳.房上的手渐渐没了声息,我这才发现凯尔希竟然保持这个姿势睡着了……她今天应该累坏了吧。我还特意跟她吵架,给她制造麻烦,时不时的对她进行性骚扰……我可真是个屑博士啊。


我转过身保住凯尔希,欧派正好跟凯尔希的欧派紧紧贴在一起,嗯~这样睡一晚上,肯定就不涨啦!让它们互相按摩嘛。


不知不觉,抱着怀中的凯尔希沉沉睡去……


过了几天,不要脸的博士把睡着的凯尔希医生抱回自己卧室的传闻不径而走……这让罗德岛很多女干员都在背后对博士议论纷纷……


不过凯尔希本人并没有什么反应,所以过了几天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最近有一些干员凑近博士总能闻到一种很甜蜜的味道,据博士本人透露,那是玫瑰精油的味道,是博士家乡按摩时候常用的一种用于润滑作用的介质。


说起来,不觉得博士最近指挥时候心情很好吗?


连手撕整合时候都哼着歌


诶,你说凯尔希医生身上也有类似的香味?我只闻到过消毒水的味道啊……不过她们经常在一起,沾上一点味道也正常吧。


真的很香呢~回头我也去调香师那里买瓶玫瑰香水吧~嘿嘿


—end—


藏北残城
感觉好像没看到有人画花嫁,就画...

感觉好像没看到有人画花嫁,就画了

只是底稿→画线稿过于舒适导致不想上色.jpg

感觉好像没看到有人画花嫁,就画了

只是底稿→画线稿过于舒适导致不想上色.jpg

刀客塔痣梓

真的不是我故意拖,填表真的好难啊(太苦了)
按自己家阵容搞的,想要星sir王小姐蒂蒂(出了再补坑)

真的不是我故意拖,填表真的好难啊(太苦了)
按自己家阵容搞的,想要星sir王小姐蒂蒂(出了再补坑)

玉錢儿~

#星熊#明日方舟#正片
        星熊,重装干员,以后是您的盾,您的利器,您的壁垒,请多多指教,博士。

        在我面前伤害我的同伴,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请!

       出镜:玉錢(原po)
       摄影:狗哥
       后期:狗哥

  ...

#星熊#明日方舟#正片
        星熊,重装干员,以后是您的盾,您的利器,您的壁垒,请多多指教,博士。

        在我面前伤害我的同伴,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请!

       出镜:玉錢(原po)
       摄影:狗哥
       后期:狗哥

        我太爱星熊姐姐了,星熊姐姐是我这辈子都得不到的女人呜呜呜

日青。

星陈car

垃圾文笔 第一次写 是car是car

很垃圾 幼稚园文笔 写完就直接发了没看自己写成什么样

有错字/改善欢迎评论  轻喷

评论区走起

垃圾文笔 第一次写 是car是car

很垃圾 幼稚园文笔 写完就直接发了没看自己写成什么样

有错字/改善欢迎评论  轻喷

评论区走起


九重游希
哺乳期 幸福的塞爹。。。

哺乳期


幸福的塞爹。。。

哺乳期




幸福的塞爹。。。

千島 海
为受伤的博士担忧的安洁莉娜——...

为受伤的博士担忧的安洁莉娜——
动作有参考。顺带一提,全职坑我一直在,在思考怎么把文好好地结尾。

为受伤的博士担忧的安洁莉娜——
动作有参考。顺带一提,全职坑我一直在,在思考怎么把文好好地结尾。

没有尾巴
送葬人无料吧唧,已经去做啦!摊...

送葬人无料吧唧,已经去做啦!
摊位是v27!!!吧唧印了二十个,送不出去就糊墙系列

送葬人无料吧唧,已经去做啦!
摊位是v27!!!吧唧印了二十个,送不出去就糊墙系列

雁辞ycc

明日方舟之博士的沙雕日常=(:з」∠)【万圣节篇】

虽然万圣节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看到页面上可爱的华法琳还是准备写一个( ˘•ω•˘ )

标题的颜表情可能是博士逐渐沙雕_(:D)∠)_

————————————————————————

万圣节到了,干员们都在庆祝万圣节的到来。

“芬,万圣节快乐呦~”

克洛丝穿着一身略显俏皮的新衣服跟情绪亢奋的芬打了个招呼。

“嗯!万圣节快乐!克洛丝的新衣服是自己做的吗?很可爱呀!”

“是的呦~对了!不给糖就捣蛋呦~”

克洛丝拎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南瓜状小篮子,开始向芬要糖。

芬拿出几块糖放进克洛丝的篮子里

“不要总吃糖哦!要保护牙齿!”

“知道啦!”

克洛丝收到了芬的糖后马上就跑走了,...

虽然万圣节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看到页面上可爱的华法琳还是准备写一个( ˘•ω•˘ )

标题的颜表情可能是博士逐渐沙雕_(:D)∠)_

————————————————————————

万圣节到了,干员们都在庆祝万圣节的到来。

“芬,万圣节快乐呦~”

克洛丝穿着一身略显俏皮的新衣服跟情绪亢奋的芬打了个招呼。

“嗯!万圣节快乐!克洛丝的新衣服是自己做的吗?很可爱呀!”

“是的呦~对了!不给糖就捣蛋呦~”

克洛丝拎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南瓜状小篮子,开始向芬要糖。

芬拿出几块糖放进克洛丝的篮子里

“不要总吃糖哦!要保护牙齿!”

“知道啦!”

克洛丝收到了芬的糖后马上就跑走了,还十分应付地甩下了这句话。

接下来,克洛丝敲开了所有能敲开的干员宿舍的门,要了一堆糖果。

糖果装满了整个篮子,衣兜里塞的满满登登的也全都是糖果,甚至连装饰的南瓜头里也铺了薄薄一层。

“嗯~那么接下来,就要去博士哪里了呦~”

克洛丝走向了博士的办公室,又随手从篮子中掏出一块糖,顺势扔进了嘴里。

“唔,好吃!诶!华法琳!”

华法琳转过身

“是克洛丝啊!新衣服很可爱哦!”

“嘿嘿,是吗?你也很好看哦!”

华法琳也换上了一身属于万圣节的衣服,与以往的衣服不同,这身衣服更突显了华法琳优雅的气质。

两人就这样走着聊着,终于走到了博士办公室。

“博士在吗?”

华法琳礼貌性地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一个缝隙,博士从缝隙中看清了来的是华法琳和笑眯眯的克洛丝。

“等我一下!马上开门!”

博士“砰”地一下关上了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把桌子上所有糖果和巧克力的包装都扫到了垃圾桶里,又整理了一下仪容,用完美的假笑给她们开了门。

“请问有什么事吗?”

博士脸上是惯有的职业假笑

“博士,万圣节快乐。”

“博士,万圣节快乐呦~不给糖就捣蛋!”

克洛丝笑眯眯地把篮子拿了出来,博士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

“那……那个,明天给……行吗?”

“可以的呦~不过……”

克洛丝突然向博士凑过去,用很小的声音附在博士耳畔说

“我会在明天的寻访中把能天使的简历换成我的哦~”

“博士啊~”

“要不要考虑一下呢?”

博士看着自己面前笑得灿烂的克洛丝,突然感受到了从脚下升起的寒意直接冲到了天灵盖

“给……都给……”

博士僵硬地转过身,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是他珍藏许久的糖果。博士掏出全部糖果都给了克洛丝,又分了一点给华法琳。

“哇!谢谢博士!祝你早日出六星!”

克洛丝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嗯……借你吉言……”

在回去的路上,华法琳一直很好奇克洛丝说了什么

“克洛丝,你对博士说了什么?”

“嗯?这是秘·密·呦~”

克洛丝一蹦一跳开心地回去了,只留下了在原地思索的华法琳。

第二天,博士就收到了能天使的简历。

————————————————————————

【以下是小剧场】

博士:我举报克洛丝私藏六星干员的简历!

梓蓝:……

——————————TBC————————————

祝各位看得开心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