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日方舟同人

10204浏览    1416参与
狼久

给个赞吧呜
这个真的超级麻烦
呜( ゚皿゚)
大家支持一下我这个小新人垃圾画手啊

我会继续画这样的小漫画的
(更新超级慢。。。
鸽子手我d(ŐдŐ๑))

给个赞吧呜
这个真的超级麻烦
呜( ゚皿゚)
大家支持一下我这个小新人垃圾画手啊

我会继续画这样的小漫画的
(更新超级慢。。。
鸽子手我d(ŐдŐ๑))

萨麦尔的蒲公英
新画了星熊,喜欢的话可以点赞评...

新画了星熊,喜欢的话可以点赞评论鼓励一下,谢谢您,我爱您。


“她手中的白玫瑰啊”

新画了星熊,喜欢的话可以点赞评论鼓励一下,谢谢您,我爱您。


“她手中的白玫瑰啊”

Rribbon

你可曾尝过雪的味道(银博)

女博x银灰,依旧是温馨治愈的故事,祝食用愉快


今年的切城,很罕见的下起了雪。

片片的雪花,飘在手中,化为水珠。

“我想去谢拉格。”我顿了顿,“谢拉格的雪应该很美。”

“确实很美,但是那里很冷,盟友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去不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有在努力恢复的。”

我抬起来了头,目光望向身旁那个个子很高,银白色头发的男人。

——是一片淘气的雪花,就这样看似不幸,却又很幸运的掉落在了我的睫毛上。

“啊...难受。”我眨了眨眼睛,想要把雪花弹下来。

“等等,盟友。”

“嗯?”视线里出现的,是他摘下手套的手,似乎是想要摘下那片雪花。

当然,我注意到的,只是那个总是藏在手套之下...

女博x银灰,依旧是温馨治愈的故事,祝食用愉快


今年的切城,很罕见的下起了雪。

片片的雪花,飘在手中,化为水珠。

“我想去谢拉格。”我顿了顿,“谢拉格的雪应该很美。”

“确实很美,但是那里很冷,盟友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去不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有在努力恢复的。”

我抬起来了头,目光望向身旁那个个子很高,银白色头发的男人。

——是一片淘气的雪花,就这样看似不幸,却又很幸运的掉落在了我的睫毛上。

“啊...难受。”我眨了眨眼睛,想要把雪花弹下来。

“等等,盟友。”

“嗯?”视线里出现的,是他摘下手套的手,似乎是想要摘下那片雪花。

当然,我注意到的,只是那个总是藏在手套之下,却又格外修长好看的手指。

——有一点点,只是一点点哦,我好像心动了。

“好了,盟友。”他再次戴上了手套。

再次眨了眨眼睛,指尖残留在睫毛上的温度,依然存在。

口中呼出的热气很轻易地便在空中化为白雾,飘散,再度飘散,最终消失在这寒冷的季节里。

不想要那份温暖如同白雾一样逝去,我终于鼓起勇气。

“等等。”

男人愣了愣,“怎么了,我的盟友?”

我掏出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双手,很显然,我今天没有戴手套。

我对他摊开双手,“冷。”

他显然是陷入了困惑。

不过很快的,他便理解了我的意思。

不,他大概没有理解。因为他并没有摘下手套,他所做的,只是脱下自己厚厚的大衣,然后轻轻的披在了我的肩上。

他温柔地抓住我摊开的双手,然后将它们环绕。

不过下一刻,他却将我的双手再次塞入口袋中。

然后轻轻推着我,示意我朝室内走。

——我很庆幸他没有继续牵住我,不然我泛红的脸颊绝对会暴露出我忐忑的心绪。

虽然也可以用外面太冷了脸被冻红了来当作借口,不过那也许会被他看出来。

“你不冷吗?”

“冷,不过你更冷,不是吗?”

他捏了捏我的脸颊。

“讨厌,手套上的雪都碰到我的脸上了…”

我摇了摇头,回头望向他。

我的盟友不怎么爱笑,但我回头的那一瞬间,确确实实看到他很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

“你看,脸都冻红了。”

“才不是因为冻的...”

“好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再次轻轻地把我向前推,然后自然地走在了我的身边。

——没有被他发现,真的是太好了。

》》》》》》》》》》》》》》》》》》》》》

“阿嚏——”

“博士,你是不是又跑到外面看雪了。”

“安塞尔,我没有感冒。我...阿嚏——”

“好了,博士。快点把这个药喝下去吧。还有,下次别再乱跑了。”

安塞尔递给我的药,显然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好喝。

无论是闻起来就散发出的苦味,还是那褐色的、还在咕噜呼噜冒着泡的不明液体。

“安塞尔,这不是毒药吧?”

“博士,想要感冒更严重吗?”

“好好,我喝。”

没想到喝药竟然也要鼓起如此大的勇气,我决定一口气将它们咽下去。

但是药入口中,竟没有如同外观一般苦涩。

有一点点的甜味,如同雪花一般的甜味。

“安塞尔,你尝过雪花的味道吗?”

“博士,一个正常人是不会去吃雪的。”安塞尔望向我,“不过,这个药确实是用新雪熬制的。比如...”

安塞尔又开始了他的药理学小课堂。

我自然是没有听进去。

我陷入的思绪里,只有那带着微甜的雪,与散发着雪的香气的那个人。

是的,我曾经偷偷尝过雪的味道。

我曾以为雪无味。

但是在细细的雪花化为温暖的水珠之前,我感受到了一丝甜味。

就如同,银灰身上的香气一般。

很淡,但是确实存在。

那一天被他的大衣所包裹的同时,感受到的不仅是温暖,也有那埋藏在大衣之中的隐约的甜味。

该死,一想到这个,我的脸又要开始红了。

“博士,您的脸红了,发烧了吗?”

安塞尔的小课堂结束了。

“不,我很好。”我匆匆的戴上了自己的面具,“谢谢你的药。”

“记得回去也要喝,还有,下个星期,得抽血了。”

“哈啊,知道了,下周见。”

我离开了那个充满消毒水味的房间。

看着那一剂剂的药,比起这入口还算可以的药,我更害怕的,是那该死的抽血。

没错,我真的非常非常晕针和晕血。

又长又细的针,戳入我那并不明显的血管,安塞尔时常要将针在我的肌肤里找很久才能找到姑且深一些的血管。

看着血液缓缓地流入试管中,我永远都要大口的吸气呼气以保持清醒。

啊,真的不希望下周那么快到来。

》》》》》》》》》》》》》》》》》》》》》

“那么,这是新修订好的贸易合同。”

罗德岛和喀兰贸易签订了战略合作关系,同时也进行着贸易的往来。

对这份贸易合同,我们双方自然是非常上心,不过作为罗德岛的一员,我还是把合同条款写得对罗德岛有利了一些。

会客室里,对面的男人显然是陷入了深思。

良久,他终于开口。

“对罗德岛确实很有利。”他顿了顿,“当然,对盟友你也很有利。”

但话语与他正在签署合同的手显然是有些相违。

“不过,祝我们合作愉快。”他再一次露出笑容。

嘴角上扬,约莫是三十度,但依然是,让我无法离开视线的三十度。

最近他的笑容变多了起来。

但我却无法笑出来。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

“当然,合作愉快。”

收起文件,我知道下一刻我将向医疗室迈出沉重的步伐。

正准备离开会客室,我却被叫住了。

“盟友,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很罕见的,他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平常的我自然不愿向他说出这样的弱点。我晕针,我晕血,这样过分柔弱的弱点,我唯独不想告诉他。

就像即便在战场指挥时,我也会在队员斩杀敌人时闭上双眼。

感谢那遮住一切的面具,即便我知道这是危险的行为,但我别无他法。

但今天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他很爽快的签下了那份对他并未那么有利的合同,也许是一直会隐藏心意的他会这样直接询问我的心事。

“我...晕血。”

我竟然不小心的说了出来。

我用合同遮住脸,明明有面具的啊,我干嘛还要做出这样愚蠢的动作。

“我知道。”

“什么?”

“我知道你晕血。”他补充道。

“你为什么...?”

“偶然...不,是安塞尔告诉我的。”

该死的安塞尔,竟然卖了我。

待会儿一定好好教训他一顿,我在心底默默下定了决心。

他站了起来。

“盟友,抽完血后,我们再一起赏雪吗?”

“嗯?可是安塞尔说...”

哈啊,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出去看雪了。

但是望着对面那个人很明显露出的失望的神色,我又止住了快要说完的话语。

“真是的,不管了。等我抽完就去哦。”

失望的神色转为很明亮的高兴的神色。

有一点可爱,是怎么回事?

“那,我在医疗室门口等你。”

“不,你在大门口等我。”

“为什么?”

因为不想让你看到我刚抽完血的样子啊,笨蛋。

当然,我不会说出来。

银灰看着我,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他迟疑了一阵,然后拉起了我的手,悄悄地在我的手里塞了什么。

“是巧克力,记得抽完血吃。”

“嗯…谢谢。”

虽然他似乎是想接着说什么,无论是想陪同我一起前往医疗室,或是再给我塞上几颗巧克力,我是不会想让他看见我教训安塞尔的样子的。

绝对,绝对不想。

“那么,我先走了。”我踮起脚,戳了一下他的脸颊。

无论何时何地,他的脸庞都是那般温暖与柔软,似乎与他的内心一般。

我的脸颊再度升温。

我快速的跑了出去。

——如果我再多待一会儿,必定能看到那个男人同样泛红的脸颊吧。

》》》》》》》》》》》》》》》》》》》》》

“安塞尔,明天的作战,你也给我去。”我捏住了他的脸蛋,不过可没有那么温柔。

“博士…疼…”

其实也没有那么疼,这小子就是故意装疼。

“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你为什么告诉银灰我晕血的事。”

“什么…他说好不说出是我说的…呢?啊疼!”

“安塞尔,后天的作战,你也给我去。”

“博士,你对我能不能也向对银灰先生一样温柔啊!”

“啊…抱歉,可能一不小心使过劲了。”

“没事…不过,博士,是他自己来问我的哦。”

这样的措辞,我知道安塞尔不会说谎。

那,是银灰自己来问,不是安塞尔主动告诉他的吗?

或许,只是或许,他也有点,关心我?

“博士,我们得快点开始抽血了。”

我又差点晕了过去。

还好安塞尔这次动作很麻利,血很快就抽完了。

只是我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

我掏出口袋里的巧克力,打开了精致的包装袋,塞了一颗到嘴里。

并不是很甜,带一点苦涩,但又确实,很好吃。

有一点稳重,又有些轻柔的味道。

“安塞尔,你也来一颗吗?”我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递给了安塞尔。

“博士,谢谢…啊,这个牌子,可是很难买到的,博士你在哪里弄到的?”

“你猜。”

“博士,下次的抽血时间是…”

“安塞尔,如果你不想这周都上战场的话,就止住你的话。”我剥开巧克力的包装袋,朝他的嘴里又塞了一颗。

离开了那个依旧充满消毒水味的房间,嘴里的那份微甜依然未逝去。

也许是巧克力的缘故,我的气色恢复得比往常要快。

关上医疗室的门,安塞尔又一次嘱咐我不要乱跑的话语早已被抛在脑后。

》》》》》》》》》》》》》》》》》》》》》

我并不是所有时刻都那么喜欢面具。

比如现在,我在考虑要不要带着面具和银灰会面。

再三思考之后,我还是将面具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离开了房间。

毕竟上一次赏雪之时我也没有戴面具,如果这次戴着,反倒是有些奇怪。

虽然事后可能会被凯尔希谴责,不过,我也想反抗一下。

这一次我穿的多了一些,当然,也老老实实得戴上了手套。

穿过长长的走廊,倚靠着门口的柱子所站立着的,是我一直喜欢着的身影。

“久等了。”

虽然大门紧闭着,但从口中呼出的热气,还是能够感受到外面的寒冷。

“那么,走吧,盟友。”

简单的,平静的,是他的话语。

悄悄地,自然的,是他牵起了我的手。

不安的,跳动的,是我的心脏。

紧张的,缓慢的,是我迈开的步伐。

以及习惯性的,“嗯。”的一声回应。

》》》》》》》》》》》》》》》》》》》》》

外面果然很冷。

但是银灰的手,却格外温暖。

哪怕是隔着手套,哪怕是他没有望向我而是望向那一片片飘落着的雪花。

我暴露在雪中的脸颊,依然再一次升温。

轻轻地,他松开了我的手。

我不想松开。

当然不会想松开。

但是我还是没有勇气再次牵起。

留在指尖的温度逐渐散去,呼出的白气再度消逝,今天的雪,倒是格外的美。

“盟友,你可曾尝过雪的味道?”似乎是随意的问起,抑或是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

“吃过哦,有点甜甜的。”

“是吗?我倒是觉得有些微苦,不过,最终还是甜的。”

有些漫长的,他轻轻的诉说起了在谢拉格的故事。

“谢拉格的雪,苦中带甜。”他望向我,似乎是总结性的说道,“不过,那也是一份回忆。” 

“盟友,有机会一定带你看谢拉格的雪。”

“好。”我点了点头。

仰起头,我第一次发现他的眼睛竟然也是这般好看,银灰色的瞳孔,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安静沉稳,却又充满着温度的色彩。

再一次的,是淘气的雪花落在了他长长的睫毛上。

我不自觉的伸出手去触碰他,以至于我忘了摘下手套。

“啊...冷。”

我添乱了。

手套碰触在睫毛的时候,落在睫毛上的,只是更多的雪。

该死,我又搞砸了。

“对不起。”

我不再望向他。

“不,没关系。”他摘下了手套,揉了揉眼睛。

“你不必道歉。”

他蹲了下来,仰起头,再次望向我。

但我只是别过头。老实说,我真的没有勇气再次望向他。

但他并没有移走视线,他只是将摘下手套的手,将那双比我大很多,修长白皙的手握住了我。

“啊...你不冷吗?”

三十度,这一次,我看的很仔细,他的嘴角上扬了三十度。

我不自觉的对上了他的视线。

“盟友,你总是问我这个问题呢。我很冷哦。”他站了起来,“所以,要和我牵手吗?”

“嗯…我考虑一下?”

手套固然很温暖,但是他的双手,应该会更温暖吧。

所以,我当然会选择摘下手套,然后,牵起他的手。

“盟友的手一直都是这般温暖呢。”

不,是因为你那么温暖我才会升温。

“那,我们继续看雪吗?”他将视线瞥向了一直在飘零的雪花。

雪花飘落在他银白色的头发上,竟然很罕见的站立住。

“今年的切城的雪也很美呢。”我呢喃道。

“嗯,真的很美。”

“巧…巧克力很好吃哦。”

“是吗,那,还要吃?”

他将我的手放进了他大衣的口袋里,里面装着巧克力。

剥开那很好看的包装纸,他轻轻地朝我嘴里塞了一颗。然后,再次拉住我的手。

我们的十指悄悄地环绕在了一起。

天气依旧很冷,呼出的热气也化为了寒气,但是指尖传递的温度,却不会消失。

巧克力甜中带苦的味道在嘴中环绕。

“好吃吗?”

“嗯。”



感谢观看orz

银老板是我的第一个六星干员,炒鸡爱他qwq

今年可能这是最后一篇了,希望喜欢w

有琴稹山

【银博】《地下通道的百万富翁》04(完结)

-架空现代au 我流男博

-碰瓷总裁x贴膜西施

前篇:01

02

03

“我的月亮,我的爱人,为何你如此荒凉

(ps 如果点不开就直接wb搜索用户有琴稹(zhen)山)

——————————

看上一篇的评论里面好多朋友在说居然还会更新,我终于写完了,从夏天写到寒冬腊月,我太鸽了,dbq大家。

发第一章的时候我看到有老师猜测博士是个很dior的男人,我再dbq,博士真的就是普通小市民。这个故事从头到尾没什么阴谋也没什么伏笔(可能也没什么逻辑),就是深情豹哥勇敢追爱最后变卖家产为爱甘作打工仔(bushi

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我想试试看写写人物群像,所以这篇文章里提到了很多的人...

-架空现代au 我流男博

-碰瓷总裁x贴膜西施

前篇:01

02

03

“我的月亮,我的爱人,为何你如此荒凉

(ps 如果点不开就直接wb搜索用户有琴稹(zhen)山)

——————————

看上一篇的评论里面好多朋友在说居然还会更新,我终于写完了,从夏天写到寒冬腊月,我太鸽了,dbq大家。

发第一章的时候我看到有老师猜测博士是个很dior的男人,我再dbq,博士真的就是普通小市民。这个故事从头到尾没什么阴谋也没什么伏笔(可能也没什么逻辑),就是深情豹哥勇敢追爱最后变卖家产为爱甘作打工仔(bushi

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我想试试看写写人物群像,所以这篇文章里提到了很多的人,在人物的塑造上花了一点功夫。我希望这些角色不仅仅是脸谱化的角色,而是看到他们,你会在脑子里想起一些别的什么人,想起在你身边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博士在黑暗里找到了光,而银灰则是和他的爱人一起回到了真实的人间。互相拖累,互相救赎,很市井也很荒诞,希望你喜欢。


Gardenia

【星陈】解忧咖啡店(平行时空)

是续我上篇《解忧咖啡店》的平行时空……https://gardenia522.lofter.com/post/30d9d6ca_1c72b2a01

上把是刀,那么这次就是一颗糖了!可能文笔退步……

———————————————————————————————

     洗完了咖啡杯后,绿发的高大鬼族女人脱下了制服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铃————挂在门上的风铃随着门被打开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一位蓝发女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女人,她的长发遮盖住了她的容貌,唯一...

是续我上篇《解忧咖啡店》的平行时空……https://gardenia522.lofter.com/post/30d9d6ca_1c72b2a01

上把是刀,那么这次就是一颗糖了!可能文笔退步……

———————————————————————————————

     洗完了咖啡杯后,绿发的高大鬼族女人脱下了制服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铃————挂在门上的风铃随着门被打开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一位蓝发女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女人,她的长发遮盖住了她的容貌,唯一能看见的就是她向下翘的嘴角,也许她看起来很累了,陈就坐在她身边等她醒来。

     “啊?我睡了多久?”等这位店主,星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不小心睡着了,而且身边居然还有客人在等她。

       “我进来也有五分钟了。”陈一字一句地说,“你太累了吧?”

       “是,是,真对不起。”星熊快速穿上制服,“还是和往常一样吧?”

         “是的,还要麻烦你,不过如果你觉得太累了今天就算了,你就坐下来陪我聊天吧,就当……我省下今天的咖啡钱!”

          “这怎么行?你是客人啊。”星熊此时已经磨好咖啡粉,准备冲进去,可能因为她实在太累,不小心打翻了滚烫的咖啡,烫伤了身体。

          “你没事吧?不用了,我来帮你擦拭一下身子。”陈来到厨房,扶起倒在地上的星熊,“赶紧包扎一下吧,星熊店长,你们店有医疗箱吗?”

           “在二楼我的床头柜。”

            陈大步流星拿到医疗箱,取出红药水给星熊擦拭,“星熊,你太累了吧?以后多休息一下,这杯咖啡我就不要了。”

          “不,是我太冒失了啦……”星熊埋下头,“你明明是客人啊……”

           “按我说的去做!”陈突然感觉自己职业病犯了,自己平时在近卫局也是这么和下属说的。

             “遵命,陈sir!”星熊露出微笑,都这样了还有心情和眼前的陈开玩笑。 

               陈给星熊简单做了点包扎,“包扎的不是很好看,嘿嘿。”

               “陈警官,谢谢你……”星熊站起来,“今晚……陪我怎么样?”

               “啊?这样好吗?”陈瞪大眼睛,“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啊?”

                “没关系,我一个人住的。”星熊露出微笑,“就是床位有点儿小……”星熊假装很苦恼,“挤一点可以吗?”

                  “我都可以的,挤一点没事。”陈回答,“多拥挤的床的都可以睡下。”

                   “嗯,那样很好啊。”星熊站起来,“我衣柜里还有一件睡衣,你穿的不知道合身不合身。”星熊说完就往楼上走。

                     星熊上楼后立马蹦跶了一下,要不是怕影响楼下的陈,她还想一直蹦跶下去,她从床头柜拿出一本相册,里面全是陈在喝咖啡的样子,虽然说偷拍是很可耻的事情,不过对于这位鬼族女士来说,她是很兴奋的。

                     星熊刚一下楼,就闻到一阵浓浓的咖啡香,是陈穿着自己的制服在烧咖啡。

                 “不好意思啊,没经过你的同意擅自用了你的工具。”陈见到星熊下来有点紧张,不过她可以应付得了这种局面,快速调好了咖啡放到星熊面前,装作服务生的样子鞠了一个躬,“请慢用。”

                  “怎么反客为主了?”星熊逗陈,“那我就来品尝一下咱们陈大厨的手艺吧!”星熊泯了口咖啡,“这是我喝过最香最甜的咖啡呢。”

                  “难道是我糖放多了?我记得我就放了一勺啊?”

                 “是做它的人甜!”

  

               

猫盖盖工作室

占tag致歉

作者是  @兔头 
首发魔都cp25
评论区里抽3位小可爱赠送一套明信片!!
开奖日期:5天后开奖  
感谢各位的喜欢和支持!!!  

购买传送门

占tag致歉

作者是  @兔头 
首发魔都cp25
评论区里抽3位小可爱赠送一套明信片!!
开奖日期:5天后开奖  
感谢各位的喜欢和支持!!!  

购买传送门

SITALVO
听个音乐就想涂,电音可真好听

听个音乐就想涂,电音可真好听

听个音乐就想涂,电音可真好听

BIGFOOT
最近有点想唱摇滚的少女偶像空(...

最近有点想唱摇滚的少女偶像空(近期抽卡唯一的新五星😭)

最近有点想唱摇滚的少女偶像空(近期抽卡唯一的新五星😭)

冇先生

Ladies Gentleman

All the party people

给你最劲爆的舞曲

给你最摇摆的节奏

Let's happy tonight

今夜让我们一起放松

全场的帅哥美女

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这是DJ Doctor

MC冇先生

欢迎莅临

罗德Disco!!!!

Ladies Gentleman

All the party people

给你最劲爆的舞曲

给你最摇摆的节奏

Let's happy tonight

今夜让我们一起放松

全场的帅哥美女

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这是DJ Doctor

MC冇先生

欢迎莅临

罗德Disco!!!!

上古神兽鹏

博士讽凯尔希,凉凉

博士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阿米娅曰:“我孰与基建黑角美?”阿米娅曰:“君美甚,黑角何能及君也?”基建黑角,罗德岛之美丽者也。博不自信,而携阿消问弑君者曰:“吾孰与黑角美?”弑君者曰:“黑角何能及君也?”旦日,银灰从外来,与坐谈,问之银灰曰:“吾与黑角孰美?”银灰曰:“黑角不若君之美也。”明日黑角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阿米娅之美我者,私我也;弑君者之美我者,畏阿消也;银灰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医疗部见凯尔希,曰:“某诚知不如黑角美。阿米娅私某,弑君者畏同某之阿消,银灰欲有求于某,皆以美于黑角。今罗德岛实力强大,一艘战舰...

博士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阿米娅曰:“我孰与基建黑角美?”阿米娅曰:“君美甚,黑角何能及君也?”基建黑角,罗德岛之美丽者也。博不自信,而携阿消问弑君者曰:“吾孰与黑角美?”弑君者曰:“黑角何能及君也?”旦日,银灰从外来,与坐谈,问之银灰曰:“吾与黑角孰美?”银灰曰:“黑角不若君之美也。”明日黑角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阿米娅之美我者,私我也;弑君者之美我者,畏阿消也;银灰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医疗部见凯尔希,曰:“某诚知不如黑角美。阿米娅私某,弑君者畏同某之阿消,银灰欲有求于某,皆以美于黑角。今罗德岛实力强大,一艘战舰,干员左右莫不私君,整合运动莫不畏君,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君:由此观之,君之蔽甚矣。”

凯尔希曰:“Mon3tr。”

*以下内容含暴力,血腥,色情内容,已屏蔽*

黑钢、莱茵生命、企鹅物流、龙门近卫局闻之,皆朝于罗德岛。此所谓战胜于朝廷。



————————————————————

上课想到的……

望大家喜欢


 

 

绫月

插图预告哟╰(*´︶`*)╯
画的森太太的文的配图,今后先不摸鱼了都画这张了,让我涂个一个多月(#゚Д゚)

可能还会接着文画漫画小后续w

插图预告哟╰(*´︶`*)╯
画的森太太的文的配图,今后先不摸鱼了都画这张了,让我涂个一个多月(#゚Д゚)

可能还会接着文画漫画小后续w

你头发乱了喔.

明日方舟同人文第六期-银博篇(ooc 伪r18)

              打开了宿舍的门,博士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踮起双脚送进银灰地嘴里,舌尖划过银灰的味蕾感知着他的温度。银灰小心翼翼地带上房门,替博士摘下兜帽,把他按在墙上开始解大衣的扣子,博士拉住银灰。

              “不要着急嘛,好不容易你与我之间的独处,要像享用美酒一般去品味其中的乐趣。”...

              打开了宿舍的门,博士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踮起双脚送进银灰地嘴里,舌尖划过银灰的味蕾感知着他的温度。银灰小心翼翼地带上房门,替博士摘下兜帽,把他按在墙上开始解大衣的扣子,博士拉住银灰。

              “不要着急嘛,好不容易你与我之间的独处,要像享用美酒一般去品味其中的乐趣。”

               “每一天当我闲霞之时,我的脑海中就想着你,刚开始认为你在利用我,可是在与你相处的每分每秒我无时无刻都在转变对你的看法,你接纳了我的妹妹,在战斗结束时给…给予我鼓励,还有刚才和恩雅吵架,站在我身旁劝导我的依旧是你。博士可以和我在一起吗?我会用我的一切去成就你的梦想,即使我会牺牲现在的一切。银灰在所不惜。“

                博士将食指挡在银灰的嘴前,示意他打住。

             “我的盟友,要想我开心地答应你,知道该怎么表现吗?“

               银灰淡淡的笑了一下,将博士扛在肩上向床的方向走去。博士边笑边敲打着银灰的背部。

            “你太没有礼貌了,这是谢拉格的大军阀干出来的事吗?哈哈哈。”

              银灰不顾博士的打闹,将他摔在床上,将自己处于博士的上方,一只手支撑着他的上半身。他慢慢向下靠近博士,依稀可以听见博士快速极具节奏感的心跳。博士的眉目中瞬间出现了一丝羞涩,试图回避银灰的目光。银灰用食指跟拇指将博士重新面向自己。

              “银总,我…我没有什么经验,可不可以温柔一些?“

               “第一次下棋?”

               “嗯…“

               “我也是头一回,不过我来帮你进入状态吧。”

             银灰将手伸向博士下面的棋子,轻轻的抚摸着棋子,博士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闭上眼睛享受着下棋带给他的快感。银灰看到博士极度舒适的样子,忍不住地将头伸向博士的颈部,一阵薄荷的味道充斥着银灰的理智,他开始用嘴在博士的脖子上留下痕迹。

                 “银灰,嘻嘻,有点痒啊。下个棋不用做这么多预备工作啊。”

                 “你说的要慢慢来,看来是我的前戏很不错,是不是挺不住啊?“

                “才…才没有,啊♂,不行了!别!!“

                 银灰慢慢的轻触博士棋子的冠部,博士的棋子似乎很敏感禁不起太激烈的刺激,银灰决定循序渐进的来。他动手解开了自己的扣子,博士看见了一个十分结实有力的胸膛,他的每一处肌肉都显现出男人本该有的气息。强壮又不乏优美,给人一种古典健体的观感。他将自己的棋子拿了出来,那是一枚做工精细并经过处理的棋子,可以说是只有贵族才会配有的上等棋子。博士看到如此美观巨大的棋子,心里暗想,估计与这般棋子博弈一次的话,这辈子也离不开他了。

               “现在我可以下在你的棋盘里面吗,盟友?“

                “一定要缓!”

                “那要开始了哦,我会轻轻的。”

               银灰手握棋子将它轻轻的推进棋盘上的洞中,博士起初并没有任何感觉,可随着棋局的慢慢推移与深入,博士似乎感到一丝不妙,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十分被动,他却丝毫不能扭转,只能任由银灰随意摆布。

             “啊♂……呼呼……好…好棋啊!没想到银灰你下棋的功夫了得。”

            “在维多利亚留学的时候,我没有事就在图书馆里看小说,有一天发现了一本维多利亚的宫廷棋谱,就颇有兴趣的翻了翻。”  

      “我……我不行了!你下的好强,我要死了!把我弄死吧!”

      “我可要认真起来了,别乱动哦。”

      银灰的速度渐渐加快,下棋的动作也随之猛烈了起来,博士呻吟着,他知道在这种局势上,银灰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他早已下得满身大汗但是他顾不上去擦拭。他回头注视着正在自己上面输出的银灰,试图接吻。银灰看到博士微微眯紧的眼睛和通红的双颊,自己同样情不自禁的凑了上去。

        “你真是淘气啊,干嘛咬我舌头啊。”

        “因为喜欢你。”

        博士坐了起来让银灰躺下,他用手拿着银灰的棋子,放进了嘴里。

          “你这是干嘛?下不给我吃我棋子吗,博士。”

           “我想去感受你的温情,老板。”

         银灰没有阻止博士的行为,他在刚才的对局中消耗掉太多的精力,想要休息但不知如何开口,趁着博士吃自己棋子的时候小憩片刻,只是太累了,慢慢的银灰感到自己的身躯深深的陷进了床垫里……

         一股洗涤剂的芬芳闯进银灰菲林族灵敏的鼻子里,他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博士将刚洗完的头靠在他的身上看书,头发上的水顺着银灰的身体向下流淌。这就是传说中的事后?他将手放在博士的肩上,博士放下手中的书,腻歪歪地对银灰笑着。

         “我睡了多久?”

         “离起床还有两个小时,我打算先起来看看书。”

        “博士看什么呢?”

         “报告老板,属下在看一本另一世界的书,叫追忆似水年华。据说不同的人对这本书归类不同,艺术家认为这本书谈论艺术,历史学家会说这部小说有关于历史;而对于我,它是我对于爱情和取向方面的启蒙老师。”

         “美好稳定的世界会让人安心地去追求理想,那必是一个处于田园时代的世界人才会有时间去思考艺术与爱情。现在的世界还不允许我完成梦想,假如泰拉度过危机,我想实现我的一生所愿。”

        “是什么啊?我帮你实现鸭!”

       “我想和你有个孩子。”

        “再下一局?”

        “别吧,我又不是东国的那个龙王,和徒弟下一晚上的棋,身体不要了吗?”

        “你好蔡啊,哈哈哈!”

       “那我就让你收回你的话!”

        银灰用被子盖着自己扑到博士湿漉漉的身上,两个人嬉笑着在床上滚来滚去......

        清晨的阳光冲破弥漫在切尔诺伯格的浓雾,一位白衣少年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了整合运动的“集体坟墓”前,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他身后的整合干员们一字排开在等待这个白衣少年下达命令。一架无人机在白衣少年掠过,选在他的左上空。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梅菲斯特,你自己擅自来到切尔诺伯格干什么?不知道要先和上级申请才行吗?”

         “向W你申请?你也配让我申请?自己不知道私会了多少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不和你吵了,今天我是来捡一个废品再利用的。”

         “四百个战斗单位基本上都死透了,哪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啊,难不成你想给他们集体火化用他们做化肥?”

          梅菲斯特没有回答W,他自顾自的查看着每一具尸体,他的目光瞬间锁定在地上的一具躺在血泊中的女人身上,他笑了笑。

           “弑君者,这一生你收到的侮辱是最多的,估计你想手刃了她们吧,可惜你现在都要腐烂发臭了,想好等你醒过来的时候该怎么谢我。”

          说罢,他向弑君者吹了口气,一种粉尘类的药末通过鼻腔进入了她的体内,起初弑君者没有任何反应,几秒钟的时间,手指动了一下,她猛地坐起,睁开了眼睛开始大口地呼吸。

         “这就是你说的回收利用?把一个残兵败将复活?”

         “以后就知道了,留她在组织里没有坏处,虽然她打不过罗德岛和龙门,收拾乌萨斯的那些废物们游刃有余。”

        “希望她别再被那些败类一下秒了,塔露拉说了可不养无用的人。”

         一名整合特种作战干员跑向前来。

        “打扰二位领袖,刚刚在城区肃清幸存者的时候,有一帮自称感染者的乌萨斯人说想向我们投诚,因为他们人数众多,我们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想请示一下领袖。”

         “我去看看。W你就在后方好好混吧,祝你身体健康。”

         “快点滚吧!”

          梅菲斯特跟着那名干员来到了一群人面前,他们都是乌萨斯本地平民打扮,但是没有显著的感染者特征。

           “是否检查下他们真的被感染了,领袖?”                                                      

“刚才的天灾消灭了城里一半的人口,活下来的肯定也会被矿石感染的。所以他们多半是那些以前迫害感染者的人,这就是报应。你们开始生产吧。”

 “全部都生产了吗??”

  “这是他们自找的,还有要用火,我可不想每天闻到尸体腐烂的味道。还有把弑君者带到我们营房那边。”

  “明白!”

  特种干员向周围招手示意,无数燃烧瓶飞向场地中央的平民,顷刻间痛苦的哀嚎响彻这空旷的广场。一些人试图逃跑,早已埋伏好的狙击干员一一将他们射倒再由近战单位乱刀砍死。片刻之后广场上一片死寂,灼烧的温度加上烤肉的味道充斥着在场的所有人。梅菲斯特兴致勃勃地问身边的人。

   “晚上要不要一起吃烧烤啊?我可以亲自叫人给你们做,可比他们好处多了!哈哈哈!”

          这些整合运动干员想笑可总也笑不出来,看到这些焦透了的尸体有一种想吐的冲动。 一个小女孩忽然冲向广场,看到一地的残骸表情写满了惊愕与恐惧。她瘫坐在地上看着尸体上的火星。梅菲斯特迎向前去。

        “小姑娘,你家人在这里吗?”

        “爸爸…还有妈妈……”

        “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赎价,神会原谅他们的。“

        他把一旁的整合运动干员叫到跟前来,对他们小声说。

        “这个小女孩就送你们了,当作刚刚这件事精神上的慰安吧,放心,我不会告诉上面,你们玩的尽兴。“

      梅菲斯特带着大部分人马转身离开了这地狱一般的场地,剩下的普通士兵看梅菲斯特走远,相互对视用眼神交换信息,彼此之间早已心灵神会,手里攥紧棋盘向瘫坐在地的小女孩走去……

       切尔诺伯格广场的一栋大厦里,几十双眼睛盯着在外面整合运动的暴行。

      “哈哈哈哈,又将军了,你都被我虐出屎了!我好了,你们继续。”

      “该我和你下了,小姑娘,我会手下留情的,只要你求我,嘻嘻嘻!”

      “我不想再下棋了,求求你不要下了,呜呜呜……”

       “我会很快结束的,别担心。”

       在大楼中,一位乌萨斯少女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所有人跟着她来到了一楼,等待号令。

        “Один за всех, и все за одного!!!(白帝圣剑,御剑跟着我)”

          那些在广场上下棋的整合运动士兵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一帮颈部系红布手拿武器的乌萨斯学生从一栋楼的二楼跳到外面向他们冲了过来,大部分的士兵因为下完棋休息还没有拿起武器便被学生们按在地上殴打,一棒子下去,脑浆溅满了红领巾。其他人见状放弃抵抗带着棋盘向队伍聚集的地方逃跑了。领导学生的乌萨斯少女俯下身来抱紧刚刚被欺凌的女孩。

          “小丫头不用怕了,那帮暴徒被我们打跑了,等一下爷帮你把他们的骨灰给扬了熬。”

          “谢谢姐姐,哇哇哇……”

          一名乌萨斯学生来到这名学生领袖面前,向她行礼。

        “将军同志,那些塔露拉匪帮的走狗已经全部杀透溜了,刚刚被烧的老百姓没有一人幸存,我认为匪帮会增援这里的,要不咱们先回政委同志那里?政委同志说要在天亮之前回宿舍停止在外行动。”

        “得了,憋说了,带这个小丫崽子一块回去吧。政委权力就是比将军大,哈哈。”

         

         罗德岛舰长室,阿米娅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黄沙,沙漠有如海洋一般望不见边际,不同的是这里没有生命的痕迹,这反而是罗德岛保护舰上感染者的最佳屏障。阿米娅值了一个夜班眼皮开始有些不听话了,她经常趁博士不在时在岗补觉,因为博士和银灰的关系,这回怎么也睡不着了。舰长室的大门打开了阿米娅浑然不知,凯尔希医生走了进来,发现阿米娅没有发现自己。

          “不管怎样都是我先来的!他到底有什么权利去夺走博士!论实力也好,生活也罢,我在这个地方是数一数二的。当我成为了罗德岛的领袖,我有了爱我的人也有了我爱的人,为什么他偏来干扰我的生活,我的未来?”

         凯尔希默默的在一旁听完阿米娅所说的,她把手放在阿米娅的两耳之间。阿米娅知道是谁在后面,她了解凯尔希的触感与温度,从来没有错过。她心塞地垂下耳朵,不敢说话。凯尔希见状决定说些什么来让这孩子明白现在的情况。

          “阿米娅,还记得在哥伦比亚的时候吗?当时我和博士带你离开莱茵生命的时候的时光吗?”

           “那是我一生中最甜蜜的时光,怎么会忘?”

            “现在的博士已经失忆了,给他一点时间,我们来帮他找回记忆,那段时光的记忆。”

            “现在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打算回忆任何东西,而是一味的去另寻新欢,给再多的时间有什么用呢?”

            “可他救了你啊,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射向你的子弹,正是如此我们才会用一个500年前的神经意识去继承博士的身体,他本来已经解脱了……”       

             “早上好啊,阿米娅,凯尔希!”

                博士揉了揉疲倦的眼睛,抻着懒腰进入舰长室。阿米娅同凯尔希匆匆结束了刚刚的话题。

                 “早上好博士。”

                “博士能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那我就要开始往常的日常任务咯!”

                博士寒暄完后,前去基层视察工作,舰长室突然显得格外寂静,阿米娅嘴角翘了起来,露出了她消失已久的天真笑容。

                 

 最近比较忙所以写的有些急可能不是太好,大家见谅。虽然我现在是假期,但是家里人还是不希望我天天熬在电脑前,所以下回更新会有些久,我会尽快的!加油!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6088723

玖卿彡

是无敌美丽的红红~!
-------
猎狼人,红,来您的岛撸秃狼群的大yi巴

是无敌美丽的红红~!
-------
猎狼人,红,来您的岛撸秃狼群的大yi巴

楠木绀青
太阳花🌻与荆棘玫瑰🌹即使知...

太阳花🌻与荆棘玫瑰🌹
即使知道明与暗永远对立,也情不自禁想去触碰你。

这一对的设定真的太有sense了,终于在生日这一天画完所以就这么发啦顺便祝自己生日快乐~

太阳花🌻与荆棘玫瑰🌹
即使知道明与暗永远对立,也情不自禁想去触碰你。

这一对的设定真的太有sense了,终于在生日这一天画完所以就这么发啦顺便祝自己生日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