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日方舟陈

8450浏览    1847参与
龙龍龖龘

画完了!

请各位投投票orz谢谢大家

只要你投票 

我们就是好朋友

(不是好朋友也行的 重点是投票

https://b23.tv/ohvdc6

↑这是视频链接 复制到电脑打开,下拉周年感谢活动就可以投票了!

画完了!

请各位投投票orz谢谢大家

只要你投票 

我们就是好朋友

(不是好朋友也行的 重点是投票

https://b23.tv/ohvdc6

↑这是视频链接 复制到电脑打开,下拉周年感谢活动就可以投票了!

年壹
刚用碳笔的时候 崩掉 是临的陈...

刚用碳笔的时候

崩掉

是临的陈sir

刚用碳笔的时候

崩掉

是临的陈sir

啾啾的啾

穿中村十字的陈sir,p2是摸的痴汉星熊(⑉°з°)-♡

穿中村十字的陈sir,p2是摸的痴汉星熊(⑉°з°)-♡

路怒顽固分子

对不起,风实在太大了…三脚架都快被刮跑了,实在拍不成了,随便看看吧

对不起,风实在太大了…三脚架都快被刮跑了,实在拍不成了,随便看看吧

西撒欢儿

【动态壁纸】


🐉陈-岁红霞🐉


老陈你穿这身很是香艳.jpg


这次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陈警官!做背后那条龙的时候我差点人就过去了……感觉做得不是很好……但是总而言之我肝出来了!没有字的版本也上传到wallpaper里啦! 亲测效果还是可以的,喜欢的话欢迎自取!![爱你]

B站点这里 

Wallpaper点这里 


最近一口气肝了四个舟游的动态壁纸,可能近期不会再做了吧,有点累让我歇一歇_(:з)∠)_


之前做过的银灰 ,塞雷娅  和月见夜 的链接我也放在这里了!都是可以用的动态壁纸!谢谢大家的...

【动态壁纸】


🐉陈-岁红霞🐉


老陈你穿这身很是香艳.jpg


这次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陈警官!做背后那条龙的时候我差点人就过去了……感觉做得不是很好……但是总而言之我肝出来了!没有字的版本也上传到wallpaper里啦! 亲测效果还是可以的,喜欢的话欢迎自取!![爱你]

B站点这里 

Wallpaper点这里 


最近一口气肝了四个舟游的动态壁纸,可能近期不会再做了吧,有点累让我歇一歇_(:з)∠)_


之前做过的银灰 ,塞雷娅  和月见夜 的链接我也放在这里了!都是可以用的动态壁纸!谢谢大家的喜欢(≧∇≦)ノ 

身归混沌祭山树
陈sir要认真了٩(๑`н&a...

陈sir要认真了٩(๑`н´๑)۶

陈sir要认真了٩(๑`н´๑)۶

周靖年

放几张岁红霞的正片⊙▽⊙,反正也没人看x

放几张岁红霞的正片⊙▽⊙,反正也没人看x

stagnant-water
不是你的礼物 (不会挂吧,应该...

不是你的礼物

(不会挂吧,应该不会吧…)

不是你的礼物

(不会挂吧,应该不会吧…)

GM_Hong

【明日方舟同人文】博士与陈sir互换了身体 01 奇遇

观看须知:

1、本文有作者二创成分,本文全部内容发生在主线世界以外另一个平行世界,所以不要把官方主线剧情完全带入其中,也不代表官方立场。

2、本文有较为严重的OCC、崩坏情节和逻辑问题,所以观看时需注意。

3、请不要随便乱磕CP或者Ky,以免遭到xx厨的愤怒

4、作者在创作的时候可能会借鉴一部分游戏作品、影视听作品(包括番剧、动画、动画电影、电影、电视剧、音乐等等)文学作品、(小说、戏剧、诗歌)个人生活经历以及真实事件来进行改编,所以剧情可能会有相似或者雷同的地方。

5、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请不要模仿文章里面的危险或者敏感的动作和情节。

6、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

观看须知:

1、本文有作者二创成分,本文全部内容发生在主线世界以外另一个平行世界,所以不要把官方主线剧情完全带入其中,也不代表官方立场。

2、本文有较为严重的OCC、崩坏情节和逻辑问题,所以观看时需注意。

3、请不要随便乱磕CP或者Ky,以免遭到xx厨的愤怒

4、作者在创作的时候可能会借鉴一部分游戏作品、影视听作品(包括番剧、动画、动画电影、电影、电视剧、音乐等等)文学作品、(小说、戏剧、诗歌)个人生活经历以及真实事件来进行改编,所以剧情可能会有相似或者雷同的地方。

5、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请不要模仿文章里面的危险或者敏感的动作和情节。

6、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第一章 奇遇

  龙门战役几年后……

  我梦见了一颗颗流星划过泰拉的星空,划出了一道道星痕,照耀的花火映衬了整个夜空……

  不知为何,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正在扶在办公桌睡觉,要是被看见,那得多尴尬……我吓得喘了口气。

  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的环境似乎不对劲。这是一间办公室,但似乎不像是我的办公室,台面上叠了几大摞本书,像一座小山似的;台中央有一部笔记本电脑,但并没有开机;右边是几大瓶药瓶,上面贴着按时服用、一日三次等标语。我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什么银嗓子喉片、张老吉润喉片和树珊瑚清喉糖等等。

  “奇怪,我也不吃这些药品啊,”我感到疑惑的同时,突然发现我的手臂变了个样……变得细白嫩滑起来了。我感到了震惊,伸出另一只手,也是和另一只手一样的。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可思议地望着我的双手,就连我的声音都变了。接着又发现我竟然……多了两个球!

  “天呐!太不可思议了!”

  我用手用力抓揉它们,以确认我不是在做梦。一丝丝痛楚贯通着全身。我满脸通红,血脉喷张,大口喘着气。确认自己不是做梦,这完完全全是真的。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位全副武装,身材高大,长着角的人,进来就问:

  “阿sir,你醒啦?睡得怎么样?”

  当他看到我正在抓揉的尴尬景象时,他被震撼到了。

  “阿sir……你……在干嘛?”他一脸疑惑,挠了挠头,感到不可思议。

  “我……额……我……”一时间我尴尬到说不出话来,两手抓在丰满上,眼睛无神地盯着那个人,空气一下子充满了尴尬。

  “哦,对了阿sir,今晚阿梁开了个party,邀请我们组里所有人,你看今晚去不去,如果去的话,我会安排小周他们值班这样,不然人手不够。”那个人转移了话题,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嗯啊……行,那我看看再说吧”,我支支吾吾地回答了他。

  “那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嗯,行,那你去吧。”

  那个人合上了门,周围重归于宁静。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它狠狠地吐了出来,总算解决这尴尬的事。等我定过神来,才发现我的身体……换了个样!我感到害怕了起来。左顾右望,接着一名年轻的萨科塔又冒了出来,对我说:

  “阿sir,我们准备开始了,你来不来?”

  我慌忙地站起来,走向门口说道:

  “来了来了。”

  这副护胫走路起来真的别扭,只能踏着小碎步往前走。由于站不稳,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结果一路上碰倒了许多东西。

  终于,到了他们所说的开派对的地方了,我撑着膝盖,大口喘气,等心跳平稳了许多,我才把门打开。

  “阿sir?!你竟然……来了?!”

  “啊这……”

  “真是稀奇的事情!”

   当我到达派对现场的时候,那些警察瞪大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我,感到不可思议。一时间十几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我感到满脸通红,目光游离。

  “死肥龙,怎么来那么迟?我们派对都开到一半了,你**死哪去了?”

  那名金发菲林族人看到我,气呼呼把我骂了一遍。

  “好啦Missy,这不你看我们在开派对呢,大家和和气气的,有什么待会再说……”

  “你看看都几点了?!”那名菲林指了指手腕,“我说过,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你在浪费我的时间,懂吗?!”

  她龇牙咧嘴地对我咆哮着,仿佛我和她有什么很大的矛盾似的。

  “好了好了,”长角的绿色头发鬼族人一把拽住了那名菲林,示意她不要在说下去了,“吃块蛋糕消消气哈,”那名菲林双手交叉搭在手臂上,气鼓鼓地哼了一声走开了。

。  争执总算过去了,绿发鬼看见我还傻愣着站在门口,一脸疑惑,一把给我拽过来,引到沙发上,是真的,她那一拽,拽的我手臂疼。她笑着和我说:

  “老陈啊,没想到今天你竟然参加了阿伟的生日派对,真是稀奇啊,以往你不怎么参加其他警员组织的派对啊,今天是怎么了?”

  老陈?嗯?这称呼听起来有点熟悉,我在心里面想,突然一瞬间,我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样抖了一下,几年前的回忆如潮水般涌进了我的脑海里。她们的名字,那场战斗,那仍能回忆过来的弥漫的硝烟味,以及猩红的血腥味,还有那只白兔子……

  我突然意识到……

  我……变成了……陈晖洁!

  我像钉子一样坐在沙发上,像丢了神一般,脑子一片空白,就算旁边夹杂着他们的笑声和吵闹声,也没有影响到我……

  “怎么会……这样……”

  我感到不可思议,心中默念着,试图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这种现象。当我正在思考时,星熊给我灌了瓶酒,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能咕噜咕噜地喝下去了。

  “老陈,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喝一顿了,可能酒力有点下降了,看看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喝那么多”

  该死,我对于酒精饮料丝毫没有一点儿抵抗力,但是这味道……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一瓶……两瓶……三瓶……我被星熊灌了好多的酒,意识也逐渐模糊,也感到了难受,胃里面翻江倒海,随时可能会吐出来的样子,看着她一瓶接着一瓶地喝下去,我真不知道她竟然那么能喝……

  “老陈,你怎么了?平时你的酒量跟我差不多,怎么今晚就喝那么点就醉了?果然你不像以前那样那么能喝了。”星熊问道。见我喝的酩酊大醉,她把我搀扶到沙发上。

  我迷迷糊糊,瘫在沙发上,看到的东西也逐渐模糊起来耳朵里嗡嗡地响,尽是那些警员的喧闹声,诗怀雅的骂声,觥筹交错的声音,还有的警员跳在桌子上唱歌……

  我快撑不住了……一股来自胃里的酒气顺道翻涌而来……

  “哇哦”,我一下子把胃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倾泻出来,吐到了诗怀雅的衣服上。

  “啊——!”她的声音是如此的洪亮,以至于整个大厅被她的尖叫声覆盖了。

  “扑——街——龙——!”诗怀雅非常愤怒,她伸出右手,“啪”地一声,给我一记重重的耳光,这一耳光把我给打懵了。其他人见状,惊得慌了神,都站了起来,有几个警员拽住了诗怀雅来劝架,以防事情闹大,我脑子空空,抚摸着肿胀的左脸,瘫坐在地上发呆。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扑街龙,你赔我衣服,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才买到的吗?哈?你**的,这个是全泰拉限定款,今天被你弄脏了,**的,老娘今天生气了……”的,老娘今天生气了……”

  她一边嚷着,一边炸了毛。星熊见状,赶紧把我扶起来,躲到外面走廊避避风头。

  我靠着墙壁上,双手盖在脸上,一脸委屈。星熊把门关上,总算听不到诗怀雅的吼声了。

  “好了好了,总会过去的,你也知道Missy的脾气,她也就这样。”星熊转过身来安慰我道。

  “话说,老陈,还疼吗?”她问道。

  我摇了摇头,“不疼,就是肿。”

  “Missy下手也太狠了”,她有点生气地说,“不过你今天很奇怪唉,平时要是和Missy吵架,你毫不服软,这次不像平时的你,你今天怎么了?”

  “啊?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如果我告诉她我不是陈,她会相信吗?

  “星熊,其实我……”

  “鬼姐”,一名警员打开了门,打断了我的话,朝星熊说,“Missy已经平静许多了,但是她不想再看到陈sir了,要不你先送陈sir回家,今晚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行,那我先送她回去了,你们玩得开心,顺便安慰一下Missy。”

  “行”,警员合上了门。现在走廊里只剩我和星熊了,星熊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

“走吧老陈,我们回去吧”

她抬头挺胸,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左顾右盼,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不久,我们就走出了近卫局的大门,星熊给她的小电动车解锁,戴上头盔,示意我上车。

  “走啦,老陈,我送你回去。”

  她递给我头盔,戴上去正好适合,我坐在她后面。

  “坐稳了吗?”

  “嗯。”

  “好,那我们就——出——发!”

  “嗖”——地一声,车像城邦巨炮的炮弹那样呼啸着飞了出去,引擎声划破了夜晚的龙门的街道上,风打在我们的脸上,我俩的头发在向后面飘着,谁知道她开得有多快呢?

  电动车在街道上驰骋了很久,起初,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过了好久,我才从嘴里吐出一句话。

  “星熊……”

  “说——什——么——?风——太——大——啦——!我——听——不——见——!”

  她朝着我吼道,示意让我说得更大声。

  “星熊,今晚谢谢你帮了我——”

  “害,这算什么,老朋友应该的,用不着和我道谢。”

  我不说话了,紧紧抱住星熊的腰,把脸靠在星熊的背上,闭着眼,她的背,是那么坚实可靠而又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车突然停了下来,由于惯性,我向前抖了一下,被惊醒了。

  “老陈,我们到了。”

  我迷迷糊糊,才发现星熊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应该是陈sir的家吧”,我在心里面想。

  陈sir住在一间公寓里,有好几层楼,第一眼看上去平平无奇,我仰着头看着那公寓楼,好像是第一次来似的。

 “老陈,要我搀扶你回去吗?”星熊问道。

 “呃,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的。”

 “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注意点。”

 “嗯,真的谢谢你。”

 “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哦。”

星熊骑着她的电动车离开了,我站在人行道上,在黄色路灯光的映衬下,目送着她的身影渐行渐远。

“总算可以松了口气,”我在心里这样子想,“今晚总算过去了,”当我转身,准备回公寓的时候,突然,我发现我根本不知道陈sir住在哪里,而且我也没有问星熊,这就尴尬了。没办法,我只能装作喝醉的样子,躺在公寓的人行道上,希望有人来帮我……

“哎呀呀,这不是小陈吗?怎么躺这里?看样子像是喝了不少,这孩子,唉……”

一名中年妇女朝我走过来,她把我扶起来,搀着我回到了公寓。

“小陈啊,能听到阿姨说话吗?小陈?小陈?我是萧阿姨啊。”那名中年妇女接二连三地问着我,一边扶着我上楼梯。

“嗯,嗝……萧姨……呃……我故意装成醉醺醺的,意识模糊的样子回应着她。那个阿姨,好像是札拉克人,因为我能看见她那蓬松的大尾巴,就像阿消那样,   不一会儿她就把我带到我家门口前。“你这孩子咋喝成这样啊?”萧姨一边抱怨道,一边拿着钥匙打开门。“你看看你,自从你来这里住,阿姨就没有一天不操心的,”她把我扶到沙发上,然后帮我收拾一下公寓。“你呀,做个警察也就算了,整天跑来跑去,忙得要死,还喝成这样子……”

一会儿,她抱着一团被子朝我走来。“唉,你看看你天天穿着这露肚脐的衣服,身体能不差吗?”她帮我把衬衣下排的扣子系上,用被子盖在我的肚子上,摇了摇头。“你说你,一个二十几的姑娘,还是大家闺秀,好好的大别墅不住,非要自己一个人租房子住,真是想不明白……”

阿姨摇了摇头,叉着腰,一脸无奈。她帮我打理了一会儿公寓后,准备回去了。

“这孩子……”

这是她临走时的抱怨……

“总算走了,”我望着天花板,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感觉这件事发生得莫名其妙,我越想越不明白,于是我干脆爬起来,准备去洗澡,消除今晚的疲劳与不愉快的情绪……

洗澡的时候,我满脸通红,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但又忍不住往下面看……

终于洗完了澡,我换了一身清凉的衣物,观察一下四周的环境,住的房间有些狭小,但还算可以:一个卫生间,两个房间,一个客厅,一个餐厅和一个落地阳台。各种生活用具还算齐全,摆放的东西整整齐齐。在环顾四周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角落里挂着一张照片,上面的玻璃已经破碎不堪了,但依旧能看到两个小女孩在里面,我拿起来一看,一个是小时候的陈,一个因为破碎的玻璃挡住脸了,看不清她的样子。当我正好奇她是谁的时候,手机响了,上面提示发来了一条信息,是星熊发来的。我打开手机,阅读信息。上面写到:

  “老陈,我已经到家了,不知道你现在状况如何,不过我得跟你说一句,就是你别忘了明天的任务,那个任务很重要,涉及龙门的一些灰色地带。给你发短信,是因为看你喝醉了,不方便当面跟你说,所以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了,别忘了准时来警局。你的好友与坚实的盾——星熊”

我看着短信,不知道为什么,眼角突然湿润了起来。我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回想起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不希望它再次发生了,但愿如此吧。

我盯着前面两个双峰,思考了很久,然后盖上被子,把床头柜的灯给关了,闭上眼睛,慢慢地睡着了。

泠镜不吃糖

叁·探寻真心

自那次战争胜利后过去了一个礼拜,今天早上是感染者部队的大会,每个人穿着特制的防传染服,在会议厅中入座。这次午会由近卫局局长——陈小姐作为领导汇报与交流。

正午12:00,会议厅的灯亮起,一头蓝发的陈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向演讲台,看起来,陈有种特立独行的气质与好强必胜的信心,她西装革履,系上了纯黑的领带,踏着高跟鞋走上台去。

“各位队员,欢迎来到龙门近卫局,我是陈。”队员们纷纷送上掌声。“谢谢,谢谢。今天我想要问你们,你们加入感染者部队的初衷是什么?给你们三十秒思考一下。来,黑,你说一下。”黑不带一点胆怯地站起来,用着低沉的声音说:“我,是为了感染者也能受到社会的公平对待,而不是把我们只是...

自那次战争胜利后过去了一个礼拜,今天早上是感染者部队的大会,每个人穿着特制的防传染服,在会议厅中入座。这次午会由近卫局局长——陈小姐作为领导汇报与交流。

正午12:00,会议厅的灯亮起,一头蓝发的陈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向演讲台,看起来,陈有种特立独行的气质与好强必胜的信心,她西装革履,系上了纯黑的领带,踏着高跟鞋走上台去。

“各位队员,欢迎来到龙门近卫局,我是陈。”队员们纷纷送上掌声。“谢谢,谢谢。今天我想要问你们,你们加入感染者部队的初衷是什么?给你们三十秒思考一下。来,黑,你说一下。”黑不带一点胆怯地站起来,用着低沉的声音说:“我,是为了感染者也能受到社会的公平对待,而不是把我们只是当做异类,我要通过行动证明我的意志!”陈微微一笑,似乎十分满意,说:“黑是一位坚强,经历过灾难却不放弃的队员,这个回答也是许多干员来这里的本心吧。接下来,维娜来说说看!”维娜从第一排站起来,说:“我本来是维多利亚的贵族后裔,提升剑术时使用了源石技艺,对我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后来,战争爆发,我的亲人都死于战乱,我知道,我必须担负起这个使命,以我的能力向亲人,更向每一位支持和平共处的战士致敬!”“维娜是我们的队伍中第一个获得精英勋章的队员,她的能力支撑起了她的信念,在此我也向每一位勇敢站出来的战士致敬!”陈稍微停顿了几下,继续说,“我来说说我来近卫局的初衷吧,我的父母都是为社会作和平贡献的外交官,我本人也收到了父母的强烈影响,我战斗一次,就是一次冲破社会束缚的呐喊,这些呐喊组成了我的世界观与人生观,在每天的战斗中,不论失败,不论痛苦,我都会以最好、最强的姿态战斗下去,为了每一位像我们一样,缺乏社会认同与权利的源石感染者,奋斗!”过了几秒,会议厅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掌声,每一位队员的脸上有严肃,有欣慰,更有勇敢与坚强……


salty_lemon

最近在摸索很多东西

最近在摸索很多东西

白烟白烟
虽然博士是屑博士 但是陈sir...

虽然博士是屑博士

但是陈sir还是很强

虽然博士是屑博士

但是陈sir还是很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