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明星大侦探

4259.5万浏览    55290参与
駱知余
蒲猎:听说你们CP很多,但没关...

蒲猎:听说你们CP很多,但没关系,我会逐对逐对拆的😌


小破站🥨 


蒲猎:听说你们CP很多,但没关系,我会逐对逐对拆的😌



小破站🥨 



闫鑫-hu

原神大侦探(观影体)夜半酒店Ⅰ(上)

原神x明星大侦探(注意避雷,可能会因为tag被打扰到,抱歉)


注意事项什么的往前翻一翻确认完毕后再来看啊


正文:

2009年

12月24日 07:00

迪卢克和钟离站在B101门口:“甄先生?”

为什么没人应声?

半晌过后仍无人应答,二人便打开了房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

甄调查跪趴在沙发上的“尸体”

然后便是喜闻乐见的“凶手候选人”及其“评委”召集环节

“来人呐!”“出事啦!”×n+1】


{来了来了,让我们欢送甄老爷子}

{我赌凶手是凯亚,反正前两季第一期都是他}

{我猜是迪卢克,老爷都没当过凶手,来一回呗~}

{没人猜绫华小...

原神x明星大侦探(注意避雷,可能会因为tag被打扰到,抱歉)


注意事项什么的往前翻一翻确认完毕后再来看啊


正文:

2009年

12月24日 07:00

迪卢克和钟离站在B101门口:“甄先生?”

为什么没人应声?

半晌过后仍无人应答,二人便打开了房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

甄调查跪趴在沙发上的“尸体”

然后便是喜闻乐见的“凶手候选人”及其“评委”召集环节

“来人呐!”“出事啦!”×n+1】


{来了来了,让我们欢送甄老爷子}

{我赌凶手是凯亚,反正前两季第一期都是他}

{我猜是迪卢克,老爷都没当过凶手,来一回呗~}

{没人猜绫华小姐吗?有绫投绫了解一下?}

{不管凶手是谁,只要侦探是空,达达利亚肯定会进笼子}

{不就是狗头侦探嘛,我猜xi......算了这期他不在}


{这个......xi是谁?——空}

{不知道哟~——鑫}


【此时在B102的空猛地睁开智慧的双眼,抄起板子奔向B101,不知道的还

为前面是个600原石的委托呢

然而“正牌孙子”万叶顶着刚醒的两根呆毛追着前面凄厉地喊着“爷爷”的另一根呆毛(这根居然还记得回头看看搭档跟没跟上)

开工啦开工啦(小白敲锣)

于是乎,就这么一路“爷爷”的“爷”到了B101门口】


{哼哼......看来旅行者很入戏嘛,比万叶还像孙子——派蒙}

{派蒙你这两句话分开来看还行吧,怎么合在一起这个意思就......——鑫}


【迪卢克(拦):“先生冷静一下,让......(被演技无语)让直系亲属先

进。”“放开我......”(还在演)

进入B101后——

空(懵):“?”

万叶(震惊脸):“......(酝酿ing)”

空(弱弱地):“爷......”

万叶:“爷爷!”(跪)】


{万叶这演技还真是有如颠鸾倒凤气吞山河之风范}

{前面的你想说人家演技普遍......狂野的话可以直说的,大家都是熟人}

{怀念起以前的大家了,(点烟)忆往昔,看今朝,不堪回首}

{好家伙还怀古...怨今起来了}

{现在好多了虽然还是有点用力过猛的感觉}








这次想写长一点的但是只能先刹车了,会趁还没开学尽量多写一点存货(还要补作业qwq)







没人看耶%>_<%












ps:比起小红心多我还是更喜欢评论哦(纯催更和无意义发言除外)

pps:请不要连续赞前后几篇作品,我还以为有好多人看了呢结果点开来全是同一个人点的

Petit frère
ww小小今日出gai (看满江...

ww小小今日出gai

(看满江红去了)

张译帅麻(但是很可恶)

还没码完

那就明天发吧

ww小小今日出gai

(看满江红去了)

张译帅麻(但是很可恶)

还没码完

那就明天发吧

扳手

有没有什么好看的文章给我推荐一下吧!!孩子没文可看了!!!!🙌🏻🙌🏻

有没有什么好看的文章给我推荐一下吧!!孩子没文可看了!!!!🙌🏻🙌🏻

一叶孤城城

阳光倾落

时间设定在顶牛之战结束后,emo产物,BE警告。

  

蓉门童在此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张经理喜欢她,现在她知道了。

但是,她和张经理一样满足于现有的生活。

失去了一切才得到这样平静安稳的生活,她怎么可能不满足。

在玫瑰酒店,蓉门童有自己的房间,对门就住着张经理。

  

张经理是一个很好的邻居,生活作息规律,没有不良嗜好。

每天早上打开房门的时候,对面的门也跟着打开了。

“早上好啊,张经理”蓉门童扬起笑脸。

“早啊”他微笑回应。

于是两个人并肩而行,直至酒店大厅,一人停留,一人向前。

而后蓉门童推开大门,让阳光尽情充盈酒店的每一个角落。

就这样,玫瑰酒店正式营业开始了。......

时间设定在顶牛之战结束后,emo产物,BE警告。

  

蓉门童在此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张经理喜欢她,现在她知道了。

但是,她和张经理一样满足于现有的生活。

失去了一切才得到这样平静安稳的生活,她怎么可能不满足。

在玫瑰酒店,蓉门童有自己的房间,对门就住着张经理。

  

张经理是一个很好的邻居,生活作息规律,没有不良嗜好。

每天早上打开房门的时候,对面的门也跟着打开了。

“早上好啊,张经理”蓉门童扬起笑脸。

“早啊”他微笑回应。

于是两个人并肩而行,直至酒店大厅,一人停留,一人向前。

而后蓉门童推开大门,让阳光尽情充盈酒店的每一个角落。

就这样,玫瑰酒店正式营业开始了。

  

傍晚,结束一天的忙碌,两个人依旧并肩而行,随心畅谈,直至走到对应门前。

“晚安”

“晚安......明天见”

平淡的一天就此结束,直到第二天又看见彼此出现在门前。

  

周而复始,

时光匆匆。

两个人总是在一起的,但是偶尔也有一些意外事故,比如一些蓉门童的力所不能及。

每到这种时候,蓉门童都会揭开窗帘,然后把她屋子里的灯全部打开,她是怕黑的。

或许,这只是一种等待,她想。

  

但是在等待些什么呢,张经理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和她一样有着悲惨经历的人?

和她一同收养许多孩子的人?

和她......?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但是.......悲哀也来源于此。

最大的悲哀是不爱,还是不能爱呢,她不知道。

  

周而复始,

时光匆匆。

她和张经理年纪大了,就从玫瑰酒店里搬了出来。幸运的是,有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有余力接替他俩照顾收留的孩子们。

  

但是蓉门童可闲不下来,经常拉着张经理一起去玫瑰酒店探望那些孩子。

  

“妈妈”

“爸爸”

“为什么你们不住在一起?”

  

蓉门童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敢看张经理的眼睛,即使她知道张经理在看她。那目光一如当年,每天他都是这样看着她迎向阳光的,但她不能回头。

  

该如何回答呢,她生硬地转了话题。

  

周而复始,

时光匆匆。

“奶奶”

“爷爷”

“为什么你们不住在一起?”

  

这个答案过了多少年,蓉门童依然不知道,她依然不敢看张经理的眼睛,但经过这些年的磨练,她轻车熟路地换了下一个话题。

  

周而复始,

时光匆匆。

一辈子原来就这么长,转瞬间两个人都已白发苍苍。

  

而现在,她要死了,要走到尽头了。

蓉门童躺在病床上,旁边躺着那个自从出现在她生命中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的人。这次,他们是邻床,因为张经理非要陪护她。

她侧头看向他。

  

他哭了,在睡梦中静静流着泪。

  

蓉门童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这段时间虽然她一直处于昏沉的状态,但是对人的情感却仿佛更敏锐了。

  

那是弥散开来的悲伤,即使在睡梦中也摆脱不掉的悲伤。

  

不......不要哭。

蓉门童张口,说不上话来,眼泪先一步模糊了眼睛。

渐渐地,她合上了眼睛。

  

年少相识,为伴一生,是邻居,是朋友,从年轻的时候一直陪她到老。

  

那是很好很长的一生,是两个人携手共度的一生,是最开始的黑暗过去后,以后都是明亮的一生。

  

但她想,她还是错过了,没有将那句话说出口。

  

其实到最后,她最难以忘怀的一幕已经悄然发生了转变。那是在某一天,孩子们围绕在他们的身边,问的依然是那个熟悉的问题。偶然间她望向他,那个人眼神里依然满是温柔的笑意。

  

那天的阳光刚好倾落在他的眼眸中。

北屿

这回名学和大侦探都赢麻了

救命啊黄子真的是欧皇啊

这回名学和大侦探都赢麻了

救命啊黄子真的是欧皇啊

想养一只柴犬

【甜奶|昊昀】疯子(2)

-题不对文

-杀手paro提及不明显,算个背景

-禁上升!禁上升!禁上升!

-ooc起飞

-短打且烂系列,算是满足个人XP产物

-剧情连贯性不高


翌日早晨,张若昀对刘昊然各个方面都测试了一番,练练还是可以用的。


于是刘昊然就这么留下来了。


开始也就疯狂各种体能训练,虽然刘昊然是个未成年,但张若昀对他的训练量完全没有丝毫减轻,他们手下怎么练的刘昊然就怎么练,所以他晕在训练场都是常事。


刘昊然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睁眼看到张若昀房间的天花板了。


“醒了?”清冷的声音传进耳朵,刘昊然习惯性点了头。


“体能这么差,还敢跟着我?”张若昀做到床边,...

-题不对文

-杀手paro提及不明显,算个背景

-禁上升!禁上升!禁上升!

-ooc起飞

-短打且烂系列,算是满足个人XP产物

-剧情连贯性不高






翌日早晨,张若昀对刘昊然各个方面都测试了一番,练练还是可以用的。


于是刘昊然就这么留下来了。


开始也就疯狂各种体能训练,虽然刘昊然是个未成年,但张若昀对他的训练量完全没有丝毫减轻,他们手下怎么练的刘昊然就怎么练,所以他晕在训练场都是常事。


刘昊然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睁眼看到张若昀房间的天花板了。


“醒了?”清冷的声音传进耳朵,刘昊然习惯性点了头。


“体能这么差,还敢跟着我?”张若昀做到床边,看着一脸苍白的刘昊然,这小孩身体明显吃不消,但还是绷着脸。不过话说回来,这段时间以来刘昊然好像一直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不论开心伤心还是训练累到晕倦,一点反应没有,感觉平平淡淡才是真。


张若昀突然有了想把人整破防的幼稚想法。


刘昊然躺在床上头还疼着,闭着眼眉毛皱着。


“你还是走吧,我送你。”


刘昊然猛的睁眼弹起坐直,几乎是喊出来的:“为什么?!不行!我不走!”


张若昀看着刘昊然一脸焦急和一丝不知所措,绷住嘴角的笑,食指点了点他眉间蹙起的皱,说:“唬你的,头不晕了?继续练去。”


刘昊然眼眸黯然盯着这张一开一合骗人的嘴,双手握拳状,指甲掐进手心的肉里。


想亲。


张若昀起身,面向刘昊然,开口:“行了,你歇着吧。”说完就转身要走,却被刘昊然叫住。


“哥哥。”跟那晚雨夜不一样的是,这次没有了那晚的脆弱、乞求,多了几分危险。


刘昊然伸手,扯着人衣领子就是猛的一拽,迫使张若昀弯下腰,张开咬上人看起来就很软糯的唇瓣,用了点力,应该是咬出血了,血腥味在两人口腔中蔓延。


张若昀没推开。从捡这个小孩回来,第一次目光相撞的时候,张若昀就看到了他眼里对自己的欲望——是一种破坏欲。


刘昊然松了手,张若昀整理了一下被握皱的领口,莞尔一笑,说:“等你成年。”


转身离去。


刘昊然笑了,隐约露出的虎牙像是野兽的獠牙。


捕猎时间,快到了。

燕悦

  发刀的第十三天

  记得关注!点赞!评论!收藏哦!

  @Olivia(没蓝) @蒲柯墨_Caroline 

  发刀的第十三天

  记得关注!点赞!评论!收藏哦!

  @Olivia(没蓝) @蒲柯墨_Caroline 

一只路人

「第十四篇」蓉出冷宫 新人物登场

「第十四篇」蓉出冷宫 新人物登场 

登录回来啦 我懒得在重新码字了 直接点链接看吧


撒花🎉 200个粉丝

「第十四篇」蓉出冷宫 新人物登场 

登录回来啦 我懒得在重新码字了 直接点链接看吧


撒花🎉 200个粉丝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有不疯的

【Justice and evil】11

*本篇主打山花.会有双北的插入,短小。

*有车预警,小型自行车。

*酒后乱xing 🈶️

酒后乱xing:是由于酒精对大脑中枢神经的刺激使本来正常的性情变得紊乱,与人发生关系。


魏大勋在一群警察身后看着白敬亭走出公安局。他正准备去收拾一下东西回去,甄好的母亲又拉住了他的手“警察先生,刚刚你们审讯的那个人,为什么要放走他!他不是杀死我儿子的嫌疑人吗?有嫌疑就不应该惩罚吗!”这个女人说到后面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魏大勋想抽出手然而那个女人抓得更紧“我无辜的儿子就那么死了,你们竟然还把嫌疑人放走了!你们算什么警察!”魏大勋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这个女人还在局里大吵大闹。...


*本篇主打山花.会有双北的插入,短小。

*有车预警,小型自行车。

*酒后乱xing 🈶️

酒后乱xing:是由于酒精对大脑中枢神经的刺激使本来正常的性情变得紊乱,与人发生关系。




魏大勋在一群警察身后看着白敬亭走出公安局。他正准备去收拾一下东西回去,甄好的母亲又拉住了他的手“警察先生,刚刚你们审讯的那个人,为什么要放走他!他不是杀死我儿子的嫌疑人吗?有嫌疑就不应该惩罚吗!”这个女人说到后面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魏大勋想抽出手然而那个女人抓得更紧“我无辜的儿子就那么死了,你们竟然还把嫌疑人放走了!你们算什么警察!”魏大勋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这个女人还在局里大吵大闹。

魏大勋将手甩开,刚要开口。撒贝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的儿子无辜?你身为他的母亲你会不知道你儿子干的那些肮脏龌龊的事情?你怕不是把你自己的儿子想的太乖巧了。他有几件事情是你们纵容他做的?如果你的儿子是被报复而死的 那只能说他活该。”

蒲熠星拉开撒贝宁“师傅,你看外面的天多么蓝,有让你的心静下来吗?”

“…蒲熠星,你咋这么多事儿,来来来你上。”撒贝宁表示无语。

“那这倒还是不必了。”蒲熠星表示算了。


魏大勋不愿听这些,他离开公安局,开车准备回家。

在一个拥堵路段,魏大勋烦躁的将手锤在了方向盘上“嘟——”喇叭的声音短促但刺耳。

手机的铃声在这时候响了。是刘局的电话。

“喂,刘局,怎么了?”魏接起电话。

“小魏啊,晚上局里有个领导举办的聚餐,你来不来?”

魏大勋心想:“我刚从局里出来您就让我回去。”但这毕竟是他的领导,没办法。

“来,在哪我直接过去。”


魏大勋到了聚餐的地方,他坐在其中一桌。他吃着饭菜,看着一群人在互相夸奖,说的一个比一个好听,但是没几句是真心的。

饭过半晌。

吵。

魏大勋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他闷头喝着桌上的酒,他后悔听刘局的话到这个地方。酒桌上的人们彼此敬酒,笑声,烟味,这些都让魏大勋头疼。刘局揽着他的肩膀夸奖他,想要与他喝一杯。

他觉得刘局的一吐一息都让他觉得恶心,纯粹是因为味道实在不太友好。

他拒绝了喝一杯的邀请,趁着酒劲还没上来,他离开了,叫了一个代驾,回了家。

他开了门跑到厕所用清水漱口,扑在脸上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属实是没能想到几杯酒的劲儿会这么大。

白敬亭洗完澡从房间里出来,看见魏大勋将整个脑袋放在水池里,冲洗。他不知道魏大勋在搞什么鬼。

魏大勋抬头看见白敬亭穿着白色的短袖,蓝色睡裤。肩上搭着浴巾,擦着还未干的头发。

他看见白敬亭走进房间,终究是酒精冲昏了理智。

他也跟着白敬亭走进房间。白敬亭闻到魏大勋身上烟酒的味道,眉头皱起。他抗拒这种味道,因为这是他童年时的噩梦。

“大勋哥,你离我远点。”白敬亭下意识的往后退。

魏大勋抓住白敬亭的手,将他摁在墙上qw。白敬亭本来觉得没什么,亲一下没关系,但是他感觉到了魏大勋将手伸进他的yf,白敬亭抬起脚用膝盖狠狠踹在魏大勋的肚子上。

魏大勋没有感觉到疼,可能是酒精麻痹了他的疼觉,他被踹的跌坐在床上,同时拉住白敬亭的胳膊将白敬亭也拉到床上。

白敬亭扇了魏大勋一巴掌“魏大勋你他妈给老子冷静点。”

  魏大勋像是没有听到,他继续着。

  “你给老子等着…”

白敬亭在这个时候很是吃亏,他将手指甲狠狠的嵌进魏大勋的背里。他一直都是紧绷着的。

魏大勋在白敬亭某个地方时,白敬亭眼角滴落生理性的眼泪,他紧咬嘴唇,就算咬出鲜血,再难受也没有吭一声。

魏大勋捏住白敬亭的脸“别咬着嘴唇,//jiao//出声。”

白敬亭默默的竖起一根中指怼在魏大勋脸前“我叫你大爷…”

空气中的呼吸声,令人敏感的轻抚,皮开肉绽的虐打,天翻地覆也莫过于此。极刑与情潮相融,足以让人欲生欲死。

………

魏大勋结束之后的,睡了过去。白敬亭坐在床上,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他看着魏大勋,魏大勋身上青一道紫一道,浑身肌肤基本没有完好之处,那是他打出来的。白敬亭又在魏大勋脸上扇了一巴掌“操,要不是因为对你有感情,特么的你都不能人道了。”

白敬亭起身去洗澡,他的身上也满是狼藉,但主要遍布在下半身。他冲完澡后换上衣服,带上眼镜出门。

他打了辆车回到基地。


第二天

魏大勋醒来的时候看着cs一片狼籍,他甩了甩头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想起来后,更后悔了,喝什么酒,喝酒惹祸啊!他打电话给白敬亭,白敬亭接了。

“怎么了?”白敬亭身边闹哄哄的。

“那个,昨晚上对不起啊。”魏大勋抱歉的挠了挠头。

“没事。“白敬亭又是无所谓的语气。

 “ 你还好吗?”

  “挺好的。”

“你现在在哪?“

“我在何老师这里,他正在给撒贝宁打电话。”

“哦…”

“没事我就挂了。”白敬亭挂断了电话。

魏大勋起身,他感觉身上一阵疼痛,好像他才是被s的那个,“我靠,打的真疼啊。”


今早何炅看到白敬亭站在电脑前操控着电脑。他的目光锁定在白敬亭身上,上前去拉开白敬亭的衣领子,看见一片红痕,手腕上也是,他撩起白敬亭的裤腿,大腿上满是淤青。

“你怎么了?”何炅问道

“被人g了。”白敬亭还是无所谓的态度。

“哦…被人g了啊,啥玩意儿?谁?”何炅不敢相信

“还能是谁。”

“那个魏大勋啊。”

“昂。”

何炅找到上次撒贝宁存给他的电话拨了出去。

“诶,炅炅,怎么了?”

“你那里是不是有个叫魏大勋的?”

“是啊怎么了?”撒贝宁很疑惑。

“你那里的人把我这儿的人s了,你自己想想怎么办吧”何炅说完挂了电话。

“你准备怎么办?”何炅问白敬亭。

“还能怎么办,就这么过呗,还能离咋滴。”

  “你没打他?”

  “打了,没比我好多少。”

  郭文韬从楼上下来看着白敬亭眼角是红的,嘴唇破了狼狈的样子愣住,啪叽一下摔在地上“我,我,我靠!白哥你还好吗?”

  “滚,没死。”

  邵明明本来和唐九洲正房间睡觉,听到楼下“咚”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啊jojo?”

  “不知道,我下去看看。”唐九洲帮邵明明把被子裹好,打开门走下楼。

  他看见白敬亭的模样的时候没有郭文韬反应那么激烈,但是滑了个趔趄,假装淡定。

  “你还好吗?”唐九洲问道

  白敬亭已经在一小时内听到第三次这句话了

  “我非常好,死不了。”

 “死不了就滚过来吃饭,给你煮了面条。”杨蓉盛着面。

  白敬亭走过去,拿过碗。

  “坐着吃啊,站着干什么。”杨蓉想把白敬亭摁下

  “停!我现在坐不了,是真的疼。”白敬亭一个完美的闪避。

  “那你好个屁,吃饭,给你买药去。”杨蓉没好气地说。

  “好嘞蓉姐。”白敬亭边走边吸溜着面条。


———————————————————————

  • 这小破车都过不了?晚上好,除了审核。

      谁投诉的学校,给他发锦旗!真的投诉学校的人是我的神!






  

枫🍁蜜椿绽花🌸(栀夏)

猫猫和狗狗

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

激情短打,毫无逻辑

  

  

  

“你们知道黑猫警长叫什么吗?他叫咪咪!”

自从那天和朋友们科普了自己在星期六里知晓的“知识”,何炅就发现大家都开始叫他咪咪了,尤其是鸥和蓉这两姐妹还有大老师,咪咪警长叫的那叫一个顺口,顺口到他一度怀疑自己那一案是叫何喝喝还是何咪咪。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一个名称而已,大家乐的叫,他也乐的应,还可以行使咪咪探长的权利——“找到证据给小鱼干哦!”但是吧,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这个称呼被撒贝宁同志知道了,年近半百的“老同志”为了报一季的“哒哒”(主要是人送外号撒哒哒)之“仇”,动员了侦探们一直叫他咪咪,于是就有了……

“给咪咪警...

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

激情短打,毫无逻辑

  

  

  

“你们知道黑猫警长叫什么吗?他叫咪咪!”

自从那天和朋友们科普了自己在星期六里知晓的“知识”,何炅就发现大家都开始叫他咪咪了,尤其是鸥和蓉这两姐妹还有大老师,咪咪警长叫的那叫一个顺口,顺口到他一度怀疑自己那一案是叫何喝喝还是何咪咪。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一个名称而已,大家乐的叫,他也乐的应,还可以行使咪咪探长的权利——“找到证据给小鱼干哦!”但是吧,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这个称呼被撒贝宁同志知道了,年近半百的“老同志”为了报一季的“哒哒”(主要是人送外号撒哒哒)之“仇”,动员了侦探们一直叫他咪咪,于是就有了……

“给咪咪警长看一下”

“何老师,咪咪,我们又有了新发现!”

“轮到咪咪了”

“我去的是咪咪的房间”

“咪咪……”

“咪咪探长!”

(以上均来自落日六员)

为此,何炅表示,那还能怎么办?说到底,好像还是自己的锅,这嘴啊,非得跟人科普这干啥?

“我看看”

“来了来了”

“我叫喝喝!”

“我…算了吧”

“哎!”

“来了……”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若昀还是二哈呢,而且他根本不care撒撒叫他猫猫探长好吧?狗头侦探哪有他的猫猫探长好听?关键的是……

除夕当晚

大老师和我昀的歌好好听!我昀和偶像在大舞台上合作了呢,好棒!

哈哈哈,看给孩子饿成啥样了!

撒撒在台底下是气氛组组长吧?

我沈叔叔和马丽的小品发挥的蛮稳定的啊!

晨儿今天好帅呀!

哈哈,磊磊又没和人家统一!

等会儿,手机怎么一直响?鸥艾特我干什么?

哈?什么叫春晚团建不带我?才几个人啊?团建够一局吗?

撒撒,大老师,若昀,晨儿,磊磊,深深……啊!这怎么越数越多?

不对啊,鸥和蓉,这是你们叫我咪咪的理由吗?啊?都过去多长时间了,真就咪咪叫一季呗?小鱼干不想要了阿喂!

何炅越想越气,并打算与鸥和蓉在群里大战300回合!

三个8g中老年选手在群里闹了几分钟,王鸥又艾特了他,不过这会儿咪咪正眼眶通红的看着电视呢。

“那么多主持人,怎么就我一个人戴帽子?去年虎头帽,今年兔头帽,那狗年哩?”

狗头侦探真的很讨厌!都不来了,还要让鸥鸥她们磕什么CP啊,什么狗头侦探撒哒哒和猫猫探长何咪咪,邪教CP!害他害他小鱼干都咸了好多!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回礼是咪咪警长和撒撒的春晚照片,以及落日六员的微信分享磕糖小分队

大概周六会发伪撒老师视角的


扶摇直上°

可甜可虐

看看我撒渴望一起搜证的眼神~

可是

“我只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双北糖点整理 

可甜可虐

看看我撒渴望一起搜证的眼神~

可是

“我只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双北糖点整理 

扶摇直上°

撒老师给何老师喂奥利奥~

仍然是非常喜欢的上下级


双北糖点整理~ 

撒老师给何老师喂奥利奥~

仍然是非常喜欢的上下级


双北糖点整理~ 

扶摇直上°

来自老搭档之间的怀疑

笑死了 看了这么多期明侦从来没太注意过何老师问凶手 以为就是cue流程 就撒老师知道的一清二楚呗


双北糖点整理~ 

来自老搭档之间的怀疑

笑死了 看了这么多期明侦从来没太注意过何老师问凶手 以为就是cue流程 就撒老师知道的一清二楚呗


双北糖点整理~ 

秋霖小十五

第十章 对决

微ooc,勿上升正主


无爱情cp向


———————————————————


但那柱青光并未打在火红鞭子上。


蒲熠星在空中看的清晰,在青光触碰到那不怎么起眼的一张符咒上时,就消失不见了。

正待众弟子疑惑之时,伴随着“轰”地一声巨响,地面开始震动。地震山摇,一些年幼的弟子站不稳摔倒在地上,年长的师兄伸手去扶但又站不稳相互搀扶着,一时场面混乱了起来。

“转移咒。”撒贝宁轻轻念了一句,又紧了紧眉头,“他把它转移到谷内十万大山里去了。”


那一击还好是转移了,这要是挡不住,怕是整个天都峰都要遭殃。

青光折回,蒲熠星现身天际,紧握“千山”,嘴角缓缓残留着鲜血的痕迹,但随后......

微ooc,勿上升正主


无爱情cp向


———————————————————


但那柱青光并未打在火红鞭子上。


蒲熠星在空中看的清晰,在青光触碰到那不怎么起眼的一张符咒上时,就消失不见了。

正待众弟子疑惑之时,伴随着“轰”地一声巨响,地面开始震动。地震山摇,一些年幼的弟子站不稳摔倒在地上,年长的师兄伸手去扶但又站不稳相互搀扶着,一时场面混乱了起来。

“转移咒。”撒贝宁轻轻念了一句,又紧了紧眉头,“他把它转移到谷内十万大山里去了。”


那一击还好是转移了,这要是挡不住,怕是整个天都峰都要遭殃。

青光折回,蒲熠星现身天际,紧握“千山”,嘴角缓缓残留着鲜血的痕迹,但随后就被他用衣袖擦净。

此时,贾星理也好不到哪里去,手握着的鞭子还在隐隐发着红光,但此时也有些力不从心。虽说有现成的符纸不必再画符咒省去了一些精力,但要转移那么大一道光柱,耗费的灵力也是不少。


呵,就你会用符咒么?

此时蒲熠星的胜负心已被完全激起,大有要生死之争的气势。


半空中,只见蒲熠星左手比一剑诀,右手手握剑柄,浮空脚踏七星步法,以剑尖做笔尖,凭空画了一道符咒。

台下,撒贝宁霍然站起。

伴随着符咒的显现,片刻之间,原本晴朗的青天黑了下来,乌云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情形甚是诡异。

“五雷大法!”不知是谁叫了一句,场面瞬间更是混乱了。

天际突然出现的乌云翻涌不止,雷声轰轰,黑云边缘不断有电光闪动,狂风大作,一片肃杀。相比起前日的五雷法,今日才算是真正的召雷术。

五雷大法是召集四方雷神,轰下天雷万道咒法。这里所说的“五雷大法”是经明光前辈们几百年间的不断更改修进后的更适合修仙人士的明光独传剑诀。现如今,施用方法是以道家五雷大法引来天雷后,施以法诀,集万道天雷于法器之上,而后将雷柱从法器上折射而出,大有毁天灭地的气势。


“阿阿阿蒲会五雷大法啊,这……”齐思钧从未看过蒲熠星比试,本以为他与周峻纬差不多(可能比峻纬要厉害些),但没想到竟是如此厉害。

“以前撒师兄偷偷给他教了,以备必需之时。”郭文韬望向天空内个面色煞白、身形晃动的身影,皱紧了眉头。“但以他现在的修为,我怕他支撑不住……”而有灭顶之灾(后半句话考虑到齐思钧如此紧张害怕的心情,郭文韬没有说出口)。


乌云压顶,天色昏暗。厚厚的云层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像是通往幽冥的通道,漆黑一片、深不可测。

贾星理左手掏出几张符纸,右手紧握鞭柄,一时间,在黑暗的云端,刺出了缕缕红光,照在蒲熠星煞白的脸上。


“文韬……我有点害怕阿蒲撑不住了……”

听到齐思钧略有些颤抖的声音,郭文韬有些害怕的抿了抿嘴唇,看了看身旁早已站起、担忧的目不转睛的看着蒲熠星的撒贝宁,咬了咬嘴唇拍了拍齐思钧的肩膀以示安慰,没有说话。


风声呼啸,雷鸣轰动。

此刻,蒲熠星只觉得无际乌云之中,无限的巨力如波涛汹涌般的巨浪向他的身体里涌来,体内血气翻腾,好在还有“千山”不断吸走一些这汇聚而来的巨力,不然蒲熠星怕是早就支撑不住了。但“千山剑”终究不是上古神兵,再加上蒲熠星自身道法修行不足,这青光也有些忽明忽暗。


“轰!”

一声炸雷从天空中炸响,整个天都峰都像是随之一震,仿佛上古雷神被人惊醒,狂怒嘶吼!

雷声大作,天空中的漩涡转的更急,天空更加黑暗,这漩涡像是黑洞一般吸取了所有的光线。片刻之后,洞中深处隐隐出现些许光亮,那是无数闪电正在汇集成一。


贾星理此刻离蒲熠星不过两丈,也看得见他那惨白的脸色、七窍不断流下的殷红,以及他晃动不定的身形。蒲熠星恐是支撑不住,想来发挥出来的五雷大法威力也不会太大,便向后退去数丈,召出符纸布下法阵,准备直直迎下这一雷击。


在道家门派几千年的研究更改后,明光门弟子实施五雷大法时,法器会在施法者周围布下一层无形护罩,使别人无法靠近。


贾星理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与其靠近蒲熠星去撞软墙,到还不如离远一些,及时做好准备。

几次交手之间,贾星理便知道蒲熠星的修为不及自己,但他那把剑较为厉害,还有一些不知是谁教给他的特殊但很有用的剑法,隐隐能与自己打成平手。若不拼命的话,倒不至于弄得两败俱伤。但现已如此,虽说蒲熠星不能真正发挥五雷大法的实力,但这威势不容小觑。两人对决那固然是没有躲开的道理,只能全力一搏,以性命相抵。


此刻,狂风大作、天雷巨响!

站在狂风中,蒲熠星觉得自己就像一根摇摆不定的蒲草。眼角流出的鲜血迷住了双眼,蒲熠星所见的世界都被染上了一层殷红的血色。体内翻腾的血气更是让他痛苦不堪,只觉得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晕过去。但事已至此,已无返回余地,只能拼尽全力,搏一把!

蒲熠星咬紧牙关,将全部心神凝在剑上。片刻之后,“千山剑”青光稳定,灿烂夺目。而后,一声巨响,一道无比巨大的天雷从漩涡中冲出,落到“千山”之上。

震耳欲聋的雷声,刺眼夺目的闪电。如此盛景,让所有人又是一惊!


雷柱从剑身上折射而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冲向贾星理。

下一刻,曾经绚烂至极的赤红瞬间就被这光芒吞没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怔怔的望着天空。


发出这一击后,蒲熠星像是耗尽了全部力气,向后一仰,直直倒了下去。空中的“千山剑”没了支撑点,如石头一般掉了下来。


他没有掉在地上。早在蒲熠星折射出雷柱时,撒贝宁就看了郭文韬一眼。只一眼,郭文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在蒲熠星掉落的第一时间,直接腾跃而起,稳稳的接住了他,用袖袍擦了擦他沾满鲜血的脸庞,向他口中倒了几粒丹药,顺手接过“千山剑”,随即祭起“冰魄”化为一道冰蓝光线向别院飞去。

在他身后,紧跟着两道光芒,一道秋葵黄、一道起司黄。


台下弟子有的转头看向三道光线消失的方向,有的一直愣愣的望着天空。

直到,乌云散去,阳光再次普照大地。

一道红光显现在空中,而后摇摇摆摆、忽明忽暗砸在了地上。贾星理的脸色苍白,浑身衣衫尽数烧焦,甚至有的地方还冒着青烟。脸上、手上、身上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隐隐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他被震惊了几秒后又欣喜若狂的落霞峰弟子包围住了,在师兄弟们的拥簇中,他却一言不发,略皱眉头,若有所思地望着光芒消失的地方。

扶摇直上°

双北船上牵手名场面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们是多么熟稔。


双北糖点整理~ 

双北船上牵手名场面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们是多么熟稔。


双北糖点整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