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明月

73639浏览    1417参与
老叟唱晚
《花间一壶酒》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花间一壶酒》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雨下一整夜
明月可鉴 情深亦寿
明月可鉴 情深亦寿
玉兰瑶

第八十六章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月儿,你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将千泷从这里救出来的。”大手轻轻拭去月儿的眼泪少年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但我们先得离开这里,月儿,大家都在等你。” 天明起身,“别怕,我在这里。”轻轻搂住月儿,试图用这种方法来安抚怀中的女孩。

        “……嗯。”月儿抵住天明胸膛,让他和自己隔开一段距离。天明眨了眨眼睛,红霞飘向两人的脸颊。...


     “月儿,你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将千泷从这里救出来的。”大手轻轻拭去月儿的眼泪少年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但我们先得离开这里,月儿,大家都在等你。” 天明起身,“别怕,我在这里。”轻轻搂住月儿,试图用这种方法来安抚怀中的女孩。

        “……嗯。”月儿抵住天明胸膛,让他和自己隔开一段距离。天明眨了眨眼睛,红霞飘向两人的脸颊。

       “我们走吧。”柔夷揉揉了自己脸颊,强行掩盖住自己害羞的模样。

        “好。”天明挠挠自己的头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走到门前。

        月儿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月姑娘,您这是要去哪?”白得不似一张人脸出现在被打开的门前,本就大的眼睛,现在仿佛就要掉出来一样。低哑的嗓音仿佛是从地狱而来的怨鬼。

         “咣!”

         “月儿,你别担心。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天明的手放在了墨眉的剑柄上,慢慢的靠近门前,将内力注入剑神中,在打开的一瞬间劈去。

       兵刃相撞的火光所带来的将近压迫性的力量,逼天明向后腿了几步。

      他不是普通傀儡!

      傀儡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大力气。

     一道杀气朝他的脸颊袭来,天明沉下气,转动墨眉,将匕首弹开。

       右手中匕首在小桐手中的转动,配合着左手的小刀以几乎不能用肉眼看清的速度进行攻击。天明只能凭借着习武之人敏感的感官进行抵挡,但迫于自己不能轻易使用大量内力和小桐的强劲的攻击下,天明已经落了下风。

        而小桐似乎不满于现状,他只想快速解决了这个麻烦。一边让匕首快速的转动着,一边用余光观察着四周。

       天明看见对面人的袍袖似乎有几个闪光。  

        坏了。

        天明侧身躲过,但因为角度限制,脸颊两旁还是被飞镖划破。

       “天明!小心!”月儿的声音从屏风后面穿来,天明这才看见,那飞镖是被细线牵引着。而现在,他后面的大柜子正砸向自己。

        “唔!” 

      血液随着木头碎片一起掉落在地上,而随着匕首的拔出,那红色的液体便喷涌而出。一只白色且骨节分明的手抓住天明握着墨眉的手腕,向后掰去。

   “啊啊啊啊!” 

     “天明!!!”

    “墨家的巨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若想少吃点苦头,就快快请回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来过这里,而且我不会现在就杀了月姑娘,我保证。”酒红色的眼眸没有任何波澜,既没有捕获到猎物的兴奋,也没有任何戏弄猎物的兴趣。

      “你别想碰月儿!”天明咬咬牙,强行将已经脱臼的手臂重新掰回来。

      “我告诉你,月儿可是你公主的朋友,你要是敢伤害她,她不会放过你。”比起疼痛,天明更多的是感到困惑。

        他不是傀儡吗?怎么一副好像这里他做主的样子。

      小桐一怔, 原本下垂的眉眼渐渐舒张开,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如儿,还是太单纯了啊。”

      “不然就凭你那三言两语怎么可能说动她。”小桐摇摇头,嘴角渐渐上扬,“看来,我得教教如儿感情之类的东西。这样,能让她少走点弯路。”   

        “你懂什么是感情吗?你懂什么是朋友吗?你自己都不懂 ,你有什么资格教她!”撕心裂肺的声音,她紧紧的搂住将近昏迷的天明。

       “我不懂?你懂?你懂什么,忘恩负义吗?”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殆尽,转而替代的是接近冰冷的陈述。

     “你知道如儿的存在的意义吗?她生来就是为了代替你去死的。她成为了你,接受了你本该面临的一切 。”

      “罢了,告诉你也没用。”小桐将匕首从刀鞘中抽出。

       得先把碍事的清除掉。 

       突然,一股强劲的气流从月儿周围迸发,将小桐打到对面的墙中。在小桐还未从废墟中反应过来时,泛着橘色的幻音鱼便为月儿打开了一道通道。

极地牌芦荟酱

最闹腾的小家伙回来啦!


高考完的崽终于开始清点图了嗯嗯啊啊啊!!!

p2是滤镜版

最闹腾的小家伙回来啦!


高考完的崽终于开始清点图了嗯嗯啊啊啊!!!

p2是滤镜版

妍熙影视
窝囊男人没管住自己的嘴,闯下了大货
窝囊男人没管住自己的嘴,闯下了大货
三年二班
邀明月 让回忆皎洁
邀明月 让回忆皎洁
三年二班
邀明月 让回忆皎洁
邀明月 让回忆皎洁
画画的北北
更迭了朝代 当时的明月换拨人看
更迭了朝代 当时的明月换拨人看
尘封星诺
“让我也咬一口。”

“让我也咬一口。”

“让我也咬一口。”

醉玖

余笙

.

私设多.


.

目前大概算是小甜饼.


.

伍.

.

飘散的思绪谁来收。

.

明小小姐老大不乐意,在外人面前还得装着端着,被唐山海小声安抚住了.

.

“回家的时候多买个小蛋糕好不好.”

.

大哥还真没说错,小丫头真是越发好哄,听了一耳朵的明诚差点当着李默群的面笑出声.

.

“特工总部特别行动处,一分队队长陈深.”

.

毕忠良喊了那年轻人,和李默群客套了几句,他才上前和唐山海打招呼.

.

“幸会.”

.

陈深伸手过来时,明月微不可见地拧了眉,在行动处这么久,连个标准的绅士礼都没学过吗?

.

“陈队长好.”

.

唐山海看得分明,她只伸了...

.

私设多.


.

目前大概算是小甜饼.



.

伍.

.

飘散的思绪谁来收。

.

明小小姐老大不乐意,在外人面前还得装着端着,被唐山海小声安抚住了.

.

“回家的时候多买个小蛋糕好不好.”

.

大哥还真没说错,小丫头真是越发好哄,听了一耳朵的明诚差点当着李默群的面笑出声.

.

“特工总部特别行动处,一分队队长陈深.”

.

毕忠良喊了那年轻人,和李默群客套了几句,他才上前和唐山海打招呼.

.

“幸会.”

.

陈深伸手过来时,明月微不可见地拧了眉,在行动处这么久,连个标准的绅士礼都没学过吗?

.

“陈队长好.”

.

唐山海看得分明,她只伸了一半指节,小指还微微翘起,离开的时候还轻轻咳了咳.

.

典型的嫌弃表情,咳...和第一次见他时一样.

.

“这位是徐碧城,也是我的表外甥女.”

.

明月扶了扶耳后,哦,感情这席面不止请了明家人,还有个第一眼就叫人喜欢不起来的小白兔呢.

.

“来,我们进去吧,请.”

.

而在看见那包厢里熟悉的画和侍应时,明小小姐的明媚娇俏的小脸儿瞬间就不好看了.

.

...李默群到底是怎么挑地方的?!

.

偏他今天脑子还没带出门,捧着本菜单直接就朝她走过来了.

.

“明小姐,还是照丁...之前的菜品给您上吗?”

.

那字一出,侍应生就被明小姐狠狠剜了一眼,他自觉说错了话,端着本菜谱站那不动了.

.

“今天是李主任做东,我这做客人的自然是随东道主的,把我之前存的酒取来,就当是给李主任和各位赔礼了.”

.

“不妨事不妨事,哪里好劳动明小姐.”

.

个老匹夫,说不劳烦,接过酒的时候可没见他客气,明月只笑着,面上仍是一副小辈敬重长辈的样子.

.

反正李默群走在她前头,就看这长辈能活到几时呗.

.

直至一桌人各自敬完了酒,她喝不惯红酒小小呛了一口,唐山海扶着人坐下,顺毛似的轻轻拍人后脊的动作差点闪瞎陈队长的眼.

.

“先喝点水顺顺.”

.

刚缓过来一些,旁边就递了杯温水来,明月回头看去,正对上刘兰芝满眼的急切.

.

“谢谢毕夫人,我来吧,别累着您.”

.

“...好.”

.

唐山海揽着人往怀里靠了靠,不动声色地离刘兰芝远了些,这些天在同一个屋檐下,她不喜欢叫不熟悉的人碰,唐山海门儿清.

.

“中午就没吃多少,先吃些垫垫昂.”

.

明家姑爷可是真贤良淑德,递过去那一小碗里,鱼肉剔去鱼刺,青豆去壳,量虽不多,却都是明小小姐平时乐意多吃两口的.

.

“这是你手下的一员福将.”

.

那头李默群和毕忠良说着陈深呢,后者只笑了笑,又砖头打趣起明家夫妇俩来.

.

“要我说,明小姐比我有福气,得了唐先生这样优秀的丈夫.”

.

明小小姐掩着唇缓了一阵,抬眼望见陈深那漫不经心的神情,还挺记仇.

.

“陈队长有所不知,我与明月的婚约是小时候就定下的,能娶她,是我的福气才对.”

.

“少胡说.”

.

唐山海让人拍了下手背,自觉接过帕子给明月擦了擦嘴角.

.

陈队长放杯子的声响大了些,这汽水忽然齁得很,明诚瞥了眼身边耳朵都泛红了的丫头,借着酒掩笑.

.

“毕处长,您看我们明家这不懂礼数的,成天在家胡闹惯了,这,能不能劳烦您帮着管管.”

.

“阿诚先生客气了,明小姐这知书达理的,这管教可实在是不敢当.”

.

二位酒杯相互递了递,在座的都知道这事儿算是成了,明月垂眸,往唐山海碗里夹了一筷子松鼠鳜鱼.

.

“他家换厨子了,你应该会喜欢.”

.

一顿饭吃得没滋没味的,走出那包间,唐山海及时给人披上大衣,明小小姐照例磨着人撒筏子.

.

“刚才谢谢毕夫人了.”

.

“这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用得着这么客气的呀,你们小夫妻俩感情好我看着都羡慕哟,我看明小姐比陈深年纪还小,要是不嫌弃...叫我声姐姐也好.”

.

这话一出,就是明诚都愣了,明月一时摸不准她的意思,只得推诿道.

.

“毕夫人的上海话好听,说笑起来更生动了,要叫我大姐知道了又得骂我不懂礼数.”

.

言下之意,明家有正头的亲姐姐,她明月非得在外头再认一个,说出去不叫人笑话死.

.

好在毕忠良出言及时,和李默群告了辞带着刘兰芝和陈深先进了车.

.

“哪有上赶着做人姐姐的.”

.

唐山海才拿着蛋糕回来就听小姑娘抱怨,说尚公馆换厨子之后菜更难吃了,明诚失笑,小丫头最近也忒好哄了.

.

“那下次带你去喜欢的地方吃.”

.

“明天去的时候不许这么好说话,对那个陈深也别太客气,连握手都不会.”

.

等躺回那已经歇了许多天的床,小姑娘还是背对着他睡的,即使回回早起都窝在他怀里不乐意动弹,却还是固执地不看他.

.

“我明天要去车站接人.”

.

她没再声响,他心里也明白了几分.

.

“下班的时候一起回家.”

.

“好.”

.

直至他掌心贴近腰腹处的被面,她稍稍往后靠了靠.

.

“可以直说,允许不打报告.”

.

“那要抱.”

.

“...随你.”





.

小剧场 :

.

唐 : “要抱.” (!)

.

月 : “...随你.”(?)

.

勿🆙,勿催.

.

(追剧的时候就不喜欢徐碧城,还愉快地决定了陈深是大冤种,才不给他排cp,把小男给苏三省.)

尘封星诺
久违的月青贴贴~还混入了一只小...

久违的月青贴贴~还混入了一只小白糖

久违的月青贴贴~还混入了一只小白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