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明皓

57614浏览    269参与
雨默辞.

明皓/双黑化❤️反正就是俩姐妹的视频🥰我真的太爱这两个了155

明皓/双黑化❤️反正就是俩姐妹的视频🥰我真的太爱这两个了155

星坐

【明皓】林亭夕雪

一个小段子,远程陪阿槐写文产物,翻了一圈草稿箱,没想到最终挑中的是这个……写完也没搞懂自己写了个啥,我想要的评论大概是没有了hhh

一年多过去,还有朋友在坑里不?

————————————————

九霄上下雪铺了千顷,合天尽白,远山飞鸟行踪俱灭。羲和的车架已经跑得很远,只剩一影余晖,轻飘飘降在松竹之间。

亭中,太白金星捻着长须,看着下首跪着的童子:“说罢,该怎么罚你?”

跪着的人还没说话,边上一人抢上来跪下:“仙长,昨日观通他不舒服,宫是我替他值的,要罚也该罚我才对。”

原本跪着的观通急道:“值宫本是我的职责,白广只是好心,昨日错在我未把事情嘱咐给他才误了时辰,因而错全在我,请仙长...

一个小段子,远程陪阿槐写文产物,翻了一圈草稿箱,没想到最终挑中的是这个……写完也没搞懂自己写了个啥,我想要的评论大概是没有了hhh

一年多过去,还有朋友在坑里不?

————————————————

九霄上下雪铺了千顷,合天尽白,远山飞鸟行踪俱灭。羲和的车架已经跑得很远,只剩一影余晖,轻飘飘降在松竹之间。

亭中,太白金星捻着长须,看着下首跪着的童子:“说罢,该怎么罚你?”

跪着的人还没说话,边上一人抢上来跪下:“仙长,昨日观通他不舒服,宫是我替他值的,要罚也该罚我才对。”

原本跪着的观通急道:“值宫本是我的职责,白广只是好心,昨日错在我未把事情嘱咐给他才误了时辰,因而错全在我,请仙长明辨。”

白广道:“也是我急着把观通赶回去,忘了问他当日有什么事项。”

观通:“值宫轮替上是我的名字,我该负责。”

白广:“但事情是我未办妥。”

观通:“你不知者无罪。”

“别吵了。”太白金星将胡子在手指间绕了几圈,往外一甩,气呼呼道,“都这么想受罚,你们不若猜个丁卯?”

两个童子觑他一眼,低下头,端端正正跪好。

太白金星清了清嗓子,道:“我其实也不想罚你们,罚了你们就没人替我干活了。为了补你俩这漏子,我欠了月老一个大人情。他前番说要遣人下界做实验,正好你俩捅的篓子,就给他干活儿去罢。”

“是。”

应了话,白广坐起来揉了揉膝盖,蹭到金星脚下,拽了拽他的袍角:“仙长,我和观通下界了,还需要顺带替您巡令吗?”

太白金星哼了一声,闭目不语。白广偏过头,朝边上的人使了个眼色。

观通:“如今人间太平,并无杀伐之事,想是不用的了。”

白广:“怪道仙长近些日子闲得慌,都开始想法子折腾人了。”

观通:“我听青鸟说,月老那儿倒是忙得四脚朝天。”

“你俩有完没完?一日日在我宫里长吁短叹闲日苦长,给你们找点事做不好?”

观通嘿嘿一笑,吐了吐舌头。白广沉痛地垂下头:“找点事做好,这个由头不大好。”

“去去去。”太白金星手脚并用地把人挥开,“赶紧给我上月老那儿报道,不,领罚去,不想见你们了!”


凉亭沉沉地立在树林阴翳中,月色明朗,映着远处洁白的地面,透出一层淡淡的浮光。两个童子面对面站着,身畔雪落无声。

“下界一世,有数年听不见你抚琴了。”

“也不知何时能与你下棋了。”

“或许人间还能相见呢?”

“纵使相逢应不识。”

“惊才艳,少无双。”

观通微笑。

“那便再会了。”

“再会。”

是夜,两道流行从天际飞落而下。


又做这个梦了。

明睿皱着眉按掉闹钟,睁开眼睛。窗外晨光晴好,没有雪,没有竹林松林,也没有凉亭。收拾好的行李箱立在床边,提醒他今日是要飞南京的日子。他甩甩头,把梦甩到脑后,接着有条不紊地洗漱,吃早餐。

书桌上放着一枚云纹书签,明睿拖着行李箱走到房间门口,又折回来,把书签揣进口袋里。

“带齐东西就出发吧。”黄爸爸站在门外等他。

风尘仆仆到了录制现场,换了衣服,听着工作人员安排次序。明睿低着头调整衣服上别的铭牌,不留神撞到了前面的人。

那人比他矮了半头,清瘦。打量了他一瞬,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娄云皓。”

“我叫黄明睿。”

“请多指教。”

料得年年成遇处,燃烧季,共逐强。 


fin.

————————————————

观通的名字来自“思睿观通”,白、广是皓字的两个基本含义。

皓皓,明也。(《博雅》)

太白,金之精。…未可下西方而下西方,名白省,凡有六名…四名大皓…诗云,东曰启明。(隋·萧吉《五行大义》)


新年快乐~


稚禤

信仰8

“..可恶,把妹妹还给我,我们就撤退。”明日妥协,毕竟没有什么比皓月更重要了。


更何况,刚刚密线来报,说羊国将军带了几万精兵跟狼国一起过来了,就是奇怪这将军去哪了


“呜呜呜,姐姐,”皓月看着姐姐脸上的无可奈何,她知道是自己脱了后腿,姐姐原本能赢的,“放弃我吧,姐姐!放弃我,就可以得到你原本的胜利了..”


“傻子,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明日招手,“喜羊羊,你们赢了,我们会撤退的,并且会承担你们的损失!”


“嗯哼。”喜羊羊挑眉,将皓月推过去,“这可是你说的。”


“这不就是你要的吗。”明日接过皓月,轻轻拍着皓月的后背,给予她安慰


“...



“..可恶,把妹妹还给我,我们就撤退。”明日妥协,毕竟没有什么比皓月更重要了。



更何况,刚刚密线来报,说羊国将军带了几万精兵跟狼国一起过来了,就是奇怪这将军去哪了



“呜呜呜,姐姐,”皓月看着姐姐脸上的无可奈何,她知道是自己脱了后腿,姐姐原本能赢的,“放弃我吧,姐姐!放弃我,就可以得到你原本的胜利了..”



“傻子,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明日招手,“喜羊羊,你们赢了,我们会撤退的,并且会承担你们的损失!”



“嗯哼。”喜羊羊挑眉,将皓月推过去,“这可是你说的。”



“这不就是你要的吗。”明日接过皓月,轻轻拍着皓月的后背,给予她安慰



“姐姐...”皓月紧紧的抱着,带着炽热温度沾在明日的肩膀上



“乖,我们回家。”明日抱上皓月坐上战马,离开之前,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又幸灾乐祸的看了喜羊羊一眼



喜羊羊不解,这是败者的眼神??



灰太狼“....”知道但是不敢说,真烦,小情侣的情趣真难懂



四天前——



“陛下到哪了?”本该在床上躺着的懒羊羊,此时出现在边关 



“到刀羊那了,不出四日应该就到达边关了。”



“..那就尽快结束吧,”懒羊羊看了一眼有关敌方的情报,四天差不多,“毕竟身为王的利刃就该做好随时屠杀的准备。”



“是!”



懒羊羊身骑赤马,带着一个小队的人,不多也就几十人的样子,将马栓在敌方营地的附近。



今天的目标是烧毁敌方的粮仓。



“将军,我很好奇,我们不是要救陛下吗?怎么跑....”小兵疑惑,怎么跑狼国这里来了?



“想知道我为什么跑狼国来?呵,”懒羊羊冷冷一笑,“当然是给陛下解决问题,毕竟,陛下可不知道,奇猫国会派兵来突袭灰太狼,我当然要帮一把。”



“可是...”明明直接过去也一样啊?陛下带的兵马都是一些无用之才,怎么可能打的过那个明日女王。



“你越距了。”懒羊羊瞄了小兵一眼,转头盯着那站岗的士兵,静待时机。



‘我不去支援王,当然是为了给他一个教训。’



回到现在——



“懒羊羊,你确定不让喜羊羊知道你来了?”灰太狼偷瞄着,防止喜羊羊突然出现



“不要。”懒羊羊瞄了一眼灰太狼,恹恹道



“为什么?喜羊羊看着蛮想你的哦。”



“你好烦啊,大叔,说了不要了!”懒羊羊不耐烦的推开灰太狼,从帐篷里走出来。



“....你好,请问灰太狼在吗?”喜羊羊看着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愣了愣,随即问道



“.....在里面”懒羊羊压低声音回道后快步离开。



“那....”喜羊羊的下一句卡在嘴里,面前的人就已经消失在转角,“......我不理解,我很吓人?”



‘不会发现了吧?刚刚跟灰太狼说话被听到了?可恶!!’



懒羊羊趴在墙上,眼睁睁看着喜羊羊头也不回地走进帐篷 



“没发现?!”懒羊羊咬牙,“就这?就这?就这还想我呢,连这都发现不了,还想我主动坦明!想得美!大骗子!!”



“咳,灰太狼,你不觉得你身边那白衣男子有点奇怪吗?”



“哦。”灰太狼低头认真写家书。



“真的,你想想,他都不拿真面目示人。”



“嗯。”认真ing



“而且他刚刚看见我跟见鬼一样,我丑吗?我明显不丑,还很帅,所以他肯定有问题。”



“...”


“喜羊羊,你....”是不是有毛病?



“你也觉得我说的对,是吧,”喜羊羊拍桌,站起往外走,“我这就去找证据!”



“等等!”灰太狼递过一封信



“懒羊羊的??”



“咳,帮我寄一下家书。”



“????(ꐦ°᷄д°᷅)”










带着动作走
【猫姐妹中秋24h/12:00...

【猫姐妹中秋24h/12:00】天空中太阳和月亮是会同时绽放光彩的。

一直在学校终于死线赶完了...昨天刚放假明天就要开学可恶

对不起我是小拉胯给那么多妈咪拖后腿可恶额啊啊啊啊

【猫姐妹中秋24h/12:00】天空中太阳和月亮是会同时绽放光彩的。

一直在学校终于死线赶完了...昨天刚放假明天就要开学可恶

对不起我是小拉胯给那么多妈咪拖后腿可恶额啊啊啊啊

跳坑速度无人能敌(想念平板ing)

【猫姐妹中秋24h/11:00】

特殊的节日当然要和特殊的猫一起过✧٩(ˊωˋ*)و✧

先给大家跪个,刚画了没几笔平板就被收了,只能试试xm(然而并不会用(๑•́₋•̩̥̀๑)导致我是全群最烂的事实就这么暴露了orz

【猫姐妹中秋24h/11:00】

特殊的节日当然要和特殊的猫一起过✧٩(ˊωˋ*)و✧

先给大家跪个,刚画了没几笔平板就被收了,只能试试xm(然而并不会用(๑•́₋•̩̥̀๑)导致我是全群最烂的事实就这么暴露了orz

午叶再改名是狗
【猫姐妹中秋24h/09:00...

【猫姐妹中秋24h/09:00】中秋节快乐!!!!!

全群最水来了,好耶!

【猫姐妹中秋24h/09:00】中秋节快乐!!!!!

全群最水来了,好耶!

candy冰菱

【猫姐妹中秋24h/04:00】

一个关于“薛定谔的届得到的告白”和“双向暗恋”的情节

【猫姐妹中秋24h/04:00】

一个关于“薛定谔的届得到的告白”和“双向暗恋”的情节

林优雪snow

【明皓】光 <上>

是上篇,下篇可能这两天赶出来,没精修就先这样吧

-

看着远处泛着火星的篝火,上方飞蛾扑向明火的身影直冲我的灵魂深处。

它们执念也是一份至死不渝吧。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即使万劫不复,也甘之如饴。

我走在街头,紧了紧围巾,望着缓缓飘动的云霞。

奇猫国的夜晚,很美。

倘若不是手中的《自//杀手册》,我会称它为最完美的傍晚。

——是的,我打算“自//杀”,去领养一个孩子。


-

我是明日。一名不老魔女。活了数百年,不知从何时开始厌倦了这个世界,甚至一草一木都使我心烦意乱。

我打算自//杀。

众所周知,魔女们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唯一杀死她们的方法是,让她们获得“爱”。...

是上篇,下篇可能这两天赶出来,没精修就先这样吧

-

看着远处泛着火星的篝火,上方飞蛾扑向明火的身影直冲我的灵魂深处。

它们执念也是一份至死不渝吧。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即使万劫不复,也甘之如饴。

我走在街头,紧了紧围巾,望着缓缓飘动的云霞。

奇猫国的夜晚,很美。

倘若不是手中的《自//杀手册》,我会称它为最完美的傍晚。

——是的,我打算“自//杀”,去领养一个孩子。


-

我是明日。一名不老魔女。活了数百年,不知从何时开始厌倦了这个世界,甚至一草一木都使我心烦意乱。

我打算自//杀。

众所周知,魔女们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唯一杀死她们的方法是,让她们获得“爱”。

一旦有了爱,她们的生命就有了尽头。被爱的越深,寿命越短。

而她们惯用的手段是,去领养一个孩子。

她们都说,双向的爱情太过昂贵,不如领养一个孩子单向被爱。

她们还有一本教科书手册教你如何做一个好家长,让养子无比信赖你、仰慕你、爱你。

这本书就是我拿在手里的《自//杀手册》。



-

踏进孤儿院的那一秒我是恍惚的。

四下流淌的白光让我觉得一切都刺眼极了。



我在一个个床位前来回踱步,试图寻找一个又安静又听话的孩子。

我来到十六号床位前。

那是个正在玩弄布偶的女孩子,光打在她枯黄的头发上却没能使秀发获得一丝明亮点的色彩。她一言不发,正在剪布偶衣服上多余的丝线。

好,就她了。

我拉起她的手走出了门。



-

我给她起名皓月。

我为初升明日,她为千里皓月,我们都璀璨迸发光芒。

重要的是,日与月并不能共存。

就像执着于自尽的我和生命还绚烂的她一样。



-

“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皓月怯生生地问。

“随意吧。”

我正用魔法托起茶杯,轻抿一口,继续说,“叫什么都行,只要你喜欢。”

皓月轻轻点了点头,起身前往阳台,坐下后陷入沉思。

我以为她是刚来这里还不太习惯才喜欢不说话的,意外的是皓月真的很安静,手册里提到“如何对付不听话的小孩”的方法我一个都没用上。

她最爱做的事就是拿着她破旧不堪的玩偶,坐在窗前盯着窗外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鸟。

曾经有一次,她正望着窗外,我用魔法托起沙发上她忘记拿走的布偶打算清洗,没想到她直接冲了上来抢走布偶、脆生生说了句“对不起”又回到了窗前的椅子上。

我尝试过找她聊天,但每次都是她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看得我有些发愣后说着“姐姐,我不想说话”迫使我只好离开。

一日,我抱起笔记本电脑搜索“小孩不爱说话是什么原因”。

显示出来的界面一度让我瞪大眼睛。


-

“很可能是自闭症,有社交障碍”。


-

我拿起怀表查看我的寿命。

一分一秒都没有减少。

按理来说,领养孩子之后就会被爱、被依赖,显示寿命的数字应当会慢慢流失。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皓月作为被领养人,她并没有爱我。

奇猫国有规定,一个成年人只能从孤儿院领养一个未成年小孩,也就是说我不能再领另一个小孩施行我的自//杀计划。而在荒郊野外捡到一个孩子的概率可能连1%都不到。

照这样下去,我不可能成功。

当晚,我破天荒的和皓月一起并排相坐,谁都不发出任何声音,默默望着升起的圆月沉思。



-

翌日,她醒来后我已经在客厅等她了。

“皓月,我们聊聊。”

皓月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但乖乖就座,却依然一言不发。

我叹了口气。

“皓月,你是不是把自己封闭在你的世界里?”

“......就是感觉没什么想说的。”

我轻轻敲了敲桌子,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玩偶。

“这只玩偶是你的至亲送的吧?”

她倏然抬头,瞪大眼睛,但还是紧闭嘴巴。

“皓月,你可以和我分享的,”停顿,“分享你的一切。”

她甩了甩金黄色的头发又低下头颅,摆弄着布偶的四肢,轻轻说,

“是妈妈。是妈妈生前送给我的。”

“生前?”

“她和爸爸都在车祸中去世了。”

我与她都沉默了半晌后,我轻轻伸出手环抱住她。

“没事,把我当作你的父母就好。”



-

也许是那次谈话使皓月变了心境,她开始有意无意地主动与我交谈,由刚开始的不说一句话逐渐变成会来问我“今天吃什么”,到后来甚至不会拒绝我提议“出去散步”的请求。

我拿出怀表查看寿命。

表盘上的数字从原先的“—”变成“91018年”


-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我寿命耗尽的那一天。

转折在一个傍晚。

那天空气形成暖流,我和皓月挽着手来到公园散步。稀稀疏疏的人都穿着宽大的休闲装,拿着蒲扇缓慢行走在湖边。

皓月在这时已经变得和常人无异了。我很高兴她能选择依赖我,而不是依然把自己的心封闭在黑暗狭小的空间内。

我与她有说有笑地走在卵石铺砌的小路上。



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

皓月倒地。

我的大脑在那一瞬像是死了机般一片空白。

血液涌向头部,我看着流血不止紧闭双眸的皓月失声尖叫起来。摩托车车主在一旁不停地道歉,可我的大脑不允许我听清他说的话。

全身血液涌向头部,泪水模糊视线的同时我抱起皓月打算瞬移回家。


低头,发现皓月的伤口奇迹般地自动愈合了。

我仍心有余悸,用魔法帮她做了检查。


一切良好。



我愈发觉得奇怪。

自愈,貌似是魔女才有的能力来着。


tbc.

不惜秋尽_

P1小  拇  指

P2美殿

P3猫美人(?)

P4懒儿


狂草

P1小  拇  指

P2美殿

P3猫美人(?)

P4懒儿


狂草

云鬼-林萧轩

10.好好学习好好做人(上)

“那大姐,我先出去了。”

“好。”明悦向明皓投去了担忧的目光,转身离去。

“这位先生,您还在这里干什么啊?这庙太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明皓什么也不敢说,只是弱弱地叫一声大姐。

“你是走,还是不走?”话里带着凉风,让明皓打了一个冷战。他把自己的衬衫脱下,在身边叠好,又把皮带抽出来,折好双手举过头顶。

“大姐,明皓真的知道错了,您打也好骂也好,只求您别赶我走。”明镜依旧没有看他,只是摇摇头,

“大学都毕业了,还要什么家啊?”说完走出了书房,向卧室走去。明皓把手放下,起身穿好衣服,轻轻叹了口气,现在的他无奈而后悔。走到明镜的卧室,笔直的跪在门前。到中午,明镜出来吃饭,也完全无视跪着的人。...

“那大姐,我先出去了。”

“好。”明悦向明皓投去了担忧的目光,转身离去。

“这位先生,您还在这里干什么啊?这庙太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明皓什么也不敢说,只是弱弱地叫一声大姐。

“你是走,还是不走?”话里带着凉风,让明皓打了一个冷战。他把自己的衬衫脱下,在身边叠好,又把皮带抽出来,折好双手举过头顶。

“大姐,明皓真的知道错了,您打也好骂也好,只求您别赶我走。”明镜依旧没有看他,只是摇摇头,

“大学都毕业了,还要什么家啊?”说完走出了书房,向卧室走去。明皓把手放下,起身穿好衣服,轻轻叹了口气,现在的他无奈而后悔。走到明镜的卧室,笔直的跪在门前。到中午,明镜出来吃饭,也完全无视跪着的人。

小月也很识趣,没有多问,只是在明镜不注意时在门边放一杯水。明皓现在也觉得自己快成石像了,膝盖早已没有知觉。

天快黑的时候明镜也忍不住了,再怎么说也是自家亲弟弟肯定也会不忍心。她慢慢推开房门,看见门外摇摇欲坠的明皓,有些许心痛。而明皓听见明镜把门推开,又强迫自己跪起,但身形早已没有大家公子的样子了。

“大姐,明皓,真的知道错了,您,别赶我走。”说话的声音带了点哽咽。明镜轻轻叹了口气,“起来吧,先去吃饭,明天再说。”

“不,大姐,您没原谅明皓,明皓就不起来。”(也不知道这位先生哪来的勇气敢“不”)【no作no die】明皓也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很危险,不敢再反抗,缓缓起身。

要说是能站住那是假的,手扶着墙一点点蹭。深夜,明皓回到房间,看到小月站在自己的书架前。(卧室的小书架)

“小月。”“唉,大哥!您慢点!”小月赶忙上前扶住明皓。“没事没事。”明皓慢慢坐到床上,把裤腿往上拽了拽。“啊!大哥!您这都青紫了!”

明皓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微笑。因为他知道明天还有什么在等着他。“怎么还不睡觉?在大哥房间里做什么?”

“emmm,大哥,我想读书。”“你想上学?”小月激动的点点头。“那好啊,小妹有心想读书,大哥一定支持。”“那您更帮我和大姐说说吗?我不太敢。”“呃,小月,来,到大哥这来。大姐呢,只是对大哥严一点,而且大哥也犯了错误,不然大姐也是对大哥很好的。她这样只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更好对不对?”

小月点点头,“所以,说,大姐没什么可怕的,况且大姐现在也很喜欢你啊!”“好,那我明天去问大姐。”明皓微笑点点头,“时间不早了,先去休息吧。”“好,谢谢大哥,大哥晚安!”小月轻轻地鞠了一躬离开房间。

一夜无眠,小月这边高兴地睡不着,毕竟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明皓则是不敢睡,眼神直直地望着天花板想着自己犯的这几件事,后背和膝盖都会隐隐发痛。明镜则是想怎么揍这小子,加上小月的父母到底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太阳的到来。

一大早,明皓走出房门,轻手轻脚地往小祠堂走去,“大哥!”一个很轻的声音传进明皓的耳朵里,“小月,这么早起来干嘛?”“您不是也起了吗?我知道您找大姐有事,而且时间很长,”说到一半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给您!”两人相互交换眼神后,明皓笑了一下,“谢谢。”

明皓走进小祠堂,就自觉地跪下了,闭着眼,挺直身子,没有半点松懈。过了半个时辰,脚步声传来,明镜进了小祠堂。看明皓规矩的样子火下去不少。明皓在听到声音后手心就开始出汗,紧紧地扣在裤缝线上,不自觉地舔了一下嘴唇,轻轻地叫了一声“大姐。”

“这位少爷休息可好啊?”“呃,大姐……”明镜站在明皓身后,从声音听不出 任何喜怒哀乐。

----------------------------------------

时隔百年我又回来了,这个坑啊,啥时候能填完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成功地从小学六年写到初二了,感谢各位,我尽量填啊~


Cindy奕熙

规矩就不说啦~

最近疯狂追小迪的新戏,就把你们给忘啦~

我觉得这个坑马上就要被我弃了( ᵒ̴̶̷̤໐ᵒ̴̶̷̤ )

——————————————


另一边,皓月与福来被召进明日的城堡里。


皓月和福来被士兵压制着,他们仰头望着明月:“姐…女王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日摆弄着手指,不屑的说:“妹妹,你不想姐姐吗?”


皓月看着眼前陌生的明月日,并没有搭理她。等了许久,未等到答复,明日许是有点厌烦,挥了挥手。士兵马上明白,准备把两人带下去。


“等等……”明日一声让他们停了下来“把皓月公主留下。”公主两字被明日加重声音。士兵点点头,空旷大殿内,只留下两只猫...

规矩就不说啦~

最近疯狂追小迪的新戏,就把你们给忘啦~

我觉得这个坑马上就要被我弃了( ᵒ̴̶̷̤໐ᵒ̴̶̷̤ )

——————————————


另一边,皓月与福来被召进明日的城堡里。


皓月和福来被士兵压制着,他们仰头望着明月:“姐…女王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日摆弄着手指,不屑的说:“妹妹,你不想姐姐吗?”


皓月看着眼前陌生的明月日,并没有搭理她。等了许久,未等到答复,明日许是有点厌烦,挥了挥手。士兵马上明白,准备把两人带下去。


“等等……”明日一声让他们停了下来“把皓月公主留下。”公主两字被明日加重声音。士兵点点头,空旷大殿内,只留下两只猫。


“妹妹啊……”


晚上,监狱内,懒羊羊和一群猫呆在囚牢。懒羊羊举起未开好的七色花“别看我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一顿枪光扫射在懒羊羊的脚下。猫士兵对着懒羊羊愤怒:“吵什么吵,还让不让猫睡觉!”


等士兵走后,懒羊羊把七色花放在地上,众人以为他要安静了,却没想到,他开始小声的唱“别看我是一只羊~”


一只年轻的猫劝说懒羊羊:“别白费力气了,这七色花这么多花匠都种不出来。”一只年长的扶着拐杖的猫说:“还不如想想有什么办法能逃出去呢!”


语毕,墙突然被施了魔法般,竟从那里钻出一只兔子来“懒羊羊!”懒羊羊一抬头:“兔可爱!你终于来救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ᵒ̴̶̷̤໐ᵒ̴̶̷̤ )”兔可爱跑到懒羊羊身边:“一会儿再解释,我们先走。”说完,拉起懒羊羊就要穿墙“等等,把他们也带上!”


兔可爱斜了三只猫一眼,他刚才可是听见了。无奈,托起四只动物就穿墙。


外面,灰太狼在看到懒羊羊出来后,抱起懒羊羊:“太好了,懒羊羊!”球胜狼赶紧让灰太狼闭住嘴:“门外还有士兵把守,回去再说。”鹰傲天指着三只猫问:“那这三只猫,怎么办?”兔可爱突然扭过头,一脸邪恶的样子:“嘿嘿嘿,要是你们给其他猫说,那就……”三只猫被吓得抱在一起:“我们绝对不说!我们猫是有信任的!”


懒羊羊还在这里唱:“天空因为我变得更蓝~”,灰太狼把七色花拿过去了,“灰太狼你干嘛拿我七色花!”


灰太狼不理懒羊羊,和球胜狼开始说起:“我记得皓月给我说过,开出七色花就能实现一个愿望。”球胜狼:“那具体给你说过吗?”灰太狼石化了:“额……”球胜狼扶额,完了。


天马上就要亮了,美羊羊发现懒羊羊逃了,马上追赶。


“虚幻镜!”美羊羊和懒羊羊对视上,懒羊羊陷入了梦境中。梦境外,是灰太狼众人与美羊羊抗衡,豹姐始终不出手。


懒羊羊梦到,他们还是在羊村,美羊羊总是种一些好看的花送给他们,虽然美羊羊很爱干净,但只要他们想踢球,美羊羊也会和他们一起。“懒羊羊”“懒羊羊,尝尝我做的菜”“懒羊羊,小心”……


一幕一幕像电影似的播放在懒羊羊面前,这时,七色花开出了第七朵“七色花,希望你把美羊羊变回以前,变回以前那个善良的美羊羊!”


光照射着四方,美羊羊赶紧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了许多记忆“美羊羊!”是谁在喊我,喜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暖羊羊,灰太狼……


美羊羊睁开眼睛,看见了懒羊羊,灰太狼和一群不认识的动物“懒…懒羊羊?”懒羊羊听到声音,回头:“美羊羊!”他们两个像许久未见的朋友抱了起来“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美羊羊感到疑惑:“怎么了,发生什么了?”灰太狼心酸的抹了一把泪:“美羊羊终于……变回来了!”豹姐抬头看见,美羊羊摸着懒羊羊的头发:“现在我回来了,你不要哭鼻子了。”


“美羊羊怎么感觉怪怪的?”灰太狼凑到豹姐身边,视线扫过美羊羊的各处“我想这应该是…虚幻境!”懒羊羊惊讶的说:“什…什么?”


“哈哈哈,没想你居然看破了我的虚幻境!”美羊羊又一次变回美猫猫,美羊羊摆动着尾巴,露出邪笑。


“都是假的……那七色花……”眼看,美羊羊要对懒羊羊出手,本来兔可爱想救回懒羊羊,却被闪电劈开,懒羊羊和美羊羊都遭到了雷劈“你干什么!”兔子夹杂着豹子的怒吼。


灰太狼突然惊醒,他们五个也是有奇力的!鹰傲天上去不情不愿的给他俩治疗。士兵一看见美羊羊被打倒,一下子都跑了,豹姐只是轻笑一声。


“你们…一个都别想逃!”美羊羊这时又站起来了,大家一下陷入恐慌,灰太狼众人围城一个圈,围着美羊羊。


突然,一个炸弹飞向美羊羊,豹姐眼疾手快抱住了美羊羊。美羊羊睁开眼,看见的是懒羊羊在前面展开盾牌,一只豹子抱住了她。美羊羊挣开豹姐的怀抱,对懒羊羊嘲讽道。


“你自己都受伤了,还去保护敌人?我才不需要你的同情!”

“可我也不能看着你受伤啊……毕竟,我们是好朋友!”


美羊羊突然失控了,身边出现了藤蔓向懒羊羊击打。兔可爱劝懒羊羊回来,但却被灰太狼阻挡“让懒羊羊去!”


美羊羊看着懒羊羊不断向自己跑来,头脑开始混乱,呼喊她的声音又出现了,以前与他们战斗的画面也出现在美羊羊的脑袋中。


巨大的藤蔓包围住美羊羊,豹姐在一旁看得着急,自己却不能上去阻止。


“没有任何东西……”懒羊羊把美羊羊从藤蔓中拉出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我们相处的时光抹去!”光点落在美羊羊身上,猫耳和猫尾渐渐消失,取代而之的是羊角。“回来吧,美羊羊!”


美羊羊环顾着四周,看见了豹姐等人“豹姐!”并迅速向豹姐走去,豹姐惊喜道:“美羊羊你认识我!”“当然!”


“美羊羊,你认识他们?”懒羊羊拉着兔可爱的手问,“当然了!”


五位队长心里瞬间理清了关系,原来变成猫的小羊还记得他们,那…兔可爱你真可怜!


兔可爱表示不想说话,他只想要懒羊羊的安慰:“啊啊啊,懒羊羊!”当事羊也表示这兔子我应该认识?


球胜狼赶紧询问美羊羊:“那你知道喜羊羊他们呢?”


“喜羊羊掌管冰雪镇,下次就应该能碰见了,沸羊羊掌管流沙镇,对了杰帅,你看见沸羊羊应该觉得他变化最大,我就不先说了……班长掌管水灵城,在最后,村长是明月公主的军师,对了,皓月公主呢?”


豹姐替众人回答:“皓月和福来被明月调走了。”

————————————

其是这章写得我蛮懵的,我来解释下

五位队长都有奇力

现在兔可爱的奇力漏出来一点

兔可爱:可以在有土的地方任意穿梭,但是遇见钢铁失效

你们帮我想想还有什么奇力( ᵒ̴̶̷̤໐ᵒ̴̶̷̤ )我实在不会想

感觉文被我写废了

霜解
距离写第一篇明皓已经是整整一年...

距离写第一篇明皓已经是整整一年,不知道还有多少同伴?

虽然一年没动笔,但我想我会一直在这坑里,不离开。(也许有机会改改ai的文发一下?)

老福特开了这么个功能,用之前写过的试了几个,除了逻辑死以外,写得真好呜呜呜,感觉要被ai替代了……


还是当初那句话,愿他们一直优秀,祝大家未来可期

距离写第一篇明皓已经是整整一年,不知道还有多少同伴?

虽然一年没动笔,但我想我会一直在这坑里,不离开。(也许有机会改改ai的文发一下?)

老福特开了这么个功能,用之前写过的试了几个,除了逻辑死以外,写得真好呜呜呜,感觉要被ai替代了……


还是当初那句话,愿他们一直优秀,祝大家未来可期

霜解
将近一周年了呢,正好最近出了这...

将近一周年了呢,正好最近出了这功能,试一下~


如果我没理解错,这逻辑是你们在图书馆飙车?

将近一周年了呢,正好最近出了这功能,试一下~


如果我没理解错,这逻辑是你们在图书馆飙车?

夏花。

【明皓】//微光_4

2021.7.11  大雨


天气映衬着我的心情。

我和娄云皓今天吵架了,也许有误会吧,可是我不想坚持了。


要他说一句爱,很难吧,所以累计下来的失望,终究还是成了吵架的借口,我说着最伤人的话,他就站在我的面前静静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他的性格时常要将我逼疯。

他总是什么也不说,我恨死了他的什么也不说,却没有办法不管他。


气急之下,我脱口而出。

“娄云皓你就是一个冷血自私又不道德的人。你没有心,全是石头。怪不得你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你活该。”


我说完就后悔了,他的脸色几乎在一瞬间冷了下去,原以为按照他的性格会直接离开,但是...


2021.7.11  大雨


天气映衬着我的心情。

我和娄云皓今天吵架了,也许有误会吧,可是我不想坚持了。



要他说一句爱,很难吧,所以累计下来的失望,终究还是成了吵架的借口,我说着最伤人的话,他就站在我的面前静静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他的性格时常要将我逼疯。

他总是什么也不说,我恨死了他的什么也不说,却没有办法不管他。



气急之下,我脱口而出。

“娄云皓你就是一个冷血自私又不道德的人。你没有心,全是石头。怪不得你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你活该。”



我说完就后悔了,他的脸色几乎在一瞬间冷了下去,原以为按照他的性格会直接离开,但是他看着我的眼睛,声音嘶哑。



“说说,我怎么没道德了?”



可笑的是,我竟然不敢回答他的问题。于是第一次,在和娄云皓的对峙里,我率先离场。漫天雨幕里,我转身离去。



很难过。心里像是生了一场大病,无从愈合,爱本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我们却总让它面目全非。



明天怎么办?明天再说吧。

经常哭。

【明皓】表白

[明皓]续写文

黄明睿似乎在娄云皓表面说着以为是玩笑却红了耳根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什么啊,原来不是我单向奔赴到他面前啊。

这简短而又仓促的告白倒是直截了当,反倒是卡住了黄明睿自己最想对娄云皓说的话。

“娄云皓。

“我在。

娄云皓耳根的红色仍未完全褪去,即使表面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黄明睿知道,他成功了。

.“黄明睿。”

.“嗯?”

“即使我们日后会遭受到别人的不理解,甚至厌恶,你也还会像这样喜欢我吗?还会坚持下去吗?

很突然,也很现实的问题。娄云皓在说完后,他的眼眶也有许些发红。

沉默,黄明睿沉默了。娄云皓虽是红了眼眶,但是还是忍住泪水,刚想开口说没关系什么的。就被...

[明皓]续写文

黄明睿似乎在娄云皓表面说着以为是玩笑却红了耳根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什么啊,原来不是我单向奔赴到他面前啊。

这简短而又仓促的告白倒是直截了当,反倒是卡住了黄明睿自己最想对娄云皓说的话。

“娄云皓。

“我在。

娄云皓耳根的红色仍未完全褪去,即使表面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黄明睿知道,他成功了。

.“黄明睿。”

.“嗯?”

“即使我们日后会遭受到别人的不理解,甚至厌恶,你也还会像这样喜欢我吗?还会坚持下去吗?

很突然,也很现实的问题。娄云皓在说完后,他的眼眶也有许些发红。

沉默,黄明睿沉默了。娄云皓虽是红了眼眶,但是还是忍住泪水,刚想开口说没关系什么的。就被黄明睿的一个拥抱打断了。

“说什么呢啊笨蛋,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你,又怎会轻易撒手放开你。”

娄云皓愣住了,他本以为,本以为黄明睿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一时冲动....

“美丽的风景由我们一起观赏,有问题我们一起面对。没有什么坚不坚持。我喜欢你

说着,黄明睿抱着娄云皓的手又紧了紧。

“我喜.....第一次节目现场见到你时,我就如同着了迷一般喜欢上了你。我本以为我只是对你感兴趣而已...但随着节目的进行,我发现真实的感情流露不允许我骗我自.....

娄云皓泪水终还是止不住地流下来了,他回拥住了黄明睿。

“我知道了啊,笨蛋明睿”

腐席

唯一

        " 明日,放了他们,我跟你走。″皓月

微红着眼眶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下来身

上伤痕累累柔顺的黄色金发脏到能让人

以为她的发色是灰色,她单膝跪地坚持

不让自己在那人面前露出软弱,全身都

很痛,痛到连心脏也麻木了。明日坐在王

位上,眼神晦暗,修长白暂的手抓着棋

子,另一只手撑着脑袋,头上的猫耳悠

然的摇了摇,尖尖的牙齿裸露在外,"啧。″

明日把棋子放下,悠然的走到她的好妹

妹跟前,修长的手抬起了皓月的脸,只见

妹妹的眼泪已经流了满面,她一下抱起

了皓月...

        " 明日,放了他们,我跟你走。″皓月

微红着眼眶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下来身

上伤痕累累柔顺的黄色金发脏到能让人

以为她的发色是灰色,她单膝跪地坚持

不让自己在那人面前露出软弱,全身都

很痛,痛到连心脏也麻木了。明日坐在王

位上,眼神晦暗,修长白暂的手抓着棋

子,另一只手撑着脑袋,头上的猫耳悠

然的摇了摇,尖尖的牙齿裸露在外,"啧。″

明日把棋子放下,悠然的走到她的好妹

妹跟前,修长的手抬起了皓月的脸,只见

妹妹的眼泪已经流了满面,她一下抱起

了皓月,而皓月因为失重一下抱住了明

日的脖子,明日先愣了下,随后愉悦的勾

起嘴角,然后又向士兵冰冷的点了下头,

抱着皓月朝着卧室走去。士兵会意的点点头,随后把抓住的羊关住后,又把喜羊羊单独抓出来,并喂他喝下了药…



        懒羊羊一行人从地牢逃出来后一直

在找喜羊羊,但一直毫无消息,他们听说

冰雪镇来了一位恐怖的统治者,于是打

算去碰下运气,但他们殊不知,这是一场

浩劫。



        他们在冰雪镇被喜羊羊打败了,当

然懒羊羊一直被喜猫猫困住,毫发无

伤。"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不是喜羊

羊,喜羊羊救我,喜羊羊救我!″喜猫猫看

着这个想逃离自己的羊,眼神阴冷的看

着不远处重伤倒地的灰太狼们,手上又

开始团聚着幽绿的奇力,这奇力似是要

杀掉那些人一样,懒羊羊顿时慌了,他忍

住害怕的在喜猫猫的脸边哆哆嗦嗦的蹭

了下,喜猫猫一愣,蓝色的瞳孔盯着懒羊

羊,良久,一阵闷闷的笑声传来,喜猫猫

手抵上懒羊羊肉肉的脸庞,嘴靠近懒羊

羊的耳垂嘶咬着,尖尖的利齿在耳垂上

摩擦的感觉并不好,懒羊羊哆嗦着身子,眼泪大滴的滚落,呜咽声小小的,喜猫猫

停了下来,看着懒羊羊害怕的样子抿了

抿唇,然后一下亲吻了上去,他霸道的不

许懒羊羊躲闪,扣住懒羊羊的头,让他没

有丝毫地方可逃,一吻毕,懒羊羊也不哭

了,只是还在呜咽着,喜猫猫抱起了他的

懒羊羊,阴狠的看了灰太狼他们最后一

眼走了。

 


        喜猫猫给懒羊羊扣上了锁链,限制

他的自由,疯子,他是疯子。喜猫猫从外

面回来后,直奔房间,懒羊羊还是呆坐

着,喜猫猫走过去想摸摸他的头发,可

他哆嗦着躲开了,喜猫猫顿时变的阴沉,

他把懒羊羊的双手举过头顶,咬牙切齿

的说:"你还想逃?”懒羊羊害怕的哆嗦着,

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流,喜猫猫张开利齿

一下咬上了懒羊羊白暂的脖子,懒羊羊

疼的呼出了声,喜猫猫舔着往外流的血,

血色让喜猫猫的唇更加妖艳起来,魔鬼

般的声音在耳边挥之不去“到死,你属

于的,也只有我罢了。″

相信我是甜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