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昏迹鱼生

69995浏览    527参与
球球
是约稿,猫猫×小熊...

是约稿,猫猫×小熊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是约稿,猫猫×小熊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球球
拍大头贴૧(●´৺...

拍大头贴૧(●´৺`●)૭૧(●´৺`●)૭

是约稿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拍大头贴૧(●´৺`●)૭૧(●´৺`●)૭

是约稿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Serse君寂

【鱼虾鱼】无声告别——鱼生篇

#现实向,有脑的成分,ooc我的

#tag致歉,自行避雷!!!

#cp成分较少,左右位无差,he/be看自己理解(我觉得应该算是一种he吧……)

#虾堡视角有思路暂未写,可能随缘更吧_(:з」∠)_

正文:

       透过屏幕,鱼生都能感受到现场的气氛有多么气势雄伟。舞台依然光辉绚烂,但那些曾经的荣耀和梦想,现在却像是尘埃般从记忆中渐渐剥落。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百感交集,却又无话可说。...


#现实向,有脑的成分,ooc我的

#tag致歉,自行避雷!!!

#cp成分较少,左右位无差,he/be看自己理解(我觉得应该算是一种he吧……)

#虾堡视角有思路暂未写,可能随缘更吧_(:з」∠)_

正文:

       透过屏幕,鱼生都能感受到现场的气氛有多么气势雄伟。舞台依然光辉绚烂,但那些曾经的荣耀和梦想,现在却像是尘埃般从记忆中渐渐剥落。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百感交集,却又无话可说。

       “成都GG!”“狼队!”观众席上响起巨大的应援声,那些激情澎湃的呼唤仿佛就在耳边。

       “好的,让我们进入最后一场的比赛画面,现在是狼队监管者对阵成都GG的求生者,由解说……”

       ……

       当大屏幕上心理学家飞轮跑出庄园的那刻,结果已成定局——成都GG赢得了比赛!

       说起来也真是有缘分,这和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那场比赛的最后一局多么相似……

       一样的成都GG战队监管者在上半场四杀对面,一样的对面监管者在下半场需要一个四杀却无奈留下两个人……

       唯一不同的是,成都GG的监管者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嚣张”地给他提邦邦建议、那个同他一起过17岁生日、那个打败他登基为王、那个于燥热的夏天里令他心动不止的少年屠皇皮皮虾了……

       如今,皮皮虾坐在了看似相隔几步却是最遥远的席位上。

       他还是他,但已是另外一种风景。

       鱼生不是没有看过皮皮虾宣告转人类的视频,多少人可望却不可即的荣誉,皮皮虾说放就放,从头再来。他恍惚间又看到了深渊四总决赛上,迎着举世非议的目光,掏出鹿头的少年……

       本以为在经历过因为第一次上比赛就拿出勘探员解擦而遭到群嘲后,他会望而止步。但是如果现实真就这样,那皮皮虾就不是皮皮虾了。短短几周后,他真的可以成为队内的顶梁柱之一了。

       哈,不过现在这些也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17岁的鱼生会在输掉比赛后不甘地写下“笑死,输了还退什么役。不赢怎么退”,会因为zc而被迫下场时选择驻留……

       18岁的鱼生面对来自现实的波涛汹涌,终究还是留下满地遗憾,转身离去……

       鱼生突然发现,他好像从未与这个圈子、与曾经的过去、还有与他,好好地做一个告别。

       17岁的鱼生已经停留在去年的夏天,无法前进,回来的只有18岁的陈彦旭。

       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年站在属于他的舞台上闪闪发光,曾经咫尺远近,如今却无法靠近。

       也许,该真正放下了。

       鲁亚辉,皮皮虾,愿你的明天光辉灿烂。

       再见……

       再也,不见。

球球
自行避雷,雷到你我的问题 依旧...

自行避雷,雷到你我的问题

依旧是魔女(?pa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自行避雷,雷到你我的问题

依旧是魔女(?pa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球球
魔女(?)pa的两位 是模板...

魔女(?)pa的两位

是模板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魔女(?)pa的两位

是模板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言柒
  小骗子 不是说好不退役吗

  小骗子 不是说好不退役吗

  小骗子 不是说好不退役吗

炽雨终鸣

一点Picrew的捏捏(见水印)

模型圆框眼镜不太好看,于是用了方框×

捏了点可爱反差,溜走(/ω\)

一点Picrew的捏捏(见水印)

模型圆框眼镜不太好看,于是用了方框×

捏了点可爱反差,溜走(/ω\)

球球
小熊组贴贴(ง ˙ω˙)ว 是...

小熊组贴贴(ง ˙ω˙)ว 

是约稿,交个党费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小熊组贴贴(ง ˙ω˙)ว 

是约稿,交个党费

请不要二传二改(。・ω・。)ノ♡

兰溪桥上落春雪
有鱼颜人没看今晚的直播人生都是...

有鱼颜人没看今晚的直播人生都是不完整的...(虽然说我自己也没有第一时间看到😭😭😭😭)

有鱼颜人没看今晚的直播人生都是不完整的...(虽然说我自己也没有第一时间看到😭😭😭😭)

宛南

乙女向

你 × 鱼生

“ 我 ” 私设为Gr3.0成员,ID离殇

和夏老师的联文@阿夏 

第一人称视角,ooc致歉

是be!谨慎食用!

一方死亡预警

有关学科知识没有实际考据,请勿当真

假的,虚构,勿升三

我由衷的希望每一位选手都健康快乐

( 挺少写be的,可能写的没那么刀,各位将就着看 )


我是离殇,老Gr求生者,年纪不大,但在联赛也待了很久,今年夏季赛因为一些事暂时离开了赛场,所以新来的各位应该对我不是很熟悉。

至于是什么事……要追溯到两三年之前。在小破游还没有正式职业化......

乙女向

你 × 鱼生

“ 我 ” 私设为Gr3.0成员,ID离殇

和夏老师的联文@阿夏 

第一人称视角,ooc致歉

是be!谨慎食用!

一方死亡预警

有关学科知识没有实际考据,请勿当真

假的,虚构,勿升三

我由衷的希望每一位选手都健康快乐

( 挺少写be的,可能写的没那么刀,各位将就着看 )


我是离殇,老Gr求生者,年纪不大,但在联赛也待了很久,今年夏季赛因为一些事暂时离开了赛场,所以新来的各位应该对我不是很熟悉。

至于是什么事……要追溯到两三年之前。在小破游还没有正式职业化的时候,我在各大比赛里认识了一个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鱼生。

新朋友不会知道他,因为到现在,他也阔别赛场快一年了。我简单介绍一下,鱼生和我年纪相仿,是一位少年屠皇,开启了大邦邦时代,领着曾经的朱雀拿下两个冠军……很厉害的一位选手。

当时的我,也是这么想。虽然我们处于完全对立的阵营,但也许是因为性格像,处事脾气也像,很快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当然,相处一年以后,更进一步,确认了恋爱关系。


虽然我们那个时候年纪不大,但对爱情的观念却出奇的一致,加上我们都有些事业批的影子在身上,这段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知道的也只有我们两个队内的人。

职业化以后,我选择留在Gr,鱼生去了朱雀。进入朱雀以后的他光芒耀眼,总是能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以后与在候场的我找个角落相拥……当然,前提是我们比赛连在一起的时候。

在Gr的我就不如他那样成名,我依然是求生队里那个默默的一员,常常顶着压力救人,或者跑一个。都说一代版本一代神,随着时代更迭,没有永远的冠军。我会为队伍的失利落寞,但当我看到他在金雨下高举奖杯,也会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

为什么要说这些,可能是想为我们的曾经留下一些证据,证明我们确确实实在一起过,存在过对方的生活中。


时间转的很快,当年成神的朱雀也从神坛走下,但那个少年在我的眼中依然熠熠生辉。我当时还安慰他说,没关系,我们秋季赛再战,他也给我回了一个字,嗯。

我本来以为,时间就会和预想中的那样流转,结果迎来了宝宝锁政策,封了那个少年屠皇的后路。

看到政策的我挺不知所措……不是为自己,因为我比鱼生大半年,堪堪够加入秋季赛大名单。那两天,我一直不敢联系鱼生,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总之就是害怕,在怕什么……我也不知道。

倒是鱼生主动来找我,他和我说,秋季赛加油。那一行短短的字,我看了好久好久,在框里打字,删删改改,最后也只回了他一句,我们深渊再见。

变故的最开始应该就要从这里说起,继我说完这句话以后,鱼生就没和我有过多的联系,就连约他出门一起散散心,他也只是答应了一次,之后就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拒绝或者推脱。

我以为他这样的行为是政策导致的,也怕说多了他烦,就少打扰他,加上秋季赛即将开赛,我们的联系也就少了起来。

有时候,我也在纳闷,我们是不是真的在恋爱关系中。虽然情侣该做的事,亲亲抱抱之类的,我们也都做过,一起出门吃饭看电影逛街去电玩城,在休息日的时候近乎把整个广州探了个遍……可是,这已经都是过去发生过的事。

我也有考虑,是不是不能站在赛场上带给他的影响太大了。我也问过他,他总说没事,我也不好意思再问,只能让这件事情就这样草草了之。


离开了赛场之后,我和鱼生的交集就逐渐少了起来。我忙着比赛,忙着努力抗压不拖后腿,忙着在联赛大潮里新一轮沉浮。

整个秋季赛,鱼生只主动找过我两次,说的也无非是些问近况的话,仅限于生活,连有关比赛的内容也只字不提。

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我感觉我们的关系变了。在某些深夜复盘结束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坐在训练室内,总会突然感觉到一阵孤寂感铺天盖地的袭来,压的我喘不过气。我会想找个人,把憋着的心里话都往外说说,可每当我下意识点开鱼生的聊天框,那些感觉又消失了,只剩空荡荡的一片。我只好趴在桌子上,在把自己埋在臂弯里。

这时候,我就会感觉,维持这一段关系真的好累,好想有一天,一了百了算了。所以在休赛期,鱼生找我提分手的时候,我意外的平静,并且答应了他。

我们答应还做彼此的普通朋友,当这件事终于尘埃落定的时候,我竟然有一股奇怪的释然感。我也会想过,这段感情会不会让我,或者让他留下什么遗憾。但后来我想,我们在一起也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这样分开也不算什么,圈子错开交集就淡了,是很自然而然的一件事。

就如所想,鱼生果然没有出现在这次深渊的大名单上。当然,如果一切的一切就这么结束,我真的不会有任何遗憾……而不是如现在这般。


因为我的家庭经历,我其实一直关注着器官捐赠方面的任何消息,在我成年以后,我也立马去官网提交了自己的信息,希望可以帮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

在夏季赛开赛前,我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告诉我,我的骨髓与一位白血病患者匹配,他们希望我可以做骨髓捐赠。

一开始,我还在想现在的诈骗手段都已经这样了,打电话去了官方,没想到是真的如此。虽然现在转会期还没结束,但作为战队成员,我已经知道卡梦和一茶即将加入,将会让人队如虎添翼。这样就算少我一个选手,应该也没有很大关系吧。

在和俱乐部商量以后,我决定退出夏季赛大名单,转头去准备骨髓移植。很巧的是,受捐赠者也在广州,不用费大力气在路途上,也是一件好事。

为了这次捐赠,我提前住到了医院里,接受指标测试。周围是发白的墙,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本该是很压抑的气氛,但我却觉得很坦然——如果能因此挽救一条生命,我会感到很高兴。

一个月后,捐赠的所有流程结束,说实话,除了抽取骨髓的那会的确很疼,其他的貌似也没什么大事。按照惯例,一年内我不能得知对方的信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挺希望见见那个人。


等我重新回到俱乐部,赛程已经过半,人队如预想一般,可惜皮皮限变得很奇怪……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俱乐部里气氛挺沉重的,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没什么精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拍了拍皮皮限的肩膀,说以后可以来找我单练,我大闲人一个。

我说的很轻松,皮皮限听到以后,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不再说话。见此我也不多打扰他,回到自己房间,打开手机,没想到收到了蓝胖子的消息——最好的队长,也是许久没联系了。

他开门见山,安慰我说不要难过,以后会更好,还说过两天来广州玩,顺便看看我。我说,我没关系,主要是皮皮限,感觉他最近状态不大对。

从这里开始,开启了至今为止,此生令我最震惊的对话。我能感觉到,屏幕对面的蓝胖子沉默了很久,然后敲下了一行完全在我意料之外的字: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我需要知道什么吗。在医院的这些日子,我基本接受外界消息,都只是和别人进行一些间断的聊天。

没来由的,看到这句话,我一下就慌了神,立马冲进微博,也不知道点开了哪个人的头像,首页的内容让我眼前一黑,差点没喘上气来——鱼生离世了。


看到熟悉身影的黑白照片,我第一反应就是点进瓜格,看看到底是哪个黑粉造的假。就算我们只是朋友,我也会替他对这种行为感到生气和愤懑。

可是翻了一个又一个帖子,清一色实锤的内容,让我的手愈发颤抖。一股悲伤就这么迎面砸来,在我的头顶炸开,将我裹挟,让我不知所措。

鱼生曾经的房管站了出来,说清了事情的经过。鱼生离开赛场是被迫之举,因为被查出了白血病,很突然,在秋季赛的那一段就确诊了,有通过骨髓捐赠得到康复的希望,但不多,最后经过尝试,但没救过来,还是离开了。

房管在评论里补充了细节,鱼生获得过能够匹配的骨髓,也成功植入,为此大家还高兴了好几天,可惜第二天晚上就出现了排异反应,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圈子里这几天好像被这件事刷屏了一般,都在扼腕叹息,说天妒英才,让一个这么优秀的孩子这么早就消逝。


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连悲伤的情绪也被丢进了虚空。我先回复了蓝胖子,告诉他刚知道,鱼生真的太可惜了。他回的很快,他说,嗯,下周比赛的时候告诉我,我过去。

我们之间也不需多言,我把手机反扣到桌子上,才察觉自己大脑空白,好像连怎么思考也一并被忘记。

说起来,挺造化弄人的。你和鱼生,曾经是情侣,后来因为鱼生患病而分手,之后又因为治疗相遇,说不定那个时候,你们就隔着一堵墙,和对方头顶头躺着。

最可悲的是,给他希望的是我,最后让他走的也是我。这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点开邮箱,发现一封通知已经在里面安安静静的躺了好几天,告知我鱼生的离去。

我近乎脱力的坐在椅子上,被尘封的曾经又如洪水一般涌出,在我脑海中呼啸着闪过,侵蚀着我的内里。

也许这就是遗憾吧,如此相爱却偏偏要以这种方式分离,就像一些电影的老套路,但身临其境时却如此受用。

再见了,鱼生,我会在下辈子,再等一个属于你我的盛夏。


END

猫小萌
给老婆鱼擦画的头像。不可以使用

给老婆鱼擦画的头像。不可以使用

给老婆鱼擦画的头像。不可以使用

里佩尔夫人

【江海寄鱼生】梦

陈彦旭不喜欢说爱这个字眼,我也不喜欢逼他说。我猜也许少年时代大家都带有一些羞怯,不过或许他本来就没计划和我度过一年又一年。刚知道要转会的时候我显得比陈彦旭期待多了,他被我衬的反应更加平淡。


就在俱乐部官宣昏迹鱼生要断开连接的前一天,陈彦旭跟我说:“乐乐,我确实不打了。”


然后我迎来的是连续好几天的失眠,我梦到我们二十二岁又遇见,他还是我记忆中的样子,还是不肯当众牵住我的手。我这次没说什么挽留的话,我说好啊,那还是分手吧。只有梦里我才敢主动说分手,陈彦旭爱看的少女漫里面总撰写先爱的人总是先离开的脚本,我还是失去了主动离开的勇气。


陈彦旭没拉住我的手,他说了句话。奇怪的是梦里他站......

陈彦旭不喜欢说爱这个字眼,我也不喜欢逼他说。我猜也许少年时代大家都带有一些羞怯,不过或许他本来就没计划和我度过一年又一年。刚知道要转会的时候我显得比陈彦旭期待多了,他被我衬的反应更加平淡。


就在俱乐部官宣昏迹鱼生要断开连接的前一天,陈彦旭跟我说:“乐乐,我确实不打了。”


然后我迎来的是连续好几天的失眠,我梦到我们二十二岁又遇见,他还是我记忆中的样子,还是不肯当众牵住我的手。我这次没说什么挽留的话,我说好啊,那还是分手吧。只有梦里我才敢主动说分手,陈彦旭爱看的少女漫里面总撰写先爱的人总是先离开的脚本,我还是失去了主动离开的勇气。


陈彦旭没拉住我的手,他说了句话。奇怪的是梦里他站的离我很远,声音传过来却又仿佛是凑近的耳语。


陈彦旭终于说了爱,他说我爱你,杨乐。我不知道自己在梦里又哭了几场,醒来的时候枕头没有湿。可能这只是一场梦,梦里哭过了也算释怀了。


醒来逃离跟我说鱼生来过我的房间,我还没来得及跟俱乐部的人说我和他分手了。不过算了,我想可能那句我爱你不是假的,昏迹鱼生还是昏迹鱼生,做什么都要善始善终。


先爱的人先离开,有没有一种可能


是你先爱上的我,陈彦旭。


里佩尔夫人

是吸吸啃的个人向视频,挖坟了一下午找出来的,素材来源于b站:鱼生的录屏夹、ZQ电子竞技俱乐部以及第五人格赛事

b站名字是献爱,也发了这个视频

是吸吸啃的个人向视频,挖坟了一下午找出来的,素材来源于b站:鱼生的录屏夹、ZQ电子竞技俱乐部以及第五人格赛事

b站名字是献爱,也发了这个视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