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易世樊花

10.5万浏览    695参与
_Atake
我 踩点王 520快乐【强行】...

踩点王


520快乐【强行】


那个传画的梗

踩点王


520快乐【强行】


那个传画的梗

蛋花家的柚芷

突然爆哭

听触摸天空

恍惚间在狗子唱的时候听到了花花的和声

【想蛋花想到精神恍惚


听触摸天空

恍惚间在狗子唱的时候听到了花花的和声

【想蛋花想到精神恍惚


_Atake
截图用多了我已经快忘了原图高清...

截图用多了我已经快忘了原图高清画质是什么样了【。。。】

因为是原图线稿所以放了很过分的水印

锤给我捏的人设爱丽丝2.0版本

周年用【。剧透王

都他妈给我忘掉1.0的黑历史【威胁】

截图用多了我已经快忘了原图高清画质是什么样了【。。。】

因为是原图线稿所以放了很过分的水印

锤给我捏的人设爱丽丝2.0版本

周年用【。剧透王

都他妈给我忘掉1.0的黑历史【威胁】

山河表里

瞎叨叨

我尝试着(划重点)写一篇短打,大概今天可能也许出来,一想他俩我就特悲伤,唉

我尝试着(划重点)写一篇短打,大概今天可能也许出来,一想他俩我就特悲伤,唉

锤子阿
悲伤总是来的突然,上班时间无聊...

悲伤总是来的突然,上班时间无聊就无意识的在本子上写了一堆。

悲伤总是来的突然,上班时间无聊就无意识的在本子上写了一堆。

锤子阿

说说满汉全席娱乐赛天秀这件事(7)

1500L楼主

易言,老娘要爬墙了,以后我的鸡叫只属于樊棋了。

[图片]

1501L

不愧是楼主,说话这么好听什么时候出书?


1502L

易总:妈的。


1503L

害,爬来爬去的最后还是走不出那个该死男人的b话牢笼。


1504L

不是已经有人吃蛋花了?爬来爬去还不是一家吗,双担就完事儿。

[图片]

1505L

妈的,楼上我有你一半智商也不至于考不上清华北大。

[图片]

1506L

五毛,你删,我发,懂?


1507L

在?CP粉舞不过零零柒粉?why?


1508L

也许你们以后会连蒸煮都舞不过也说不定(狗头)

[图片]

1509L...

1500L楼主

易言,老娘要爬墙了,以后我的鸡叫只属于樊棋了。

1501L

不愧是楼主,说话这么好听什么时候出书?


1502L

易总:妈的。


1503L

害,爬来爬去的最后还是走不出那个该死男人的b话牢笼。


1504L

不是已经有人吃蛋花了?爬来爬去还不是一家吗,双担就完事儿。

1505L

妈的,楼上我有你一半智商也不至于考不上清华北大。

1506L

五毛,你删,我发,懂?


1507L

在?CP粉舞不过零零柒粉?why?


1508L

也许你们以后会连蒸煮都舞不过也说不定(狗头)

1509L

勇敢点,把狗头去了。


1510L

你们都没人注意到buff已经叠到八层了吗噜噜噜噜啦啦?!

1511L

楼上你好歹等九层再失去理智,这样会显得我们折仙人都很菜

1512L

花花老粉笑的很大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513L

姐妹你克制一下,吵到我眼睛了。


1514L

唯艾君倾的粉在笑成傻逼和哭成狗之间来回横跳,文念兄长他状态好差,艾艾你康康他啊!!!

1515L

为什么万年糖罐子CP会突然发刀,我娇生惯养我受不了呜呜呜!

1516L

“因为奶妈追着奶我追不上,一气之下把屏幕打穿了,然后我觉得他的脾气当DPS挺不错。”

(恶魔低语)


1517L

艹啊你住口哈哈哈哈哈哈我TM画面出来了!!!


1518L

悲伤正浓,你TM直接让我笑出鼻涕泡,大家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为什么你这么秀。

1519L

为什么你可以发语音?!


1520L

所以艾艾究竟有没有真的击穿屏幕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1521L

世上哪有空穴来风的事。

难就难在。

易言TMD那破嘴还真有可能。


1522L楼主

臣附议。


1523L

每次看到易总被黑我都想笑,因为黑他的一定是零零柒的粉,走黑粉的路让黑粉无路可走,不愧是你们。

1524L

突然就很心疼,零零柒其他人做错了什么要被狗队啵唧。


1525L

楼上,谨言慎行,多人运动搞不得啊!


1526L

这个字错的我虎躯一震,波及,跟我念,波,及。

1527L

?楼上一群人,我怀疑你们在ghs,并且掌握了证据。


1528L

我抱着鼓蛋亿个人睡——


1529L

拷走!都拷走!扭送jcj!


1530L

车速太快了放我下去!!!我晕车了!!!救命!


1531L

电光火石之间……我好像看到什么炸开了……?


1532L

本来还在笑出猪叫的我差点吓得把舌头吃了……


1533L

如果我没看错,好像是,文君,炸了……


1534L

啊啊啊啊啊啊文君暴毙了啊!!!


1535L

我裂开了,我头皮发麻。


1536L

我放这儿这么大个文君呢?!他刚刚还好好的在这儿!(撕心裂肺)


1537L

刚刚那个红色的弱点暴击叠加伤害数字出来的时候我心脏骤停一秒,这是什么可怕的伤害???我吓死了?


1538L

……刚刚这一刀可以劈死二十个我。

1539L

折仙玩家懵了,说好的官方的养子呢?九层这是什么魔鬼强度???


1540L

我有罪,我有一瞬间在想“这他妈不削留着过年吗”,我不配当折仙。


1541L

小主:能ban人吗,请求ban掉对方樊棋。


1542L楼主

我死了,我死的彻彻底底,狗蛋快把这个小怪物招到零零柒啊!!!你还在等什么!!!给妈妈爬!


1543L

什么楼主居然是妈粉,我瞳孔地震。


1544L

妈粉+1,妈妈同意这门亲事了,狗子给妈妈冲!

1545L

易总:???你们他妈在说什么几把东西?


1546L

楼上为什么发语音。


1547L

1545楼你上大号说话,把易言加v的那个号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154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腿笑断,我要给高仿点赞让正主尴尬。


1549L

@易言,你出来,我知道你在家别躲里面不出声。

1550L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欺负易总娱乐赛期间不刷这些东西,太过分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喜欢。


Sea
貌似很久很久没有画蛋花了,这次...

貌似很久很久没有画蛋花了,这次搞个性转蛋,大概是运动装学生pa(


其实有尝试产产粮,神奇的是我每次画都各种不满意导致直接gg,今天愤然摩擦屏幕摸出来一张非常草的低质量性转

本来想画帅帅的西装蛋也许是最近女孩子画多了画着画着就成性转了orz


不打tag看不出是谁系列

貌似很久很久没有画蛋花了,这次搞个性转蛋,大概是运动装学生pa(


其实有尝试产产粮,神奇的是我每次画都各种不满意导致直接gg,今天愤然摩擦屏幕摸出来一张非常草的低质量性转

本来想画帅帅的西装蛋也许是最近女孩子画多了画着画着就成性转了orz


不打tag看不出是谁系列

锤子阿

【蛋花】说说我相亲对象是个玛丽苏这件事(27)

       前方高能⚠️


————————————


       小义再一次转动了转盘:“秦艾德,左手,红色。”


  “……”


  握草这是要向什么姿势发展?!


  秦艾德硬着头皮挪了挪,左手放在了文君也右手所在的红色色块上,两只手不可避免的交叠在一起。


  他现在已经整个人支在文君也身上,领口直对着对方的脸,尽管对方的呼吸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但气息还是时不时的穿过领口进去,更别说,在双手交叠后对方的呼吸...

       前方高能⚠️



————————————





       小义再一次转动了转盘:“秦艾德,左手,红色。”


  “……”


  握草这是要向什么姿势发展?!


  秦艾德硬着头皮挪了挪,左手放在了文君也右手所在的红色色块上,两只手不可避免的交叠在一起。


  他现在已经整个人支在文君也身上,领口直对着对方的脸,尽管对方的呼吸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但气息还是时不时的穿过领口进去,更别说,在双手交叠后对方的呼吸突然加重了。


  为什么会遇到这么要命的游戏啊!!!


  那边的小义才不管他们两个有多绝望,不幸灾乐祸已经算好的了,无情的再一次拨动转盘。


  “文君也,右脚,蓝色。”


  文君也看了看离自己最近的蓝色方块位置,右脚再往上挪个两格差不多。


  问题是,这样姿势一变,他就会和秦艾德脸对脸,他顿时有些犹豫不决,而维持现在的姿势无疑非常消耗体力。


  之前硬憋着气更是让他呼吸困难,此时气息控制不住的有些凌乱。


  “……我说文君,你能不能快点,出的气全窜我脖子里去了,我痒痒。”


  “啊,好的!”,文君也悚然一惊,再顾不上犹豫,只知道自己弄得小艾不舒服了,手忙脚乱的把右脚上移,变了个姿势。


  这轮的游戏叫做‘七上八下’,两位选手在一张色块组成的地毯中通过主持人的随机转盘决定四肢的落点,直到其中一方躯干着地,游戏结束。


  在一块小小的地毯上群魔乱舞,可想而知,两个手长脚长的大男人得多姿势清奇。


  柏凝在一边看的眼皮狂跳,只觉得根小八所在那侧的身子都麻了一半,鸡皮疙瘩掉一地,简直让人坐立难安。


  “柏凝。”


  你已经不是小孩了。


  草,听见这货的声音他脑子里就回响那句话。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别这么任性。


  妈的这就是恶魔低语吧,不要再给我洗脑了!


  柏凝阴沉着一张脸,只觉得这回响烦的一批,是在给他伤口撒盐,压根忘了根小八还在等他说话,小声逼逼:“你能不能闭嘴。”


  根小八表情霎时一僵。


  许久才喃出一句话,那叫个委屈,声音都在抖:“……好,我不烦你了。”


  柏凝:“???!”


  等一下我没有在说你啊!!!我TM为什么会把os说出声我是sb吗!!!!!!!


  但他只能含泪咽下内心的惨叫,表面继续他倔强的高贵冷艳,尽管在感受到根小八低落的情绪时,他这岌岌可危的高贵就有些扭曲了。


  这落在根小八眼里就是抗拒。


  非常抗拒。


  于是在文君也受不住折磨,坐在地上认输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非常迷的操作,他自己都觉得迷。


  在昼夜让他们准备的时候,他认输了。


  根小八:“队长,我感觉不太舒服,认输可以吗。”


  柏凝:“???”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所有人都满脑壳问号,易言自闭许久,终于在这波操作下走出了心理阴影,快乐的拿起了心理阴影源头送来的“萝卜”。


  毫不留情的嘲讽:“柏凝你自己反思一下,为什么人家游戏都不想和你玩?哈哈哈?”


  众人脸上都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对易言这种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快乐表示鄙视。


  根小八:“?不我没有这个意思……”,看着柏凝黑的要杀人的脸色,他连忙摆手。


  昼夜将手从轮盘上放下,没说什么,只是朝花君的方向看了一眼。


  “啊,可以的……”,花君尽管有些失望这一轮游戏的草率结束,但选手的个人意见是她必须尊重的,“那这轮就是艾艾和小主为获胜者啦~”


  柏凝:这是我最不爽的一次不战而胜。


  秦艾德:srds,我总觉得胜之不武。


  花君看看手表:“咱们第一次的互动游戏就这样提前结束了呢……总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啊……”


  柏凝动作隐蔽的在根小八腰间拧了一把,不满至极。


  根小八:“……”


  真是痛并快乐着。


  文君也站在抱臂一脸不爽的秦艾德面前,脸红的像是要烧起来,反倒把秦艾德堵的无话可说。


  这么纯情???对视一下都要原地自燃一样。


  不,秦美人,重点是近距离对视,over。


  四人离开比赛台后,花君思前想后终于想到了个鬼点子。


  “那就再加一轮吧~”,花君直接愉快的敲定了新流程,“接下来我们抽取一位职业选手或主播与一位幸运观众现场PK一场怎么样,不过不是常规PK,地图定为莫问剑派地图踏莲湖,想必大家都知道,此处为莫问门派独有的轻功挑战地点,那么我们这次游戏为,对战双方在保持自己不落水的前提下干扰对方,先落水者失败。”


  “那么首先我们先让随机系统把幸运观众的座位号公布在大屏幕上,3,2,1——”


  『A1-0125』


  全场观众不管看见看不见都同时探头向那边看去。


  座位上坐着的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此时正托着脑袋翘着二郎腿看着比赛台,就那气势,显然是个A。


  口罩更是把脸遮了个严严实实,光知道身材高挑,难跑是个帅哥了。


  “嗨,那位酷A,就是你!”,小义在下面对着那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下来,一边昼夜已经从盒子里随手抽了一张卡片了。


  昼夜:“月川队长,赵扬。”


  本来就憋屈的拿着神级账号被垂云虐了一场无处发泄,想想点办法挽回下面子,这机会正正好就摆在眼前了。


  彬彬有礼的炫个技虐下菜,对他而言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他在云淡的白眼下整了整衣服,昂首挺胸的上了台,别提多么意气风发了。


  云淡嘴角抽搐:“真是……啧。”


  易言歪在座椅上,和云淡几乎同步的抽了抽嘴角,咂舌:“啧,瞅瞅他那熊样,你们注意着点,沙比得有底线啊,别傻成那鬼抽抽样儿。”


  奕彤:“你分明在骂我,但我为什么抑制不住的想笑。”


  妄尘就比较直接,已经在笑了。


  “这位幸运观众,你可以选择用官方提供的账号卡,也可以使用自己的,官方的基本装备为职业级别……”


  那男人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


  “好,那请二位进入操作室,我们的游戏即将开始!”,花君和小义昼夜一起退了场。


  这时候小义才摸着下巴说道:“那位先生总让我觉得有点眼熟。”


  花君:“其实我也,但是咱们分明没看见脸啊……”


  事实证明,觉得熟悉的并不止他们,几乎所有职业圈老狐狸都沉思起来,顾离和小魂因为此时为互动游戏时间,原定的比赛阶段尚未开始,还在后台瘫着。


  顾离:“这家伙,好眼熟啊……”


  小魂:“……嗯。”


  场上已经开始加载出踏莲湖的场景,幽蓝的湖水蔓延,白色雪莲朵朵绽开,其中一朵上浮现出‘天外飞仙’的身影。


  尽管之前的比赛不尽人意,让不少人扫兴至极,但该捧场还是要捧的,场下敷衍的叫了几句天外飞仙的名字,就没声音了。


  但老天爷真是他妈的会玩,你这时候没喊出来的尖叫,下一秒就得一声不少的叫出来,还是带利息的那种。


  另一朵莲花上缓缓出现一个身影,他手持长弓,长身玉立。


  这是一个止杀,但让人头皮发麻的不是他的职业,而是那头顶上把所有人都震住的名字。


  ‘魂牵梦萦’。






PS:狗队:你也太把老裂当个人了,买回去就舔舔啊!

裂总:易总你当我面说我坏话,我记住了。

字字zizizi

【易世樊花】忘川

谢谢能看下去的人www 没文笔,没逻辑,没头没尾,没检查,欢迎捉虫w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orz

孩子饿死了


.

.

.

.

.

.

.

樊棋歪了歪头,抬起眼。

奈何桥悬在漆黑无际的水上,桥上站着不少茫然无措的​孤魂,几乎没有人在站上桥后不怔怔地停下来,只有一个人有些狼狈地从人最多的地方挤出来,小心翼翼地避开所有鬼魂艰难地走下了桥。

“你……你好。”​他本想直接走进门,看到樊棋又停下了,也露出了一点像其他鬼魂一样的茫然之色,犹豫了一下,找了个话搭讪道。

​樊棋眨了眨眼,有些新奇地...

谢谢能看下去的人www 没文笔,没逻辑,没头没尾,没检查,欢迎捉虫w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orz

孩子饿死了




.

.

.

.

.

.

.

樊棋歪了歪头,抬起眼。

奈何桥悬在漆黑无际的水上,桥上站着不少茫然无措的​孤魂,几乎没有人在站上桥后不怔怔地停下来,只有一个人有些狼狈地从人最多的地方挤出来,小心翼翼地避开所有鬼魂艰难地走下了桥。

“你……你好。”​他本想直接走进门,看到樊棋又停下了,也露出了一点像其他鬼魂一样的茫然之色,犹豫了一下,找了个话搭讪道。

​樊棋眨了眨眼,有些新奇地回应道,“你好啊。”

那人想了想,自我介绍道,“我叫易言。”​

“我是樊棋。”​樊棋回答,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几秒,又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怎么挪开了些许。

易言心脏不知为什么无厘头地多跳了两下,就好像还活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面前的人有一下熟悉得可怕,就好像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满心满眼都是这一个人,再一看又没了什么感觉,好像的确只是个陌生人,只是自己看错了而已。

“啊……樊……樊棋?你……也是鬼吗?还是阴差?”易言念了一遍这个并没有什么熟悉感的名字,莫名感觉心里空荡荡的有些苦涩,皱了皱眉换了个话题。

“鬼,我等人。”樊棋言简意赅,没再看他,“你呢,你记忆好像还在。”

“啊,我跟人约好了,进去找她……”易言认真地回答。

樊棋一时有些失神,顿了顿,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咬了咬牙,尽量平静地点了点头,笑着对他说,“那你们的感情真好,很少有人死后还能记得生前认识的人啊。”

易言也恍惚了一瞬,似乎自己不应该对他这么说。他想了想,一时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于是只能就着话继续问道,“那你要等的人呢,你好像等了很久了,还记得吗?”

“记得啊,”樊棋又恢复了安然的情绪,“我等了他几世了,虽然说时间越长越不可能再想起我,但是……可能是侥幸吧。我现在也没那么喜欢他了吧,只是个约定。”

易言很想问他为什么不喜欢了还能记得,突然没说出来,想让他就这么以为自己其实并不喜欢那个人了。

“那我走了,再见。”易言不知道该说什么,结束了谈话。

“好吧,”樊棋还是那么温柔地笑了笑,“一路顺风,希望你能尽快找到等你的那个人。”

“那……你呢?”易言转过身,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我就……反正也等不来他了,只能祝他能在人间活的开心,幸福……”樊棋愣了愣,死死克制住的目光终究没忍住朝易言的方向偏了偏。

“也祝你能幸福。”

锤子阿
某些人大号万年不穿花里胡哨的时...

某些人大号万年不穿花里胡哨的时装酷的一批,陪老婆的小号无所不用其极。

化童丹,兽耳一个不缺


(上班好无聊,摸鱼🐟)

某些人大号万年不穿花里胡哨的时装酷的一批,陪老婆的小号无所不用其极。

化童丹,兽耳一个不缺


(上班好无聊,摸鱼🐟)

_Atake

草死。换源了换源了
指绘功底过于丢人
手机音量调到最大才听得到BGM

草死。换源了换源了
指绘功底过于丢人
手机音量调到最大才听得到BGM

锤子阿

说说满汉全席娱乐赛天秀这件事(6)

       1050L

  要来了,辣个吕人要带着她的金钱帝国来了!

[图片]

  1051L

  OK,柠檬已就位,我已经举在嘴边随时准备恰了。

[图片]

  1052L

  酸精就位

[图片]

  1053L

  楼上一群戏精,你们成功把爷整笑了。

        
[图片]

  1054L

  萝莉体型,我慕了,好可爱wwww


  1055L

  土豪啊,化童丹千金难求,这个女人的钞能力还是钞能力中的佼佼者...

       1050L

  要来了,辣个吕人要带着她的金钱帝国来了!

  1051L

  OK,柠檬已就位,我已经举在嘴边随时准备恰了。

  1052L

  酸精就位

  1053L

  楼上一群戏精,你们成功把爷整笑了。

        

  1054L

  萝莉体型,我慕了,好可爱wwww


  1055L

  土豪啊,化童丹千金难求,这个女人的钞能力还是钞能力中的佼佼者。


  1056L

  ……???!26个?我是不是精神失常就地发疯了?我居然看到26个宝宝?

        

  1057L

  兄弟,自信点,你还健康,就是二十六个。

        

  1058L Alan威

  ……还是二十六个稀有宝宝。


  1059L

  捕捉大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060L

  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瞬间认出了所有宝宝,衬托出了在座各位的菜。

  包括我。

  1061L

  早说你连自己一起骂呗,四十米大长刀很难收的。


  1062L哑巴兔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一个都不认识~厚葬吧!(悲痛😣)


  1063L

  啊啊啊啊小爷,我喜欢你!!!


  1064L

  楼上你是不要命了吗。

  1065L Alan威

  1063L的朋友,放学别走。


  1066L

  哈哈哈哈哈朋友一路走好,我们来生再见👋🏻


  1067L

  太c了hhhhh


  1068L

  易总冲了!


  1069L

  ……易总炸了!


  1070L

  ?

  我好像疯了,是因为修仙修太多了吗,我居然看到二十六套海景房爆炸诶。

  1071L

  好奇怪,为什么我的肉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1072L

  开始了,又开始了,为什么看个比赛也要提醒我我是个废物穷b的事实。

  1073L

  意外的,我的心情很平静。


  1074L

  兄弟,那不是平静,是麻木。


  1075L

  易总让炸懵了草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从易中人身上看出了一丝丝狼狈哈哈哈哈哈哈!


  1076L

  但是狗队的走位真的好绝,我五体投地……


  1077L

  妈耶,居然几乎都躲过去了,感觉二笙会先扛不住啊。


  1078L

  意料之中易总会一挑三,但是易中人只剩百分之二的血条了吧?我还是第一次见易总擂台赛血量这么低过,满汉全席太秀了吧……


  1079L

  虽然易总放水了,但是让易总放的差点玩脱也是太可怕……


  1080L

  最秀的两个还在场下呢,各位请坐下。


  1081L

  折仙玩家:“折仙一生一起走,谁先九层谁是狗。”

  花花:“为了榜一狗就狗,谁要和你一起走。”

  1082L

  楼上你错了,那个男人根本不在乎榜一,当初他的名字在排行榜第一挂了两个月他都不知道,直到现在都以为我们在逗他……

  1083L

  一时间有些语塞。

  1084L

  2v2来了!有1说1,双止杀我觉得也可。


  1085L

  我觉得昼花也很香(dbq我又在食邪教,我莫得心)


  1086L

  把楼上邪教都烧了!唯艾君倾大旗摇起来!


  1087L

  ……颤颤巍巍摇起蛋花的旗子?



  1088L

  楼上你那小心翼翼的动作戳到我笑点了哈哈哈哈哈哈!


  1089L

  放心零零柒粉丝不会介意的,毕竟狗子不值得。

  1090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易总你好好反思一下为什么粉丝都不站你边草。

  1091L

  双担笑了一下,表示花花值得,狗队我们不约(狗头)


  1092L

  零零柒粉丝表示同意这门亲事,但是是坚决不支持狗蛋的(狗头)


  1093L

  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狗队:?


  1094L

  易总:?

  1095L

  楼上两位好有默契哈哈哈哈哈易队有被冒犯到哈哈哈哈!


  1096L

  笑笑,有被谢到hhhh


  1097L

  ?花花人呢,大手子被欺负了快来啊!


  1098L

  握草不对!这个主上是花花变得!幻翎开局我傻了……


  1099L

  一人独溜文君柏凝???这身法我跪了……

  1100L Alan威

  文君也状态不太对啊……

林淮枳(主页抽奖)
血腥爱情故事_ 我还是爱易世樊...

血腥爱情故事_

我还是爱易世樊花的教科书式合唱

但是398家没了…

@【和光同尘】官号 @北冥字组官号 

血腥爱情故事_

我还是爱易世樊花的教科书式合唱

但是398家没了…

@【和光同尘】官号 @北冥字组官号 

字字zizizi

【易世樊花】毕业季

谢谢能看下去的人www 没文笔,没逻辑,一时脑抽写的,没检查,欢迎捉虫w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orz

.

.

.

.

.

.

.

.

.

樊棋是易言最好的朋友。

小学​就是同桌,家住得近,每天上学放学都一起走。后来他们上了一个初中,也在一个班,易言当了班长,每天和各种同学老师接触,家也不在原来的地方,最好的朋友还是只有樊棋一个。


樊棋一头雾水地听着易言叨叨,​忍不住打断:“不是,怎么回事突然开始打感情牌,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易言沉默了一会,“可能是因为你蠢吧。”​

​樊棋莫...

谢谢能看下去的人www 没文笔,没逻辑,一时脑抽写的,没检查,欢迎捉虫w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orz

.

.

.

.

.

.

.

.

.

樊棋是易言最好的朋友。

小学​就是同桌,家住得近,每天上学放学都一起走。后来他们上了一个初中,也在一个班,易言当了班长,每天和各种同学老师接触,家也不在原来的地方,最好的朋友还是只有樊棋一个。


樊棋一头雾水地听着易言叨叨,​忍不住打断:“不是,怎么回事突然开始打感情牌,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易言沉默了一会,“可能是因为你蠢吧。”​

​樊棋莫名其妙。易言不太好意思盯着他看,目光稍微偏了偏,绕过他定定地盯着一片空处,犹豫了一下又开口道,“欸……花花,我们好歹做了九年同学,现在要毕业了你不得跟我说点什么吗。”

樊棋愣了半天,有点疑惑地将易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怎么回事,感觉今天不太像你的风格。”

易言​气愤地用指甲抠了抠石凳子的边,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不能跟这个猪脑壳生气,一字一顿地咬着牙,“我难得煽一次情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好啊。”​樊棋非常好说话,“我们小学不是毕业过一次嘛。”

“你……那他妈能一样吗?!我们又不在一个高中!!”​易言冷静地回答。

“?”樊棋更加冷静地回答。

易言的气又泄出去了。

樊棋一直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懂装懂还是懂装不懂,在这方面一直迟钝的可怕,指望他自己意会更是不可能的事,说完了还是自己尴尬。易言斟酌了一下措辞,心平气和地解释道,“不是,我不是在说毕业这件事,我是说,我们马上要分开了,也是第一次分开,你……你就不能有点感想吗,我在你心里是这么不重要的人吗。”

“我知道你说的不是毕业啊,”樊棋眨了眨眼,小声道,“但是我们总是要分开的嘛。我们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跟对方在一起的啊,你看,你几岁的时候,上幼儿园的时候,还有晚上睡觉,早上起床,节假日或者周末,我不是都不在的嘛。你的人生有这么长,我总不能一直陪着你啊。”

易言一时居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想了想,突然发现不对,“你从哪里学的毒鸡汤?”

“哪里毒了啊,这是事实。”樊棋认真地说。

“我……”易言深觉心累,还想说什么,又有一种微妙的奇怪的情绪让他不太敢往下说。他抬头看了一眼手表,突然发现樊棋就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他,心又微不可查的软了一些,叹了口气,“我这不是……想跟你一直在一起吗。”

樊棋又突然沉默了。易言没拿准他是不是听明白了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没敢说话,欲盖弥彰地低着头,心脏像突然跳进了一个深坑,砰的一声沉了下去,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跳出来,无谓又无助地一下比一下深地跳着。

“这样啊。”樊棋小声说。

​易言听到樊棋说话的声音,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又稳定回来了,把不抱什么希望的期待都冲淡了许多。

毕业季赶不上花季,本来树上轰轰烈烈开着的一路花早就掉的看不见了,只留下比花季繁盛一些的叶子稀稀落落的将切割后的阳光洒在路和来去的几个行人身上。易言垂下眼听着樊棋的呼吸,目光刻意地游走在几只蚂蚁身上,莫名觉得如果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也挺好的,起码安静。

“你的人生还有很长。”樊棋顿了顿,重复道,“我总不能一直陪着你啊。”

“可以的,你……”易言想反驳,抬起头对上樊棋的眼睛,咬了咬唇又没了声音。

“不可以的,你还可以更好。我们都还小,你可能以后会遇到一个像我一样的人,或者比我更好的人,我们都说不清,我们甚至都还没长大。或者说,你不应该去想这些,你的高中三年应该专注于学习,应该比现在更好,应该比我更好……人生的路还有很长,我自认,没有办法再陪你走下去了。”

“……”

樊棋认真地看着他,“再见。”

易言觉得眼眶突然干得厉害,有点酸,却怎么也湿润不起来,连着心里一起空荡荡的,好像那些杂七杂八的情绪和想法随着五脏六腑一起被一把扯掉了,但是没有多疼,只觉得空得难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站起身来,问道,“明天他们自己组织的毕业聚会你去吗?”

“不去。”樊棋也站起来,对着他浅浅地笑了笑。

易言抿了抿嘴,伸出手在樊棋头顶揉了一把,收回手时,好像心脏又重新跳动了起来,一下又一下,似乎那些被剔除的情绪并没有对生命造成什么很大的影响,依然还在平平淡淡的继续下去。

他也笑了笑,对樊棋说:“那好吧,我走了。再见。”

“再见。”樊棋也笑着,轻声又重复了一遍。

锤子阿

【蛋花】说说我相亲对象是个玛丽苏这件事(26)

来了来了,止疼の场合!


——————————————


       海疼买了抑制剂回来的时候,他们经理红着脸和他说白止的信息素已经彻底爆发了。


  现在整层都是苹果的味道,队里随行的A、O已经搬去了其他楼层,比如身为O的经理。


  所幸乌踏队员一整队都是B,不受影响,也不是特别棘手。


  楚歌从房间走出来,看到他之后过来打了个招呼,头发还滴着水,看样子是刚刚洗过澡。


  “你身上好重的奶味啊……”


  海疼在原地沉默了几秒,突然抬起胳膊闻了闻,但显然一无所获。


  楚歌都给...

来了来了,止疼の场合!


——————————————



       海疼买了抑制剂回来的时候,他们经理红着脸和他说白止的信息素已经彻底爆发了。


  现在整层都是苹果的味道,队里随行的A、O已经搬去了其他楼层,比如身为O的经理。


  所幸乌踏队员一整队都是B,不受影响,也不是特别棘手。


  楚歌从房间走出来,看到他之后过来打了个招呼,头发还滴着水,看样子是刚刚洗过澡。


  “你身上好重的奶味啊……”


  海疼在原地沉默了几秒,突然抬起胳膊闻了闻,但显然一无所获。


  楚歌都给看呆了,看着他在自己身上闻来闻去,缓缓的后退了一步:“副队?你让狗蛋魂穿了?”


  不带这么侮辱人的。


  停下动作,海疼想了想,把手里装着抑制剂的袋子塞到了楚歌怀里:“我也去洗个澡,你帮他送去吧。”


  楚歌手忙脚乱的接住袋子,眼见他就要走人,赶忙追到他屁股后面:“诶诶欸!不是我说!副队大大你就这么扔给我了啊!我也不会用啊!”


  也是。


  楚歌作为一个B自然是不会用的,白止自己又不敢扎。


  “……算了。”,海疼从他怀里把袋子抽回来,“等会儿我去吧。”


  楚歌发誓,这是他见过海疼洗的最快的一个澡,他一袋干脆面都还没吃完呢,海疼就穿戴整齐的出来了。


  楚歌:“……肿么呢?莫得沐浴怒么?(怎么了?没带沐浴露吗?)”


  他吃的满嘴都是,海疼颇为嫌弃的瞟了他一眼,理都没带理,带着一身沐浴露的清香从他身边走过。


  握草?无视我?


  他看看手里所剩无几的干脆面,愤而食之。


  海疼上到白止住的那层才发现已经差不多被肃空的一个人影都不见了,看这情况是挺严重的。


  他深呼吸一下,用力吸入了一口空气。


  什么味道都没有。


  倒是意料之中的失望,胸中那口气猛然溃散了,化作一声叹息被他长长的吐了出来。


  “我在想什么啊……”,海疼苦笑着摇摇头。


  B就是B,怎么会有信息素。


  怎么可能会是其他的什么。


  ……


  海疼走到白止房间门前敲了敲,里面很久都没有回应。


  “白止,开门。”,他也不敲了,就站在门口等他。


  似乎是认出了他的声音,里面悉悉索索的传出些动静,海疼在外面寻着声朝下方看去。


  他微微后退了点,想仔细听听。


  “……你来干什么?”,白止的声音比起平时要虚弱了不少,离门很近,而且是从下面传来的。


  海疼皱着眉蹲下身:“来给你送抑制剂,起来开门,别坐地上。”


  一门之隔的白止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你放门口吧。”,对后半句避而不谈。


  “别闹,你自己下得去手吗。”,海疼不为所动,依旧蹲在原地。


  白止:“……”


  他还真不敢。


  白止内心顿时疯狂动摇:“但是……我闻着你身上的奶味腿软……”


  这是什么撩拨人的理由,海疼无奈的笑了一下,把声音放柔了不少,哄孩子似得:“我刚洗过澡,没有奶味了,不信你闻闻。”


  里面不出声了。


  片刻之后,眼前的门突然打开了,海疼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白止伸出手拽着领子扯了进去,随后门咔哒一声关上了。


  海疼坐在地上被白止扯着衣领抵在门口,把人抱了个满怀,白止头埋在他脖颈里嗅了嗅。


  “真洗澡了啊……”,白止嘟囔了一句,自暴自弃的瘫软在他身上,“可是为什么nmd我闻着沐浴露味儿也腿软啊……”


  “……”,海疼突然抱着他坐直了身子,与他额头相抵,距离近到呼吸交融,白止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瞪大了双眼,几乎以为他们下一刻就要唇齿相贴,但海疼只是维持着这个姿势凝视了他几秒,便退开了,右手摸过掉在地上的塑料袋:“起来,我给你打抑制剂。”


  白止:“……”


  “你要不要试试标记我。”,看着他拿出抑制剂的针管,白止淡淡的说道。


  眼前的手僵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动作了,海疼语气没什么变化:“之前不是早就试过了吗,咬了也没用。”


  “还有其他方式嘛。”,白止伸了伸舌头,歪头看他,“接吻也可以临时标记。”


  “白止!”,海疼打断他,“我是个B!”


  “我知道啊。”,对方不以为意,“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海疼无意识的用力捏住手中的针管,只要再用力一点脆弱的针管就要尸骨无存。


  “或者说……”,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轻飘飘的落下,“试试完全标记?”


  咯嚓——


  ……


  “楚歌,你干啥呢?”,囚牛路过大厅,看到楚歌挂着一脸猥琐的笑容。


  “哎呦妞妞!来的正好!快看快看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易言这狗东西也有今天,太大快人心了!”


  囚牛:“你这用的2G网吧,我们那边都到秦艾德和柏凝了,你这咋还在这地方呢?”


  ?扎心了,我要和你绝交一分钟。


  “卧槽你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剧透胖三斤!呸!”,楚歌哀怨的骂到。


  “得了吧你。”,囚牛左右看了看,“副队呢?”


  “上去给队长送抑制剂去了。”,楚歌抬头望望表,“哎?这速度有点慢啊,咋这么久呢?”


  “正常吧,就队长那,打个针和要了命一样,慢点才对吧。”,囚牛挠挠头,“我之前不是帮队长打过一次吗,我的天呐,那真叫个撕心裂肺,连踢带踹的,我出来衣服都让蹬了个乱七八糟,而且打完还得等他药效发作睡着才能放心走,真叫个操心。”


  言外之意,副队也真是有耐心,坚守这个岗位坚守了七年,估计打针的手法比一些医生都要专业了。


  “这么可怕的嘛?”,楚歌嘴角一抽。


  岑先生听见他们讨论,也捧着杯子凑了过来:“说起来掌柜的这盒子也是绝了,秦艾德还真把文君也抽上去了,柏凝那边抽到根小八,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他俩关系么。”


  岑先生:“这不是在逼我怀疑易言和那叫樊棋的主播私下里有一腿嘛。”


  囚牛:“这不是在逼我怀疑雨洛和羊驼的师徒情有问题嘛。”


  楚歌突然打了个哆嗦:“那啥……副队和队长别不是,他都上去好一会了,我……突然有点慌……”


  “……”


  空气突然安静的可怕,两人不约而同给了他一个眼神。


  楚歌,谨言慎行,才能活的长久。

锤子阿

玛丽苏前期or后期

真香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玛丽苏前期or后期

真香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