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易卜生

1576浏览    31参与
玉玉子心里苦

每日新青年时间(三百六十四)

1.“娜拉 哈。他在家呢。(口里哼哼的又唱起来走到右边的桌子旁)

郝尔茂 (在书斋里)可是我的鸦雀儿在跳呀

娜拉 (急忙打开他的包裹)是喂!

郝尔茂 难道那又是我的松鼠儿在跳么?

娜拉 是的!

郝尔茂 我的松鼠儿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娜拉 就是这一会儿。(把马克伦糖藏在荷包里。抹抹他的嘴)滔佛!来唷!你看我买了什么东西在这里。

郝尔茂 不要吵我。(歇了一会儿他打开了门,向外面望一望,手上还拿着一支笔)你才将不说买了东西吗?可是这些?为什么我这小败家子又浪花起钱来呢?

娜拉 唉。滔佛,我们现在......

1.“娜拉 哈。他在家呢。(口里哼哼的又唱起来走到右边的桌子旁)

郝尔茂 (在书斋里)可是我的鸦雀儿在跳呀

娜拉 (急忙打开他的包裹)是喂!

郝尔茂 难道那又是我的松鼠儿在跳么?

娜拉 是的!

郝尔茂 我的松鼠儿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娜拉 就是这一会儿。(把马克伦糖藏在荷包里。抹抹他的嘴)滔佛!来唷!你看我买了什么东西在这里。

郝尔茂 不要吵我。(歇了一会儿他打开了门,向外面望一望,手上还拿着一支笔)你才将不说买了东西吗?可是这些?为什么我这小败家子又浪花起钱来呢?

娜拉 唉。滔佛,我们现在多花点儿也不要紧,这是我们第一个不拮据的圣诞节

郝尔茂 我是没有许多钱给你花费。

娜拉 呵,是呀!滔佛,让我花费一点儿。就只这一点儿。因得你也就要赚大堆的银子了。”

2.“(郝夫人深深的在想,露出嫣然的一笑再拍拍手)

南医生 你笑什么?你以为我们这个社会究竟何如?

娜拉 我管这讨厌的社会干甚么?我笑旁的东西——那很有趣的。”

3.“柯乐克 郝夫人,你还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我对你说,那正是同我不见容于社会的原因,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娜拉 你!难道你也有这胆量救了你妻子的命吗?

柯乐克 但是法律不问人心术。

娜拉 这就一定是坏法律。

柯乐克 不问他坏不坏。如果我拿到法庭上去,你就要照着法律定罪。”

4.“娜拉 这是我不说那些家庭的困难。我说的是,我你从不曾好好的坐下来切切实实的谈过什么事。

郝尔茂 但是,我的娜拉,谈了于你有什么益处?

娜拉 正是如此,你从来不曾懂得我。我一生吃了大亏,先吃我爸爸的亏,后吃了你的亏。

郝尔茂 什么话?世上谁能像我同你爸爸那样爱你?你还说吃了我们两人的亏!

娜拉 (摇摇头)你何尝爱我?你不过觉得恋爱着我是很好玩的。

郝尔茂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娜拉 这是千真万真的话。我跟着爸爸的时候,他怎么说,我也怎么想;他怎么想,我也怎么想。有时候,我的意思与他不同,我也不教他知道。为什么呢?因为他不愿意我有别样的意见。他叫我做‘玩意儿的孩子’,他把我做玩意儿,正像我玩我的玩意儿一样——后来我到你家来和你同住……

郝尔茂 ‘到我家来和我同住?’你说的是我们的结婚吗?

娜拉 (不睬他)我说我那时不过是从爸爸手里换到你手里。你样样事都安排得如你自己的意。你爱什么,我也爱什么——或是我故意爱什么——我究竟不明白还是真同你一样嗜好,还是有意如此——大概是有时是真的,有时是故意的。我如今回想起来,简直像一个叫花子,讨在手里,吃到肚里。滔佛,我在这里只不过是玩把戏给你开心。都只为你要我这样做。你同爸爸害得我不浅。我现在一无所能,都是你们两人的罪过。

郝尔茂 你真不讲道理,真忘恩负义,娜拉!你在这里,难道不曾快活过。

娜拉 我不曾快活过。我那时以为我很快活,其实不曾。

郝尔茂 不曾快活过?

娜拉 不曾,不过高兴高兴罢了。你并不曾待差了我。但是我们的家庭实在不过是一座戏台。我是你的‘玩意儿的妻子’,正如我在家时,是我爸爸的‘玩意儿的孩子’,我的孩子们又是我的‘玩意儿’。你同我玩,我觉得很好玩。正如我同他们玩,他们也觉得很好玩。滔佛,这就是我们的结婚生活。”

5.“郝尔茂 第一要紧的,你是人家的妻子,又是人家的母亲。

娜拉 这种话我如今都不信了。我相信第一要紧的我是一个人,同你是一样的人。无论如何,我总得努力做一个人。我知道多数人都同你一样说法,我知道书上也是那样说。但是从今以后,我不能信服多数人的话。也不能信服书上的话。一切的事我总得自己想想,总得我自己明白懂得。”

——〔挪威〕易卜生《娜拉》第四卷第六号,一九一八年六月十五日(罗家伦 胡适译)

夕生晴

《玩偶之家》A Doll’s House

[挪] Henrik Ibsen 1879

Dodo Press 2005

阅于2022.03.01

5⭐


作为19世纪的作品,当时煽动性的文字在如今或许无关痛痒。但正是如此才能理解这部短小精悍的戏剧在当时掀起了怎样的风暴。挪拉一开始的“漂亮又喜欢花钱的小夜莺”形象随着故事发展慢慢复杂起来。她不再像林丹太太重逢她时想的那样幼稚。她假冒父亲向人借钱带丈夫到意大利养病,平时又做些誊写的工作,享受到了独立女性的快乐。反而工作许久的寡妇林丹太太开始期待为一个人工作生活养育孩子的人生。剧中的矛盾使挪拉发现社会的各个层面、各种规矩都是从男性角度出发而...

《玩偶之家》A Doll’s House

[挪] Henrik Ibsen 1879

Dodo Press 2005

阅于2022.03.01

5⭐


作为19世纪的作品,当时煽动性的文字在如今或许无关痛痒。但正是如此才能理解这部短小精悍的戏剧在当时掀起了怎样的风暴。挪拉一开始的“漂亮又喜欢花钱的小夜莺”形象随着故事发展慢慢复杂起来。她不再像林丹太太重逢她时想的那样幼稚。她假冒父亲向人借钱带丈夫到意大利养病,平时又做些誊写的工作,享受到了独立女性的快乐。反而工作许久的寡妇林丹太太开始期待为一个人工作生活养育孩子的人生。剧中的矛盾使挪拉发现社会的各个层面、各种规矩都是从男性角度出发而非女性的。她觉悟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个玩偶,依附在男人身上,先是父亲,后是丈夫。挪拉发现丈夫对她的爱如此脆弱虚伪。她最后选择离家出走去思考学习。这一出走引来社会不同的声音,但无疑她的摔门声震动了世界,甚至影响到了近代中国的五四知识分子,得出国人需觉醒独立意识的想法。

BrookeWang

她的复活

2022.2.26

一个关于《玩偶之家》作业的续写。


第二天早晨,海尔茂家的门铃响起。打开房门,外面站着的却是林丹太太。


“冒昧打扰了先生,我是来拿娜拉的东西的。”


明明是昨晚刚回去,可海尔茂在一夜之间明显憔悴了不少。他穿着得体的修身西装,领带依然打得笔挺,可胡乱打理的头发却暴露了昨晚的爆发和破裂。他的嘴唇微微嚅动,“嗯。她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


“我想是的,先生。娜拉已经出发去了火车站,不久后就会坐上回卑尔根的火车。”


“哦上帝啊,她就心肝情愿抛弃她的孩子吗,为了她所谓的自我,她想要的快活?我不明白。”


林丹太太看着眼前这个故作体面实则疯狂的男人,牵强地...

2022.2.26

一个关于《玩偶之家》作业的续写。


第二天早晨,海尔茂家的门铃响起。打开房门,外面站着的却是林丹太太。


“冒昧打扰了先生,我是来拿娜拉的东西的。”


明明是昨晚刚回去,可海尔茂在一夜之间明显憔悴了不少。他穿着得体的修身西装,领带依然打得笔挺,可胡乱打理的头发却暴露了昨晚的爆发和破裂。他的嘴唇微微嚅动,“嗯。她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


“我想是的,先生。娜拉已经出发去了火车站,不久后就会坐上回卑尔根的火车。”


“哦上帝啊,她就心肝情愿抛弃她的孩子吗,为了她所谓的自我,她想要的快活?我不明白。”


林丹太太看着眼前这个故作体面实则疯狂的男人,牵强地扯起一个微笑,“她这样的选择,一定有自己的道理。有的红苹果看起来鲜美可口,实则里面被虫咬坏蛀空了,吃下去会很糟糕的。”


海尔茂狠狠地拽着她的衣袖,“你可以劝她,她是你的朋友,你们的关系很不错不是吗?你试着对她说,孩子们很想她,他们会需要她,她依然有教育孩子们的权利,她舍不得,她一定会回来的。”


“先生您请冷静,我想,娜拉现在只是她自己。”


海尔茂不说话,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摇头。用人们在他身后悉悉嗦嗦地整理着娜拉的东西,她的珍珠耳环,她的华丽礼服——他曾经最应以为傲的,便是娜拉身着华美礼服像小鸟儿似的依附在他身旁,所有人都会为这一对才子佳人鼓掌喝彩;她的针织披肩,这是他们在意大利治病的时侯买的,他又怎么会想到治疗的那笔巨款是她踩着法律这条高压线借过来的呢,他觉得她是疯了。她七年前是疯了,现在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他的身边很快就放了唯一的箱子,娜拉的所有物。林丹太太拾起箱子,走向门外,她的身影被晨光笼罩。海尔茂站在屋内,灯光昏暗,他像是被永远的黑暗吞噬。


“我走了先生,您保重。”


林丹太太微微一笑,转身。


“等等,林丹太太,请等等。”


海尔茂抓过散落在沙发上的十字架项链,快步上前,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所有劲儿似的把它塞给林丹太太,“请把这个给她吧。希望她不要忘记宗教,思考律师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她不该变成这样疯狂的女人,不该忘记那些教义……”


“好的先生。您还有什么想要传达的话吗?”


忏悔的,道歉的,还是挽留的……


“没有了,再见,再见。”


他一样也没选择,重重地关上大门回到屋子里。


好了,这下整个这所房子里就静悄悄的没有声音了,彻底的。




车窗外下起了雨,雨点顺着窗玻璃流淌着,一路反方向奔驰的银色世界也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火车内温暖如常,娜拉却下意识地拉了拉披肩。她放下手中的《爱玛》,懒洋洋地托着腮,把目光都落到窗外的点点水珠,看着它们一颗一颗的落下,又一颗一颗的消失。娜拉突然发觉一切都是那样的快,水珠在瞬息间就会产生与消亡,就像他们看似美满甜蜜的婚姻,也会因为一封信而化为泡影。不,这并非偶然,他们的甜蜜只是佯装给外人看看而已,海尔茂是因为爱她这个人,这颗心,才会给她定制最漂亮的晚礼服吗?不,他始终是借着自己的美可以承托出他的一世风流罢了。抛弃名利和虚伪,自己在他心中算什么呢?娜拉想清楚了,她在海尔茂那里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一个附属品,一个任意把玩的宠物,就像是挂在脖子上闪闪发光的珍珠项链,珍珠的光芒只是为了衬得人的光彩。如果说珍珠是伪造的,一旦被他人所戳穿后,他就会毫不犹疑地把它抛出窗外。


那么娜拉也是一样的。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和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过了八年,为他生了三个孩子,还操劳了几乎所有的生命。哦,该死的,可他甚至不曾了解自己,他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如果说柯洛克斯泰没有送来第一封信,她会怎样呢?她想,自己也许会做一辈子的提线木偶吧,甚至一辈子都沉浸到这样不公的婚姻到死也不曾发觉,更不要说离家出走了。这样说来,她莫名的为那封信所庆幸,从今往后,她不再是海尔茂的附属品,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没有人会对她说:“你最高的职责就是照顾好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她只是她自己,她只是娜拉。


想到这儿,她的嘴角欣然扬起,她在窗玻璃的倒影里看见了自己久违的微笑。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美,即使是穿着破烂的麻布裙子,却仿佛是头顶加冕了皇冠的女王。


座位旁的夫妻正在为了一个孩子打工的问题争吵不休,喝醉的丈夫甚至开破口大骂,车厢里的气氛愈发的沉闷,可娜拉的心像是蒙雾黑暗出现丁达尔效应——她从未感觉如此的快活。


她也想去找一份工作,就像之前偷偷挣钱还柯洛克斯泰的账一样。她想在小镇的报社里当一位打字工,或者是面包店的一个下手,亦或是在庄园里帮忙洗衣裳,她什么都能干,不求薪水有多少,只要能给她一份可靠的工作。她想起母亲家隔壁的柯克兰太太,那户英国人家里养了几匹马,如果可以,她希望在未来骑马到处奔驰,享受着迎面的风把头发吹乱的样子。她很期待自己穿上马裤的样子,那些只有男人穿的东西,但这次没有人会再指点她的穿着——实际上她也不会在意。她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即使拄着棍子扮成绅士,也没有关系。


……


火车到了站,娜拉走之前瞥了眼那对夫妻,他们别过头去,不再对彼此说话。下一秒,娜拉毫不犹豫地一脚踏出了车门,跑出了火车,贪婪地呼吸着卑尔根的空气。




收到林丹太太寄的东西和信是在新年的一个星期后。信里面写道:阮克去世了。


她的心底一阵抽痛,伴随着悲伤的是震惊以及无奈。她本想着在家乡安置好自己就回奥斯陆看看他,她想着和这位老相识做一次最好的道别,可没想到……世事难料,变化无常。


在行李内侧的包裹里,她找到了一条十字架项链。她一愣,长叹一口气。这是海尔茂第一次带她进教会的时侯,亲手挂在她脖子上的。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宗教到底是什么。牧师说的主和上帝,她从来没有虔诚地感受到过,救赎的主会降临到她的头上吗?她想了想,摇了摇头,心里的答案其实很清楚了。娜拉拉上披肩,把信和十字架一同放进口袋里,像往常那样走出房门。


过去,无论是海尔茂还是牧师,都一板一眼地教说她,祷告应该怎么样把手合十放在胸前,应怎么样对圣母说虔诚的话,表达对神的赞美和个体生命的卑微。她知道《圣经》里说,如果有人伤害了你,你应该选择主动宽恕他。每一个人类自一生下来就是有罪的,海尔茂是有罪的,娜拉是有罪的。但评判错误标准的是圣母玛丽亚而不是他们众生,主会去审判所有一切有罪的人,做过错误事但人类总会遭到应有的惩罚。而作为人,就该尊崇圣母的指引,心怀忏悔的活下去。只有这样,主才会看到你的忠诚,才能回到天堂。


这都是男人们教给她的。


一月潮湿的寒风裹挟着她,娜拉更加快步向远处走去。不,她不信这些所谓教义。如果主真的会来评判罪恶,那么把自己当作提线木偶的海尔茂怎会相安无事甚至升职呢?他不是应该早早就遭到报应了吗?主为什么也没有来审判她的罪恶呢,她抛弃丈夫和孩子去追寻自我和追求,这对教义来讲不也是滔天罪行吗,为什么此时会自由地站在山岭上吹着海风?她难道不会就此下地狱吗?此时的娜拉比谁都明白,所谓宗教,所谓圣母都是骗人的。这只不过是海尔茂对她的一种精神束缚,一种欺骗手段罢了。没有谁可以绝对的批判一个人,圣母不行,海尔茂更是不行。她虽身为女人,最高贵的职责远远不是相夫教子,因为她是个独立个体。人有犯错的权利,也有追逐自我的权利。这些事他能做,她也能做。娜拉觉得自己,没有罪!


想完这些,她突然发觉心中又一块沉重大石头掉落,浑身的轻松难以诉说。她站在高岭之上,俯瞰脚下蓝色的翻滚海水,耳畔里是浪涛拍打岸边礁石声,天和海连在一起,没有边际。她摸索到了口袋的十字架,下一秒,她放手,项链缓缓落入海水里。


漆黑冰凉的水!没底的海!这一切都结束了!都完了!


她展开双臂,稳稳地站在岭崖上。鼻腔里都是海风咸湿的味道。


这一切都是那样的心旷神怡。


“活在世上过快活日子多有意思啊!”





塞北冬青

《新青年》——《易卜生号》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个人对胡博士持保留态度

我个人对胡博士持保留态度

Tan90

名为观后感,实为续写

名为观后感,实为续写

玉玉子心里苦

每日新青年时间(一百三十)

1.“人生的大病根在于不肯睁开眼睛来看世间的真实现状。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义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官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却不知道,若要病好,须先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易卜生的长处,只在他肯说老实话,只在他能把社会种种腐败龌龊的实在情形写出来叫大家仔细看。他并不是爱说社会的坏处,他只是不得不说。”

2.“易卜生把家庭社会的实在情形都写了出来叫人看了动心,叫人看了觉得我们的家庭社会原来是如此黑暗腐败,叫人看了觉得家庭社会真正不得不维新革命——这就是易卜生主...

1.“人生的大病根在于不肯睁开眼睛来看世间的真实现状。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义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官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却不知道,若要病好,须先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易卜生的长处,只在他肯说老实话,只在他能把社会种种腐败龌龊的实在情形写出来叫大家仔细看。他并不是爱说社会的坏处,他只是不得不说。”

2.“易卜生把家庭社会的实在情形都写了出来叫人看了动心,叫人看了觉得我们的家庭社会原来是如此黑暗腐败,叫人看了觉得家庭社会真正不得不维新革命——这就是易卜生主义。表面上看去,像是破坏的,其实完全是建设的。”

3.“自治的社会,共和的国家,只是要个人有自由选择之权,还要个人对于自己所行所为都负责任。若不如此,决不能造出自己独立的人格。社会国家没有自由独立的人格,如同酒里少了酒曲,面包里少了酵,人身上少了脑筋,那种社会国家决没有改良进步的希望。”

4.“社会国家是时刻变迁的,所以不能指定哪一种方法是救世的良药:十年前用补药,十年后或者须用泻药了;十年前用凉药,十年后或者须用热药了。况且各地的社会国家都不相同,适用于日本的药,未必完全适用于中国;适用于德国的药,未必适用于美国。只有康有为那种‘圣人’,还想用他们的‘戊戌政策’来救戊午的中国,只有辜鸿铭那班怪物,还想用二千年前的‘尊王大义’来施行于二十世纪的中国。”

——胡适《易卜生主义》第四卷第六号,一九一八年六月十五日

-无用良品-

纪德《访苏归来》节选7

我认为,作家的价值同激励他的革命力量相关联,更确切地说(我毕竟不是那么狂热,仅仅认同左派作家的艺术价值),同他的对立力量相关联。这种对立的力量,既存在于博絮埃、夏多布里昂身上,或者今天的克洛岱尔身上,也存在于莫里哀、伏尔泰、雨果,以及许多作家身上。

在我们这种社会形态中,一个伟大的作家、伟大的艺术家,基本上是不安分的,总要逆潮流而动。但丁、塞万提斯、易卜生、果戈理……无不如此。

莎士比亚及其同时代人,似乎情况不同了,关于这一点,约翰·阿丁顿·塞蒙德讲得精彩:“那个时代的戏剧艺术之所以达到那样高度……恰恰是因为他们(作者)的生活和写作,同全体人民心心相印。”...

我认为,作家的价值同激励他的革命力量相关联,更确切地说(我毕竟不是那么狂热,仅仅认同左派作家的艺术价值),同他的对立力量相关联。这种对立的力量,既存在于博絮埃、夏多布里昂身上,或者今天的克洛岱尔身上,也存在于莫里哀、伏尔泰、雨果,以及许多作家身上。

在我们这种社会形态中,一个伟大的作家、伟大的艺术家,基本上是不安分的,总要逆潮流而动。但丁、塞万提斯、易卜生、果戈理……无不如此。

莎士比亚及其同时代人,似乎情况不同了,关于这一点,约翰·阿丁顿·塞蒙德讲得精彩:“那个时代的戏剧艺术之所以达到那样高度……恰恰是因为他们(作者)的生活和写作,同全体人民心心相印。”

索福克勒斯恐怕也不是这样,荷马则肯定不是,我们觉得,希腊是通过他的口在歌唱。

也许再也不逆潮流而动了,有朝一日……恰恰是这种前景,将我们充满疑虑的目光引向苏联:革命的胜利,就要促使其艺术家随波逐流了吗?

因为,产生这样一个问题:社会主义国家如果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消除了艺术家抗议的一切动因,又该是什么局面呢?艺术家不必再起而抗争,那么除了随波逐流,还有什么可做的呢?

青銅犀牛

《野鸭》记录

不可否认,格瑞格斯的道德责任感要高出大多数资本家,甚至可以说,他是偏离现实轨迹的一个艺术角色。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不属于源于生活的一类模型,反而是一种活在人们构想里的,  企图容身于复杂人性之间的信仰的象征。格瑞格斯有追求真理的诉求,有实现超越死亡的精神救赎的愿望。

  可惜的是,他可能都算不上是一位能够妥善处理切身关系的智人。尽管格瑞格斯的价值观是显然的:宁愿拒绝泥泞和一切乌烟瘴气的快乐,也要追求崇高的痛苦和光明;是“the depth of the ocean”,而不是“The bottom ...

不可否认,格瑞格斯的道德责任感要高出大多数资本家,甚至可以说,他是偏离现实轨迹的一个艺术角色。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不属于源于生活的一类模型,反而是一种活在人们构想里的,  企图容身于复杂人性之间的信仰的象征。格瑞格斯有追求真理的诉求,有实现超越死亡的精神救赎的愿望。

  可惜的是,他可能都算不上是一位能够妥善处理切身关系的智人。尽管格瑞格斯的价值观是显然的:宁愿拒绝泥泞和一切乌烟瘴气的快乐,也要追求崇高的痛苦和光明;是“the depth of the ocean”,而不是“The bottom of the sea”。在他的眼中,与父亲一类资本家之间的不和不过价值观不同尔尔,却并没有意识到如果深究这种冲突,还要属此一身份的自己与彼一身份的不和:做为一个出身高贵的充满道德感和责任感的理想主义者,如何在资本家的世界里生存?如何做一个好商人?如何做一个好儿子?如何做一个不善良的人的儿子?如何做一个落魄者的朋友?格瑞格斯的一系列行动之所以有弄巧成拙的意味,我想便是他过于执着于自己的伦理框架而从未考虑如何与自己的多种身份相容的问题。

囿于某一个身份去同其他人讲自己追求的道德与真理最终得到的只有沟通的悲哀:我听得懂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你要我怎么做,可在我这里就是无法实现,甚至现状只会变得更糟糕。

就好比战国时期,诸侯四起,战火纷飞的时刻如真正何克己复礼?

事实上,格瑞格斯的身份并不比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人的身份要多——真实的人要面对的问题永远是更复杂的。即便如此,思考过自己的价值观和伦理框架的人恐怕还在少数,就像雅尔马一样,是随风雨飘摇的蒲公英种子。他们是多个群体组成的系统,系统要求这些人在面对外界敲打时做出的反应需要出奇的一致,久而久之也形成了属于一个系统的真理。

格瑞格斯追求真理的过程恐怕也与人类追求真理的过程相差无几,即以真理为名征服的过程。是生活方式、社会伦理的强加过程。

(…)


2021.5.14 凌晨

自考复习君

第八章 19世纪文学(三)易卜生和马克.吐温

第四节 易卜生

1识记:易卜生的主要作品。

 “现代戏剧之父”

哲理诗剧《布朗德》、《培尔金特》开始从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转变。《培尔.金特》的同名主人公概括了当时挪威小资产阶级的特点。

侨居德国,《青年同盟》是易卜生以散文体创作社会问题剧的开始。“社会问题剧”:《社会支柱》、《玩偶之家》、《群鬼》和《人民公敌》。

《社会支柱》暴露了商人博尼克所代表的整个上流社会人士的本质。

《人民公敌》成为易卜生“社会问题剧”的登峰造极之作。

《群鬼》提出妇女解放的问题。

2理解:

2.1社会问题剧

社会问题剧是易卜生创立的以资本主义社会中重大社会问题为主题,并在结尾没...

第四节 易卜生

1识记:易卜生的主要作品。

 “现代戏剧之父”

哲理诗剧《布朗德》、《培尔金特》开始从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转变。《培尔.金特》的同名主人公概括了当时挪威小资产阶级的特点。

侨居德国,《青年同盟》是易卜生以散文体创作社会问题剧的开始。“社会问题剧”:《社会支柱》、《玩偶之家》、《群鬼》和《人民公敌》。

《社会支柱》暴露了商人博尼克所代表的整个上流社会人士的本质。

《人民公敌》成为易卜生“社会问题剧”的登峰造极之作。

《群鬼》提出妇女解放的问题。

2理解:

2.1社会问题剧

社会问题剧是易卜生创立的以资本主义社会中重大社会问题为主题,并在结尾没有直接结论,没有任何暗示的剧本。

这种剧作有两种表现手法:

(1)追溯法。如《玩偶之家》中一开始就有矛盾,柯洛克斯泰利用借据要挟娜拉为他保住在银行的职位,而且这个矛盾已经发展了很长的时间。作者通过追溯的办法把矛盾的原因,即娜拉用假签名向柯洛克斯泰借钱的事交代出来。追溯法使剧本结构集中、紧凑。

(2)讨论法。如《玩偶之家》中随着剧情的发展,提出许多问题:娜拉为救丈夫,不打扰病危的父亲而冒名借钱对不对?丈夫把妻子当玩偶,这种夫妻关系对不对?妻子要求人格独立对不对?海尔茂维护公认的传统道德和法律对不对?这些问题大大增加了作品的思想深度。

2.2海尔茂形象。

海尔茂是作为男权社会的典型人物出现的。从男权社会的评价标准来看,他是一位优秀的男人,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但是,当生活出现困难、遇到重大考验时,他的自私、卑劣的品性便暴露无遗。他不耐烦林丹太太的打扰;对已经病入膏肓的至交好友软克医生没有丝毫的怜悯;妻子的所作所为对他的名誉、地位、利益构成威胁时,他就翻脸无情,根本不顾及妻子为他做出的牺牲。从本质而论,他既是男权既得利益的维护者,也是这种虚伪自私观念的体现者

3应用:

3.1《玩偶之家》的思想意义和艺术成就。

思想意义:

剧本通过对一个普通的资产阶级家庭夫妻关系的剖析,揭露了资产阶级道德的伦理观念的虚伪,提出了妇女的地位和妇女解放的问题。

艺术成就:

(1)剧作避免选择重大题材,而是注意从日常生活人手,选择最贴近人们感觉的夫妻关系、家庭事务中出现的问题,作为表现主题的切入口。

(2)在戏剧情节结构方面,作家运用了“追溯法”。剧中人在谈话过程中随时交代戏剧前情。

(3)作家创造性地将“讨论”引进戏剧。所谓“讨论”是所以有争论性的问题作为构思剧情的中心,剧情的发展就是“讨论”展开的过程。“讨论”不仅推动剧情发展,也使人物性格得到充分的展开。

(4)善于使用伏笔。剧作发展过程中的许多情节都不只是对前情的延续,更是对以后剧情的铺垫。林丹太太初见柯洛克斯泰时神情惊慌,为后文交代二人的特殊关系埋下伏笔,也暗示观众二人之间“有故事”。这种技巧使戏剧高潮迭起,具有很强的戏剧效果。

3.2娜拉形象分析。

挪威作家易卜生的社会问题剧《玩偶之家》中的主人公娜拉,是资本主义生活中具有叛逆精神的女性形象。

(1)剧中的主人公娜拉本是一个善良、天真、纯洁而多情的少妇。但戏剧里不是表现娜拉的贤妻良母形象而是着力表现娜拉的精神觉醒即精神反叛。

 (2)娜拉的精神觉醒是一个发展的过程。

第一阶段:丈夫生病,她为救丈夫,伪造父亲签字向河洛克斯泰借钱。柯洛克斯泰以娜拉“冒名借债”之事要挟娜拉的丈夫海尔茂不要辞退他。这使娜拉的精神上受到沉重的打击,她平静的心起了波澜。

第二阶段:由烦乱到幻想。她准备自己承担责任,牺牲自己,来保全丈夫的名誉。同时她天真地认为,到时候丈夫会来“挑起那副担子”。娜拉的幻想,表现出她的单纯和对丈夫的深情。

第三阶段:当海尔茂看到柯洛克斯泰的揭发信时,对她破口大骂。娜拉的幻想完全破灭了。她完全醒悟过来,往日的欢乐都是假的,自己不过是丈夫的“玩偶”,她看穿了丈夫的伪善和自己的处境,她的心又平静了,于是毅然出走。

 

第五节 马克.吐温

1识记:主要作品

第一篇幽默故事《卡列瓦拉县驰名的跳蛙》。

《竞选州长》讽刺美国“民主”竞选的欺骗性和丑恶。

《哥尔斯密的朋友再度出洋》写出了非白人世界的人们对美国梦想的破灭。

与小说家华纳合作,写出了第一部长篇小说《镀金时代》。

儿童冒险小说《汤姆.索亚历险记》。

最有代表性的长篇小说《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表现对种族歧视的批判主题;《傻瓜威尔逊》。

《王子与贫儿》和《在亚瑟王朝廷里的康涅狄格州美国人》讽刺封建专制和教会罪恶。

《败坏了赫德堡的人》揭示金钱的罪恶。

2理解:《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的主题思想。

(1)追求自由;(2)反对种族歧视;(3)反映美国现实,揭露和批判美国资本迅速发展下的精神道德的堕落。

3.应用:《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的人物形象和艺术特色。

人物形象

(1)哈克是美国“文明社会”的叛逆者。哈克厌恶陆地及其“文明”,渴望离开这块文明的土地,回到大自然的怀抱。哈克在帮助吉姆获得自由的痛苦斗争中,叛逆性格进一步成长起来。

 (2)吉姆是小说中另一位重要的人物形象。作家在他身上突出了不屈不挠地追求自由的精神,他善良、诚实、忠于友谊。但同时,作家也没有回避吉姆的无知和迷信等弱点。

艺术特色: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是马克.吐温现实主义艺术的高峰,集中反映了马克.吐温的创作特点。

(1)作品出色地刻画儿童的心理,以孩子稚拙却真实的眼光观察世界,形成了夸张变形而又不失真实的现实景象,以孩子天真无邪、毫无遮掩的口吻来叙述,达到了意想不到的幽默讽刺效果。小说以哈克贝利的口吻讲故事,使作品亲切感人,真实生动。

(2)作者将大量的似乎不登大雅之堂的方言口语写进作品,创造了一种迥异于欧洲优雅文学的语体风格。马克.吐温将黑人沙哑的拖腔,农场妇女浓重的鼻音,村里吹牛家的刺耳的咝咝声带进了文学之中,使作品语言真实明快,流畅轻松,艾略特称马克吐温“更新了自己的语言,‘纯洁了本民族的方言’”。


Judy

读《玩偶之家》

出乎意料地,作为戏剧中的“妇女解放运动宣传书”,易卜生的这部作品给人以温暖与希望远胜过对现状的指责带来的愤懑,我看到了一位可爱、真诚、单纯、有责任心的姑娘自我意识崛起而勇敢地走向属于自己的独立生活,我为之欣喜,也为之祝福。

这部作品的温暖,很大程度上在于矛盾的深化方式——易卜生强调娜拉自身的矛盾、娜拉与丈夫的矛盾、正义与邪恶的矛盾、爱意与友情的矛盾等等,而它们无一例外都以自然而充满“幸运”的方式发展的生活来进行推进和深化,最后得到或情理之中或戏剧性的解决。在促使娜拉自我意识崛起的生活中,除却直接导致娜拉离开的那次争执——它并不十分重要,我们知道娜拉的离开是必然的——我真真切切地感知到了“幸福...

出乎意料地,作为戏剧中的“妇女解放运动宣传书”,易卜生的这部作品给人以温暖与希望远胜过对现状的指责带来的愤懑,我看到了一位可爱、真诚、单纯、有责任心的姑娘自我意识崛起而勇敢地走向属于自己的独立生活,我为之欣喜,也为之祝福。

这部作品的温暖,很大程度上在于矛盾的深化方式——易卜生强调娜拉自身的矛盾、娜拉与丈夫的矛盾、正义与邪恶的矛盾、爱意与友情的矛盾等等,而它们无一例外都以自然而充满“幸运”的方式发展的生活来进行推进和深化,最后得到或情理之中或戏剧性的解决。在促使娜拉自我意识崛起的生活中,除却直接导致娜拉离开的那次争执——它并不十分重要,我们知道娜拉的离开是必然的——我真真切切地感知到了“幸福”,这种幸福尽管浮于浅表、金玉其外,甚至像琳德太太所认为的那样,是非正常的婚姻。然而从狭义上看,一对事业处于上升期的夫妻,拥有几个孩子,丈夫正直而珍爱自己的妻子,妻子很美丽而善良,不谙世事的同时笨拙地为家庭奉献自己的青春,这无疑是幸福的。我们应当承认,世俗的家庭能至此已十分难得,这也是值得反思的一点:如果没有灵魂的相知、家庭责任的妥当分配的家庭已经难得,又能有多少人能追寻真正的精神的幸福婚姻呢?恐怕寥寥无几。用这种“幸福”的生活推进的矛盾,不会令人难过,而是满怀期待,等待一个成长的契机。

将温暖作为基色,让我们来看看其它的部分。

琳德太太。琳德太太的故事间或交杂于娜拉的故事中,大致是她在年轻的时候曾与克罗格斯塔相恋却彼此辜负,后来丧夫,无子,又与克罗格斯塔重逢。琳德太太是怎样的人?在剧作中,她是引导着娜拉的出走的心灵点灯人,她鼓励娜拉追求自我、作为独立的人而非“攀援的凌霄花”、海尔茂的附庸。她也是直接导致结局的人物,她与克罗格斯塔结婚,将婚姻的客观威胁去除,将最后的选择交由这对“陌生人”,作出必然的决定。

然而独立的、成熟坚强能干的她出人意料地决定嫁给克罗格斯塔。这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从最浅处看,这是一场交易,用婚姻束缚克罗格斯塔,保护挚友的无罪身份,将独立人格的成长全部交由挚友与海尔茂处理,完成一位高尚的指路人的使命。而从更深的意义看,这是对克罗格斯塔的精神生命的救赎,这决不只是源于少年时的亏欠,而是她对于生命的希望之火的重燃,她想要追寻生命的活力——哪怕她的面容已经老去(见:与娜拉重逢),她拯救克罗格斯塔,且不论这是否真切彻底——很难说婚姻能够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正如《月亮与六便士》中斯特里克兰的独立生命不为所动——从而满足自我的价值提升,也从而感知生活。琳德太太对此作出了自己的解释:她需要为他人而活。她需要丈夫。她需要孩子。也许有人因此指出琳德太太的对于女性独立的口是心非,也许也会指出她的并不坚强与足够独立。对于前者我并不认可,而对于后者我认为确是如此。她很坦诚地告诉我们,人的软弱所在。凡人生于世间,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言,有着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我们需要责任,我们常常甘作骆驼——我们因此而具有对自我价值的感知——且不论是否该如此,事实往往如此,而我们中的很多,都是充满独立思想的勇于实践探究的人。故人的自由意志不会因为倚仗而泯灭,人的独立与依靠外物可以并行。相反,我看到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高尚的太太,她善良、睿智而富有责任心。

北欧文化。女性的不平等地位至今仍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易卜生将这一全人类的问题置于这一挪威家庭中,用北欧式的方式给予了它试探性的初步处理。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玩偶之家》,是和《培尔·金特》合订的,在序言中易卜生对《培尔·金特》有一句描述:“在我所有的作品中,我认为<培尔·金特>对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以外的人来说,是最难懂的。”我私以为《玩偶之家》也是如此。试想,在那个时代的中国,提出“我不爱你”的娜拉会被如何对待?极有可能的面对她的是指责、谩骂,以及家暴,更有可能的是娜拉只能悄无声息地离开,她不能心安理得、堂堂正正地宣告一个人的自由。就算是在“绅士”著称的英国,恐怕也很难做到,仍是《月亮与六便士》的例子,斯特里克兰说:“我会打你的。”他的第二任妻子说“你不打我,我怎么知道你爱我?”,这是很大的悲哀。人从来没有也不该有贵贱高下之分,然而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有。所以,当这本应该被理解的人生最基本的追求终于得到认同和祝福,这样做的宽宏大量的海尔茂显得值得尊敬和赞美,这本身就是莫大的讽刺,但也远远好过无数扼杀他人——不仅仅是女士——的意志的人。而在那个时代,只有北欧才能有如此多的人看得透彻,也才有今天挪威、瑞典等的男女平等问题处理得最为理想。很多时候我会想,小国寡民,茫茫大海,鲜花与森林,干净的雪——环境对于人的性情的影响着实深远,一个民族的性格与文化常常和孕育他们的土地,有着不可分割的缘分。

美好的人性。这是我想谈的第三个话题。娜拉是美好的。她有自己的任性和虚荣,但她清晰地知道孰重孰轻。她不会放弃贫寒的生病时的丈夫,她疼爱自己的孩子,她节俭地工作,勤劳地奉献,她对物质和爱情充满天真可爱的幻想却不逾矩。这样的一位并不十分聪慧的姑娘的觉醒,令人无比欣喜。海尔茂是美好的。他正直地坚持革去犯下过失的克罗格斯塔的职务,他到最后也没有全然理解娜拉的决定,然而他接受娜拉的离去,并愿意反思自我,这都显示出他的人性的魅力。阮克医生是美好的。他身为医生救死扶伤,他克制个人的一往情深和娜拉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他理解海尔茂对克罗格斯塔的坚决打击,这证明了他同样正直。琳德太太是美好的。她独立坚强,她关心友人、睿智而有大爱。甚至克罗格斯塔也有美好的地方。他对于年少情深的执着,对于孩子的父爱,对过失的一点即明知错就改,他的善念的迸发缺少的不过是生命中的一道光,而琳德太太可以胜任。这一群心怀人性的善的人,演绎了一首温柔的自由意志的史诗。

前些天读鲁迅先生的《伤逝》,有网友称它为《玩偶之家》的真正结局。“娜拉会回到家,正如子君回家一样。”我无法否认这一令人难过的结局的合理性,但我非常确定的是,今天女性地位的提升、一切人权的被尊重,最先都是跟随着娜拉们充满希望的背影而行,前赴后继,义无反顾。

这是一把冬日里燃烧在北欧的希望之火,它曾经燃烧着,这便是意义本身。

——“伯爵刚才不是说了吗?人生的全部意义就包含在这三个字里:等待和希望。”



月光如水照缁衣
甜美生活

蒙克传 -- 蒙克与易卜生

蒙克传 -- 蒙克与易卜生

Lyan二代目

补档2018.7


读了《玩偶之家》之后,确实可以感受到娜拉的善良和坚强,她的受压抑和她不屈服的生命力;但她的可说颇为突兀转变,我却是不太信服的。在结尾谴责丈夫只不过将她当作一个玩偶时,娜拉提到她等他的转变已等了八年,等他能够终于醒悟,把她当作一个自主的人来看待。但在摊牌之前,她曾有过与这一致的什么表示吗?我认为剧本中缺乏这样的描写。
一开场,娜拉是这样的:“她一边脱外衣,一边还是在快活地笑。她从衣袋里掏出一袋杏仁甜饼干,吃了一两块。吃完之后,她踮着脚尖,走到海尔纳书房门口听动静。 ”
而就在丈夫拿到信、摊牌时刻近在眼前的时候,她“瞪着眼瞎摸,抓起海尔茂的舞衣披在自己身上”、“把披肩...

补档2018.7


读了《玩偶之家》之后,确实可以感受到娜拉的善良和坚强,她的受压抑和她不屈服的生命力;但她的可说颇为突兀转变,我却是不太信服的。在结尾谴责丈夫只不过将她当作一个玩偶时,娜拉提到她等他的转变已等了八年,等他能够终于醒悟,把她当作一个自主的人来看待。但在摊牌之前,她曾有过与这一致的什么表示吗?我认为剧本中缺乏这样的描写。
一开场,娜拉是这样的:“她一边脱外衣,一边还是在快活地笑。她从衣袋里掏出一袋杏仁甜饼干,吃了一两块。吃完之后,她踮着脚尖,走到海尔纳书房门口听动静。 ”
而就在丈夫拿到信、摊牌时刻近在眼前的时候,她“瞪着眼瞎摸,抓起海尔茂的舞衣披在自己身上”、“把披肩蒙在头上”。
如果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作出这些动作,我们会觉得非常贴切,显露出她的天真与可爱。但娜拉是一个早为人妇、为人母的成年女性,她这样做只能让我们对她产生怀疑:如果说一个人可以鹦鹉学舌、说些不知从哪里读来却不曾亲身践行的大道理,那么下意识中流露出身体语言绝对是更难伪装的。这些对她体态的摹写无不揭露出一个事实:娜拉并不像她自己想要认为的那样,是一个足以独立生活的成熟女性。确实,海尔茂从未将她当作一个拥有自主人格的人来尊敬:他对她说“你在这儿很安全,我可以保护你,象保护一只儿鹰爪子底下救出来的小鸽子一样”,仿佛她不过是他的被保护人、尚不拥有健全的人格。而她少女般的情态恰恰证实,她也接受了这样的定位。作为对比,剧中真正能够独立了的林丹夫人,是一位有些疲惫而谨慎的女性,她一定也有过天真烂漫的少女时光,但那些少女般的小动作早已在生活的重压下消失无踪了。
在网上找到了这样一篇剧评:
https://medium.com/@jackyavocadotao/讀劇-1-探尋娜拉思維的內在邏輯性-易卜生-玩偶之家-fa34acd08abb
也从语言的角度分析了娜拉自我物化的表现。但这篇文章的作者认为,这一切表象不过是娜拉的生存策略:因为彼时的社会绝不能接受婚姻中的女性拥有独立人格,所以她才时时做出小鸟依人的假象。但我不能认同这样的理解。剧中娜拉的那些少女般的情态是如此的自然而然,很难让人相信她不过是在演戏;倘若她最初真的是在演戏,演得如此逼真,八年下来,她也恐怕早就真的入了戏,将那角色内化了吧。
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剧中有很多证明娜拉并不像她表面所显露的那样幼稚无能的证据:譬如她借钱安排一家人去意大利的旅行、她偷偷接抄书的活来还钱。但在剧中这些只不过是被当作事实提起,对于彼时彼地的种种细节,我们无从目睹:兴许那些并非娜拉自主的行为,而是走投无路之时恰巧遇上柯洛克斯泰,受了利用也未可知。至少后一种情节与娜拉在剧中的表现是更加吻合的。而那次意大利旅行就成了她自认的整个人生的高光时刻,看到她一遇事便慌慌张张无所适从的样子,想必她也只不过是因此而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真的有独立于社会的能力罢了。林丹夫人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娜拉仍然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提到这部剧,就不得不提鲁迅的《娜拉出走之后》。若我们顺着易卜生试图指出的方向去设想,那么娜拉至少可以通过抄写赚钱,若她暂住林丹夫人的寓所,也可从后者身上渐渐学到自立于社会所需的种种技能,绝不至于如鲁迅所写,娜拉只有“死”或“回家”两条出路。
当然,易卜生在那个时代,试图塑造这样一个独立自主的女性形象,确实是难能可贵的。但艺术源于生活,在那时的社会中,剧作者可能从未接触过一个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女性,因此他无法树立一个令人信服的形象,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易卜生能够一睹当下许多女性的风采,想必他的娜拉会丰满自洽得多,而不仅仅是这样一个从未实现过的理念的人形化身。

景子离

易卜生说:我其实并不真正明白女权是什么,更不可能参与女权运动了。

所以,他的《玩偶之家》并不含有女权成分。

然而,现在对这部作品是怎么评价的?


易卜生说:我其实并不真正明白女权是什么,更不可能参与女权运动了。

所以,他的《玩偶之家》并不含有女权成分。

然而,现在对这部作品是怎么评价的?


宋正心
摘抄打卡 易卜生《培尔•金特》

摘抄打卡

易卜生《培尔•金特》

摘抄打卡

易卜生《培尔•金特》

宋正心
摘抄打卡 易卜生《培尔•金特》...

摘抄打卡 

易卜生《培尔•金特》


很久以前阅读课在日记本上速记了两句,现在补全了。


妖性 放肆 光明 迷惘 傻气


摘抄打卡 

易卜生《培尔•金特》


很久以前阅读课在日记本上速记了两句,现在补全了。




妖性 放肆 光明 迷惘 傻气






万书汇

玩偶之家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玩偶之家

[图片][图片]

作者:  [挪威] 亨里克·易卜生
出版社: 書林
译者: 劉森堯
出版年: 2001-12
页数: 200
定价: 新台币180元
ISBN: 9789575869342

PDF 下载

mobi 下载

玩偶之家


作者:  [挪威] 亨里克·易卜生
出版社: 書林
译者: 劉森堯
出版年: 2001-12
页数: 200
定价: 新台币180元
ISBN: 9789575869342

PDF 下载

mobi 下载

食野社

玩偶之家

书名:玩偶之家

作者:易卜生

[1]

娜拉:唔,也许有一天会告诉他,到好多好多年之后,到我不象现在这么──这么漂亮的时候。你别笑!我的意思是说等托伐不象现在这么爱我,不象现在这么喜欢看我跳舞、化装演戏的时候。到那时候我手里留着点东西也许稳当些。喔,没有的事,没有的事!那种日子永远不会来。


[2]

海尔茂:她跳完了特兰特拉土风舞,大家热烈鼓掌,难怪大家都鼓掌,她实在跳得好,不过就是表情有点儿过火,严格说起来,超过了艺术标准。不过那是小事情,主要的是,她跳得很成功,大家全都称赞她。难道说,大家鼓完掌我还能让她待下去,减少芝术的效果?那可使不得。所以我就一把挽着我的意大利姑娘——我的任...

书名:玩偶之家

作者:易卜生

[1]

娜拉:唔,也许有一天会告诉他,到好多好多年之后,到我不象现在这么──这么漂亮的时候。你别笑!我的意思是说等托伐不象现在这么爱我,不象现在这么喜欢看我跳舞、化装演戏的时候。到那时候我手里留着点东西也许稳当些。喔,没有的事,没有的事!那种日子永远不会来。


[2]

海尔茂:她跳完了特兰特拉土风舞,大家热烈鼓掌,难怪大家都鼓掌,她实在跳得好,不过就是表情有点儿过火,严格说起来,超过了艺术标准。不过那是小事情,主要的是,她跳得很成功,大家全都称赞她。难道说,大家鼓完掌我还能让她待下去,减少芝术的效果?那可使不得。所以我就一把挽着我的意大利姑娘——我的任性的意大利姑娘——一阵风儿似的转了个圈儿,四面道过谢,象小说里描写的,一转眼漂亮的妖精就不见了!


[3]

海尔茂:这些年他跟咱们的生活已经结合成一片,我不能想象他会离开咱们。他的痛苦和寂寞比起咱们的幸福好象乌云衬托着太阳,苦乐格外分明。这样也许倒好——至少对他很好。娜拉,对于咱们也未必不好。现在只剩下咱们俩,靠得更紧了。亲爱的宝贝!我总是觉得把你搂得不够紧。娜拉、你知道不知道,我常常盼望有桩事情感动你,好让我拚着命,牺牲一切去救你。


[4]

海尔茂:这件事真是想不到,我简直摸不着头脑。可是咱们好歹得商量个办法。把披肩摘下来。摘下来,听见没有!我先得想个办法稳住他,这件事元论如何不能让人家知道。咱们俩表面上照样过日子——不要改样子,你明白不明白我的话?当然你还得在这儿住下去。可是孩子不能再交在你手里。我不敢再把他们交给你——唉,我对你说这么一句话心里真难受,因为你是我向向最心爱并且现在还——可是现在情形已经改变了。从今以后再说不上什么幸福不幸福,只有想法于怎么挽救、怎么遮盖、怎么维持这个残破的局面——


[5]

海尔茂:你正象做老婆的应该爱丈大夫那样地爱我。只是你没有经验,用错了方法。可是难道因为你自己没主意,我就不爱你吗?我决不地。你只要一心一意依赖我,我会指点你,教导你。正因为你自己没办法,所以我格外爱你,要不然我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刚才我觉得好象天要塌下来,心里一害怕,就说了几句不好昕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娜拉,我已经饶恕你了。我赌咒不再埋怨你。


[6]

海尔茂:受惊的小鸟儿,别害怕,定定神,把心静下来。你放心,一切事情都有我。我的翅膀宽,可以保护你。喔,娜拉,咱们的家多可爱,多舒服!你在这儿很安全,我可以保护你,象保护一只儿鹰爪子底下救出来的小鸽子一样。我不久就能让你那颗扑扑跳的心定下来,娜拉,你放心,到了明天,事情就不一样了,一切都会恢复老样子。我不用再说我已经饶恕你了,你心里自然会明白我不是说假话。难道我舍得把你撵出去?别说撵出去,就说是责备,难道我舍得责备你?娜拉,你不懂得男子里的好心肠。要是男人饶恕了他老婆——真正饶恕了她,从心坎儿里饶恕了她——他心里会有一股没法子形容的好滋味。从此以后他老婆越发是他私有的财产。做老婆的就象重新投了胎,不但是她丈夫的老婆,并且还是她丈夫的孩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吓坏了的可怜的小宝贝。


[7]

娜拉:我在家跟父亲过日子的时候,他把他的意见告诉我,我就跟着他的意见走,要是我的意见跟他不一祥,我也不让他知道,因的他知道了会不高兴。他叫我"泥娃娃孩子",把我当作一件玩意儿,就象我小时候玩儿我的泥娃娃一样。后未我到你家来住着——海尔茂: 用这种字眼形容咱们的夫妻生活简直不象话!我是说,我从父亲手里转移到了你手里。跟你在一抉儿,事情都由你安排。你爱什么我也爱什么,或者假装爱什么——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也许有时候真,有时候假。现在我回头想一想,这些年我在这儿简直象今个要饭的叫化子,要一日,吃一日。托伐,我靠着给你耍把戏过日子。可是你喜欢我这么做。你和我父亲把我害苦了。我现在这么没出息都要怪你们。


[8]

娜拉:说不上快活,不过说说笑笑凑小热闹罢了。你一向待我很好。可是咱们的家只是一个玩儿的地方,从来不谈正经事。在这儿我是你的"泥娃娃老婆",正象我在家里是我父亲的"泥娃娃女儿"一样。我的孩子又是我的泥娃娃。你逗着我玩儿,我觉得有意思,正象我逗孩子们,孩子们也觉得有意思。托伐,这就是咱们的夫妻生活。


[9]

娜拉:托伐,我告诉你。我听人说,要是一个女人象我这样从她丈夫家里走出去,按法律说,她就解除了丈夫对她的一切义务。不管法律是不是这样,我现在把你对我的义务全部解除。你不受我拘束,我也不受你拘束。双方都有绝对的自由。拿去,这是你的戒指。把我的也还我。


酒慰风尘
这名字真好听,一听就让我想起红...

这名字真好听,一听就让我想起红丝绒

——《群鬼》易卜生

这名字真好听,一听就让我想起红丝绒

——《群鬼》易卜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