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易安音乐社

159万浏览    11405参与
莫梓熠

我对于2038的理解和关于偶像和粉丝想说的话


    2038在18年的时候就已经感动了好多人,那个时候音乐社还是1.0。

  在歌里面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追梦的姿态和对未来的迷茫。我认为它其实是一种预告,一种提醒,一种鼓励。预告所有人,时间带给我们的必然是客观上的变化;提醒粉丝,造梦需要多方努力;美好的东西可能会消逝,但请以一颗真诚的理解的心去看待,因为,其实你不知道一个大的集体的美好破碎了,带来的会不会是更多的个体美好的延续。正如“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它是一种转化,一种自然的变化趋势。

  关于提醒那一点,为什么我会怎么觉得呢?我认为这首歌的第一人称是“我”,不是“我们”。那么按...


    2038在18年的时候就已经感动了好多人,那个时候音乐社还是1.0。

  在歌里面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追梦的姿态和对未来的迷茫。我认为它其实是一种预告,一种提醒,一种鼓励。预告所有人,时间带给我们的必然是客观上的变化;提醒粉丝,造梦需要多方努力;美好的东西可能会消逝,但请以一颗真诚的理解的心去看待,因为,其实你不知道一个大的集体的美好破碎了,带来的会不会是更多的个体美好的延续。正如“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它是一种转化,一种自然的变化趋势。

  关于提醒那一点,为什么我会怎么觉得呢?我认为这首歌的第一人称是“我”,不是“我们”。那么按照他这首歌的逻辑来看,最坏的情况就是音乐社个体的成员二十年之后都放弃了曾经的梦想,曾经青春的恣意与热血勇敢被时光消磨,他们离开了洒满自己汗与泪的舞台,不再于台上发光发热。而大部分粉丝会伤心的,是集体的分裂,其实就是解散。但我觉得,追星追的是梦想,是意志,是坚持,是进步或“功利”一点的成就,而不能沉浸在集体的归属感里,追求他们的永不分离。

  我极度理解粉丝对于他们不能在一起造梦的伤感。因为的确大家喜欢音乐社,或者喜欢团体的偶像,一定有这样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看到了他们在一起时候的团体的温暖,与齐心协力追梦的安全感。这些在日常生活里也是值得被爱,被追求的。我非常感动,因为我看到了大家对于爱的追求,看到人类是如此痴迷于美好与永恒。以至于把这种追求发散到电视机前,屏幕前的他们,这是你们对于偶像们的恩惠。

  但我们需要清醒的认识:我们的对于集体与归属的爱来源于自己,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不在一起了,这种爱依然存在,这种爱依然值得追求。你应该在享受他们的温暖的过程中理解自己,认识自己“哦!原来我这么喜欢集体的美好呢,那我更得好好在现实生活中珍惜自己的喜欢的团体了”小到家庭,大到国家;他们的存在是为了满足你的需求,而粉丝那么多,大家的需求也肯定不一样,我们爱他们的契机可能是他们物料里,表现出的恰好打动你的那一点。那一点毋庸置疑是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可他们本身不是某个闪光点,而是多面的,会同你一样经历事情与变化的,人。闪光点是属于他们的,而不能代表他们本身。所以,请好好想想,你可能爱的不是他们的人,而是一种精神或感受,有些粉丝错解了自己,以为自己爱的是偶像本身,而当偶像做出和自己对精神的想象不符合行为的时候,就觉得偶像背叛了自己,一切美好都是假的,但就像我上面说的,美好存在于你的精神世界中,不会因为一个两个外物的破灭而消失,别弄糊涂了哦。

  关于这首歌对他们的鼓励,我是这样想的。他们即使不在一起追梦但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就这两年而言吧,林墨和孙亦航都成长进步了许多,梦中的舞台和理想的生活一定离自己越来越近,洛洛也是一样。小傅上了中戏,鲨鱼也去汉阳大学学习,他们在发展的关键阶段都能好好用学习积淀自己,不亦乐乎?池忆懂得自己想要什么,我相信他只要也在学习与进步,也不会差的。其实他们一直都在尽自己的全力防止真正2038的悲剧发生,也一定希望你们能懂得。

  我们真的不需要真正爱上一个偶像,接受他的所有,喜欢,汲取你要的东西就够了。真正明白追星的美好与意义之后,你会发现一切关于他们的变化其实你都可以接受,就像接受自己生活的变化一样,美好永不会消失。我也希望大家看到真正值得寻求的东西,不要被幻象蒙蔽。以上是我好久就想表达的事情,不是想说教,只是说说自己的理解,也是对自己的提醒和安慰。非常感谢你看到了现在,祝你们所有人生活幸福,万事顺意,还有,你身上散发的光,并不亚于他们,我也爱你们❤️

  写的好累()

  👍|ω・)

  

  

不会取名字的麻花

【孙亦航×我】自信

好久没更新这种类型的文了,直接发出全文很有可能会被🍎了。所以这次直接发此帖子跟你们说一声,想看文的就去看置顶吧!尽量不要私信,因为有的时候我发文的练/jie可能点不进去。谢谢配合🙏

这个系列里第一次写“妹妹”相关的文,前面几次写的都是“姐姐”

这篇文是在孙亦航生日会演出那天(10.22)开始写的,一直在草稿箱存着,中间也改了很多回。与此同时也在安慰我自己。因为我在现实中真的是个缺乏自信的人😢

(好啦,就说这些,祝宝宝们天天开心💕)

[图片]

[图片]


好久没更新这种类型的文了,直接发出全文很有可能会被🍎了。所以这次直接发此帖子跟你们说一声,想看文的就去看置顶吧!尽量不要私信,因为有的时候我发文的练/jie可能点不进去。谢谢配合🙏

这个系列里第一次写“妹妹”相关的文,前面几次写的都是“姐姐”

这篇文是在孙亦航生日会演出那天(10.22)开始写的,一直在草稿箱存着,中间也改了很多回。与此同时也在安慰我自己。因为我在现实中真的是个缺乏自信的人😢

(好啦,就说这些,祝宝宝们天天开心💕)


ゆず

2019-2022富裕文整理

有病吧老福特,有什么可以屏蔽的

[图片]


有病吧老福特,有什么可以屏蔽的


我有我的傲娇


  不发完整版导致陈泗旭发疯……

  寒冷的北京,热血的疯子。

  

  

  彩蛋:文邓聊天记录


  不发完整版导致陈泗旭发疯……

  寒冷的北京,热血的疯子。

  

  

  彩蛋:文邓聊天记录

我有我的傲娇


  论丁程鑫的贪念如何之大

  

  你们是不喜欢这个头像风格吗?还是不喜欢这个群喜欢时代峰峻总群?还是说你们不喜欢我日更啊?

  我最近这个流量差的让我以为我的捡手机走下坡路了🤐🤐🤐

  

  

  彩蛋:刘耀文不想分手&时团、TFB和台四为刘耀文出谋划策&文邓抱头痛哭终于复合


  论丁程鑫的贪念如何之大

  

  你们是不喜欢这个头像风格吗?还是不喜欢这个群喜欢时代峰峻总群?还是说你们不喜欢我日更啊?

  我最近这个流量差的让我以为我的捡手机走下坡路了🤐🤐🤐

  

  

  彩蛋:刘耀文不想分手&时团、TFB和台四为刘耀文出谋划策&文邓抱头痛哭终于复合

眼科的沈医生(高中牲版)

傅韵哲生日快乐,高考加油

傅韵哲生日快乐,高考加油

我有我的傲娇


  邓佳鑫决定分手

  

  

  彩蛋:台四及其家属群聊讨论文邓分手他们能做什么&逸依不舍私聊:邓佳鑫早晚要崩


  邓佳鑫决定分手

  

  

  彩蛋:台四及其家属群聊讨论文邓分手他们能做什么&逸依不舍私聊:邓佳鑫早晚要崩

我有我的傲娇

  今天突然发现,浩瀚鑫空是冷门啊?

  时团除了三大不会都是冷门吧?

  我磕了四年多的CP是冷门?😰

  我现在现存的最早一篇的文都是浩瀚鑫空

  

  

  彩蛋:浩瀚鑫空吵架&邓佳鑫当和事佬&浩瀚鑫空敞开心扉

  今天突然发现,浩瀚鑫空是冷门啊?

  时团除了三大不会都是冷门吧?

  我磕了四年多的CP是冷门?😰

  我现在现存的最早一篇的文都是浩瀚鑫空

  

  

  彩蛋:浩瀚鑫空吵架&邓佳鑫当和事佬&浩瀚鑫空敞开心扉

我有我的傲娇


  后续还有演唱会还有朱志鑫生日邓佳鑫的读信环节,后面两天应该日更

  

  彩蛋:邓佳鑫去录《王牌》

  (沈腾就嫌弃宋亚轩

  邓佳鑫:我可以解释“你穿着透明的衣服”

  邓佳鑫唱时团同人曲引“众怒”

  邓佳鑫吃萝卜

  邓佳鑫转圈进贺峻霖怀里)


  后续还有演唱会还有朱志鑫生日邓佳鑫的读信环节,后面两天应该日更

  

  彩蛋:邓佳鑫去录《王牌》

  (沈腾就嫌弃宋亚轩

  邓佳鑫:我可以解释“你穿着透明的衣服”

  邓佳鑫唱时团同人曲引“众怒”

  邓佳鑫吃萝卜

  邓佳鑫转圈进贺峻霖怀里)

绛橘色的日落

好久不见17

全员私设,勿上升小孩!!!


第二天

    众人吃完饭,两两找地方,开始准备自己的舞台


           “哥,我和霖霖想在雨中来展示”严浩翔走的孙亦航的身边和他说道


            “确定了?”孙亦航看着刚坐下的严浩翔问道


      ...

全员私设,勿上升小孩!!!


第二天

    众人吃完饭,两两找地方,开始准备自己的舞台


           “哥,我和霖霖想在雨中来展示”严浩翔走的孙亦航的身边和他说道


            “确定了?”孙亦航看着刚坐下的严浩翔问道


            “嗯嗯,确定了”严浩翔看着孙亦航冲着他点点头


            “行,但必须是舞台上表演的时候才能用水,排练的时候不行”孙亦航


           “啊,为什么啊?”严浩翔


             “你想感冒上舞台吗?”孙亦航看向严浩翔


               “好吧”严浩翔,他本人也不想生病,他想给他的女孩一个完美的舞台


           

              “孙亦航,我和小逸商量了商量,我俩很肯定的要唱戏腔”林墨


             “行,还有人要加的吗?”孙亦航答应林墨后,又冲其他人问不到


            “我和鲨鱼想在中间加一段乐器,什么乐器还没决定”池忆


             “我俩打算去问问老师”余沐阳


             “行,那其他组呢?”孙亦航


             “没有”其他三组摇摇头,表示没有


             “那我就发个工作人员了,之后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问老师”孙亦航一边说一边编辑信息发给工作人员



        


                 “我饿了”刘耀文


                 “小马哥,我也饿了”宋亚轩


                “我也饿了,我们中午吃什么?”林墨


                “面,我想吃油泼面”贺峻霖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丁程鑫(好吧,是作者本人馋了)


                 “好,其他人呢?”丁程鑫问道


                 “炸酱面,炒菜……”



         丁程鑫马嘉祺去做饭了,其他人把自己组的资料收拾好放回房间,来到客厅看起了电视



  40分钟后,(做的东西较多,时间也写的长了些)


            “吃饭了”马嘉祺将面端到饭桌上


            “吃饭了”刘耀文坐在椅子上,冲客厅的其他人说道


             “吃饭了吃饭了”孙亦航



              等众人全坐在椅子上后,孙亦航说道“吃完后都去休息,等起来了,去练习室”


 众人点头



         “未完待续……”



                  


        





        


      

春酲钟鱼鸣

【航墨】虚假离婚危机

OOC

  

无脑小甜饼

  

勿上升

 

00

 

“所以你是说……”

 

门外传来林墨的声音,孙亦航站在病房门口弯着腰屏气凝神,生怕错过门外的任何一点动静,虽然他面上镇定,但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刚才傅韵哲那一顿纯属瞎掰的疯狂输出,也不知道林墨信了几分。

 

按照常理来说,虽然他们刚刚才串通好的情节,属实是全靠巧合两字才勉强串起来的。但孙亦航还是可以打包票,它在逻辑上绝对是相当缜密,即使傅韵哲和池忆略显夸张的演绎太过减分,但毕竟故事可是依据实打实的事实改编的,所以在真实性这一方面应该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虽然是想...

OOC

  

无脑小甜饼

  

勿上升

 

00

 

“所以你是说……”

 

门外传来林墨的声音,孙亦航站在病房门口弯着腰屏气凝神,生怕错过门外的任何一点动静,虽然他面上镇定,但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刚才傅韵哲那一顿纯属瞎掰的疯狂输出,也不知道林墨信了几分。

 

按照常理来说,虽然他们刚刚才串通好的情节,属实是全靠巧合两字才勉强串起来的。但孙亦航还是可以打包票,它在逻辑上绝对是相当缜密,即使傅韵哲和池忆略显夸张的演绎太过减分,但毕竟故事可是依据实打实的事实改编的,所以在真实性这一方面应该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虽然是想要改编成剧本冲击奥斯卡确实是不太可能,但糊弄林墨按理来说应该够用了吧?这么想着,门外短暂停顿的声音再次响起:

 

“孙亦航在你家楼下和池忆追尾了。虽然他俩开的车都没有大事,但孙亦航就是把脑子撞坏了,现在失忆不记事了。”

 

门外傅韵哲略显心虚地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点头继续嘴硬:

 

“是的,没错。”

 

孙亦航确实是撞了车,但并不是和池忆追了尾,而是一时疏忽,失误撞上了电线杆。但这么说实在是太可乐了,难以激起人的怜悯之心,所以在他们激烈探讨之后,还是一致认为还是改成追尾听上去可怜一点。

 

脑震荡也确实是有点轻微脑震荡,但也不是撞电线杆撞得,而是安全气囊弹出来的时候冲击力太大砸的。

 

“池忆,那你没受伤吧?”

 

“啊,我没事……”

 

池忆的声音明显透露着底气不足,门里的孙亦航又捏紧了自己的袖子,狠狠在心中拧了一把汗。

 

“行哈,你没事就行。”

 

听到林墨敷衍的笑声,孙亦航在屋里直叹气,这俩小崽子平时脑袋那么聪明,今天怎么这么不给力。还没等他叹完气,下一秒就听病房的门把转动的声音,孙亦航一秒弹回床上,虚弱地抬起眼皮,直直对上了林墨皮笑肉不笑的眼神。

 

敏锐的直觉告诉孙亦航,这回他可能是真的要完蛋了。

 

01

 

要说今天这事的起因,还得从孙亦航和林墨是怎么结婚的说起。

 

孙亦航和林墨两个人从小娃娃到现在认识了能有十几年,明明窗户纸都漏了大洞,嗖嗖往里漏风,但奈何俩人就像是憋着口气比赛一样,任凭窗户纸破破烂烂摇摇欲坠,就是谁也张不开这个口。

 

当事人还稳得住气,旁观了多年的这群狐朋狗友却全都看不下去了。趁着一次林墨出差,朋友们全都上蹿下跳地帮着孙亦航出谋划策,但集思广益出来的结果都被孙亦航嫌弃地一一否决。

 

去游乐园在摩天轮上告白,太老套。

 

用求爱仪式诉说多年真情,太肉麻。

 

来一顿烛光晚餐倾诉心意,太庸俗。

 

直接拉住他说想要在一起,太随便。

 

最后所有人都没了法子,恨恨地说那你俩就这样单一辈子吧。孙亦航却灵光乍现,信誓旦旦地拍拍胸脯说他想到了万无一失地好办法。

 

当时在场的没一个信的,结果他还真成功把人拐去了民政局,领了红本本回来。

 

当池忆收到请柬时,瞪大了眼睛直接给他表演了一个大变旺仔,激动地把那个红本本翻了好几遍,才肯相信那是真的合法合规有法律效力的。

 

池忆不可置信地拍着孙亦航的肩膀,连连称赞说真看不出来,原来你真有点东西。再三追问他是怎么做到的,结果孙亦航神秘莫测地拿出了他和林墨的协议结婚条约,池忆看着黑纸白字的合约,无语到直骂他傻逼。

 

02

 

但孙亦航可不管,别管林墨是因为什么答应的,反正现在他和林墨的关系是合法的了。这不比谈恋爱还刺激?

 

于是他们也就这样幸福甜蜜地度过了三年的幸福生活。

 

直到这周的星期二,孙亦航餍足地洗完澡扑回床上,累得一点都不想动,趁着时间还早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躺在床上玩游戏的林墨闲聊天。

 

话题本来还在下周聚会到底是约在KTV还是轰趴馆,林墨突然话锋一转,关了手机屏幕,正襟危坐看着孙亦航的眼睛,问他知不知道下周三是什么日子。

 

结婚三周年的日子孙亦航怎么可能不记得,今天刚刚拿到的纪念日礼物,还在壁橱的柜子里藏着呢。

 

看着林墨藏着狡黠的大眼睛圆溜溜的转,孙亦航故意和他装傻,故意东扯西扯,从国际幸福日扯到了世界铁哥们儿日。

 

心里偷偷盘算着,等着到了下周三,他就不经意地把礼物掏出来递给林墨,说他在路边捡到了破盒子,里面正好装着林墨一直很喜欢的那台相机。

 

他不着调的跑火车逗得林墨忍俊不禁地笑着锤他,但笑过之后,他听到林墨认真无比的说:

 

“下周三就是我们协议结婚的截止时间了。”

 

林墨还不忘仔细叮嘱孙亦航要把身份证结婚证都整理好,准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

 

孙亦航傻了,但他眼前的林墨面色如常,连说话的语气没什么不对,甚至还笑着和他道了晚安,关了床头的小夜灯,毫不客气地窝进了他怀里。

 

等怀里传来平缓的呼吸声,孙亦航才在深夜漆黑的房间中从震撼中缓过神来,缓缓骂出一句脏字。

 

03

 

当年朋友们骂他傻逼的时候,他不屑一顾,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他原本以为林墨只是逗逗他,结果等到了周日,看着林墨开始打包行李,准备搬走了,他才反应过来,林墨没在跟他开玩笑。

 

当年的孙亦航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喜气洋洋,收好结婚协议书,一脸臭屁地和傅韵哲池忆炫耀说,协议只是一个求爱的形式而已,重要的是人到手跑不掉了。

 

今天的孙亦航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忧心忡忡,拿着离婚协议书,一脸丧气地和傅韵哲池忆感慨道,这谁能想到真是无知摧残着年少,生活怎么能这么伤害我。

 

池忆看着他一脸嫌弃,一边幸灾乐祸地笑他说真是天道好轮回,一边恨其不争地骂他这个时候感慨个屁,现在人都要跑了,早干嘛去了。

 

孙亦航撇嘴,辩解到说他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

 

原本打印的协议本来早就被孙亦航偷偷处理掉了,结果林墨那儿有电子版备份,他偷偷扔一份林墨就印一份出来。

 

结婚证都已经拿到办公室,放到保险柜的最深层上了锁,结果林墨说丢了可以补办,拿到结婚证后,就可以直接去旁边办理离婚登记,方便快捷。

 

孙亦航差一点就要把藏在兜里的身份证掰了。但林墨在他掰之前就在他身后补充说临时身份证也可以办理离婚登记。

 

孙亦航彻底没辙了,躺在傅韵哲家的沙发上抱着靠枕无助地仰天长啸:

 

“这下是彻底完蛋了,哪路神仙比较灵,我去拜拜,看看能不能求神仙帮帮忙,把协议时长调成三百年啊!”

 

傅韵哲嫌弃地抽走他怀里抱着的靠枕,笑着说:

 

“那你还不如现在求求老天爷让墨哥失忆,不记得这个事不就好了?”

 

孙亦航认真思索了半响过后,遗憾的摇摇头,这个事要办成属实是有点难度。想着这俩人也靠不住,伤心的孙亦航只好无奈地开车回家。

 

不料车刚开出小区,就从不知什么地方窜出一只小猫,直愣愣朝着路口冲了过去,孙亦航一慌忘踩刹车,方向盘一时打得过猛,轿车直直就冲上人行道,猛地撞上了电线杆。

 

安全气囊瞬间弹出,砸了孙亦航一脸,池忆的车就跟在他后面,见证了事故的发生,急忙把车靠在一边,又把傅韵哲从他家里喊了出来,俩人一起把孙亦航送去了医院。

 

04

 

本来孙亦航的伤也没多大事,不过特意跑过来凑热闹余沐阳看着片子,又看看躺在床上一脸颓废的孙亦航,坏笑着建议道:

 

“你这伤虽不大,但是给林墨打电话买个惨也够用了。”

 

孙亦航撇撇嘴,张牙舞爪地催傅韵哲马上把余沐阳赶回去值班,池忆一边笑着给不省心的哥哥顺着毛,一边也跟着打趣他:“余沐阳没得说错啊,你这电线杆子撞都撞了,这个惨不卖白不卖啊。”

 

孙亦航眼睛却轰得一亮,抓住池忆的手臂用力晃了晃。

 

“池忆,我现在觉得失忆这个事,好像可行了。”

 

池忆愣了半响怀疑的开口:“你……你还真把脑子撞坏了呀?”

 

孙亦航恨铁不成钢的把自己聪明绝顶的想法跟三人天花乱坠的吹了一遍,三个人虽然很难夸赞出口,但想着反正孙亦航怎么也得留在病房里观察一晚上,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仗着余沐阳正好就在这家医院里任职,三个人一合计,决定帮孙亦航搞得再惨一点。

 

再给孙亦航的脑袋上加厚多缠了好几圈纱布,又像模像样的打上了葡萄糖之后,傅韵哲给林墨打了个哭天喊地的电话,让林墨赶快赶回来。

 

余沐阳还有工作要忙,只好遗憾地先一步离开了,剩下病房里的三人趁着林墨赶来的这段时间, 通力合作为孙亦航编好了故事,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看着林墨开门走进来,孙亦航默默打了个寒颤,再看看林墨身后的两个小崽子,冲着他露出你一副自求多福吧的表情。

 

孙亦航心里一片悲凉,但还是下定决心咬着牙硬装,心里想着就拼死搏一搏,没准单车就换摩托,这婚趁着乱就不用离了。

 

于是孙亦航梗着个脸装,趁着林墨还没开口,就心虚的一顿输出:

 

“不记得了,我不清楚,你骗我,我不管!我听不明白,诶呦好痛啊,头怎么这么痛!”

 

戏可能真的是演过头了,孙亦航看着林墨后面两个憋笑憋到龇牙咧嘴的小崽子心里就有数了,但孙亦航偷偷瞄着林墨的脸色,还是在内心默默祈祷,希望林墨能看在他无论如何都是出了车祸的份上,心软放他一马。

 

但显然林墨这次立场异常坚定,居然没吃孙亦航这一套,他只是有些嫌弃的看了看头上被傅韵哲池忆包的乱七八糟的纱布。最后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温柔的安抚他说:

 

“行,你不明白也没关系,反正时间到了,合约生效,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字了,你真记不得也没关系。慢慢想吧,当代医学科技这么发达,你总会有想起来的那天的。”

 

孙亦航急了,顾不得装病了,连忙扯住林墨的衣角,可怜巴巴地晃一晃:

 

“诶呀,别介啊,既然,我们都……都结婚了是吧,那过得好好的,对吧,对吧。那干啥非得离啊!”

 

林墨撇了他一眼,小心地放好他打着葡萄糖的手,示意他注意针。脸上的笑容真诚无害,他歪头看着孙亦航的眼睛:

 

“不是你合约上清清楚楚写得嘛,协议结婚三年,时间到了,当然要离啊。”

 

林墨转身离开了,傅韵哲和池忆两个只会帮倒忙的小兔崽子也被孙亦航赶跑了,病房中只留孙亦航一人,挂着葡萄糖苦苦思索着。

 

他们结婚三年,所有寻常夫妻该做的事情早就连哄带骗地做了个遍。

 

蜜月婚礼挨个不落,x生活和谐,性格也当然合拍,父母满意,亲友支持。

 

甚至孙亦航都告诉林墨,楼道里干活的保洁阿姨是自己老妈的间谍,为了不让协议离婚的事情泄露,所以每天上班之前都要在家门口拉着林墨,在阿姨的面前打个啵再走。

 

两人之间也不可能存在什么生活习惯不合,第三者插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孙亦航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没有办法,眼瞅着离婚日期迫在眉睫,于是孙亦航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解决办法。

 

他自己解决不了,他得去告状搬救兵!

 

出院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了林墨爸妈家。结果拎着东西站在门口半天也敲不开门,想着不会连平日里最疼他的丈母娘都要把他拒之门外了吧,孙亦航哭唧唧的蹲在家门口给丈母娘打视频电话。

 

视频接通的很快,孙亦即将奔泻而出的委屈还没来得及宣泄出来,就看见一身东南亚风情连衣裙的丈母娘正喜气洋洋的和他打招呼:

 

“哈喽啊,小航,你打来得刚好。看,我们正在海边玩呢!”

 

孙亦航傻眼了,丈母娘又把镜头再一转,嚯,旁边站着的正是自己的爸妈。这下好了,爸妈们都被送走了。

 

这下是真坏了,孙亦航留着的最大的底牌已经失效了,再神的远水也难救他眼前的近火啊。

 

 

05

 

终于到了协议生效的那一天,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夕阳的余晖逐渐被黑暗吞噬了干净,突感岁月无痕,沉迷emo无法自拔的孙亦航,终于在憋出第五个成语之后,收到了林墨发给他的要他赶紧滚回家吃饭的微信消息。

 

孙亦航屁颠屁颠地开车回到家,推开门的那一瞬,正好就撞见林墨正坐在餐桌前把外卖盒里的饭菜倒进盘子里。他迟疑地在门口顿住,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需要我配合着,把外卖当作你做的吗?”

 

林墨手上的动作不停,行云流水地把几个外卖盒一叠,往垃圾袋里一装,轻轻扔到了孙亦航的脚下,才正色道:

 

“没错,就是我做的,这忙了一下午可给我累坏了。”

 

孙亦航配合着绕过垃圾袋,跑到餐厅洗了洗手,悄悄拿来了壁橱柜子里藏着的,包装得严严实实的相机。

 

他搬着箱子,回到餐桌前坐好,看着林墨蠢蠢欲动,还没做出已经设计好了的绝对能帅翻林墨的动作,就看见对面的林墨的眼神乱瞟,嘴角的笑意昭然若揭,他那憋笑的样子实在太过明显,惹得孙亦航一皱眉,警惕道:

 

“别告诉我,你早就发现了。”

 

林墨再憋不住笑:“谁让你藏东西的技术那么差。”林墨笑着向他摊开手,孙亦航不满地哼哼唧唧,但还是一脸不服气地把礼物递给林墨,看着他拆开包装,竖着耳朵等着林墨夸他,林墨翻着白眼配合他:

 

“谢谢你,我好爱你哦,这个相机我简直是喜欢死了!”

 

孙亦航看着对面人得意洋洋的样子,把胳膊放在桌子茶里茶气地捧着脸,朝林墨挑眉:

 

“瞧你得意那样,里面还有你不知道的呢,打开看看。”

 

林墨不可置信的微微挑眉,拆开箱子,在一堆保修单下面,摸到了一个明显不属于相机的小盒子,抬头就看见闭着眼的孙亦航朝他深高莫测地点点头。

 

林墨把相机盒子放到旁边,看着孙亦航一脸臭屁的样子打开了那个小盒子,一枚漂亮的戒指静静躺在里面,同时,孙亦航故作深情地话传进他的耳朵:

 

“咳,所以亲爱的林墨先生,你愿意和我一起共度余生吗?”

 

其实林墨是不是真要跟他离婚,相识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两个人过日子不就是打打闹闹开玩笑逗壳子,林墨愿意闹,他也乐意配合着闹着笑着。

 

不过这段时间里,他的烦闷也不假,他明白林墨不会真的跟他离婚,不过他更明白,林墨能玩笑着提出来协议的事情,就证明着他其实还是在意的。

 

怪就怪在年少的他俩,实在都太过装逼,他们认识了太久,暧昧难存扭捏常在,即使两个人都在难以抑制住地动心,可却也都迟迟不愿开口诉说真心。

 

他去求婚那天更是别扭,林墨出差回来要倒时差本就困得要死,他还在旁边扭扭捏捏干着急,他苦恼于林墨怎么都不按他的套路走,林墨则在怀疑孙亦航是闲得没事给他找架吵。

 

最后签完协议要去领证时他们也没问对方到底愿不愿意,而是互相竖着中指怼在对面脸上,逼着对方问敢不敢,比起太多缱绻浪漫的爱情故事,他俩更像被面子架着进了民政局。

 

所以他有心弥补这个遗憾,可惜思来想去他也没个主意,最后还是选择去挑了一枚戒指,偷偷放进了相机盒子里。

 

不过孙亦航硬装出来的假正经,还是被林墨毫不留情的笑声打破,他只得无奈的仰天,哭笑不得地看向林墨:

 

“诶,你要不要这样,我好不容易这么浪漫一次。”

 

林墨笑着跟他道歉,看着戒指傻笑了半天又神秘兮兮地打开放在一旁的手机,点开了相册,给他放了段视频。

 

视频中被对准的人明显正是他,时间很明显是在他们结婚之前所有人都在给他出主意的那晚酒局上。孙亦航还记得那天就是因为他挑三拣四地嫌弃那些个狐朋狗友给他出的求婚主意不靠谱,从而引起了众怒。

 

其他人气急败坏的把他灌了个酩酊大醉,视频里的他正躺在傅韵哲家的沙发上,硬挤在傅韵哲和余沐阳的中间,明显一副喝高了的状态,还抓着人家两个人的手,直直地盯着他俩手上的戒指看。

 

画外音的池忆问他是不是羡慕啊,视频里的他迷迷糊糊的点头,口齿不清的要傅韵哲给他发链接,他也要买一个去跟林墨结婚。

 

还不等视频结束,孙亦航已经面红耳赤的摆摆手推开了他的手机,他那时早就喝到断片,那里记得住还有这么一遭,听着视频里众人的起哄声,羞耻感成倍爆棚,孙亦航只得猛扒了几口米饭,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不是……咳咳咳,这家外卖真难吃。”

 

“别挑了大哥,这最起码能吃。”

 

林墨看破不点破,满意的收好了相机的盒子,也不忘翻个白眼送他。

 

孙亦航勉强干笑一声,转头看看刚刚被林墨扔到门边的外卖盒子,又转过头看了看盘子上挂着的厚厚的一层油,还是忍不住出声问林墨:

 

“所以你干嘛非得倒出来啊,还得刷碗。”

 

“你不觉得这样显得特别正式,很有仪式感吗?”

 

两个人长久对视后,又低头看了看盘子里的菜,半响孙亦航幽幽开口:

 

“这明明只会显得我们特别有病。”

 

林墨罕见地没有反驳他的话,只是迅速地又扒了口饭,接着抱起一旁放着的箱子就想跑,孙亦航手疾眼快地摁住箱子,轻啧了一声,看着他没扒几口的饭碗,又唠叨起来:

 

“再吃几口,你要升仙啊,刚吃几口就想跑,你也知道你点的外卖死难吃。”

 

林墨意兴阑珊地坐回去又扒了两口饭,眼珠子转了两圈,开始和孙亦航谈条件。

 

“那我最起码点外卖了,你想想你什么时候请过我吃外卖?所以说,今天晚上得你刷碗。”

 

孙亦航试图装傻:“诶呦,我脑袋好疼。”

 

“别装了你,我那天都问过余沐阳了,你屁事都没有。”

 

林墨鄙视的拆穿了他的小伎俩,顺便把盘子里的最后一块鸡肉夹走,随后便愉快的放下筷子,随手扯了纸巾擦了擦嘴,急着去开箱新相机,敷衍的拍了拍他的肩:

 

“快收拾吧!辛苦你啦。”

 

孙亦航无奈的目送他抱着相机盒子离开,认命的收拾碗筷,不料刚把盘子拿起,孙亦航就发现盘底留空的地方好像藏了东西,把盘子轻轻移开之后,孙亦航顿时愣住,一枚精巧的素色戒指就这么映入了眼底。

 

“不好意思啊,实在是巧了,我也准备了这个。”

 

在沙发那边坐着的林墨故意学着他的语气,传来调侃的声音。

 

“你把我想说的话说完了,所以亲爱的孙亦航先生,我可从没说过我不愿意啊。”

 

孙亦航心中窃喜,悄悄把那戒指收好,嘴上却还是装作委屈地叫嚷着:

 

“我还以为你真没良心呢,刚还说爱我呢,现在又赶我去刷碗。”

 

“对啊,因为我爱你啊,所以不能再去爱刷碗了,你赶紧去把碗刷了吧,然后快点过来陪我试试新相机!”

 

终于不用再担忧离婚危机的孙亦航沾沾自喜地把林墨备份过的协议翻了出来,左看右看了好几遍最后也没舍得删。

 

毕竟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们能在一起的大功臣,思来想去的最后,他只是悄悄把协议时长偷偷改成了无限期。

 

End.

我有我的傲娇

这篇和下一篇是我一边看节目一边做笔记的产物,珍惜我这两篇,以后能不能这么有耐心就不一定了😭

  

  

  我下了一个老版APP,不知道能不能多挺两天☹️😮‍💨

  

  彩蛋:邓佳鑫手机被盗时代峰峻或面临塌方?and邓佳鑫的绝技?🛏️上算吗?

这篇和下一篇是我一边看节目一边做笔记的产物,珍惜我这两篇,以后能不能这么有耐心就不一定了😭

  

  

  我下了一个老版APP,不知道能不能多挺两天☹️😮‍💨

  

  彩蛋:邓佳鑫手机被盗时代峰峻或面临塌方?and邓佳鑫的绝技?🛏️上算吗?

我有我的傲娇

  邓佳鑫录制发狂入院

  众人争吵

  邓佳鑫父母离异

  割腕?

  (p5是我看王牌的记录,会发,接下来捡手机会很多,应该会)

  

  彩蛋:

  三代团综上众人大打出手

  杨博文带邓佳鑫去医院

  刘耀文给邓佳鑫爸爸打电话

  邓佳鑫录制发狂入院

  众人争吵

  邓佳鑫父母离异

  割腕?

  (p5是我看王牌的记录,会发,接下来捡手机会很多,应该会)

  

  彩蛋:

  三代团综上众人大打出手

  杨博文带邓佳鑫去医院

  刘耀文给邓佳鑫爸爸打电话

我有我的傲娇

  二代的回忆久远了些,我都忘了费薇是咋来的了。我上楼的时候tyt出道了,我就真以为费是了解敖子逸很费劲,薇是长得像zw了。有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来源?

  

  我真的吃陈泗旭的嗓音……谁懂?他真是我为数不多因为嗓音条件爱上的人,那种饱经风霜的嗓音还有些沙哑,加上他那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代那种街头小混混真的很带感。

  有没有比他高配的艺人给我推推,糊的也行火的也行,只要是男的孩子不挑😭😭

  

  彩蛋:邓佳鑫去年情绪崩溃找严浩翔&严浩翔为爱改头换面变“展小啦”

  二代的回忆久远了些,我都忘了费薇是咋来的了。我上楼的时候tyt出道了,我就真以为费是了解敖子逸很费劲,薇是长得像zw了。有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来源?

  

  我真的吃陈泗旭的嗓音……谁懂?他真是我为数不多因为嗓音条件爱上的人,那种饱经风霜的嗓音还有些沙哑,加上他那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代那种街头小混混真的很带感。

  有没有比他高配的艺人给我推推,糊的也行火的也行,只要是男的孩子不挑😭😭

  

  彩蛋:邓佳鑫去年情绪崩溃找严浩翔&严浩翔为爱改头换面变“展小啦”

柳风拂酒

雪落无声(1)

chapter 1


林墨很爱孙亦航。大家都这么说。


春天来临的时候,阳光洒在窗台的麻雀身上,林墨觉得很适合放风筝。孙亦航说那我们在网上下单好了,你想要什么样式的。可是林墨说,我不喜欢等待的感觉,等待快递到来不知要过多少天。我想放风筝,意思是现在就想。于是那天早晨孙亦航跑了很远,才在一家街头小店里买到一只风筝。


风筝很丑,没有会随风飘荡的彩带,只是很普通的形状。颜色倒是五光十色的,只是杂糅起来有种凌乱的丑感。孙亦航将风筝从包装袋中拆出时,甚至扬起一层细灰,想来着实是丑到积压了很久都没人愿意买走的款式。孙亦航就带着这样的一只风筝回去了,林墨接手后第一反应是大叫,“天呐!...

chapter 1


林墨很爱孙亦航。大家都这么说。


春天来临的时候,阳光洒在窗台的麻雀身上,林墨觉得很适合放风筝。孙亦航说那我们在网上下单好了,你想要什么样式的。可是林墨说,我不喜欢等待的感觉,等待快递到来不知要过多少天。我想放风筝,意思是现在就想。于是那天早晨孙亦航跑了很远,才在一家街头小店里买到一只风筝。


风筝很丑,没有会随风飘荡的彩带,只是很普通的形状。颜色倒是五光十色的,只是杂糅起来有种凌乱的丑感。孙亦航将风筝从包装袋中拆出时,甚至扬起一层细灰,想来着实是丑到积压了很久都没人愿意买走的款式。孙亦航就带着这样的一只风筝回去了,林墨接手后第一反应是大叫,“天呐!孙亦航!你在哪里买到这么丑的东西的!”孙亦航累得气喘吁吁,叉着腰忍不住冲他翻白眼,但下一秒却被林墨扑倒在沙发上,“哇!太谢谢你了孙亦航!我最爱你了!”


后来迟忆对他说,孙亦航,如果你不爱林墨,就别对他这么好。


有时候孙亦航觉得迟忆说的很对,于是决心对林墨差一些。可是只要林墨说话超过三十秒他没有回应,林墨就会像自带喇叭一样绕着他转,直到自己放下手中的事,问他到底要做什么。孙亦航觉得这很麻烦,因为自己根本就不会搁置林墨在一旁不理,但这样下来反而还要多走个流程。相比之下,对林墨好,仿佛是一件很值当的事。


而相应的,像是回报他一般,林墨总会在大庭广众下大声嚷道,“孙亦航!你对我最好了!”但是孙亦航回忆不起来林墨第一次说这句话是什么时候,也想不出自己对林墨这么好是为什么。


有一年夏天下起骤雨,林墨等不及孙亦航撑伞便冲进雨里,落得孙亦航只得跟在后面向前举着伞追他。回到公司后,孙亦航将干毛巾盖在林墨头发上,问他为什么不等自己,林墨只是弯起眼角笑眯眯的看向他。孙亦航突然觉得自己顿悟了一切,原来自己是被绑架了。


从林墨将那块榴莲蛋糕的故事宣之于众开始,自己就被林墨的爱绑架了。


因为林墨从不掩饰自己的爱意,他看向孙亦航的眼睛总是像藏着星辰的汪洋,聚焦在孙亦航身上时,便会在黑夜中闪烁星光。孙亦航想,让这样的人伤心难过,会显得自己很差劲。


所以在游戏里林墨咬着牙脸涨得通红地喊道“孙亦航,我要掉下去了!”的时候,他才会松开抱着的柱子摔倒在地认输。一定是这样,他会努力地对林墨好,只是不想让他对自己的爱失望罢了。


孙亦航自认这个解释完美无缺,像被打通任督二脉般可以完美解答自己的所有疑问。


直到后来某天,林墨无意间瞧见了他写在笔记本里的这些话。那一刻孙亦航确实有些慌神,他本以为林墨会大闹一场觉得失望至极。


这一切真的太糟糕了,如果林墨流泪的话,自己会不知所措的。


但是林墨没有。林墨只是很安静地将笔记本合上,然后推门走了出去。孙亦航追上去唤他,林墨却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说了句,“孙亦航,你有病吧。”

姚颖源
距离上次更新还是在五月底了,已...

距离上次更新还是在五月底了,已经快半年,有兴趣的可以去话本看前24章

距离上次更新还是在五月底了,已经快半年,有兴趣的可以去话本看前24章

等一个晴天

锐哥的肥肠店在哪家人们 今年去上海准备找找

锐哥的肥肠店在哪家人们 今年去上海准备找找

绛橘色的日落

第七章

以后都会加前缀,由于易安世界中敖子逸李天泽贺峻霖张真源是solo出道,就没有前缀


全是私设!全是私设!全是私设!


 两人间:

           “啊,累”台风四子丁程鑫一进门就往床上趴


           “知道累,那程程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台风四子黄宇航摸了摸台风四子丁程鑫的头


     ...

以后都会加前缀,由于易安世界中敖子逸李天泽贺峻霖张真源是solo出道,就没有前缀


全是私设!全是私设!全是私设!


 两人间:

           “啊,累”台风四子丁程鑫一进门就往床上趴


           “知道累,那程程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台风四子黄宇航摸了摸台风四子丁程鑫的头


            “我”台风四子丁程鑫道


            “好,去吧”台风四子黄宇航看着台风四子丁程鑫笑着说



             “70哥,我还不困呢”台风四子敖子逸趴在床上说道


               “那我们来玩游戏吧”台风四子黄其淋说完,台风四子敖子逸眼睛一亮


              “成,但你要先去洗澡”台风四子黄其

    就这样两人打了一晚上游戏,天快亮了才睡



四人间:


            “你们先洗漱还是我们?”时代少年团马嘉祺尴尬问道


              “你们先吧,我去看看景元他们”台风少年团丁程鑫回道,又扭头对台风少年团马嘉祺说道


               台风少年团丁程鑫看台风少年团马嘉祺点头后便离开了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去洗澡了,就他们两个在聊天


        

             “你们谁先洗?”敖子逸躺在床上问


              “我吧”李天泽回道


              “行”敖子逸三人都同意


        看李天泽去洗澡了,三人开始聊天



大通铺:


         “洛洛哥,我想挨着你睡”易安音乐社展逸文眨巴眨巴眼对着易安音乐社何洛洛说


           “好,那你先去洗漱好不好”易安音乐社何洛洛捏了捏他的脸答应道


           “好”易安音乐社展逸文




        “嘘,小点声铃铛睡着了”追梦少年代昊林


         “好”众人轻声说



           “马哥,为什么他们的世界(时代少年团)和我们的不一样啊?”阳光少年刘耀文


             “规则不一样吧,我也搞不懂,好啦睡觉吧”阳光少年马嘉祺


             “哦,好”阳光少年刘耀文



            “你叫严  浩翔,对吧”台风少年团刘耀文想了想严浩翔的名字


         “是,怎么了?”时代少年团严浩翔


       “他就是觉得你和逸文哥是一个人,咋性格差这么多”台风少年团宋亚轩


         


           台风少年团丁程鑫打开台风少年团刘耀文他们的房间发现他们还没睡,就让他们赶紧睡


            “怎么样,睡了吗?”台风少年团马嘉祺

  

       “没呢,跟他们说了让他们早点睡”台风少年团丁程鑫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