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易某人的养鸡场

132浏览    28参与
名前のない怪物
屯咕了好久的文其实早就有灵感了...


咕了好久的文
其实早就有灵感了不过没有写
因为上网课,拿不了手机的缘故一直都没时间搞这个。
所以会继续咕(什)
(dbq我没想到我起名重了还是不打tag了)
决定换一个cp名


咕了好久的文
其实早就有灵感了不过没有写
因为上网课,拿不了手机的缘故一直都没时间搞这个。
所以会继续咕(什)
(dbq我没想到我起名重了还是不打tag了)
决定换一个cp名

名前のない怪物

临摹的,不是描图啦!!!
是花子君。
他超可爱的www但是不会画
最近不更文,上网课。(假笑)☺️
我爱网课谢谢,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

临摹的,不是描图啦!!!
是花子君。
他超可爱的www但是不会画
最近不更文,上网课。(假笑)☺️
我爱网课谢谢,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

名前のない怪物

稿子
@时沐琛 这是单主
接的无偿啦,不是单主别用谢谢。
原稿已经私发给单主了这里就不搞保存了。

稿子
@时沐琛 这是单主
接的无偿啦,不是单主别用谢谢。
原稿已经私发给单主了这里就不搞保存了。

名前のない怪物

凹凸,花子君相关的摸鱼🐟

大概就是这样的线稿

不上色,不上色,不上色!

(手绘可以上色,指绘海星,板绘还是算了)
[憨憨挠头]

虽然不知道接不接得到

不过也无所谓啦。

也可以找我点文der

我是一个天天画画的不务正业的写手hhh

反正开心就好(bushi)

凹凸,花子君相关的摸鱼🐟

大概就是这样的线稿

不上色,不上色,不上色!

(手绘可以上色,指绘海星,板绘还是算了)
[憨憨挠头]

虽然不知道接不接得到

不过也无所谓啦。

也可以找我点文der

我是一个天天画画的不务正业的写手hhh

反正开心就好(bushi)

名前のない怪物

接稿

接稿,板绘,只接线稿


无偿啦


拿来练手。


具体请参考我最近的画


反正有没有人都无所谓啦就这样吧


不过好久没登这个号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

接稿,板绘,只接线稿


无偿啦


拿来练手。


具体请参考我最近的画


反正有没有人都无所谓啦就这样吧


不过好久没登这个号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


名前のない怪物

千山

@Echoooo 这位大大点的文

cp:江北x徐千山

(别人家的oc)

没什么背景,就随手写的。

这个设子我真的好爱www

短小致歉a

↓↓↓请忽略掉我的废话,往下翻↓↓↓


01   千山

“江北,一个人啊。”

“嗯。”

朋友看了一眼江北,叹了口气,径直在江北面前坐了下来。

江北没有吭声,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良久,江北开口道,

“你还记得徐千山吗?”


02  过往

那段往事,江北还是记得的。

印象也是十分的深刻。

说起来,那大概也算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

……

“江北,江北!”

“嗯。”

“我请你去喝酒吧。”

“……”

“好。”

几乎是不加思索的,江北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像在江北的记忆中,自...

@Echoooo 这位大大点的文

cp:江北x徐千山

(别人家的oc)

没什么背景,就随手写的。

这个设子我真的好爱www

短小致歉a

↓↓↓请忽略掉我的废话,往下翻↓↓↓


01   千山

“江北,一个人啊。”

“嗯。”

朋友看了一眼江北,叹了口气,径直在江北面前坐了下来。

江北没有吭声,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良久,江北开口道,

“你还记得徐千山吗?”


02  过往

那段往事,江北还是记得的。

印象也是十分的深刻。

说起来,那大概也算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

……

“江北,江北!”

“嗯。”

“我请你去喝酒吧。”

“……”

“好。”

几乎是不加思索的,江北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像在江北的记忆中,自己从来不曾拒绝过徐千山什么。或许是因为徐千山生来的一种牙尖嘴利,又或许是什么别的东西——江北自己也说不清。

最后选定的地方是在天台。

并不是什么其它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徐千山说了一句想。

那时似乎是夏秋交界,晚些时候天就变得有些凉了。夕阳挂在半空中,黑夜即将把大地吞噬。

他们架好了烧烤架,带着几瓶从超市买来的罐装啤酒,有一搭没一搭的扯了几句家常。

江北不太记得他跟自己说了什么,似乎也只是普普通通的聊天。

不过他记得,徐千山说了一句,

“我要离开了。”

那时他正在低头摆弄着烧烤架上考得冒了油的肉串,阵阵香味着实馋人。

不过听到这句话,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站着把手撑在在天台栏杆上的徐千山——他在喝酒。

乎的一阵风吹来,把徐千山那件宽大的白色短袖衫吹得皱了起来,勾勒出他精瘦的身躯。

男孩失去了曾经的青涩,像外头那棵树一样,竟开始抽条了。

江北看着他,竟从中觉出一丝人情味来——他第一次觉得徐千山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也是他第一次觉得徐千山似乎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可他又觉得,徐千山也只是一只即将展翅而飞的,远离了家乡的候鸟,大概再也不会回来。

他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好又低头默默地不再言语。

或许他那天确实跟徐千山说了什么,又或许什么都没说,不过在他离开后,江北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

少了一个常常在自己耳边聒噪的人,大概换作是谁都不习惯吧。

他这样告诉自己。

但是却总觉得还是少了什么。

是什么呢?

他最后也不再纠结了。


03  江北

“徐千山啊……”

朋友想了想,

“他不是走了吗?好像很久都没见过他了。”

“……”

江北看着他,示意他把话说完。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朋友耸耸肩,摊手表示我不知道。

江北“嗯”了一声,看了一眼外面的天。

“你说,他会回来吗?”

江北说得很小声,像是在问朋友,又像是自言自语。

“南方的候鸟,仍是会飞回北方的吧?”


名前のない怪物

什么沙雕玩意儿哈哈哈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我叫程浩。


最近我从老板那里搞到了点好东西。


然后我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兄弟,去蹦迪。


顺便试试我搞到的东西,嘿嘿嘿。


记得上次被那谁坑了,我姑且叫他刘机吧。


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他的名字就叫刘机。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算了,我们继续。


他叫刘机,我们都叫他“鸡哥”。当然不是恭维他,因为他实在是没见过世面,真的。


他大概以为我们在恭维他吧,沾沾自喜的。


啧。


对了,上次就是因为他。


我们本来就只是单纯的蹦迪而已啊,条子来了就来了呗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是鸡哥勒,他一脸慌张...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我叫程浩。


最近我从老板那里搞到了点好东西。


然后我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兄弟,去蹦迪。


顺便试试我搞到的东西,嘿嘿嘿。


记得上次被那谁坑了,我姑且叫他刘机吧。


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他的名字就叫刘机。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算了,我们继续。


他叫刘机,我们都叫他“鸡哥”。当然不是恭维他,因为他实在是没见过世面,真的。


他大概以为我们在恭维他吧,沾沾自喜的。


啧。


对了,上次就是因为他。


我们本来就只是单纯的蹦迪而已啊,条子来了就来了呗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是鸡哥勒,他一脸慌张的还特别大声的问了一句,


“程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然后我就进了局子。


怎么办?干他?盘他吗?怎么不先盘了你?你是个憨批吗?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


最后还是老板叫人在条子搜查完之后给我带了出来。


咳,不好意思扯偏了,我们继续。


是这样的,我们这一行也是要有仪式感的,


所以我特意准备了一些“道具”。


什么?相声?


那不也是道具吗,以防万一嘛。


OK,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希望这一次鸡哥不要搞出什么事来。


[A few moment later]


我在KTV准备好了“道具”,和郭德纲的相声。


鸡哥一进来看见就问了一句


“这什么鸟玩意儿?”


然后现在看得津津有味。


槽点太多,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咳咳,现在到了我们的主场。


“三”


“二”


“一”


“碰”


完成了,新成就!


呸,什么玩意。


忘了说,我搞到的“好东西”,是笑气①。所谓“仪式感”,就是拿着玩具枪对着自己开一枪。


笑气是什么东西?


这个嘛。


就是气体,嗯。


好了,不扯这些了,我要去看郭德纲相声了。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笑,然后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欢快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就一直笑,笑了整整五分钟,然后在门口把风的那位突然转过头说,


“程哥,条子来了。”


然后鸡哥边笑边把头转过来,看起来十分滑稽,


“哈哈哈哈程哥哈哈哈哈条子来了,哈哈哈哈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瞪了一眼他,然后那个条子进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哈哈哈哈听相声哈哈哈”


“我看你们笑了五分多钟了,在这里听相声?”


那好像不是个缉毒队的,只是个普通的条子,我边笑边想着。


我刚想说点什么,鸡哥却已经把枪拿了出来,


“哈哈哈哈鸡哥哈哈哈把枪放回去啊哈哈哈。”


我想阻止他,却已经迟了。


他已经按下了扳机。


“哈哈哈刘机哈哈哈你是不是想坐牢哈哈哈哈”


我皱着眉头,却控制不住我的笑声。


可是从他枪里喷涌而出的气糊了那个条子一脸。


“你们,咳咳,你们……”


那个条子指着鸡哥,口齿不清。


当鸡哥意识到这把是玩具枪的时候,他又按了两下扳机。②

然后那个条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进了局子。


原因?


扰民。


我不太记得我们干了什么扰民了,只是看见了一个条子很气愤的指着鸡哥。


鸡哥又怎么了?


听说是扰民?


——end——

①笑气:成分为一氧化二氮。无色有甜味气体,在室温下稳定,有轻微麻醉作用,并能致人发笑。但不会神志不清。

②出自《莉琪波登拿起斧头》:“莉琪波登拿起斧头,劈了爸爸四十下;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干啥,又砍了妈妈四十一下。”


名前のない怪物

是儿子啊
可以做头像(你在想屁吃)
qq你们看看我叭551
别问,问就是菜。

是儿子啊
可以做头像(你在想屁吃)
qq你们看看我叭551
别问,问就是菜。

名前のない怪物

稿子
自证清白(什)
我号没了我也很绝望的好嘛。
求无偿约稿。
最近在试这种画风。

稿子
自证清白(什)
我号没了我也很绝望的好嘛。
求无偿约稿。
最近在试这种画风。

名前のない怪物

拿韩信混更。
本来是画的少主,但是实在画不出来就莫名沙雕了。
偷鲲梗哈哈哈
最近咕咕咕,
等我什么时候上电脑开了合集
再更文。
p4糊的星空。。?(什)

拿韩信混更。
本来是画的少主,但是实在画不出来就莫名沙雕了。
偷鲲梗哈哈哈
最近咕咕咕,
等我什么时候上电脑开了合集
再更文。
p4糊的星空。。?(什)

名前のない怪物

随笔

▪随手梗

是一个坏脾气的老人和一个小男孩的故事。

在坐公交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老大爷(?),长得其实还算挺好看的,长头发带了个墨镜还有一撮胡子嗯(。)但是那些上车的人没有一个坐到他旁边,就突然想起了这个梗hhh。。。

是个循环,文中有暗示自己找找看。。?

(虽然很不合理啦啦啦

好了不废话了

开更!

↓↓↓开始↓↓↓

他不记得自己在等些什么了,不过他还是保持着每天来这个长椅上坐坐的习惯。

不过最近总有个讨人厌的兔崽子来打扰他,他有点烦躁。

那孩子颤巍巍的看看他,又慌忙低下头,畏畏缩缩的问了一句“我……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男孩的整个身体都在抖,连一句话都要说个好几遍,他才听清。...

▪随手梗

是一个坏脾气的老人和一个小男孩的故事。

在坐公交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老大爷(?),长得其实还算挺好看的,长头发带了个墨镜还有一撮胡子嗯(。)但是那些上车的人没有一个坐到他旁边,就突然想起了这个梗hhh。。。

是个循环,文中有暗示自己找找看。。?

(虽然很不合理啦啦啦

好了不废话了

开更!

↓↓↓开始↓↓↓

他不记得自己在等些什么了,不过他还是保持着每天来这个长椅上坐坐的习惯。

不过最近总有个讨人厌的兔崽子来打扰他,他有点烦躁。

那孩子颤巍巍的看看他,又慌忙低下头,畏畏缩缩的问了一句“我……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男孩的整个身体都在抖,连一句话都要说个好几遍,他才听清。

他不屑的瞟了男孩一眼,像一只高傲的天鹅一样扬起脖子,边挥着手中的拐杖,边生气的骂道,

“不行,快滚吧兔崽子。”

男孩显得很难过,眼里闪着泪光,咬着嘴唇,慌忙跑走了。但是第二天他仍会回来问一次同样的问题。

眼底是掩不住的希翼。

但是这样他仍然拒绝了。

他不愿意与把那个座位留给男孩,但是他也不清楚为什么。

不过男孩再来的时候就不显得那么紧张而且局促了,他试图和老人搭话,但是却被更狠的骂了呢。

但是第三天,他还是会来。

第四天,第五天……

似乎是被打击习惯了,男孩来的时候似乎并没有以前那么慌张了。

包括他走的时候也不会再逃跑了。

不过坏脾气的老人才不会让他坐在那里。

男孩也不生气,乖乖的站在一旁看着他笑。

他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东西,不过还是记不起来。

他想要去回忆,但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不过太在男孩离开那一天记起了一切。

“小鬼,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坏脾气的老头嘀嘀咕咕的说着,尽管他还在生着男孩的气——不辞而别。

他每天都在这里等着男孩,一天,一月。

男孩还是没有回来。

他继续等着。

两个月过去了,他已经不记得男孩的样子了。

第三个月来了,是春天。

他笑了,却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等待。

在第三个月的结尾,他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看了看他,小心翼翼的问,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坏脾气的老人看着他,没有说话。

良久,他开口道,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名前のない怪物

接稿

想要接稿


文和画都行,无偿。


画风不会变多少,不过可能会咕。指绘手绘板绘都行。练习)


文风看我写的那些就好了,大概不会变多少。


cp:雷卡,藕饼(想试),舟浮梅(试)其他的私聊


想试试其他的文风。


如果有人约就写。


反正我这么菜也没人约。(理直气壮)

想要接稿


文和画都行,无偿。


画风不会变多少,不过可能会咕。指绘手绘板绘都行。练习)


文风看我写的那些就好了,大概不会变多少。


cp:雷卡,藕饼(想试),舟浮梅(试)其他的私聊


想试试其他的文风。


如果有人约就写。


反正我这么菜也没人约。(理直气壮)


名前のない怪物

置顶

那个号是在是不知道怎么登了没办法。


下面正式自我介绍


这里Rainy(易小小),过激卡吹,主混凹凸,碧蓝,王者,明日方舟(入不久)舟浮梅这对我磕爆)小男孩真可爱hhh。雷卡only,刷其他cp的出门右转不送。雷点安雷安。


声控,底层写手,在使劲挣扎的绘师,手残,写文严重ooc。更文随缘,看我心情,慎关。


有接触橡皮章,但是由于手残而放弃。


长期接无偿,嗯练手。


没了

那个号是在是不知道怎么登了没办法。


下面正式自我介绍


这里Rainy(易小小),过激卡吹,主混凹凸,碧蓝,王者,明日方舟(入不久)舟浮梅这对我磕爆)小男孩真可爱hhh。雷卡only,刷其他cp的出门右转不送。雷点安雷安。


声控,底层写手,在使劲挣扎的绘师,手残,写文严重ooc。更文随缘,看我心情,慎关。


有接触橡皮章,但是由于手残而放弃。


长期接无偿,嗯练手。


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