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易英

99浏览    3参与
魔夜影

易英同人 予取

★骰子(落地窗/恋物癖/视觉障碍)


--------------------

【色*戒/中华英雄】


一盏精致古典的挂灯之下,四道曼妙窈窕的倩影,清脆的物体撞击声被锁在一台方桌子内,一碰一撞,一捉一摸,莺声燕语中的几声叫唤,小牌在彼此手中互相颠倒著轮转着,亲切的笑容在明暗的光线下,处处隐藏着玄机,招招谕示著凶险,昂贵的戒指,奢华的珠宝,灿金的手镯,流光溢彩中却充斥着难以形容的争锋相对。


顺与逆,运与势,得与失。


女人眼角涂抹的浓艳妆红,眼珠子乌溜溜的转动,夹着菸的手指轻点,灰落烟腾,满室飘渺。蓦然间她好似看到一抹白色闪过,女人却来不及...

★骰子(落地窗/恋物癖/视觉障碍)


--------------------

【色*戒/中华英雄】

 

一盏精致古典的挂灯之下,四道曼妙窈窕的倩影,清脆的物体撞击声被锁在一台方桌子内,一碰一撞,一捉一摸,莺声燕语中的几声叫唤,小牌在彼此手中互相颠倒著轮转着,亲切的笑容在明暗的光线下,处处隐藏着玄机,招招谕示著凶险,昂贵的戒指,奢华的珠宝,灿金的手镯,流光溢彩中却充斥着难以形容的争锋相对。

 

顺与逆,运与势,得与失。

 

女人眼角涂抹的浓艳妆红,眼珠子乌溜溜的转动,夹着菸的手指轻点,灰落烟腾,满室飘渺。蓦然间她好似看到一抹白色闪过,女人却来不及抓住那瞬间的突兀,对家的催促让她不小心打了错牌出去,懊恼中的女人没有心思再去注意别处的异样,片刻的疏忽,诡谲的对峙,微小的争执,回荡在转角处的挣扎和惧怕,全都如那浓稠的暗色一样,将无辜的纯白尽数吞没,完全不留痕迹。

 

看着走在前方的易默成那背影出的情绪,一如当初华英雄遇到对方时那样,沉默厚重,难以猜测,不管是喜是怒都让人无法预料,然而透过被易默成紧紧扣住的手腕,称得上疼痛的禁锢,唤起了华英雄深埋在身体里的记忆,让他感觉非常不安。

 

被对方关在房间里一个多月的华英雄,此刻被抓了现行显得十分慌张,甚至接近恐惧。他今天只是不小心推开了忘了上锁的门扉,易默成日日夜夜的折腾,让他几乎无法承受,某种念头促使他走出了房间。身在仿佛没有尽头的廊道里,华英雄不知所措的缓慢前行,不断蔓延的幽暗与寂静让他觉得心烦意乱,不远处隐约的笑语声在此时吸引了华英雄的注意,他伸手想要推开那扇没有紧闭的木门,逃离这种将要将他吞噬殆尽的寒冷。

 

——然而在华英雄将要离开黑暗时,身后粗鲁的力道却将他直接拖了回来。





防合谐内容0※0

suns( ⸝⸝⸝•_•⸝⸝⸝ )♡

易英1

关键词:民国 因爱生恨 迷X

易默成很喜欢华英雄的眼睛,那双干净纯粹到什么都遮不住的眼睛。
当他在酒馆看到这双已经染上赤红的双目时,他仿佛就已经看到了以血收尾的结局。

高大健壮的洋人已然没了头颅,他的身躯沉重的砸在地面。鲜血灌了一地,易默成回头看着华英雄沉默冰冷的背影,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闻风而来的官吏围在华英雄面前,却不敢靠近他,华英雄的戾气像是有了实体,将他与这个世界分离的干干净净。包括易默成……那个当初视若兄长的男人。

或许他与华家灭门并无关系,然而当他出现在这时。华英雄和易默成便再无瓜葛。

易默成的手下围住了院子,手中的枪,子弹早已上膛。易默成看着华英雄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

关键词:民国 因爱生恨 迷X

易默成很喜欢华英雄的眼睛,那双干净纯粹到什么都遮不住的眼睛。
当他在酒馆看到这双已经染上赤红的双目时,他仿佛就已经看到了以血收尾的结局。

高大健壮的洋人已然没了头颅,他的身躯沉重的砸在地面。鲜血灌了一地,易默成回头看着华英雄沉默冰冷的背影,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闻风而来的官吏围在华英雄面前,却不敢靠近他,华英雄的戾气像是有了实体,将他与这个世界分离的干干净净。包括易默成……那个当初视若兄长的男人。

或许他与华家灭门并无关系,然而当他出现在这时。华英雄和易默成便再无瓜葛。

易默成的手下围住了院子,手中的枪,子弹早已上膛。易默成看着华英雄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枪声却在耳边乍然而起。他的心提了起来,每一声枪响,都仿佛开在了他的心脏上。

直到枪声停了,张秘书快步走了进来。

易默成的心依然提着,他不敢知道,他面临的究竟会是什么消息。

“没抓到那个人,他中了一枪,跑了。”

张秘书的声音像把刀子,简单粗暴的将绳子割断,大石头狠狠的砸在易默成的心脏上,砸的心脏仿佛都要破裂了。
既心疼,又如释重负。

suns( ⸝⸝⸝•_•⸝⸝⸝ )♡

让他降落= ̄ω ̄=再版 1

那是一个夏天,本该蝉鸣四起,炙炎铺地。却一夕寒风忽至,鹅毛般的大雪,一夜之间天地都染满银辉。
华英雄出生在沿海地带,这里在寒冬腊月也未必能见到雪,更何况六月飞霜。
他看着空中纷纷洒洒的雪花,美丽而又脆弱。华英雄离开遮蔽的屋檐,他渡步至院子中央,伸手去接。
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掌心,触之即融。他仰望天空,满心满眼都是雪。只觉得怎么也看不够。

“英雄啊,你阿爹找你。”
“哦。”
娘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华英雄看了一眼华夫人,乖乖的应了一声。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漫天的飞雪,轻轻将手心的雪花吹去便跑远了。

“英雄,到了金傲师傅那里,要乖乖听话,不能再和家里一般。你长大了。”

华老爷坐在堂前,一腔慈父心肠。他...

那是一个夏天,本该蝉鸣四起,炙炎铺地。却一夕寒风忽至,鹅毛般的大雪,一夜之间天地都染满银辉。
华英雄出生在沿海地带,这里在寒冬腊月也未必能见到雪,更何况六月飞霜。
他看着空中纷纷洒洒的雪花,美丽而又脆弱。华英雄离开遮蔽的屋檐,他渡步至院子中央,伸手去接。
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掌心,触之即融。他仰望天空,满心满眼都是雪。只觉得怎么也看不够。

“英雄啊,你阿爹找你。”
“哦。”
娘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华英雄看了一眼华夫人,乖乖的应了一声。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漫天的飞雪,轻轻将手心的雪花吹去便跑远了。

“英雄,到了金傲师傅那里,要乖乖听话,不能再和家里一般。你长大了。”

华老爷坐在堂前,一腔慈父心肠。他看着妻子为独子整理衣衫,不禁感叹岁月。

“我知道了,爹。”
英雄抬头看向父亲,父亲的双鬓已有花白。英雄从小就情感丰富,多愁善感。看着父亲这样,华英雄心里的喜悦也冲淡了几分。

“去吧。”

雏鹰离巢方能成长,华老爷看着妻子送儿子离去的背影,心里空荡一片。

此番是华英雄第一次出远门,他刚出家门就脱了离愁,满心雀跃的去村口和生奴汇合。

雪此时已经停了,英雄踩在青石板铺就的路上,路上的雪已经被村民清理到了两边。他步伐欢快,很快就来到了村口,却没看到生奴人影。还未多想,便已经被雪球砸中了后脑勺。

英雄迅速弯腰从路边的雪地里抓了一把雪,窜进了林间反击。他犹如一只矫健的小鹿在林间飞跃,和生奴互砸雪球,笑闹声惊起一片飞鸟。而华英雄没有想到,他的无忧无虑会终结在十八岁。

“英雄!洋车啊!”
这时,一辆黑色的铁皮车缓缓驶进了清溪村。生奴眼尖,一眼就望到了这个洋东西。

华英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铁皮车停在了村口,接着副驾驶座下来了一个一身洋人衣服,头发梳的光亮的高挑男人。他快步走到对侧后门,毕恭毕敬的为后座的人打开了车门。

华英雄不禁有些好奇,什么样的人会让人这样对待呢?他不由多看了两眼。却见一个同样洋装裹身的男人,满面肃穆的从车中钻出。华英雄离他们有些远,看不清他们的相貌,只觉得他们的背头在阳光下十分刺眼。他热闹看完,就和生奴拍干净身上的雪启程了。

华英雄却不知,那个被护在身后的男人回头望了一眼他们的方向。

之前的那个写的太多错误了,重写= ̄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