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昙花

4884浏览    1034参与
喻书眠

“有人不愿意为了梦想而终其一生唯有你等来了星星.”

“有人不愿意为了梦想而终其一生唯有你等来了星星.”

青心
昙花一现可倾城 美人一顾可倾国

昙花一现可倾城 美人一顾可倾国

昙花一现可倾城 美人一顾可倾国

🥟桐生蘸醋🥟

今年妈妈花园里最后一朵昙花,终于赶上了,前几天老是因为事情错过,总算是看到今年份的昙花了!

今年妈妈花园里最后一朵昙花,终于赶上了,前几天老是因为事情错过,总算是看到今年份的昙花了!

鱼lei君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平涂真香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平涂真香

栾大人
原本只想搞个昙花 结果...呃...

原本只想搞个昙花

结果...呃...什么鬼..!

原本只想搞个昙花

结果...呃...什么鬼..!

橘橘ki

昙花胸针。美丽刹那间,一瞬永恒。



20200105

昙花胸针。美丽刹那间,一瞬永恒。




20200105

女王大人是天后

重逢|昙花仙子与韦天上神(三)

        终是到了,这厢庭院。

        是了,那一袭白衣胜雪。

        他依旧是那番模样,半髻挽在头顶,雪带飘飞,乌发如瀑,堪堪垂在腰际,飘逸出尘,却坚定无匹。

        她看着眼前那个白色的身影回转身来。...


        终是到了,这厢庭院。

        是了,那一袭白衣胜雪。

        他依旧是那番模样,半髻挽在头顶,雪带飘飞,乌发如瀑,堪堪垂在腰际,飘逸出尘,却坚定无匹。

        她看着眼前那个白色的身影回转身来。

        眉目间一点未变,但多了一丝温暖,是喜。

        锦觅面带泪痕,他却还在那里笑,气的锦觅破涕为笑,嗔道:“我到底该叫你韦天上神,还是该叫你——”

      “润玉。”

      “随你。”

        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笑脸,现在看起来却有温度的多,顺眼的多了。

 

        别有洞天还是那个别有洞天,只不过不再收新的小仙侍了,不是不收,是没得收了。

         自元始天尊最喜欢的弟子韦天上神拒了元始天尊十二仙班封神大典的神位,其实就注定了别有洞天洞府就无法进入仙山的单子了。

        什么得证混元,什么无法有情,大典上这位韦天上神的那滴神仙落泪,大家都看到了,说要自贬下届还昙花仙子一半仙寿以报舍命相救之恩的是他,求元始天尊出借聚魂灯为昙花仙子重塑仙魂的是他,求机缘仙尊为他安排了应龙天帝命格下届去体验七情六欲都做了天帝却还追不到昙花仙子的也是他,这个际遇也是没谁了,想来是元始天尊授意机缘仙尊这么安排的吧,谁让他放着大好神途不走,非要选个坎坷情途跌撞的。

        虽然大家都这么猜想,但谁也不敢宣之于口,毕竟天尊可不喜小仙们乱说的,还有一层,韦天上神虽说从能够得悟大道四海皆服的治世良才,变成了个喜欢平淡是真的痴情种子,但依然是平定过四海八荒神兽之乱的英雄,英雄嘛,自然是与众不同的。但是没有仙侍投靠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啊,毕竟大家还是会想进入仙家神苑的嘛。

        少了神职,韦天与昙花乐得清静,倒也其乐融融,恩师虽有点生气,但还是护着他的,韦天是个容易知足的上神,觉得日子过得平静淡然,反而更合自己的性子。

        要说韦天唯一有点不顺气的,就是昙花还是在下界作为锦觅的那个性子,仗着他的纵容越发爱招惹他了,比如总是在他面前逗她刚在庭院中捉住的一只八哥,此鸟长得乌漆嘛黑的不知道有什么好,还给它起个名字叫凤凰,呵呵,滑天下之大稽。据说她修仙时,此鸟老是在旁边树上聒噪,给她传来我的战况。这个鸟甚是聒噪,常扰人清净,改日趁她出门买衣裳,定要把它放飞了才好。

        锦觅最近也不开心得紧,韦天老是不让她唤他润玉,切,小气鬼,不就是这个名字会让他联想起在下界时我宁选只鸟也不选他这条应龙的事吗,哼,这是你去历情劫的情节设定好不好,又不是我非要如此的,要怪你去怪你师父才好嘛。

        天尊最近常叫韦天来陪自己下棋,对他嘘寒问暖的,毕竟孩子在家常被昙花那姑娘欺负,着实有点英雄气短的样子。想来要不是月风仙尊的馊主意,把他书桌上的昙花种子偷偷种在韦天的院中,他亲自挑中的接班弟子韦天上神怎会落得个拒绝神位变成老婆奴的地步,哎,万事有因缘,现在倒好,只能听机缘仙尊那个老小子给我叨叨什么十二仙班各有天命,韦天的福报并不在征战沙场平乱济世上,哼,胡说八道!故弄玄虚!他偏心韦天还不让我说么,好吧,虽然我也有点偏心这孩子,但我才不会承认呢。

 

       (完)


女王大人是天后

重逢|昙花仙子与韦天上神(二)

        锦觅提起裙角,拾阶而上,一步跨入门中,只觉通体舒泰,飘飘欲仙,体态轻盈地,仿佛不需要自己走路,只顺着微风飘拂即可。锦觅好生高兴,定睛一看,才发觉进入了另一番世界。此间多为高大的琪树,莹莹生光,摇曳多姿,小溪淙淙流过,溪水竟是融着点点星辉,闪着或金或银的微光,溪边有银白色小兽嬉戏玩耍,这小兽长得似鹿似马,竞像从未见过。此地还真是银色仙境,别有一番趣味,却又充斥着熟悉之感,锦觅不禁疑惑。

        缓缓飘去,别有洞天...

        锦觅提起裙角,拾阶而上,一步跨入门中,只觉通体舒泰,飘飘欲仙,体态轻盈地,仿佛不需要自己走路,只顺着微风飘拂即可。锦觅好生高兴,定睛一看,才发觉进入了另一番世界。此间多为高大的琪树,莹莹生光,摇曳多姿,小溪淙淙流过,溪水竟是融着点点星辉,闪着或金或银的微光,溪边有银白色小兽嬉戏玩耍,这小兽长得似鹿似马,竞像从未见过。此地还真是银色仙境,别有一番趣味,却又充斥着熟悉之感,锦觅不禁疑惑。

        缓缓飘去,别有洞天,巍巍然一座洞府,门楣如天界一般却大的出奇,锦觅只觉自身渺小,恍若尘埃。这庭院当真是大,竟看不清洞府名字,恍惚心里却知道,这是别有洞天。这什么鬼名字,不知里面有些什么,到处都是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之感,锦觅虽疑惑着,还是往里进。山门高高,一路风景,却也不觉累,定神一看已上了山颠,四周竟烟云笼罩,锦觅高处远望,想到此处是一座独立漂浮的仙山。定下心神,弋弋然回身,对此地模糊的情感与记忆渐渐浮现,但是尚不清明,不知悲喜,只有一丝陌生的怅惘在心里打转。这个转身,锦觅终于有了脚踏实地之感,抬眸望向正殿的塔尖,竟有一滴清泪滑下面庞。锦觅大惊,这是为何,此生从未有如此悲悲戚戚的时刻,可是却控制不住心中汹涌的悲伤。她能感觉到真相就在正殿,坚定地走去。

        每走一步,都是越来越强的悲戚与怅惘,她仿佛在走入自己的故事。这让她害怕起来,她怕这是一个太过心痛的故事,但是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地景象,越来越明白的情感,让她无处可逃。每一步都有一个日夜那样长,就像她当年越来越沉甸甸的期待,越来越深刻的爱。每一步,那个面庞,那个身影都清晰一分,她心中已猜出了答案,但是不想承认,好像有种控制不住的倔强,她不见到他的身影,就不死心的自尊。

        终是到了,这厢庭院。

        是了,那一袭白衣胜雪。

        他依旧是那番模样,半髻挽在头顶,雪带飘飞,乌发如瀑,堪堪垂在腰际,飘逸出尘,却坚定无匹。

        那一年,晨光熹微,第一缕阳光柔柔的拂过她头顶,他站在近旁,仙气萦绕,他身上的灵力催出了她的慧根,未经点化,竟有了神识。

        从此,她每天都偷偷地看着他。

        他素喜白衣,总是一尘不染。院中不常见有人来打扫,却也仙气萦绕,干净整洁。

        他沉默寡言,日夜修炼。仿似每天也没什么要紧事,只管打坐与煎茶而已。

        很少有人来拜访,他自然也少有表情。

        他鲜少出门,回来必然先给她浇水施肥。

        他好像很喜欢坐在窗边看书,也不知他看的什么书,只是一杯茶,一炷香,就是一日。

        她有了神识后,依稀记起自己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随风而来,感他神气温和,只觉此处甚是舒服,便在此安了家,生根发芽长出了花苞。她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花,只知道他有一天终于看到了她,温润一笑,她便死了心塌了地。她不知道他好不好看,只是知道自己只记得那天他发现她时那一个笑容,温暖的能融化一切。

        记忆如潮水一般,一股脑涌入锦觅脑海。那一切无望的爱恋和心痛都回到了她的脑中。

        他告诉仙侍,我出门这段时日,好好照料院中这株昙花。

        仙侍应他,是,韦天上神。

        原来我是昙花,他叫韦天。

        来来去去,日子如白驹过隙,渐渐地,他对她的存在慢慢习以为常,他依然温润如玉,那天的笑容没有再出现。

        他出门的时间越来越长,偶有来打扫的仙侍闲聊,她才知道,山外八方神兽作乱,他深感恩师重托,去平那四海八荒之乱。她想,没想到温润如他,常怀慈悲之心,竟是个能杀戮济世的神啊。

        万年的日子里,总有零碎的消息传来,他负了伤,神识模糊危在旦夕,元始仙尊亲自传他心法,送了归元丹,他灵力大增,势如破竹,平定四海。

        见不到他的日子总是难熬的紧,她只能刻苦修炼,只求他回来时,自己能修成人形,为他做点什么,以报他日日除草浇水的恩情。终于,她成功了,那一夜是仲夏,月光如水,洒满整个洞天仙府,院中寂静,所有的小仙侍都在梦中,她幻化出了少女模样。她喜极而泣,可是他不在。

        日子一天天过去,心里的希冀越积越多,心事越来越沉重。

        他回来了,已成尊位,证得混元,断绝七情六欲,不得有情。

        他看到她了,温润如玉的脸庞,没有一丝变化,也没有一丝悲喜。

        她好失望。她有多努力,就有多失望。

        他不再见她。

        一切仿佛都没有变,但一切又都像面目全非了。

        有这神识又如何,有这肉身又如何,在他眼中不过是一棵花,随风而来,长在院中,无悲无喜,而已。

        他的封神大典将近,元始天尊亲临,赞他:“韦天浩然正气,威震八荒四海,直可封神。”众人皆拜,他也定定长身玉立,依然看不出喜乐。

        万万年的征战杀戮,积攒下的怨灵化为鬼魅于大典偷袭,手段自是最恶毒却上不了台面的暗器——死灵消,只求将他一招毙命以解怨气。偏选了众人朝拜一刻,速度太快竟未有人来得及挡下,唯有一白色仙影乘风飘去,等众人反应过来时,鬼魅被元始天尊瞬间点为齑粉,而这死灵消,是昙花万万年修炼出的肉身为他挡下。

        锦觅从未曾想到死原来一点都不可怕,她怕的是再也见不到他。

        她也未想过原来死一点都不疼,还不如此时看到他抱着自己,泛红眼角滑下的那滴泪疼。

        昙花身死魂消,弥留之际,躺在他怀中,手指婆娑着韦天微微泛红的眼角,道:“我怨过你,也爱过你,终是用你给我的这条命来还了你。从此,我不欠你了。”

        思及此,锦觅悲从心中来,眼泪流下来。

        终是到了,这厢庭院。


女王大人是天后

重逢|昙花仙子与韦天上神(一)

       此脑洞来源2018年润玉大殿粉丝群闲聊中,有读友为证,如有雷同,实属脑回路类似,切莫将鄙人赶尽杀绝才好。时隔一年半,总觉今年应该写出来,不枉我见证锦玉一场,he预警,就想给润玉一个好结果。

        时间线混乱,ooc警告,逻辑已死,传说都是我胡编乱造,有违史实有违传说和看不下去处,请各位看官轻喷。

        天元三万四千八百一十六年,天...

       此脑洞来源2018年润玉大殿粉丝群闲聊中,有读友为证,如有雷同,实属脑回路类似,切莫将鄙人赶尽杀绝才好。时隔一年半,总觉今年应该写出来,不枉我见证锦玉一场,he预警,就想给润玉一个好结果。

        时间线混乱,ooc警告,逻辑已死,传说都是我胡编乱造,有违史实有违传说和看不下去处,请各位看官轻喷。

        天元三万四千八百一十六年,天帝陛下润玉身归天地,应龙薨逝,六界四海一片悲戚。先帝在位时,政清人和,十方归心,如今归去,身后事业已安排妥当,天帝一生亲政爱民,未有所出,立白鹭为继任天帝。新天帝登基大典尚在进行中,栖梧宫中已暗暗传来消息,言新天帝生母花神锦觅梦中仙逝。大典如常进行,新天帝白鹭只心中一动,面色如常,轻叹一口气,定定看着天帝御座旁堪堪摆放的御冠,心想:娘亲果然还是只有先天帝当年给的这一半仙寿,如今这二人,大梦三生,终究殊途同归,不知神归何处去了。

        栖梧宫中,仍是刚上天界时凤凰随手分得的这间房,住过百来年的地方,锦觅自是熟悉,可是却又陌生的紧。当年身负陨丹却不自知,在这栖梧宫中都是些纯粹的童年心性,尚未经历过那些风风雨雨、悲悲戚戚、分分合合,尚不知凤凰心悦与我,也不知自己心悦何人。而如今……心里白茫茫一片,不知在想些什么,莫名只记起那天那时那刻,却不是在栖梧宫中,而是在那少人伺候的璇玑宫。

        锦觅仿似睡着了,移动不得。上万年的仙寿,她自是知晓,自己这是同润玉一样,身归天地去了。

        原来不知,这上万年仙寿终了,原来是这光景。锦觅如堕梦中,梦中白茫茫一片,她缓步前行,心中清明,万万年记忆化为云烟缠绕周身,只见如壁画映在旁侧,她看着画面,却不再牵动任何情绪,好像是在看着别人的人生一般。锦觅心想,是了,人死不能复生,这便是断绝七情六欲了罢。

        渐走着,身旁云雾不再有画面出现,可心中唯剩了这一个场景,仿佛刻在自己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越走越深刻,越走越清晰。

        那是璇玑宫中,她与小鱼仙倌少有的独处时刻。那时他刚刚知晓她是水神长女,看她的眼神总是像喝了桂花酿,他笑起来,温润如玉,和风细雨,润物无声。当时不觉得,也不在意,现在想来却觉得好看的紧。

        那天签了婚书,他说要教她行草魏碑,要夜赏昙花,他要她乖乖等他下值。

        当时根本不记得的那些事,何故如今一股脑的都冒出来了呢?锦觅不解。她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懵懂不知因果,却又记忆清晰。

        她想起她说:“这花儿气性也忒大了些,都这么些时日了,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老是不开。”回首看见润玉又是那样温柔的笑颜,对他说:“锦觅仙子可知,这昙花也有一段凄美的传说,传说万年前,昙花爱上了为它日日浇水除草的韦天上神,日日开花,季季灿烂。可是它并不知道,它所爱慕的上神潜心修道,早已断绝了七情六欲,昙花等了上神几千年,也等不来上神一次回眸。而每年仲夏之夜,上神都会下山采集凝露煎茶,昙花就会选在这个时候,耗尽它一整年的精气,绽放它最美丽的一瞬。只是昙花并不知道,并非上神无情,而是上神早已证得混元,身归天地,无法有情。”

        锦觅认认真真听着,“原来是这么一个凄惨的故事啊,那这花,可是个坏兆头的花,回头我换一朵送给你吧!”

        润玉真真是好脾气,依旧只是笑,“怎么会是坏兆头呢,要多亏有这昙花,觅儿才能坐在我旁边与我共赏,再耐心等几个时辰吧。今日戌时,不见不散。”

        润玉身影渐渐走远,锦觅愈发不解,为何如今这一幕如此清晰,而她,为何心中如此悲伤,不是已断绝了七情六欲么,为何心里会这么难受,并不强烈,却哀痛非常,甚至比上一世失去凤凰时的彻骨之痛更甚。

        渐渐行着,锦觅到了一处门前。此门独立云中,高耸入天,竟看不清门楣匾额。正努力想把匾额上的字看清楚,一把声音从高处传过来:“来者何人,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锦觅一怔,不知如何作答,回首望去,竟失了来路,自己却也不知自己从何处来,往何处去了,只好安稳心神,懵懵的答道:“小仙锦觅,不知自己从何处来,也不知要往何处去,应是仙身已逝,魂归天地,飘荡至此。不知仙者尊姓大名,还望为小仙指点迷津。”

        “此处乃是了空门,入此门者,旧事已了,前世空空,往来处来,到去处去。殊途同归者,尽是陌路。你可愿入?”

        锦觅一怔,心想:神仙死了只入这门中即可前缘尽忘,这可比人神都去喝那忘川之水方便的多了。它说前事空空,那岂不是要通通忘却?那可不行,我还有想记得的事呢,比如,嗯……比如什么来着?锦觅大惊,怎么自己已完全想不起刚才走马观花一般,在云中看过的前尘旧事了!脑海中仅余一个润玉,和他讲的那个昙花韦天的故事,除却与他相关的血灵子一类,其他竟一概不知了。

        锦觅心中默念:想来我这万年出头的仙寿,是当年润玉逆天改命施展血灵子分来的,他仙逝了我自然也是跟了飘来,莫不是这个由头,我才总记着他的模样?反正此生已是负了他,但润玉是个脾气好的,向来不会怪我,依稀记得他得证混元,太上忘情,怕该是早已把我也忘了,即是如此,想来我亦不必念着还他的恩情,那前缘可以尽了了,我便直入此门罢。

        锦觅思至此处把心一横,答道:“小仙自是愿意。”

        “那请进罢。”

踏雪鴻泥

问个事?昙花能当荷花使吗?


不知道点到某篇字母文时候,全篇用昙花,但描写的感觉是荷花。


可能是我太次了,对昙花的印象是火龙果!(是吃的!!)


问个事?昙花能当荷花使吗?


 

不知道点到某篇字母文时候,全篇用昙花,但描写的感觉是荷花。


 

可能是我太次了,对昙花的印象是火龙果!(是吃的!!)


闫睦晨
韦陀情 空寂思前尘,一现为韦陀...

韦陀情

空寂思前尘,一现为韦陀。因起无果待续时,花开花落花归尘。

本无相思种,三顾问哀何。舍我渡他前缘起,佳人成双终相依。

【吃了屎的摄影作品,和吃了屎的配字,凑合吧,没文化没办法_(:ᗤ」ㄥ)_】

韦陀情

空寂思前尘,一现为韦陀。因起无果待续时,花开花落花归尘。

本无相思种,三顾问哀何。舍我渡他前缘起,佳人成双终相依。

【吃了屎的摄影作品,和吃了屎的配字,凑合吧,没文化没办法_(:ᗤ」ㄥ)_】

云养🐈

立冬时节里盛开的昙花

立冬时节里盛开的昙花

迂一

昙 于夜现 荧荧自亮 白 如光

昙 于夜现 荧荧自亮 白 如光

Persimmon

昙花开了!
(为什么打了仙人掌的tag呢?因为昙花是仙人掌科的嗷~

昙花开了!
(为什么打了仙人掌的tag呢?因为昙花是仙人掌科的嗷~

你央w
昨夜昙 🌙 4️⃣4️⃣

昨夜昙

      🌙
 
4️⃣4️⃣

昨夜昙

      🌙
 
4️⃣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