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光

6731浏览    456参与
肆蚀雀

我们可以在雨夜接住星光的灿烂。

🌧 🌟

晚安。 ​​​

我们可以在雨夜接住星光的灿烂。

🌧 🌟

晚安。 ​​​

睡神大人

关于星光

       所有的光都是跨越时空的相遇,阳光很温暖,月亮折射的光很好看,可是星星的光才是更遥远的过去,是更遥远的宇宙,是更广阔的空间,是更遥远的恒星!我不知道它们何时爆发何时坍缩但是在我短暂渺小的生命中竟能与它们相遇这是何其有幸!这漫天繁星在它们死往前所发出的光经过无垠宇宙被我看到了这是我和宇宙的缘分!那些在我抬眼前便湮灭,在我死去后才诞生的星光我不奢求,这么说也有些自大,我只是想和现在的星星相遇!


总得来说就是,多么奇妙啊,在一个银河系小小星系的小小星球上的我,每次抬头看星星都是奇迹的相遇。这颗星星是怎么诞生的,我...

       所有的光都是跨越时空的相遇,阳光很温暖,月亮折射的光很好看,可是星星的光才是更遥远的过去,是更遥远的宇宙,是更广阔的空间,是更遥远的恒星!我不知道它们何时爆发何时坍缩但是在我短暂渺小的生命中竟能与它们相遇这是何其有幸!这漫天繁星在它们死往前所发出的光经过无垠宇宙被我看到了这是我和宇宙的缘分!那些在我抬眼前便湮灭,在我死去后才诞生的星光我不奢求,这么说也有些自大,我只是想和现在的星星相遇!


总得来说就是,多么奇妙啊,在一个银河系小小星系的小小星球上的我,每次抬头看星星都是奇迹的相遇。这颗星星是怎么诞生的,我看见它的光的现在它是否还存在?真不可思议啊,我能看到那么久远的光芒,真不可思议啊,不知名的宇宙尘埃形成的星球,我与你在时空中遇见了,真是想想就觉得是奇迹般的存在啊~



净.

星光1

         “各位同学请抓紧时间找到自己的班级,不要在外面逗留了”。广播里催促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校园。可是没有一个同学听进去,大概是因为初次来到新的校园有些新鲜和兴奋。


          校园里的喧闹声逐渐平息了下来。高一二班却不同其他班的宁静,只有几个看起来学习好的坐在前排安安静静,后排的几个男生在那闹来闹去,王一博成了其中的领头人。...

         “各位同学请抓紧时间找到自己的班级,不要在外面逗留了”。广播里催促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校园。可是没有一个同学听进去,大概是因为初次来到新的校园有些新鲜和兴奋。

     

          校园里的喧闹声逐渐平息了下来。高一二班却不同其他班的宁静,只有几个看起来学习好的坐在前排安安静静,后排的几个男生在那闹来闹去,王一博成了其中的领头人。

      

          他拿起一本书使劲朝前面捣蛋的那个人撂去,好巧不巧,正好砸到了从前门低头走来的肖战。被砸头的肖战愣了一下,取下耳机朝王一博看了看。王一博心虚的瞟着肖战。肖战不以为然,只是绕开了地下的书,随便找了个座位坐着继续戴上耳机听歌。


          王一博见对方这样,也不好意思,跑上前捡起了书,到肖战面前说了一句:“对不起啊,这位同学,刚才不小心砸到你了”。说完对着肖战笑了一下,露出他那整齐又洁白的牙齿。


          肖战意识到旁边有人,一抬头就看见了王一博在旁边对着自己笑。王一博看见肖战的耳机,就以为肖战没听到,他拿下肖战的耳机,又重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把拿下的那只耳机塞到了自己的耳朵上,嘴里说道:“你听什么呢?这么入神”。


          肖战看着突然凑近的人,僵在了椅子上。刚才那人对他的一笑,让他感觉有些恍惚。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对他露出过如此单纯又美好的笑,他闻着凑近的那人身上带着的柑橘味,一时间失了神。


          那柑橘味只停留了一会就消失了。王一博摘下耳机,撇了撇嘴说道;“我还以为你听什么呢,原来是英语听力,你好好听吧”。然后转身走向后排。


          肖战的目光停留在王一博离开的背影上,在王一博转身坐下的前一秒,肖战收回了追逐的目光。

         

          门口走进来了一个高瘦带着眼睛 下巴有一点胡子的男人,这就是高一二班的班主任,王果,他教的是数学。他走上讲台,环顾了教室一周,开口说道;“同学们好!我是即将与你们一起度过高中三年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姓王,叫王果,你们可以叫我王老师,或者果老师”。

   

          坐在后排的王一博忍不住调侃一句这位王老师,于是高声说道:“那王老师,我们可不可以叫你老王啊?这样比较亲切”。


          讲台上的王老师并不生气,反而笑道:“可以可以,我们大家以后不仅仅是师生,还可以是朋友,大家说是吧?”。


          台下众人纷纷附和道:“是,老王!”


          第一天的高中生活并没有听说的那么紧张,放学也早了些。王一博约了几个原来在一起上初中的几个朋友一块在操场上打起了篮球。许多没回家的人都围成了一个圈在那看着。一群女生喊着,王一博!王一博!


          王一博听了旁边的声音打的更加猛烈。咣,又是一个三分球,结束的哨声也及时吹响。王一博走到旁边拿起毛巾擦着汗,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本来就白的人这下映的更加完美了!


         路过准备回家的肖战正好看见了这一幕,他看着那个在众人中间闪闪发光的少年,一时间失了神。重重叠叠的人群很快遮住了肖战的目光。


        肖战回了神往前走去,心里不觉起了涟漪。他想,那样美好的人怎么会看的上自己,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男生。


        肖战无精打采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以至于路边一辆飞速行驶的汽车朝他这边冲过来他都不知道。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把肖战拉到了一边,肖战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正是王一博。


         还没等肖战先开口,王一博冲着肖战吼道:“你这人走路不看路吗?要不是小爷我路过拉住了你,你现在就在路边躺尸了”。


         肖战听着王一博对着自己吼道,一时间也不敢出声。好一会过去,才小声的憋出了一句“对不起”。


         王一博感觉对方被自己吓到了,也赶紧变了脸说道:“以后走路小心点,万一下回没遇见我怎么办”。


         肖战小声说道:“知道了,谢谢!”。

  

         王一博摆摆手道:“谢谢就不必了,下次记得请小爷我吃饭就好了,我先走了,明天见!”。

 

          肖战看着王一博骑着单车离开的背影,微笑着小声说道:“明天见,一博!”。


            

贝小壳
【星光】是私设情侣装星光()这...

【星光】是私设情侣装星光()这坑真的好冷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星光】是私设情侣装星光()这坑真的好冷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itsu

力宏为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写的

主题歌《星光》

现场第一次演唱

温暖有力量的曲子😊

力宏为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写的

主题歌《星光》

现场第一次演唱

温暖有力量的曲子😊

HARE6
《一线光》当我低头的时候,才发...

《一线光》当我低头的时候,才发现脚下的路一直都在。

《一线光》当我低头的时候,才发现脚下的路一直都在。

玲奈在線等唐多結婚

原圖:IG@spaceboycantlol

(圖已授權)

加工一些meme圖w

原圖:IG@spaceboycantlol

(圖已授權)

加工一些meme圖w

奶茶猹茶奶

想起了摸了鱼于是决定发一下老福特。

只有第一张是漂亮姐姐的大头,后面三张是自家孩子和自设,最后一张是给别人的。

想起了摸了鱼于是决定发一下老福特。

只有第一张是漂亮姐姐的大头,后面三张是自家孩子和自设,最后一张是给别人的。

HARE6
《鹿仙》修行千年,只为来生与你...

《鹿仙》修行千年,只为来生与你相遇。

《鹿仙》修行千年,只为来生与你相遇。

酿米☻

女仆咖啡厅第一期

p1我p2@星狼y p3@言 

p4是星狼写的


看我狂草

服饰有参考*

女仆咖啡厅第一期

p1我p2@星狼y p3@言 

p4是星狼写的


看我狂草

服饰有参考*

Lia

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就会熠熠生辉

——查尔斯 比亚德

[图片]

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就会熠熠生辉

——查尔斯 比亚德


左北长安
长夜漫漫, 星光作伴。

长夜漫漫,

星光作伴。

长夜漫漫,

星光作伴。

猫炖汤

之前在国内学建筑的时候,画室老师的调色盘,各种颜色的颜料肆意地堆叠在一起,表面铺满了一层细碎的粉笔末,就像是五彩夜空里的星斑

之前在国内学建筑的时候,画室老师的调色盘,各种颜色的颜料肆意地堆叠在一起,表面铺满了一层细碎的粉笔末,就像是五彩夜空里的星斑

奶茶猹茶奶

p1是阿鴂,我试图画得嚣张但貌似没那味儿。

p2还是可爱阿鴂♪

p3是星光☆

p4是快乐阿鴂大头

p5是小黯UuU。

害。我已经很久没画女儿了。


p1是阿鴂,我试图画得嚣张但貌似没那味儿。

p2还是可爱阿鴂♪

p3是星光☆

p4是快乐阿鴂大头

p5是小黯UuU。

害。我已经很久没画女儿了。


酱酱舔舔火神的人鱼线0q0

Leo touch&sketch现场版服装

非常抱歉占tag!

特别喜欢touch&sketch现场版穿的上衣,想买,

可是找来找去不知道😂在想可能是韩国牌子?

有没有星光给条明路啊
[图片]
[图片]
[图片]

非常抱歉占tag!

特别喜欢touch&sketch现场版穿的上衣,想买,

可是找来找去不知道😂在想可能是韩国牌子?

有没有星光给条明路啊


视觉居

绿幕视频素材闪烁的星光

[图片]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闪烁 星光 星星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284.html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闪烁 星光 星星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284.html

我所摯愛的妳

火花(1-18)

重修版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79589

前文提要:

月宫孤身一人前去协救被春之丘武抓住的道真,途中遇到了“贵未(原创角色,菖蒲的朋友之一)”,却不知她盯上了自己的性命;与此同时,风谷不知为何竟想离开暂时安全的藏匿处,那宛如换一个人似的模样,令小樱感到畏惧,无力阻止的她只能目送对方离去

月宫识破了“贵未”的意图,拆穿其实是贵良(贵未之兄,与武同一阵线)的伪装,为厘清是否在消除怨恨(物理)的范围内,月宫询问他这一切所为的目的,然而贵良却说出了扑朔迷离的两个字——“容器”,将月宫的心掀起滔天巨浪


  「虽然不确定他诞...

重修版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79589

前文提要:

月宫孤身一人前去协救被春之丘武抓住的道真,途中遇到了“贵未(原创角色,菖蒲的朋友之一)”,却不知她盯上了自己的性命;与此同时,风谷不知为何竟想离开暂时安全的藏匿处,那宛如换一个人似的模样,令小樱感到畏惧,无力阻止的她只能目送对方离去

月宫识破了“贵未”的意图,拆穿其实是贵良(贵未之兄,与武同一阵线)的伪装,为厘清是否在消除怨恨(物理)的范围内,月宫询问他这一切所为的目的,然而贵良却说出了扑朔迷离的两个字——“容器”,将月宫的心掀起滔天巨浪




  「虽然不确定他诞生的年代,不过这不重要,传闻说他是阴阳师为镇压怨恨所一手打造的“容器”,寻觅怨恨、吸收怨恨……打破人或幽灵之间的憎恨连锁,只要向他请求消除怨恨就会执行,很方便吧!」贵良兴致高昂的说道,滔滔不绝使他变得相当聒噪,让月宫产生了他在向自己献宝的感觉。
  「然后?」与之对峙的月宫仍旧没有半分松懈,如果不是因为气氛紧张不好出手,否则他一点都不想当贵良的听众。
  「这就是我的目的哦!即使“容器”是阴阳师的族人,肉/体也终究经不起摧残,根本无法容纳如此庞大且强烈的怨气——“但是那个容器做到了”。」贵良犹如演讲者发表着让人一知半解的言论,脸上的笑容从未消失。
  「去除所有能称得上人性的东西,以免被怨气侵蚀、吞噬,将怨恨储存的位置改至“灵魂”,就不需要顾虑这副脆弱的躯壳会毁灭。」
  不晓得贵良的用意,或许是想利用谈话缓和紧绷的神经,也可能是想趁机瞄准破绽,月宫多少还是有听进一些,毕竟演讲者貌似非常认真的在宣扬理念,想夺得听众的青睐和理解。
  虽然听不明白他到底在说明什么。
  「大哥哥一脸“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哦~之所以会谈到这些,是由于我对他提起了兴趣,毕竟是无限承载又不会损坏的完美“容器”嘛!」贵良高兴的转着圆圈,裙子也随之飘扬,他眼里真诚的喜悦,更是让这番荒唐的发言添增不少真实性。「如果能操控那份异常的怨恨,我就能成为首屈一指的怨灵,肆意使用它大闹这个社会哦!听起来很有趣吧~!」
  「一点也不。」月宫毫不犹豫的反驳道。
  「欸~也是呢,大哥哥是无法理解的吧。」对自己的想法和作为没有丝毫罪恶,贵良就如他现在年纪应有的无知,完全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只不过是两眼放光的分享乐事。「不过大哥哥也必须理解哦,毕竟这件事攸关你的“未来”。」
  攸关他的未来?
  尽管还是一头雾水,月宫也隐约察觉到贵良特地解说的意义,他并非有意炫耀那个“容器”的厉害,而是想提醒他即将因而出事,既然是这么危险的人,如果让贵良得手一定会发生灾难,他必须解决掉喜欢惹事的贵良,而后者貌似胸有成竹的态度,很可能已经掌握在手了。
  「……因为“容器”就在这里吗?」月宫仍然是那副不论发生什么都一成不变的淡定,属于手术刀冰冷的金属质感分外清晰,同时心里的不安也在蠢蠢欲动,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
  「嗯,答对啰,大哥哥很聪明呢!那么…」贵良高兴的鼓掌叫好以作称赞,包裹在单纯下的恶意再度涌现,他兴味的觑着月宫的反应。「大哥哥觉得那个人是谁呢~?」
  「……」
  「大哥哥其实也有怀疑对象吧,勇敢说出来没关系的,就算答错我也不会嘲笑你哦,需要提示吗?」丝毫不把月宫的沉默放在眼底,贵良仍继续讨论这荒诞而不切实际的话题。
  镇压怨恨而吸附怨恨的“容器”……尽管月宫不想按对方的步调走,现在的情形却不得不附和,他承认贵良那番言论的确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开始思索,脑海浮现了在这栋建筑物里所认识的人们,他们的脸孔一再闪烁,接着一一被他否定。
  「欸?真的没有答案吗?」
  「……」最有可能也最可疑的,只会是一个人。
  月宫再三犹豫并确认自己的想法,在贵良等到耐心竭尽前,终于答出了一个名字。
  一个他非常熟悉、不希望正确的名字,或许是错觉,自月宫口中吐出似乎带了点温度——对那个人残留的情感。
  「………“风谷光”,是吗?」
  听见月宫三思下最终得出的答案,贵良不禁雀跃欢呼,又对月宫的迟疑倍感不解。「又对啦!大哥哥果然很厉害呢!只是这个答案应该很明显,不需要过多犹豫吧?」
  ……不需要犹豫…?
  虽然不是在废墟里最先遇到的人,也是认识最久、之间感情建立颇深,因为了解风谷,因为风谷是之中的特殊,所以才不愿意承认,不愿相信和风谷的相遇是由于怨恨作祟,即便他为何屡受攻击、措手不及的转变都能得到合理解释。
  「为什么?」
  待月宫意识到时,他已经脱口问出。
  「嗯?什么为什么?」不明白月宫的疑问,贵良困惑的歪过半边身子,玩着左摇右晃的动作游戏,让人看了头晕,随即一阵恍然大悟。「啊——说的也是呢,光哥哥和大哥哥你交情不错吧,确实一般人都无法相信呢,同患难一路走到至今的伙伴竟然隐藏着如此惊人的秘密。」
  「那家伙真的是吗?」忆起异样中的矛盾都源于“无意识”,就如被铃声迷惑那时,月宫提出了另一个可能性。「不是被你操纵?」
  「啊,接受不了事实转而怀疑,也是常见的表现呢,没想到寡情的大哥哥居然也会。」贵良露出十分意外的神情。「但事实终究是事实,就算不承认也不会改变哦,好吧,那我就好心说明一下!」
  贵良装模作样的摸摸鼻梁,似在抬高不存在的空气眼镜。「我刚才说过怨恨是融合于灵魂吧,“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只会有“一个灵魂”,而那个灵魂则象征着那个人的人格,但是大哥哥所深信不疑的那位光哥哥呢~他的情况有点“特殊”。」
  “正常”情况下?难道……「…“不只一个灵魂”?」
  「Bingo!」贵良大喊出声,将被冷落的玩偶拿来作模特,食指戳了几下毛绒绒的胸口。「不论外表如何,只要死期未至并躯壳仍存,灵魂就能永生不灭,而人死后灵魂会徘徊人世或进入轮回,那所谓的“容器”——就暂时称作“光先生”吧!」
  「因为是吸收别人而非自己的怨恨,也没有遗憾或留恋,光先生无庸置疑是属于后者,但为了避免轮回时抹去作为“容器”的职责和功效,光先生的族人就在他的灵魂上动了点“小小的手脚”。」
  「“灵魂共存”?」
  「没错哦,他们把光先生的灵魂加以强化,每次轮回都会寄宿在子孙后代的身体里,就变成了一个躯体拥有两种灵魂的状态,当然正主是完全不知情的,他们切换的形式就和多重人格一样,需要“意识模糊”的状态,所以光哥哥才昏倒这么多次哦!」
  由于祖先的杰作,风谷的体内有另一个灵魂,而他们借由意识模糊交换身体的操控权,风谷对此毫不知情,而另一位则是保留着“容器”的责任意识,将风谷卷入怨恨的漩涡……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所以风谷才没有被杀害,而是被数次袭击吗?」
  为了将“容器”占为己有。
  为了创造出交换人格的契机。
  否则在当初他遇到的风谷本应是具尸体,和其他人一样落得遍体鳞伤而亡的下场,而为达到这些目的,贵良和武不断针对风谷,造成他两次被袭击、四次昏倒的壮烈惨况。
  …不可否认他们的计谋确实顺利让“容器”出现,风谷手机里那张杀害森诚医师的照片则是证据,上头的人并非风谷本人,而是“容器”。
  总结而言,为确保躯体不死,不让容器的灵魂随之进入轮回,风谷目前的处境并不比道真和他们三人危急,但却又是被砲火集中的对象。
  「大哥哥果然很聪明啊,聪明人就是容易理解,不需要多费唇/舌。」贵良爽快的承认了。
  「然后?你让我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目的?」
  「我只是单纯的想聊聊哦,顺便观察你的反应,看会不会放弃光哥哥,毕竟光哥哥是吸引怨恨的体质啊,一般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吧。」贵良俏皮的对他挤眉弄眼。「所~以我们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蹙着眉头,月宫揣紧手中的利器。
  「把光哥哥留下来,大哥哥和你另外两位同伴安全离开这里——这样牺牲活命的交易哦!」
  「我拒绝。」
  「欸…拒绝的真是干脆啊,好歹也仔细想想吧。」
  「就算你放过我们,负责动手的春之丘武也不会让目击证人继续活着吧。」再说他也不信这个恶劣的小鬼头会守信用,如果抛下风谷,他逃脱还有什么意义?
  「这点用不着担心哦,武哥哥可是很听话的,他是我最得利的助手呢!」
  「你确定不是杀手或棋子吗?」
  「大哥哥还是一样毒舌啊…这样的条件都没有让你心动吗?」摆出了受伤哭泣的姿态,贵良二次提出交易。「那不强留光哥哥,但保证你们三人平安无事怎么样?很划得来吧!」
  听见这个非强迫牺牲风谷的条件,月宫犹豫了,既然保证他们平安无事,那风谷也一定顺利逃出——因为他会赌上自己的命保护他,但问题是可信吗?
  贵良面带灿笑,观望他不变的脸色,真不亏是星也哥哥,除了皱眉都没有其他明显变化,没有表情的人最难预测了。
  「考虑结果如何呢,大哥哥?」
  「……——“成交”。」月宫坚定的宣布。
  「那就太好了!就这么说定啰,我会让武哥哥住手的。」喜悦的抛着玩偶,贵良在被它抛飞而挡住面容的短暂时间内,双眼盛满得逞的狡黠,紧接着快速恢复原本的样貌。
  「嗯,但是我要跟着你,确认你真的做了这件事。」
  「当然好啊,那我们现在立刻出发去找武哥哥吧!」贵良灿笑如花。
  ——让武哥哥杀掉你哦,星也哥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