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星季

2002浏览    43参与
对面有立白啊啊啊

(下了cute cut但不知道怎么用)

  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一共有四颗白一颗粉一颗黄场(没有性别)

  没什么大意义😋

  

  

(下了cute cut但不知道怎么用)

  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一共有四颗白一颗粉一颗黄场(没有性别)

  没什么大意义😋

  

  

对面有立白啊啊啊

我流白星星❤️

(第一次看见白星星炸开的时候简直心脏骤停)

(我这几天入坑的,到lofter来看发现tag里有活人非常惊喜)

我流白星星❤️

(第一次看见白星星炸开的时候简直心脏骤停)

(我这几天入坑的,到lofter来看发现tag里有活人非常惊喜)

谢才卿 ⃒⃘⃤
  好治愈,我好菜

  好治愈,我好菜

  好治愈,我好菜

懒得起名

前三个是玩太久懒的玩的摆烂(最后黑点在粉点释放的一瞬间弄死了我),第四张是昨天的摆烂,最后一张是最新记录

前三个是玩太久懒的玩的摆烂(最后黑点在粉点释放的一瞬间弄死了我),第四张是昨天的摆烂,最后一张是最新记录

万叶千万别歪

    最近整个人不是很好,突然有一天,我在应用商店看到了这个游戏,说实话,我看到这个图标没有认为这是个游戏,但还是点进去了,他叫《星季》,刚看上去确实感觉有点无聊,在这个游戏中,你是一个小小的黄色光点,你走过的地方,会长出树木,花草。他并没有终点,其实光看到这个封面其实感觉很无聊会,不过当你点进去这个游戏的时候,画面简单,但配上他的音乐,可以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很值得让人深思。

  

  这只是我个人观点,不过还是希望刷到这篇文章,并处处不顺心的你可以去试一下

  

  想要看具体游戏的伙伴,去看我上面的那个视频就可以了

    最近整个人不是很好,突然有一天,我在应用商店看到了这个游戏,说实话,我看到这个图标没有认为这是个游戏,但还是点进去了,他叫《星季》,刚看上去确实感觉有点无聊,在这个游戏中,你是一个小小的黄色光点,你走过的地方,会长出树木,花草。他并没有终点,其实光看到这个封面其实感觉很无聊会,不过当你点进去这个游戏的时候,画面简单,但配上他的音乐,可以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很值得让人深思。

  

  这只是我个人观点,不过还是希望刷到这篇文章,并处处不顺心的你可以去试一下

  

  想要看具体游戏的伙伴,去看我上面的那个视频就可以了

烟云童子

游戏:星季

用恋爱打开《星季》:  

  【被爱妄想症】·静态黄色星星:我在这里,你经过我却不靠近我,你爱我又不愿意点亮我,我宁愿与你共赴地狱也不愿让你离开我。

  【病娇】·静态黄色星星:你经过我,靠近我,我奔赴你如飞蛾扑火,融入你的骨髓,与你同在。

  【病态】·动态黄色星星:我跳跃着,玩耍着,吸引你追逐我,可你靠近我却不亲吻我,接近我却抛弃我,那我只好放弃我的原则,不顾一切追赶你。

  【暗恋】·粉红星星:有一种花叫相思断肠红,我的颜色是相思的粉,用爱浇灌才能得到我。你亲吻我,我守护你,哪怕粉身碎骨,至死不渝。

  【追求】·...

用恋爱打开《星季》:  

  【被爱妄想症】·静态黄色星星:我在这里,你经过我却不靠近我,你爱我又不愿意点亮我,我宁愿与你共赴地狱也不愿让你离开我。

  【病娇】·静态黄色星星:你经过我,靠近我,我奔赴你如飞蛾扑火,融入你的骨髓,与你同在。

  【病态】·动态黄色星星:我跳跃着,玩耍着,吸引你追逐我,可你靠近我却不亲吻我,接近我却抛弃我,那我只好放弃我的原则,不顾一切追赶你。

  【暗恋】·粉红星星:有一种花叫相思断肠红,我的颜色是相思的粉,用爱浇灌才能得到我。你亲吻我,我守护你,哪怕粉身碎骨,至死不渝。

  【追求】·粉红流星:你追求到了我,也许这只是你的一次尝试,但我愿意一生守候,一次次地赶走追赶你的黑星

  【成全】·蓝色星星:我愿祝福你,情场上所向披靡,自在旅行,从无羁绊,从无约束。

  

  海王·主角星星:对每一颗星星我都是认真的。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我的旅行没有终点,大好江山需要我。

  

北城小贩
呜呜呜这个大一点的阿粉真的好像...

呜呜呜这个大一点的阿粉真的好像父母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总之粉色是会带来安全感的颜色

呜呜呜这个大一点的阿粉真的好像父母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总之粉色是会带来安全感的颜色

北城小贩
第二年秋天,灰飞烟灭。

第二年秋天,灰飞烟灭。

第二年秋天,灰飞烟灭。

北城小贩
带你们看看氪金以后的新画风 诶...

带你们看看氪金以后的新画风

诶嘿

带你们看看氪金以后的新画风

诶嘿

蓝鹰子

星季六大天王拟人(喜)

我很菜的

星季六大天王拟人(喜)

我很菜的

老年人养生手册
应该不糊吧…算是拟人私设吧,但...

应该不糊吧…算是拟人私设吧,但有些设定一样🥴

应该不糊吧…算是拟人私设吧,但有些设定一样🥴

沉稳一点

我是一个光球

    我是一个金芒芒的光球,拖着不长不短的身子,显然易见的。


    蓝色的海洋,绿色的地,让人习惯又偏偏想要添上颜色的地方。我拖着长长的身子在这颗略显荒芜的星球上过我寻常的一天。

    即使今天是第一天也一样。

    依托着良好的跳跃能力。哦,当然,我还会飞。我很适应地和每一颗金色的小球相撞,和他们相遇,这听起来像是碰瓷,好吧,也许是。

    但令人难以言喻得欢喜。...


    我是一个金芒芒的光球,拖着不长不短的身子,显然易见的。


    蓝色的海洋,绿色的地,让人习惯又偏偏想要添上颜色的地方。我拖着长长的身子在这颗略显荒芜的星球上过我寻常的一天。

    即使今天是第一天也一样。

    依托着良好的跳跃能力。哦,当然,我还会飞。我很适应地和每一颗金色的小球相撞,和他们相遇,这听起来像是碰瓷,好吧,也许是。

    但令人难以言喻得欢喜。

    偶尔也会漏下一两颗,我也许只是有些遗憾。但他们变成了灰灰暗暗的样子,像失落的颜色追在我后面,保持着一定距离。

     “也许是距离产生美”我在心里想着。然后和白色的小球抱在了一起,就好像产生了羁绊—他像只小尾巴跟在后面,却和灰灰暗暗的擦肩而过者相撞,消失。

      粉色的流星从我身旁经过,我的后面已经多了“两只小尾巴”,也许是我的得意忘形,他们再次一起消失。

      粉红的草地生不起甜蜜的气息,在大地上经过的地方经久不息得开着白色的小雏菊,粉红的树。蓝绿的水明亮又澄净。但后面没有白色的小尾巴。

      趴在地上,金与黑互相撞碎。

     今天是我在这个星球的第一天,我在等待和白色的小尾巴和一片彩色的星球相遇。


也许我们终将别离,但我们竭尽全力感谢相遇。


•灵感来源于游戏《星季》

建议配乐食用《eau》

老年人养生手册

俺推个游戏,《星季》,音乐和画风都好治愈(可能安卓没有…

拟人了,因为那个形态压根就不会画😭

俺推个游戏,《星季》,音乐和画风都好治愈(可能安卓没有…

拟人了,因为那个形态压根就不会画😭

簌沅
奋不顾身

奋不顾身


奋不顾身

                          

眠付Frost

【星季】星光一路相随

  ——


  打游戏的时候胡思乱想的屑。


  星季pa


  粉星×流星。


  阿粉和小黄。


  星星没有性别!!所有的星星都是!


  尝试写点童话。


       流水账童话。


  ——


  星星从孩提时代就站在同一个地方,只有春季,草生出花骨朵,树苗从地里探出来,新绿的、痩嫩的条抽出,大地生机盎然到美丽得不像话。星星在这个地方沉睡、长大了千百年,他醒来的那一天,飘...

  ——


  打游戏的时候胡思乱想的屑。


  星季pa


  粉星×流星。


  阿粉和小黄。


  星星没有性别!!所有的星星都是!


  尝试写点童话。

        

       流水账童话。


  ——


  星星从孩提时代就站在同一个地方,只有春季,草生出花骨朵,树苗从地里探出来,新绿的、痩嫩的条抽出,大地生机盎然到美丽得不像话。星星在这个地方沉睡、长大了千百年,他醒来的那一天,飘动的第一步,身后便摇曳出了金色的光辉。


  他好像拖着银河,又似乎流出火花般的流银,他出发了,开始了自己的旅途。他只知道有四季,他知道往前走就会经历四季,但他不知道四季的样子。


  他看见路上的光点,尝试着触碰,光点微微一动,便融在了自己周围的光辉里。他想,收集越来越多,自己也会越来越亮吧。


  就这样,他在春天里奔跑着,跑起来就停不下来,黄色的流星是不能回头也不能停下的,黄色的流星只能向前一直跑,跑过四季,跑过流年,拖着漂亮而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尾巴,四季匆匆是过客。流星走过的地方,树木会生长,花会绽放。


  他错过的时候,光点在他身后,他会闻到悲伤的味道,遗憾的味道,愤怒的味道,偶尔他能甩掉沦为黑暗的光点,偶尔会有白云沫儿帮他净化掉。


  流星就这样一直孤独地走啊走,他走过的地方,焕发生机,他走过的地方,美好无限。而他一直孤独着,白云沫儿又是会贴在他身旁沉默着,白云沫儿陪了他一段路,便会舍身予黑暗的光点。


  他也不知道黑色的光点追上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他没有试过。


  蓝色的星星冷冷的,流星上前试着说了话,蓝色的星星消散得如同雾气一般,弹指间便没了踪影,只留一些荧蓝色的光晕在身侧,仿佛是星星消散后的最后一首诗。


  蓝得幽幽的。


  他继续往前走,他看见粉色的星星如同自己一样。流星第一次看见粉色的星星,美得令他惊叹。粉色的星星跟他一样拖着尾巴不停地飞,不停地飘。他遇见的第一颗粉星星在不停地徘徊,在两棵小树苗间彷徨,他友好地上前打了个招呼,春天的小树苗随之绽开绿意,可是粉星星转了个圈,长长的粉色的尾巴扫过了头。


  雨淋湿了天空,毁的很讲究。


  流星遇见第二颗粉星星时是在棕色的土地上,春夏交接的时候,葱绿的树木多了,盛开的花儿多了,毛茸茸的枝桠欢快地唱着生命的圆舞曲。一颗美丽的粉色的星星向着与他相同的方向走,他友好地上前为粉星星打了个转,邀请同行。


  粉色的星星踌躇了一下,转了个圈,跟着他走了。粉色的温和的光芒似乎黯淡了些,静静地跟在他身后。


  流星从未有过这样的同伴,他欢快地跑着,一个个漂亮的光点与他的光辉融为金灿灿的一体。


  粉色的星星挣扎着,他喘着气,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整个身体仿佛都在颤抖,流星的身影,慢慢看不见了……他放慢了脚步,放弃了无所谓的追逐,单方面的追逐。


  恍然间那颗粉色的星星也不见了,流星失望地走着,走啊走,走到漫天粉色的夏季,葱葱郁郁的季节,仿佛满地都是浪漫炸开以后的灿烂,流星的脚步又快起来,坚定起来,仿佛是对夏季努力成长的生灵的礼赞。


  他和他的星星,邂逅在这盛灿浪漫的粉夏。


  流星遇见那颗粉星的时候有些犹豫,他在想要不要打招呼,那颗星星坚定得像一条直线,毫不迟疑地高速向与他相反的方向去,他踌躇了不少,最后还是飞起来到了半空,友好地打了个转。


  粉星停了下来,如果星星真的能眨眼,那么他现在的眼睛已经是亮晶晶的。如果星星能笑,那么他的一整个惊喜,就会化为吟诗一般的轻笑,而不是让这粉色的夏天蒙上更一层灿烂的粉色光晕。


  因为他看见流星的光芒,熠熠的闪的很璀璨,即使在满目的浪漫里,流星依旧天真。流星邀请他同行,而他爱上了流星,天真的流星。在这满天的灿粉里,最浪漫的星星把心交了出去。


  粉星毫不犹豫地降了下来,打了个转贴着地面飞行,他看出来流星要在大地飞行,有的星星属于天空,有的星星则属于大地,而有的星星在介于二者间流浪。流星是大地的星星,飞起来时会累,回到大地则是安慰。


  发现粉星始终与他并肩,流星从一开始的准备好灰暗,变成了兴高采烈地围着粉星转圈,粉星更漂亮了些,流星也更快乐了些。


  夏季是烂漫的季节,稞花拖出一段绵长的芳香,松露稠得金黄从针叶间滴下,两颗星星走过的地方更加生意盎然,满天灿烂的粉色都是甜的,其他季节严肃沉重的苍松,仿佛也是甜的。


  流星蹦蹦跳跳天真烂漫地走,粉星有时飞起来,有时则趴在地面上。粉星的光晕一层层的是分层次的,尾巴还要长一点。长长的拖在身后玫瑰色的光辉,像是天真了一个灿烂的浪漫,粉星是温柔的星,从他漂亮的尾巴可以看出来。


  偶尔会有白云沫儿同行,但越往夏秋走,白云沫儿就找不到了。好在流星有同伴,流星一直在走。


  然后他们到了秋季,散发着金色光辉的、成熟诱人的秋季,跟流星的金色光辉一样璀璨的秋季,是春夏沉淀后丰收的声音,是他们走过后从地下冒出的硕果,是花朵子房酝酿的诱人。


  粉星喜欢秋天,因为秋的颜色像流星,每一片叶子都闪着夺目的金色光芒,诉说着叶落知秋,满天满目都是璀璨的金色。


  路边的光点也是金色的,到了秋天,白云沫儿越来越少,光点越来越难收集,流星感觉到身后黑沉沉的阴霾,仿佛要将他吞掉一般的压迫。他有些不适,加快了脚步。


  粉星看看身后的灰暗,再看看流星,下定决心,霎那间万物的璀璨都蒙上一层温柔的粉色,圆滑了棱角。再睁眼时,身后的灰暗已然湮灭。


  流星惊奇地看向粉星,他看见粉星那一层层的光辉,少了外面的一层,也许粉星每净化一次,都会暗淡一些吧。虽然暗淡了,但依旧美丽。流星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意识到的那一瞬,他闪烁了一下,黯然了一瞬。


  流星不想粉星一点点暗淡,对他而言,粉星与白云沫儿不一样,与缄默的白云沫儿不一样,粉星是最重要的同伴、最亲密的星友。


  但光点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难以收集。有些光点甚至在地上一蹦一跳,仿佛有灵气一般,但即使这样,错过以后却依旧会沦为灰暗。


  流星想着,一定要珍惜每一次相遇,和光点的相遇,和蓝色星星的碰撞,和白云沫儿的同行,还有与粉星的邂逅与亲密。


  但他做不到。


  他只能看着粉星一层层地暗淡,他只能看着粉星一点点虚弱,而他什么也做不到。他看着温柔的粉色光芒一次又一次地蒙在金色的万物上,还有自己的身上,看着自己的璀璨一次又一次蒙上所谓深情的浪漫。


  流星的脚步一天比一天沉重,星星不能有太多的心事,否则星星就会故步自封,星星就会变重,就会老去。粉星只剩下最核心的一团温暖的粉色,粉的比蓝色还幽幽的,只有尾巴还如往昔一般美丽。


  直到他们遇见隆冬,皑皑白雪、银装素裹的隆冬,粉妆玉砌,美得庄严的隆冬。草木在沉睡,只有苍松威严的矗立在白雪里,站得笔挺。


  他的星星死在冬天,陨落在白雪里。


  冬天的光点更难收集,冬天的灰暗更加伤心。流星已经非常小心,非常小心,可还是从指间漏下了一两抹细沙,流出了少许的光点。


  这是流星经受过的最大的压迫,叫嚣着要将他吞噬一般的灰暗,刻进骨子里的恐惧与本能使他一直向前走,顶着寒风向前,两颗星星在雪地里向前飞,拖着尾巴,看起来都很疲惫。


  总有一刻,阴暗追上的光辉,流星走不了了,要被吞掉了,要湮灭在无穷的悲伤、愤怒、与寂寞当中了。


  他不舍地看了一眼粉色的流星,马上要到春天了啊,他想起,粉星原本就是要到春天去的,笔直地向着春天前进,毫不偏离自己的航线,却在流星发出邀请的一瞬间,改变了航向。


  就在那一瞬间,粉星扑向灰暗,扑向那一团阴霾,那一瞬间他开始燃烧,即使在燃烧,也依旧是粉色的温柔的火焰。那是他最后的光辉,作为星星,最后燃烧而绽放的光辉。温暖的光芒再次散开来,白雪映出了浪漫与瑰丽,隆冬沉寂的万物,静静地看着星星燃烧的深情,静静地看着这一场用生命举办的离别惋惜的婚礼。


  同时也是葬礼。


  流星呆呆地看着,他什么也做不到,看着粉星一点点虚弱下去时也是,看着粉星的生命如同稀缺的琉璃碎掉一般时他也什么都做不到。粉红色的光球在他眼前炸开来,仿佛美丽燃烧却只为灰烬一般的决绝。


  粉星最后燃烧时似乎看了他一眼,温柔地颤抖了几下,仿佛在说。


  我要你,代我去看春天。


  那当然了,粉星不希望自己的爱人因为自己而沉重,而故步自封。


  春天啊……一定很美吧……


  他在沉寂的隆冬里熄灭了,舍身为流星挡下了灰暗。


  流星停不下来,黄色的流星是不能回头也不能停下的,黄色的流星只能向前一直跑,跑过四季,跑过流年,拖着漂亮而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尾巴,四季匆匆是过客,而他的粉星对他而言也是过客。


  再往前走时,消融的白雪前方是绿色的大地,花骨朵初初探头连成一片淡雅的海洋,幼嫩的茎草从泥土里舒展,沉睡了一整个冬天的苍松重新抽芽生长,蜿蜒的河流旁盛开的铃兰诉说着清幽的梦,流星站在春的起点,看着由眼前延伸到远方的新绿。


  春天在歌唱。


  —END—


  ——

晨森

最后.

《星季》这款游戏真的超治愈又致郁呜呜呜

就是我个人的一些些联想

正文——


        她管冬季叫雪季,管秋季叫奶季,管夏季叫粉葵,管春季叫蓝青。


        无厘头又幼稚。


        我在世间翻转跳跃,抓住那些未来,没来得及握住的,全被遗留身后。成为可怕的污点...


《星季》这款游戏真的超治愈又致郁呜呜呜

就是我个人的一些些联想

正文——



        她管冬季叫雪季,管秋季叫奶季,管夏季叫粉葵,管春季叫蓝青。


        无厘头又幼稚。


        我在世间翻转跳跃,抓住那些未来,没来得及握住的,全被遗留身后。成为可怕的污点


         “为什么不救我?” “为什么要抛下我?” “我难道那么不堪吗?” “为什么?”


          他们声嘶力竭地在我身后叫喊着,一步步逼近我,直到把我吞噬。


          .......


         我又一次踏上旅程,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如果一次又一次让那些话语冲昏头脑,结局只是加快死亡。只是死快点或死晚点的问题。

      

         种草木,种向日葵、蒲公英,种萝卜,堆雪人,游泳。 抓未来,拾朋友。这些是我短暂的旅途唯几的色彩。


         朋友指的是小白和小蓝,他们从未告诉我他们的名字,我是根据特征叫他们,他们也没异议。他们...是个好伙伴,或许我得直面内心的丑恶——小白和小蓝说是工具更为恰当些。小白也挺可怜,糊里糊涂就被我拉上了旅途,完成自己的使命后便消散了。他是帮我消除那些黑暗可怕的遗憾的,义无反顾撞上去,同归于尽。可悲又伟大。第一次看他消失我还挺难受,后来也就慢慢麻木了。小蓝是帮我更好的抓住未来的,不用跳那么高,手变得更长,可以安心种花草。


        花草没有感情的。


        我也是。


        ......


       我看见了她。


      她粉粉的,我第一次遇见她,以为是小白的同类,便跳起来拍了一下她的手。她匆匆点了一下头就朝反方向奔走了。“切,装什么清高。”我不太喜欢她,但很快把这件事抛到脑后,继续抓取未来。


      第二次看见她,我闲着没事,未来也没有什么可抓的,我再次拍了一下她的手。这次她在我身后追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了。


     心有点空。


      我想追上她,哪怕被黑暗吞噬。但是不行。我只能往前走。我开始期待和她下一次相遇。


       第三次。


       手心开始冒汗,我甩了甩,这次我拉住了她的手。“对不起。我似乎...喜欢上你了。”我对她耳语道。她笑了一下,眨眨眼:“现在是奶季哦。”


       奶季?我低头看了看脚下,明明是枯黄的。一阵流水声传来,我又抬头,面前河水是奶白色的。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呢。我笑了,猛地发现脸有点疼。


       奶季。


       她说,她叫清。


       真奇怪,明明是粉的。


       我习惯飞,飞累了才会到地面上种种树。一次飞翔的时候,不经意低了头,发现清走在地上,她身后是一排整整齐齐的树和花。她在种树呢。我笑了起来,我落到地上,她却飞起来,似是害羞了一样。


       真好看啊,清。你好看,树也好看。


       污点有次喊着逼近我,我回过头,发现小白已经都消散了,身后只剩清。我歇斯底里的喊着她,她却不睬我。黑点马上要吞噬我了。


       清.....


       一滴泪划过脸颊。


      睁开眼,清拉着我的手。


        “清?”我不可思议地叫起来,嗓子却是哑的。我甩了甩头,先抓住一个未来,这几乎成了本能。我再次回头,清红了眼睛,声音带着哭腔:“...我再也不逗你了....” 清平复心情后,指了指她的身体周围:“我本来有三层光圈的,帮你抵掉了一层,现在剩两层。”


        我好心疼啊。她没有说,当这三层光圈全消散后,帮我抵消黑暗的将是她自己。


       我开始加倍认真抓取未来,尽力避免失误。这样清就会留在我身边了。


        可那一天总是会到来的。


        她喜欢雪。那天我和她一起堆了几个雪人,快乐充满头脑,没来得及抓住那个飘散的未来。他被抛在身后,顷刻间化为黑点,冲向我。我的大脑嗡的一下空白了,拽住清的衣服:“求你...别去...清!”她眼中带泪笑了笑,加快追上我,和我拍了一下手。


       像刚遇见那天一样。


       “再见啦。”


       她冲向黑暗,和他撞在一起。


       消散。


       我还是要往前走。


       留不住小白,小蓝,清,甚至一花一草。


       我顶着寒风,在雪中又哭又笑。


       “真是个废物啊....”




————————————分界线————————

救命我撑不住了

我自己都快哭了


结尾有隐藏结局!!

大家舍得粮票的话可以看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