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星尘

36.9万浏览    5477参与
xq喜鹊

【Ice-Viola】双向功利【Startale】

花滑选手羽生×中提琴手星尘

勿上升


占个位置

——


  清晨刚下了一场雨,窗外的花园呈现出氤氲的绿色。几只胆大的鸟雀蹦跳在草坪上,梳理自己湿润的羽毛。


  中提琴的乐声在室内静静流淌,柔美饱满的音符在琴弓下起舞。从基础的音阶练习开始,一系列的组合练习。原本枯燥的练习却通过中提琴家变幻指尖染上活泼的颜色。音乐是音乐家与世界的联系,释放他们的情思与狂想,在中提琴细腻舒适的琴音里,流动着中提琴家的思绪。这思绪是纯粹的,如同潜意识的浮动,飘忽又空白,与音乐相互交融。


  “你这么高兴?”


  三小时的练习完毕,星尘还没放下琴弓,就听见身旁金发师姐迫......

花滑选手羽生×中提琴手星尘

勿上升


占个位置

——




  清晨刚下了一场雨,窗外的花园呈现出氤氲的绿色。几只胆大的鸟雀蹦跳在草坪上,梳理自己湿润的羽毛。


  中提琴的乐声在室内静静流淌,柔美饱满的音符在琴弓下起舞。从基础的音阶练习开始,一系列的组合练习。原本枯燥的练习却通过中提琴家变幻指尖染上活泼的颜色。音乐是音乐家与世界的联系,释放他们的情思与狂想,在中提琴细腻舒适的琴音里,流动着中提琴家的思绪。这思绪是纯粹的,如同潜意识的浮动,飘忽又空白,与音乐相互交融。


  “你这么高兴?”


  三小时的练习完毕,星尘还没放下琴弓,就听见身旁金发师姐迫不及待的询问。


  “我当然高兴。高兴你昨天吃坏肚子在医院躺了三小时。”


  “噢,巴赫的赋格,梅林的胡子,我的Infinity,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戴安娜放下提琴,双手做捧心装。“你难道不是因为碰到了你的缪斯女神,啊不,男神吗?”


  如果你最后没忍住尾音上扬,我就信了。


  “如果不是我英勇献身,你会遇到你的小罗密欧缪斯先生吗?”偌大的琴房里,只有师姐妹两个人。跳脱的师姐一屁股坐在钢琴琴凳上,自得满满邀功。


  “如果不是你的所谓献身,我就不会被老师训斥太迟了。”


  “不,明明是你在知道快要来不及的情况下,选择先送你的缪斯去比这里远的多的那啥俱乐部的,而不是更近的老师家。你在车上问他要签名和联系方式了吗?”


  轻而易举不带喘气地反驳掉自家师妹的指控,戴安娜身体八卦地前倾,蓝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还伫立窗前的星尘。


  自家师妹的事戴安娜太熟悉了,纯粹到有点呆,整天就是她的提琴,干什么都是为了她的提琴。能挖掘到她的一点点八卦都难如登天。


  星尘的目光还粘连在花园栅栏旁的小西红柿上,心想那些可爱的小西红柿有没有在刚刚的雨中幸免于难。师姐的连珠炮把她拉回尘世,白色的睫羽微微颤动,金色的眼睛看向自家师姐。


  一瞬间,戴安娜屏住了呼吸。自己师妹太不像个人。


  “签名?当然没有。他是我的缪斯,又不是我的偶像。这太怪了。”


  “我以为你是他的冰迷。”


  “我不是具体谁的冰迷,硬要说,陈伟群的滑行更有感染力。”


  “确实,青涩的小罗密欧先生可比不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星尘转过身来,吸了一口气。“把你满脑子的什么东西赶紧收起来,我这是从艺术的角度出发,懂吗?”


  “你急了你急了你急了,我就知道,一说你家缪斯不行你就急了。”


  星尘不想再理睬他,转身继续盯着窗外看。


  还有几个小时才是下午老师授课的时间。也许应该给学校导师发一封邮件,报告一下自己的情况让他放心;也许应该再钻研一下那本厚厚的大部头,向隔壁作曲系的同学好不容易借的;又也许应该拉一下罗密欧与朱丽叶,花了很长时间她才把它搬到viola上……不知道黑天鹅现在怎么样了?


  签名?联系方式?


  “原来我的表演对星尘小姐您的琴声也有帮助呀,真是太好了。”


  出租车里,黑发少年双手合十,眼睛亮晶晶的。“给予他人支持,这就是演出的意义所在。”


  星尘微微侧开头,不再看他的眼睛,喃喃道:“原来您表演时是这么想的吗?”


  “也不全是。但确实有种信念:想滑得更好,想把自己的力量传达给更多人。”


  亚裔少年看白发小姐点了点头,可她似乎神思飘远,什么也没有说。车里一时间陷入尴尬的沉默。双商俱高的羽生结弦怎么会任凭这种情况发生呢?他眨眨眼睛,问星尘有没有line,毕竟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算朋友了。


  而且他并不介意与一位技艺高超还和自己合作过的古典乐小姐交换联系方式,退一万步讲,说不定会对自己的花滑音乐有帮助呢。


  这是不是有点功利了?羽生反思。


  星尘顿了顿,其实她刚刚在想要不要问他脚踝关节好了没有,骨折恢复怎么样了,可这感觉有些逾越。又想起自己被音乐塞的爆满的手机内存,她摇了摇头,反过来问羽生:“那您有wechat或者国际版QQ吗?”


  看男孩也摇头,星尘突然灵光一现。可这更私密,她咬了下嘴唇。


  “那方便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吗?不,我是说,如果我开室内演奏会,到时候方便邀请您。”


  这句话不知怎的就秃噜了出来。一种莫名的情绪随即升腾。室内演奏会?自己一次也没开过,放什么豪言。而且,像羽生结弦这种现代青少年,能有几个喜欢古典音乐的?


  或许羽生结弦不需要亲耳听演奏会,但星尘属实需要亲眼看对方滑冰。她不能忘记他带给自己的那冲击神魂的灵感体验和妙到毫巅的情感顿悟。星尘毫不怀疑,这位少年是堤刻¹的恩赐,这次相遇更是上天对自己慷慨的馈赠。


  一开始的星尘根本没想这么多,可一旦要邀请羽生结弦来听演奏会,她就不由联想自己在现场看他的比赛的渴望。如果有选手的联系方式,原本老大难的事就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了。


  怎么能这么想,太功利了太功利了。星尘恼恨,暗暗在心里谴责自己。


  在车内略有昏暗的光线中,花滑选手看见中提琴家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是第一次问别人要电话号码。顿时感觉这位不似凡人的中提琴家真实了好几分。没有片刻犹豫,少年流利地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看中提琴家一个数字一个数字记在手机通讯录里。


  “我的电话号码,嗯,你有纸笔吗?”


  羽生结弦没有纸笔,但他马上表示自己双商俱高,完全可以记在脑子里。


  不是,羽生选手,这里关情商什么事。


  “有机会我也一定会邀请小姐去看我的冰演的。”在下车的时候,男孩用手碰了下自己的额头,向星尘致意。


  呆在车里的星尘小姐听闻此言,不由心情大好。笑着也学他的样子碰了一下额头,眉眼弯弯向羽生道别。反倒是羽生在这个时候愣了一下,才挥手向她告别。


  中提琴家的好心情持续了一路,一直持续到到达属于自己的目的地,在看到计算器上面一串数字时戛然而止。


  啊这,忘记叫双商俱高的某人付他那一半车费了。



——

  

  堤刻:希腊神话里的幸运女神


  【如果不曾与你相遇  那我将永远只是黑暗宇宙里的尘埃  不停重复等待】  ——《Startale》

夜猫子 小尉

【综漫混剪/文艺复兴】一半悲伤一半喜悦拼凑,这一秒完整的我【2022成年作】


“感谢你借我一半悲伤一半喜悦拼凑,这一秒完整的我” 

历经十八年,今天我成年啦✧*。٩(ˊωˋ*)و✧*。 

之前一直都是做欧美混剪,这是第一次剪番剧,中间还经历了高考查成绩报志愿,磕磕绊绊终于是在生日前一天赶出来了 

这个混剪是想要做成歌词与画面寓意对应的,因为我本身看的番就不算很多,再加上曲子又有点长,所以剪的过程中就显得素材特别匮乏,甚至一边剪还一边看新番来找素材。我有在尽量让每一个画面对应上歌词,但还是有一些差强人意的地方,还请海涵_(:з」∠)_ 

我寻...

【综漫混剪/文艺复兴】一半悲伤一半喜悦拼凑,这一秒完整的我【2022成年作】


“感谢你借我一半悲伤一半喜悦拼凑,这一秒完整的我” 

历经十八年,今天我成年啦✧*。٩(ˊωˋ*)و✧*。 

之前一直都是做欧美混剪,这是第一次剪番剧,中间还经历了高考查成绩报志愿,磕磕绊绊终于是在生日前一天赶出来了 

这个混剪是想要做成歌词与画面寓意对应的,因为我本身看的番就不算很多,再加上曲子又有点长,所以剪的过程中就显得素材特别匮乏,甚至一边剪还一边看新番来找素材。我有在尽量让每一个画面对应上歌词,但还是有一些差强人意的地方,还请海涵_(:з」∠)_ 

我寻思着过几天可能会写一份专栏来详细讲每一个画面与歌词的对应,希望我能自己给自己打回圆场2333


BGM:《零和Zero-Sum》-星尘Infinity&星尘Minus(BV1f5411f7Cr) 

片源素材: 

【共26部/按出现先后排序】 

星尘《星愿StarWish》PV(BV1Px411H7Uq) 

Charlotte 

忧国的莫里亚蒂 

天气之子 

小绿和小蓝 

声之形 

地缚少年花子君 

你的名字 

文豪野犬 

缘之空 

死神少爷与黑女仆 

时光代理人 

Angel Beats! 

黑岩射手 

铃芽户缔(预告) 

千与千寻 

洛天依《万分之一的光》PV(BV1Tp4y1S7cu) 

百变小樱 

间谍过家家 

蓝漠的花 

洛天依2017演唱会《三月雨》(BV1Qx411W7Zj) 

魔术快斗1412 

名侦探柯南 

巴啦啦小魔仙之梦幻旋律 

洛天依《T.A.O》PV(BV1vE411r7uG) 

星尘&海伊《星之海》专辑试听PV(BV1cs411T7F5)

玉太
星星組 沒想到我連這對都喜歡吧...

星星組

沒想到我連這對都喜歡吧!

不帶腦子的爽塗。

星星組

沒想到我連這對都喜歡吧!

不帶腦子的爽塗。

一只玄凤

【南北组】脱线小日常(四)双标

(本篇为《不会拒绝的班长》的后续,这个系列终于有自己的名字了。)

  虽然和洛天依说好和好了,但是这几天乐正绫过得并不舒坦。

  在和好之前,洛天依还会每天找她的茬和她斗嘴,但是现在嘛——洛天依基本上不和她说话了,即使来找她也是为了班级事务,乐正绫可不喜欢这种状态。她本以为可以恢复以前那种亲密无间的状态的,但现在两人却行同陌路。

  “唉,该怎么办呢?”这天,正当乐正绫趴在桌子上发愁的时候,一个人找上了她。

  “班长……班长!”那个人连着叫了好几声,才把乐正绫从自己的世界里给拽了出来。......


(本篇为《不会拒绝的班长》的后续,这个系列终于有自己的名字了。)

  虽然和洛天依说好和好了,但是这几天乐正绫过得并不舒坦。

  在和好之前,洛天依还会每天找她的茬和她斗嘴,但是现在嘛——洛天依基本上不和她说话了,即使来找她也是为了班级事务,乐正绫可不喜欢这种状态。她本以为可以恢复以前那种亲密无间的状态的,但现在两人却行同陌路。

  “唉,该怎么办呢?”这天,正当乐正绫趴在桌子上发愁的时候,一个人找上了她。

  “班长……班长!”那个人连着叫了好几声,才把乐正绫从自己的世界里给拽了出来。

  “谁呀?”乐正绫抬起头,对上了一对金黄色的眼睛,“原来是星尘啊,有什么事情吗?”

  “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跟我来。”

  星尘,乐正绫的同学,和她关系很好。

  “去哪里啊,哎哎哎慢一点。”乐正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星尘拉出了教室。

  “她们两个干什么呢?”一旁的洛天依见状,心中生疑惑,也悄悄跟了上去。

  乐正绫被一路拉到了教学楼后偏僻的小树林里。

  “什么事情要到这么隐蔽的地方来说啊?”乐正绫有些不解。

  星尘红着脸,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说到:“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想问问你了不了解她,能不能给我一些情报。”

  乐正绫不仅是班长,还是学生会的重要角色,因此认识很多外班的人。

  “哦,”乐正绫的八卦之心被勾起,脸上挂上了浓浓的笑意,“你喜欢的是谁呀?”

  “洛天依……”

  “啥?”

  乐正绫脸上的表情僵住,拳头也握紧了,周身仿佛冒出丝丝黑气。

  核善的笑容. jpg

  “…的同行,隔壁班的艺术委员,”星尘没有注意到乐正绫的异样,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呼…”乐正绫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星尘,“下次说话别大喘气。”

  “咦,怎么了吗?”

  “没事,先别管那个,”乐正绫强行结束话题,“先让我思考一下,隔壁班的艺术委员是哪个来着…”

  乐正绫想了想,隔壁的艺术委员,好像是叫心华来着,是个从台湾来的,蓝紫色头发小姑娘。

  心华也是学生会的成员,因此平日里乐正绫也和她打过不少的交道,她对心华的印象很好,酷爱粉色,平日里的穿搭都是粉色系,很多人穿粉色的衣服都会显得俗套,但同样的的衣服穿在心华身上却能衬托出她恬静可爱的气质。不过,虽然心华外表看上去文静,内外却很强势,办起事情来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你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她?而且,你和她都是女孩子啊!”

  “因为…”星尘的脸一下子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吃一口,“那天,我看见她坐在树下…看书,我突然发现…她…她好美啊,然后,然后我就…”

  “你就喜欢她了是吧?”

  “嗯,有些吸引力是不分性别的嘛。”星尘羞涩地点了点头,头上都快冒蒸汽了。

  “好吧,我来给你透点情报,”乐正绫一只手搭在星尘的肩膀,面带微笑,“那个姑娘名字叫心华,平时爱喝优乐乳。”

  “还有吗还有吗?”星尘急切地问,

  “没有了,我也就了解这么多了。”

  “就这么多呀…”星尘有些泄气,但又有些小开心,“这样已经很有用了,谢谢你,阿绫。”

  “不客气,关键是,你要主动想办法和她接触,不行以后我给你制造一个机会让你们两个相处,到时候你可要支愣起来呀!”

  “真的吗,谢谢你!”星尘兴奋抱了乐正绫一下。

  “当然是真的,”乐正绫笑着推开了星尘,“午休时间快结束了,赶紧回教室去吧。”

  “好~阿绫你不回去吗?”

  “我一会在回去,还有事情要做。”

  “行,那我先走了~”

  目送星尘蹦蹦跳跳地远去,乐正绫叹了口气,“出来吧,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洛天依从一颗海棠树后走了出来。

  “从一开始就发现你了,你不会以为你藏的很好吧?跟踪别人并偷听对话,这好吗,洛天依同学?”

  “略略,”洛天依做了个鬼脸,“身为班长,带头鼓励同学违反校规,这就好吗?乐正绫同学。”

  “嗯?我鼓励别人违反什么校规了?”

  “学校严禁早恋的,这种事情,班~长~大~人不会不知道吧?”洛天依阴阳怪气。

  “呵呵,”乐正绫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感情这种东西,一旦产生可不是区区校规能拦得住的,我的应该疏导而不是硬堵。”

  “这就是你让星尘主动去接触对方的理由?”

  “没错!”乐正绫回答得无比干脆。理直气壮. jpg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有喜欢的人了,你也会鼓励我主动去接触吗?”洛天依突然抛出一个问题。

  “什么?!那样绝对不行!”乐正绫突然急了,“绝对不行!禁止!”

  “唉,为什么?”

  “因为…因为…”乐正绫一时语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刚听到洛天依的问话时会突然变得暴躁,“因为…因为你是我们班艺术委员,平时有很多事情要做,再早恋的话会影响成绩的!”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星尘是学习委员吧?她平时的工作难道不是更多吗?她早恋就不会影响成绩吗?”

  “这…这…”洛天依的夺命三连问让乐正绫哑口无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之,你就是不行!”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乐正绫罕见地开始强词夺理了。

  “唉,没想到班长大人竟然是个双标怪呢!星尘可以,为什么我就不行?明明大家都是一个班级里的同学。”

  “我这才不是双标,我这是…”乐正绫想争辩些什么,但这时,校园里响起了一首舒缓的音乐——这是预备铃。

  “看来是时候回教室了呢,”洛天依说到,“我先走啦,拜拜。”

  洛天依一溜烟地跑掉了,只剩下乐正绫在原地凌乱。

  “哎,等等…”乐正绫还想说什么,可是洛天依已经跑远了。

  当天下午数学课,老师突然点人,

  “乐正绫,起来回答下这个问题。”

  “抱歉,老师,”乐正绫站起来,支支吾吾地说,“这道题我不会。”

  “什么,你居然不会?”数学老师,一个年轻的女教师惊讶地睁大眼睛,“看来是我没讲好,好了,同学们,我们再讲一遍……”

  “对不起,老师。”乐正绫在心里又默默道了个歉,她清楚,不是老师没讲好,而是自己走神了。

  “如果我有喜欢的人的话…”中午和洛天依的话一遍遍地浮现在她的脑海,弄得她心烦意乱,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句话这么在意,明明自己只是把她当成普通的朋友而已,哦,或许比一般的朋友更看重一些。朋友有喜欢的人,乐正绫向来都是全力支持的。

  可唯独她,乐正绫不希望她喜欢上别人。

  “到底为什么?难道说…我不止把洛天依…当做朋友?”

時玖咕咕咕
今天手绘的尘尘😍😍😍尘尘...

今天手绘的尘尘😍😍😍尘尘绝美可惜我的画没能体现出她的美

今天手绘的尘尘😍😍😍尘尘绝美可惜我的画没能体现出她的美

双柒

试试钢笔勾线(๑>ڡ<)☆ 

试试钢笔勾线(๑>ڡ<)☆ 

夕日免ari

H.E.R.O

学校时候写的尘水仙,有点末日又有点星际 认真想了还是决定打出来


-

美丽的宝石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知道灰扑扑的石头也同样多,作为其中不显眼的一颗,我见到了一个超级英雄。


工业时代里满街的霓虹,日头正沉沉往楼群中落,天空涂抹上一望无际的蓝色,还散发着燥热的路口,红灯刚刚过。我迈步往前走,紧接着是一阵猛烈的摇动,地面开裂,熔岩喷出,整个街区俨然一片末日的景象。

这样的灾难经历多少回也不会习惯,眼看着灼热的猩红扑向我,我的脚步跑不过地心伸出的大手,我攥紧挎包的带子,默念着南无阿门、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忽然间传来一段奇异动人的歌声,她翩翩着陆仿佛天空的美神,拖起我去向高处。...

学校时候写的尘水仙,有点末日又有点星际 认真想了还是决定打出来


-

美丽的宝石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知道灰扑扑的石头也同样多,作为其中不显眼的一颗,我见到了一个超级英雄。


工业时代里满街的霓虹,日头正沉沉往楼群中落,天空涂抹上一望无际的蓝色,还散发着燥热的路口,红灯刚刚过。我迈步往前走,紧接着是一阵猛烈的摇动,地面开裂,熔岩喷出,整个街区俨然一片末日的景象。

这样的灾难经历多少回也不会习惯,眼看着灼热的猩红扑向我,我的脚步跑不过地心伸出的大手,我攥紧挎包的带子,默念着南无阿门、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忽然间传来一段奇异动人的歌声,她翩翩着陆仿佛天空的美神,拖起我去向高处。耳中灌满气流,心跳快到发疯,我用尽所有勇气把眼睁开,看见银白的发,明亮的眼,一片末日之上,她撕开我的胸膛,把整个世界塞入其中,又悉心缝合,我仿佛听见宇宙在爆炸,所有的星辰天体在我的胸腔中,爆米花一般横冲直撞,叮叮咚咚,归于寂寞。


……

终于醒来了。眼前仍是秩序井然的银河与星球,它们是写入天幕中的代码,一颗两颗全由尘土捏作。我收回视线,转向驾驶台,重复地飞升与降落。


这次跋涉意外地见到了一个很大的湖泊,我站在湖水旁探身往里望,湖水清澈平静,倒影出银白的发,明亮的眼。我回想起方才的梦境,愣怔住了,随即反应了过来,什么嘛!梦中的英雄不似几光年外行星上谈情说爱过的不知名情人,也不像C95天河护卫队英俊潇洒的总舰长,倒是和我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动身走吧,这里没有他物可探察。到底还有多久才能找到安身之所呢……飞船上的我又想起一望无际的蓝色,那位拥有美丽歌声的英雄,也许在某个没人知晓的时刻,她也曾梦见过我吧。



夕日免ari

一点之前画完了的和不会再涂的rkgk,各种时间都有,全是⭐

有参考

一点之前画完了的和不会再涂的rkgk,各种时间都有,全是⭐

有参考

晴依风霖

凹凸世界丹尼尔×虚拟歌手星尘 原创文章(二)

星尘设定能力:开虫洞 漂浮在空中(因为背景故事说星尘是宇宙里来地球的,所以给了她一个会飞的设定。开虫洞这个是参考了五维介质姐妹日常)

时间设定:积分赛期间

在凹凸星住下后,星尘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十分的忙。一天要做许多细碎的小事,交通都只能飞来飞去节省时间的。

好在星尘多年在宇宙飘着,见识过很多事,也聪明,处理起事情效率爆炸。该给参赛者扣分就扣分,该淘汰就淘汰;偶尔给丹尼尔帮忙,也大抵让人满意。至于修理大赛设施,虽然不怎么出色,但也比只让裁判球去做要快一点点。

星尘在晚上也不会闲下来。工作完毕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偷开虫洞,去其他宇宙里打听关于地球的信息。......


星尘设定能力:开虫洞 漂浮在空中(因为背景故事说星尘是宇宙里来地球的,所以给了她一个会飞的设定。开虫洞这个是参考了五维介质姐妹日常)

时间设定:积分赛期间

在凹凸星住下后,星尘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十分的忙。一天要做许多细碎的小事,交通都只能飞来飞去节省时间的。

好在星尘多年在宇宙飘着,见识过很多事,也聪明,处理起事情效率爆炸。该给参赛者扣分就扣分,该淘汰就淘汰;偶尔给丹尼尔帮忙,也大抵让人满意。至于修理大赛设施,虽然不怎么出色,但也比只让裁判球去做要快一点点。

星尘在晚上也不会闲下来。工作完毕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偷开虫洞,去其他宇宙里打听关于地球的信息。这在她的安排里,要花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再找个地方练习唱歌,大约要花一小时。然后去一个无人居住的小行星,按照星尘的计算,这里的八小时正好等于凹凸世界的四小时,可以睡一觉。最后一小时回到凹凸星,整理收集到的信息,然后继续工作。

这是一个周末,星尘准备给自己放个假,正巧丹尼尔今天也休息。丹尼尔平时看星尘工作的那么出色,对她很是欣赏,于是找她聊起了天。

“星尘,你打算留在这里面吗?”

星尘摇了摇头

“那你打算干什么呀?”

“去地球,实现我的梦想。”

实现梦想?

丹尼尔内心一颤,他向来喜欢有梦想的人。这句话让他对这个少女更加好奇。

“你的梦想是什么?”

“当个歌手,用音乐让大家开心。”

“为什么想当歌手呢?”

“我当初在宇宙苏醒时,感受到了一段音乐,”星尘讲述起了自己的往事“那时的我被这种感觉震惊了,它十分美好,美好得无法用语言描述。就像……”星尘思考着如何描述“就像一名久违的友人在与你谈话,又像陌生人在讲述自己的故事。还有些歌曲十分欢快,可以为消沉中的你带来力量。后来我在宇宙遨游,经历过许多事,但没有一件事可以带给我那种感觉。于是我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声音唱歌,让自己开心的同时,也为他人带去力量。”

“于是,我便东奔西跑的打听关于地球的信息,还为此跑错了不少星球,但越是这样,我的信念就越坚定。”

“但是,”丹尼尔忍不住打断她“在宇宙里东奔西跑,一定很辛苦吧。”

“是啊,有些时候会遇到许多不友好的人,这种时候,你只能和他们去战斗,这可是很费体力与时间的”星尘苦笑着说“有一次我被追着打了三个星系,到最后实在没力气了,就开虫洞逃走睡了五天,然后继续收集情报,还要抽出时间练习唱歌。这样的事真的很多,但我还是不愿意放弃。我既然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就不会轻易放弃。而且,正是因为经历了很多事,我才学到了这么多,可以把事情办的很出色。最重要的是,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些事有多苦,才知道了音乐可以给人多大的鼓励,也更加坚定了追逐梦想的信念”星尘坚定地说。

“我讲完了,现在轮到你了。”

“很抱歉,没什么可以讲的。”丹尼尔尴尬的笑了笑“自从当上天使,我的记忆就被抹去了。现在,我压根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是什么样的。”“这样啊”星尘笑了笑。突然,她想起了什么“我最近正好练了练唱歌,想让你听听。”

“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a~”

“不好意思,我只会这样唱。对了,午饭时间到了。再见啦丹尼尔,有时间再聊!”星尘飘着回去了。


此时此刻,在丹尼尔心中,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他之前对星尘只是敬佩和欣赏,但现在,他理解了星尘。老实说,他有点喜欢她了。她的努力,坚强,积极和对梦想的坚定,都是让丹尼尔无比敬佩的品质。

还有,她唱歌真的好好听,她的小星星也真的好好看。不过,这一条,丹尼尔是打死也不会对别人说的。

xq喜鹊

【Ice-Viola】相遇即是最美好的奇迹【Startale】

 

花滑goat羽生×中提琴手星尘


不知道这个文风怎么样,求求施舍给孩子个反馈


占个位置,主要还是更高维视角

——


 不是黯淡单薄的苍白,是绵密的,如雪融一般柔和的白色。


  除了引人注目的发色,她的发型也不同寻常。前面扎成两个马尾,后面也分成两股,一直垂到腰际,用带有六芒星的发绳固定。


  在加拿大多伦多,清晨雾气弥漫。语言不通,举目无亲的羽生结弦迷失在车站汹涌的人流里。一刹那,一个熟悉的脑袋进入他的视线。他与这位小姐并不熟悉,可这样特立独行的头发实在让人太过印象深刻。


  跌跌撞撞地在人流里穿行,羽生结弦终于接近了她。...

 

花滑goat羽生×中提琴手星尘



不知道这个文风怎么样,求求施舍给孩子个反馈




占个位置,主要还是更高维视角

——




 不是黯淡单薄的苍白,是绵密的,如雪融一般柔和的白色。


  除了引人注目的发色,她的发型也不同寻常。前面扎成两个马尾,后面也分成两股,一直垂到腰际,用带有六芒星的发绳固定。


  在加拿大多伦多,清晨雾气弥漫。语言不通,举目无亲的羽生结弦迷失在车站汹涌的人流里。一刹那,一个熟悉的脑袋进入他的视线。他与这位小姐并不熟悉,可这样特立独行的头发实在让人太过印象深刻。


  跌跌撞撞地在人流里穿行,羽生结弦终于接近了她。白发小姐穿着群青色的风衣,背上背着琴盒。一只手拉着行李箱,正低头看手机。好像手机里有什么好笑的消息,让她眉眼弯弯。


  “请问是……星尘小姐吗?!”


  羽生结弦在最后一秒记起了她的名字。他并没有和她说过话,姓名也是从他人口中得来,仅有的几次直接交流,恐怕只有在通道里的点头致意了。


  而且已经时隔一年了。


  可就是这位小姐,此时此刻成了不知所措的他的救命稻草。


  突如其来的日语询问把星尘吓了一跳。她抬头一看,金色的眼瞳里映出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亚裔男孩。


  记忆犹新。


  “黑天鹅?”


  这个称呼让羽生结弦红了一下脸“是我,那个在慈善冰演与您配合过几场的花滑选手。我叫羽生结弦。”


  因为舌侧牙套,他说话有点大舌头,羽生结弦脸红了。


  “我知道您的名字,只是您的表演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听到面前男孩的解释,星尘笑了一下。她也拥有一张五官典雅的亚洲面孔,与她奇异的发色瞳色比较,有种别样的美感。


  她回忆起在311慈善冰演中,面前的运动服男孩作为特邀的灾区选手,倾情奉献的《天鹅湖》。那时她恰好停留日本,主办方临时缺人,也邀请她出演。


  想起冰面上黑天鹅颤抖的姿态,决绝的身影。可以说,相比于他随着旋律起舞,更像是是她的琴音伴随他的舞姿摇曳。


  她的老师总是说,她演绎的乐曲,感情就像舞女涂在脸上的金粉,仅是做表面的装饰罢了。


  这样严厉的批评可不止一次,而长者的真知灼见也反馈到了比赛中。很多评委都赞扬她出色的技巧,但中提琴是抒情的乐器,他们不无遗憾的宣布,她倾注的感情——不够丰满细腻。


  而这位黑天鹅,他的痛苦与深情浸入她的琴波,让她的琴声内在也有了闪闪发亮的结晶。


  “应该是我配合您才对。”星尘补充一句。


  “不,您的琴声很美!”羽生没料到这一句,忙摆手道。他看星尘只是微笑,好像无意再深入交谈的样子,赶紧切入正题。


  “星尘小姐,我这次是来多伦多蟋蟀俱乐部训练的。可是我刚下车,没看到接引我的人。我语言不通,手机电量也快耗尽了,请您能不能帮帮我?”


  亚裔男孩说完,就对白发女孩鞠了一躬。在熙熙攘攘的加拿大车站,人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没人注意到这小小一幕。


  星尘摁灭了手机,瞅了一眼羽生结弦。她在告别日本后,在电视上追逐了他有一赛季。其它选手的表演也很漂亮,可她还是偏爱第一次给予她触动的灾区男孩——在成年组里他完全就是个男孩。


  坚韧不拔的生命令人惊艳,罗密欧的呐喊也同样扣人心弦。但隔着屏幕,星尘总觉得不太对劲。


  其实也就是给她的启发稍逊黑天鹅一筹。因此,她一直期待下一次在现场看他的表演。


  可她从未想过还能在冰下遇到花滑选手本人,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此次来多伦多,是为了拜访恩师,准备即将到来的东京国际中提琴大赛。与羽生结弦情况相仿,本应在车站接她的师姐没有来,星尘已经等她很久了。


  “你有你们俱乐部的电话吗?我帮你打个电话吧。”她在继续等师姐,还是帮助可怜的花滑选手之间摇摆了一下,想出了个折中主意。


  羽生当然有俱乐部的电话。可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通讯录里,而没电吃的手机早已在几分钟前闹脾气自动关机了。


  看来此路不通。星尘有些懊丧的想。她看着面前黑天鹅脸上稍显自责的神情,感觉下一秒,他就要告别自己了。这种只身一人初至异国的不易,星尘是体验过的。可她起码没有什么语言障碍,这位语言不通先生情况不一样,留给他的难度是地狱级别的。


  不愿意让这样一位缪斯寂寥一人攻坚克难,星尘决定再联系一下自己消失了的师姐试一试。她朝羽生结弦抱歉笑笑道:“不好意思,我打个电话。”


  看见男孩点头,白发女孩打开手机,第n次拨打自家师妹的电话。


  其实她对这一下不抱希望,鉴于她已经等戴安娜接近半小时,星尘已经做好了电话没打通干脆自己带花滑选手走的准备。


  电话很快接通,羽生看见金瞳女孩露出一个稍显惊讶的表情,就和电话里的人说开了。她们说的是法语,语速飞快。接着女孩看他一眼,眼里还有未退的笑意,她对他做口型,意思是我帮你。


  她日语口型做得夸张,羽生很想笑,为了礼节忍住了。


  星尘最后对电话那头say了句goodbey,就对羽生说:“我师姐有点小事没有来。她叫我不要等她。我们一起打车吧。”


  星尘的声音有点闷,像是那边有什么好笑的讯息,也让她竭力憋笑。


  太阳拨开云雾,露出真容来,明媚的阳光让温度回升。招呼羽生跟她走,白发小姐脚下生风。她走出车站,想起什么,扭头问男孩:“您来多伦多,是先去俱乐部,还是先去住处?”


  羽生愣了一下,感受到手里行李的重量,心里百转千回了一番。最后还是对冰的渴望战胜一切,喃喃道:“我租了一个公寓,就在俱乐部附近……先去俱乐部吧。”


  星尘点点头,正要打车,就听背后男孩子略有惊慌的声音“哎呀,太糟糕了!遗忘了星尘小姐,您是怎么办?”


  “先把您送到蟋蟀俱乐部吧。我先前也在多伦多生活过一段时间,蟋蟀俱乐部据我所知emmm”


  她戳脸做沉思状“反正比我的目的地近,而且我也不急。”


  她这幅样子很呆,头上呆毛随风一摇一摇的,不安分的样子吸引羽生的目光。不过他很快礼貌地收回视线,再次鞠躬对这位小姐表示感谢,稍后更是主动帮星尘把行李搬上车。


  星尘噼里啪啦对司机说了蟋蟀俱乐部的地址。司机好奇地看了眼星尘的相貌,没多说什么。


  “星尘小姐,真是多谢您了。不然我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当我家办慈济
日绘day9。 我考完科三回来...

日绘day9。

我考完科三回来了…好累,瘫了一天才继续。

本来有认真画的,但因为画一半细化崩没了所以也没心劲重新细化了😢尘宝果咩捏。

(很久没关注中v所以也不知道tag怎么打了orz)


日绘day9。

我考完科三回来了…好累,瘫了一天才继续。

本来有认真画的,但因为画一半细化崩没了所以也没心劲重新细化了😢尘宝果咩捏。

(很久没关注中v所以也不知道tag怎么打了orz)


口筮筮筮筮噬
我记得好像之前尘尘在b站里发过...

我记得好像之前尘尘在b站里发过一条关于SV尘的动态,配文是“她是谁啊”


然后就突然有了这个脑洞


V4尘:“你是…………?”


SV尘:“我是你啊(。・ω・。)ノ♡”

我记得好像之前尘尘在b站里发过一条关于SV尘的动态,配文是“她是谁啊”


然后就突然有了这个脑洞


V4尘:“你是…………?”


SV尘:“我是你啊(。・ω・。)ノ♡”

椰希果🍀

也玩了一下,以后滤镜帮我画画😍

也玩了一下,以后滤镜帮我画画😍

白虎RK
荧惑约的《大鱼》曲绘!祝孜然老...

荧惑约的《大鱼》曲绘!祝孜然老师生日快乐🎂这边也发发

荧惑约的《大鱼》曲绘!祝孜然老师生日快乐🎂这边也发发

Slug Club

暗戳戳想写点什么!

快来个人写一篇文!

快来个人写一篇文!

铃球
浅剧透一下!!(◦˙▽˙◦)

浅剧透一下!!(◦˙▽˙◦)

浅剧透一下!!(◦˙▽˙◦)

信子

用扭扭棒做了个尘尘冰箱贴ww

用扭扭棒做了个尘尘冰箱贴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