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星的孩子

1803浏览    47参与
栢日轩訡_茶耳听雨

只能挑一些能看的了qwq——
逐渐匮缺因为真的没有摄影会找我
找我也不会加好友没有返图qwq
每次只能回家拍一下( •̣̣̣̣̣̥́௰•̣̣̣̣̣̥̀ )

只能挑一些能看的了qwq——
逐渐匮缺因为真的没有摄影会找我
找我也不会加好友没有返图qwq
每次只能回家拍一下( •̣̣̣̣̣̥́௰•̣̣̣̣̣̥̀ )

栢日轩訡_茶耳听雨
靠着没在老福特上发布过的照片每...

靠着没在老福特上发布过的照片每日一张能撑过多少天挑战(!)
记得这张是2019/8/24展子后回家拍的w

靠着没在老福特上发布过的照片每日一张能撑过多少天挑战(!)
记得这张是2019/8/24展子后回家拍的w

非酋幸运星

一闪一闪亮晶晶

看罗再说太太的《特别观星》

心情很复杂,太太对他们描写的很细腻

我才知道原来说话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他们是天上的星星,

每一次闪烁都隔着几万光年的时间差,

我们只能隔着几万光年看着,

彼此无法触摸,无法理解

去买奶茶的时候,我站在吧台前忍不住想

是不是我这样眼巴巴看着价目表,服务员忙前忙后把我当隐形人的状态,就是他们每一个孤独到无人发现的个体

愿他们能发出温暖的光

看罗再说太太的《特别观星》

心情很复杂,太太对他们描写的很细腻

我才知道原来说话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他们是天上的星星,

每一次闪烁都隔着几万光年的时间差,

我们只能隔着几万光年看着,

彼此无法触摸,无法理解

去买奶茶的时候,我站在吧台前忍不住想

是不是我这样眼巴巴看着价目表,服务员忙前忙后把我当隐形人的状态,就是他们每一个孤独到无人发现的个体

愿他们能发出温暖的光


唐屿秋
重新试了一次星孩金_(:з」∠...

重新试了一次星孩金_(:з」∠)_

重新试了一次星孩金_(:з」∠)_

望天光破晓

课程时间太短画到想哭…… 

画了就是三种不同的自闭症儿童的家庭情况。

课程时间太短画到想哭…… 

画了就是三种不同的自闭症儿童的家庭情况。

望天光破晓
给上个课程的,自闭症孩子画的一...

给上个课程的,自闭症孩子画的一个小图。

自闭症孩子又叫做:星星的孩子。

给上个课程的,自闭症孩子画的一个小图。

自闭症孩子又叫做:星星的孩子。

Arctic-C
【第二斩】还是毕设的配图……想...

【第二斩】还是毕设的配图……想把动画搞成绘本,但是应该传达不出来吧,动态意识之类的……
插画脸比动画脸好看太多【

【第二斩】还是毕设的配图……想把动画搞成绘本,但是应该传达不出来吧,动态意识之类的……
插画脸比动画脸好看太多【

Arctic-C
【第一斩】毕设做的关于自闭症的...

【第一斩】毕设做的关于自闭症的动画,布展不知如何下手…………临时画了张海报想糊弄过去(bushi),本来想动画+绘本,完全画不出来(各种意义上)……画完动画就完全不想动了只想摸鱼【躺

【第一斩】毕设做的关于自闭症的动画,布展不知如何下手…………临时画了张海报想糊弄过去(bushi),本来想动画+绘本,完全画不出来(各种意义上)……画完动画就完全不想动了只想摸鱼【躺

久久爬在地上吃枇杷

画了欲白老师 @脑壳疼❌ 的安雷!(为什么总感觉是小男孩)马克笔真是对我不友善啊。。。星星的孩子太好看了呜呜呜呜😭😭😭(会被老师看到吗?(不会的如果被看到我就再画一张星星的呆毛姐弟)

画了欲白老师 @脑壳疼❌ 的安雷!(为什么总感觉是小男孩)马克笔真是对我不友善啊。。。星星的孩子太好看了呜呜呜呜😭😭😭(会被老师看到吗?(不会的如果被看到我就再画一张星星的呆毛姐弟)

-Aurora-

★A-3Day2的场照
@脑壳疼❌ 老师的星孩pa凯莉💕

摄影丨千铃也

欲白老师的设定太棒了!!💥后排表白老师!!(大大声)

★A-3Day2的场照
@脑壳疼❌ 老师的星孩pa凯莉💕

摄影丨千铃也

欲白老师的设定太棒了!!💥后排表白老师!!(大大声)

凉笙挽歌

是上周刚到的星孩雷,这套超好看了。短裤小男孩满分?

是上周刚到的星孩雷,这套超好看了。短裤小男孩满分?

ccyulongtejiao
ccyulongtejiao

自闭症最佳治疗时间是什么时候

       自闭症虽然是一种心理疾病,但是从医学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它的出现和神经系统分泌的y-氨基丁酸浓度过高有直接关系,不过不管怎样,如果孩子被确诊患上了自闭症的话,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确实是有很严重危害的,所以如果说孩子一旦被确诊患上了自闭症,一定要在治疗最佳的时候带着孩子去进行治疗,这样才可以保证孩子可以更好的成长,那么具体自闭症最佳治疗时间是什么时候呢?

       对于正常的孩子来说,在一岁左右的时候就会开始和大人有眼神的交流,也会有语言...


       自闭症虽然是一种心理疾病,但是从医学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它的出现和神经系统分泌的y-氨基丁酸浓度过高有直接关系,不过不管怎样,如果孩子被确诊患上了自闭症的话,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确实是有很严重危害的,所以如果说孩子一旦被确诊患上了自闭症,一定要在治疗最佳的时候带着孩子去进行治疗,这样才可以保证孩子可以更好的成长,那么具体自闭症最佳治疗时间是什么时候呢?

       对于正常的孩子来说,在一岁左右的时候就会开始和大人有眼神的交流,也会有语言上的交流,虽然这个时候他并不会讲话,但是基本上可以表达自己想要干什么,比如说如果是一岁的孩子想要让抱抱的话,他会抱住你的腿抬头看你。但是对于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来说,一岁左右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和大人有正常的眼神交流,而且随着月份增加,自闭症孩子的肢体语言会越来越少,一般到2岁左右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孩子是否患有自闭症。

     所以很多儿童心理学家都认为,在孩子2岁的时候是治疗自闭症的最佳时间段,有些症状比较严重的自闭症患儿,即便是晚一年在治疗的时候成效就不会特别的理想,所以如果说您怀疑自己的孩子有自闭症,一定要在孩子2岁左右的时候带他去医院进行诊断,一旦确诊要积极的进行干预和治疗,要知道有很多自闭症儿童在经过干预治疗之后,都是可以治愈的。

       知道了自闭症最佳治疗时间是什么时候之后,提醒各位父母,在对于自闭症儿童进行干预治疗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有足够的耐心才可以,在孩子情绪不佳的时候,要注意找到正确的方法让孩子开心起来,而且一定要找到孩子最信任的人,让他(她)多陪着孩子,多和孩子进行沟通才可以。


ccyulongtejiao

关爱星星的孩子,让世界充满爱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不聋不盲,却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他们有着如星星般明亮的双眼,却不愿与人对视,甚至拒绝所有试图走进他们世界的“外人”;他们有个好听的名字――星星的孩子,而另一个名字却让他们的父母在梦中都能哭醒,那就是“自闭症孩子”。

    根据相关数据估计,全球有3500万人患有孤独症。据估算,我国约有至少400万名孤独症患者。孤独症出现在第一胎男婴的机会很高,其出现率大约是4‰~5‰。,男性的出现比例是女性的三四倍。据不完全估计,长春市患有孤独症的孩子约几千人。

有人说,他们是星星的孩子,或者就像星星一样,孤独而美丽,也有人叫他们“雨人”。...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不聋不盲,却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他们有着如星星般明亮的双眼,却不愿与人对视,甚至拒绝所有试图走进他们世界的“外人”;他们有个好听的名字――星星的孩子,而另一个名字却让他们的父母在梦中都能哭醒,那就是“自闭症孩子”。

    根据相关数据估计,全球有3500万人患有孤独症。据估算,我国约有至少400万名孤独症患者。孤独症出现在第一胎男婴的机会很高,其出现率大约是4‰~5‰。,男性的出现比例是女性的三四倍。据不完全估计,长春市患有孤独症的孩子约几千人。

有人说,他们是星星的孩子,或者就像星星一样,孤独而美丽,也有人叫他们“雨人”。他们像谜一样,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现象,他们是一群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能看到东西却视而不见,能听到声音却充耳不闻,能与人交流却闭口不言。

自闭症,是一种广泛性的先天发育障碍,患者往往表现为不正常的社交能力、沟通能力、兴趣和行为模式。自闭症治疗是一项特殊教育,需要投入相当多的人力、财力等,因此多数类似的治疗机构经费都比较吃紧,很多配备设施都不如普通幼儿园。

自闭症的孩子就像蜗牛一样,虽然走的很慢,但一直都在进步,哪怕是一毫米。也许他们的接受能力有限,也许培养他们需要长期的努力,但是只要这个社会给他们一个宽松的空间,投入更多的关爱和理解,陪伴他们的不再是孤独,“星星的孩子”也能创造奇迹,也会有未来,属于他们的星空会更蓝色。

    爱是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爱是由衷的赞许和鼓励。赞许也许只是一句话,鼓励也许是拍拍肩膀,但是这一句话、这轻轻一拍也许就打开了孩子们的心门。因此请大家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在恰当的时候用恰如其分的语言、表情、体态,给孩子们以鼓励,唤醒孩子们的生命感、成功感、价值感,使孩子们在激励中成长。 


Ro see
自闭症患者作品 惊叹 无滤镜

自闭症患者作品 惊叹 无滤镜

自闭症患者作品 惊叹 无滤镜

鬼畜执事飞羽

星星的孩子(原创国家学院背景)1.俄罗斯兄妹的入学

进入科罗嘉的这所大学是在金色的九月,长头发的少女拖着行李箱跟在浅色头发的青年身后,脚在学校的台阶上拌了一下,行李箱上的挂饰掉了下来。
“哥哥,等等我!”娜塔莎小声抱怨着,回身去捡自己的小物什。
“已经到了哦。”伊万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妹妹。“我肚子饿了。”
科罗嘉共和国立于大洋洲,离俄罗斯多少有些遥远,伊万内心多少有些轻松,走之前母亲脸上的表情让他着实有些难受。把母亲托付给娜塔莎的爸爸,也让伊万觉得心情复杂,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跟自己相处了几年的妹妹,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她此时看着那破碎的小娃娃,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失落感。
天气已经入秋,黄色叶子打着旋儿在地上匍匐着。他们穿过宽敞的校门,虽然这是所国际...

进入科罗嘉的这所大学是在金色的九月,长头发的少女拖着行李箱跟在浅色头发的青年身后,脚在学校的台阶上拌了一下,行李箱上的挂饰掉了下来。
“哥哥,等等我!”娜塔莎小声抱怨着,回身去捡自己的小物什。
“已经到了哦。”伊万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妹妹。“我肚子饿了。”
科罗嘉共和国立于大洋洲,离俄罗斯多少有些遥远,伊万内心多少有些轻松,走之前母亲脸上的表情让他着实有些难受。把母亲托付给娜塔莎的爸爸,也让伊万觉得心情复杂,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跟自己相处了几年的妹妹,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她此时看着那破碎的小娃娃,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失落感。
天气已经入秋,黄色叶子打着旋儿在地上匍匐着。他们穿过宽敞的校门,虽然这是所国际生众多的大学,路过的学生还是向他们抱以好奇的眼光--俄罗斯人总是容易被认出来的,也不知道这是否是件好事。
“啊,可以带我去国际生填表的地方吗?”伊万试探着拍了拍一个在衣柜前正要换鞋的学生。
那学生听见后回过头来,他长着一双绿色眼睛,有两道标志性的浓眉,当看到两位懵懂的大一新生时,这个人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稍等,我本来也是迎接新生的,不过被一个满脸胡子的笨蛋把鞋子换了,所以晚了些。”说着,他猛的拉开了自己的柜子。
一小堆信件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伊万帮忙捡起其中几封,其中一封上面是女孩子绢秀的字迹,信的一角有一个用红笔画的爱心,但是吸引他的是另一封白色的信,字迹有些潦草,而且傻乎乎的把名字写在了信封上,并且那名字看起来像是个男孩子的。
“抱歉抱歉,我有时候会碰到这种事情……”对方的耳根迅速变红了,“过来吧,这边走。”他自然而然的接过了娜塔莎的行李箱。
晚上回到临时租的小房子里,伊万·布拉金斯基疲惫的躺在了小床上。还未等他翻开今天那个叫亚瑟·柯克兰的学长发的校园通读手册,门便咚咚的响了起来。
“哥哥,为什么要锁门?”
“娜塔,我要睡觉啦。”伊万无奈的回答道,“而且你是女孩子哦,忍耐一下,我会想办法尽快找到房子的。”
“可我是妹妹……”
“我知道的。”伊万柔声说着,“快睡吧,要乖一点。”
进入学校的第二天没什么课,伊万又暂时没有地方可去,他在学校里转来转去,草坪边上正支着大大小小的桌子,学校的社团在进行纳新活动。
大概是被刚烤好的小蛋糕香气所吸引,他在美食部的桌子旁停留了很久,美食部扎着金色小辫子的年轻部长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和他聊得蛮是投机,并且在听说亚瑟的事情时笑得前仰后合。
“你来这里第一天就得罪了学生会长,真是可喜可贺。”
“他很在意男孩子的情书这件事吗?”伊万咬着蛋糕问道。
他没有和弗朗西斯承认自己没有嘲笑学生会会长的真正原因,在家乡的时候,待在一起的男孩子们讨论女孩子的时候,他却梦到了一个干净温和的男孩子,在他的梦里朝着他笑,完全取代掉了其他的位置。
所以他离开了家,虽然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家里太闷,他很想出来看看。
他的这个选择,在目前的俄罗斯暂时是不会被公然允许的,这让他感到迷茫。
“也不是啦,他可是英国人。他骂你是笨蛋了没有?”
“没有哦。”
“那还好,他总骂我笨蛋,我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弗朗西斯心不在焉的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你说你要租房子?你介意不介意和我们的皇帝一起住?”
学校的老师地位自然很高,但是学生会同样不可小视,用弗朗西斯学长的话说,那是一本正经的聪明人待的地方,
亚瑟简直像脸上写着“我是天才”出门似的。他们的人气当然很高,但是他们大学二年级开始,剧文社和轻音部崛起了。
剧文社原本是由学校的老师组建的两个分开的社团,也就是话剧和诗文两个社团,只是好景不长,传出了吃空饷的意思,人也走了很多,于是校长合并了两个社团,把这么一个新社团还给了学生。一群学生还真的把剧文社带的绘声绘色,现在的社长就是大家有时候会提到的“皇帝”。
“皇帝”是个东方人,为人很低调,据说他刚来的时候,别人看他长得瘦小又安静,便扬言要把他的脑袋摁到马桶里,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惹了他的两个表弟,于是三个人把几个混小子揍了一顿。
后来剧文社拍了一出森林王子的话剧,这个叫王耀的年轻人演的是鹿之王,原本大家以为他演不出王的气质,但是演出结束后,大家被他的台风深深折服了。
王耀是个东方人,叫王有点不顺口,于是他成了“皇帝”,和亚瑟那种他自己都阻挡不了的高人气不同,皇帝平时大家不怎么谈论,可能跟剧文社默默努力的风格有关,只是每次演出的票,不出一天就被抢空了。
这次皇帝想找个室友,也只是告诉几个朋友帮忙问一下,他做室友应该是靠谱的,只是那房租贵了点。
等到了那栋大公寓的七楼,伊万发现“皇帝”住的意外的普通,想来也正常,毕竟皇帝脱下龙袍,平时应该也是个普通的男孩子而已。
他举起手,敲了敲门。
“哎呀,你好啊!”开门的是个东方人没错,他大概刚洗头,头发上有一股好闻的柠檬味,搞得伊万还以为他是个女孩儿,直到看到他的背心牛仔裤和脚上的熊猫拖鞋才反应过来,他屋子里还有两个男孩子,其中一个戴着眼镜微笑着看着他,经过讨论伊万分摊了一部分的房租。
“嗯,你好,我是伊万,刚跟同学听说过你。”伊万握住他的两只手摇晃着,对方没戴眼镜的那个表弟不轻不重的瞪了他一眼。
后来伊万才知道,他付的是房租的六成,不过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