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极

13.4万浏览    598参与
茶几小白

◆CP25◆本宣◆

占tag致歉/lof这边也来宣传一下

明日方舟同人合志《WINTER IN EDEN》系列予页shou开始啦!详情可见p2,车专发抽jiang在wei/bo

桃饱传送门:Alice映画:艾酱小铺

◆CP25◆本宣◆

占tag致歉/lof这边也来宣传一下

明日方舟同人合志《WINTER IN EDEN》系列予页shou开始啦!详情可见p2,车专发抽jiang在wei/bo

桃饱传送门:Alice映画:艾酱小铺

魔冰玩明日方舟

《艾丝忒西里斯》(星极我星极向)

我曾疯狂地迷恋着一个梦。


与梦境的无限美好恰恰相反,那时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刻。其时间我正被戒断反应所困扰。在一个又一个夜晚,如同尸体般僵硬地陈在床上,瞪着浑浊的双眼,直到黑色的星星沉向湖间,朝阳从城市渐渐熄灭的天际线后升起之时,才能得到片刻的小憩。


之后我会在一片雪白的沙滩上醒来。翡翠般碧绿的海水拍打在沙滩上,延伸至无限远处,直至与苍蓝的天空融为一线。


沙滩上拴着一只木质的帆船。无需指引,我自己坐进小船,扬起风帆,顺着刻在心中的航道航向梦境之城,白银之国——艾丝忒西里斯。叙拉古的诗人曾经用一千零一个窈窕淑女之名命名了一千零一个人间所不存在的,仙境般的城市,但艾丝忒西里斯让...

我曾疯狂地迷恋着一个梦。


与梦境的无限美好恰恰相反,那时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刻。其时间我正被戒断反应所困扰。在一个又一个夜晚,如同尸体般僵硬地陈在床上,瞪着浑浊的双眼,直到黑色的星星沉向湖间,朝阳从城市渐渐熄灭的天际线后升起之时,才能得到片刻的小憩。


之后我会在一片雪白的沙滩上醒来。翡翠般碧绿的海水拍打在沙滩上,延伸至无限远处,直至与苍蓝的天空融为一线。


沙滩上拴着一只木质的帆船。无需指引,我自己坐进小船,扬起风帆,顺着刻在心中的航道航向梦境之城,白银之国——艾丝忒西里斯。叙拉古的诗人曾经用一千零一个窈窕淑女之名命名了一千零一个人间所不存在的,仙境般的城市,但艾丝忒西里斯让它们全都黯然失色。


然后小船驶进港口。两旁的守卫们向我们鞠躬,我与骑着雪白骆驼的西域商人,和驾驶着奇怪飞行器的智者一同迈过富丽堂皇的大门。那对城门不知多高,据说是用整棵最好的红木直接刻削而成的,刷着深邃的天空般的上好宝蓝色涂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城中的鹅卵石小路连接着每一块地皮,哪怕是的城市规划师也无法做得更好。小路最终都通向城中央的高山,从高山上俯瞰这个城市,你会看到用洁白无瑕的大理石垒成的,砌着光彩夺目的琉璃瓦的一片片蘑菇般的矮小而可爱的民居,你会看到一座座超越了同为艺术家的一千九百一十九位最伟大的杜林诗人的无边幻想的高大神庙,里面供奉着奇特而祥和的神像,全都刷着银粉,镶嵌着整块玛瑙。你会看到在道路的两旁有一座座白银打成的喷泉,来自地底的最纯净的水珠从铸着双尾菲林兽的泉口喷涌而出,在空中折射出彩虹般的光辉。


但先不急着上去。请先在这烟火气的街头巷尾走一走吧。家家户户的门口都贴着工笔细描的守护神画像,热情好客的主人们会用一顿精美的炭烤沙虫腿或者佩洛兽肉饼招待每一位踏进房间的客人。他们都热衷于与客人探讨理学问题,但如果你不擅此道,他们也会贴心地闭口不谈,绝不会像好斗的锦鸡炫耀羽毛那样炫耀自己的知识。


商店街里的每一家商店都出售着超越外界最富于灵感的艺术家的精美工艺作品,因为这里的人们的热爱艺术。它们的材料或是青铜,或是雪松,又或是那种透明得没有一分一毫杂质的翡翠,都无比珍贵。但与艺术家那美轮美奂,巧夺天工的技艺相比,材料的珍贵就不算什么了。


直到太阳西渐,东方的、西方的来客,城北的、城南的居民们纷纷从旅店中、民居中、商店中涌出来,抱着某种默契登上山顶,围在山顶上那座宅邸的四周。


因为这座以她为名的城市的统治者,艾丝忒茜娅小姐将会发表演讲。


宅邸的窗帘准时拉开,那留着瀑布般蓝色长发的黎博利从窗后探出头来。虽然跛了左足,但这丝毫无损于她的美好。她是银匙中无限知识里最最璀璨、最最耀眼夺目的明珠,拥有让吟游诗人传说中的西施和杨玉环见到都要自叹不如的美貌。她同时还有着一颗聪慧的大脑,她的演说中闪现着无数天才的火花,恰似苏格拉底的理想中那位“哲人王”,秉持着热爱智慧、追求真理的信条,堪称完美地管理着这梦境之城。


演讲结束后,听众们四散而去。然而我似乎是听众中那与众不同的一个。一次演讲结束后,艾丝忒茜娅偶然发现了我,之后每次她都会邀上我进入她那恍若月宫的宅邸。宅邸内的陈设一定是品味极其高雅、装饰得极其优美的,但我却未曾为它们留下一点注意力,因为我全部的心神都被艾丝忒茜娅小姐吸引了。我以自己清醒时不敢想象的机敏和口才与她攀谈着,却也常常被她的智慧所折服。之后她会请我与她同床共枕。我们在床上赤裸相对,互相拥抱,但从未欢好过。我又怎敢对这美好的尤物产生一丝邪念?


在温暖的怀抱中,与现实截然相反,丝毫不受任何药物影响的我总是要不了一会儿,就舒服地投入了梦幻之神的怀抱。


当我再醒来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我依然僵硬地陈在床上,开始面对水泥牢笼中的新一天残酷现实。


现在,我已从戒断反应中摆脱出来,或者说,用一种药物依赖代替了另一种药物依赖。然而自此,梦幻与我的睡眠分别,我再也没能进入梦中,遨游那人间不可见的梦境之城。


但是,天呐,十一万四千五百一十四次地感激她,梦幻之神——


那是一个超越想象的凌晨,我轻浅而死寂的睡眠被邻家施工的声音粗暴地打断,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睡。于是我换上衣服,决定提前出门,拥入又一个冷漠的白昼。


受疲劳过度和胡思乱想控制着的我,机械板麻木地走在设定好的轨道上,甚至对眼前的世界都没有知觉地撞在


“抱歉,我没有看路……”留着瀑布般蓝色长发的黎博利向后歪歪斜斜地退了几步,向我道着歉。抬起头,我们二人对视时,不禁瞪大了眼睛,不约而同地惊讶道:“原来是你!”


此刻正是黑色的星星沉向湖间,朝阳从城市渐渐熄灭的天际线后升起之时,梦境之城艾丝忒西里斯携着其全部的璀璨跨越众星、降临于世。

红枣不早

我上色好难看。。。。

我上色好难看。。。。

泱

【明日方舟】Tale of Stars(2) (星极主)

1在这里  (不过因为基本上只能算作设(hu)定(che), 基本上没什么剧情连贯性....


———————————分割线———————————

“ ‘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1]这是在什么时候,哪本书上看到的句子呢?应该是有好几年前了吧,不然我不会记不得作者和出处。当然也有可能自那件事之后,记忆力已大不如从前,虽然近来似乎有所恢复,但似乎有些相对于不太重要的小事,仍记忆模糊。“

    “关于那件事的详细记录,相信莱茵生命提供的信息更为详细。而的确对我来说事发突然,事后回忆...

1在这里  (不过因为基本上只能算作设(hu)定(che), 基本上没什么剧情连贯性....


———————————分割线———————————

“ ‘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1]这是在什么时候,哪本书上看到的句子呢?应该是有好几年前了吧,不然我不会记不得作者和出处。当然也有可能自那件事之后,记忆力已大不如从前,虽然近来似乎有所恢复,但似乎有些相对于不太重要的小事,仍记忆模糊。“

    “关于那件事的详细记录,相信莱茵生命提供的信息更为详细。而的确对我来说事发突然,事后回忆也无法保证与实际情况是否有出入。如果您现在仍希望询问我,也愿意继续听我所言的话,大概我要‘从头’开始讲述,其间将充斥大量我个人的理解,甚至可在你们眼中归为偏见也不为过,而真正的关键细节预计也不得不缺失——因为时至今日,我的确对当时发生的事无法称为‘理解’,只能不得不‘接受’以及‘适应’而已。且为了这‘接受’和‘适应’,我是否又自我编织出某种妄想?还是我的确在某个罅隙之间窥到了某种并不确定的可能性?至少这些现在的我无法回答也无法判断。至于您对此的理解和判断,我无权过问。“

    “不知您是否听说过一种说法,‘宇宙的最不可理解之处在于它是可以理解的’[2],据说这是某位近代知名物理学家的名言之一。但对我们而言,宇宙可以理解一直是不言自明的。如果宇宙不可理解,星盘又如何昭示个人的命运?星图又如何为未来带来启示?当然,占星师自然会出错,星象会有可能有多种解读,解读的‘语法’也必须随着星图变迁而不断更新。但‘宇宙是可以理解的’这一信念,虽然不会在有着占星家族内部郑重其事地与其他星象仪轨一起传承,但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基于这条毋须自证的公理。如果宇宙不可理解,那星图的记录除了记录观星的结果之外,对当下人世的意义将瞬间减弱。如果宇宙不可理解,占星又有何意义?

    “埃琳娜的事无论对我还是她而言,没有任何征兆。身为占星师,自然对自己和亲人的星盘十分熟稔。无论是她的本命盘、还是那年的流年盘,都没有丝毫迹象。即使现在复盘,至少以我本人以及我所在家族内部传承的技艺水平,仍看不出些微指示。如此突兀,似乎这件事出现的本身就是为了颠覆我们的认知。”

    “是否听上去我对埃琳娜的事故不近人情?我不否认,在最开始的悲伤和震惊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不可置信以及震惊错愕。甚至在一开始收到莱茵生命的联络之后,即使知道事故必然已十分严重,不然他们不会主动联络相关家属,我仍对埃琳娜的状况抱有一定幻想。我所依靠的凭据,便是我和她都已投入巨量心力的占星技艺——虽然埃琳娜总是喜欢显示出举重若轻的样子,事实上她的记忆和计算能力的确也高于我,但即使喜好“偷懒”如她,也免不了年少时一点一滴地从基本开始打下基础。我连夜乘上直奔莱茵生命所在地的列车,为了强制自己不去多想埃琳娜目前的状况——因为这对现状无济于事,我再次对她的星盘进行排盘和解读,在明知一模一样的事在三个月前决定与莱茵生命进行合作,且星遥也对去往莱茵生命就职跃跃欲试时就进行过,但我仍出于某种徒劳寻求安慰的心理,再次开始解读。

   “啊是的,埃琳娜被叫做’星遥‘,这个称号她那时也才刚获得三个月。能获得称号也就意味着占星技艺在族内获得认可。她获得称号时比我那时还小了两岁,包括我在内的族内其他人都觉得,如果她只要能再稍微勤奋一点点,提前个三五年,甚至成为族内有记录以来最早获得称号的占星师也有可能。但这都是以前的事了。”


[1] 出自T.S.Eliot的诗The Hollow Men(空心人),  原文为This isthe way the world ends/Not with a bang but a whimper.

[2] 爱因斯坦的名言,英语原文为What is inconceivable about the universe is that it is at allconceivable.


君华主动退出战场

是冰激凌配色的百变星极小姐~给最爱的星极宝贝1121的小礼物,一不小心画了好多可可爱爱的表情,希望能得到喜欢啦!敲黑板,在mp是不可用的喔?另外迫不及待地提前谢谢小红心和小蓝手!(?)最后一p是苦难陈述者情头小彩蛋,在画了在画了.jpg

ps:我是真的不会画衣服上的fafa,不好意思>人<

是冰激凌配色的百变星极小姐~给最爱的星极宝贝1121的小礼物,一不小心画了好多可可爱爱的表情,希望能得到喜欢啦!敲黑板,在mp是不可用的喔?另外迫不及待地提前谢谢小红心和小蓝手!(?)最后一p是苦难陈述者情头小彩蛋,在画了在画了.jpg

ps:我是真的不会画衣服上的fafa,不好意思>人<

月喵猫喵咕咕呱

最近的一些方舟杂鱼

最后一张即将冬天出门的莱茵一家三口(请忽略身高画的有问题)(衣服私设)

记不住人设QAQ衣服瞎画(好像把梅尔发型和耳朵画错了)

(跪地道歉)

最近的一些方舟杂鱼

最后一张即将冬天出门的莱茵一家三口(请忽略身高画的有问题)(衣服私设)

记不住人设QAQ衣服瞎画(好像把梅尔发型和耳朵画错了)

(跪地道歉)

独立纵队
占tag道歉 卑微失忆非洲刀客...

占tag道歉

卑微失忆非洲刀客塔求好友

是官服

四十几个好友位全部空着 求好友 哪怕互相乱丢线索也好啊(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列表流泪

是个厨力刀客塔 喜欢砾姐姐和星极 同时吃各类百合cp 欢迎尬聊啊...

或者大佬们评论里留ID啊 我来加你

好像我ID有毒。。不一定搜的到。。。大家试试我UID 132596864

占tag抱歉...对不起

占tag道歉

卑微失忆非洲刀客塔求好友

是官服

四十几个好友位全部空着 求好友 哪怕互相乱丢线索也好啊(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列表流泪

是个厨力刀客塔 喜欢砾姐姐和星极 同时吃各类百合cp 欢迎尬聊啊...

或者大佬们评论里留ID啊 我来加你

好像我ID有毒。。不一定搜的到。。。大家试试我UID 132596864

占tag抱歉...对不起

子兼

【星极】【华法琳】无题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果然是复习太无聊了(瘫)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就看下去吧x


大概是下午五点半,也可能再早一点或者晚一点。不过猜错了也无所谓,无关数据不会对结果造成影响,现在具体几点看样子也不会影响华法琳会不会挂上舰桥。阳光从桅杆的影子里溢出,像红油蔓过甲板上经年的尘土,一大滩污渍一样浸染金属。微风里,大地还在变凉。挂在舰桥上的华法琳注视着这一切,联想起过往浸着血色的残红,心中不由涌上某种悲壮的情绪。但实际上,没什么好悲壮的,只是舰桥吹风的时光着实无聊。不过,有趣的东西很快就出现了。因为已是日落时分吗?几个星子悄然爬上地平,“朝思暮想”的占星师小姐也早早出现在了甲板上。


“咳咳,星...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果然是复习太无聊了(瘫)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就看下去吧x




大概是下午五点半,也可能再早一点或者晚一点。不过猜错了也无所谓,无关数据不会对结果造成影响,现在具体几点看样子也不会影响华法琳会不会挂上舰桥。阳光从桅杆的影子里溢出,像红油蔓过甲板上经年的尘土,一大滩污渍一样浸染金属。微风里,大地还在变凉。挂在舰桥上的华法琳注视着这一切,联想起过往浸着血色的残红,心中不由涌上某种悲壮的情绪。但实际上,没什么好悲壮的,只是舰桥吹风的时光着实无聊。不过,有趣的东西很快就出现了。因为已是日落时分吗?几个星子悄然爬上地平,“朝思暮想”的占星师小姐也早早出现在了甲板上。


“咳咳,星极小姐?不知道您是否愿意,顺手帮我个小忙?”华法琳清了清嗓子,尽量调整出友善的语调对斜下方的星极说。


星极显然吓了一跳,寻声望去,才注意到风中衣摆飘扬的华法琳:“哎?华法琳医生,您怎么上去的?需要我做些什么……您可否先说明一下?”


“这个嘛?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我就被挂到了这里。然而,把我弄上来的人似乎忘了把我放下去,嗯……所以我希望您能想想办法让我下去。虽说这里视野确实不错,但对我而言却没什么意义……”说话间,华法琳瞥见趴在天际线上的咸蛋黄,便一心想着舔上一口味道如何去了。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谁把您挂上去的,让我去提醒一下他可以吗?”星极仰视着余晖里的华法琳,原本的白发映着金辉飘扬在风里,这画面美是美,却也有几分凄凉。华法琳望着夕阳失神的瞬间,星极有些犹豫了,或许她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着急着下来,与此同时更强劲的风又吹来另一个猜想,“呃……这是凯尔希医生的意思吗?”


“嗯哼,你猜对了,我已经在这闲置了一整天,凯尔希估计又忙晕了。啊,风变大了……没准,不需要你了,我怕是要直接掉下去啦——”华法琳钟摆一样晃动起来,勾着桅杆的帽子发出一阵阵令人不安的呻吟。随着“嘶啦”一声,华法琳失去了看似轻盈的姿态,像所有的落体一样向着大地无情地坠落。


“呀——华法琳医生!您,还好吗……”


触地的瞬间像一场地震,天旋地转。反射性蜷成一团的华法琳在甲板上咕噜咕噜滚了几圈,总算是停了下来。“唔……痛,”身上的疼痛让她几乎忘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但也没有完全忘记,“可以,扶我一把吗……”那个小姑娘跑过来了,慌慌张张的;要是能逮住的话,这点疼算什么,趴在地上的华法琳甚至已经暗暗感谢起凯尔希的一臂之力,当然还有mon3ter,得谢谢它选的好地方。


星极迎上去,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想要扶起华法琳的,可昏暗的天色和强劲的晚风让人没来由地心慌。糊上脸的头发拦住了星极的脚步,她兀然停下,手足无措地问:“华法琳医生?我,我需要去叫其他医生过来吗?”


这样都不行吗……华法琳突然觉得,今晚的风格外地冷,还有这硬梆梆的甲板也是。“……不用了,我没事。”华法琳咬咬牙,爬了起来,就像每次外出执行任务一样利索。她拍拍裙摆,直起腰,看着两米外的星极。她要是再靠近一点我就直接扑上去,管他淑女不淑女的,华法琳盘算着。


星极也直视着那双红眸,而群星已然洞悉一切。银河清晰起来,像警戒线横亘在她们之间。星极自然地后退,给渐渐明朗的星河舒展的空间。她攥紧拳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声音却轻得仿佛只是呢喃:“但愿如此吧,嗯……我很抱歉,我没有帮上忙。”


群星升起来没过华法琳眼里最后的光,她终于没再理会身后的星极,走下甲板,唯一多余的动作就是用力踹了脚过道的墙。不过,那已经是在星极看不到的地方了。华法琳在想什么?平生所学的脏话或者来日方长?


泱

【明日方舟】Tale of Stars (1)(星极主)

开心地抽到星极~(虽然没抽到塞爹)看了设定后发现是我的茶~ 于是敲下了更多的设(hu)定 (che)

        充满了私(hu)设(che),没有剧情(目前已知设定实在脑不出什么剧情....  且未完。

        不过既然是设定,未完也没什么关系是吧....如果能填完,最终大概也只是短设定集合而已。...


开心地抽到星极~(虽然没抽到塞爹)看了设定后发现是我的茶~ 于是敲下了更多的设(hu)定 (che)

        充满了私(hu)设(che),没有剧情(目前已知设定实在脑不出什么剧情....  且未完。

        不过既然是设定,未完也没什么关系是吧....如果能填完,最终大概也只是短设定集合而已。

        以及另外想问一下,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部分词语如“星盘”,“星图”,“排盘”是否可以理解或会影响理解?



——————————————————分割线——————————————————



“说来有趣,比起现代科学领域一般普遍认为占星不过多半使用模棱两可的语言、不甚入流的暗示技巧来达到效果的看法,现如今真正被认可的占星师或星象学家,都非常乐于使用现代技术进行辅助。反而是那些徒有虚名的才会不放弃故弄玄虚的伎俩,对现代技术不屑一顾。毕竟,只要使用过计算机进行排列星盘以及储存记录,没有哪位占星师可以抵抗再不用手动排盘和记录的‘诱惑’。当然,手动排盘也一向是占星入门,以及基础的基础。大概我们家族里每个小孩从会写自己名字时就会开始记忆星图,到10岁时排盘记录至少记满了厚厚一本。直到几年前,我的第一张星盘记录仍记录在某本本子上。而埃琳娜……她的本子大概很早就不知被她扔到哪里去了吧。但既然她的记忆力和计算力极佳,似乎也用不着每一张星盘都一笔一笔完好记录。”


    “星图……当然会有变动,这一点也一直在我们家族内部传承,且可以从内部流传至今的星象图得到验证。所谓‘千年前的星图无法昭示千年后的命运’,一方面固然源于星图本身的变动,另一方面时间逾远的预言逾倾向于模糊不清。当然可以说这是出于某种说话技巧,但或许更有可能一方面出于过往星图无法对当下给予最高程度的提示,另一方面则受限于过去的占星技艺。——就像现代技术迭代更新一样,占星技艺从古至今也自然而然地在更新。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仅比较技艺传承更新,占星技艺的脉络承接与更替反而更清晰。因为技术的最初发源往往可能在不同地缘产生相似技术,随后随着人口迁移扩张、战争征服等等逐步扩散,其中也极有可能因各种原因被打断;而占星技艺往往更多于家族内部传承,传承至今的家族内部不少仍保留有相当可观的内部记录。我曾亲眼见过族内300年前的星图记录原稿,也曾有幸隔着透明防护层见到了据信800年前某位不知名占星师的星盘推演记录。


    不,我并不惧怕星图变动。星空古往今来一直变动,从未停息。在极遥远极深邃的宇宙深处,每一秒有无数星辰诞生与熄灭,宇宙本就变动不止,星图所能记录的不过为人们观察尺度下能记录的内容。一旦星空本身的变化已积聚到人类观察可见,那么更新星图本就理所当然。而在更新星图后,对应的一些占星技术随之更替也势在必然。所有幻想排斥星图更替,墨守旧时代‘荣光’的占星家族或势力,无一例外均被扫入历史的尘埃中。

    当然,属于占星师‘荣光’的时代已经过去。家族内部曾有传说,300年前族内某位占星师成功预言了某次超大规模天灾,但说出预言时无人相信,仅成功说服另一支相交甚笃的家族一起在天灾降临前迁移至某小岛。三个月后,他们在小岛上远望了曾经繁华奢靡的城市被地陷和洪水吞没。后来,据说在岛上我们和另一支家族建立一小国,族内占星师成为国师。但此番记录远未如几百年前的星图保存完好,而今也只能成为传说了。现如今,极少数占星师妄想能恢复到往日‘荣光’,但仅我个人而言,并不认识此类人士。属于我们的时光已逝去,只要头脑清明没有妄想症的合格占星师都可得出这一结论。但即使如此,在这泰拉版图上也自有我们的位置,虽然或许并不起眼,但我相信也不可或缺。


    我一直相信着,直到那一天。“


(To be 不确定有没有的continue? )


我想吖啖饭.
好久没玩上线就是个plmm!

好久没玩上线就是个plmm!

好久没玩上线就是个plmm!

晴空兔
先摸了 没想到还有玩明日方舟玩...

先摸了


没想到还有玩明日方舟玩沉迷的一天

方舟的防沉迷系统消失了(悲)


练度不够啊啊啊,少爷这辈子都不能满潜能了😥


先摸了


没想到还有玩明日方舟玩沉迷的一天

方舟的防沉迷系统消失了(悲)



练度不够啊啊啊,少爷这辈子都不能满潜能了😥


一只胖嘟嘟的言言言
纪念我至今没有抽到星极 哭泣

纪念我至今没有抽到星极 哭泣

纪念我至今没有抽到星极 哭泣

晴空兔
发闹骚 占卜师顺带兼职心理咨询...

发闹骚


占卜师顺带兼职心理咨询师


发闹骚




占卜师顺带兼职心理咨询师



夏洛塔charlotta
我画完了我画完了我画完了我可以...

我画完了我画完了我画完了我可以玩了!!!这是稿不能拿!!

我画完了我画完了我画完了我可以玩了!!!这是稿不能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