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星河

91428浏览    1763参与
现代月季影视
江南思雨:你就宛若美丽的天使,携带着星河与光明降临在我的身边
江南思雨:你就宛若美丽的天使,携带着星河与光明降临在我的身边
蜜糖法兰奇
应个景,给大家乐呵乐呵🥰

应个景,给大家乐呵乐呵🥰

应个景,给大家乐呵乐呵🥰

阮柒呀

【星河】暗流光

着迷于你眼睛,星河有迹可循。

(塞壬星河x人类郡主)(4k+预警)


(建议搭配山有木兮bgm)


“流光湾”是大景较为有名的一个景点。


据说这里的大海在白日波光粼粼,一到夜晚星辰璀璨,洒在海面上,使得海波间,星辰与细碎的光影共同在海面上尽显流光溢彩。


你对此地深感兴趣。


此次趁着这次假期,你去了这所谓的流光湾,要去一探究竟这美丽的景色。


只是结果却让你大失所望。


这里人海茫茫,堆在海滩边,你根本挤不进去。只能站在远处眺望,却觉得海水似乎不复以往的清澈了。


以往?你望着这片海域,脑海里闪过一瞬间的疑问。


难道你来过这里吗?


只是在神游之...

着迷于你眼睛,星河有迹可循。

(塞壬星河x人类郡主)(4k+预警)


(建议搭配山有木兮bgm)


“流光湾”是大景较为有名的一个景点。


据说这里的大海在白日波光粼粼,一到夜晚星辰璀璨,洒在海面上,使得海波间,星辰与细碎的光影共同在海面上尽显流光溢彩。


你对此地深感兴趣。


此次趁着这次假期,你去了这所谓的流光湾,要去一探究竟这美丽的景色。


只是结果却让你大失所望。


这里人海茫茫,堆在海滩边,你根本挤不进去。只能站在远处眺望,却觉得海水似乎不复以往的清澈了。


以往?你望着这片海域,脑海里闪过一瞬间的疑问。


难道你来过这里吗?


只是在神游之际,你无意间一瞥,望见这浩荡的海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丝丝缕缕泛红的血迹。


这是…血?你的心不自觉揪紧了,欲往前看得更仔细些。只是人流实在太密集,半分也挤不进去。


寻思半响,你准备夜晚重返。


只是在回房的路途上,听见了眼前的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我苦命的儿啊!!!造了什么孽啊…”


“这事倒甚是稀奇…唉,上天降下天谴了,流光湾要完了…”


你好奇地挤了进去,看见一位面色沧桑的大妈抱着一具石像哭的稀里哗啦。


那石像还维持着一种奇怪的神情。似乎是恐惧,又带着一种满足的表情。仿佛…看见了什么无比美丽的事物似的。


美丽到他连死亡的恐惧都不在乎了。


这石像表情实在是太栩栩如生了。仿佛这根本不是石像,而是人。


你心头不禁打了个哆嗦,却被那哭哭啼啼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是妖魔!是海边那个妖魔!我儿天天念叨他的同伴发现了什么人鱼,结果他同伴变石像了!我儿也变石像了!是妖魔!”


那撕心裂肺的怒吼吓得你退了一步,再反应过来,心口涩了一瞬。


这是…这是人?人变成的石像?!而且还不止一个?


你不信。


但对于那个大妈口中的人鱼,你倒是很感兴趣。


还有…人鱼。那不是书里编造的么…居然真的存在。


你心头的好奇更甚,更下定决心,夜晚要来着海岸看个究竟。


待月上梢头,夜色渐深,你踱着步子,来到了海边。


兴许是因白天的事故,夜晚的海滩上竟无半个人影,一片空旷的情貌。


脚下是细软的沙,你的步伐又轻又缓。不知为何,你总觉得应该放轻脚步,否则也许那个…人鱼会被吓跑?


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分期待来。


想到那座石像那样震撼的表情,那一定是很美丽的人鱼吧。


不知道自己能否有幸遇见呢。


带着期盼,你漫步到了海滩边沿。想起白天看见的血色,你蹲下身,凑近了海水。随即眉头一皱,竟然真的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若不是你鼻子灵,还不一定闻得到。


这海水的颜色,也未免太奇怪了些。


你蹙着眉头,心里思索着什么,但忽然从远方传来的悠扬的歌声,打断了你的思绪。


那歌声低柔又婉转,带了些许沙哑的音色,但又饱含着深情的气息。你不知不觉地停下了动作,只专心听着这动人的无名曲。


很熟悉…熟悉到你恍然间脑海里依稀出现了模糊的画面。


一双湛蓝的,剔透的,璀璨的眸子望着你。


你心中涌起了奇怪的情绪。期盼,留恋,或是欢喜?


脑海里闪过无数破碎的光影。在那一刹那,你很想找到这个唱歌的人。


说不清为何,你总觉得他似乎有些哀伤的感觉。曲子已经开始有些凄清又萧瑟,仿佛是那人在无力地哀鸣。


沿着海滩,你循着丝丝缕缕的声,慢慢走向了一处海湾。那高处的岩石上,一个人影斜斜地靠坐着,歌声便是从那而传来。


你犹豫半响,见歌声尚且未停止,最终并未上前,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听着他唱完这首无名歌。


待歌声休止,你静静站在原地,也不知该不该上前,正手足无措间,却见坐着的人影微微偏头,掀下那蓝色兜帽,让你看了个清清楚楚。


白皙的肤色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越发如雪,渐变的蓝色长发微卷着披洒在身后,几缕发丝飘散在身前,添了几分随性。骨节分明的手指执着一把透明又带着蓝的长扇,在月华下如玉石般白皙通透。


他穿着一身异域的服装,紫蓝的斗篷半遮半掩着,但遮不住内里纤细的腰身。


蓝色的鱼尾拖曳在地,被浅蓝的细纱笼罩,反射着绮丽的光。


只是遗憾的是,那双眸子被白色的丝带遮得严严实实,给他平添了几分脆弱的美。


那样攻击性极强的美貌与脆弱感一起协调,给你带了极佳的视觉感受。


你被眼前的美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呆滞地望着。


太美了。哪怕是遮住了那双眼,你都能想象出那眼里有何等绚烂的星河。你望着眼前美的似妖似仙的人,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这…是人吗?


你心里不禁飘过来这般疑惑。这样美的不似真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只见那人像是了然你心中所思。


“郡主?”


“你…认识我?”你不禁发出了疑问。


他扬起明艳的笑容,红唇轻启。


“别来无恙。”


你心口被这声深情醇厚的声线给撩到了心尖,整个人脑子里都是那句话,竟然再容不下他想。


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是在寻思,自己是何时遇见这等神仙人物,居然毫无印象。


你在心里遗憾了几分,再定了神,那人却示意你过去。


踌躇半响,你总觉得他不会伤害你。因此还是上前了去,坐在了他的旁边。


“…你是人鱼吗?”犹豫半响,你终于开了口。


那人只是轻笑了声,半分不在意你这过分露骨的问题。


“不,我是塞壬。”


安静了半刻,他思索了会,开口介绍自己。


“ 我叫星河,郡主可要记住了。”


“你知道我是郡主?”你心中的兴奋与好奇交织在一起,但终究好奇占据了主导。


“嗯。”他低低地应了声。轻缓的声音都带着酥酥麻麻的感觉,你心尖不自觉微颤了些。


“我能看看你的眼睛吗?”他实在太美了,就算遮掉最美丽最动人的眼睛,也格外妖娆,格外吸引人的注意力。


星河浅浅笑开,他倾向你,声音低柔。


“不可以哦,我的小郡主。星河的眼睛不能看,不然会变成石像。”


他的嗓音带了宠溺的味,对于你失礼的请求一点也不觉得冒犯,反而在担心你的安危。


“若是郡主被星河害的变了石像,我一定会恨自己到杀了自己…”他的声音变的有些闷,甚至还带着狠意,似乎若他真的伤了你,便当真打算如此。


你心口有些酸涩。明明只是才见面的陌生人,这般带着爱护的意味的话语着实让你心暖暖的。


“那…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个要求!”你有些惴惴不安地开了口,还是有点心虚。毕竟只是才见面的人,这般冒失总觉得…


“好。只要郡主发话,星河都答应。”他弯着唇笑得灿烂,似乎为你做什么都很欣然的样子。


他当真是把你捧在心尖上的?


何故呢…明明只是陌生人而已。你竟然有些不自觉地难受起来了。像是在难过他一点都不在意自身似的。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星河,不要死,好么?”


你不知道你为何这么开口。但是你总觉得,你应该这么要求。一种奇怪的慌乱在心头蔓延。


你希望他能好好对待自己…不要那般不爱惜自己。


坐在你旁边的人微微垂了头,似乎有些不满。


好像是一只委屈的大狗狗…你心头措不及防地闪过了这样的情绪,随即有些好笑。


沉默了许久,他才闷闷地开了口。


“郡主的请求,星河无论如何都会应允。”他郑重其事地开口,音色却都有些微颤。


他是不愿意的。但是,只要是郡主的话,他都会奉为圭帛。


他会无条件答应你的所有要求。只因那个雨夜,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他的父母,他的妹妹都被那该死的人类捕捞去了。


星河恨死人类了。他被缠在渔网中,血肉模糊,浑身都疼,但心头的疼占据了所有的思绪。如此想着。湛蓝的眸子里尽是恨意。


但是那双轻柔的手将他从那密密麻麻的网中解脱出来了。


“人鱼,快跑,离开这里!”


她似乎是这条船的一个旅客。


他睁着湛蓝的眼,有些迷茫,有些无措。有人…救了他?


是…是她救了他…


心中对人类的仇恨仍然满怀,只是心口多了一分对她的疼惜。


她是不一样的。


在跳下船的那一刻,他回头望了她一眼。定定地望着她,似乎是想将她的面容刻在骨子里,连她腰间那条青绿色的玉佩也记得清清楚楚。


在他跃回海水的那瞬间,父母死前的哀嚎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回闪。


星河…如果能活下来,要替我们向人类报仇。


接触到海水的那一刻,他极其苦涩的笑了笑。他的父母给他下了诅咒。从那刻起,他的眼睛,只要被人类看见,就会把那个人变成石像。


这是塞壬一族在灭族前报复的恨意。他作为仅存的血脉,这些仇恨充斥在他的身体里,勒令他要向人类报仇。


他从那时起,就坐在海边,日日用歌声诱哄人类前来,再用那双美丽至极的眼,去平复塞壬一族的怨气。


但今天在海水里,他便看见了她。她还是如以往一样,又善良,温柔。


他狠不下心去伤害她,只能将自己的眼睛蒙住。


星河恨几乎所有的人类。唯有她例外。


她是他心头的珍宝,愿意用生命去保护她,去爱她…


自那日起,你便日日夜晚去寻他。你觉得他太孤独了,你想陪陪他,不想看着那纤瘦的人影日日消瘦。


你们坐在海滩边,聊天,玩笑。他给你唱那些凄美又悠扬的歌曲,你给他讲南塘的各类趣事。


只是你的行踪早被人注意到了。


你没想到人的恶意会那么大,大到让人刻骨生寒。


那日夜晚,你本来又在相同的时间从客栈中出发,准备去寻星河,却发觉海岸边熙熙攘攘,人影重重。


你好奇地凑了过去,却发现了令人心惊的一幕。


那一瞬间,你的心脏都几近停止跳动。


星河被人们用渔网束缚的严严实实,那双眼睛也如以往一般,被白色丝巾遮得严密。


他为了等你,所以每天都把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却没料想到给了那些人可乘之机。


他们仗着人多,将星河绑了起来,用渔网勒住他的鱼尾,用尖利的鱼叉狠狠插在他蓝色的漂亮的鱼尾上。


一下又一下…


血,蓝色的血流了满地。星河他蜷缩在地,被疼痛折磨得浑身发抖。伤痕累累,奄奄一息。连脸都因疼痛升起惨白的色。


为首的大妈洋洋得意。“就是这个怪物!这个不人不鱼的怪物害死了我的儿子!!!”


“父老乡亲们,我们不能让这个妖物草菅人命,为祸人间,杀了他!!!”


无数的鱼叉一下又一下地插在了他的身上,鲜血从他身上喷涌而出。不停的流,流到地面,流到了你的眼前。


你被吓得整个人都失了神,止不住地哆嗦。眼前只有刺眼的血,星河伤痕累累的身体…


怎么会…


那大妈还不满足,那张尖酸刻薄的脸上洋溢着恶毒的笑,竟是生生取出他的鱼叉,要捅向星河的心脏。


“不!!!”你几近睚眦欲裂,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你的动作,你一瞬间便冲到了他的面前。


恨意充斥着你的心。在那一瞬间,你只想让她死。你想救下星河。


来不及想其他,你一把掀开了他的丝巾。


那真是一双美到极致的眼睛。它不该被尘封。你如是想着。


大妈不动了,慢慢变成了石像。那把鱼叉终究也变成了石头。


你来不及闭眼,被那双湛蓝的眸子夺去了心神,夺去了生机。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你还定定地望着那双璀璨的,深蓝的眸子。


很美丽…


星河…你的眼里,有星河。


只是还来不及说出这句话。


星河眼里一刹那间是恐惧,是呆愣,更是痛恨。


殿下!殿下…


他几近咆哮似的喊着,可惜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能回应他的殿下了。再也没有一个护着他的殿下了。


他怔怔地接住了你早已石化的身体。动作极轻,似乎视若珍宝。


那双璀璨的,闪耀着星河的蓝眸,只是定定地望过这一片人群。所望之处,一个一个的石像诞生。


一个…一个都跑不掉。


星河空洞地望着眼前的奇景,将你搂的更紧,想把你按进他的怀里,妄想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你。


尽管你已经变成了石像,失了生气,冰冷僵硬。


但是你的表情仍然生动,刻在你的脸上。


你还保持着死去前的神情。是怜惜,又是惊艳的神情。


你终于看见了他的眼睛了。很漂亮,里面有星河在流动,比星辰还要美丽,还要耀眼。


不要为了你,遮起来啦。


待周围再也没有一个活人,只剩下一个他,拥着你僵硬的身体。


他不停的哭,眼泪止不住地流。


他害死了你。这个念头像是锯齿在磋磨着他的心,直到鲜血奔流不止也不停歇。


一想到这个结论,心痛到便无法呼吸。


他明明…明明是想护着你的,明明想用生命去保护你。最后却又被你救了。


甚至阴差阳错,把你给害死了。


他好痛啊,比那日父母死去还要痛彻心扉。


他坐在原地,拥着你,哭的撕心裂肺。


再抬起眼。那双璀璨的,闪着光的眸子里早就暗了下去。


在你死去的那一刻,他眼里的星河便停止了流动,他眼里的流光也永久的暗了下去。


星河木木地从自己的鱼尾上拔起鱼叉,面无表情的便要往心口捅。


郡主不在了,他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只是快插到心口,他又醒悟什么似的,停止了动作,脸色惨白。


他答应了你,不会杀了自己的。


他答应了你的,就一定会遵循的。


那么,挖了自己的眼睛,就不算杀了自己了。


遵循了你的请求。


他露出一个笑,狠狠地将鱼叉捅进了自己的眼睛。将那双眼里光彻彻底底抹去。


鲜血淋漓,滴滴答答地落在了他的蓝色的衣袍上,滴落在了你早已僵硬的脸。


他恨自己,恨到想要即刻死去。


但他答应了你,那么毁掉这双害死你的眼睛,许是他能给你最大的歉意。


我的殿下…我护在心尖的殿下啊…


这双眼睛根本分毫都抵消不掉害死你的罪名。


他只能这么惩罚自己了。他尽力了。


因为你死去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慕安

[花亦山乙女]当一切都结束后……(下)

私设有点多


我流郡主,自行代入角色


字数3660+有点短


背景:承永帝驾崩,大公主即位。玉泽成为了新一任熙王;季元启依然还是那个季家少主;凌晏如仍然是当朝首辅;宣师兄还是那个“活玉玺”。文司宥也没变,是大景第一富商。掌握着大景的经济命脉。花忱终于在郡主苏醒后回来了。前文指路当一切都结束后……(上) 


这是你从小到大第一次从首辅府的正门进去,守门的侍卫也没拦着你,告诉你,首府大人正在书房。

你进书房的时候,看见凌晏如正在埋头批公文,见你来了以后,罕见地抬头望向你。“有什么事吗?”首辅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此行是来干什么的?只不过他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云...

私设有点多


我流郡主,自行代入角色


字数3660+有点短


背景:承永帝驾崩,大公主即位。玉泽成为了新一任熙王;季元启依然还是那个季家少主;凌晏如仍然是当朝首辅;宣师兄还是那个“活玉玺”。文司宥也没变,是大景第一富商。掌握着大景的经济命脉。花忱终于在郡主苏醒后回来了。前文指路当一切都结束后……(上) 



这是你从小到大第一次从首辅府的正门进去,守门的侍卫也没拦着你,告诉你,首府大人正在书房。

你进书房的时候,看见凌晏如正在埋头批公文,见你来了以后,罕见地抬头望向你。“有什么事吗?”首辅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此行是来干什么的?只不过他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云心先生,学生此次前来是来向先生道别的……”“嗯,好,你的去留,我决定不了。”他揉了揉太阳穴。

“但是在外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出意外了。”那样我会心疼的。但是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他知道,他已没有资格了,“是,云心先生。那学生先告辞了。”他望着你离去的背影,南塘的幼柳终是长大了。

你从首辅府出来,感觉自己有点饿了,就准备去锦歌楼先填饱肚子。“小二,来壶酒。”旁边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侧首就看见了一个身着青云白鹤纹的少年,当你正打算开口时,他先一步发现了你:“诶,云中你怎么在这啊?”你的话被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啊啊,我是来锦歌楼吃饭的。不过话说,你怎么会在这啊?”“害,小爷不是趁着还有最后几天逍遥快活日子好好的玩一通嘛。”“也就是说你马上要继承季家家主之位咯?”

眼前的少年像个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聋拉着脑袋。

“是啊,老爷子天天让小爷继承家主之位。小爷好说歹说他才肯放着我再出去玩几天。”“你以后可要要好好的当好你的季家家主呀。”突然你记起了什么“季元启,我原本打算到季府向你道别的,但是你在这,我先说了吧。”

“哈?你要走?你要去哪里?什么时候走?”少年的笑容逐渐消失,头也埋得更低了。你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宣京太繁华了,我也真的累了。至于去哪里嘛……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远离这些繁华之地,不想再挤进权利斗争的漩涡中了。”说罢,你站起身来。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好啦,季小爷,我们就此别过吧,记得要天天开心哦!不要把自己关在笼子里做一只樊笼雀。”然后你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却没听到他的嘀咕“没有你,我怎么开心的起来啊……”

几天后,大家都发现新上任的季家家主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没有了从前的放荡不羁,取而代之的则是成熟稳重。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他长大了。只有季元启和他的记史知道,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完成他意中人的心愿啊。

而你根本不知道。

你告别了季元启后,兜兜转转又来到宸王府……的墙头。那么熟悉的墙头你还想再爬一次,以后只怕是没机会了吧。你还像小时候那样爬上墙头,但你其实还像以前一样不敢往下跳,只能定定地坐在上面。还好你听见宸王府传来一阵脚步声。是宣师兄和楚师兄刚从校场回来。你刚想开口喊他,迎接你的却是几只飞镖。还好你在明雍书院的演武课不是白上的,侧头就躲过了。也是,习武之人的警惕性那么高,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能惊动他们很正常。“谁?!”楚禺大喝一声。“啊,这宣师兄!楚师兄!是我!”你朝他们招手,又感觉尴尬极了。

“师妹?”他见到你似乎很意外,但眼眸里的冷意又转化为无尽的柔情,“你怎么来宸王府了?还坐在墙头。”“呃,师兄,我怕摔……”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却见他张开双臂站在下面。“你跳下来吧,我会在下面接住你的。”你闭上双眼,稳稳地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身上独有的清冷气息围绕着你,但你已无暇顾及这些。你双脚落地环抱住他,在他怀里蹭了蹭:“师兄,我……我是来向你道别的……”你这么欲言又止,其实是因为你喜欢他,很舍不得他,但是你又不得不离开他。这种复杂的情感汇聚在一起就变得五味杂陈。“嗯……你要离开了吗?”“对呀,师兄,我要离开了。我们以后应该还会再见的吧?”他见你眼眶红红的,却只能对你道声珍重:“嗯,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他扯出一个笑容。



刀吗?刀的话就来点小甜饼↓

结局A:了了

结局B:安安

结局C:星河



A:了了

了了在你的心目中永远是一个阳光温柔、让人安心的大男孩。而且听说虽然了了他还是御画师,但圣上已经允许他恢复自由之身。只不过现在了了还留在熏山与山水为伴,所以你决定去找他。

你马不停蹄地赶到熏山,在洞口遇见了何号,何号看见是你,有点惊讶。刚准备去告诉了了,却被你一把捂住了嘴,示意他噤声。你走近他,发现他正皱眉盯着一幅画许久。蓦地,他的眼前漆黑一片,随后感受到一双柔荑覆在眼前。正疑惑间,你的声音骤然响起:“猜猜我是谁?”了了听到你的声音,身体一僵,有些不确定地问:“云……云中?”“害,真没劲。”明明自己的声音已经伪装得很好了呀,怎么还会被听出来呢?看来想好的惩罚也用不上了,但你还是应了一声。

了了转身见真的是你,高兴之余却又小心翼翼地触碰你的脸颊,描摹着你的眉眼,仿佛自己触及的是一件至高无上的珍宝——不,对他而言,你的确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云中,真的是你!这……是梦吗?”“了了,我真的在呢,这不是梦。”他一把抱住你,头在你颈间蹭了蹭,闷声向你撒娇:“云中,我真的好想你啊。”

想你想得快疯了。

他无数次梦见你。在梦里,你甜甜地喊他“了了”,那一声声“了了”传到他耳中有了不一样的意味,但你却一直不来看他。他一度认为你已经把他给忘记了。可你现在突然的出现,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以为自己思念过度,出现幻觉了。

“了了?了了?”你见他一直盯着你发呆,早就涨红了脸,但还是轻声唤他。“嗯,我在。”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回道。“对不起啊,云中,我有些激动,不敢相信你真的回来了。”你挣脱了他的怀抱,张开双臂转了一圈:“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衣袂随着你转圈成了一朵花,你好似下凡的仙子一般,只一眼便让人移不开眼。

了了笑着一步步走向你,将你堵在岩壁与他之间,使得你动弹不得。狭小的空间里,你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温热的吐息致使你的脸变得又红又烫。他凑近你的耳边,轻咬你耳垂:“是吗?”你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赶忙应答“是的是的。”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他在你讶异的目光下堵住了你的唇。他的吻并不像他人看起来那样的温柔,他的文理充斥着对你的爱,思念,占有以及诸多情愫。他在用实际行动证明,你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从里到外都是他的。他要在你的身上标满他的记号,让所有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他——金兰何家家主的夫人,任何人都不得肖想,所有人都休想把你从他的身边抢走。

他肆意地在你口中掠夺你的氧气,直到你快喘不上气了,才恋恋不舍地松口。你被他亲得有点腿软,一个不留神向后倒去。这时一只温暖的大手扶住了你的腰,顺势将你拥入怀中。你靠,在了了坚实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让你倍感安心。他总是这样,温柔得让人心疼。你想到这,顿时觉得鼻子酸酸的。

“云中,这次你还要走吗?”了了将头搁在你的肩头,“不,了了。这次我再也不走了,我要留下来。”你眼珠骨碌一转,调笑他“毕竟你亲了我,得对我负责。”

了了搂过你,“好,我负责,一辈子的那种。”

洞外阳光正好;洞内,一对恋人紧紧相拥,发誓生死相依,至死不渝。


B:安安

你沿街买了些甜食去武馆看望安如是。他见你来了,嘴角洋溢出丝丝笑意,向你跑来想要抱你,但怕你拒绝,最后只好用软乎乎的小手牵着你的手撒娇:“姐姐你来啦!姐姐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阿是好想你呀。阿是还以为姐姐不要啊是了呢。”

你瞧他那委屈巴巴的样子,只觉得心都要化成一滩水了。你摸了摸他毛绒绒的头发,把他抱到一旁的椅子上:“怎么会呢?我们阿是那么可爱乖巧,姐姐怎么会不要阿是呢?”“那姐姐喜欢阿是嘛?”小男孩歪头认真地问你,“姐姐最喜欢阿是啦!”你不假思索地笑答,眼中尽是柔情。阿是是你为数不多的可以信任和交付的人,也是他在你最难的那段时光陪你熬过来的。

他似是有些害羞,片刻后他直视着你的眼睛:“阿是也喜欢姐姐,”随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对,便又补充道:“不是弟弟对姐姐的那种喜欢,而是……而是‘心悦于你’的那种喜欢!”阿是羞红的脸就像大片大片的火烧云一样。你听到这话,,刚送进口中的荷花酥就把你呛到了。“咳咳……”阿是边给你顺气边给你道歉。你稍微缓过气握着阿是的手,故作严肃地跟他说:“阿是,你现在还小……”他失落地低下头喃喃:…“阿是还小啊……对不起啊姐姐,是阿是唐突了。”他有些窘迫。遂他的头顶却传来一声轻笑:“阿是为什么要道歉呢?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而且刚刚姐姐的话还没说完呢。姐姐后半句话想说的是,等你长大了再去考虑这些。”

阿是的眼中似乎有一道精光闪过:“这么说,姐姐是不是答应阿是啦?!”你笑着点了点头。

“那阿是要更加努力练武来保护身边最重要的人!”

他趁你不注意,“吧唧”一口亲你脸上。

“姐姐,这是我给你盖的章,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姐姐,你一定要等阿是长大哦。”

“等阿是长大了,就能一辈子保护姐姐了。”


————————————————————


我也不想嚯嚯安安啊,可是他叫我姐姐诶~


星河老婆我给放隐藏结局了


粮票解锁


星河,星河诶嘿嘿🤤🤤🤤


欢迎点梗!(主要是没灵感了👉👈)








朔玛
“纵使称你为神明,冒天下之大不...

“纵使称你为神明,冒天下之大不韪,又如何呢。”

“我入戏了。”

“新岁安乐,我的殿下。”


“会记得我吗……会怀念今岁吗?”

“纵使称你为神明,冒天下之大不韪,又如何呢。”

“我入戏了。”

“新岁安乐,我的殿下。”



“会记得我吗……会怀念今岁吗?”

卿辞

长相守·月照一天雪(世子×星河)

        *花亦山里我唯一还爱的星河的单人感情线

        *可能比较无趣的一个生活片段

        *事业心比较重的世子


  今年南塘的雪来得晚,赶着年尾才纷纷扬扬下了好大一场,楼阁亭台一夜间尽覆上重重素色。

  日头未出时分,南国公府的卧房里头炭火烧得正旺,世子揉着眼睛下床,顺手草草把衣襟一拉,遮住锁骨上快要消退的绯色。......

        *花亦山里我唯一还爱的星河的单人感情线

        *可能比较无趣的一个生活片段

        *事业心比较重的世子



  今年南塘的雪来得晚,赶着年尾才纷纷扬扬下了好大一场,楼阁亭台一夜间尽覆上重重素色。

  日头未出时分,南国公府的卧房里头炭火烧得正旺,世子揉着眼睛下床,顺手草草把衣襟一拉,遮住锁骨上快要消退的绯色。

  一只手从一侧伸过来,分花拂柳似的拢过凌乱发丝。世子“唔”了声,总算是把半眯的眼睛睁开了:“今天的演出定在什么时辰?我得算算看能不能赶上……”

  “晚间酉时二刻开演……”星河顿了顿,檀木梳细细地把打结处的发梳开,“即使赶不回来也无妨。我的表演,随时为你开场。”

  世子的眉眼间带上了笑意。他及冠后继承了国公府治理南塘,算来已有三年,昔日稚气的少年脸庞已然在官场里摸爬滚打了一番,历练成近乎波澜不惊的模样。然而他真正笑起来时,剑眉星目里仍会浮现出挥之不去的潇洒跳脱,分明和从前无甚差别。

  “这几年南塘的年关越发热闹,说来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呢!‘云汉奇术团逢新年必定在南塘献艺’,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要来,倒让我这个东道主也跟着沾光发了笔小财。”世子揶揄的话才出口,星河已经给他戴好了发冠,掌心停留过的衣襟上不知何时已别上了朵蓝蔷薇,花上露水晶莹欲坠,仿佛才从枝头折下:“可是殿下,你每年拨出去救济灾民的钱比借此赚得的那一笔多了岂止一倍?更不用提你这几日为了受雪灾的百姓督工重建房屋而日日奔走。我倒是恨不得你从我这里得到的能多一些……再多一些。”

  “……”提起灾民,世子面上渐露忧色,轻叹道,“宣京陛下放权,储位仍然空悬,其中局势我暂时无力也无法插手。而今重练的花家军勉强够守卫南塘,我所能做的也唯有先令治下安定,接收些活不下去逃离故土的人罢了……”

  然而这份安宁又能撑到几时?倘若有一日景朝大乱起,南塘身为北拒外敌的屏障,到时腹背受敌——又成困局。

  “——不要胡思乱想。”

  耳边附上柔软的唇,世子迎面靠上温暖的怀抱,听得一声喟叹。

  “护南塘,翻冤案,清吏治,重民生,你已经照亮了很多人,他们乐意与你生死相托,是因为你让他们觉得值得。殿下,你只需要遵从你自己的心意向前走,不必回头。”

  日光终于破开长夜尽头的昏暗,透窗而来,静默无声。

侯爷

【花亦山】婚后小日常1

星河/凌晏如/玉泽


好久不见,希望出了新人物能让我有点灵感吧


———


【星河】


“还跑么夫人?”


星河无奈的看着树上的你


就当初骗你一次,被你记仇到如今


想着想着星河不禁笑了出来


“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记仇,嗯?”


你蹲在树上梗着脖子跟他叫板


“你还说过永远不会骗我呢!”


一句话还没说完你手一滑差点掉下来,吓得星河急忙冲到树底下望着你,低声道歉


“以后不骗你了,先下来好吗?”......


星河/凌晏如/玉泽

 

好久不见,希望出了新人物能让我有点灵感吧

 

———

 

【星河】

 

“还跑么夫人?”

 

星河无奈的看着树上的你

 

就当初骗你一次,被你记仇到如今

 

想着想着星河不禁笑了出来

 

“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记仇,嗯?”

 

你蹲在树上梗着脖子跟他叫板

 

“你还说过永远不会骗我呢!”

 

一句话还没说完你手一滑差点掉下来,吓得星河急忙冲到树底下望着你,低声道歉

 

“以后不骗你了,先下来好吗?”

 

沉默了一会,你颤颤巍巍的声音才传出来

 

“我…脚麻了”

 

“噗”

 

星河还是没忍住,看你脸色变得更差这才急忙收住表情,轻轻松松上了树,然后抱着你飞了下来,你窝在他怀里,又捶了他两拳

 

星河:???

 

 

【凌晏如】

 

“先生”

 

你猫猫祟祟的探头,见他正在磨墨,听见你的声音连头也没抬就吩咐

 

“进来给我磨墨”

 

“好!”

 

你认真磨起墨来,可没过一会就瞟向他

 

往日冷冽的双眼此时正认真盯着案牍,微微皱起眉头,好似遇到了什么事情

 

“好看吗?”

 

“好看”

 

你脱口而出,完全忘记了他身边还坐着步夜这件事

 

步夜努力按耐住因忍笑颤抖的身体,轻咳一声,朝凌晏如作揖,连话都没说就逃离现场

 

凌晏如抿了抿嘴唇,轻轻叹了口气

 

罢了,自己的夫人,生气也得忍着

 

 

【玉泽】

 

“还来么?”

 

玉泽挑起你的下巴,媚人的眼睛看着你,可就算如此你还是不敢答应他

 

心里默默嘀咕“我可不想下不来床”

 

“乖徒怎么不说话?”

 

“先生应该叫我夫人”

 

你一字一句的回答他,神情格外认真

 

“那我是不是该行使自己的权利,嗯?”

 

你犹豫了几秒,轻轻点头

 

玉泽一个翻身把你压在身下,嘴里吐出的气息仿佛有小钩子一直挠着你的耳朵

 

“乖,为师不会伤害你的”

 

晚上扶着腰起来的你暗暗骂了几句

 

再也不信他的鬼话了

 

晴れる·阿初🎶
了了都复刻了,星河老婆什么时候...

了了都复刻了,星河老婆什么时候能复刻

问就是没抽到(   )

了了都复刻了,星河老婆什么时候能复刻

问就是没抽到(   )

香荚蒾影视
Boss爱上鸟:命中注定我爱你,满眼星河都是你
Boss爱上鸟:命中注定我爱你,满眼星河都是你
阿亮影视厅
江南思雨:我知道你在向我靠近,星河万里都是我的见面礼
江南思雨:我知道你在向我靠近,星河万里都是我的见面礼
百转千川

小猫蹭蹭都不行?『花亦山』

嘎!郡主模仿猫咪蹭蹭大~腿~gen~

今天也是迫害花亦山F5的小甜饼!彩蛋还有星河/了了/弋老大


凌晏如

“莫要乱动了,姑娘家要有姑娘家的样子!”

“头发都都蹭乱了,如此卖力,是有所求?”

“那好,满足你……”

“我也ceng……ceng……”


玉泽

“乖徒这样,真是可爱……”

“真的像只小猫一样,脑袋也是毛茸茸的……”

“为师还要谢谢乖徒,让为师也能体会到被猫儿亲近的感觉了……”

“来……tian……”


文司宥

“哦?爱徒这是作何?”

“原来是文某布置的作业没能及时完成,想要撒娇蒙混过关?”

“呵呵……这可不行……”

“不过,郡主这只猫儿若是能哄的...

嘎!郡主模仿猫咪蹭蹭大~腿~gen~

今天也是迫害花亦山F5的小甜饼!彩蛋还有星河/了了/弋老大


凌晏如

“莫要乱动了,姑娘家要有姑娘家的样子!”

“头发都都蹭乱了,如此卖力,是有所求?”

“那好,满足你……”

“我也ceng……ceng……”


玉泽

“乖徒这样,真是可爱……”

“真的像只小猫一样,脑袋也是毛茸茸的……”

“为师还要谢谢乖徒,让为师也能体会到被猫儿亲近的感觉了……”

“来……tian……”


文司宥

“哦?爱徒这是作何?”

“原来是文某布置的作业没能及时完成,想要撒娇蒙混过关?”

“呵呵……这可不行……”

“不过,郡主这只猫儿若是能哄的文某高兴,文某也不是不可以用别的奖励郡主……”

“至于是什么,郡主冰雪聪明,不会猜不到吧……”

“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


宣望钧

“师妹!不可……”

“唔……是在模仿雪球?”

“像,师妹模仿的惟妙惟肖,只是,还有一点模仿到……”

“雪球,最喜欢tian我的手了……”


季元启

“你干嘛!被人看到小爷的名声就毁了!”

“模仿猫咪?诶嘿,好玩!那我就模仿一只大狗!”

“诶?狗面对喜欢的人不就是喜欢tian来tian去的?”

“你害羞了?你想到哪去了?哈哈哈!笨蛋云中!”

“来呀,一起模仿……”

“把这个游戏,好好进行下去……”

蜜糖法兰奇
还是性转 后续是小花给了星河一...

还是性转

后续是小花给了星河一脑瓜崩

然后月黑风高俩人一起挖坑埋人啦

还是性转

后续是小花给了星河一脑瓜崩

然后月黑风高俩人一起挖坑埋人啦

有一只小折燕

[花亦山心之月]当你对他们说情话时~

季元启/宣望钧/玉泽/凌晏如/了了/星河/惊墨/文司宥

给个小红♥,小蓝手吧~

因为是短打,所以人物众多~


季元启

上课时——

“你知道我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你悄悄的问他,生怕被玉泽发现你俩不认真上课

“你还有什么缺点?是小爷不知道的?”

本郡主天生丽质好吧~

“是缺点你啊~小季~”

听到这句话时,他的脸像熟虾子红透了

“你你你!从哪学来的?还有不许叫小季!”

“小…小爷…的缺点和你差不多啦…”

——

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玉泽

以史学做的不好,被玉泽叫了过去…

“乖徒在课上与季学子聊什么呢?”

???

不会吧,这都能听清楚?你不...

季元启/宣望钧/玉泽/凌晏如/了了/星河/惊墨/文司宥

给个小红♥,小蓝手吧~

因为是短打,所以人物众多~


季元启

上课时——

“你知道我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你悄悄的问他,生怕被玉泽发现你俩不认真上课

“你还有什么缺点?是小爷不知道的?”

本郡主天生丽质好吧~

“是缺点你啊~小季~”

听到这句话时,他的脸像熟虾子红透了

“你你你!从哪学来的?还有不许叫小季!”

“小…小爷…的缺点和你差不多啦…”

——

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玉泽

以史学做的不好,被玉泽叫了过去…

“乖徒在课上与季学子聊什么呢?”

???

不会吧,这都能听清楚?你不明白你这是什么破运气…

看来你只能使出这招了…~

你硬着头皮问他,乖巧又甜甜的笑起来

“你能笑一下么?~”

“哦?为什么要笑?乖徒?”

还好你有108个胆子,不然他那和和气气又像带刀子的微笑,真的很恐怖哎

“因为我买的奶茶忘记加糖了~”

“乖徒这讨喜的话越发甜了”

他猛的按住你的头吻你,你满鼻都是莲花的香气

“乖徒的这张嘴,若是以后再对别人说出那样的话,为师不介意让你永远都说不出口呢~”

你觉得你好像被盯上了,还是一辈子的被盯上了…


宣望钧

“师兄~你觉得我眼睛好看吗?”

你指了指你的眼角,活泼的好似春日的暖阳

“好看,怎么了?”

“那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看吗?”

“嗯?为什么?”

他亲了亲你的眼角再到脸颊~很温柔

“因为啊~我眼里有师兄你的样子~”

他怔了怔,握住你的手,猛的一拉

唇齿相融~甜如蜜糖~


凌晏如

“云心先生喜欢吃辣~那云心先生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烧鹅烧鸡烧酒 烤鸭烤羊烤红薯煮……”

你觉得窘迫立马制止了他的话语

“不不不!云心先生!那都不是最重要的!”

他疑惑的看着你,还有什么是他不了解你的?

“云心先生真笨~我喜欢痴痴地看着你啊~”

你深情的看着他,不想错过他每一个表情

终于他还是耳红了~

“咳,知道了”

他握拳在嘴边挡住自己微微上扬的嘴角~

这一顿饭,你每次想和他对视,他都会别过眼睛

等耳朵终于不泛红了时,你却又故意久久的看着他,他的耳朵又开始发烫了~

云心先生这么不禁撩的啊?~


了了

“了了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

你故作玄虚的问他

“嗯?没有啊?”

“你一出来,空气都是甜的哎~”

说着就快速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害xiu的看着你,接着又回吻了你

抿着嘴角磕磕绊绊的说道

“你…你也是,甜的…”


星河

“给你变个魔术~”

你朝他挑了挑眉,并把握拳的手抬至他的眼前

然后快速摊开手比了个心~♡

“变完了~”

你凑到他耳旁

“我变得更喜欢你啦~”

他温柔的看着你,眼里倒映的满满都是你

“殿下的魔术真是千金难买”

随即把蓝玫瑰别在你耳后,吻了吻你的眉心,天边的烟花灿烂无比~


惊墨


你去蝶谷找他,他真的很美哎,想拥有~

"我会看相的~"

你挠了挠他的手心,笑眯眯的看他

“哦?”

"一看你这面相命中缺我~"

他整理好你耳旁的碎发,捏了捏你的耳chui

“我也…命中缺你”

你和他早已命中注定~


彩蛋是文司宥的~当然还得是这个b~


粮票给不了吃亏,给不了上当~

第二篇谢行逸/司业/楚禺/文司晏/安如是/步夜

[花亦山心之月]当你对他们讲情话时~(二) 

焚琴煮汤喝

醉酒之后......

“殿下?”


星河轻唤一声,眼前女孩仍在酣睡,面颊上的因醉酒而惹起的绯红消去了一半,但仍然是可爱的紧


若是她醒着,便像一只威风凛凛的猫儿,张牙舞爪地想要吓退他


她睡着了,眉眼便更加温顺,让人觉得怎么招惹她,也不会造成什么疼痛


他还记得自己无数次告诫她,对谁都要有所保留,哪怕是他


他很想让她长点记性


自从舫内的二人道过晚安后,翻来覆去的只有他一人


而扰人清梦的可人儿早已呼呼大睡


他想……


他什么都想


“去唤她的小名,去哑着声在她耳旁低语,去轻吻少女的眼睫,耳鬓厮磨,送她一身旖旎”


可他不敢


“到头来还不是恭恭敬敬地,两嘴唇一碰...

“殿下?”


星河轻唤一声,眼前女孩仍在酣睡,面颊上的因醉酒而惹起的绯红消去了一半,但仍然是可爱的紧


若是她醒着,便像一只威风凛凛的猫儿,张牙舞爪地想要吓退他


她睡着了,眉眼便更加温顺,让人觉得怎么招惹她,也不会造成什么疼痛


他还记得自己无数次告诫她,对谁都要有所保留,哪怕是他


他很想让她长点记性


自从舫内的二人道过晚安后,翻来覆去的只有他一人


而扰人清梦的可人儿早已呼呼大睡


他想……


他什么都想


“去唤她的小名,去哑着声在她耳旁低语,去轻吻少女的眼睫,耳鬓厮磨,送她一身旖旎”


可他不敢


“到头来还不是恭恭敬敬地,两嘴唇一碰,称一声“殿下”?”


他这样在自己心中嘲笑自己,到最后,竟有一些不服气


他吐出一口浊气,伸出手指


本是几乎无法察觉的触感,可在幻术师敏锐的感官下依然留下了痕迹


他用指尖轻轻拂过女孩低垂下的长长的睫毛


“只是这样就满足了吗?”


心里的声音叫嚣起来,但他没有去回复


他的下巴点在床沿上,歪着脑袋,放轻声音


“好眠,我的殿下”







第一次发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