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河

5995浏览    274参与
黛丽安

星星应该哈哈大笑,反正宇宙是个偏僻的地方。


每天打开潮汐,都像是在开盲盒一样,十分惊喜

星星应该哈哈大笑,反正宇宙是个偏僻的地方。


每天打开潮汐,都像是在开盲盒一样,十分惊喜

睿岑vvv

就在这个星河,已经有超过一百亿颗星球。

就在这个星河,已经有超过一百亿颗星球。

翁等等

醉后不知天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 ​​​

醉后不知天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 ​​​

柏拉图的饼干
人踱步处,便有道路,地上如此,...

人踱步处,便有道路,地上如此,霄汉亦然。

人踱步处,便有道路,地上如此,霄汉亦然。

Shark is shark

滿船清夢壓星河 · 天台上 · 木札嶺一隅 · 台東的樓· 元旦 · 又一年 · 晚月


/

柴門半掩的草屋內琴聲隱隱

晨時薄霧細細攏著庭前落花

遠處青山藏著碧湖孤舟

停在枝椏的雀鳥歪著頭聲聲不停

皆替我貪圖留他於此浮世一隅


ps: 在青島和哥哥跨年——元旦平平安安。又一年,糟一點沒關係,不要糟太多就好。


“對不起親愛的我會失誤 專注在對抗這生活制度 沈默是病 對 沈默是病 也只有你是阿司匹林[以太不閃火]”

滿船清夢壓星河 · 天台上 · 木札嶺一隅 · 台東的樓· 元旦 · 又一年 · 晚月


/

柴門半掩的草屋內琴聲隱隱

晨時薄霧細細攏著庭前落花

遠處青山藏著碧湖孤舟

停在枝椏的雀鳥歪著頭聲聲不停

皆替我貪圖留他於此浮世一隅


ps: 在青島和哥哥跨年——元旦平平安安。又一年,糟一點沒關係,不要糟太多就好。


“對不起親愛的我會失誤 專注在對抗這生活制度 沈默是病 對 沈默是病 也只有你是阿司匹林[以太不閃火]”

丽夫托尔斯泰
2019.12.31 2019...

2019.12.31

2019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ta

2019.12.31

2019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ta

露衣
涂鸦~是恒星💍 我爱宇宙!

涂鸦~是恒星💍 我爱宇宙!

涂鸦~是恒星💍 我爱宇宙!

清行月不悦

星河小姐姐,配绿色暖皮书,你爱了嘛?

星河小姐姐,配绿色暖皮书,你爱了嘛?

泽沫

"  世间极乐,飘云与星河"

  我们学校的风景,每一帧都是壁纸
  每天真的很累,最幸福的是每次拉开窗帘时看外面的云,真的很美……最后一张是某天晚上的月亮,是红的,但拍出来没那种感觉。

(地址:贵阳为明国际学校)

"  世间极乐,飘云与星河"

  我们学校的风景,每一帧都是壁纸
  每天真的很累,最幸福的是每次拉开窗帘时看外面的云,真的很美……最后一张是某天晚上的月亮,是红的,但拍出来没那种感觉。

(地址:贵阳为明国际学校)

泽沫

"一人无星河"

   闭上眼,是漆黑,脑海里思绪涌流,是星河环绕,是热闹簇拥,是在草地上奔跑的自由者,衣裙飞逸,是蓝天映眼,是微风掠面,是放纵,是我触及不到的快乐,是无数美丽画面的幻想结合,是睁眼看到的灰尘散落,是一个人无声。...

   闭上眼,是漆黑,脑海里思绪涌流,是星河环绕,是热闹簇拥,是在草地上奔跑的自由者,衣裙飞逸,是蓝天映眼,是微风掠面,是放纵,是我触及不到的快乐,是无数美丽画面的幻想结合,是睁眼看到的灰尘散落,是一个人无声。

                  

                                                                         --泽沫

(全文原创,禁止商用,违者必究)


老饼

几句话菇蝶,我流ooc
.
.
.
.
.
.
.
.
.
尽管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们确实曾少有地有过一次长谈,关于死亡。那时他们之中一人仍旧傲慢,另一人尚且不善言谈,于是,这个本利于快言快语争辩的话题,节奏得以被拉得很长,丝线一般在两人之间日复一日盘绕。
不似可以尽情蔑视时间的年轻人或空想家们,这个词汇固执地在他们的生活中闪烁,在闪亮的盔甲和鲜血中闪烁,在永恒和下一瞬之间闪烁。关于它便有许多可谈——一开始只是两双不同的眼睛,如何去看着先于他们静止的万物;接着是某种浮现在皮表的战栗,星河不屑于称之为恐惧,而冥蝶声称自己没有皮表,他认定对方是拐着弯发出取笑,闹腾好一会儿才勉强划过去;高高在上地怜悯生者和取笑败者总归有个...

几句话菇蝶,我流ooc
.
.
.
.
.
.
.
.
.
尽管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们确实曾少有地有过一次长谈,关于死亡。那时他们之中一人仍旧傲慢,另一人尚且不善言谈,于是,这个本利于快言快语争辩的话题,节奏得以被拉得很长,丝线一般在两人之间日复一日盘绕。
不似可以尽情蔑视时间的年轻人或空想家们,这个词汇固执地在他们的生活中闪烁,在闪亮的盔甲和鲜血中闪烁,在永恒和下一瞬之间闪烁。关于它便有许多可谈——一开始只是两双不同的眼睛,如何去看着先于他们静止的万物;接着是某种浮现在皮表的战栗,星河不屑于称之为恐惧,而冥蝶声称自己没有皮表,他认定对方是拐着弯发出取笑,闹腾好一会儿才勉强划过去;高高在上地怜悯生者和取笑败者总归有个头,冷不丁地,有谁先抛出了最后一块石头:
 
 
“那你会如何看待我的死?”
  
 
想来,大概是对方开的口,因为星河不喜欢讨论不该存在的事物。他喜欢积雨云和雷电之上的净空,喜欢用翅膀拍打以太,从没想过要去看看地府和黄泉。同他心意互通的同伴唯独这点叫人恼怒,他这样问,就好像问星河如何看待他的剑、他的力量和他的笑。星河对着那双眼睛实在避让不过,索性反戈一击:“你先说。”
“我并没想过。”他实话实说。他说星河与他不同,他说星河是燃烧着的天体,无论是一闪而逝还是成为太阳,仍旧能叫千百年后的人看到他在发光,像是将时间割裂,踩在脚下。星河想同他争辩,又不知从何说起,总觉得这只蝴蝶将真正的问题藏在那个不详的字后面,思考片刻,他放弃了。他不喜欢打哑谜。
 
  
“不会发生。”星河将它斩断了,“在我面前不会,这问题没意义。”
  
  
是因为昆虫总是更早成熟吗?他们默认他是活得更长的那个,但冥蝶看他总像是在看年轻人:年轻到为了回避一个疑问,居然会做出这种傲慢的承诺。
“这并不是我想——”他说,“不过,也罢。”
星河本做好了迎接追击的准备,此刻却迎来了同样唐突的退让,他皱着眉,不知不觉又捡回决心要抛下的问题:冥蝶的死究竟是……他没注意一只拳头被握住,打开,美丽的昆虫轻轻叹气:“和你相比,那么多东西都太短了,这确实不是个好话题。不过,作为那个回答的谢礼……”
  
  
他将头低了下去。
 
  
若干年后,星河早已忘却了那时思考的答案,他能想起的是,单方面终止了这场长谈的人,曾往他手心塞入一个盛夏。
  
  

小羊不是咩咩羊丷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Lu.柯九羡
Alang
羊卓雍措,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

羊卓雍措,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当看到漫天星河,或许这就是我所追寻的吧

羊卓雍措,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当看到漫天星河,或许这就是我所追寻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