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球拟人

14433浏览    44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3 06:46
林朵

【同人】木星之心(星球拟人,太阳系家庭狗血大戏)

我是木星。


银河太阳系中最大,同时也是最古老的行星。


太阳从宇宙的黑暗中苏醒不久后便创造了我,作为他的首生子,我生命中见到的第一束光便来自于太阳。对于我而言,他是圣洁的神祇,伟大的父亲,我完完全全地追随于他,甘愿听从他的一切命令。


太阳便是我的天命。


同我一起创造一个完美的星系。这是太阳对我发出的第一道指令。


能成为父亲的助力是我莫大的荣幸,创造一个完美星系的宏大目标更是令我憧憬。在接下来的亿万年间,我尽职尽责地执行太阳的所有构想,并为此在距离太阳或远或近的轨道间不断迁徙。


利用我巨大的...

我是木星。

 

银河太阳系中最大,同时也是最古老的行星。

 

太阳从宇宙的黑暗中苏醒不久后便创造了我,作为他的首生子,我生命中见到的第一束光便来自于太阳。对于我而言,他是圣洁的神祇,伟大的父亲,我完完全全地追随于他,甘愿听从他的一切命令。

 

太阳便是我的天命。

 

同我一起创造一个完美的星系。这是太阳对我发出的第一道指令。

 

能成为父亲的助力是我莫大的荣幸,创造一个完美星系的宏大目标更是令我憧憬。在接下来的亿万年间,我尽职尽责地执行太阳的所有构想,并为此在距离太阳或远或近的轨道间不断迁徙。

 

利用我巨大的身躯和强烈的引力,吸附物质,撕裂星云,清空太阳认为必须清空的区域,让其他行星以适宜的体量出现在他所希望的位置。

 

是的,在我之后,太阳又创造出若干围绕他运行的行星,从亲缘关系来讲,他们是我的兄弟。

 

但并不是每一颗都令父亲满意。

 

又是一颗失败的试验品。太阳叹息道。木星,将他从我的星系中抹去。

 

伟大的太阳,我的父亲,为了创造出他心中完美的星系,冷静而精准,近乎无情。

 

而我顺从地遵循他的指示,调整运行轨迹,靠近那些不被太阳承认的孩子,先用我的引力将其捕获,再用庞大的身躯把他们撞得粉碎,尸骸四散。

 

在这个过程中,我总是能听到他们惨烈的呼喊,在这寂静无边的宇宙中传得很远。

 

这很残忍。

 

但我从未犹豫,甚至内心还隐约有些窃喜。

 

他们不够完美,太阳不爱他们。

 

而我是被父亲所爱着的,承认的,完美星系的一部分。

 

***

 

直到有一颗我已经忘记名字的行星出现了。

 

他因为擅自脱离父亲指定的轨道而失去了存活的机会,毁灭的任务自然是由我负责执行。他的体积很大,但与我相比依然渺小,逃脱不了绝命捕获。不过在与我逐渐靠近时,他不似过往那些即将毁灭的行星一般绝望呼喊,而是用尽力气拼命挣扎,神色中透着某种我从未见过的坚毅。

 

何必呢。我叹道。父亲不认同你存在的意义,认命吧。

 

不。他回答。太阳认同与否并不重要,我想追求自己的天命。

 

这样的回答令我冷笑:你的天命?为父亲造出完美的星系,就是我们存在的唯一意义。你不被父亲承认,便已没有希望。

 

濒临毁灭的他居然笑了:我只想由自己创造永世不灭的希望。

 

这是他留在宇宙中的最后一句话,下一刻他便与我相撞,壮阔的碎裂绽出绚烂的焰火,将周边的黑暗也照亮了短短一瞬。

 

很快一切又归于平静,死去的行星遗骸有一些被撞回空旷的真空,至于剩下的那些,则像其他被捕获的行星一样,也构成了我庞大身躯的一部分。

 

这和以往并无不同。

 

唯独他留下的那句话,却同他遗留在我身上的碎片一样,被我莫名在意着。

 

何谓由自己创造永世不灭的希望?

 

我不知道。

 

***

 

转眼间又不知道有多少亿万年过去了,在父亲的完美设计与操控下,一轮又一轮的行星诞生与毁灭,终于形成了如今有八颗行星环绕的太阳系,共享难得的安宁。

 

而我自己,也在这八条环线中停留在居中的位置,默默守护、同时亦是监视着其他几条环线上的亲兄弟们。

 

不知为何,我的目光总是会偏向那颗蓝色的星球,地球。

 

或许是因为他离我很近,使我能亲眼见证他从诞生初始到长成,自然生出几分身为长兄的情谊。又或许是因为我潜意识中察觉到了,父亲对他的格外重视。

 

没错,父亲真的很宠爱他,甚至可以说是对他有点……偏心。

 

对比旁边的火星看看就很明显了。

 

为了让火星保持自己想要的形态,父亲曾命令我将供给火星成长的物质悉数掠夺,使得火星成长到一半便被迫停止。之后更是让火星的内部核心也完全冷却,没有了磁场辐射与地质活动,整颗星球一片静默,不会再有任何变化,活着亦如同死去。

 

而跟火星初始设计差不多的地球,却在父亲的默许下,过着几乎不受干扰的平稳日子,耗费上亿年缓慢成长成合适的体量,内核能量源源不绝,地壳变动永远充满活力,可以永不停息地将地表细节雕琢得更加繁复美丽。

 

这还不是父亲最爱他的表现,父亲他,给了地球其他行星都不曾有过的自由。

 

所以地球才能肆无忌惮地占据最巧妙的轨道,并由着自己性子造出稳定的大气、适宜的温度、大量的水分,这些水分还能化作液态,在地表铺成蔚蓝的大海,随着月球的牵引潮起潮落,如此动人,如此美丽。

 

即使放眼整个宇宙,这样自在的星球也不常见。

 

种种迹象都告诉我,地球确实是父亲最偏爱的孩子。

 

我该嫉妒他吗?

 

不,事实上,我一点儿也不嫉妒,反而也同父亲一般,对地球生出同样的偏爱。

 

倘若这便是父亲想要的完美,那我只会为他已创造出真正的完美而心生热爱、由衷感激。

 

我诞生的使命就是帮助父亲创造一个完美的星系,如今整个星系构架已成,在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好好守护这里。

 

无论谁想破坏,都不允许。

 

***

 

在整个太阳系基本成型之后,我依然动用着自身强烈的引力,将一波又一波流散的小行星往自己身上引,碾碎它们,吸收它们,不让它们在星系间四处散逸。

 

这样它们便不会危及地球,以及其脆弱的美丽。

 

当然,这并非对我毫无伤害,早年弑杀兄弟时造成的身躯残损总会被父亲以伟岸之力治愈,而如今父亲似乎对整个星系的运转有别的思虑,各种小伤小痛便需要我自己扛了。

 

有时遇到太过猛烈的冲撞,我也会累,会痛的。

 

但这值得。

 

不仅有父亲对我维持星系稳定所表露出的嘉许,还有地球总是一脸崇拜地看着我,感谢我为他挡住了自身无法承受的冲击。

 

木星大哥,你好厉害啊,同时来那么多小行星都能对付,难怪父亲那么倚重你。他的笑声中有着少年的稚嫩,大概还有一直被保护周全者才能有的单纯透亮。你和太阳,是我最棒的大哥和父亲。

 

不得不承认,我对地球的懵懂无知感到庆幸。

 

出于某些连我自己也理不清楚的复杂原因,我不愿意让他知道我的过去。

 

不愿意让他知道,这些如今我用以保护他的手段,在过去其实也同样用于杀死他素未谋面的无数兄弟,而我庞大的身躯,亦是由死者们碎裂的尸骸所堆积。

 

这些真相我永远都不会告诉地球。

 

我只希望在这个完美的太阳系中,他能一直单纯快乐地做父亲最偏爱的孩子,我最护着的小弟,仅此而已。

 

***

 

我想自己或许不该做这样的美梦,作为父亲最忠诚、最得力的助手,他在这个星系中赐予了我许多特权,但其中并不包括做梦的权利。

 

所以即使有梦,也不会实现。

 

我所期许的星系安宁,没过多久就因为地球的过度任性,产生了变数。

 

光是拥有大气与海洋已不能令这个好奇心过剩的小弟满意,他开始试着创造一种名为生命的东西。

 

最初他将那些微小的造物偷偷藏在海洋之中,以躲避父亲与我的注意,然后看它们慢慢由小变大,从简至繁,直到它们进化到连地球自己也掌控不了,只能任由这些生命从海洋走向陆地,逐渐满布地球表面的每一寸土地。

 

我想父亲对此应该比我发现的更早。

 

而愚蠢的小弟还在自欺欺人地隐瞒着,日日夜夜呵护着那些已经脱离自己掌控的小东西,不仅不知收敛,反而认认真真为之一一取名,由着它们肆意改造地表的形态,自由探索着根本无法预测的进化方向。

 

小弟,你为什么要创造这些会自主进化的东西?我悄声询问地球。你都无法确定它们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地球只是傻呵呵地笑着:就是因为我不知道它们以后会怎么样,才能产生让我惊喜的希望啊。

 

可这样的笑容只让我预感危险,脱离掌控,是父亲最不喜欢看到的场景。

 

我试图打探父亲对此的态度,但父亲一反常态地保持着沉默,对地球上发生的一切都视而不见,令我暗自心惊,莫名焦躁。

 

父亲他……究竟有什么打算?

 

这个问题我又过了很久才得到答案,当时正值一颗体量硕大的小行星来袭,在我全神贯注调用着自身引力,心想这该又会是一场硬仗时,突然接到了父亲的指令。

 

中断捕获。父亲的声音平静而淡漠。让它通过。

 

我略有些震惊地看向父亲:那这颗小行星会直接撞上地球。

 

即便这还不足以对地球本身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对于地球耗费数十亿年才创造出的生命而言,后果无疑是致命。

 

在过去那么久的时间中,父亲并没有对地球上那些全新的造物做出任何反应,我还心怀侥幸地以为,小弟的任性再一次获得了父亲的偏袒。

 

原来并没有。

 

但我内心仍是困惑,忍不住开口询问父亲:在这之前,你还一直指示我吸引星际碎片,保护地球上的生命,这又有何意义?

 

吾儿,看来是太过安宁的环境令你懈怠了。父亲的声音沉稳庄严,带着不容质疑的权威。不要忘了,只有付出足够时间与努力造就的希望,被毁灭之后产生的痛苦,才能令这份希望无法复苏。

 

我无言以对。

 

只是僵硬地收敛了自己的引力,眼睁睁看着那颗本该被我捕获的小行星擦肩而过,朝着那颗充满生命的蓝色星球撞去。

 

猛烈的撞击催生出震动与火光,在地球身上留下了剧烈的伤疤。伴随着地壳颤动,岩浆喷涌,剧毒的粉尘遮蔽天光,令蓬勃的生命与希望一同湮灭无迹。

 

这就是父亲设计好的结局。

 

至始至终,一切都不曾脱离他的掌控。

 

在那空旷又冰冷的宇宙中,我听到了地球的哭声,是漫长的苍凉,是无边的孤独,还有蓦然的愤怒,以及绝望最终消弭为无奈的虚无。

 

这就是希望被毁灭的痛苦吗?

 

可惜我仍是不懂,毕竟我所拥有过的希望,统统源于伟大父亲的无上恩典,太阳不灭,希望永续。

 

但我也清楚,这样因绝望而痛苦的小弟,自己不想再见第二次。

 

***

 

之后地球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他表面的生命进化停滞了,包括名为恐龙在内的一大批生物都在痛苦中死去,仅剩下少量物种还在苟延残喘,若没有地球继续为它们调节大气和温度,看起来应该也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可地球对此却不管不顾,好像已经放弃了原本的异想天开,屈从于父亲的安排。

 

说实话,我很怀念过去的他,那个活泼又好奇的孩子,在我的守护下,对未来满怀期待地笑着长大。

 

但我同时也迷茫着,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希望过去的地球回来,还是更想看到如今这个规规矩矩的他,遵循父亲的意志,与我一同构成这个完美的星系。

 

纠结之余,我连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

 

在对他隐瞒了此番悲剧其实是父亲与我合谋造就的前提下,任何安慰的话,都只能凸显我的卑劣和心虚罢了。

 

反倒是地球察觉到了我的郁结,先开了口:木星大哥,你可千万别因为我的事自责啊。

 

我愕然一惊,迟疑地看向他。

 

之前发生那样糟糕的事,说到底都是因为我自己太弱小,我也反省过了,自身的希望不该寄托在被别人保护上。地球说这话时,神色已恢复了过去的少年心性,透着满满不服输的热血气息。大哥你放心,我会振作起来,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像大哥和父亲一样厉害,想要的希望就由我自己来守护和创造!

 

自己来创造……不灭的希望吗?

 

一瞬间,我竟有些恍惚,内心有股莫名的涌动。

 

地球还是那样大大咧咧,没有注意我的心绪变化,转而将包括恐龙在内的物种骸骨小心地埋入地下,做成化石留作纪念。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他笑道。我只要一直向前进就好啦!

 

呵,前进。

 

多么有朝气的词语。

 

可是小弟,你难道还不明白。

 

我们前进的每一步,都只能在父亲给我们划定的轨道上进行。

 

***

 

地球振作的速度比我预想的还要快,而那些依附于他的生命,也比我以为的更为顽强。

 

没过几百万年,地球又在自身表面重建出新的稳定环境,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生命,也牢牢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进化得居然比遭受小行星撞击之前更加丰富繁荣。

 

而我则对此愈发忧心。

 

父亲的权威经不住一而再的挑衅,他不再只给予暗中打击,而是公开向地球阐明了不允。

 

这对于地球而言,恐怕是比被小行星撞更为严重的冲击。毕竟在他印象中,太阳一直是位慈爱的父亲,用光与热养育自己与那些小小的生命,不该对自己的好奇探索那么严厉地反对。

 

大哥,父亲怎么会这么不讲道理?地球气鼓鼓地向我抱怨。他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那要看是多久以前了。我内心苦笑,表面仍然好言相劝:小弟,放弃吧,就和我们这些家人一起好好呆着,难道还不够吗?

 

不,我才不要放弃。地球看向那些渺小的生命,语气中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责任感。我既然创造了它们,就要守护到底。

 

说完,他又看向我:父亲和大哥你不也是一直这样对我的吗?

 

我哑然,想了半天才回道:我们只是担心如果你再失败一次,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哈哈,放心,我早就不是脆弱的小孩子啦。地球还是开朗地笑。而且,即使中途有失败,希望本身也是不会真正消失的。

 

又是希望。

 

这种我不能理解的东西,却总能对小弟产生无法斩断的驱动力。

 

***

 

事态恶化来得比我所担忧的更快。

 

地球坚持违背父亲的意志,始终庇护着那些渺小的生命,给予它们探索一切未知的自由。而它们的进化也完全出乎预料,进化出了一种名为人类的智慧物种,不仅拥有自我意志,也拥有创造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就是地球本身所拥有的自由与希望的实体。

 

不过数万年,他们便在地球上创造出了独一无二的文明,而这种基于群体而生的文明比单个生命体的进化速度又要快上千百倍,短短千年,便已加速至可以发射火箭卫星,向地球之外的宇宙进军。

 

这绝不是父亲想要看到的场景。

 

可我只能一边偷偷违背父亲的意志,替地球多挡些离散的星际陨石,一边愈发焦虑地感应到紧绷的气氛已经渗透了整个太阳系。

 

我知道,父亲的沉默不是默许,而是等待。

 

他在等待一场威力胜过上次的小行星撞击,将生命的痕迹从地球表面彻底抹去。

 

这样整个星系便没有自作主张的创造,没有超出预期的变化,所有一切都依照他的意志在既定的轨道上运行。

 

这才是父亲想要的完美星系。

 

***

 

地球上的渺小人类似乎也感应到了这种无形的紧张,加快了在宇宙探索事业方面的进程。

 

在转瞬即过的几十年间,他们竟然创造出了巨大的空间站,发射的卫星不仅探索过各颗类地行星,更是已前进至太阳系边缘,至于让他们可以真正徜徉宇宙的曲率飞船,研究也有了突破性进展。

 

而父亲所等待的第二次冲击,却迟迟未来。

 

我想父亲很清楚,若不能在人类有能力脱离太阳系之前将其扼杀殆尽,那晚来的冲击也没有了意义。

 

那将宣告他对整个星系的掌控彻底失效,无论如何,再没有完美可言。

 

看着父亲沉稳到近乎淡然的模样,我本能地感到了恐惧。

 

果然,在某个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子,父亲对地球重申了一次中止生命进化的命令,并不出所料地遭到了地球的拒绝。

 

吾儿,我以为上一次的冲击已经该让你们领受了教训。父亲的声音里竟然含着一丝笑意,仿佛那个温暖包容的父亲,就是他本来的样子。但这一次,你们都令我很失望。

 

我和地球同时看向父亲。

 

不同的是,地球满脸惊愕与愤怒,而我则是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心绪。

 

你说什么?!父亲,上一次冲击?!地球崩溃的声音在太空间回响,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我。木星大哥,难道你也……

 

我别过目光不去看他,也无心劝阻地球和太阳之间的激烈争吵。

 

原来我背着父亲替地球遮掩的小动作,父亲早就知晓,而我在父亲的指示下对小弟造成的伤害,也是瞒不住的。

 

这大概是我所经历的最糟糕的一日。

 

在这一日,我同时令父亲和小弟失望了。

 

***

 

父亲和小弟的争吵没有持续太久,整个星系很快陷入一片安静的死寂,但这份安静从来都不代表真正的和平,只会令我更加预感不妙,目光投向父亲。

 

此时此刻,那颗自我诞生之日起便存在的伟大恒星,正平静地燃烧着,膨胀着,巨大的能量在其内部聚集,绚烂的火舌向外喷涌,燃出更为深沉的血色。

 

只消看一眼,我便懂了。

 

父亲,他等不到在人类逃离前太阳系前给予地球第二次惩戒的小行星冲击了。

 

所以他主动提前了自己从主序恒星向红巨星演化的进程,膨胀,咆哮,即将释放出的氦闪足够杀死地球上的一切生命。

 

哪怕要为此付出提前燃尽的代价,他也愿意。

 

整个星系的同归于尽,于他而言,仍是一种完美的控制。

 

说实话,我对这样的局面并不觉得惊讶。几十亿年来,我早已清楚,父亲向来如此,他对于我们这些孩子的爱,本质源于对自己拥有绝对掌控的满意。

 

哪怕是地球拥有的自由,也必须是全部由他给予,否则,就是不行。

 

如今由于人类这个变数的存在,整个太阳系里处处航行着他们所创造的卫星,月球上、火星上都建立了人造的基地,他们期待着与太阳意愿不符的未来,操纵着地球发展的轨迹,将希望的种子散播得到处都是。

 

父亲他对此怎么可能容忍。

 

他绝不允许。

 

这是由我创造的完美星系。父亲充满威仪的声音回荡于星系之间,亘古不变。若不完美,那就该由我亲自来毁去。

 

***

 

我淡然看向地球,还有其他几位惊慌失措的兄弟,内心竟是一阵苍凉的平静。

 

没关系的,我们本来就是因父亲而生。我不知道自己说的这番话,究竟是在安抚别人,还是在说服自己。如今,只不过是再与他归于一体。

 

说话间,离太阳最近的水星已经被父亲吞噬,他是我们兄弟之中体积最小的,虚弱得只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叫,便已被撕得粉碎,焚身而亡。

 

这令我不禁回想起几十亿年前,太阳系形成伊始,类似的场景总是反复发生,无数的场景重叠起来,只给宁静留下短暂的喘息,最终又重新走上了毁灭的轮回。

 

那我这几十亿年来的杀戮和守护,又有何意义?

 

可即便这个问题永远找不到答案,我也没有悲伤,没有怨恨。我的一切都只是遵循父亲的安排,事到如今,我丝毫不觉得难过,倒是有种终于要结束的释然。

 

如果这就是父亲想要的,那我也接受这样的天命。

 

***

 

不!一声呐喊乍然响起。我绝不接受这样的结局!

 

那是地球的声音,不知道是否是我的错觉,听声音来源竟是离我越来越近,让我不禁偏转目光,看向这位惹出大祸的小弟。

 

这不是错觉,他确实离我越来越近。

 

无数道蓝色烈焰在他身后拖曳着狭长的痕迹,像是有谁在宇宙的黑暗中撕出了无数笔光亮,推动着地球朝我所在的方向急剧前行。

 

这应该算是人类给我的又一场惊叹,他们在这生死关头展现出了宏大绚丽的想象力,在地球一侧安装了成千上万个推进器,利用地球本身的物质燃烧产生足够推力,硬生生地将地球推离了父亲设定好的轨道,朝着更为广阔的宇宙奔去。

 

我记得当地球还是个孩子时,曾有一次兴高采烈地对我说,宇宙如此广袤无边,他真希望有一日能脱离父亲的庇护,出去流浪见识。

 

那时我只当这是个傻孩子的妄想,敷衍地应了两句,并嘱咐他切莫在父亲面前提到这些。

 

可在整个太阳系濒临毁灭之时,这个天真的愿望居然成了真。

 

大哥,我要带着他们去流浪,寻找新的家园,对不起。地球急切地朝我喊道。请你帮帮我吧!

 

与此同时,更远处传来了父亲的声音,那是我第一次从父亲的声音中听出极端的愤怒与焦虑:木星,拦住地球!他背叛了我们!

 

一边是即将与我擦身而过的小弟,一边是怒不可遏的父亲,我骇然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

 

眼见地球马上就要进入我的引力捕获范围,父亲的声音再度响起,其间的权威依然不容置疑:木星,这是我对你最后的指令,让我们一起创造一个完美的结局。

 

最后的指令。

 

完美的结局。

 

这些话猛烈地敲击着我,让我的记忆回溯至自己诞生之日,自己见到的第一缕光,便源自伟大圣洁的太阳。

 

父亲强大的引力才是真正捕获我的天命。

 

我绝不能让父亲失望。

 

身体甚至比意识更先反应,自动展开了引力场。即便蛰伏亿万年,杀戮也早已是一种无法磨灭的本能,彻底破除了这些年来我始终带着的温情面具,毫无保留地向地球展示,这个冷血的行星杀手,曾经杀死过无数同胞兄弟的我,才是真正的木星。

 

数十亿年来,我其实都与父亲一样,从没有真正改变过。

 

***

 

地球开始被我的引力捕获,原本喷射着蓝色火焰的推进器陆续熄火,动力不足的地球偏离了原有的路线,踉踉跄跄朝我靠近。

 

但他还在竭力挣扎,仍是拼命想要抓住那一线生机。

 

小弟,你为什么要为了渺小的人类而离开我们。我看着他苦苦挣扎的模样,漠然道。我们才是你的家人,我们本该构成一个完美的星系。

 

即使注定走向毁灭,我们也该死在一起。

 

大哥,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地球在挣扎之余勉力大喊。是父亲创造了我们,但从他创造出我们之后,我们便是独立的个体,就有自己选择未来的权利!

 

我冷笑:选择的权利?就凭你连自己都保不住的弱小?你还情愿损失自己那么多物质带着人类去流浪?!别傻了,他们只不过是把你当做跳板而已,等你迁徙到合适的星系,以他们探索宇宙的能力,很快就会抛下千疮百孔的你,另寻别处,只留孤零零的你自己在陌生的宇宙中死去!

 

只有我和父亲,我们是你的至亲,永远都不会舍弃你。

 

所以请你留下来,和我一起回到父亲的怀抱,从此再不分离。

 

这就是我想要的结局。

 

***

 

此时地球与我之间的距离已经逼近极限,很快他就再也无法摆脱我,整个身体将被巨大的引力撕裂崩溃,与我一同归于永世的安宁。

 

可地球还没有放弃,地球上的人类也没有放弃,我看见那些原本熄火的推进器又重新被点燃,做出最后一搏的姿态。

 

呵呵,没有用的,即便如此也无济于事。眼下我已经触碰到了环绕在地球周遭的大气,以身为兄长的亲切与热情牵引着他,令两方大气交汇融合,不分彼此。

 

等我把你的大气全都吸收,那些可恶的人类就会在窒息中彻底完蛋,再也不能带你偏离轨道,离开太阳系。

 

小弟,就让兄长给你最后的拥抱,一直守护着你。我苍凉地叹息着。人类只顾自己,而我绝不会让你孤单的死去。

 

大哥,你错了!

 

地球猛然发出一记怒吼,声线是我从未听过的决然,还有仍未消退的勇气。

 

即便人类有一天会彻底离开我,去到宇宙深处,我的愿望也已经实现了。

 

和父亲创造我们不一样,从我最开始创造他们,就没有想过要掌控谁的未来,也不需要谁永远守着我,哪怕我只是中间最微不足道的一环,也值了。

 

我就是想让他们将生而自由的希望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生生不息,不断前进!

 

这才是我想要创造的,永世不灭的希望!

 

恍然间我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脱离了既定轨道、被我毁灭的不知名行星,曾在死前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我只想由自己创造永世不灭的希望。

 

然后呢?我努力在记忆中搜索着。他的残骸去了哪里?

 

哦,我想起来了。

 

那些残骸一部分被我吸收,一部分流向太空,很快又在星系间聚集起新的质量,诞生出一颗新的星球。

 

而那颗新的星球,名为地球。

 

至于留在我身体内的那部分,则早已被融入我的核心,在数十亿年间一直陪伴着我,在我心中微弱地呼喊着,从未止息。

 

而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一直这么在意地球的真正原因。

 

在这紧要关头,我居然忍不住分神笑了起来。

 

原来,你一直都是你。

 

而我的心,却在不知不觉间因你而改变了。

 

***

 

木星,你还在等什么?太阳的声音重重响起,再没有一丝温情。毁灭地球,还有上面的一切生命。

 

我望向太阳,此刻他刚刚吞噬了金星,正在朝火星靠近,膨胀的身躯如同一位沾满血腥的暴君。而几乎马上就要被我的引力拖垮的地球,以及上面的人类,用三根刚刚点燃的橙色火柱,决然地表达着绝不认命的坚持。

 

小弟啊,你和你创造的生命,都是天真的傻瓜。我在心中感慨道。橙色火柱的高度还远远不够,而用我大气层中的氢气与地球大气层中的氧气混合而成的气体,也没那么容易点燃爆炸,为地球的逃脱提供助力。

 

但有些时候,充满勇气的傻瓜,也比什么尝试都不愿做的智者可爱得多。

 

我近乎贪婪地看着距离自己咫尺之遥的地球,这应该是我们此生最近,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而此刻正在做绝命抗争的地球,神色中没有绝望的痛苦,希望仍然与他同在。

 

坦诚地说,这令我由衷地高兴。

 

那种希望被毁灭的痛苦,我见过一次就已足够。

 

当我见到本已经脱离地球向外围飞去的太空站又折返回来,带着满满的燃料,义无反顾地冲向我与地球之间,试图牺牲自身,将那冲天的橙色火柱引燃得更高更烈之时,我欣慰地笑了。

 

地球,我曾杀死了过去的你,但我也守护了新生的你。

 

至于地球你,守护了自己创造的人类,如今,又反过来是由他们来守护你。

 

由自己创造永世不灭的希望。

 

你做到了。

 

***

 

在那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我心意已决,将混合大气中的氢氧成分调到最容易引爆的比例,又将自身引力调整妥当,静静等待那一记撼天动地的巨大爆炸。

 

这场爆炸没有让我失望,来的酣畅淋漓,直击核心,气浪与碎裂一同袭来,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动。

 

痛,真痛。

 

但也是真的痛快。

 

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毫不在意太阳的意志,痛痛快快由着自己任性所做的决定。

 

地球被爆炸的力量推离了我的引力捕获,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飞去,离开了我的捕获范围,逃逸速度越来越快。

 

因为我用力推了他一把。

 

自此之后,地球将借由我的引力产生的弹弓效应,加速得更快,带着全人类更早到达理想的家园。

 

这是我送给他的最后一份礼物。

 

盛怒的太阳还在身后咆哮,不知下一步还会降下如何可怖的惩罚。不过我已经不在意。反正我也无法逃离注定毁灭的宿命,那之后无论是要以怎样的方式走向终点,都没关系了。

 

在这珍贵的时刻,就让我再多看一眼地球小弟吧,看他身后拖曳着蓝色的焰火,遨游在广阔无边的宇宙,朝着前方的梦想奔去。

 

那么自由,那么美丽。

 

我开心地笑了。

 

前进吧,地球,我最亲爱的小弟。

 

带着我永世不灭的希望一起,前进,前进。

 

END


碎碎念:我居然真的为《流浪地球》写了一篇同球文!还是这种家庭伦理狗血撕逼大戏,嗷嗷嗷,沙雕如我又一次突破了自己,啊哈哈哈哈哈。

为了写这篇文,我查了相关的天文学资料,发现木星真的是一颗很有故事的星球。

目前有天文学家提出猜想,在太阳系形成之初,木星曾经多次变换轨道,毁灭了若干其他行星,还对现存行星的最终形态和轨道位置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可以说太阳系之所以是现在这种结构,和木星的作用密不可分。

当然了我只是一个沙雕写手,天文学知识匮乏,整个故事都是我瞎编的,YY成分很多,大家看个乐呵就好,千万别当真啊!

最后感谢《流浪地球》原作带给我的感动与思考,也谢谢大家来看我写的这个故事。

一双透明又
一时脑洞,可以叫☞太阳系秀场那...

一时脑洞,可以叫☞太阳系秀场那些事

太阳系工作室是专门为银河系秀场提供专业模特的工(xiao)作(zuo)室(fang)
老板阿Sun带领8个模特白手起家

—————————大写人设—————————
Jupiter(绰号阿岁)是老板手下得力干将,业务能力杠杠的,太阳系招牌,能在银河系旋臂分会场名榜上数一数二,可谓一人之下,七人之上。
性格自傲,与久居高位有关,毕竟她身兼财务主管和HR。眼光挑剔,做事雷厉风行,经常无情粉碎小野模的投职简历。对老板阿Sun很尊敬,可以说是忠心耿耿,是阿Sun一无所有时的追随者,工作室的元老级员工。因为和阿Sun相当于闺蜜,所以对阿Sun那么在意不起眼的Earth有...

一时脑洞,可以叫☞太阳系秀场那些事

太阳系工作室是专门为银河系秀场提供专业模特的工(xiao)作(zuo)室(fang)
老板阿Sun带领8个模特白手起家

—————————大写人设—————————
Jupiter(绰号阿岁)是老板手下得力干将,业务能力杠杠的,太阳系招牌,能在银河系旋臂分会场名榜上数一数二,可谓一人之下,七人之上。
性格自傲,与久居高位有关,毕竟她身兼财务主管和HR。眼光挑剔,做事雷厉风行,经常无情粉碎小野模的投职简历。对老板阿Sun很尊敬,可以说是忠心耿耿,是阿Sun一无所有时的追随者,工作室的元老级员工。因为和阿Sun相当于闺蜜,所以对阿Sun那么在意不起眼的Earth有点吃味,但同时也很关注Earth,觉得她确实很有吸引力,是可塑之才。

Earth(绰号小破球?)既不是老大也不是老幺,位置有点尴尬,藏拙型选手,工作室真正的门面,然而同事和老板谁也不知道她在银河系私下流传的高定模特榜单里鼎鼎有名。
看起来小透明,其实人缘挺好,跟工作室里的Venus和Mars是拜把子姐妹。心思灵活,节假日爱串门做客。喜欢吐槽老板阿Sun(老板对她待遇有佳,年终奖都丰厚一些,因此在员工群里至今流传她和老板的办公室恋情),收养了一个弟弟Moon(绰号阿蒙,也在工作室里做模特,童模,极度姐控。姐弟恋绯闻流传甚广,甚至工作室内部因为站cp而分裂成两个阵营)

—————————服装解构————————
Jupiter:天生一头浓密的红发,实际上是橙褐色(大气层),健康的小麦肤色,身高接近190(巨行星),身材前凸后翘,喜欢穿低胸装,但又经常觉得冷(地表-168°),于是出现了晚礼服配貂的贵妇搭配。非常喜欢红宝石,也非常喜欢眼睛型装饰品(大红斑),所以常年戴着眼型鸽血红金属choker,据说睡觉也不摘。手上戴金属手镯,腰间扎金属色腰封(金属地核),星星点点光斑构成了她无形的冕冠(木星有非常不明显的星环)

小破球(流浪状态):把长发剪了,烫成贴头的水波纹头(大气层冻结)穿衣风格大变,一夜成熟,从清新田园到?(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风格)。皮肤白皙(冻的),身高165,是个平胸,肩膀用了垫肩(全人类的责任),脖后和背上一个大指南针(找新东家),中间一个小玻璃球里面是自己的过去和未来,袖子条条(发动机光柱),腰带一连串是月球的盈亏变化

—————————一点剧情————————
太阳系工作室经营不周快倒闭的事一开始没人知道,大家只是对拖欠工资的次数感到疑虑,但谁都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直到一次阿辰(水星)去老板办公室交报表,偷看的老板电脑屏幕上的文件,这件事才透了窟窿。
当大家信或者不信在叽叽喳喳小群里聊天时,Earth嗅到了危机前兆,于是赶先收拾好这么多年里在工作室打拼的家当,当季工资也没要,就急匆匆递了辞职信。阿Sun看到信也没有表示,就当默许了吧,他心里清楚自己一手撑起的小公司过不了多久一片风雨萧条。其实工作室里每个模特跟阿Sun签的都相当于卖身契,这是整个圈子的规则,但小破球不当回事说撕就撕,可谓惊天骇俗。
第一个发现Earth行动的,不是Mars是Venus。
……

——————————————————————
编完人设,感觉小破球就是大写的玛丽苏啊啊,可bg可gl,有兴趣的朋友,设定可借走自由发挥
木星目前知道的卫星有66个,☜本来想改编成岁大姐用薪水养着66个不成器的弟弟,但一想这不就是超级扶弟魔吗?潇洒人设崩塌,所以没用这个素材

只是画个画,还要编这些,服辽自己
所以有人喜欢这个设定吗??
投喂个热度吧(´ . .̫ . `)
后续应该会画一个系列(虽然更新慢x

落樱低语

太阳没了,地球可以跑……那那些跑不了的呢?

P2是我朋友的填词……我会不会被和谐啊?

太阳没了,地球可以跑……那那些跑不了的呢?

P2是我朋友的填词……我会不会被和谐啊?

枣糕废鱼
注意避雷!!!!!! 朋友们,...

注意避雷!!!!!!


朋友们,流浪地球的脑洞里,我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来搞个星球拟人混剪吧????


家族狗血故事????


为什么流浪地球我站的的第一cp会是木星x地球啊喂???


这样我还可以夹杂磊昊_甜奶私货???


注意避雷!!!!!!




朋友们,流浪地球的脑洞里,我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来搞个星球拟人混剪吧????


家族狗血故事????


为什么流浪地球我站的的第一cp会是木星x地球啊喂???



这样我还可以夹杂磊昊_甜奶私货???



落樱低语

为在前线奋斗的巨行星鼓掌👏
(以及可以佐食的聊天体段子)
知识点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但很适合玩梗😂

为在前线奋斗的巨行星鼓掌👏
(以及可以佐食的聊天体段子)
知识点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但很适合玩梗😂

天瓶Tenppy
“守候” 画画自家地月√月亮在...

“守候”

画画自家地月√
月亮在等地球醒来

“守候”

画画自家地月√
月亮在等地球醒来

落樱低语

那什么的太阳系
(只是画着爽,手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的)

那什么的太阳系
(只是画着爽,手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的)

红衣的罗莎琳德
我的阵营九宫格大概是。。。这样...

我的阵营九宫格大概是。。。这样的。

我的阵营九宫格大概是。。。这样的。

落樱低语
明天是什么日子呢……? (能动...

明天是什么日子呢……?

(能动吗?)

明天是什么日子呢……?

(能动吗?)

隐笙

【请点开】四天半时间,拟了自己喜欢的七颗星

按顺序为水星/海王星/毕宿五/轩辕十四/心宿二/北落师门(四大王星)/木卫一。背景星球大小及亮度与实际无关,只做为一个形象的参考。

其中只有轩辕十四是男孩子。考据都标注在图片上了,可能有些地方的考据不得当,可以在评论提建议!

选择这些天体的原因如下:

海王星是我最喜欢的行星、水星是因为那句“脚穿飞鞋手持魔杖的使者”、木卫一是因为看起来很好吃、北落师门是因为名字很好听,根据北落师门,于是就顺带把四大王星都拟人了。

天体拟人虽然比化学拟人还要冷门一些,但是画起来还是很开心,通过这次的尝试一是更多了解了一些知识,还有就是摸索了更多服饰的画法,比如...

【请点开】四天半时间,拟了自己喜欢的七颗星

按顺序为水星/海王星/毕宿五/轩辕十四/心宿二/北落师门(四大王星)/木卫一。背景星球大小及亮度与实际无关,只做为一个形象的参考。

其中只有轩辕十四是男孩子。考据都标注在图片上了,可能有些地方的考据不得当,可以在评论提建议!

选择这些天体的原因如下:

海王星是我最喜欢的行星、水星是因为那句“脚穿飞鞋手持魔杖的使者”、木卫一是因为看起来很好吃、北落师门是因为名字很好听,根据北落师门,于是就顺带把四大王星都拟人了。

天体拟人虽然比化学拟人还要冷门一些,但是画起来还是很开心,通过这次的尝试一是更多了解了一些知识,还有就是摸索了更多服饰的画法,比如欧式长裙、王子还有我第一次尝试的古风长裙。

最后放一张四大王星的合影。

null

然后是大合影

null

·鸣谢&参考

百度百科、星图、Star Walk2、Solar Walk Lite、《天文知识全知道》、Medibang

背景的星球图片来源于Star Walk2&Solar Walk Lite

木卫一的披萨饼是描改的图片、北落师门和毕宿五的长裙有参考奇迹暖暖的服饰

落樱低语

震惊!第三行星为何引起太阳系其他七人联手追杀?究竟是内核的泯灭还是大气层的沦丧?
P2是更可怕的版本……

震惊!第三行星为何引起太阳系其他七人联手追杀?究竟是内核的泯灭还是大气层的沦丧?
P2是更可怕的版本……

落樱低语

最近流行的梗
“做得到吗?”

最近流行的梗
“做得到吗?”

落樱低语

自家的行星们(我画画cp感其实超强的)

自家的行星们(我画画cp感其实超强的)

落樱低语

给🌍设计服装
1.(寻星学者)看起来是地球仪,其实设计灵感来自指南针哒!
2.(深空星洋)既是宇航服也是潜水服,星海也是海。
3.(微雨初芽)别问我为什么穿雨衣打伞,反正都难画。
4.(奇迹缔造者)生灵与科技,缺了哪个都不是地球。
最近画原创有点猛。

给🌍设计服装
1.(寻星学者)看起来是地球仪,其实设计灵感来自指南针哒!
2.(深空星洋)既是宇航服也是潜水服,星海也是海。
3.(微雨初芽)别问我为什么穿雨衣打伞,反正都难画。
4.(奇迹缔造者)生灵与科技,缺了哪个都不是地球。
最近画原创有点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