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星球设计师

62945浏览    739参与
飞天狗子鱼
一颗名为奇美拉的星球,在这里,...

一颗名为奇美拉的星球,在这里,你能看到红色的云,那是因为一种透明的微生物随着水蒸气上升到空中,在吸收充足的光照后颜色就会变成橙红色,然后随着雨水落下,完成繁衍。所以这里的雨是赤色的。

正是因为有这种微生物滋养土地,所以这里的土壤会变得十分肥沃。在这颗星球上,生物空前的繁杂,生命之间的竞争也无比激烈,无数的动植物都在飞速进化着,也许在未来,这里也会诞生出与众不同的智慧生命吧。

一颗名为奇美拉的星球,在这里,你能看到红色的云,那是因为一种透明的微生物随着水蒸气上升到空中,在吸收充足的光照后颜色就会变成橙红色,然后随着雨水落下,完成繁衍。所以这里的雨是赤色的。

正是因为有这种微生物滋养土地,所以这里的土壤会变得十分肥沃。在这颗星球上,生物空前的繁杂,生命之间的竞争也无比激烈,无数的动植物都在飞速进化着,也许在未来,这里也会诞生出与众不同的智慧生命吧。

Rofix
看似混沌的笛沃其实隐含着极其精...

看似混沌的笛沃其实隐含着极其精密的规则,这些随机流动的粒子云在每个时刻都能恰好组成一个完整的人。他的位置不确定,有时出现在星球的边缘,有时靠近中心,但没有人知道这一瞬间的生命是否有思想,是否会思考存在。虽然说从宇宙尺度来说,随机的粒子云组成任何事物都不奇怪。但每一个时刻都不间断地产生生命,这可能意味着笛沃通过这些躯体而活着。问题是,如果一个探险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带走了一个团粒子云,那生命是否还会被随机组合出来?

看似混沌的笛沃其实隐含着极其精密的规则,这些随机流动的粒子云在每个时刻都能恰好组成一个完整的人。他的位置不确定,有时出现在星球的边缘,有时靠近中心,但没有人知道这一瞬间的生命是否有思想,是否会思考存在。虽然说从宇宙尺度来说,随机的粒子云组成任何事物都不奇怪。但每一个时刻都不间断地产生生命,这可能意味着笛沃通过这些躯体而活着。问题是,如果一个探险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带走了一个团粒子云,那生命是否还会被随机组合出来?

Rofix
在睡眠中依稀感受到了海浪的起伏...

在睡眠中依稀感受到了海浪的起伏,整张陆地就像是海湾里的巨网,随着水面不停地涨落。人们都知道,阿落普的音季到了,地核的能量会规律性地释放出来,纵横波的干涉会在海面上形成瑞利波(Rayleigh Wave),在旺盛期,陆地会被顶到几乎可以触碰到星环的高度。在音季的后期,因为大型浪潮的减弱,使得密集出现的尾波成为主导,海水震动的频率之高泛出白色的浪花,此时星球在高空看起来仿佛冻结了一样。最后的几周会进入素季,海水将归为平寂。

在睡眠中依稀感受到了海浪的起伏,整张陆地就像是海湾里的巨网,随着水面不停地涨落。人们都知道,阿落普的音季到了,地核的能量会规律性地释放出来,纵横波的干涉会在海面上形成瑞利波(Rayleigh Wave),在旺盛期,陆地会被顶到几乎可以触碰到星环的高度。在音季的后期,因为大型浪潮的减弱,使得密集出现的尾波成为主导,海水震动的频率之高泛出白色的浪花,此时星球在高空看起来仿佛冻结了一样。最后的几周会进入素季,海水将归为平寂。

Rofix
我压低帽檐,担心被星环的强光刺...

我压低帽檐,担心被星环的强光刺伤。这列鸵鸟要通过冲击区前往罗姆洛。在那一次的冲撞之后,我们拥有了新的赤道。罗姆洛和她的卫星冲撞所形成的重力场形成了新的自转轴。星环也在两个星体的腰部形成,构成了一种不平衡的美学。这也使得前往卫星要更为便捷,作为学校的秋游计划,整个班级要登上荡过冲击区的次重力帆船。这种帆船有着滑稽的桅杆,我们都叫它鸵鸟。鸵鸟飞得很快,在最高速的低谷区我们几乎蹭着星环,感觉很奇妙。

我压低帽檐,担心被星环的强光刺伤。这列鸵鸟要通过冲击区前往罗姆洛。在那一次的冲撞之后,我们拥有了新的赤道。罗姆洛和她的卫星冲撞所形成的重力场形成了新的自转轴。星环也在两个星体的腰部形成,构成了一种不平衡的美学。这也使得前往卫星要更为便捷,作为学校的秋游计划,整个班级要登上荡过冲击区的次重力帆船。这种帆船有着滑稽的桅杆,我们都叫它鸵鸟。鸵鸟飞得很快,在最高速的低谷区我们几乎蹭着星环,感觉很奇妙。

Rofix
你还没睡吗。你还在乎着什么?远...

你还没睡吗。你还在乎着什么?远方失真的管风琴声回荡在冰冷的空气中,而今晚格外令人伤心。如果说太阳是一个富有才华的歌手,那极光就是记录这曼妙歌声的磁带。即使如今太阳早已熄灭,每当星光穿过云层时,我们还是能听到那阵阵回响。星星拨打着极光的琴弦,刚开始的声音轻盈,像水晶在冰面上舞蹈,接下来是深沉的混响,像整个浮凛星球在熟睡时翻了个身。晚安。

你还没睡吗。你还在乎着什么?远方失真的管风琴声回荡在冰冷的空气中,而今晚格外令人伤心。如果说太阳是一个富有才华的歌手,那极光就是记录这曼妙歌声的磁带。即使如今太阳早已熄灭,每当星光穿过云层时,我们还是能听到那阵阵回响。星星拨打着极光的琴弦,刚开始的声音轻盈,像水晶在冰面上舞蹈,接下来是深沉的混响,像整个浮凛星球在熟睡时翻了个身。晚安。

Rofix
她的灵魂仍在海底,守护着整个诺...

她的灵魂仍在海底,守护着整个诺斯约尔。我奋力向前游着,身后的漩涡又变得愈发湍急了。我的伙伴“落日”在我前面,双手轻松地在水中摆动,白色的尾巴反射着水晶般的浪花。我不甘心落后,干脆将头埋进水里,这样既能减少阻力,而且可以掩盖我的疲惫。很快,我们游过了法拉线,这里就是海冕初升的地方了,我们在这里纪念祖先。看着一束海浪在凌晨的夜空徐徐上升,将海底的银光带到天上,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她的灵魂仍在海底,守护着整个诺斯约尔。我奋力向前游着,身后的漩涡又变得愈发湍急了。我的伙伴“落日”在我前面,双手轻松地在水中摆动,白色的尾巴反射着水晶般的浪花。我不甘心落后,干脆将头埋进水里,这样既能减少阻力,而且可以掩盖我的疲惫。很快,我们游过了法拉线,这里就是海冕初升的地方了,我们在这里纪念祖先。看着一束海浪在凌晨的夜空徐徐上升,将海底的银光带到天上,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Rofix
天已经晚了,晚霞是湿哒哒的粉色...

天已经晚了,晚霞是湿哒哒的粉色,半边云朵已经浸泡在漆黑的宇宙里。天空撕裂得很安静,就像是保鲜膜被刀子划开了口子。我站在家门口,不知道期待着什么,街上的人议论着人造黑洞的新闻,与我无关。只是灾难从未如此优雅过。我们先看到了远方衰败的景象,但力的冲击波却迟迟不来。但我等待的不是这无法逃跑的结局。我斜靠在门前,看着你跑过来,我都傻到忘记放下微笑。我很感激,在世界末日的那天,你来找我了。

天已经晚了,晚霞是湿哒哒的粉色,半边云朵已经浸泡在漆黑的宇宙里。天空撕裂得很安静,就像是保鲜膜被刀子划开了口子。我站在家门口,不知道期待着什么,街上的人议论着人造黑洞的新闻,与我无关。只是灾难从未如此优雅过。我们先看到了远方衰败的景象,但力的冲击波却迟迟不来。但我等待的不是这无法逃跑的结局。我斜靠在门前,看着你跑过来,我都傻到忘记放下微笑。我很感激,在世界末日的那天,你来找我了。

Rofix
丝丝电流的低鸣声在清晨的六点钟...

丝丝电流的低鸣声在清晨的六点钟戛然而止了,伴随着的是太阳的初升。在加蚀这个信息化的星球,却拥有一颗带有强大电磁射线干扰的太阳,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些射线对人体无害,却让所有的电子设备停止运转。白天成为了人们放下工作,与身边人户外散心的时刻。到了漫长白昼的夏天,几乎标志着社会的”夏眠“。人们开始期待夜幕的降临,这样他们可以重新启动这些轰鸣的计算高塔,远方等待了一天的通讯又再次抵达。

丝丝电流的低鸣声在清晨的六点钟戛然而止了,伴随着的是太阳的初升。在加蚀这个信息化的星球,却拥有一颗带有强大电磁射线干扰的太阳,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些射线对人体无害,却让所有的电子设备停止运转。白天成为了人们放下工作,与身边人户外散心的时刻。到了漫长白昼的夏天,几乎标志着社会的”夏眠“。人们开始期待夜幕的降临,这样他们可以重新启动这些轰鸣的计算高塔,远方等待了一天的通讯又再次抵达。

Rofix
这是宏观热力学的一次巨大疏忽,...

这是宏观热力学的一次巨大疏忽,却也是以一种生命的惊喜方式呈现的。多眠南这个星球似乎已经沉寂在绝对零度里,在这个温度下几乎没有任何分子运动。但有趣的是,就是在离绝对零度非常接近的零下272摄氏度附近的四分之三度数内,存在着一个狭小的可生存区间,被称作零度气泡(Cryo Pocket)。这里的时间非常缓慢,而且光只呈现粒子性。如果一个生物从常温瞬间骤降到零度气泡,它依然会存活。这非常类似海洋超过一定深度以后,鱼种类会剧烈减少,但在接近海床的地方又会突然涌现大量适应高压和黑暗的生物群。

这是宏观热力学的一次巨大疏忽,却也是以一种生命的惊喜方式呈现的。多眠南这个星球似乎已经沉寂在绝对零度里,在这个温度下几乎没有任何分子运动。但有趣的是,就是在离绝对零度非常接近的零下272摄氏度附近的四分之三度数内,存在着一个狭小的可生存区间,被称作零度气泡(Cryo Pocket)。这里的时间非常缓慢,而且光只呈现粒子性。如果一个生物从常温瞬间骤降到零度气泡,它依然会存活。这非常类似海洋超过一定深度以后,鱼种类会剧烈减少,但在接近海床的地方又会突然涌现大量适应高压和黑暗的生物群。

Rofix

浪漫主义的消亡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人类总是面对着未知的疆域。原始部族遐想山的另一边,航海时代人们遥望海的尽头。这种探险精神鼓舞着整个人类的状态,未知的疆域在一点点地被勇敢的先行者拨开迷雾。而如今,这种自石器时代开始持续两百多万年的探索感突然戛然而止了。正如Ross Douthat《衰落的社会》这本书描写的那样,对自然边疆探索的停滞造成了人类整体社会的活力丧失。

今天,可被人类观测到的宇宙(半径138亿光年)远远大于人类可以企及的距离,即使人类拥有光速飞船,也会因为远高于光速的空间膨胀被永远地囚禁在本星系群(半径500万光年)里。在“圣玛利亚”号上,哥伦布需要依靠单筒望远镜来寻找陆地,以确保大西洋的另一端不...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人类总是面对着未知的疆域。原始部族遐想山的另一边,航海时代人们遥望海的尽头。这种探险精神鼓舞着整个人类的状态,未知的疆域在一点点地被勇敢的先行者拨开迷雾。而如今,这种自石器时代开始持续两百多万年的探索感突然戛然而止了。正如Ross Douthat《衰落的社会》这本书描写的那样,对自然边疆探索的停滞造成了人类整体社会的活力丧失。

今天,可被人类观测到的宇宙(半径138亿光年)远远大于人类可以企及的距离,即使人类拥有光速飞船,也会因为远高于光速的空间膨胀被永远地囚禁在本星系群(半径500万光年)里。在“圣玛利亚”号上,哥伦布需要依靠单筒望远镜来寻找陆地,以确保大西洋的另一端不是世界的尽头。在那时,人类探索的步伐和观测的信息是同步推进的。而如今,人类的观测远远地走在了前面,甚至在尚未登陆火星之前,人们就已经有了高精度的全星球表面地图和模型,这就像在哥伦布面前已经有了完整的美国地图,他要做的只是去插个旗子。天上的这一颗颗星星变成了清单,等待人类去一个个划去。比起说探险,更像是一种家务。

在1527年的秋天清晨,任何一个忧愁生计的年轻人都可以在葡萄牙锡尼什港口赶上一个即将起航的大帆船,朝着未知的海域进发。在旅程中逐渐习得水手的技能和歌谣。而如今,没有任何新边疆探险活动是普通人可以进行的,他们属于杰夫·贝佐斯这样的富豪,或者美国宇航局这样的团体。即使像科研活动这样广义上的“探索”,也不再是一个专利局的科员可以单独胜任的,如今所有的科研项目都是以集体为单位,依靠精密的仪器和巨额的资金才得以进行。社会上的个体会感受到无力和缺乏动力,新边疆探索的缺失让人类整体的士气低落。

人们总想拿未来的太空航行来做为新的“大航海时代”,但很显然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迎接水手的,可能是东方的丝绸和南美的甘蔗,以及那延绵整个夏日的舞蹈和集会。但迎接航天员的,只有冰冷的太空。没有穿越沙漠后绿洲的客栈,没有上万海里后温暖的港口,有的只是被早就拍过完整卫星图片,荒凉寂静的,需要被划掉的清单。

也许人类探险已经成为了历史,我们的未来将是活在已知的空间中的,试图维持当下生活水平,并企图自娱自乐的状态里。但也许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就像博·伯翰(Bo Burnham)唱的那样,最终我们都会去那个我们都心知肚明的地方。

Rofix
纵向梯队已经失联超过了48小时...

纵向梯队已经失联超过了48小时,他们的眼球还安稳的放置在局里的保险库里,瞳孔的缩放也保持正常,这说明他们还活着,但是层微波被隔绝了。我们的世界未笛并不是基现实,我作为横向队的一员,就是为了在这个现实里保护好我们的纵向队,在那次事故后我不会再次下潜,深深的恐惧环绕着我,在基现实里死去就不会再醒来,而探索基现实的位置成为了整个文明的使命。

纵向梯队已经失联超过了48小时,他们的眼球还安稳的放置在局里的保险库里,瞳孔的缩放也保持正常,这说明他们还活着,但是层微波被隔绝了。我们的世界未笛并不是基现实,我作为横向队的一员,就是为了在这个现实里保护好我们的纵向队,在那次事故后我不会再次下潜,深深的恐惧环绕着我,在基现实里死去就不会再醒来,而探索基现实的位置成为了整个文明的使命。

Rofix
火车停靠在威斯诺克的一个偏远的...

火车停靠在威斯诺克的一个偏远的大陆,汽笛声能在云层和远方森林之间折返多次,消失在浓雾之中。我是一个追踪生线的人类学家,很久之前学者就发现文明的繁荣并非起源于流域,而是和流域与某条跨越星球的直线距离成反比。根据化石证据,我们追查到了这条生线,恰好就在铁轨的尽头。我缓慢接近这条线,却发现“线”只是它的一个横截面,它在纵向距离上延伸,深入地下。这是一个横穿威斯诺克的平面世界,这两个世界的交融孕育了生命。

火车停靠在威斯诺克的一个偏远的大陆,汽笛声能在云层和远方森林之间折返多次,消失在浓雾之中。我是一个追踪生线的人类学家,很久之前学者就发现文明的繁荣并非起源于流域,而是和流域与某条跨越星球的直线距离成反比。根据化石证据,我们追查到了这条生线,恰好就在铁轨的尽头。我缓慢接近这条线,却发现“线”只是它的一个横截面,它在纵向距离上延伸,深入地下。这是一个横穿威斯诺克的平面世界,这两个世界的交融孕育了生命。

Rofix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生物不是一个...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生物不是一个人,这也不是第一次审讯室里出现真空走私者,但漫长的沉默还是让他警觉起来。对方龇着牙,上下两排不对称的牙齿,其中一颗被完全烧焦了。死者是在沃科冀的陨石谷里发现的,现场燃烧的烟雾被瞬间的冻住,把杂乱倾斜的树林死死包裹住。最初的判断是一起逆触事故:星球的大气流动如同人类大脑的突触信号传递,构成了完整的生态环路。而真空会破坏这个系统,使得星球局部出现不可预知的熵增。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生物不是一个人,这也不是第一次审讯室里出现真空走私者,但漫长的沉默还是让他警觉起来。对方龇着牙,上下两排不对称的牙齿,其中一颗被完全烧焦了。死者是在沃科冀的陨石谷里发现的,现场燃烧的烟雾被瞬间的冻住,把杂乱倾斜的树林死死包裹住。最初的判断是一起逆触事故:星球的大气流动如同人类大脑的突触信号传递,构成了完整的生态环路。而真空会破坏这个系统,使得星球局部出现不可预知的熵增。

Rofix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芮坎姆,这颗星...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芮坎姆,这颗星球已经迷惑了众多途经的飞船。这些老练的水手并非被她艳丽的颜色吸引,而是会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生命力。这是一种奇怪,超脱感官的体验,据《罗哈史诗》记载,你会感到从耳根到小腹,都在轻吟着自由的曲调,你的嗅觉开始变得通透,似乎芮坎姆的海水就在你的背后,泛有春天茉莉的味道。然而,当你真的落到芮坎姆的时候,你会惊讶的发现自己每个器官都活了起来。双肺挣脱了气管,像蝴蝶一样,在你闭眼之际飞向天空。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芮坎姆,这颗星球已经迷惑了众多途经的飞船。这些老练的水手并非被她艳丽的颜色吸引,而是会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生命力。这是一种奇怪,超脱感官的体验,据《罗哈史诗》记载,你会感到从耳根到小腹,都在轻吟着自由的曲调,你的嗅觉开始变得通透,似乎芮坎姆的海水就在你的背后,泛有春天茉莉的味道。然而,当你真的落到芮坎姆的时候,你会惊讶的发现自己每个器官都活了起来。双肺挣脱了气管,像蝴蝶一样,在你闭眼之际飞向天空。

Rofix
帕沃伊人并不知道白天黑夜的区别...

帕沃伊人并不知道白天黑夜的区别,尤其是他们身处于两颗恒星之间,极昼是帕沃伊永恒的晴空。但帕沃伊人的双眼却拥有自适应能力,每当星球的自转周期过半,他们的双眼会逐渐失去视力,瞳孔的收缩会让外界黯淡下来,对 他们来说,夜晚降临了。有趣的是,夜眼周期自出生起就一直持续着,这使得来自不同家乡的人拥有或早或晚的夜眼周期,也许你的夜晚正是你邻居的清晨。

帕沃伊人并不知道白天黑夜的区别,尤其是他们身处于两颗恒星之间,极昼是帕沃伊永恒的晴空。但帕沃伊人的双眼却拥有自适应能力,每当星球的自转周期过半,他们的双眼会逐渐失去视力,瞳孔的收缩会让外界黯淡下来,对 他们来说,夜晚降临了。有趣的是,夜眼周期自出生起就一直持续着,这使得来自不同家乡的人拥有或早或晚的夜眼周期,也许你的夜晚正是你邻居的清晨。

Rofix
蕊西的外壳已经剥离,但是记忆糖...

蕊西的外壳已经剥离,但是记忆糖还散布在地壳的下方。如果你还是尚存的蕊西人,你依旧可以通过品尝记忆糖来获得故障前的回忆。你的舌头必须像刻录光碟的指针那样精准地一圈一圈舔掉记忆涂层,直到它只剩下一根木质的细棒。幸运的是,你是一个碳硅生物体,你的血液也不过是可回收的生物垃圾。这都使得你可以从上次的灾难中存活,但拾捡记忆碎片后,你才会真正了解发生了什么。

蕊西的外壳已经剥离,但是记忆糖还散布在地壳的下方。如果你还是尚存的蕊西人,你依旧可以通过品尝记忆糖来获得故障前的回忆。你的舌头必须像刻录光碟的指针那样精准地一圈一圈舔掉记忆涂层,直到它只剩下一根木质的细棒。幸运的是,你是一个碳硅生物体,你的血液也不过是可回收的生物垃圾。这都使得你可以从上次的灾难中存活,但拾捡记忆碎片后,你才会真正了解发生了什么。

Rofix
你无法想象把整个家族从南方的谷...

你无法想象把整个家族从南方的谷底迁移到西部有多么的复杂,因为在哈拿谷,你只能跟地形和解。每个洼地都是有生命的,基于最初步的判断,这些生命的智力和两岁的猫差不多,我们称之为拿谷,这些拿谷会在平坦的荒原上移动,所到之处,地势就会陷下去,仿佛有隐形的巨人不停地翻滚。它们有彼此的聚落和交流,也会彼此连在一起形成河流,或者分散成坑洞。有人猜测它们是高维生物在球体表面的投影,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学会跟它们做朋友,以防总有一个坡横在我面前。

你无法想象把整个家族从南方的谷底迁移到西部有多么的复杂,因为在哈拿谷,你只能跟地形和解。每个洼地都是有生命的,基于最初步的判断,这些生命的智力和两岁的猫差不多,我们称之为拿谷,这些拿谷会在平坦的荒原上移动,所到之处,地势就会陷下去,仿佛有隐形的巨人不停地翻滚。它们有彼此的聚落和交流,也会彼此连在一起形成河流,或者分散成坑洞。有人猜测它们是高维生物在球体表面的投影,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学会跟它们做朋友,以防总有一个坡横在我面前。

Rofix
你敢想象吗,一个海盗如果在一块...

你敢想象吗,一个海盗如果在一块大陆的中央插上自己的旗帜并选成为王,没有人会哪怕瞅他一眼。因为在恩卡斯图,国家都是长条状的,或者说,都是河流的形状。流域几乎同时孕育了文明,每个国王的诏书和物资都会顺着河流下发,运河被下令禁止开凿,以防止诸侯的叛乱。为了生存,人们聚落在河的两侧,恩卡斯图的内陆无人问津。

你敢想象吗,一个海盗如果在一块大陆的中央插上自己的旗帜并选成为王,没有人会哪怕瞅他一眼。因为在恩卡斯图,国家都是长条状的,或者说,都是河流的形状。流域几乎同时孕育了文明,每个国王的诏书和物资都会顺着河流下发,运河被下令禁止开凿,以防止诸侯的叛乱。为了生存,人们聚落在河的两侧,恩卡斯图的内陆无人问津。

Rofix
亦无需告别,我最后走完了在离薇...

亦无需告别,我最后走完了在离薇的最后一公里。珊瑚,烈日,和海浪声,她们陪伴了我很久,让我忘记自己的使命。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只是一台“四维扫描仪”。我们穷尽一生走遍这颗星球的每一寸土地,用我们的双眼记录这片大地和幽谷,完成之时也是我们融入大地之时。这种记录是延时的,很有可能我刚出发的地方现在早已经沧海桑田,但离薇母亲需要的,就是这种动态的时间维度数据,她会扭转自己的身子,在地面上再长出一个丘陵。可能是为了美观,也可能是为了更伟大的计算,我们没有人知道。

亦无需告别,我最后走完了在离薇的最后一公里。珊瑚,烈日,和海浪声,她们陪伴了我很久,让我忘记自己的使命。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只是一台“四维扫描仪”。我们穷尽一生走遍这颗星球的每一寸土地,用我们的双眼记录这片大地和幽谷,完成之时也是我们融入大地之时。这种记录是延时的,很有可能我刚出发的地方现在早已经沧海桑田,但离薇母亲需要的,就是这种动态的时间维度数据,她会扭转自己的身子,在地面上再长出一个丘陵。可能是为了美观,也可能是为了更伟大的计算,我们没有人知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