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星矢

61330浏览    1116参与
红色的罪恶之名🔥
受不了了…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美...

受不了了…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美少年…🙏我的星宝…我的好宝宝…你真的好漂亮🙏

受不了了…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美少年…🙏我的星宝…我的好宝宝…你真的好漂亮🙏

Red
【星沙】Long vacati...

【星沙】Long vacation

补旧番有被甜到,满脑子lalalalovesong…好像也没啥关系?算储备灵感~有参考

【星沙】Long vacation

补旧番有被甜到,满脑子lalalalovesong…好像也没啥关系?算储备灵感~有参考

Red

【星沙】春夏の换装PLAY▶︎

又名:让我的CP穿着我喜欢的漂亮私服替我出去浪⁽⁽ଘ( ˙꒳˙ )ଓ⁾⁾

后面几张是玩美图模板…突然回到小时候玩换衣贴纸的时光噗

【星沙】春夏の换装PLAY▶︎

又名:让我的CP穿着我喜欢的漂亮私服替我出去浪⁽⁽ଘ( ˙꒳˙ )ଓ⁾⁾

后面几张是玩美图模板…突然回到小时候玩换衣贴纸的时光噗

大自在天

大艾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我们团队成员对大艾,与其说是爱,倒不如说是崇拜。

我们的大艾是正义、威严、神圣而不容侵犯的。他也是一个责任感极强的男人。他总能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即使肉体早已不在。他具有精神领袖的圣者之风,是剧中的灵魂人物,是小强学习的楷模,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他的意志几乎贯穿了整个动漫的始末。只要有他的出现,人们就会看到希望,看到光明……

我们的大艾是神!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大艾宇宙最强!!

我们团队成员对大艾,与其说是爱,倒不如说是崇拜。

我们的大艾是正义、威严、神圣而不容侵犯的。他也是一个责任感极强的男人。他总能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即使肉体早已不在。他具有精神领袖的圣者之风,是剧中的灵魂人物,是小强学习的楷模,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他的意志几乎贯穿了整个动漫的始末。只要有他的出现,人们就会看到希望,看到光明……

我们的大艾是神!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大艾宇宙最强!!

Red

【BG单箭头】无果→

灵感是这首歌 


遗憾或难过,

错过或失落,

反正大概就是这些坏的情绪吧,

差不多,

假装或洒脱,

笑过也哭过,

至少能回到彼此原本生活中,

不拉扯,

该继续猜测,

直接就开口吗,

纠结如何说破,

可越想了解的,

越是无法触摸,

爱就是爱着,

不爱就不爱了,

请全部藏好它,

可越想忘记的,

反而记得深刻。

——《是想你的声音啊》


【BG单箭头】无果→

灵感是这首歌 


遗憾或难过,

错过或失落,

反正大概就是这些坏的情绪吧,

差不多,

假装或洒脱,

笑过也哭过,

至少能回到彼此原本生活中,

不拉扯,

该继续猜测,

直接就开口吗,

纠结如何说破,

可越想了解的,

越是无法触摸,

爱就是爱着,

不爱就不爱了,

请全部藏好它,

可越想忘记的,

反而记得深刻。

——《是想你的声音啊》


夜叉

大艾最强的证据

大艾是神,他总会出现在人们最无奈,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撒加刺杀女神,没大艾,女神就死了。

一辉战四强,没大艾,四个都得挂。

小艾打女神,没大艾,沙织也玩完。

星矢战海皇,没大艾,星矢靠什么毁掉生命支柱?

叹息壁前,五黄金束手无策,还不是大艾率众金光箭破壁,开启了希望之门?

喜欢大艾,是因为他有责任心,在关键时刻真能挺身而出,雪中送炭。就算死了,灵魂意志还在继续努力奋战。大艾的这种精神值得学习,同时大艾体现的不只是精神,他可是个敢于办实事的人。


大艾最强!!

大艾是神,他总会出现在人们最无奈,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撒加刺杀女神,没大艾,女神就死了。

一辉战四强,没大艾,四个都得挂。

小艾打女神,没大艾,沙织也玩完。

星矢战海皇,没大艾,星矢靠什么毁掉生命支柱?

叹息壁前,五黄金束手无策,还不是大艾率众金光箭破壁,开启了希望之门?

喜欢大艾,是因为他有责任心,在关键时刻真能挺身而出,雪中送炭。就算死了,灵魂意志还在继续努力奋战。大艾的这种精神值得学习,同时大艾体现的不只是精神,他可是个敢于办实事的人。


大艾最强!!

Red

母亲节快乐!

P1 原梗见p3 

P2 搬运自p站

@眠尽梦醒 感谢灵感提供,小改一下,符合no zuo no die 的⭐😌

母亲节快乐!

P1 原梗见p3 

P2 搬运自p站

@眠尽梦醒 感谢灵感提供,小改一下,符合no zuo no die 的⭐😌

大梵天

大艾是最强的

大艾展现实力应该是附在圣衣上当背后灵,这件事沙加也干过还是犯规开挂的证据。

所以说大艾至少是这个超脱开挂级别的。

我个人觉得大艾黄金最强,星矢开主角光环时同级,平时不行。


大艾展现实力应该是附在圣衣上当背后灵,这件事沙加也干过还是犯规开挂的证据。

所以说大艾至少是这个超脱开挂级别的。

我个人觉得大艾黄金最强,星矢开主角光环时同级,平时不行。


Red

【星沙/仙宫姐妹】流言蜚语

(一)

这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周末,东京街头一如往常熙熙攘攘。

穿着红色卫衣的男孩与友人有说有笑走过涩谷有名的十字马路,绿灯亮起的刹那,涌动的人流互相奔赴又匆匆擦肩而过,不会留下任何记忆与情感。

“啊!”一杯满盛珍珠与红豆布丁的奶茶拼了命想获得释放般的撞上红衣男孩的脸,仿佛能闻到甜美香气的饮料在阳光下迸出闪闪发亮的光点,毫不留情的贱洒到男孩的脸上,连同前额的刘海、鬓边的碎发和胸前的衣服都被那黏腻沾满。

“呀~真对不起!”始作俑者是一个身材微胖的女生,穿着国中生的校服,身边跟着两个穿着同样制服的女生,应该是同学。

“哦...没关..”

“哎~~!?大哥哥看着很眼熟呢?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一)

这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周末,东京街头一如往常熙熙攘攘。

穿着红色卫衣的男孩与友人有说有笑走过涩谷有名的十字马路,绿灯亮起的刹那,涌动的人流互相奔赴又匆匆擦肩而过,不会留下任何记忆与情感。

“啊!”一杯满盛珍珠与红豆布丁的奶茶拼了命想获得释放般的撞上红衣男孩的脸,仿佛能闻到甜美香气的饮料在阳光下迸出闪闪发亮的光点,毫不留情的贱洒到男孩的脸上,连同前额的刘海、鬓边的碎发和胸前的衣服都被那黏腻沾满。

“呀~真对不起!”始作俑者是一个身材微胖的女生,穿着国中生的校服,身边跟着两个穿着同样制服的女生,应该是同学。

“哦...没关..”

“哎~~!?大哥哥看着很眼熟呢?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女生带着异常夸张的惊讶语调,眼神戏谑的打量着红衣男孩,突然升高的尖细嗓音让人无来由的感到不适。

“我说你们俩,有没有印象?他是不是很眼熟?”女生将问题抛给身边的同伴。

“啊说起来是呢~很像一个人!”另一个瘦小的戴着毛茸茸粉色头箍的女孩当即接道,反应快的几乎没有做任何思考。

“是他啊~就是那个号称为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去参加一个举世盛名的竞技赛,然后就堂而皇之勾搭上堂堂大财团千金,抛弃从小照顾和陪伴自己、一同在孤儿院长大的青梅竹马,甚至连一句正经再见都不说就消失不见的软饭男嘛!”第三个女孩的话语如同噼里啪啦作响的爆竹,一连串的在耳边炸开,瞬间吵的脑子嗡嗡作响...

红衣男孩呆在原地忘记该作出怎样的反应,像是隔空被击中什么而动弹不得。

“喂!说什么呢?!你们是谁?”声音中明显带着怒气,看起来文雅俊秀的黑发友人忍不住为好友不平。

“切~难道说错了么?少在那瞪着眼睛装无辜了,贱男人就是贱男人!又穷又贱!”看似如此可爱青春的外表,却说着与之最不匹配的充满恶毒之意的言语。就像裹着糖衣美丽诱人的冰糖苹果下,那看不见的,腐烂的核。

英俊的金发友人跨出一步,自带冷漠的气场仿佛威慑住自觉心虚的女孩们,她们轻蔑的翻着白眼径自向前走去,脚下视若无睹的踩过红衣男孩的板鞋,留下一道扎眼的痕迹。

“太过分了!谁那么无聊?”黑发男子依然为好友被无来由的羞辱而愤愤不平,偏偏对方又是年轻的女孩。“难道是美穗的朋友?”

“怎么可能,美穗怎么会有这种朋友?”金发男子微微沉吟,摇了摇头,关心的望向仍没能有什么反应的“受害者”。

红衣男孩愣愣看着前方的地面发呆,似乎都没听进友人们的对话。奶茶依然沿着湿透的刘海往下滴落,然后挂在低垂的睫毛上微微颤动着,视线被挡住了,眼前变得模糊不清。

“星矢,三八而已,别往心里去。”

“...嗯?没事~”他慢半拍的露出牵强的浅笑,比哭还难看。

(二)

位于银座最繁华地区的高级酒店里,正举行着一场慈善舞会。

各界名流汇聚于此,明着争做头部暗着叫板势力。尚且默默无名的新人们则忙着各自应酬,结党交伙试探实力。

这样的场合自然少不了各种阳奉阴违和无聊恶心的八卦。城户沙织无奈的想着。她近来因为一些私事很久没有亲自参与这样的旧日常,可能是因为一段时间的远离世俗,令她有些不太习惯了。

此时她手拿着化妆包,衣着完好正襟危坐在盖着盖子的马桶上——没错,她正独自享受将自己短暂封闭在高级酒店洗手间隔间里的美好时光——安静、私密、不被打扰。要是被人知道一定糗大了,她心底暗自好笑,却又觉得这实在是绝妙的主意,不然还有什么能让自己优雅的从那令人厌恶的场面中出来缓口气的更好办法?

“啊,我裙子的腰未免设计的太窄了,肋骨都快断了!”

“别提了,我什么都不敢吃,就怕显小腹~”两个女生结伴走进来。

沙织并不热衷于圈内的社交,自然也对两人的身份不熟。

“今天城户沙织也来了,你见到了么?”

“嗯,看见了。之前据说失踪好久不晓得什么状况,不过还是很美呢。”

果然,逃不过的八卦,自己还是话题主角。沙织哭笑不得。

“哎,我听说希腊船王的儿子跟她求婚被拒绝了?之后还患了抑郁症,性情大变带着助理四处环游搞慈善。”A与B打开了话匣,即便刻意压低声音也掩盖不了语气中的兴奋。

“真的假的?是那个朱利安·索罗?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他,很帅啊!”女子B也跟着打开了八卦天线,像寻觅到特殊气味的某种狩猎型动物。

“谁晓得,不过船王家老早就呈现颓势,希腊这几年经济也不景气,不然也轮不到要和城户家联姻吧,撑死也就是个暴发户的财团又没什么背景。那个朱利安传闻也是个不省油的灯,典型的纨绔子弟,据说是在生日会上对城户沙织一见钟情就直接提亲了呢,年纪轻轻一副老流氓作派...”

“呵呵,跟那个城户沙织不是挺般配么~都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清高样子,她还真把自己当公主啦?跟谁都搞一套生人勿进,等哪天城户家成落水鸭子,看她能去求谁...”

“人家可不就是公主命么~年纪轻轻就成了财团唯一继承人,居然也没个什么纠纷内讧的事,还没成年呢就有欧洲名门跟她求婚...对了,几年前她是不是还搞过个什么竞技比赛来着的?什么什么银河的..”

“啊对,银河...银河擂台赛嘛?说什么因为城户光政爱好竞技的...不知从哪找来一群年轻男人来打擂台,有几个还挺帅气呢。要我说啊~是想为自己选男妓吧...”

啪!隔间门被用力的推开,发出的震响打断了两人的八卦。

沙织面带一贯优雅的微笑朝目瞪口呆的两人微微颔首:“晚上好。”

(三)

4月,北欧的仙宫依然冰天雪地。

在这里,本就没有四季之分。作为守护神奥丁的地上代行者,女王希路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虔诚祷告从未停止——直到某一天她被套上带有诅咒的尼伯龙根指环——当然,这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着阳光一般美丽的金色卷发的女子,身着细节考究的宫廷风格的长裙,漫步在庄严肃静的墓园中。那是属于仙宫勇士的长眠之地,无数为了守护这片冻土而牺牲的战士们的灵魂安放之处。

她并不是漫无目的来到这里,她自然有着想要祭拜的对象,但她突然停住了脚步,似乎有人比她先到了一步。

是一个不曾见过的少女,栗褐色的头发被编成两股麻花放在胸前,穿着粗布的款式寻常的裙子,却有着一双浅绿色的如孔雀羽毛般的双瞳。

这眸子多么像他啊,金发的少女在心底轻声叹着。她不知少女与逝者的关系,也无心探究,只是不想叨扰的静静站在一旁等待着。

然而对方似乎感应到她的存在一般,侧脸向自己看过来。先前还忧伤着饱含情感的双眼却突然冰封似的锐利且冷漠起来。

金发少女的心倏地往下沉,她被名为愧疚的情绪所裹挟,只能任由自己成为箭靶。

“你为什么有脸来呢?”那少女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每一步都像踩在自己的心尖上,留下淌血的脚印。

她立定在她面前,不带任何感情的吐出这句话。那波澜不惊的语调下,汹涌着海水般深不见底的恨意与不甘。

“芙蕾雅,你不配得到他的爱,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被唤作芙蕾雅的金发少女回过神来时,麻花辫的少女已不见踪影。

芙蕾雅转过身,看到姐姐的身影。她已不知在身后站了多久。

“姐姐?”

“芙蕾雅...有些东西,你必须学着放下。这样会好过一些。”

芙蕾雅看向面容沉静而美丽的女王若有所思。她看上去仍然年轻,但眼里的风霜却逃不过从小相伴她长大的自己。

“姐姐,你会觉得寂寞么?”她知道女王的心中,有着跟她相似的解不开的结,有着一个想要说抱歉却已经再也见不到的人。

“...还有你在不是么?”希路达怔怔出了神,眼底流露的悲伤也只是一瞬即逝。

她缓步走向芙蕾雅,温柔的将头与她相抵。

耳边的风雪依然隆隆作响,像陌生人挥不去的,冷酷而聒噪的流言蜚语。


(完)


有光必有影,有得必有失

许繁星千万

emmm……最近有在看圣斗士星矢,就顺便截了点星矢的图片,算是头像吧……

emmm……最近有在看圣斗士星矢,就顺便截了点星矢的图片,算是头像吧……

Red
天界篇相关(又名《臭弟弟们都爱...

天界篇相关(又名《臭弟弟们都爱女神》)


贴一些喜欢的台词


魔铃(对星矢):你还是没变。自己都站不稳了,还只顾着雅典娜。

魔铃(对伊卡洛斯):人类正因为有分离的悲伤和见不上面的痛苦,正因为背负着这些情感才变得坚强。


伊卡洛斯(对魔铃):我一直在想,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姐姐的身边,永远保护着姐姐。 

伊卡洛斯: 当一个人在思念某人时,在那样的时刻才是真正的坚强,那个人的小宇宙才能无限燃烧。 当我看到天马座跟雅典娜的时候才明白这一点,所以忘了思念的我是不可能胜他的。

伊卡洛斯(对阿尔忒弥斯):您千万不能杀雅典娜,千万不能让你的手上染上鲜血。


城...

天界篇相关(又名《臭弟弟们都爱女神》)


贴一些喜欢的台词


魔铃(对星矢):你还是没变。自己都站不稳了,还只顾着雅典娜。

魔铃(对伊卡洛斯):人类正因为有分离的悲伤和见不上面的痛苦,正因为背负着这些情感才变得坚强。


伊卡洛斯(对魔铃):我一直在想,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姐姐的身边,永远保护着姐姐。 

伊卡洛斯: 当一个人在思念某人时,在那样的时刻才是真正的坚强,那个人的小宇宙才能无限燃烧。 当我看到天马座跟雅典娜的时候才明白这一点,所以忘了思念的我是不可能胜他的。

伊卡洛斯(对阿尔忒弥斯):您千万不能杀雅典娜,千万不能让你的手上染上鲜血。


城户沙织(对星矢):你义无反顾地投入这次战斗,不是作为神的仆人,而是希望人类能有尊严地活下去,对吧?

城户沙织(对阿尔忒弥斯):我为什么要害怕呢?人之所以美丽,不正是因为拥有能够寄予希望的生命吗? 你绝不可能杀得了我。


星矢(对阿尔忒弥斯):神想创造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神眼中的景色又是怎样的?所谓的“神”到底是什么?

星矢:在我的记忆中,魔铃姐只有一件事没教过我,那就是在敌人的面前转身逃跑。

星矢(对阿波罗):要说永恒的话,我也拥有永恒,我们通过爆发的小宇宙获得属于我们自身的力量,在那个时刻,我们圣斗士便能跟宇宙融为一体,无限接近永恒。 


Red

一些乱七八糟的描改(代餐)

P1各种甜蜜情侣日常(自我满足向)

P2少年们的B side(片段YY)

一些乱七八糟的描改(代餐)

P1各种甜蜜情侣日常(自我满足向)

P2少年们的B side(片段YY)

眠尽梦醒
【沙织小姐,笑一笑吧】 好!清...

【沙织小姐,笑一笑吧】

好!清仓了!近期的所有粮都发完了!

一粒米都没有了!

想想接下来搞什么

躺平


【沙织小姐,笑一笑吧】

好!清仓了!近期的所有粮都发完了!

一粒米都没有了!

想想接下来搞什么

躺平


静水_SilentWater

【圣斗士/origin】origin相关贺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为origin下篇连载完后刊载于red杂志的附录,由创作圣斗士官方授权衍生漫画的四位作者创作。




为origin下篇连载完后刊载于red杂志的附录,由创作圣斗士官方授权衍生漫画的四位作者创作。

Red

【天界篇】一些截修(主星沙)

小长假比较闲,把作画超美的天界篇也搞一搞~

Os:山内导演是真实的星粉吧了,他剧场版里的星星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清纯🥹(没错就是清纯!其余详见真红少年)

【天界篇】一些截修(主星沙)

小长假比较闲,把作画超美的天界篇也搞一搞~

Os:山内导演是真实的星粉吧了,他剧场版里的星星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清纯🥹(没错就是清纯!其余详见真红少年)

Red

【星沙】All I ask

背景兼容所有动画版,私设如山,ooc慎入


BGM 


这是一座孤岛,夜半时分,静的只能听到海浪拍打在岸上的声音。 

一波接着一波,像一个不停叹息着的人,却找不到停止这叹息的办法。 


那岛上有一栋美丽的房子。大大的落地窗几乎占满一整侧,可以想象到天气晴朗时阳光肆意洒进屋里的样子。 


城户沙织出神地望着窗外,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夜色将一切笼罩起来,像谢了幕的舞台,灯光熄灭演员散场,只剩不愿离席的人还独自流连忘返。 

我在发什么呆呢。得快点扶他上去,小宇宙几乎消失殆尽了... ...


背景兼容所有动画版,私设如山,ooc慎入


BGM 


这是一座孤岛,夜半时分,静的只能听到海浪拍打在岸上的声音。 

一波接着一波,像一个不停叹息着的人,却找不到停止这叹息的办法。 

 

那岛上有一栋美丽的房子。大大的落地窗几乎占满一整侧,可以想象到天气晴朗时阳光肆意洒进屋里的样子。 

 

城户沙织出神地望着窗外,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夜色将一切笼罩起来,像谢了幕的舞台,灯光熄灭演员散场,只剩不愿离席的人还独自流连忘返。 

我在发什么呆呢。得快点扶他上去,小宇宙几乎消失殆尽了... 

 

她略微吃力的扶着一个男人,若换作平时这对她并不会造成任何困难,哪怕是将他拦腰抱起。 

但此刻不同。仔细看去,她的身上闪现出一种诡异的暗纹,像是一小片镶嵌在身上的银河,在夜色中隐约闪着微光。这暗纹是她力量被限制的罪魁祸首——她和他都是。甚至在男人身上更为严重,几乎遍布了一半的身体。那也是他现在如此虚弱的原因。 

 

哦,对了。这个男人名叫星矢。他是她最信任的伙伴,是她最忠诚的战士。他甚至在好几年前差点为她死了,但老天垂怜,她最终还是救回了他。 

她说不上救他回来于他而言算不算得上是一件好事,鉴于眼前他再一次在自己面前奄奄一息的样子。也许她根本也没有资格和立场去论断,因为她不得不如此做——作为女神,引领着他一次次走向战场,又在生死边缘“无情”的将他拉回。 

每一个为雅典娜而战的圣斗士都会面临这样的命运,他又有什么不同呢?何必为他的牺牲如此耿耿于怀。 

——因为她一直深爱着他。作为一个普通的女人那样,爱着一个男人。 

这是城户沙织心底不能言说的“秘密”。 

 

此刻他的身体滚烫,意识模糊,呼吸时轻时重。平日里用来保护身体的圣衣也成了加剧伤势的沉重枷锁——她早已将它们卸下。 

她无法依据经验去判断这种可怕暗伤的危害有多大、会持续多久、该如何抵御或治疗。因为他们的敌人在顷刻间变得异常强大,一种未知力量被释放,使原本占据上风的他们招架不能几乎全军惨败。那幕后使者来自哪里她依然不得而知。 

一切都限于令人绝望的混沌中,如同现下将自己包围的黑暗一般。 

 

她将他带进自己的卧室,轻轻放到床上。身体的高温使他不自觉的颤栗不止,汗水浸透了那穿了多年的红背心,那颜色在黑暗中比血更深,令人不安。 

这可能是漫长的一夜,没有特护人员,没有治疗的办法,也无法使用小宇宙。 

她帮他盖上了被子,在桌边倒上了一大壶水。静静坐在床边守着。这也许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半睡半醒间,她被耳边时断时续的呓语吵醒。 

他醒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她将手伸过去探他的额头,温度已褪去很多,触感潮湿冰凉。 

“...水。” 

“什么?” 

“...水,渴。”他的声音干涩嘶哑。 

她转身替他倒满水,细心的托起他的脖颈,慢慢将水喂到他嘴边。他似是渴的太久,一手握住了杯子,大口的喝着。 

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尤为清晰,仿佛在房间里回响一般。她没有开灯,也没有拉上窗帘。深夜的月光比想象的更明亮,温柔的照进房间,轻描淡写的勾勒出床上人的轮廓。模糊的,苍白的,辨不出颜色。 

她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却又本能地抗拒去思考这件事。就好像太阳的升起预示着她昭然若揭的命运,她此刻却如此厌烦这种不可抗拒的到来。 

 

“感觉好点么?” 

“...像是得了一场新型流感。” 

“...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认真的啊,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他说了没两句,呼吸又显得有些吃力。 

“星矢?...”她确认着他是否还清醒。 

“...嗯?”他花了几秒才应道,似乎仍不太清醒。 

她静静看着他,已经完全适应黑暗的双眼仍能捕捉到熟悉又新鲜的一切细节。散乱的刘海因为汗水而贴在额前,浓密的睫毛在紧闭的眼睑上轻轻颤动,胸膛有规律的起伏着。虽然很疲惫,却依旧无法入睡吧,她如此揣测着。 

“你衣服都湿透了,不脱下来会生病的。” 

“...没关系啦。”他像个赖床的小孩似的拒绝道。 

 

沙织没有再做无谓的请求,而是直接将手伸进被子去摸索湿漉漉的紧贴在他身上的背心。 

她动作轻柔迟缓,从衣摆的一角轻轻翻起,逐渐往上翻卷着。暗伤在黑暗中看起来竟有着难以形容的妖冶瑰丽,仿佛一朵朵绽放在皮肉上的彼岸花,可怕却又莫名的摄人心魂。 

它仿佛能夺走一切属于光明的力量,而留在这幅躯体里的,只剩下属于人的脆弱,和欲望——她出神的想着。 

 

衣服被卷到了胸口,那道纵横心口的伤疤毫无防备的暴露在眼前。 

她仍然没能躲开那预感到的被击中的感觉——虽然那已经过去了很久,虽然眼前的人还活生生的。 

它已经结痂愈合的很好,不会再流血也不会再痛了。那甚至成了他现下全身的伤口里最微不足道的一个。 

她一边像傻子般安慰着自己,一边怔怔任泪水蓄满了眼眶。难道是因为暗伤的作用么,为何此刻心理的防线竟如此不堪一击,那并不像平常的自己。 

她缓缓低下头,渐渐靠近他的胸膛——为什么那么熟悉呢?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然后将吻轻轻落在那几乎已经与自身皮肤无异的伤疤上——是了,在崖底的时候,自己也曾那么“不可自控”过。 

那时的他与现在如此相似,虚弱且昏迷,徘徊在生死边界。 

而我却像个怯懦的小偷一般——她自嘲的笑着,苦涩的眼泪被挤落在他的胸膛上。 

 

“...沙织?”他是被吵醒了,还是根本没有睡着呢。 

不知是出于无意还是有心,他并没有用敬语。 

她抬起头,手中仍然攥着他被撩到胸口的衣角。她庆幸着夜色的掩护,让他看不清自己泪痕遍布又羞愧难挡的脸。 

“...你...” 

“不要说,拜托你。”她突然害怕似的出言阻止,手不自禁的抚上他的脸。 

像是接收到命令般的木偶,星矢沉默而又僵直,似是连呼吸都要摒弃。 

沙织的脸缓缓凑近,在触碰到他的前一秒,星矢突然微微侧过脸,像是用尽力气般低声道。 

“别这样,我怕自己忍不住。”他的声音依然有些嘶哑,但语气已不似先前。那温柔中的克制却另沙织更感心酸。 

她眨眨眼睛,泪水无声的落下,却不晓得为什么扬起了嘴角。 

“那就不要忍了。”她将唇凑到他耳边,轻的仿佛是在低语。 

 

每次危难来临时,脑海中总是会浮现末日般的景象。那也许是她作为雅典娜的一种预视能力。 

如同那时面对阿贝尔,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看穿。她每一刻都如坐针毡,生怕行错一步就万劫不复,整个世界都会成为她失败的陪葬。 

此刻她再次沦陷了,却非因为束缚,而是由欲望驱使的放纵。神性被压抑在她躯壳的最深处。这是罪么。 

 

他的吻如同细雨一般落在身上,像春日里最和煦温柔的阳光,轻柔的拂过每一处。她感受到他身体的重量,轻微的压迫感,却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和幸福。充满实感的,伤痕遍布却依然生机勃勃的身体。它会腐朽,会损坏,会生病,也终会死亡归于尘土。可正因为它包裹着如此炽热的灵魂而变得美丽和不可替代。 

她沉醉于他的美丽,她想要变得和他一样。她可以为他舍弃所谓的永恒和力量,因为那些与之相比都不值一提。 

他的眼神因为迷离和冲动而更加吸引人,原本湿冷的身体再次变得沸腾和滚烫。她能够感受到他逐渐粗重的呼吸,伴随着绵延的亲吻肆意游移在身体上,如同向阳的藤蔓般疯狂生长。他低吟着自己的名字,像重复着古老的咒语一般。 

疼痛与欢愉交织在一起,像刚学会游泳时一头扎入海中,恐惧却又欣喜。海水将自己隔离于世界以外,越沉越深,它温柔的将自己的身体托住,渐渐感知不到自己的重量,好像在云端一般,瞬间的窒息又似是被拉进海底。 

她紧紧的拥住他,想要分享自己的一切,甚至是贡献出一切。曾几何时她一直被愧疚和悔恨折磨到无法呼吸,想着是不是完全忘掉身为城户沙织的一切会比较容易。而今她短暂的沉沦似是满足了一直以来内心最深的渴望,心理上的快感早已超越了肉体。 

无数次在绝境中被拯救出的喜悦和安心,她看到的第一眼永远是他。在生命之柱里,在阿贝尔的神殿中,在极乐净土,在北欧仙宫... 

为什么要冒险去将你救回?因为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在哪里、又会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没有你的世界是不是能支撑我去守护的信念;我不知道作为一个神该以什么立场去站在人类的一边...所谓爱与和平,原谅被我形容的那么“渺小”。但世界之始不过如此。 

沙织如此想着。 

 

没有任何毁灭性的画面出现在脑中,这算是件好事么。 

她只感受到属于自然和天地的万物美好,静谧而不朽。 

 

彼此交融着,从发丝到手指,从呼吸到声音。一切都合为一体,不分你我。 

平凡而奢侈的幸福。只是像每一对最普通的恋人那样而已。 

 

“我爱你。”他轻轻颤抖着,将头埋于她胸前,卸去了一个战士常年背负的一切,如同初生的婴孩展示出最本能的依恋——这种感觉如此似曾相识。他暗自笑了——那时是在水中,当他终于衣衫篓缕、像个残破不堪的布偶般蹒跚到她面前。她缓缓向自己走来,将自己埋进胸前,怨怼的说:“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这样,又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那时他便对她说,不是因为她的命令而战,而是心甘情愿为她而战。 

好像已经过了好久,却又好像只是发生在昨天。因为相似的命运之劫,总是环环相扣着席卷而来,昨日和明日,都渐渐失去原有的意义。 

“我也爱你。”她又一次将他抱入怀中,轻声回到。 

唯有此事不变。它是一切的意义。 

 

 

窗外的天色渐亮,一切即是开始,也是未知。 

 

(完) 

 

 

I will leave my heart at the door 

情系门扉 

I won't say a word 

无须赘言 

They've all been said before, you know 

前已尽述,你亦了然 

So why don't we just play pretend 

不如故作镇定 

Like we're not scared of what is coming next 

不惧将至 

Or scared of having nothing left 

不畏虚空 

 

All I ask is 

然我但求如是...... 

If this is my last night with you 

若转身即天涯 

Hold me like I'm more than just a friend 

请勿以礼相拥 

Give me a memory I can use 

留那些许念想 

Take me by the hand while we do what lovers do 

如彼时爱侣十指相扣 

It matters how this ends 

此别弥珍贵 

Cause what if I never love again? 

只怕别后之心,恰似巫山永绝云霞 

 

I don't need your honesty 

你无须直言 

It's already in your eyes and I'm sure my eyes, they speak for me 

你我的眼光,胜过万语千言 

No one knows me like you do 

知我莫若你 

And since you're the only one that matters, tell me who do I run to? 

既知卿为我之唯一,我该转投何处? 

Look, don't get me wrong 

请别误会 

I know there is no tomorrow 

我深知今夜缘灭 

All I ask is 

然我但求如是...... 

If this is my last night with you 

若转身即天涯 

Hold me like I'm more than just a friend 

请勿以礼相拥 

Give me a memory I can use 

留那些许念想 

Take me by the hand while we do what lovers do 

如彼时爱侣十指相扣 

It matters how this ends 

此别弥珍贵 

Cause what if I never love again? 

只怕别后之心,恰似巫山永绝云霞 

 

——Adele《All I ask》 

 

Red
【青铜组】伊甸园の少年 又名:...

【青铜组】伊甸园の少年

又名:《女神的专属保镖男团》

【青铜组】伊甸园の少年

又名:《女神的专属保镖男团》

一个有点执着的撒粉

这是2006年2月动感新势力杂志,实拍圣斗士冥王篇的介绍。


感谢@妇女之友罗严塔尔 

最后一页是杂志封面和id的合影,不欢迎吹毛求疵者。


这是2006年2月动感新势力杂志,实拍圣斗士冥王篇的介绍。


感谢@妇女之友罗严塔尔 

最后一页是杂志封面和id的合影,不欢迎吹毛求疵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