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空凛

15928浏览    1467参与
あおい٩( ๑╹ ꇴ╹)۶

💚HAPPY BDAY TO HANAYO💚

今年的礼物是这一年最好的大米煮的米饭做成的超级大🍙!!

💚HAPPY BDAY TO HANAYO💚

今年的礼物是这一年最好的大米煮的米饭做成的超级大🍙!!

天启无敌213
屑幼二
不会画脚。大佬轻点喷。

不会画脚。大佬轻点喷。

不会画脚。大佬轻点喷。

天启无敌213
天启无敌213
TWOFISHES

【希姬/姬希etc】不打架不青春【性轉】

各位看倌好:

雖然離春天還有點遠,但這個性轉系列就當是春天的系列,因為它滿載青春狗血戀愛的酸臭味啊。

其實這算是回歸吧,因為我人生第一篇動手寫的(但沒發出來)的LL同人就是性轉:P不過劇情不是這樣跑的而已。

Boys:西木野、小泉、南、園田、矢澤

Girls:星空、高坂、絢瀨、東條

CP:希姬、繪鳥、花凜、果海、にこ部長就是大家的CP

這個是我的自由奔放腦洞,你不爽這樣的設定就別看BYE,又沒叫你一定要看。

OOC不可能沒有,光是在寫小泉同學我就這樣覺得了:P 不爽就BYE。

===

西木野一輩子也沒想過自己會有扯人衣領揮出拳頭的一刻,雖然他的一輩子也不過只有十六年。

他從...

各位看倌好:

雖然離春天還有點遠,但這個性轉系列就當是春天的系列,因為它滿載青春狗血戀愛的酸臭味啊。

其實這算是回歸吧,因為我人生第一篇動手寫的(但沒發出來)的LL同人就是性轉:P不過劇情不是這樣跑的而已。

Boys:西木野、小泉、南、園田、矢澤

Girls:星空、高坂、絢瀨、東條

CP:希姬、繪鳥、花凜、果海、にこ部長就是大家的CP

這個是我的自由奔放腦洞,你不爽這樣的設定就別看BYE,又沒叫你一定要看。

OOC不可能沒有,光是在寫小泉同學我就這樣覺得了:P 不爽就BYE。

===

西木野一輩子也沒想過自己會有扯人衣領揮出拳頭的一刻,雖然他的一輩子也不過只有十六年。

他從幼稚園到初中都是念私立名校,身邊全都是文質彬彬的文青,一般青春校園漫畫的熱血劇情不可能出現在他眼前。

不念名流學校的好處也許是讓他體驗一般青春少年的必經情節:

打架。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西木野捱了一拳後才問自己。

都是她們的錯。

===

回到半小時之前,他放學後有訓練,但一年級生要打掃課室所以會遲到。

西木野、小泉和星空和其他同學留在課室,大家合力把桌子和椅子搬開後,男生被吩咐掃地,女生去女廁拿拖把和水過來。

「一般不是該反過來嗎?」男1中道如此問。

「讓男生來大概會在廁所玩水耗半天才出來掃除就沒完沒了。」女1鈴木回答後就推着星空一同去女廁。

「那就拜托喵~」星空離開前不忘加一句,還熱情揮手道別。

「快去吧。」西木野隨便打發她,拿起掃把認真幹活,小泉也接過另一把掃把一同打掃。

餘下兩位男同學負責用布抺塵,他們兩三下就當抺好,二人一同站在一旁看向窗外,現在女子田徑部正在操場訓練。

「啊啊真好。」中道雙手撐在窗邊,瞭望在操場跑圈的女生。展露面積最多的位置最能吸引目光。他的眼睛早已追上短跑女生的雙腿,從起點跑到終點。

「你在說天氣嗎?」本堂問道,他的目光落在跳高那區,看着每一個人在最高點的表現。

「你是笨蛋嗎?我在說那個啊。」

「你在說哪個?」

西木野的餘光落在中道和本堂的背影,隨即把注意力放回掃地上。

反正又在討論什麼無聊的話題吧。他想。

「說起來,星空本來好像是想進田徑部吧。」本堂忽然提起這件事,西木野的注意力又跟着跑了。

「是嗎?我不知道。」

你這傢夥又怎會知道。西木野反白眼反到後腦去,他悄悄看向小泉的方向,對方看來沒聽見那番話,還是很認真在掃地。掃把在小泉手中竟然顯得有點細小。

「星空進田徑部是不錯啦,在校園偶像那邊......總覺得有點不適合。」中道刻意壓下聲音說話,似是不想讓在課室另一個的西木野和小泉聽見。

西木野依舊用掃把掃塵,但他已經站在同一個位置掃了五分鐘,同時間小泉已經掃了四分一的課室。

「為什麼?」

「因為偶像的話胸總不能太小吧?穿那麼可愛的衣服也不太好看,而且她還是短髮,性格也大喇喇的,卻有奇怪的口癖,那個『喵』在其他女生身上會可愛多。」

「的確,還是胸大一點的長髮姐姐比較好,御姐萬歳。」

「對對對,像學生會長,不,比那個的話還是副會長更厲害吧!還有絕對領域!」

「副會長是不錯,但我比較喜歡金髮碧眼的大姐姐,馬尾也很讚。」

「啊啊,不管哪個揉起來應該會很好手感吧,真想試試看。」

西木野總算離開那一格一塵不染的磚塊,拿着掃把走向中道和本堂。中道和本堂回過神來,又壓下聲音聊天。剛才他們忘了持續壓下音量,最後愈聊愈興奮,他們說什麼在課室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當西木野無聲接近他們時,他又聽見下流而無聊的話題,他悄然放下掃把,拉高衣袖。

那個時候大概是忽然荷爾蒙失調令他短暫智商下線,他才會一把抓住中道的肩膀轉他過來,沒多想就一拳揍在他的臉上。

為什麼有人會喜歡打架的?手會很痛的。西木野的右手痛得發麻,剛才那一下大概是打在顴骨上了。中道倒在地上緊捂着臉,因為愣住所以沒站起來。他是一輩子沒想到會有被高材生打的一天。

那個可是西木野,平時默不作聲看起來不管世事只管讀書的西木野,竟然會有打人的一刻?大家也會愣住。

「混帳!你忽然做什麼!?」本堂一邊問一邊揮拳,根本沒打算給西木野回答的機會。雖然本堂比西木野矮一個頭,但氣勢不輸給他。西木野頭一回被打在嘴角上,那是新鮮的痛楚,他嚐到滿口都是鐵銹味。

牙齒應該還在吧。他一邊想,一邊抓着本堂的衣領,又是一拳朝臉揮去。有做偶像訓練挺不錯,令文質彬彬的他竟然有力氣打飛人。

有機會要好好感謝うみ。他想。

西木野看見中道搖擺不定站起來,看似作勢要打他,但中道沒有這樣做,他是飛撲過去扯着西木野衣領再把後者摔倒。西木野躺在地上準備反擊,這回他瞄着對方的腹部。

打架還真是件累事。只是比起捱一拳,他更在意這件事。

「好了,停下來吧。」

中道的拳頭落在西木野的臉前,他還來不及捱打就有人阻止了。

小泉抓住中道的前臂,看起來像抓羽毛般輕巧,但西木野清楚看到小泉手背顯露的青筋,那青筋也太可怕了。

「小泉!」中道嘗試甩開對方的手,當然是甩不掉的。

「中道同學,我說停手。」小泉微笑說話,中道的表情卻漸漸扭曲,拍打小泉的手背求饒。

「本堂同學也請停手。」小泉輕輕一甩中道的手,走向本堂的方向遞出手,接着像拉小孩子那樣輕鬆拉起本堂。中道和西木野趁機站起來。

西木野可以看見本堂眼中的驚恐,因為看見溫馴的鹿發惡比獅子亂吼更可怕。

「你們的建議我有好好聽下來的,有機會我會向部長反映的,但有幾點請記着。」小泉整理打翻的桌子,以一貫柔和的聲音說話:

「第一,我們部有四個可愛的女孩子,別遺下任何一個。」

「第二,凜是很可愛的女生,連同她的髮型口癖都很可愛,請別忘記。」

「第三,這樣的情況下不為例。」

「你們都懂嗎?」

明明不關西木野的事,但三個人都像搗蒜那樣點頭。小泉的表情和力量令眾人屈服。

「喲,我們找不到拖把所以才花了一點時間,唉!為什麼你們都停下來的喵!」

星空大力拉開門,拖着水桶進來,一時間沒發現四個男生中有三個都受傷了。不過她回來剛好緩解課室緊張的氣氛,更能令小泉的表情和緩下來,三人都萬分感激她。

「まき,你去一趟醫療室吧。」小泉指一指嘴角,西木野一抺自己嘴角才發現情況好像有點嚴重,反觀中道和本堂也只是瘀了一點。

果然是自己太廢了。西木野只好捂着嘴離開。

「哎喲まきちゃん不能偷懶啊。」星空打算阻止西木野時小泉卻拉着她:

「凜,他要去廁所。」

「是這樣喵!」

轉個頭她就沒了一回事高高興興拖地去。鈴木倒是有發現中道和本堂的臉腫起來,但她完全不在意剛才發生什麼事,跟着星空拖地去。

===

西木野站在醫療室門前,聽見裏頭傳來喧嘩聲,他只能期待老師在而那個人不在。

「失禮了。」西木野一拉開門,立刻像走錯房間那樣調頭離開,但對方快他一步而喊停他。

「哎呀,這不是まき,你打掃完了嗎?」只要他一開聲,其他人也靜下來,這份等待回覆的靜寂令他很尷尬。

「快打掃完了,ことり前輩。」西木野死心回頭,進入醫療室範圍。

南看了他一眼就忍俊不禁,請身邊的女子先行回去。女子們先是起鬨,再依依不捨離開,走的時候紛紛白了西木野一眼,誰叫他毀了眾人和南共處的美好時光。

西木野長得挺高,加上平時的樣子總令人誤以為他是像狼兇狠的人。事實是他不是狼,南才是狼群的首領,在南面前他只是待宰的小兔子。溫馴的人發惡很可怕,但女人發惡比任何男人發惡都可怕,當有一群女生怒瞪自己的時候,西木野更想逃跑。

南沒穿西裝外套,襯衫衣袖也捲了起來。西木野記得這位前輩放學後就一點不在意校規。他卻沒留意自己的外套全都是塵,領帶又鬆又歪,襯衫第一個鈕扣彈走了。

「你要來說明一下弄成這樣的原因嗎?」南繞着二郎腿,拄着腮子,意味盎然看着西木野。

西木野就是怕南那一對似是看透一切的雙眼,還有藏匿各種作弄他念頭的笑容。

「打掃時摔倒的。」西木野也知道這個理由爛到不行,但總比說明自己打架的原因方便。

「摔倒嗎?」南點點頭,看似接受了這個說法,但眼神卻在說「你可以扯更好的謊言。」

「過來坐下,我來替你消毒後才包紥。」

西木野只能乖乖照辦,他相信南和小泉某程度上是一樣的人。粉的切開都是黑。

他的嘴角裂開一點,南替他消毒後就貼了膠布。南忽然大力拍在西木野的右肩,後者痛得大叫起來。

「看吧,你連肩部也受傷了。請脫衣服讓我檢查。」

「真、真的要嗎?」

「我們都是男生,有什麼問題?」南不等西木野回答就解開對方領帶,順便解開第二顆扭釦。

「不不不、我自己來就好了。」西木野一把推開南,用左手解掉所有扭釦,心中祈禱南快點檢查完就算。

「難得你主動脫衣服,我就來慢慢檢查吧。」

「不!要!」西木野轉過身,讓南檢查自己的背,對方按了幾個位置後就說:

「只是瘀了一點,沒什麼大問題的。」

接着南就拿起冰包一下子按着西木野瘀了的地方,趁着西木野分心之際掏出他一直插在褲袋的右手,止血後就用繃帶包紮。沒什麼事能逃得過南的雙眼。

「真的要這樣包嗎?」西木野看着自己的纏上繃帶的右手,深覺這樣真的很中二很羞恥。

「放學後和別人打架受傷的人有資格說話嗎?」

「對不起是沒有的。」西木野回答後頓了一頓才反應過來。南那個拄着腮子等看好戲的表情令他很不自在。

「不、我、我沒、打架。」

「別傻吧,我怎可能沒看出來,別忘了我是和怎樣的人一起長大的。」

「唉?うみ也會打架嗎?」這也說明南手法熟練的原因,因為從小到大身邊就有一個會打架的人。

慢着,一般來說不該是女生來包紥嗎?西木野想起高坂的模樣,發現自己不該這樣想。

「要不不打,一打起來也挺可怕的,因為是うみ嘛。」

「那個人會為了什麼打架?」西木野不能想像經常被南迫着穿女裝的園田會有揍人的一幕。

「朋友或是喜歡的人之類的。」

南看見西木野的耳朵紅起來,忍不住挑起一邊眉。

「うみ和你打架的理由可能很相似。」

「大概吧。」西木野使勁揉耳朵,結果面也紅了,他果斷站起來打算離開。

「說起來はなよ沒動手嗎?」南的問題令西木野停下來,他則回答是「是他阻止的。」

「那就太好了,如果他動手的話可以叫白車來了。」

「唉?為什麼?」

「他的臂力可不是開玩笑的,說不定比うみ更厲害。」平時都在扛米的人全都是這麼有力氣嗎?

的確,剛才小泉一出手大家都怕了,可能是因為被他抓住的話又胡亂反抗,手會斷掉的。

「你怎樣知道的?」

「量度上臂圍時知道的。はなよ打架我不擔心,但你就別打架了。」

「因為我很弱嗎?」

「除此之外,你雙手很寶貴的,不然彈不了鋼琴別哭喪著臉,隔幾天手還痛就去照骨頭吧。」

西木野「嗯」了一聲就跑走了,路上遇見園田和高坂也沒打招呼。

「ことりちゃん!我們剛才遇到很中二的まきちゃん!」高坂興奮拉開門,朝南大叫着。

「那個まき做了什麼嗎?」園田問一直笑瞇瞇看着自己的南,看得他心裏發寒了。

「和之前うみ一樣的事情吧。」南回答。

「那個まきちゃん竟然會這樣做!」高坂反替園田吃驚。

「你是在說穗乃果被嘲笑還是你被欺負的事?」

「我猜是兩種都有吧。」

「那まきちゃん還真有義氣!很為朋友出頭!」

「穗乃果ちゃん,我猜那不單純是為了朋友出頭的事情哦。」

南瞇起眼,意味深長看着園田,對方卻別開視線,園田耳朵沒發紅,倒是頸項開始紅起來。

「四周都是戀愛的酸臭味呢。」南沒由來慨嘆,腦中浮現令他也變得酸臭的人的背影。

===

西木野跑回課室後立刻拿起自己的書包,向小泉和星空留下一句「今天我去音樂室」後再次飛奔離開。

星空滿臉問號,問身旁的小泉:

「まきちゃん不舒服嗎?而且右手竟然纏上繃帶那麼中二,最近壓力太大了嗎?」

「可能真的很不舒服吧。」

戴上隱形眼鏡的小泉就算在夕陽下也能看到西木野滿臉通紅跑進跑出的樣子。

可能是被醫療室的人調戲了。小泉想像一下那個畫面就笑了。

「吶,凜。」小泉扭頭對星空說話,二人四目交投,他看着對方青蔥的眸子忍不住笑了。小泉不像西木野那麼遜,提起喜歡對象就滿臉通紅,畢竟他在喜歡對方之前就習慣和她自然相處。

「怎麼了?」星空眨着純潔的眸子,怔怔看着小泉。

「まき啊,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吧。」

「雖然有時候會像老媽子嘮叨我的英文和數學,但絕對是一個好朋友。」

「我也是這樣覺得。」小泉笑得停不下來,伸手摸了星空的頭。星空的回答和存在都令他快樂。

「他也會成為很好的男朋友吧。」

西木野打開門深呼吸,音樂室的味道能令他冷靜下來。今天發生太多事情,和平時的生活一點也不像。

他像回家後直接奔向電視的老人家那樣直奔至鋼琴,爽快利落架好三角琴,他果斷脫下外套,解開領帶,捲起衣袖,只是右手指尖按在琴鍵上,他就皺起眉頭。

剛才揍人不覺痛,現在他才發現右手痛得要命。

「剛才為什麼要這樣做?」他捂着額頭,垂頭喪氣。

揍下去的時候他沒想太多,事後才想他在為哪件事而發怒。

因為凜?繪里?還是希?還是沒被提及的穗乃果?應該全部也有,不過那個佔有率不一樣,大概分為29、20、50、1。

「算,不作曲還是練琴吧。」西木野從書包掏出用包裝紙蓋着封面的琴譜,隨便翻了一首來練習。

一開始用右手按琴鍵是真的很痛,但按着按着不曉得是習慣了還是痛減了,他可以無視右手的痛楚彈琴。只要不跨八度不彈快歌的話,他可以忍受負傷彈琴。

遇上喜歡的曲子他更陷入自己的世界,一直反覆練習,完全不在意四周發生的事。別人有好好敲門才進來坐下,他卻完全沒留意,眼睛沒有離開琴譜。他一直哼着彈奏的曲子,同一首歌練了一個小時也不厭。

要不他忽然右手一痛,他可以練到晚上八點才停下來。

該不會真的傷了骨吧?他害怕,皺着眉頭按着右手,嘗試用力張開手指,卻沒法伸直。

「痛的話就不要練吧。」西木野耳邊傳來聲音,嚇得他彈起來,膝蓋撞到琴。

「為什麼你在這裏的?」他闔上琴譜,按着膝蓋,面容扭曲問道,今天他受傷太多次了。

「因為凜ちゃん說你不來練習來了琴房,咱就來看看你。」東條理直氣壯回答,順便強調自己有敲門才進來。

東條趁休息時跑下來,所以還穿着訓練服,頭髮還滴着汗,臉上的緋紅和熱度還未退下。西木野得迫自己不能一味盯住東條。

「你為什麼要纏上那麼中二的繃帶的?嘴角還貼了膠布。」東條盯着西木野的口角,又拉着西木野的右手,替他收緊繃帶,剛才他彈琴都彈繃帶鬆了。

「連鈕扣也掉了。」東條伸手一勾西木野的衣領,後者的臉又充血了。

「不是我纏的。」

「不要緊不要緊,咱懂的,大家都有中二的時候,你來得比較晚而已。」

「你根本就沒懂吧。」

「你才沒懂。」東條白了他一眼,雙手握着他的右手。

「你喜歡彈鋼琴就得好好保護自己的手,不重視自己的身體的人我最討厭了。」

東條一本正經訓話,剎西木野措手不及,一時間不懂回答。

「你懂了嗎?」東條迫近對方又問,坐着的西木野眼前對着的就是東條波濤洶湧之處,緊趕回答懂了。

「這才是乖孩子,那咱回去練習了。」踮起腳的東條拍了他的頭頂,就蹦蹦跳跳離開。只差一步就離開房間都的時候,她剎住了,回頭對西木野說:

「沒想到你喜歡那首曲子,咱也喜歡那首歌,下次不用刻意蓋着封面,不會不襯你的。」

西木野一個人在音樂室感到臉上傳來灼熱感,是被人發現還是因為是希和他說話才有這個反應?大概兩者皆有。

「我也沒資格揍他們吧。」西木野閃過剛才的畫面,現在他滿腦子都在想同一個人。春天來了,西木野也是未期了,戀愛未期。

東條跑回天台,臉上是藏不起的笑意,惹來絢瀨的白眼。

「希,你又跑去哪裏偷懶了。」絢瀨交叉雙手,盯着東條。

「咱才沒偷懶,咱去了關心人了。」

「關心人要半小時嗎?」

「那咱不好意思打斷嘛。話說絵里ち,咱問你一個問題。」

「為什麼那麼突然?」

「一個長得高高大大凶神惡煞的人竟然喜歡廸士尼童話的歌曲,你覺得怎樣?」

「這算是反差萌嗎?不是挺可愛嗎?」

「咱也是這樣覺得,是可愛到不得了。」


===

讀後碎碎念:

因為我並沒有這般青春就來寫了哦,寫得爽哦。三小時用手機飆出四千八字我也是無奈,鳥姬長篇我一小時才擠出一千字......

花陽總是大BOSS的感覺,可以一個打十個。

原本設定的話,是繪里和海未受歡迎,但我個人覺得像全宇宙最可愛的小鳥一定也很受歡迎,但是是受男生歡迎。如果性轉了的話,我覺得他可以男女通殺。

但不管小鳥是什麼形狀(?)我都很喜歡。

小鳥和妮可性轉後的感覺會很相似,就是比較有時裝品味的的男生(笑)

小鳥和真姬性轉後的相處感覺會很好玩,小鳥又在玩真姬了,弄得GAY味甚濃。

海未嘛,不管什麼形狀也會鬥不過小鳥,所以就被人拉去玩穿女裝了(笑)

九人之中只有妮可部長嚴守偶像不戀愛的信條,而且會成為眾人的好助攻,因為他是宇宙大明星嘛,就四十歳時才交女朋友吧(笑)

性轉系列肯定不只一篇,因為我寫得很爽(笑)。

糊糊想要改名字

星空凛11.1 as里27人(包括她自己)给星空凛的生日祝福翻译

星空凛11.1 as里27人(包括她自己)给星空凛的生日祝福翻译

一只小伊

白雪篇②
SSR矢泽妮可
SR星空凛

白雪篇②
SSR矢泽妮可
SR星空凛

mogeeee
复习摸鱼它不香吗233 虽然是...

复习摸鱼它不香吗233 虽然是临的伊能津老师的图2333

复习摸鱼它不香吗233 虽然是临的伊能津老师的图2333

幻想诗莉
▷半小时描改注意!!! 是怪力...

▷半小时描改注意!!!

是怪力熊今日投的新曲人生木天蓼描改

加上了as今天新出的凛ur卡面

害,凛喵真的又酷又可爱


(……说实话 我也不想一直描改下去 我想更多的用自己的画风表现出来 如果做手书的话我也想用自己的分镜阐述剧情)

▷半小时描改注意!!!

是怪力熊今日投的新曲人生木天蓼描改

加上了as今天新出的凛ur卡面

害,凛喵真的又酷又可爱


(……说实话 我也不想一直描改下去 我想更多的用自己的画风表现出来 如果做手书的话我也想用自己的分镜阐述剧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