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际战甲

10924浏览    864参与
枫酒

罕见照片!一位电男在自己换弹匣

罕见照片!一位电男在自己换弹匣

Silent Scream

咖喱和奇怪的小动物们画风突变警告

咖喱和奇怪的小动物们画风突变警告

乔安娜

暗影圣剑与指挥官

暗影圣剑与指挥官

En

盲侠 Excalibur【有参考原设定图的画面元素并附上过程

盲侠 Excalibur【有参考原设定图的画面元素并附上过程

-ERROR-
摸张咖喱豪皮 藏族咖喱太香了...

摸张咖喱豪皮 藏族咖喱太香了

藏文意:圣剑

摸张咖喱豪皮 藏族咖喱太香了

藏文意:圣剑

废料中转

预告一下希望上釉进窑子不会翻车

预告一下希望上釉进窑子不会翻车

Eva卡莉

p1是腕豪 瑟提(不会画
P2是姐妹委托画的头像(不擅长画这种画风)
P3是我的Eva和nidus哈哈

p1是腕豪 瑟提(不会画
P2是姐妹委托画的头像(不擅长画这种画风)
P3是我的Eva和nidus哈哈

Silent Scream

买了豪皮专门搞了个弟弟(咖喱配色配满了()
番茄十分钟改变了一个萌新
昨天传反了靠

买了豪皮专门搞了个弟弟(咖喱配色配满了()
番茄十分钟改变了一个萌新
昨天传反了靠

游戏X博士

史上最强逆袭,6年从无人问津到steam最火射击网游!

史上最强逆袭,6年从无人问津到steam最火射击网游!

灵人归

【WARFRAME】蛆爹x现实指挥官

为啥一个kiss都会被导致不过审(扶额),那我把那段删了试试...


———————


美国时间,凌晨十二点整。


瞥了眼桌面上的闹钟,Candice像是没看见时间般地挪开目光,继续盯着屏幕上正在旋身飞跃赶去撤离点的Nidus。


“Candice,快点。”耳机与左下角队伍聊天框中同时传来催促的消息,Candice朝天翻了个白眼,随即对着话筒吐槽:“Douglas你够了,我不就卡了会儿吗,等我几秒不行嘛。”


“时间不等人啊,Candice,我该去睡了...”Douglas无奈的声音从耳机对面传来,话语中的困意似是被人刻意突出般的明显,然而对方还没讲完的话语被听到“睡...


为啥一个kiss都会被导致不过审(扶额),那我把那段删了试试...


———————


美国时间,凌晨十二点整。


瞥了眼桌面上的闹钟,Candice像是没看见时间般地挪开目光,继续盯着屏幕上正在旋身飞跃赶去撤离点的Nidus。


“Candice,快点。”耳机与左下角队伍聊天框中同时传来催促的消息,Candice朝天翻了个白眼,随即对着话筒吐槽:“Douglas你够了,我不就卡了会儿吗,等我几秒不行嘛。”


“时间不等人啊,Candice,我该去睡了...”Douglas无奈的声音从耳机对面传来,话语中的困意似是被人刻意突出般的明显,然而对方还没讲完的话语被听到“睡觉”二字的少女打断。


“你居然要睡了?!哇哦,这不科学。”Candice原本正纠结着接下来要干什么而困扰的脸上露出一副十分惊讶的表情,浅蓝色瞳孔中满是不信与怀疑。


几秒的惊讶时间过后,她嘴角一扬,灿烂的笑容绽放如花,金色的小脑袋一歪,摆出一个歪头杀的姿势,外表看来还真是个可爱的纯情小萝莉。


但那是在别人眼里......


耳机对面传来的嘲讽的笑声让Douglas微笑的嘴角一抽,他突然对自己认识这位天然黑的小女孩感到后悔。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吗?兄弟,我难道没早睡过?少年默默在心里吐槽,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似乎好像也许...真没早睡过。


“刚和我妈约定好的,她威胁我说,再不睡觉就要砸电脑,我可没这么多零花钱再买一台。”Douglas嘟嘴抱怨着自家母亲的恶行。


“okok,那你走吧。”Candice看着屏幕上正好回到轨道飞行器的Nidus,毫不犹豫地点了离开队伍。


“等我妈气消了,我再熬夜和你玩啊。”少年爽朗的笑声传入Candice的耳朵,她摘掉耳机挖了挖左耳,再戴上时正好听见自己好队友的最后一句话。


“你了解我的,我不是喜欢肝的人,但我肝起来不是人,好了,晚安。”


一句话结束,Candice还没来得及给这非常符合Douglas的话语点赞,对面下线了。


Emmmm.....行吧,单机模式begin√。


Candice点开星图,看向跪坐着的Nidus,这位通体黑光只有细节是宝蓝色的恐惧神,与名字极其符合的外观是真的满足了Candice的怪异审美。


审美逐渐de化,少女感叹自己的配色技术真是越来越ok了。


“果然黑色的Nidus最好看了。”


不知是否被队友那刻意带困的语气影响,Candice竟在屏幕前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渗出的生理盐水已经暴露她此时的状态。


那就是一个字,困。


可Candice是什么人啊,warframe的死忠玩家,阅游无数的她在第一次看见这款游戏的时候,就被这闪瞎24k狗眼的炫酷特效给吸引了目光,从此逐渐走上了脱发换肝的道路,还不听劝地决定一走到底了。


单机完几场生存,已经快两点了,以最晚两点睡为原则的Candice恋恋不舍地操控着Nidus走向军械库,至于为什么不摁ESC退出游戏,当然是为了和Nidus多呆一会儿了。


站在军械库的圆盘上,Candice照例点开外观界面,许是坐姿不舒服的原因,她抬起左脚盘在右腿下方,纤细的左手搁在左腿膝关节上撑着下巴,以一个十分霸气的姿势坐着。


“最近就一个恐惧神外观呢。”Candice随意浏览着Nidus的外观列表喃喃道。


虽然她也没指望有什么能比恐惧神更帅气,更适合这位感染战士的外观,但是还是希望能有点新东西。


无聊到换换盔甲换换披饰,Candice一目十行地浏览着军械库里五花八门的配件,说实在的,这真不是个女生爱玩的换装小游戏吗?她内心吐槽着这个少女的游戏机制。


鼠标在战甲站姿那一列里滑动着,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在一个女性战甲的站姿前停了下来,Candice瞥了眼正用着Limbo站姿的某蛆,目光转移到鼠标下小丑的站姿上,双眼微眯,一抹微光闪过。


“嗯....应该挺好看的...”抱着这样恶作剧想法的Candice手指轻击鼠标左键,眼中带笑地看着右边站板的某蛆“唰!”地一下换上丑角的站姿。


“噗嗤!”看着被她点上小丑尊贵站姿的Nidus,Candice嘴角微扬起恶作剧成功的笑容,随即似是憋不住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噗嗤哈哈哈...”看着一手叉腰双腿交叉呈少女站姿的恐惧神,Candice第一次发现,原来Nidus的小屁股还是很翘的嘛【滑稽笑】。


右键拖动恐惧神旋转方向,Candice目光猥琐地打量着某位男性战甲的翘臀,嘴里时不时嘀咕着什么“厉害了我的蛆爹。”之类的话语。


专注着奇怪的部位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Nidus另一只垂下的手慢慢握紧,移向了自己身体前方。


这可不是战甲预先设定好的动作。


许是太困了,Candice竟觉得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香味,有点甜腻,像是楼下甜品店里草莓奶昔的味道。


伴随着香气的逐渐浓郁,Candice感到困意的翻涌,没来得及起身上床,她就直接昏睡在了电脑屏幕前,而屏幕上,是不知何时转过身,并且恢复原本站姿的Nidus,它正双手抱胸,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小东西挺皮的啊,居然给我用丑角的站姿。”不似人声的声音在只有Candice一人的房间里响起,带有些许电流声,若是少女还醒着,寻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必定会看见原本屏幕中的人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手从屏幕中缓缓伸出的场景。


若是个胆小的人,怕是以为自己遇到了贞子姐姐并且立马转身逃命,可若细看这只手,会发现它竟然与电脑中Candice配色的恐惧神一模一样,只是比游戏里的模型看上去更加真实,更有质感,数据块合成着Nidus的躯体,逐渐呈现出最真实的蛆甲。


“噢,真的出来了。”那声音又响起,没有了刚才厚重的电流声,语气带着一丝实验成功的愉悦。


此时的Nidus已经完全从电脑中钻了出来,它双脚落地站在一旁,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微微握拳,明明与原本看到的不二,但却是真实的质感,真实的粒子,真实的肢触,身旁的小触须也在空气中欢快地摆动起来,肆意呼吸着真实的空气,微冷的氧气进入身体的感觉竟比那个世界更加令他舒爽。


Nidus看向自己出来的地方,那原本立着自己的地方此时空无一物。


他终于,从自己那满是条条框框的世界脱离了出来,拥有了实体。


Nidus的目光从电脑上的轨道飞行器转到在椅子上昏睡过去的Candice,心中一阵悸动。


这么久了...它终于...能碰到她了...


略微颤抖地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少女柔软的脸庞,指尖的温热触感让它如触电一样一下子就把手缩了回来。Nidus一脸的不可置信,它知道自己一直活在一个虚拟世界之中,被一堆规则模式束缚着,或者说,它一开始本就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它似乎清醒了过来,就如混沌许久的大脑终于被人调整的思绪,它感受着自己生存的虚拟世界,感受着自己像个工具一样被操纵,感受着肉体的切割与被切割。


它好似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懵懂,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好像又什么都知道。


在Nidus有意识的时候,它的脑海里就已经存在一些文字语言和规章制度,它们制约着自己的行为,让自己只能被别人控制,成为玩偶一样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他脑海里的数据突然紊乱,眼前大面积的数据块逐渐消失,一个硕大的黑洞出现在Nidus面前。


在数据块缺失的地方,它隐约地看见了,一张年轻的脸,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白皙的脸颊,金色的发丝,一双浅蓝色的美丽眼睛似是容纳了整片宇宙的星海。


只那一眼,少女便在Nidus那颗跳动的心上烙下了不浅不深的痕迹。


她正在看着自己,虽然隔着一层数据,但那感知让Nidus有些不知所措,黑色的面甲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红晕。


少女好看的浅蓝色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是一抹愉快的微笑,她心情很好,那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与鼠标上快速挪动,而自己的身体却因为她的动作而做出接二连三的反应。


这一发现让Nidus很惊讶,一直以来,它都以为自己生活的是真实世界,但一切的条条框框让他又觉得这世界是虚假的,似乎,那个少女所存在的世界才是真实的。


猜测着世界真假的Nidus一边思考着如何冲破束缚,另一边又想着如何再见那个少女一眼。


它似乎,已经把自己的心落在了外面,落在那女孩的身上。


代码编程的心脏为她而跳动着,心底的想法呼之欲出。


它想再一次见到她...不...不够...它想触碰到她...拥抱她...想更多地...占有她...


后来,Nidus学会了如何移除数据块的屏蔽作用,让它可以借助电脑的摄像头来看清外面的一切。


通过几个月的了解,Nidus知道了少女的名字——Candice,以及她喜欢在晚上和朋友Douglas一起玩这个自己存在的游戏,也大致了解她的家庭情况,她的喜好,她的性格。


Nidus默默了解着少女的一切,她最喜欢用的战甲就是自己,这让这位自尊心极强的感染战士偷偷高兴了好几个晚上。她喜欢无聊的时候给自己换配色,换外观和配饰,许是少女天生喜欢恶作剧的缘故,有的时候,Nidua是真的不想打开视觉系统去低头看自己身上那些奇奇怪怪不忍直视的颜色,少女粉,原谅绿,还有什么红配绿,反正各种奇葩的颜色组合都在他身上出现过,Candice还喜欢给他用各种女性战甲的站姿,比如蝴蝶甲的站姿......这个是他最接受不了的,你说说,一个快两米的汉子,用那种女生的站姿真的没问题吗???


抛开这些黑历史,Candice还是最喜欢金属蓝的Nidus,平日里的奇葩配色她也是不会让Nidus穿出去给别人看,算是只属于它与她两人之间的乐趣?大概吧。


Candice喜欢在单机打游戏的时候自言自语,有时是吐槽游戏机制,有时是唱歌,更多的则是发泄,或许她以为没有人能听见,可是恰好,Nidus作为她的首选战甲,基本上听见了所有。


注视着Candice略带稚嫩的侧脸,Nidus才发现,她似乎今年只有16岁,但是这16岁的少女,为什么会有这个多不如意的事情:父母常年在外没空关心自己,同学孤立自己讨厌自己,身边唯一的活物只有家里的一只约克夏和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孩。


所以除了睡觉,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空,她总是在玩游戏,白天下午晚上,所有空闲的时间,她的游戏账号一定是在线的。


她的内心太过孤独,但又害怕和别人交流,不喜欢甚至不会主动交朋友,而别人也不喜欢在外人面前冷冰冰的她,所以,她把Nidus当做了自己倾诉的对象,把它当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单纯的游戏模型。


“在这里睡着可是会着凉的。”Nidus的声音略带沙哑,喉咙有着些许干燥,第一次尝试来到现实世界,就连Ordis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只见Nidus抱起坐在椅子上的Candice,怀中过轻的分量让他想起了飞行器里撒欢的疾冲者,似乎它都比这小东西重一点。


温柔地把Candice放在身后的双人床上,贴心地替她盖上被子。似是睡姿有些不舒服,少女眉头微皱,懒懒地翻了个身,露出睡衣下白皙的脖颈,Nidus吞了吞口水,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眼前的人儿,下一秒,悄悄咪咪地伸出手指,试探性地戳了戳少女的脸。

“呼....”睡死了...没有反应...


于是我们伟大的恐惧神大人大胆地伸出罪恶的双手,对着Candice的小脸一顿揉捏,力道很小,不至于把她弄醒。


是不是太嫩了点...Nidus心中吐槽着指挥官现实的年龄,才16诶,太小了,还不能干什么...


等等...揉着小脸的某蛆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愣在原地。


她嫩关我什么事啊!我又不干什么!


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了什么大胆又奇怪的想法,Nidus瞬间把手收了回去,整个人,哦不,整个蛆乖巧地坐在电脑桌前那张旋转椅上“休息”,虽然脸庞的位置显现着些许诡异的粉红。


Candice感觉自己这一觉睡得特别沉,睡死过去的那种,不过幸好是周末,反正家里没人,赖多晚的床都没关系。


对了,一会儿起来拉上Douglas水经验去吧。


秉着这样的想法,Candice闭着眼坐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本该自己坐着的位置上坐着个奇怪的生物。


“嗯...哼...”刚睡醒的Candice如一只慵懒的小猫,虽然坐了起来,却又抱着怀中的抱枕不放,头往下一枕,似是要开启回笼觉的节奏,不过一旁的Nidus已经醒了,战甲不会睡觉,只会进入休眠状态。


“你醒了。”Nidus心里有些忐忑,它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真正的指挥官,藏在游戏里那个虚空少女身后的人类。


“恩,醒了......?!”下意识回话的Candice这才意识到此时的家里除了一条约克夏,就只有她一个活着的东西,那么是谁在讲话?


这是有鬼的节奏啊...


Candice不敢轻举乱动,离陌生声音出现只过去了几秒,但就在这几秒,她脑海里已经闪现过去一万个可能的事情,比如家里进贼了,比如家里闹鬼了,比如家里的狗成精了,比如她进入了异世界,那个声音是来接她的领路人.....


乱想总是没用的,她打算转头接受事实真相,如果是贼的话...她枕头下放着个伸缩棍,可以敲他个两下子,Candice这么想着。


她缓慢地转头,右手借助身体的遮挡顺势向枕头下面摸去,僵硬的动作让她似是卡壳儿的老旧机器人一般,伴随着零件的摩擦卡卡作响。


没有完全转过脸去,Candice只是用余光一瞥,却看到了这辈子本都不可能看到的场景,摸武器的手也停了下来。


那位自己游戏里日日夜夜操控着的感染战士,竟然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与游戏模型一模一样,连带着蓝宝石的金属配色,一套超瓷prime的盔甲,还有能让Candice舔屏很久的恐惧神外观,都比游戏中的模型更加真实,更有质感。


在暖色调的灯光下,Nidus的身体各处都被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呈现一种神秘的暗金色,这让逐渐审美de化的Candice心头一紧,呼吸一滞。


Nidus?!这是什么致命操作?!怎么这么帅啊!!!


某指挥官内心激动了起来。


DE更新了打破次元壁的功能吗!?原来蛆甲现实里这么帅的吗!!〃∀〃.....


Candice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面前的感染战士,炙热的目光让Nidus有些受不住。


这娃想干嘛....蛆爹默默往椅子里缩了缩,身上的感染肢在空气里浮动着,些许孢子类的颗粒逐渐蔓延出现,但又很快消散在空气中。


努力按耐住自己内心的无比兴奋,Candice企图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


“Nidus?”


听见少女念到自己的名字,这位感染战士的面甲温度逐渐升高,他乖巧地坐着,面对少女惊讶的目光,发声器微颤。


“恩...”


“...”


“...”卧槽!真的是它!感受着心底翻涌出的阵阵喜悦,Candice差点兴奋地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尝试着安抚自己猛如鼓点的小心脏,虽然讲出的话还是有些激动。


“真的是那个游戏里面的Nidus?!不是熊孩子cos的?!”Candice的声音有些惊喜地颤抖着。


“嗯...”乖巧地点头表示正确,Nidus此时就像个不长毛的大型犬一样,目光单纯地看着眼前的指挥官。


“那你...你是...怎么出来的?”Candice瞥见了屏幕上自己空无一物的轨道飞行器,一双宛如星辰大海的瞳仁微缩。


屏幕上还是那个轨道飞行器,只是站在游戏窗口的人物不见了。


Candice表示很惊讶,但在惊讶之余,心中充满了疑惑和对其公司的怀疑。


虽然!DE可以不靠谱到用仓鼠来发电,但貌似还没有不靠谱到把游戏人物送给玩家手上!难道就不怕有些奇怪的玩家会对战甲做些奇怪的事情吗?!万一Nova出现在了哪个男性仓鼠家中,那么后果不堪设.....〈〈网络连接无影响〉〉.....!!


“程序漏洞的缺口让我偶然间看见了你,”某蛆用自己的声音拉回飘了的指挥官的意识,“然后我发现我活在一个满是规则的世界,”Nidus简单地叙述着自己的故事,“所以我才想出来。”为了见你....后面的话,它没有说出来,但Candice似乎脑补出了这四个字,微微一愣,拉回的思绪又飘了起来。


Nidus是因为看到了她所以才......


不知想到了什么,Candice白皙的脸庞爬上一丝绯红。


等等!


猛地一回神,Candice抬手拍向自己的脑袋,捂住自己微烫的脸颊,暗暗反思自己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以为自己理解错误的少女开始大脑脱线,不知是否是灯光的原因,Candice的脸颊泛着更甚的红晕,如一颗成熟的鲜艳苹果,静静地挂在枝头,等着别人主动去品尝它的甜美,而在一旁的Nidus,看着少女的目光逐渐深沉。


因为就从刚才起,Candice的身上就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色睡衣,又因为睡姿放肆的缘故,一旁的衣领已耷拉了下来,露出了白嫩的小香肩,纤细的脖子隐藏在金色短发下,齐肩的发丝肆意垂落在颈部,因为手的动作而划过精致小巧的锁骨。


“......”Nidus一言不发地看着,暗压自己心底翻涌出来的小心思,但身旁的肢触却扭动地更加欢乐,有意无意地释放着比刚才更甜腻的气味。


“嗯?”床上的人儿双眸一动,轻嗅着空气中不知何时泛起的香气,她转向坐在椅子上的Nidus,撑起身子微微靠近,鼻尖贴近Nidus的前胸,又嗅了嗅。


“好好闻的味道。”Candice很喜欢这种甜甜的气味,就像甜品的香气一样令她心情愉悦。


“你出来了,那还要回去吗?”Candice询问着关于Nidus“翻屏”的事情,“长时间在外面会不会对你的身体产生什么影响?”


说罢,不等Nidus回应,她就一手摸上Nidus胸前的透明大手上,指尖的冰凉逐步蔓延开来。


“原来这个手没有温度的吗,好神奇..”Candice的手指顺着透明的肌肉纹理一路划过,感受着这与想象中不一样的触感,滑滑的,像是甲壳,但看起来像是水晶。


“别动....”Nidus抓住在自己胸前乱动的小手,顺势一拉,还在碎碎念的指挥官便摔倒在他怀里。


“Nidus....?”鼻尖充斥着Nidus特有的气味,大脑当机的Candice睁大眼睛,呆呆地看向上方的蛆甲,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逐渐放大。


两瓣唇贴上了一个凉凉的东西,软软的,却有一丝粗糙的质感。


(kiss略)


想要...更多... 亲吻的程度并不能完全把他对她的感情描述出来,然而,指挥官还小,至少屏幕外的这个女孩还小。


一吻结束,Candice愣是没回过神,她抚过被吻红的唇瓣,心里竟觉得刚才的事情让她感到未知的舒服。


她好奇地看向不敢直视她眼睛的Nidus,抬起手环住面前人的脖子,将自己整个人贴了上去,干着和刚才同样的事情。


这次轮到Nidus懵了,虽然面甲上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若是Candice向下看,就会看到有个异样的凸起。


天晓得Nidus是怎么忍住体内的天性的,不过他确实也不敢动她,怕留个不好的印象,毕竟这才第一次见面。


“指挥官...”


“叫我Candice。”


“好的,Candice,要不,你先下来?”Nidus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被吻地一脸懵逼。


“Nidus...”女孩突然低下头,“我...我喜欢你...”


“...?!”细如蚊声的话语还是被Nidus捕捉到了,他愣了几秒,不确定地问道:“你..确定?”似乎对心爱女孩的告白感到错愕。


“嗯..”Candice抬起头,露出一张红透的小脸,抱住了Nidus。


“....!”


一瞬间,Nidus的心头充满了喜悦与惊喜,当然最大的还是满足,互相喜欢的概率这么小,偏偏被他们遇上,明明是两个次元的角色,却偏偏穿越了次元壁走到了一起,何其有幸。


事后,Nidus好奇Candice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她只是笑着说感觉罢了,也是,喜欢一个人,哪有这么多的理由。


于是Candice拉着乔装打扮的Nidus下楼吃甜品去了,不得不说,草莓奶昔的味道是挺不错,蛆爹心想。


后来,Candice在叫Douglas来自家玩的时候,旁敲侧击过会不会有突然出现在家里的战甲或者游戏人物活过来之类的,看着信誓旦旦地说你在想屁吃的Douglas,Candice默默地把Nidus介绍给他认识,满足地欣赏对方打脸的亚子,真爽。


“嘿...额...Nidus...”Douglas趁Candice不注意,悄咪咪地问道,“你能把出来的方法交给我的战甲吗?”


“嗯?我可以尝试一下。”秉着他是自己对象唯一的好朋友的想法,Nidus愿意试试看,而且同类多一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情。


“那就这么说定了!nice!”Douglas激动地双手握拳,开始对着电脑屏傻笑。


Candice在打游戏的过程中瞥见兄弟像找了对象一样的表情,好奇地看了眼他的屏幕.... 好吧,是一只纯白的Nova(扶额)。


——————————————


_(:з」∠)_存了半年的草稿,终于写完了


乔安娜

最近,沉迷于游戏,星际战甲,等级是15段,主玩暗影圣剑和洛基,发现不是我玩游戏,是游戏在玩我,怎么发现的呢,每天疲于升集团声望,地球平原的,金星平原的(还好点,买了票,可以拿票换声望),宗派点数,卡片集团的,还有大黄脸集团的,一上线啥也没干就这几个都没忙活完,不过现在开了个小号,玩的伏特,加了个氏族,就买了个伏尔卡,别的不买,以后就是打到得指挥官那,然后打撼地使者,用伏特刷宗派点数,这样很休闲,买战甲和武器水经验没有意义,游戏在玩我嘛。

          给大家分享一套暗影圣剑的配卡,永动机流战甲卡,一...

最近,沉迷于游戏,星际战甲,等级是15段,主玩暗影圣剑和洛基,发现不是我玩游戏,是游戏在玩我,怎么发现的呢,每天疲于升集团声望,地球平原的,金星平原的(还好点,买了票,可以拿票换声望),宗派点数,卡片集团的,还有大黄脸集团的,一上线啥也没干就这几个都没忙活完,不过现在开了个小号,玩的伏特,加了个氏族,就买了个伏尔卡,别的不买,以后就是打到得指挥官那,然后打撼地使者,用伏特刷宗派点数,这样很休闲,买战甲和武器水经验没有意义,游戏在玩我嘛。

          给大家分享一套暗影圣剑的配卡,永动机流战甲卡,一共十张卡,暗影三件套,猎人的奋勇掉血回蓝,随机应变保狗命高阶川流不息蓝少保不住狗命,幻彩刀刃保证显赫刀剑的伤害(点数要升满,因为要活活给怪打死),还有一张是减少状态持续效果的卡,主要减少辐射效果和减速效果,怪控制不住它,光环配的是侦敌雷达,得能看到怪在哪,基本上就是看着小地图打,所以要是有人看屏幕会觉得特别诡异,砍的方向幅度太大了,延展卡是击倒回复,被击飞的时候在空中就已经起来了,保证暗影圣剑的输出不被打断,还可以在空中放技能。

    大招显赫刀剑的配卡是,三攻速保证输出无间隔,高阶攻击力加伤害,元素卡看情况,,电加毒是腐蚀,打护甲怪,冰加电是消磁,打护盾怪,火加毒是毒气,打血厚怪,一张零点数的生命打击,保证暗影圣剑掉血回蓝用蓝换血,成为永动机,最后一张卡是异况,符合元素加上幻彩刀刃保证了能触发两种效果,一种效果加百分之六十的伤害,两种就是一百二,增加输出。有了幻彩刀刃,能量色,武器走腐蚀能量色选火,走消磁选火,走毒气选电,火和电元素都能定怪。这两套配卡一百级的怪也照样打。

    值得一提的是,暗影圣剑在生存任务中队友谁倒地都不能去救,一救怪就扑上来了,这个战甲它并不肉,它只是因为大招是近战武器,配上生命打击变成了永动机,而且打的时候注意翻滚,战斗并且移动是这个战甲的核心,有的玩家在墙后面凭借大招能穿墙的特点蹲下保证平稳地去打,那是不可行的,一是这套配卡无减蓝耗,挺不了多长时间,怪的子弹全往一个地方打,队友遭殃。还有就是,建议有氏族的玩家最好不要玩暗影圣剑这个战甲,它是凭借一己之力也能改变命运的象征,孤单的剑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