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露谷

15718浏览    1130参与
凉拌咸鱼

现在才发现星露谷电影院抓娃娃机里右上角两棵树居然是可以抓起来的??

现在才发现星露谷电影院抓娃娃机里右上角两棵树居然是可以抓起来的??

小乐今天长角了没

羁忆〈女主视角〉


      巴士窗外的景物飞速地倒退,变成我不认识的模样。
      这是新年的第一班车。
      冬天的寒冷还未从这片大地褪去,我披上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企图从它沉甸甸的重量中寻找安全感。
      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到过野外,我竟不知城市之外的地方,风会这么的凉。
      我手扶着座位,勉强...


      巴士窗外的景物飞速地倒退,变成我不认识的模样。
      这是新年的第一班车。
      冬天的寒冷还未从这片大地褪去,我披上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企图从它沉甸甸的重量中寻找安全感。
      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到过野外,我竟不知城市之外的地方,风会这么的凉。
      我手扶着座位,勉强在颠簸的公交中站起来,去够高处的窗户。我想关上它。
      窗户被卡得死死的,任凭怎么使劲都纹丝不动。
      巴士的轮子好像轧到了一块石头,车子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我还在与窗户较劲儿,猝不及防脚下一个不稳,胯骨结结实实地砸在在座椅上。
      我一声闷哼。
      那地方可只有骨头啊!
      我也不管窗户了,默默地戴上了帽子。
      然后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你睡着了吗?”一个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我扭头,却只看到了一片漆黑。
      我瞎啦?
      不是。
      我扒下和羽绒服连着的帽子,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刚刚和我搭话的是个金发女生,一看就很时尚,像是从杂志封面里走出来的。她身上背着一个大包,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她扫了我几眼,“你也是要去星露谷的吗?”
      我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她指了指我的衣兜,“喏,都露出半截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见吧。”
      我低头一看,是我的车票。我赶紧把它塞回了兜里,防止它一会被风吹走。
      “你要来星露谷观光?星露谷无聊的很呐,我劝你还是别去了。那地方连个购物商场都没有,每次我买衣服都得坐上几个小时的公交车。还有…”
      我实在受不了她喋喋不休的抱怨,连忙说道:
      “打住打住。那么,你住在星露谷?”
      她对于我突然打断她的话十分不满,“怎么了?”
      “第一,我不是来观光的…”
      “哇哦,你该不会是那个新来的农夫吧?”她睁大眼睛看着我。
      好像被她说中了…
      我正要点头,却听见她笑着说:
      “嗯哼,一眼就能看出来嘛…说实在的,要不是你身上那件衣服,你应该还挺漂亮的吧……”
      ……
      ???
      想说我土请直接说好吗???
      喂喂,我只是不会打扮而已,但我一点也不穷!
      (被戳到痛点的某西)
      我假装面目和.善.地笑笑,“是呢。”
      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话里的讥讽,扬起了嘴角:“你知道就好。”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正襟危坐道,
      “对了!你是一个农夫,对吧?”
      准农夫而已。
      “那,你的劲儿挺大的,对吧?”
      嗯……?
      “你能帮我提着这个包嘛?就是下车的时候。只要帮我提到家里就可以啦~”
      这突然而来的星星眼是什么鬼。
      我可不吃这套……
      ……
      …答应就答应,我不信一个包还能压死老娘怎么的?
      糟糕,刚刚好像暴露本性了。
      ๑乛◡乛๑
      
      不过,我可不能那么快答应她。
      我皱起眉头,作出难为的表情,“嗯……这个嘛……”一边说一边瞟向她。
      她连忙说,“刚才的话,你别介意啊。”
      “那好吧,我答应你哦~”得了便宜的我开心地笑笑,
      “对了,我叫西尔维娅。你呢?”
      “哈?噢,我是海莉。”
      
      之后,我又与她聊了会儿天。
      其实想想,她还蛮可爱的啦。
      (ฅ>ω<*ฅ)
      
      
      ——————————————
      
     

Ísland

 为什么感觉

 有点

 为难人

 为什么感觉

 有点

 为难人

Ísland

@橘势不太妙啊 


 感——谢——子

 话说我一开始还没看到那里有个电闸_(:з」∠)_

@橘势不太妙啊 



 感——谢——子

 话说我一开始还没看到那里有个电闸_(:з」∠)_

困 了

星露谷美化模已做完

【改动】

·花舞节服饰修改成打歌服

·结婚服修改成舒伯特玫瑰【凭着蛋疼的想象力完成了下半身】

·原版Sebastian抽烟动作更换为aza喝牛奶


对应原版人物Sam=roi,Sebastian=aza


百度网盘链接下载:https://pan.baidu.com/s/1ORy4AJUFiwL5TmgMfUyrnQ 
提取码:xmf3


使用时请自行备份原版人物文件,高清头像需要下载对应高清头像mod,技术问题请自行搜索星露谷贴吧进行查询。


防屏蔽摩斯密码:.... - - ...

星露谷美化模已做完

【改动】

·花舞节服饰修改成打歌服

·结婚服修改成舒伯特玫瑰【凭着蛋疼的想象力完成了下半身】

·原版Sebastian抽烟动作更换为aza喝牛奶


对应原版人物Sam=roi,Sebastian=aza


百度网盘链接下载:https://pan.baidu.com/s/1ORy4AJUFiwL5TmgMfUyrnQ 
提取码:xmf3


使用时请自行备份原版人物文件,高清头像需要下载对应高清头像mod,技术问题请自行搜索星露谷贴吧进行查询。


防屏蔽摩斯密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提取码:xmf3




【目前原版婚后行走图亲吻图片只有一张,会不可避免出现bug,技术问题解决不掉,大家当不存在就可以了


*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禁止一切形式商业性行为使用



祝大家玩的开心(*╹▽╹*)

橘势不太妙啊

星露谷的社区中心被修好的剧情

呜呜呜,我第三年才找到蕨菜,没想到密林里就有😭😭😭

BGM是Toby Fox - Home (Music Box)/undertale的曲子

星露谷的社区中心被修好的剧情

呜呜呜,我第三年才找到蕨菜,没想到密林里就有😭😭😭

BGM是Toby Fox - Home (Music Box)/undertale的曲子

Ísland

  非酋落泪,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之前听群里某人说过他刷到过,然后今天来采石场的时候看到这块奇怪的石头就感觉有点不对,心里隐隐有了猜测,结果是真的!(激动!)

  非酋落泪,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之前听群里某人说过他刷到过,然后今天来采石场的时候看到这块奇怪的石头就感觉有点不对,心里隐隐有了猜测,结果是真的!(激动!)

Ísland

发牢骚

  今天我得到一个教训,永远不要在下沙漠矿井的时候站在楼梯那吃东西,不然你下到多少层都直接给你整上去了(´;ω;`)


  今天我得到一个教训,永远不要在下沙漠矿井的时候站在楼梯那吃东西,不然你下到多少层都直接给你整上去了(´;ω;`)


不然怎样阿

画了我纸片小男朋友(......)

画了我纸片小男朋友(......)

mika mika!
临摹了一个哈维(・ω )★ (...

临摹了一个哈维(・ω< )★

(非原创)

算是第二张板绘练习了吧,还是大面积上色比较适合我😂


临摹了一个哈维(・ω< )★

(非原创)

算是第二张板绘练习了吧,还是大面积上色比较适合我😂


汽水味冰糕

【星露谷(农场主X莉亚)】这绝不会是一见钟情

*莉亚我老婆我老婆我老婆呜呜呜呜呜宝贝呜哇哇哇(疯了吗

还没结婚,残念(全恼

*是垃圾,瞎写着玩,巨短,想复个健,以后可能会写多点

——

1.

我与莉亚的初遇毫无浪漫可言。


2.

那是一个初春,我刚来星露谷。镇长刘易斯与木匠罗宾的欢迎让我欣喜万分。

虽然调侃和挖苦占大多数。

不过总要比在JOJA工作要好。

那时的我兴奋不已,只想着认全镇子上的人,于是,我每日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去镇子上散步。久而久之,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和我打过招呼了,有的人甚至还跟我有了一颗心的程度。可是镇长跟我说还差一个人,她有着橙黄色的头发,紫水晶般的眼睛,是个笑起来非常迷人的女孩。

“我没有碰到过...

*莉亚我老婆我老婆我老婆呜呜呜呜呜宝贝呜哇哇哇(疯了吗

还没结婚,残念(全恼

*是垃圾,瞎写着玩,巨短,想复个健,以后可能会写多点

——

1.

我与莉亚的初遇毫无浪漫可言。


2.

那是一个初春,我刚来星露谷。镇长刘易斯与木匠罗宾的欢迎让我欣喜万分。

虽然调侃和挖苦占大多数。

不过总要比在JOJA工作要好。

那时的我兴奋不已,只想着认全镇子上的人,于是,我每日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去镇子上散步。久而久之,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和我打过招呼了,有的人甚至还跟我有了一颗心的程度。可是镇长跟我说还差一个人,她有着橙黄色的头发,紫水晶般的眼睛,是个笑起来非常迷人的女孩。

“我没有碰到过她。”我低下了眸子。

镇长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会的。”

我叹了口气。

这件事让我烦闷,我还是天天去镇子里散步,楼下的塞巴斯蒂安甚至已经用敬语告诉我不要以每半小时一次的频率打开他们家的大门了,甚至使得阿比盖尔也开始抱怨我了。

“上帝啊!那是紫色的眼睛不是紫色的头发!你看清楚点!”

“是,是塞巴斯蒂安?”

“免了吧。”他在一边搭腔。

“真的是你?不会吧?”

“……阿比盖尔,哈维懂精神科吗?”


3.

我实在是受不住了。

“救救我吧!我昨天梦游的时候竟然画出了一副鹈鹕镇的地图!我至少一个礼拜都不会到那去了。”

十分可怕,非常恐怖。

伴随而至的,还有一个严峻的问题。

“那个,你是不是没有去过农场的南面?”

淦。

我立刻穿上外套,沿着小镇下方的石板路跑到了农场南面的河边。

山姆吓得都会回旋踢了。

“她终于发现了吗!?”

“终于啊。”


5.

即使我什么也没找到。


6.

初春的中午总是暖洋洋的。阳光早已把清晨水面上的薄雾吃了个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则是波光粼粼的水面和有些发烫的空气。

我在河边颓废地走着,看着河中无忧无虑的小嘴鲈鱼,心生怒意。

“为什么!为什你就能如此悠闲!哇呀呀呀!纳命来!”

我抄起了我的鱼竿准备向水里甩去

“嘿,你是想要钓鱼吗?”

这是我从未听到过的,微哑但充满活力的声音。

我放线的手停了下来。

是她吗!是她吗!?

我扔下鱼竿。

哦,橙色的头发,紫水晶一样的眼睛,温柔的笑容,是她没错!就是她!

“我,啊我,啊啊啊……”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我的眼珠转个不停,我的双手胡乱摆动着,像是在跳不知名的舞一样。

没有,我没有和艾米丽学过舞蹈。

这样的辩解苍白无力。

“你还好吗?我好像没见过你。”

“我非常好!Muy Bien!哈哈哈……”我挠了挠我并不浓密的头发,甚而拽下了几根。

你在干什么啊蠢货!

她咧开嘴笑了,我的上帝啊,我发誓,那保准是我见到过的最迷人的笑容。

“我叫莉亚,你还蛮有趣的嘛,交个朋友吧。”

我此时就像是看见了苹果的牛顿一样,头皮发麻。如果问头皮发麻的程度的话……应该用“塞巴斯蒂安忽然看见了回归小镇的我”这个例子,这要更加恰当。

“好。”

我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想和她拥抱一下,我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我去这么做的,可是,就很想这么做。

她不会回应的话我就当做伸个懒腰处理吧。

在这方面,我还是很有经验的。

但是我的经验并没有派上用场。

对,她回抱了我。

她的身体要比我柔软许多,像一片羽毛,轻轻地降落,落上我的心尖,感觉痒痒的,但不难受。我的脸开始变得通红,耳朵也开始发热。

不,不会吧……

这个拥抱没持续多久,但在我看来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

“希望咱们以后好好相处啊。”

“……啊,好的。”

我呆呆地望着她的眼睛。

那的确是美丽的紫水晶。

的确是。

然后,我认全了所有的镇民。


7.

“一见钟情吧。”阿比盖尔用手肘碰了碰我。

“不,这不会是一见钟情。”我肯定地说。

山姆疑惑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看塞巴斯蒂安的眼睛也像紫水晶。”

“哈维——!”


FIN


Ísland

 日 常 迫 害

 一次让克林特砸100多颗晶石可海星

 话说这次砸出来好多我没见过的矿,还是先努力下沙漠矿洞吧_(:з」∠)_

 日 常 迫 害

 一次让克林特砸100多颗晶石可海星

 话说这次砸出来好多我没见过的矿,还是先努力下沙漠矿洞吧_(:з」∠)_

八田涼子

婚后无脑甜日常捏 没啥逻辑的女农场主×艾利欧特,农场主酱是名字叫黑羽兔的粉毛兔兔

GB,GB,GB,不逆←能接受的话↓



  亲爱的、你有在听吗?艾利欧特这么问,尽管这并没什么实际意义,因为黑羽兔显然被电影冗长的情节整得昏昏欲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糖果般艳亮的浅粉发丝也就随之滑到胸前,有几缕挂在肩上。

  真是叫人无奈又完全气不起来的场景,艾利欧特想。仗着这是电视里播的电影、随时可以重新点播,难道这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虽然对于喜欢潮流文化的年轻女孩来说,一部两个半小时的,对哲学与人生进行探讨的片子确实无聊得过头。而且她...

婚后无脑甜日常捏 没啥逻辑的女农场主×艾利欧特,农场主酱是名字叫黑羽兔的粉毛兔兔

GB,GB,GB,不逆←能接受的话↓



  亲爱的、你有在听吗?艾利欧特这么问,尽管这并没什么实际意义,因为黑羽兔显然被电影冗长的情节整得昏昏欲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糖果般艳亮的浅粉发丝也就随之滑到胸前,有几缕挂在肩上。

  真是叫人无奈又完全气不起来的场景,艾利欧特想。仗着这是电视里播的电影、随时可以重新点播,难道这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虽然对于喜欢潮流文化的年轻女孩来说,一部两个半小时的,对哲学与人生进行探讨的片子确实无聊得过头。而且她是农场主——每天也够累的了,所以综上所述,这一切就变得情有可原。不过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谁会去苛责一只困倦的可爱兔子呢?

  所以他抓起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风衣、叠好,在连演职员表也彻底从画面上消失后关上电视。

  稍微醒醒,亲爱的。他对兔微笑,站起身来对她伸出手。兔子把爪子放到他手心,跟着他往床那边走去。她睡眼惺忪,手里还抱着最爱的黑猫布偶…是涼子送她的,不是真的猫,真的猫早就睡着了。

  在回到床上后艾利欧特不动声色从她怀里抽走玩偶…她看来真的困了,以往会被龇牙凶凶的行为被无视、不过这没什么不好,艾利欧特想自己绝对没在吃一只布偶的醋。

  晚安。他用亲吻和拥抱来表达。

容阅微

星露谷日记2

呜,莉亚小姐姐好戳我!!!紫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还搞艺术,完全是长在我审美上好吗!!!

决定了,一边追求莉亚,一边攒钱去罗宾那修婴儿房。我要努力赚钱,成家立业,娶莉亚小姐姐。٩( 'ω' )و 嘿嘿嘿

呜,莉亚小姐姐好戳我!!!紫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还搞艺术,完全是长在我审美上好吗!!!

决定了,一边追求莉亚,一边攒钱去罗宾那修婴儿房。我要努力赚钱,成家立业,娶莉亚小姐姐。٩( 'ω' )و 嘿嘿嘿

小乐今天长角了没

存货告罄( ノД`)而且我还没灵感

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了dbq

仍然是塞巴斯视角,然后等我恢复备份我就把女主视角发出来。

﹌﹌﹌﹌﹌﹌﹌﹌﹌﹌﹌

      后来的花舞节我是怎么过的呢?

      后来啊,阿比盖尔邀请我跳舞,我以头晕为理由拒绝了。

      她也就不跳了,坐在我身边。

      山姆看见了,说,他花粉过敏不舒服,...

存货告罄( ノД`)而且我还没灵感

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了dbq

仍然是塞巴斯视角,然后等我恢复备份我就把女主视角发出来。

﹌﹌﹌﹌﹌﹌﹌﹌﹌﹌﹌

      后来的花舞节我是怎么过的呢?

      后来啊,阿比盖尔邀请我跳舞,我以头晕为理由拒绝了。

      她也就不跳了,坐在我身边。

      山姆看见了,说,他花粉过敏不舒服,也不跳了。

      于是潘妮跟着不参加了。

      本来要和医生跳舞的玛鲁,看到我这样,就说要留下来看我。医生在旁边煞有其事地给我摸摸额头,量量体温。

      海莉也凑了过来。

      这下可好,本来有六对,现在在台上跳舞的只有西尔维娅和亚历克斯、艾利欧特和莉亚,还有谢恩和艾米丽了。

      你问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

      因为实在是太奇怪了啊。

      镇长刘易斯的胡子都快气歪了,说我们这些年轻人什么都不感兴趣,连跳舞都不愿意了。

      不过,说实在的。

      我对跳舞真的不感兴趣。

      ——————————————


小乐今天长角了没

塞巴斯视角

﹌﹌﹌﹌﹌﹌﹌﹌﹌

       经过漫长无聊的修养期,母亲终于不再像看着几个月大的小婴儿一样看着我了。

      尽管我可以说是非常“宅”了,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变得无比痛恨这个字。

      以至于我都肯在晴天出来了。

      我在家旁边的湖溜达了一圈,回到家。...


塞巴斯视角

﹌﹌﹌﹌﹌﹌﹌﹌﹌

       经过漫长无聊的修养期,母亲终于不再像看着几个月大的小婴儿一样看着我了。

      尽管我可以说是非常“宅”了,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变得无比痛恨这个字。

      以至于我都肯在晴天出来了。

      我在家旁边的湖溜达了一圈,回到家。

      罗宾正坐在大门旁的一把椅子上。她有些犹豫地说:

      “今天……是花舞节。虽然你现在是不太适合活动,但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参加,因为这也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节日。”

      

      “……”

      

      罗宾当我默许,开始收拾东西。

      ……为什么我不能病得再重一些呢?

      既然已经决定要去参加花舞节,本来留在家里照看我的母亲和继父也没有留在家里的必要了。我们一起走到了森林里。

      大概是花舞节的缘故,本来单调的森林被鲜花装饰得五彩缤纷,蝴蝶都被骗得飞了过来,在穿过树叶的几束阳光中,与花一起翩翩起舞。

      好像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到了。他们都各自聚成一团,热火朝天地聊着什么。

      罗宾也去找卡洛琳聊天了,德米特里厄斯跟在她身后。

      看着眼前的喧嚣,我突然有些不适应,眼前一阵晕眩几乎站不稳,踉跄了几步,靠着身边的树慢慢滑坐在地上。

      我闭上眼睛,企图从黑暗中找回平衡。

      

      “你没事吧?”

      

      是她吗?

      我勉强睁开眼睛,感到模糊中有一片阴影投在眼前,但视线只辨得出有几缕淡棕色的卷发正垂下,在轻风中微微飘摇。

      我仰头看见她身子前倾,正看着我,白皙的脸蛋上显出不解和担忧的神色。

      

      果然是她。

      

      我摇摇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有些头晕而已…”

      “对了,上次你给我的那颗泪晶,我还没有……”

      她打断了我的话,我感觉她好像是在有意这么做。

      “头晕吗?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他就在那边。我去叫他——”说着她转身便要走。

      

      她怎么跟我妈一样紧张。

      

      我赶紧拉住了她的袖子,“没事……真的没什么问题,真的…真的——”说着又是一阵晕眩袭来。

      我紧闭着双眼,世界好像暴雨中树上摇摇欲坠的枯叶,在风雨中飘摇。我只能紧紧地抓住手里唯一的依仗。

      好多了……

      睁开双眼,我看见西尔维娅僵立着,而我……正死死抓着她的袖子。

     

       ……

      

      我像被烫到一样迅速松开了手,不自然地把手背在身后,不敢看她的脸。

      “咳咳……呃……对了,你可以做我的花舞节舞伴吗?”

      话音刚落,我自己都惊呆了。

      我这是……脑子犯抽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也只好转头看向她,等待着她的答复。

      她纯蓝的眼眸暗下了来,垂下眼。我知道大事不妙。

      “抱歉……但是我已经……与别人约好了。”她说。

      “嗯好,没关系,其实我也只是…只是……”话说到一半我沉默了,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反正她是拒绝了,我的任何解释都无济于事。

      她再次说了声抱歉,然后像那天一样飞快地逃跑了。

      世界又开始摇晃,我又闭上了眼睛。

      

      海风真冷啊。

============

小乐今天长角了没

标题给我打烦了,就这样吧

塞巴斯视角

﹌﹌﹌﹌﹌﹌

      恍惚中我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但等到我醒来时,内容已经忘光了,只残留着印象而已,像大雪中的脚印,初时陷在雪里很深,一会又复被掩埋成平。

      睁开眼,我看到了床前的罗宾。

      她面容憔悴,如同一座雕塑般坐在椅子上,眼睛半阖,似乎是睡着了。

      我实在是不想吵醒她,...

标题给我打烦了,就这样吧

塞巴斯视角

﹌﹌﹌﹌﹌﹌

      恍惚中我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但等到我醒来时,内容已经忘光了,只残留着印象而已,像大雪中的脚印,初时陷在雪里很深,一会又复被掩埋成平。

      睁开眼,我看到了床前的罗宾。

      她面容憔悴,如同一座雕塑般坐在椅子上,眼睛半阖,似乎是睡着了。

      我实在是不想吵醒她,但是我的半条胳膊已经被压的没有了知觉。我没办法,翻了个身。

      罗宾一个激灵睁开眼睛,看到我醒了,眼睛一下子变红,又压抑着声音,怕我因此情绪太激动。

      其实我已经好多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我睡了多久?”

      她紧张的什么似的,连忙过来把我按倒,

      “医生说你身体很虚弱,就算出了院也要静养一段时间。你先躺会,好吗?”顿了顿,她又说,

      “当时你掉到海里,幸亏西尔维娅正好路过,你这才得救。我们都快吓死了。”

      我盯着天花板,问:

      “西尔维娅是谁?”其实我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答案。

      罗宾擦擦眼睛,说:“她是小镇西边农场的主人,你应该见过她。她经常来我们家和我聊天。”

      我的视线没有离开天花板上的那个点:

      “她来这里多久了?”

      “我想想……已经两年了。怎么了,你不知道她?”

      我没说话,一阵恐惧油然而生。

      两年了……为什么我只见过她两次?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