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nee

1123浏览    9参与
随便搞搞sjd

乡村文学也有舔狗

各种意义上的土。


杨晓芸和邰扬兴从村长家里报道完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村里人睡得早,大家都不富裕,舍不得蜡烛和煤油灯,更别说电了。乡间小路黑漆漆的,头上星星亮的光明,两边种的是稻田,蝉和青蛙躲在稻叶里叫。


今晚格外闷热,行路的两人额头上渗着汗珠,晚风都是温热的。邰扬兴走在前面,把绊人的石子往路边踢。


到平坦的大路上,两人才并排着走。太静了,两人都不说话,耳朵里只有鞋子摩擦黄土的声音和蝉鸣。


邰扬兴紧张得心突突跳,旁边是新来的知青,和之前来的都不一样。是女生,说话温温柔柔的,却剪个短发,不是流行的学生头,就比男生头发长一点。也不穿其他女知青那种过膝碎花裙或者藏青色的长裤,她说...

各种意义上的土。


杨晓芸和邰扬兴从村长家里报道完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村里人睡得早,大家都不富裕,舍不得蜡烛和煤油灯,更别说电了。乡间小路黑漆漆的,头上星星亮的光明,两边种的是稻田,蝉和青蛙躲在稻叶里叫。


今晚格外闷热,行路的两人额头上渗着汗珠,晚风都是温热的。邰扬兴走在前面,把绊人的石子往路边踢。


到平坦的大路上,两人才并排着走。太静了,两人都不说话,耳朵里只有鞋子摩擦黄土的声音和蝉鸣。


邰扬兴紧张得心突突跳,旁边是新来的知青,和之前来的都不一样。是女生,说话温温柔柔的,却剪个短发,不是流行的学生头,就比男生头发长一点。也不穿其他女知青那种过膝碎花裙或者藏青色的长裤,她说那叫大叉裤,穿着凉快。两条细腿在裤管里晃,步子迈的大还能看到点大腿内侧白花花的肉。


村里保守,邰扬兴没看过女人膝盖以上的皮肤,见了那是污人姑娘清白,得讨人做老婆的。身旁这位城里来的女知青怕也看不上他。


没见过,不知道女人的腿那么好看,一下子被迷了眼。不像他小腿后面鼓着块硬肌肉,又黑还有毛,女知青的小腿走路时都看不到肌肉,又白又光滑像过年才能吃到的白面团。邰扬兴把那双腿扫完一遍,发现女知青脚踝小腿有好几个红疙瘩,夏天的蚊子毒,明天让妈熬点驱虫的草木水给女知青送去。


夏天的雨几乎和雷声同时出现,不给人反应的时间,豆大的雨就密密麻麻落下。邰扬兴忙掰断一根叶子茂密的树枝挡在杨晓芸头上,“你先挡着,跑回去。”


杨晓芸抿嘴蹙眉,树枝挡不了身子,雨快把夏日单薄的衣服淋湿,“我膝盖有伤……”


“你不介意的话,就上来吧。”邰扬兴背对着杨晓芸蹲下,头发被雨打得在后脑勺上服帖,水顺着脖子流,泥巴溅湿了裤脚。


感觉到人姿势调整好了,就抱着手腕跑,他没学过绅士手,只知道不能随便碰他没资格肖想的姑娘。


“我会不会太重?”


“没事,抢秋收的时候,比你重几倍的谷子我都背着跑。”怎么会重呢,他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杨晓芸手臂贴着他脖子,大腿夹在他腰侧,相接的地方都在发烫,烫到他心里,心头喷出的血都更热了,热气熏红脖子,手心里又是雨水又是汗水。避免村里传闲话,最后几步是杨晓芸自己走的。


“雨瞅着停了,我先走了。”邰扬兴从屋檐下站起。下雨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肯进屋,杨晓芸只能给他搬根凳子让他在屋檐下躲雨。


“诶,等等。我刚还在烧热水,既然你要走了就把这拿着,到家兑点热水喝了。”杨晓芸递给邰扬兴一包绿色塑料包装的感冒冲剂。


“诶。”接过冲剂,邰扬兴笑得见牙不见眼。


邰扬兴没喝过感冒冲剂,农村供销社都没卖的。摸索着打开塑料包装,把棕色的小粒倒进瓷水缸子里,兑了半缸子热水,冲出来的水也是棕色,有淡淡的药味,颜色和味道都比农村自家熬得草药水淡。


小心翼翼尝了一口,竟然是甜的,还有股被甜味压下去的怪味,一口气喝了大半,喉咙管到胃都暖和起来。邰扬兴想了想,又把爸妈叫醒,让他们尝尝这感冒冲剂的甜味。毕竟糖是精贵东西,一家人也就过年能吃几块。

邰扬兴盖着补丁被子,舌尖被甜味包裹着,梦里那双有红疙瘩的白腿也是甜的。


——————————————————

馋馋晴

耳夹

老婆最近买了个新耳夹,常常戴着它耍帅,每次取下来的时候却疼得龇牙咧嘴的。

“仿佛有火在烧一样……”洗完澡后只穿着背心和短裤,对着镜子一边给自己红红的耳垂擦酒精,一边从自己的中文词库里寻找能形容自己痛感的词汇。

两条大长腿在脚下那双本命年专属红拖鞋的衬托下白得反光。

“这么疼别戴了呗。”我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觉得想笑。

“不行,我要变好看。”她斩钉截铁地说。

“一个耳夹就能让你变好看?”

“对啊……”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游泳队的学妹,看见我尖叫的分贝声都变大了……”

“哦~这样哦……”我若有所思。

“其实戴习惯还好,就只有刚戴上和拿下来之后比较痛……啊你干嘛!”

我在她碎碎念的...

老婆最近买了个新耳夹,常常戴着它耍帅,每次取下来的时候却疼得龇牙咧嘴的。

“仿佛有火在烧一样……”洗完澡后只穿着背心和短裤,对着镜子一边给自己红红的耳垂擦酒精,一边从自己的中文词库里寻找能形容自己痛感的词汇。

两条大长腿在脚下那双本命年专属红拖鞋的衬托下白得反光。

“这么疼别戴了呗。”我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觉得想笑。

“不行,我要变好看。”她斩钉截铁地说。

“一个耳夹就能让你变好看?”

“对啊……”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游泳队的学妹,看见我尖叫的分贝声都变大了……”

“哦~这样哦……”我若有所思。

“其实戴习惯还好,就只有刚戴上和拿下来之后比较痛……啊你干嘛!”

我在她碎碎念的时候悄悄走到她身后一把搂住她的腰,对着她红红的耳垂吹了口气,吓得她差点把酒精打翻。

好敏感哦。

“你这耳朵红了怎么还传染脸啊。”看着她瞬间变红的脸我打趣道。“你学妹知道她的泳池大魔王这么容易害羞吗。”

“滚!!!”

欺负女孩子真的是太有趣了呢。

馋馋晴

奶酪店打工妹

今年夏天,在我的奶酪店里打工的是一个信息素是奶香味的小Omega,她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常常穿着背带裤,工作起来无比认真,哪怕发情期的时候还是会来店里帮忙,偶尔难受得受不了了就躲在角落里休息一下,只露出两只眼睛偷偷看我。

“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吧,不扣你工资的。”我知道她是在意这个。

“真的吗?”她的脸颊红红的,小心翼翼地问我。

“真的,”我看着她的漂亮脸蛋,闻着隐隐约约溢出的奶香有点飘飘然,“……你为什么这么拼命打工?”

“因为……我想去学唱歌,但我的钱还不够,但我一定会努力攒够钱的!”一说起唱歌,她的眼睛就变得亮晶晶的,看得我的心也跟着扑通乱跳起来。

干嘛啦,我明明喜欢的不是这种幼稚的...

今年夏天,在我的奶酪店里打工的是一个信息素是奶香味的小Omega,她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常常穿着背带裤,工作起来无比认真,哪怕发情期的时候还是会来店里帮忙,偶尔难受得受不了了就躲在角落里休息一下,只露出两只眼睛偷偷看我。

“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吧,不扣你工资的。”我知道她是在意这个。

“真的吗?”她的脸颊红红的,小心翼翼地问我。

“真的,”我看着她的漂亮脸蛋,闻着隐隐约约溢出的奶香有点飘飘然,“……你为什么这么拼命打工?”

“因为……我想去学唱歌,但我的钱还不够,但我一定会努力攒够钱的!”一说起唱歌,她的眼睛就变得亮晶晶的,看得我的心也跟着扑通乱跳起来。

干嘛啦,我明明喜欢的不是这种幼稚的类型。

随便搞搞sjd

斑马

我来搞搞条纹袜,嘻嘻发生在二月十四晚上的故事

(别屏我别屏我) 

我来搞搞条纹袜,嘻嘻发生在二月十四晚上的故事

(别屏我别屏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