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春夏

21763浏览    1918参与
小园迩
#阴阳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概念海...

#阴阳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概念海报太好看了😍😍😍😍😍😍😍

#阴阳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概念海报太好看了😍😍😍😍😍😍😍

偷偷喘口气

刚才,想了很多。
最后想到“我几乎讨厌世界的大部分”
我永远喜欢小春呀

刚才,想了很多。
最后想到“我几乎讨厌世界的大部分”
我永远喜欢小春呀

六月槐木生长_

有一束光照在你脸上。



“「踏血寻梅」王佳梅单人向剪辑


Bgm:Rock N Roll Suicide”



祝春夏1205生日快乐



原博地址:https://m.weibo.cn/6937898636/4446256765627145

有一束光照在你脸上。




“「踏血寻梅」王佳梅单人向剪辑


Bgm:Rock N Roll Suicide”




祝春夏1205生日快乐




原博地址:https://m.weibo.cn/6937898636/4446256765627145

六月槐木生长_
“万物都爱你” 为你而来 你就...

“万物都爱你”

为你而来 你就是光✨

春夏1205生日快乐

“万物都爱你”

为你而来 你就是光✨

春夏1205生日快乐

堂前乌鹊_鸦仔

春夏,我就是为你来的。

春夏,一位女演员。

第一次听说她,就是爆冷拿了2016年香港电影金像奖。
然后,我特意看了《踏雪寻梅》,
因为我钟爱犯罪片。

也因为是犯罪片,所以特意找了家私人影咖。

深灰色遮光帘,覆了半面墙的幕布,两个豆包袋,全绕立体声音响和一个我,是这个六平米空间内的主要设施。

春夏,饰演[王佳梅]。

饰演[王佳梅]的春夏,
是一个清瘦纤细,敏感弱气的女高中生;是一抹语言与家人和同学有隔阂,灵魂与世界和爱有隔膜的游魂;一只在隔膜中窒息,奋不顾身刺破躯壳寻找慰藉的饿鬼;一道留在玻璃上轻轻一抹就了无痕迹的呵气水痕。女孩的眼里映射的不只有周围的迷乱与迷茫,还有自己的挣扎与反抗。

[她]想死
她让观众...

春夏,一位女演员。

第一次听说她,就是爆冷拿了2016年香港电影金像奖。
然后,我特意看了《踏雪寻梅》,
因为我钟爱犯罪片。

也因为是犯罪片,所以特意找了家私人影咖。

深灰色遮光帘,覆了半面墙的幕布,两个豆包袋,全绕立体声音响和一个我,是这个六平米空间内的主要设施。

春夏,饰演[王佳梅]。

饰演[王佳梅]的春夏,
是一个清瘦纤细,敏感弱气的女高中生;是一抹语言与家人和同学有隔阂,灵魂与世界和爱有隔膜的游魂;一只在隔膜中窒息,奋不顾身刺破躯壳寻找慰藉的饿鬼;一道留在玻璃上轻轻一抹就了无痕迹的呵气水痕。女孩的眼里映射的不只有周围的迷乱与迷茫,还有自己的挣扎与反抗。

[她]想死
她让观众从心底里相信:[她]想死。
————————

第二次看她,是在奇葩说的一场关于是否感谢生活的暴击的论题上。

春夏,作为[嘉宾]。

作为[嘉宾]的春夏,
认真又极克制的讲述了自己的观点,坦率锋利的陈述,干脆朴素的发音,每一个字都极认真的表述,透露着丰沛的情感,但整体又透露着漠然的淡忘和畅阔。我感觉到高晓松老师和蔡康永中间坐着的这位女子,脑中的灵魂是经过淬炼的,眼中的泪光也是经过琢磨的。春夏,由此让我觉得她真的是天赋型的演员。

——————————

第三次看她,是姜思达对她的一个采访。
说是采访,其实更多是访谈。

“我讨厌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但总有一小部分能留住你。”
“我就要,有一束光是为我打的,有一些人是为我来的。”

话到最后带了哭音,像是春天的雨,夏天的雷。
这个时候,
她就是真的春夏了。

————————
我就是为你来的。

一只红茶邮箱的流浪.

“当你真的能做好的时候,身体里的能量是很充沛的,就像有风从你的身体里穿过。即使你本身没有足够的光彩,但是灯光打在了你的身上,这一刻就非常好。”


3P | 截修 


OPPO×春夏

“当你真的能做好的时候,身体里的能量是很充沛的,就像有风从你的身体里穿过。即使你本身没有足够的光彩,但是灯光打在了你的身上,这一刻就非常好。”


3P | 截修 


OPPO×春夏

🍒TinG~
2019-11-23 一个小生...

2019-11-23 一个小生命突然闯入我和哥哥的生活里,门一开,一只小不点一溜烟地钻了进来。听哥哥说它是自己找过来的。小家伙既兴奋又胆怯。一不留神就各处尿尿。但却不是很怕生,就想别人抱着。哥哥做菜,围着他 还没决定养它就开始取名,一下子多了好几个名字。其实我是怕狗狗的。一开始我还不敢靠近呢 可是小家伙好像蛮喜欢我的(自恋ing) 一个劲地蹭我(其实应该是想获得我们的喜欢)希望我们能留下它。看得出哥哥很想留下它 ,而且很巧的是他来的这几次我和哥哥都有了生财之路,“狗来旺”迷信如我,所以我俩想给它一个家。其实更多的时候还是哥哥照顾他。对了 我们是弟弟。最后取名“春夏”,希望宝贝能健健康康 快快乐...

2019-11-23 一个小生命突然闯入我和哥哥的生活里,门一开,一只小不点一溜烟地钻了进来。听哥哥说它是自己找过来的。小家伙既兴奋又胆怯。一不留神就各处尿尿。但却不是很怕生,就想别人抱着。哥哥做菜,围着他 还没决定养它就开始取名,一下子多了好几个名字。其实我是怕狗狗的。一开始我还不敢靠近呢 可是小家伙好像蛮喜欢我的(自恋ing) 一个劲地蹭我(其实应该是想获得我们的喜欢)希望我们能留下它。看得出哥哥很想留下它 ,而且很巧的是他来的这几次我和哥哥都有了生财之路,“狗来旺”迷信如我,所以我俩想给它一个家。其实更多的时候还是哥哥照顾他。对了 我们是弟弟。最后取名“春夏”,希望宝贝能健健康康 快快乐乐 过完春夏秋冬 爱你俩哟

抱锦鲤的KIWI

FindersKeepers的黄色短top

Rylan红色丝绒包

FindersKeepers的黄色短top

Rylan红色丝绒包

菲现场

BVLGARI宝格丽 Cinemagia光影奇遇

BVLGARI宝格丽 Cinemagia光影奇遇

_陆廿三



春夏说,如果有下辈子,她还是会选择做人。因为没有试过其他的,她只做过人,有下辈子的话,那就努力把人做好吧。


  可是我想,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要再做人了。

  我可以没有思想,可以是在草原上奔跑的豹子,可以是水里的鱼,可以是一粒尘埃。


  当然最好的,是不要再有下辈子了。


  好好活完这一生,然后一颗粒子都不要在这世间留下。




  春夏说,如果有下辈子,她还是会选择做人。因为没有试过其他的,她只做过人,有下辈子的话,那就努力把人做好吧。


  可是我想,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要再做人了。

  我可以没有思想,可以是在草原上奔跑的豹子,可以是水里的鱼,可以是一粒尘埃。


  当然最好的,是不要再有下辈子了。


  好好活完这一生,然后一颗粒子都不要在这世间留下。

格格douou

太用力的活,终会迫切的想死吧。

太用力的活,终会迫切的想死吧。

的确良

萝卜蹲完家里蹲

去年的秋天·秋分

林靖原后来都是每周五送换洗的衣服过来洗,其实我在第一次林靖原周五送过来洗的衣服里面就发现了,需要洗的不只是他的,还多了件女生的衣服,而且是适合年轻女生穿的衣服,衣服相互混在一起,有时候要用力扯才能扯开,是女朋友的吧,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在心里讲了一句脏话,是对我自己说的。


我好像老是在做一些没有意义,又得不到结果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喜欢太廉价了,一见钟情这种东西,一瞬间就喜欢上对方这种事,都太廉价了啊。


这样还没完全确定下来的喜欢也可以不用再去确认,不是因为猜想他可能有了女朋友,我想就算他没有女朋友我也可以找到别的理由去阻止我继续喜欢他的,比如说他的衣...

去年的秋天·秋分

林靖原后来都是每周五送换洗的衣服过来洗,其实我在第一次林靖原周五送过来洗的衣服里面就发现了,需要洗的不只是他的,还多了件女生的衣服,而且是适合年轻女生穿的衣服,衣服相互混在一起,有时候要用力扯才能扯开,是女朋友的吧,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在心里讲了一句脏话,是对我自己说的。


我好像老是在做一些没有意义,又得不到结果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喜欢太廉价了,一见钟情这种东西,一瞬间就喜欢上对方这种事,都太廉价了啊。


这样还没完全确定下来的喜欢也可以不用再去确认,不是因为猜想他可能有了女朋友,我想就算他没有女朋友我也可以找到别的理由去阻止我继续喜欢他的,比如说他的衣服突然出现烟味,比如他过马路闯红灯,再比如说他喜欢可口可乐而不是百事可乐,诸如此类的事。


午饭的时候,妈妈在饭桌上摔了筷子,没有预兆,但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好像一直在等这个画面出现。


“你以后到底想要怎样?!都这么久了你难道还不知道你以后该做什么吗?”看得出来妈妈已经在极力克制她的脾气,不管何时孩子好像总是以惹怒父母为己任。


妈妈比起我更在意别人的看法,她生活在这个小世界里面,能说的话、能聊的话题都是方圆几公里内相关的人和事,妈妈很容易会因为四乡邻里所谓“关心”我就职动向的话语,从而激起对废材的我的怒意。


孩子什么时候成了父母的勋章,人生这种东西不是自己在过,别人怎么想真的有这么重要?我大概可以想象到我未来的人生轨迹了,二十多岁被别人指手画脚说不去工作,三十多岁被别人指指点点嫁不出去,是有多可怜沦落到要被别人告诫自己去如何过上那些所谓大人眼里的精彩人生。


我只是在埋头吃饭,现在的我没有资格顶嘴,我不是依附在这个家里,而是寄生在这个家里,我可没做好要跟家人打持久战的决心,还是要离开这里的,再这么赖下去的话就真的要看脸色过日子了吧。


“工作没有好坏,不管什么样的工作都比在家呆着什么都不做好吧。”妈妈的语气稍微缓了一点。


没有经过复杂人生的妈妈能想象到的人生也是简单的,父母是如何看待孩子,在孩子眼中的父母又是怎样,对妈妈这个家庭主妇来说,方圆邻里的狭窄区域就是她的全部,她还不至于会为了我毁掉她苦苦经营的这个世界。


所以虽然妈妈在发火,可我一点都不觉得生气,也许是妈妈为了保护自己而做出的第一反应,青春不再的她把自己寄托在一种破坏力十足的能力下,怎么说呢,像是表妹迎来青春期一样,妈妈也处在一个很重要的阶段。


饭碗已经空掉,我在寻找一个合适的间隙跑回房间。


“这两天把你的简历给我一份吧。”一直沉默不语的爸爸突然向我丢出直线球。


该怎么接呢?这种情况下被击中头破血流也没关系了吧。


“这两天”并不是一个明确的时间。


从学校回家时,自己的心里都清楚,家只是我人生中途停歇休息的驿站,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等自己意识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迈不出家门了,变成那个只会站在窗前往外面眺望的家里蹲。


我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抱上楼,蹭着苏小弟家的 wifi 给自己重新下了份简历表格,密码是我用补习换来的,我有想过让妈妈在家里安装一个,只是懒得去解释 wifi 是什么,反正最后指不定我会在哪里生活呢,输入自己的名字、生日年份、简单到几近空白的人生经历,填着填着我就开始觉得自己表格下载错了,怎么会有简历表格有梦想这一栏呢?我现在的状况哪有资格谈梦想啊,大概又要重新开始了吧,再找个简单点的简历模板,把身高体重填完就可以的那种。


“哎~”我像是松了口气般叹着气。


“不要这样,空气会变污浊。”张志朋打着哈欠对我说,深究起来的话可能他对空气的“污染”程度比我重。


“说不定我的人生要发生变化了。”我说。


自从表妹开学去学校寄宿后,冰箱里的酸奶数量好像一直都处在一种停滞状态,我对这些零食类的东西从一开始就战斗力不足,不过水果例外,我开着冰箱的门就这么站着一颗一颗地摘葡萄吃,妈妈总是说:“冰箱的门开太久不关会浪费电。”我从来没有验证过是否就是如此,只是很听话地满足需求后就快速关上,现在就算妈妈看到被念也无所谓了,我选择一意孤行,谁让这是我在临睡前跟冰箱的交流方式啊,不过说到底还是我没有学会体谅,妈妈精打细算地维持着生活,而我只是在一昧地索取,我也可以成为那种一直在无私付出的人吗。


苏小弟虽然已经开学,但还是每天准时来报到,足够宽敞的店面比起他家的杂货铺更能让他“大展身手”,有作业的时候他就搬起小板凳坐在洗衣店正中间埋头苦写,空闲的时候就在店里到处撒欢,只是他没再问过我学习上的问题,我也不能说他在我眼中并不算是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


“要我教你们几句马来语吗?”老头子跃跃欲试。


“不要,又用不到。”我干脆地拒绝。


李老头是从文莱回来的这件事,我上周才知道,坐在椅子上悠闲摇晃的时候,嘴里用听不懂的语言在碎碎念,猫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很少见到“辛苦”这么乖的样子,也许说的就是它才能听懂的猫话,我觉得好奇就问他,“你是在念咒文吗?”


“是班顿。”他见我更困惑了就给我解释,“班顿是马来西亚那边的诗歌。”


“你是从马来西亚回来的?”我问。


“不是,我在文莱。年轻的时候在马来西亚,不过那个时候应该也不算年轻了吧。”他自我纠结,好像真的陷入了回想,不知道回忆里的他是什么样子,我也想看一下。


我没有纠结他的地理位置从马来西亚往文莱发生转变的原因,倒是对他口中所说的班顿产生了兴趣,“什么意思?你刚才念的诗?”


他笑了一下,摇椅慢慢地停了下来,他抚摸着熟睡“辛苦”的光滑的皮毛,平缓地说:“鸽子打哪里来?从沼地飞落稻田;爱情打哪里来?从眼角溜进心田。”


即便转换成中文,也还是带着浓厚的东南亚那边独有的腔调,我觉得他不仅想起了他年轻时的样子,还有他年轻时深爱过的姑娘……


刚才还在埋头写作业苏小弟突然仰起头,“什么东西?”他还没有办法具像出“马来语”这三个字去拼凑成具有独立含义的词。


“就是我在文莱说的话。”老头子重复了一遍,然后后面就是叽里呱啦一堆听不懂的了,大概就是你好,谢谢,再见这一类的话,我猜。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弟点着头。


“别硬撑了,其实你没听懂吧。”我说。


他纳闷,“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看起来跟我一样是会不懂装懂的那种人呀。”在戳穿他的同时保持诚实。


我拿出镜子放在柜台上,对着镜子抠自己长了快半个星期的痘痘,因为没有什么在意的人了,所以就放任到现在,上次没完全消失的痘印还有浅浅的淡粉色痕迹,都这个年纪了还长这玩意儿干嘛,痘痘的生长速度在变慢,被我挤掉之后愈合的速度同样在变慢,就我变老的速度确实是在加快吧。


苏小弟写字很用力,导致他用橡皮檫的时候也要很用力才行,他现在就在用像是要把橡皮檫搓成针的架势在对着刚才他写过的位置拼命擦拭,扫地机器人仿佛在给他鼓劲般绕着他转个不停。


他现在的人生还是可以被修正的呢。


我合上镜子问他:“以你现在的眼光来说,姐姐算漂亮吗?”就他的理解能力来说前面那句话绝对被忽略了,不过重点在后面那句,所以有什么关系呢。


“我妈妈说你是阿姨诶。”简直就是答非所问。


“啊,这样啊。”虽然我真的大他十几岁,但这种突然老掉的身份我绝对不接受,可能要到他十几岁我三十多快接近四十岁的时候才会承认,因为都那个时候了,我也没必要再逞强了。


“嗯。”他竟然还在很认真地给我点头。


“那个不管,姐姐我漂亮吗?”我很执着。


他想了想,没有直接回答我,脱口而出只是嘴甜小孩子会有的反映,搞得我就算他说不好看我也打算立马就原谅他,毕竟是认真思考后得出的答案。


“漂亮。”


“你这家伙可千万不要改变,就这么长大吧。”我温柔地拍拍他的脑袋,不过不能再叫我阿姨了。


午间我溜出了家门一趟,得把身份证复印件跟简历一起给爸爸才行,洗衣店的门敞着也无所谓,有李老头跟“辛苦”一起看家,别看“辛苦”慵懒的样子,发起飙来它可是能一个打十个。


因为附近都有学校,所以不缺可以复印的地方,这个时间点街上的人很少,我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才出门的,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而“讨厌人类。”是由自我厌恶的情感延伸出来的。


“你的身份证要过期了诶。”帮我复印的那个人一看我的身份证就发现了。


“是吗?”我把身份证接过来看了看,原来还有十几天就到期,以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还有过期这回事,时间不是无限的吗,还以为活着就好了,“先帮我复印吧。”我说。


人生一点变化都没有,感觉再这么下去不仅是身份证,我整个人可能都要过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